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31章 不可拔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心中有异,立刻回头喝道:“你们千万别过来!”

    但为时已晚。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浓雾中,殿主四人皆以为华麟遇险,于是纷纷纵身而来,拔剑相助。但他们刚刚接近华麟,就觉眼前的景色突然大变。但奇怪的是,他们所见的场景,却截然不同。

    殿主只见地面有一大片黑压压的老鼠,正疯狂地向自己涌来。那些毛绒绒的东西,顿时把她吓得脸色苍白,尖叫失声中,手中长剑一阵乱舞,将地上的老鼠全数砍死……

    而杜奔雷的眼中,却看见一个浑身血淋淋的男子,向自己扑来。那男子全身上下的皮肤,竟被生生剥去,只剩下一付滴血不止的肉身,此时正向自己扑到。这男子,正是数十年前,在“迷仙镇”走火入魔的梦炼飞。那时的杜奔雷年仅八岁,看到此等光景,当真是永世难忘。于是,他毫不犹豫就举剑向对面的梦炼飞砍去……

    且说在郑仕冲的眼中,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他所看见的东西,却是一间漆黑的屋子,一个白影突然飘来,他当然反手抽剑,“铮”的一声迅速刺出……

    就连向来冷酷的訾刑,也仿佛回到了从前。他此时,怀中正抱着一只受伤的白色狐狸。而自己,却陷入了重重包围。无数黑影蜂拥而上,意欲杀死自己怀中的最爱。于是,他只能拔剑……

    只在刹那间的光景,所有人都举起了刀剑,拼命向四周砍去,砍向了对面的影子,砍向了那想忘记,却又反复出现的记忆。

    蓦的,浓雾深处,有道寒光从远处飞来,仿若天外流星,直奔华麟的面门。这诡异的一剑,当真是飘渺怪异,竟似凭空出现。华麟一阵惊骇,连忙举剑去招架,心中疑虑重重。

    周围陡然寒光大盛,只见刀光剑影,将众人围在了当中。华麟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场景,周围连个敌人的影子都未瞧见,但那些剑光,却凭空从浓雾中急奔而来,劲道却是非常强劲。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殿主四人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华麟见他们各自为战,有些招式竟然还向自己人身上招呼,于是连忙喝道:“布阵……布阵!”

    此话顿时起了作用,那混乱中的訾刑,陡然把剑插进地面,大喝一声:“青冥波……”

    一层淡青色的波纹,从他身上荡开,水平向四周铺去。周围的浓雾顿时被他排开,方圆两丈内,景色立刻变得极为清晰。也就在这时,大家终于看清了周围的一切。但同时,他们都是全身一震,脸色大变。只因为,他们骇然发现浓雾中竟有好几个人影,正在对自己这些人发起猛攻。最令人恐怖的是,在那几个模糊的人影中,其中竟有一个就是自己。

    没错,大家都看到了自己的身影。而且,那另一个自己,正在疯狂地对自己展开攻势,仿佛要除去自己,好取而代之。

    就这么稍稍愣了一下,众人手里的招式便慢了半分。而那圈外的五个人影,却剑招不改,洒出无数刀光剑影,向着华麟五人罩了过来。

    华麟也傻了眼,再次喝道:“列阵……列阵!”

    “乒乒乓乓”一阵乱响,杜奔雷的剑招还是慢了半分。闷哼一声,右臂顿时被对面的自己削了一剑,鲜血立即染红了衣襟。殿主喝道:“……排云阵!”

    迷仙镇的三人立刻剑法一变,用缜密的剑光挡在了自己面前。但华麟和訾刑却从来没练过“排云阵”,插在他们当中,实在有些格格不入。故而,那“排云阵”一开始就出现了破绽,无法相连,之中露出了两个空旷的空隙。就见外围的剑光耀亮了半个天空,无数凌厉的剑气,皆从破绽中汹涌而至。华麟大惊失色,知道一旦抵挡不住,殿主三人立刻便会受到重创。于是连忙喝道:“訾刑出手!”说着,右手一抖,一招七星剑诀封在了破绽之中。

    那訾刑也早已出手,踏前一步,瞬间挡在了面前。

    这“排云阵”经过迷仙镇的数千年锤炼,已然具备了非常罕见的防御力。一旦施展开来,倒是连绵不绝,滴水不漏。但可笑的是,此时这阵法却出现了两团格格不入的剑光。就像一件“丝绸锦衣”上,被人缝了两个粗糙的补丁。

    外围的白雾不仅没有散去,反而更浓了,三丈以外的景色全被白色所笼罩。五个模糊的人影,在其中如虎添翼,剑光更甚往夕。不仅如此,他们的剑法甚至远比自己还要凌厉。刹那间,华麟只觉自己五人处于真空地带,天地之间,皆被耀眼寒光笼罩。

    所幸“排云阵”还能勉强抵挡,但华麟却觉得自己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这倒不是他的功力太差,而是要补救排云阵的破绽,他和訾刑就必须花费更多的精力。所要承受的压力,自然要比殿主她们多出数倍。

    抵挡了片刻,华麟发觉自己根本施展不开。就算想反击,却又怕伤到朋友,心中真是焦急万分。如此下去,自己等人岂不是只有挨打的份,又怎能取胜?

    这绝杀阵也真是邪门。在这里,怎么会遇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敌人?华麟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一边打,一边对外面的敌人喝道:“你们究竟是谁?为何扮成我们模样?”

    半晌,都没人回答。只不过,他们的剑气变得愈来愈凌厉了。

    华麟在百忙中,抽空向外刺了一剑,但不知为何,对面的自己却身影一晃,莫名其妙就避过了此招。华麟骇然回头道:“訾刑,在你逼开白雾前,我们根本就没有看见敌人。为何你一施展青冥波,他们就出现了?”

    訾刑正打得恼火,怒道:“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怀疑是我把他们叫来的吧?”

    华麟右手已经震得隐隐发麻,于是苦着脸道:“我……我没这个意思。只是我在想,这个阵法不是已经被人破解了吗?为何还有敌人在此?”

    “嗯?”郑仕冲等人都是一愣。是啊,先前大家都这么认为。但如今,这个遭遇又该如何解释?

    华麟又挡了几招,突然把心一横,大声道:“殿主,你且让一让,我要出绝招了!”

    殿主正在默默抵挡着前方的敌人,闻言立刻偏开了半步。华麟顿时喝道:“烈……焰……斩!”

    一轮通红的剑光,冲天而起,直劈前方的“自己”。呼的一声,这一剑,划破了厚厚的浓雾,遥遥远去。但是,却并没有击中敌人。尽管如此,对面的人影还是晃了晃。华麟一惊,根本没看清敌人是如何闪避的。

    正在发愣间,就听殿主惊叫道:“小心!”

    只见对面那人影也被激怒,全身红光一闪,举剑就劈到。他手中的长剑,陡然卷起一幕暗红的剑光,劈天盖地,迅速向华麟当头砍到。其剑势,正是华麟自己的绝学——烈焰斩。

    但这一剑,却远比华麟刚才的那一剑更为凶狠。

    众人都是一惊,眼见此招汹涌而来,剑势气吞山河。心中立刻都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避开。但此时,四面八方都有敌人围住,大家根本动弹不得。故而,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幕庞大的剑光,从天而降,直斩华麟头顶。

    华麟首当其冲,却知道自己万万不能闪避。如若不然,后面的“排云阵”一定会土崩瓦解。说时迟,只能大喝一声:“金刚诀!”

    刹那间,华麟双手抵住霞照,竖在身前,把心一横,竟然硬接此招。只听“当……”的一声巨响,火星四溅,众人只觉耳膜隐隐作痛,一阵淡红色的冲击波,迅速向四周荡去。

    华麟身影晃了晃,胸口的真气一阵翻腾。幸好,他此时的“金刚诀”已经练到第四重,这才把刚才的剑气御去了二成左右。也幸好他已经把霞照剑练到了非常精纯的地步,否则一定当场碎裂。

    华麟被这一剑震得火冒三丈,顿时怒喝道:“出剑……万剑诀!”

    “铮铮铮……”他背后突然出现了四柄分光剑,寒光一闪,迅速射向对面。

    但这次,却仍然与前次相同。那敌人的身影又晃了晃,四柄飞光剑竟莫名其妙就落了空,嗖嗖嗖全都射进了地面。

    华麟眼皮一跳,突然想起了什么……

    但这只是刹那间的光景。

    却说殿主他们四人,刚才就被华麟的冲击波震得有些站立不稳。这时那些浓雾中的敌人却仿佛不知疲惫,剑招一波接着一波,一招又狠过一招。

    华麟眼看大家渐渐抵挡不住,于是突然喝道:“訾刑,你先顶住,我来布阵!”

    殿主诧异道:“什么?……你布阵干嘛?”

    华麟却来不及解释,慌忙招回了远处的分光剑,接着退到了众人的中间。于是,五个人的阵法,这时却少了一人,顿时变成四个人在抵挡。

    殿主一声惊呼,因为她根本就无法同时承受两个人的攻击。幸好訾刑立刻替她接下了一部份,要不然,她可就要香消玉陨了。

    訾刑见华麟躲在了背后,不由怒道:“你搞什么鬼?”

    华麟急道:“自然是破阵了!”说完提起霞照剑,迅速在地面刻了一个阵法,然后急急忙忙把分光剑插在了四个方位,他动作可谓快如闪电,但他却太低估外面几个“敌人”的实力了。

    就听一声闷哼,杜奔雷手臂早已受伤,此时首先就抵挡不住,右胸竟被剑气劈中。身影晃了晃,再也无法抵挡,幸好郑仕冲就在他的右侧,连忙替他接过几剑,挡在他的面前。奈何排云阵败象已生,“铮铮铮”几道剑光闪过,郑仕冲的手臂连中数剑,他也晃了晃,再也招架不住。

    殿主恨道:“华麟……”

    她绝望的声音响起,不禁让人心弦一颤。曾几何时,她早已把华麟当成了精神上的寄托。但没想到,这家伙却突然撒手不管,刚才甚至还不顾自己的死活,退到了自己的身后。这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说时迟,只见一大片的剑光,挟着凌厉的风声,朝着杜奔雷和郑仕冲砍去。殿主狠狠一咬牙,突然扑到了杜奔雷的身边,要去替他们抵挡满天的剑雨……

    至此,“排云阵”彻底崩溃,凌乱的剑光立刻从四面八方向着众人的头顶砍到。

    在这绝望的一刻,殿主却回头恨恨地看了华麟一眼。

    剑光落下,众人感觉眼前一暗。只听见有人闷哼了一声,接着“砰砰砰”一阵脆响,但头顶的剑光,却始终没能落到自己身上。抬头看时,却见空中罩了一层淡淡的红光,无数剑光砍在上面,荡漾出一阵阵涟漪。乍然看去,甚是美观……

    “防御阵”终于被启动,就像一只透明的碗,扣在了地面。

    但华麟,此时却是脸色苍白。外面的每一剑砍在那防御阵上,他身体立刻就是一阵轻颤。仿若每一剑都砍在了他的身上!而事实上,那也确实相当于砍在了他身上。

    这个简单的防御阵,实际上并没有完成。只因,每一个阵法都有一个核心阵眼。要想支撑整个防御阵,就要提供能量让阵法去运行。所以,普通的防御阵都依靠晶石的能量,去支撑整个防御阵。

    而现在,华麟却来不及去镶嵌晶石。在无奈之下,他只有把剑抽进了阵眼处,用自身的功力,去强行催动防御阵的运转。以他血肉之躯所支撑的阵法,那外面的每一剑,当然相当于都砍在了他的身上。

    殿主四人,虽然不懂防御阵的原理。但一看到华麟的脸色如此苍白,他们便立刻明白了一切。杜奔雷也是重伤在身,此时更是哽咽道:“大哥……”

    且说外面的刀光剑影,此时依然“砰砰砰”全都砍在了防御阵上。华麟的身躯立刻也跟着一阵阵巨颤。幸好外界的剑光逐渐减弱,先是变得稀稀落落,最后终于恢复了平静。大家都是一愣,扭头向防御阵外看去,只见外面仍是白茫茫一片,但刚才的那几个人影,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华麟终于坚持不住,防御阵闪了闪,终于破灭。众人一惊,待要拔剑警剔,却听华麟急道:“咳咳……不可以拔剑!”

    众人一愣,就听华麟缓缓说道:“……上,上次我们在前面遇到的神像,那死者就曾说过:欲出此阵,就不可拔剑。这拔剑,并不是指不能拔他的剑,而是我们不能拔自己的剑。……咳咳,在修真界,有,有这么一种奇阵,它可以反弹并加强任何形式的进攻。我在噬魂谷,就曾经遇到过一次。……咳咳,只不过,当时的那个阵法,却不可与此阵同日而语。这次遇上,我一时间竟没记起来,这才……咳咳……这才上当……”

    殿主见他受了伤,立刻扑上去道:“你……你别说了!呜……”

    华麟深深吸了口气道:“不碍事的!只是有点用功过度罢了。咳……,你快去给杜兄弟包扎一下伤口,我调息一下便行了。”

    杜奔雷早已坐倒在地,胸口的伤势让他有些呼吸困难。郑仕冲不顾自己的伤势,正在为他包扎伤口。

    訾刑一直默默地站在一边,他看上去仍然还是那样,无动于衷。但实际上,他心底却闪过非常多的念头。他不禁想到:自己的武功可能高于华麟,但在人生的阅历上,却显然差了很多。比如这一次,自己总是在想如何去击败雾中的对手,却从未去想过,对面的影子只是自己的虚影,自己永远都战胜不了。看来有时候,只有学会了放弃,才能达到目标。这个结局,当真是难以想像。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