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32章 魔兽禁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不一刻,杜奔雷及郑仕冲已然包扎妥当。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那杜奔雷胸口的伤势非常严重,但这家伙却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身体晃了晃,咬牙道:“俺没事,只是一些外伤罢了。去看看华大哥,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郑仕冲连忙扶住他,气道:“你这家伙每次都这样,受伤后总要充什么硬汉。……我看华少侠应该无碍,你看他脸色已经恢复了血气。你还是顾着你自己吧!”

    华麟此时的脸色果然好了很多,有焚星轮替他疗伤,复原起来自然事半功倍。但刚才他在沉入自己元神时,却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他发现自己的“火系真元”越来越强盛,光芒内茬,其体积已经比“水系真元”大了两倍有余。于是强行止住“焚星轮”的运转,控制住火系真元,然后全力去运行那个弱弱的水系内丹。

    此番疗伤,他立刻便感到有些吃力了。半年来,这水系真元依然停留在当初的模样,大小仿佛从未变过。运行起来,直感到难以贯通。修练了半晌,额头竟冒出了汗来。暗忖:这真是奇怪了,以前练功时,自己怎么从未觉得吃力过,而今日怎的练起功来竟会如此生硬?

    他却不知,以前他是依靠“焚星轮”的运转,才能快速增涨功力。如今他体内的内丹却已然分裂成了两个。那水系真元由于缺少修练,此番运行起来,自然要吃力许多。最要命的是,如今他每每和别人动完手,火系真元就悄悄增涨了一分。久而久之,那水系真元当然越来越弱。除非,他从今往后只练水系真元,且和人交手时均使用圣清院的心法对敌,否则将来会怎样,还真的难说了。

    殿主四人以为他伤势沉重,于是默默等着他舒醒。谁会想到,这家伙竟然会在原地练起功来?幸好杜奔雷借此机会,倒也得到了休息。

    又过了半个时辰,华麟终于睁开双目,抬手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殿主见状,关怀道:“你没事吧?”

    华麟摇头道:“我已经不碍事了,等杜奔雷恢复些元气,我们就可上路!”

    那杜奔雷正在闭目休养,闻言立刻便睁开眼睛道:“俺没事,现在就可以走了……”他生怕拖累大家的脚步,于是强行撑着站了起来。

    华麟见他脚步浮动,脸色苍白,额头直冒冷汗。于是摇头道:“你需要休息,我们还是再等半天出发。”

    杜奔雷却怒道:“俺说了可以走,就一定可以走!你是不是对俺没有信心?”

    华麟无奈,回头去看殿主的意思。谁知她早知道那杜奔雷的性格,当下也无奈道:“那我们就先上路吧!这阵法只要不拔剑就能闯过,想必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变故。”

    华麟沉吟了片刻,也觉得她说得有理,于是只能道:“那好!我先开路,郑大哥你要扶住一下杜兄弟,这样他才能跟上我们。”说完迈步,向着迷茫的雾区深入。

    这白雾如此浓厚,以至于他们皆不敢全力奔行。在无尽的白色中行走了良久,直感觉前方永无止境。众人正感到乏味间,前方的浓雾终于起了变。众人一惊,凝神看时,只见前方的浓雾竟在快速流动,从左到右,奔腾不止。就像一条大河,悬在了空中,完全挡住了众人的前进方向。

    殿主惊呼道:“这雾气怎会如此湍急?”

    华麟皱了皱眉,沉思着要不要绕道而行。

    而那訾刑已然抽出了宝剑,缓缓伸进前方的激流中。感觉剑尖只是稍稍有些偏移,于是说道:“可以前行!”

    华麟虽然想绕道。但犹豫了片刻,心想在这白茫茫的雾中行进,原本就极易迷路。一旦改道,方向就更不好掌握了。而且,就算要绕道,也不知道能不能绕过前方的激流。于是也点头道:“那好吧,鬼大哥你在前面开道,我来照顾杜兄弟。至于殿主和郑兄弟,你们就要自己小心些了。”

    众人都没异议。訾刑也觉得自身的修为比华麟略高半筹,开道当然没什么问题。于是微微凝聚功力,裹住自己周身,迈步便朝雾流中走去。甫一进入,只觉流动的雾气冲力不小,但他只要稍稍运功站稳,倒也可以支撑。于是回头招手道:“无妨,跟上!”

    华麟从郑仕冲的手中接过杜奔雷,说道:“你和殿主先行,我带着杜奔雷断后!”

    郑仕冲无奈,只得跟上訾刑。但他才刚刚踏入雾流,身体就是一阵摇晃,“蹬蹬蹬”顺着雾流横移了几步,这才站稳。殿主的修为却比他高了一筹,进入后娇躯只是错了一步,便已站稳。回头关怀道:“你也要小心!”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说给杜奔雷听,还是说给华麟听的。

    华麟扶着杜奔雷也迈进了雾流。华麟的全身立刻闪过一阵微光,轻轻罩住了二人身体,倒也不甚费力。前面的訾刑见他们安然进入,也就不再多言,当先就朝前方走去。

    众人只觉眼前的雾气快速向右侧滑去,竟有头晕目眩之感,几欲跟随雾气流动而移动。幸好前面带路的訾刑十分了得,一路走来,皆成直线,几乎未受雾流所影响。殿主及郑仕冲跟在其后,不免对他产生了一些敬意。

    这湍急的雾流就似一条大河。走在其中,一边要抵挡水流,一边又要前行,就感觉自己就是水中的鱼儿。

    走了大半个时辰,那雾河终于到了尽头,穿过一层迷茫的白雾,众人只觉眼前一亮,眼前的浓雾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众人心中一喜,皆以为走出了这个“绝杀阵”。抬头看时,只见在头顶的上空,一颗明媚的太阳暖暖地照在身上,让人格外舒坦。但他们环顾了一遍四周,却不由一愣,这才发现自己仍被浓雾所包围。区别只是在于,前方的雾气不知为何全被逼开,形成了一片辽阔的圆形盆地。而在远方,那浓浓的白雾仍然绕着盆地快速旋转。仰头看去,感觉自己就像走进了一个铁桶的底部。

    天空中的太阳从上面的洞口直直照入,把盆地中的一切都耀得格外清晰。华麟的心情大为开朗,不由哈哈笑道:“以前就常听人说起‘井底之蛙’这一词。今日一见,才彻底了解此意。看来,我们五人现在就是名符其实的井底之蛙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仰头看着高空中浓雾形成的圆口,果然感觉自己就像井里的一只青蛙。殿主也失声笑道:“你才是井底之蛙呢!……这词明明是指某人见识短,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才对。你啊,连这个词的意思都不懂,果然是只井底之蛙!”

    华麟也不解释,只是哈哈笑了起来。众人压抑已久的心情终于舒展少许,不由纷纷笑了起来。

    当然,还有一人没有笑。他就是訾刑。

    他不仅没笑,反而连眉头都皱了起来。他打量着周围的景色,只见脚下这片盆地非常辽阔,直径达数里之遥。此时,他突然抬手指着远方道:“华大侠,你且看看,前面那些是什么?”

    “呃?”华麟听见他竟然叫自己什么大侠,顿时知道这家伙在取笑自己。不过听他的口气,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妥,于是顺着他的指尖看去。只见远处的中央,立着一根高大的柱子,远远看去,仿若呈透明状。华麟猜不透这是何物,于是说道:“你说中间的那根柱子?我看,也不过是一根冰柱罢了。”

    訾刑喝道:“我不是指那根柱子,而是空中闪过的那些一道道白光。”

    华麟一愣,再次凝神看去。果然发现盆地中,不时闪过一幕幕白光。只是它们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从左边的浓雾中一闪而过,眨眼就到了右边的边缘。来来去去,反弹不止,横切整个山谷。

    华麟乍舌道:“好快的剑气!”

    “剑气?什么剑气?”众人都是一惊,凝神看去,果然发现远处有一些光亮一闪而过。其中,就有一道白光直奔自己而来。华麟骇然大惊道:“全都闪开!”

    “呼!”的一声,大家只觉眼前闪了闪,一片光幕就从眼前划了过去。郑仕冲稍微慢了一步,左边一块衣襟顿时被无声无息的切了下来。华麟惊道:“你没事吧?”

    郑仕冲已然吓出一身冷汗,颤声道:“还……还好没事!”

    殿主惊道:“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华麟也有些不明所以,于是回头看着訾刑道:“上次闯入你们的亡魂之塔,我就曾看见过同样的剑光。只是上一次远远没有这次的恐怖。你看有没有办法可以破解?”

    谁知訾刑却摇头道:“不!上次不同。你在亡魂阵所遇到的剑气,应该是冥帅所发。而这次,刚才那道白光实在太快,绝不是人力所能为。依我看,还是立刻退出这个山谷比较安全。”

    众人均觉有理。要穿过这个山谷,就必须横穿数里的距离。可前方道路全是白色光芒晃来晃去,那无声无息的威胁毫无预兆可言,稍有不慎,便会全军覆没。

    大家正准备撤退,谁知华麟却突然惊呼道:“不好,退路也没了!”他刚才正准备扶着杜奔雷退回身后的雾中,却感觉额头撞在了一团绵花上,竟被反弹回来。

    众人都是一愣,纷纷抢进雾中,但结果都一样,被震了回来。郑仕冲一怒之下就拔剑砍去,却见訾刑身影一晃,握住了他的手腕道:“不可拔剑!”

    郑仕冲怒道:“为什么不可拔剑?”他虽然对訾刑的武功比较敬服,但对他的话却不甚听命。

    訾刑的回答只有短短几个字:“……雾会反弹。”

    郑仕冲气道:“我偏不信邪,让我试试再说。”说完运气提剑,准备出手。

    訾刑皱了皱眉头,心中暗暗有气。心想这些人只听华麟的命令,竟对自己的忠告置若罔闻。他要试就让他试好了,于是转身走开了两步。

    华麟也不阻止,只是提醒道:“你要试也行,不过要小心,最好错开一些角度。”

    郑仕冲微微一愣,心里也觉得华麟的话有些道理。于是横移了一步,左手摸了摸正在快速转动的雾墙,比了比角度,陡然出剑,就听“当”的一声,手中的长剑竟然断成了两截,接着一道剑光反弹而回,“呼”的一声,从他身侧堪堪擦过。众人纷纷侧身避让,就见那道剑光远远而去,再也没有回来。

    郑仕冲有些尴尬,以他的修为,竟然连手中的长剑都被震断,右手更是一片麻木。当下沮丧道:“呃……这流动的雾墙果然厉害,好像形成了某种阵法。受到攻击就会数倍反弹回来,比雾里的反弹更加厉害。嗯……訾刑说得对,不可出剑!”

    华麟却上前一步道:“你且照顾一下杜大哥,我来试试。”

    郑仕冲闻言,立刻上前扶住了杜奔雷。

    华麟来到雾墙面前,伸手按在了上面。感觉掌心毫不受力,就像按在一团棉花上一样。当下暗中提气,右掌突然发力,一掌拍去,却没想到自己却“蹬蹬蹬”向后连连退了三步才站稳。于是骂道:“他奶奶的,果然无法穿过。”

    众人皆有些失望。华麟见状,又道:“这样吧,你们先留意周围的安全,我来挖个地道看看,不知道能不能钻过去。”

    众人微微有些吃惊,訾刑的脸色却显得有些难看。他堂堂一个修罗,竟然要挖地洞逃命,这要是说出去真是没脸见人。

    华麟却说干就干,举剑就朝地面砍去。谁知才砍了两剑,就站直身体道:“见鬼了,连挖地道都不行。”原来地面铺了一层细沙,再往下就是一种暗红色的石头,真不知是什么鬼玩意。

    訾刑远远道:“下面都是淬金石,要挖出去确实不太可能。”

    华麟心中一动,心想淬金石好像在哪里听过,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殿主数人正戒备着远方动静,当下齐齐问道:“华少侠,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华麟也不知道该咋办。望着眼前旋转的雾墙,心想这边出不去,其它地方肯定也一样出不去。在这鬼地方呆久了,那些白光切中自己的机会就会越大。正想着办法,就听訾刑突然喝道:“大家小心!”

    众人一惊,纷纷闪避。他们根本没看清白光的来路,只知道向后退去。华麟却镇定地站于原地。就见一道白光一晃而过,直奔华麟所在。殿主骇然道:“你怎……”她话未说完,就见华麟脚步一错,向右侧身,一道白光贴着他的脸颊瞬间划过。就听“叮”的一声脆响,华麟虽然避过,但手中霞照却被白光撞了个正着。华麟只觉双手一震,长剑竟脱手而飞,手臂顿时失去了知觉。

    那白光狠狠撞在身后的墙上,却见那雾墙只是晃了晃而已,那白光立刻反弹而回,并且向右边划去,遥遥不见了踪影。右侧的杜奔雷闷哼了一声,突然摔倒在地,惊道:“啊……”

    与此同时,华麟脱手而飞的霞照剑也撞在了墙上,“当”的一声竟然断成了两截,并且反弹而回,“嗖嗖嗖”旋转着从众人头顶切过。吓得大家连忙低头躲避,只有郑仕冲傻傻地站在原地,仿佛被吓傻了眼。

    “扑”的一声,半截霞照,插在了远处的地面。

    所有变故都在一瞬间完成。众人皆惊魂未定,眼前一片慌乱。杜奔雷捂着右臂,鲜血喷涌而出。大家这才骇然发现,他右臂已被齐根削断,定是刚才的白光反弹从身边划过所致。

    大家都围了过去,忙手忙脚给他包扎。此时只有一人,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就是郑仕冲。

    华麟突然觉得不对劲,猛地回头,就见郑仕冲的眼睛直直看着前方,面无表情。突然额头到脚下,竟出现一条细细的血痕。接着一片殷红的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突然裂开,一分为二。

    华麟心神一颤,脑袋一片空白。直直地跪了下去,眼前一片蒙胧。

    就听背后的杜奔雷拼命喊道:“你……你们快去看看郑仕冲,他……他刚才推开了俺。快……快去看看他!”

    殿主和訾刑正在为杜奔雷包扎,闻言扭头看来,不由全身一震。只见地面洒了大片鲜血,华麟正跪于地上,梦吟般道:“都怪我,这都怪我……”

    殿主已被地面的惨状惊得花容失色,但她听到华麟的自责时,乃上前柔声道:“华……华大哥,这不能怪你。……你忘了吗,我们早就说过,就算我们全都死了,那也是为了迷仙镇而死,绝不后悔。”

    华麟却仍然摇着头道:“不,不,不!……如果刚才我决意要绕道的话,他就不会死。而且我们也不会陷入这个绝阵,这都怪我!”

    殿主的眸子也泛起了泪水,颤声道:“我……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

    她这话,既像安慰华麟,却又像安慰自己。

    至此,迷仙镇又死了一人,殿主只觉心如刀割。同来的四个迷仙镇高手,到这里就只剩下了她和杜奔雷两人。最关键是前路仍然非常渺茫,姑且不论能不能走出“兵魂解神阵”,就单单眼前的这个绝杀阵,就不知自己能不能活着出去。

    华麟却是大受打击,久久不能原谅自己。他思前想后,发现自己犯了两个错误。一个是没有下定决心绕过这片雾流,其二就是不该把杜奔雷交给郑仕冲照顾,以至他们躲避不及。

    命运就是如此。人的一生总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突然发现自己正站在三叉路口的中央,前路由你自己去选择。置身其中,你偏偏看不清、又猜不透,根本不知下一步将会如何进行。一旦选错了路线,或许你就要后悔一辈子。而在当时,我们早已迷惘……

    当然郑仕冲的死,也并不是华麟的力量所能左右。訾刑也是一阵黯然。他正为自己刚才对郑仕冲的一些看法,感到深深地愧疚。他万万没想到,这郑仕冲看起来是那么的平凡,但没想到在关键时刻,他竟会舍命推开杜奔雷,而显露出他那光辉的一面。訾刑不得不去重新审视华麟这些人,不明白他们内心的深处,那苦苦追寻的东西,究竟是些什么?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訾刑见华麟他们有些消沉,于是大声道:“够了,都振作起来。华麟你去警惕周围的动静,我先替郑仕冲超渡一番。否则他死后无法进入冥界,只怕会永远消失在三界之外。”

    华麟心神一震:是啊,逝者已逝,已无法补救。而剩下的人能否活着出去,这才是目前最关键的事情!于是强行提起精神,运目观察周围的动静。

    却说訾刑超渡亡者的方法却是人间罕见。他本来就是冥界中人,超渡亡魂的事情自然懂得比较多。只见他走到郑仕冲的尸体前,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身上渐渐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青光。突然,他左手捏诀,双指点向地面,就听“铮”的一声,一面青色“招魂旗”插在了地上。他立刻手掌一翻,那面“招魂旗”就燃起了大火,转眼烧得一干二净,并化作一道青光,迅速射向了天空。訾刑这才回头道:“死者已往升极乐,尔等可以放心。且把他的尸休烧了吧,免得暴尸荒野。”

    殿主的美目噙着一圈圈泪水,依依不舍地伸手探进腰间锦囊,侧过粉脸,右手一扬,一些银色的粉末洒了出去。就听“轰”的一声,火光四起,地面的郑仕冲已然飞灰烟灭。

    忍住悲痛,众人又把话题转到了如何出阵的问题上。

    訾刑的心态较为冷静,对他来说,生与死概念已经在他脑海中淡化。于是首先开口道:“或许,我们应该到对面去看看,也许会有发现。再或者,说不定出阵的方法在中央处的冰柱呢?”

    华麟一震,抬头道:“冰柱?”不禁转头,向遥远的山谷中央看去。

    殿主稍稍从悲伤中清醒过来,也奇怪道:“是啊,那冰柱如此的显眼。为何它却没有被白光削成两半呢?”

    这个问题,正是大家所不明白的地方。于是决定过去看个究竟。

    华麟俯身正想挽起地上发愣的杜奔雷,却感到整只右手都无法使力,连抬都抬不起来。显然刚才的白光,不仅震飞了自己手中的霞照,甚至还震伤了右手的经脉。于是转身道:“訾刑,这次麻烦你扶着杜兄弟,我右手好像失去了知觉。”说着揉了揉自己的右手,感觉整只手臂都废了。

    訾刑扶起地上的杜奔雷,抬头看了看前方,不禁皱了皱眉。只见山谷中全是一道道白光切来切去。此时再看见那些白光,不由从心底升起了一丝寒意。

    但无法,要想出阵,恐怕别无它路。于是挽着杜奔雷大步向前迈去。

    华麟轻声道:“殿主,你跟我一组,千万要小心。”

    殿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跟在了华麟右侧。

    走了不远,华麟抽空捡起了远处的霞照。但此时霞照剑已经断成了两截,拿在手中,竟察觉不到半点感应的迹象。华麟心中一阵惊骇。以霞照如今的纯度,就算被若风这种高手全力一击,也未必会折断。可想而知,那白光的力道是如何恐怖。低头看着手中的断剑,华麟渐渐升起一种无力的感觉。霞照断了,自己该如何再闯下去?

    正伤心之际,殿主望着右侧的白光道:“华麟,你说那些白光是什么东西?为何如此迅速。”

    华麟恨恨地道:“那些应该都是剑气。可能是以前有人砍过周围的雾墙,剑光被反弹回来。没想到它们不仅没有减弱,反而被增强了无数倍。于是它们在山谷中撞来撞去,威力则越来越大。这阵法实在有点邪门,老子一定要破了他。”

    渐渐地,众人已经走了数十丈之遥。却发现白光越来越密集,掌心不免渗出了一层汗水。

    由于只剩四人,行动倒也灵活了不少。訾刑带着杜奔雷,华麟则带着殿主,在中途又躲过了四次危机。每一次,都感觉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短短两里左右的路程,华麟却感觉整整走了一年有余。还未抵达中央处的冰柱,大家就吃了一惊。因为那冰柱里面竟然冻住了一只庞然大物。看情形,恐怕囚禁了数千年之久。

    同时,大家也终于明白这个冰柱为何没有被白光削开。因为他们亲眼看见一道白光从远处射了过来,撞在那冰柱上,却立刻被反震而回。而在冰柱的表面,隐隐还出现了一些难懂的咒文,但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华麟心中一动,心想这冰柱可能与封印宁纤雪的‘梵钟’一样,是个罕见的仙器。正想着,四人已经来到了近处。仰头看去,才发现这冰柱并不是冰柱,而是由真空的光柱所形成。它高达三十余丈,直径约有三丈左右。由于它呈透明形态,故而远远看去就像一根冰柱竖在这里。同时大家也终于看清,在这光柱的中央,竟然困了一只凶狠的怪物。众人微微有些动容,就见那怪兽高达三丈,足足是人类的两倍有余。状似猎狗,獠牙尽露。头顶上,向后长着一对尖锐的犄角。尾巴细长,犹如钢鞭,背部还收拢着一对翅膀,仿佛会飞。它全身皮肤呈暗紫色,肌肉线条分明,一块一块,硬如钢铁。可以想像,当它行动时,一定快如闪电,凶猛无比……

    幸好,这只怪兽蹲在里面一动不动,双目紧闭,状似一座雕像。

    殿主楚着秀眉道:“这……这是什么东西?”

    华麟觉得这怪兽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就听訾刑沉声道:“这是一只魔兽,名为穷獜。其性噬血如狂,可御风火,犹喜吞食修真者元神。我曾在冥界的典籍中见过它的画像,据说仙魔大战时,它们凶残无比,杀害了无数修真者。”

    “魔兽?吃我们的元神?”殿主一阵惊呼。

    华麟却傻傻地看着眼前的魔兽,因为突然想起了它的样子。好像自己在梦里见过此物,记得那是一个战争场面,交战双方极为混乱,这些“穷獜”噬血如狂,极难对付。至于具体的情况,却又想不起来了。因为那毕竟是一场梦。

    訾刑咳嗽了一声,说道:“大家寻找一番,看看能否找到破阵方法。华麟,你要多留意周围动静,千万不可大意。”

    华麟一惊,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走神。于是道:“那好,我和殿主负责右边。”

    四人向两侧散开,两人一组,提心吊胆地绕了光柱一周。由于他们还要分神留意四周的白光,匆忙中竟什么也没发现。

    华麟暗暗着急,这阵法看起来简单,但偏偏搅尽脑汁也想不出逃脱方法。最要命的是,大家不可能永远全神戒备下去,只要稍不留神,便会惨遭分尸之果。

    无奈,华麟最后还是把目光停在了光柱之上。心想:如果这光柱就是阵眼,那么只要破坏它就行了。但怎样才能破坏光柱呢?华麟心中一动,心想自己还有少量的“蚀骨血”,说不定可以化解上面的符咒。但问题是,如果解开了禁咒,里面的怪物要是复活了怎么办?它被封印了数千年之久,到如今,能力一定会非常恐怖。而且訾刑也说过,这玩意专门吞食修真者的元神。如果冒冒然把它放出来?指不定大家都不是它的对手,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