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28章 险峰绝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经过“幽冥阵”的一番折腾,众人皆已筋疲力尽。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而刚刚加入队伍的訾刑,此时却正闭目运功,全力忍受着太阳的煎熬。

    最先睁开双眼的,反而是迷仙镇的殿主。她在太阳的温暖下,渐渐驱散了体内的阴寒。此时她无力的撑起娇躯,回头看了看周围环境,却见身边横七竖八躺着几个大男人,其中一个坐着的冷酷家伙,自己竟是从未见过。又见华麟面孔朝下的趴在地面,双目紧锁,仿佛受了重创。这让她顿时一惊,连忙爬将过去,扳正华麟的身体,玉手隔着衣物,却感觉华麟的身体灼热惊人。她心中一片惊骇,初时还以为华麟被病邪侵体,待要替他运功,却发现他体内的真气正在高速运转,这才知晓他睡梦中仍在运功,想必体外的高温乃是正常现象。

    回头看时,这才看见杜奔雷和郑仕冲两人都软绵绵的躺在地上。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些血色,但呼吸较为沉重,看光景至少还要半个时辰以上,方能觉醒。

    此时此刻,也只有那个不认识的家伙,能坐在地上运功修练。

    殿主心中有些诧异,心想此人全身裹着一团阴气,之前从未谋面。真不知华麟是从何处识得此人的。

    她见大家无法在一时三刻间醒来,只得把目光移到了周围的环境上。

    放眼看去,她顿时被前方那壮观的景色给深深镇住。但见远方矗立着无数个陡峭的山峰,笔直的插向天空,仿若一根根倒立的铁钉。而自己所处的位置,乃是一座悬崖的边缘。前方的道路早已截断,下面竟都是万丈深渊。

    殿主移着莲步,缓缓来到边缘,俯首朝下方看去,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只见悬崖下高达百丈, 且怪石林立,望之令人头晕目眩。虽然自己学过御剑术,但这“解魂阵”的天空有一种无形的罡气压制,不仅飞行的高度被限在十丈以内,就连飞行的距离也大受影响。她不禁忖道:看来自己这些人,只有慢慢爬将下去,在群山之中缓缓而行才行。没有半月时光,恐怕还走不出去。

    望着遥远处的山颠,真想化成一只小鸟,从山峦间穿云而过。她看着看着,不禁两眼惘然,一时间竟看得痴了……

    骄阳似火,照在那陡峭的山峦上,别有一番壮丽的景观。杜奔雷和郑仕冲两人终于舒醒,只觉身上暖烘烘的十分受用,昨日的阴寒早已一扫而空。他们一醒来,就眸见殿主那孤美的身形,站在那悬崖边,好似玉女临风,两人一时间竟也看得痴了。

    不知过了多久,华麟也终于睡了饱。伸了个懒腰,撑着石头缓缓坐了起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胸口,发现仍然有些气闷,但已经不成大碍。扭头四顾,才发现大家都已清醒,顿觉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当他发现訾刑仍然闭目运功,脸色十分痛苦,顿觉心情大畅。暗道你这家伙原来也受了伤,难怪刚才不帮我御敌了。于是移步到他对面,轻声笑道:“喂!我说鬼大哥,你这是在干嘛呢?练功练到全身发抖,你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哈哈哈……”

    那訾刑虽说在练功,但神智却非常清醒。听得华麟取笑自己,他却只能一声不哼,仍旧闭目抵挡着灼热。只是那该死的阳光,着实太令人难挨,他此时只觉置身于十八层地狱中,受尽那烧烤之苦。偏偏华麟却对自己冷嘲热讽,顿觉这个世上,竟没人了解自己的苦衷。不禁心弦波动,竟有些气馁起来。

    华麟在他面前坐了下来,又取笑道:“怎么了,你不是很了不起吗?那个……,呃……”却见他脸色有点不对劲,无奈只得作罢。

    悬崖边的殿主听得华麟声音,心中一喜,顿时扭头望来道:“怎么,你醒来了?”

    “嗯!”华麟只是应了一声,却又回头望着訾刑的脸色。只见那訾刑仿佛正在忍受着无边的痛苦,不免心中一软,顿觉思绪万千。感觉这多少年来,自己四处飘泊,真正的朋友实在没有几个。就算认识了一些人,遇到一些事,但他们都是匆匆离别,转眼便逝。于是心中叹了口气。

    殿主见华麟只是看着对面的陌生人,竟对自己不理不睬。她感觉,华麟好像对自己有点疏远了,不由一阵气结。于是移到华麟背后,冷冷问道:“这是谁啊?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华麟虽然站了起来,但仍然低头看着地面的訾刑,说道:“他是冥界的人,今后要和我们一起上路!”

    短短几句话,却把殿主、杜奔雷和郑仕冲三人吓了一跳,同时惊呼道:“啊?……鬼界的阴魂,怎么可能在人间出现?”

    华麟摇头道:“不,他已经练成了肉身,正在修练什么修罗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呃……”

    那訾刑虽然听到别人议论自己,但他却实在没勇气睁开双眼。于是更觉一阵悲伤,暗暗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看来真的无法坚持下去了!哎……

    华麟见他表情有些波动,突然间竟明白了他的苦衷,不由心中一软,柔声道:“真对不起,刚才不知道你的苦衷。你现在觉得怎样了?”

    訾刑终于打定了主意,突然睁开双眼,冷然道:“我不用你管!……你走吧,我以后要一个人上路!”

    他的眼睛一睁开,却把殿主和杜奔雷、郑仕冲三人吓了一跳,失声叫道:“啊!他已经入魔了,你看他的眼睛!”

    华麟一愣,只见訾刑的双眼一片通红,竟放着红光,果然像是入了魔的迹象。但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华麟却觉得不对,于是大声道:“你快闭上眼睛,不然会瞎的!”说完就去捂住訾刑的双眼。

    那訾刑反应倒是奇快,举手就格开华麟的手臂,冷然道:“这不关你的事!”

    华麟一阵气苦,见他死不回改,不免暗暗生气,于是突然出手。右手一扬,疾点訾刑胸口七处大穴。

    那訾刑虽然身处逆境,但一身所学确实不凡,当下右掌直击,“砰砰砰”与华麟连对三掌。双方的动作,可谓是快如闪电。

    事出突然,殿主和杜奔雷、郑仕冲三人都是一惊,立刻“铮”的一声拔出宝剑,准备围攻。但此时华麟却已得手,一掌已经按住訾刑胸口的膻中穴,一阵冰冷的“水系真气”强行封住了訾刑的全身经脉。

    若照平常情况,华麟绝对休想在三招内把訾刑制住。但此时太阳当空,訾刑只觉满眼金光,根本就无法看清华麟的招式。待他想施展绝招,早被华麟一招封死。

    华麟动作极为迅速,立刻撕下自己身上的衣襟,叠成一根布条,强行蒙住了訾刑的双眼。冷冷说道:“我这也是为你好,没想到你这家伙却是不知好歹。哼……”

    訾刑向来孤傲,此时真想跟华麟大战一场。但全身被制,竟是动弹不得,终于落了个被人摆布的下场。

    华麟看着地上的訾刑,心想这可怎么办呢?

    背后的殿主气道:“哼!我还以为你要对这家伙动手呢,害我白激动一场!”

    华麟笑道:“你以为他真的入魔了?”

    殿主扭过头去,却仍然道:“哼!……在我们迷仙镇,就曾经有人入过魔。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魔头击杀!”

    华麟恍然大悟。却发现殿主好像在生气,竟对自己正眼都不看一下,心中有些奇怪。于是挠了挠后脑勺,有点想不明白,不知道自己在何处得罪了她。

    身后的郑仕冲上前道:“那这个人怎么办呢?”说完指着地上的訾刑,向华麟询问。

    华麟想了会,突然心中一动,大喜道:“有了,我有办法。哈哈哈……訾刑啊訾刑,你算是遇对人了。”说完伸手捏了个诀,打开“焚星轮”,从里面取出一件黑色的紧身衣。接着又取出一只斗篷,以及一件黑色的披风,也不管訾刑愿不愿意,便强行帮他穿了起来。

    穿着戴定,华麟又哈哈笑道:“这回真的算你走运!本少爷这一路走来,都在化装成焚阴宗的坏蛋,所以他们的装备一率都买了十多套。哈哈哈……这可便宜你了。”

    那訾刑却一阵气苦,竟被华麟摆弄了半天,心中恨得暗暗咬牙。不过转念一想,这华麟的确是对自己一片好心。于是猜想,是不是这家伙对自己有什么目的?……对了,他肯定是想利用自己,去破解那个该死的“神兵阵”!

    华麟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又怕訾刑不肯穿自己的衣服,于是说道:“其实本少爷知道你不肯接受别人的馈赠,但这件衣服对你真的十分有用。你先适应几天,时间一长,等你习惯了阳光就可以脱下来了。当然我对你这么好,也是有私心的,就是想让你多出点力,帮我破解那个天神庙。我没什么报酬可以给你,就这么一件破衣服,要不要,那就随你了!”

    说完,华麟右手一扬,解开了訾刑体内的禁制,看他有如何反应。

    这一次,那訾刑果然没有拒绝。他在心里想到:哼!你果然别有用心,想要我为你卖命而已。这样也好,这次我就帮你一次,以后再分道扬镳。于是拱手道:“那好,多谢!”

    华麟见他说话依然如此冷酷,心中微微有些不快。但知道訾刑向来就是如此,于是只好作罢。说道:“你现在可以摘掉眼罩了,斗篷上有黑纱罩着,应该不会太刺眼。”

    訾刑依言去掉眼罩,发觉果然好了很多。虽然此时仍然觉得外面非常刺眼,温度也比较高,但已经可以忍受。于是点头道:“可以!……我们上路!”

    殿主、杜奔雷和郑仕冲三人却在心里觉得,这黑衣的家伙不像是好人,看着他就全身不舒服。但听华麟说过,要靠他破阵,心想以后难道还要听他命令行事?这真让人郁闷了!

    华麟却没有想这么多。他信步走到悬崖边,探头望了望下面的深渊,轻呼道:“哇!……这里可真够高的!摔将下去,只怕会变成一堆烂肉。嘿嘿!”

    殿主一时间又忘记了生气,也移步到悬崖边,说道:“看来我们只有下山才行了!这乱石遍地,却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没有半月时光,只怕很难穿越。”

    华麟点了点头,又抬头看了看前方。望着远处的山峰,用目光测了测距离,心中有些犹豫不决。以自己的御剑术,也许可以飞到对面的山上。但要是带人飞行,只怕就有点困难了。这可怎么办呢?

    殿主见他对着远处的山峰打主意,不禁吃惊道:“你想干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天空中的罡气随时会要人命的!”

    华麟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言,心里仍在想着主意。

    殿主见状,又跺足道:“你……你这人怎么回事?哼!懒得理你了,杜奔雷、郑仕冲!我们下去!”

    杜奔雷和郑仕冲一愣,回头看了看华麟,又看了看殿主,皆不知道该如何决定。却见华麟没有表态,他们只能叹了口气,准备跟着殿主行事。

    而且,在他们心中,也觉得只有下去一途……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