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30章 古阵迷雾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放眼看去,那白茫茫的浓雾,笼罩了整个天地。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置身其中,不禁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仿若来到了仙境。

    郑仕冲向前走了两步,扭头四顾,见周围并没有危险,于是轻松地说道:“殿主,你看这些迷雾,像不像我们迷仙镇南面的那座**阵?”

    殿主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是很像!……但我们也不能因此轻视。此阵本来就容易迷路,假设此处的阵法又格外精奇,那我们则很难走得出去。……訾大侠,你说对吧?”说完,她竟询问华麟身边的訾刑,像是对他格外信任。

    訾刑正审视着周围一切,闻言只是不置可否,仿若未曾听见。殿主见状,芳心暗暗骂道:这家伙,怎么和那个华某人一样,一点都不爱理人?回过头去,却见华麟手里正摆弄着一张地图,正喃喃自语道:“难道走错了?巨石阵之后应该是绝杀阵才对,为何此处却这么大的浓雾?”说着把手里的地图横着看了看,又竖着看了看,实在有些拿捏不准。

    殿主见他只顾着看图,于是更气道:“喂!你不会乱带路吧?”说完凑过身去,看他手中的地图。

    华麟干脆把地图交到了她手中,抬头看了看前方的浓雾,摇头道:“应该没错的,但如果这里就是绝杀阵,那我们就该小心一些了。”

    郑仕冲突然靠了过来,低声道:“华少侠,我好像看见前方有个白影正在盯着我们,会不会有埋伏。”

    “啊?”所有人都一惊。

    华麟也感觉前方有个影子,于是凝目向前方看去,但前方浓雾太厚,竟什么都没发现。无奈,只能施展搜神术,向前方探去。只见前方一片空旷,根本没有任何阻碍,于是摇头道:“大家别紧张,这只是我们的错觉罢了。”

    殿主压低声音道:“我们会不会又遇到了鬼魂?”

    华麟摇头道:“如果有鬼怪出没,前方的空气应该会十分阴冷。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察觉出来的。……鬼大哥,你说对吧?”说完转头看着訾刑,以证实自己的想法。

    那訾刑似乎对“鬼大哥”这个称号不太满意,所以眉头皱了皱,只是“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华麟要过殿主手中的地图,收起来道:“我们启程吧,大家都跟紧,此处浓雾太重,走散了就不好找回了。出发!”说完招了招手,带头走进了浓雾之中。

    众人也知道此处极易失散,于是紧紧跟上,呈雁字形,缓缓向前推进。走了数里路程,竟未遇到半点障碍,前方除了那无边无际的浓雾,竟再无它物。甚至,就连地面的一个石头都未曾见着。

    又走了数里,杜奔雷最先忍不住道:“华大哥,俺也感觉前方有个影子在看着俺,你有没有所觉?”

    众人皆齐齐望向华麟,似乎都有此感觉。华麟自己其实也感觉前方有个影子,这一路走来,那前方的影子随着自己的前进而前进,你停留它也停留。不过,一旦施展搜神术过去,却什么都没发现。此时见大家都有此等疑问,于是扭头向訾刑问道:“鬼大哥,你觉得呢?”

    訾刑无奈,只得说道:“这不过是前方的浓雾太厚了而已,容易让人产生幻觉!”

    华麟点了点头,再次带着众人继续向前。

    迫开前方的浓雾,身后竟隐隐留下了一条淡淡的痕迹。而杜奔雷及郑仕冲的衣襟,更是早已被水气湿透。

    又走了数百丈,华麟却突然停了下来。大家扭头看去,都是身体一震。只见前方赫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神像,它俏无声息的出现,就仿佛突然冒出来的一般。而在它的左侧,竟跪着一个人影,由于雾太浓,大家都看不真切。

    华麟伸手止住众人的步伐,右手“铮”的一声掣出霞照,横剑在前,缓缓接近。来到近处,只见神像脚下的黑影仍然一动不动。仔细一看,发现这人手中紧紧握着一柄宝剑,而一半的剑刃,都插进了神像之内。

    华麟深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走到黑影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兄弟没事吧?”

    入手时,才感觉这个人的身体早已冰冷,自己就像一掌拍在了坚硬的石头上。华麟叹了口气,在他侧面缓缓蹲了下来,仔细观察此人,只见“它”浑身裹了一层厚厚的寒霜,每一根发丝,都已经结成了一根根冰凌。他就像一座冰冷的雕像,在这里跪了数千年之久。

    远处殿主四人见华麟并没有遇到危险,于是纷纷上前查看。尚未接近神像,郑仕冲便抬头看着神像道:“你们看,神像正面有字!”

    众人齐齐看去,只见上面刻着八个黑字:“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由于年代已久,如果不仔细辨认,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大家不由猜测这座神像究竟是谁。看他的模样,乃是一个中年人。他双手捧着一柄巨剑,横在路的中央,仿佛要阻挡众人前进。

    华麟忽然道:“你们都过来看看,这个死者临死前,好像也留下了一行字迹。”

    众人一愣,皆移步到华麟身边,蹲下来观察华麟所指之处。只见这死者果然在神像脚边写了一行潦草的字迹,但因为神像脚下已经长满了一层厚厚的青苔,所以无法辨认。

    华麟用剑刮去青苔,只见上面写到:“欲出此阵,不可拔……”

    众人念了一遍,就知道还没写完,这人便已死去。訾刑冷冷道:“应该是不可拔剑!……你们看,此人的长剑深深插在了神像之上。正好是下一个字的位置。”

    华麟点头道:“你和我想得一样。……不过我就有点奇怪了,难道这个人已经成功破解了阵法,而他手中长剑所刺中的地方,就是破阵的关键?所以叫我们不要拔出他的剑来?”

    众人皆有这种感觉,于是纷纷点头。只是觉得这人真可怜,明明已经破解了阵法,为何仍死在了此处。真是造化弄人!

    殿主脆生生笑道:“难怪我们一路走来,未曾遇上任何凶险,看来真是被人破解了。真是万幸!”

    华麟拍了拍灰尘,站了起来,侧头又看了看地上的死者,忽然发觉他的姿势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右足被齐根削去,全身更是伤痕累累。看光景,应该经过了无数场争斗。

    就听郑仕冲一阵惋惜道:“此人的长剑真是非同小可。都数千年过去了,它竟仍未生锈。你们看,此剑散发着一阵阵寒意,就连这具尸体,也被寒气所笼罩,所以没有腐坏。”

    华麟闻言,也把目光移到了那柄宝剑之上,果然发觉此剑灵气十足,只可惜在这里埋没了许久。看着它,华麟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月光剑”。当日从“易容行”的老板手中得到它,开光还没几日,就在和若风的打斗中丢失。此时看到眼前的这柄宝剑,竟和自己的月光剑一样,皆属于水系灵剑。于是暗暗叹了口气,心想:不知月光剑如今何在,又流落到了何人手中?哎……

    众人都有点舍不得这柄宝剑,但这柄剑的主人曾说:欲出此阵,就不能拔剑。所以无奈,只能望剑兴叹。

    訾刑冷冷道:“该上路了!”他做事向来雷厉风行,从不爱拖泥带水。华麟于是也挥手道:“鬼大哥说得对,留恋下去也没意思,咱们上路吧!”

    众人又回头看了看石碑,这才走进了浓雾。

    再次上路,大家心里却仍然想着刚才的那具尸体。都在猜测数千年前,这里究竟发生了何事。正行走间,右侧的殿主突然惊呼道:“小心!”

    只见一个白影从对面冲了过来。华麟反应最快,举剑去挡,却发觉一剑落空,那团白影竟只是一团雾气而已。飘渺无形,顿时从大家身边擦了过去。殿主失声笑道:“原来我们所看见的影子,就只是一些浓度较高的雾气而已。嘻嘻嘻,真是自己吓自己!”

    众人皆感到好笑。此时,也只有訾刑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多言。

    大家又向前走了数丈,殿主眼尖,突然身体一顿,纵身而起,脱离队伍,跃到右侧,从地上捡起了一件东西,大声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华麟见她手里拿着一块碎裂的玉佩,于是皱眉道:“你,你怎么能乱跑,万一迷路,叫我们上哪去找你?”

    话音未落,却又听殿主一声惊呼,失声道:“喂!你们都快来看哪!”

    华麟一惊,还以为她遇险,立刻跃了过去。却见殿主指着前方道:“你……你看前面,有很多残骸呢!”

    华麟顺着她的玉手看去,只见浓雾中,前方的地面散落着许多骸骨,几柄锈迹斑斑的残剑,杂乱的插在地面。华麟为之动容,猜测此处曾经经过一场大战,于是止住众人道:“我去看看!”

    华麟身影一晃,刚刚来到骸骨的边缘,就觉眼前一暗,前方的景色突然大变。不由一震,骇然发现自己站在地狱的血池边,无数的民众,在鲜血中挣扎,哀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正诧异时,就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悄无声息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诡异地笑道:“这回看你往哪里跑?”说罢,那白影猛地扑来,似要将自己吞噬。

    华麟全身一震,骇然道:“任为,你怎么在这里?”此话一出,他立刻就感到不对劲。不错,任为这家伙怎会在这里?难道这都是幻觉?由于早已见识过幻觉的厉害,所以华麟眼中寒光一闪,凝神再看,却见眼前的景色再次变化。自己竟突然又来到了一间奢华的居室,在一张宽大的床上,正躺着一个天仙般的女子。任为又不知从何处走了出来,肆意的笑道:“不仅我在这里,还有你的女人,也在这里!哈哈哈哈……”说完,脸上一阵淫笑,转身就去凌辱床上的女子。华麟定睛一看,那女子不正是上官灵吗?而她身上的衣裙早已不整,此时正骇然惊呼道:“不要……不要!”

    看到上官那绝望的眼神时,华麟立刻浑身一颤,竟忘了自己的处境,悲声道:“住手!”说完一剑对着任为的背影劈去。

    他甫一动手,对面的任为却突然回头,脸上一阵阴笑,反身就是一剑,连招式都和自己一模一样。华麟立刻变招,剑光一抖,直射任为的全身。但就在这时,却听冥冥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道:“华少侠,你是怎么了?”

    华麟顿时一惊,脑中一个激灵,突然清醒,只见自己仍然站在白茫茫的雾中,前方哪有什么任为的身影?但非常奇怪的是,自己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道剑光,迅速向自己砍到。华麟抬剑去挡,却没想到,那剑光竟然真实存在,只听“叮”的一声,右手竟震得有些麻木。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不明白刚才那一剑,究竟是从远处浓雾中飞来,还是幻觉中任为的那一剑?这真是邪门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