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34章 霞照重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暗暗着急,低声道:“訾刑,你带杜奔雷他们慢慢后撤,我来对付它。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殿主看了看重伤的杜奔雷,不禁犹豫起来。

    訾刑向来不听华麟的指挥,不仅如此,他还在心里说到:你到是很会做人,一有危险,就叫朋友们先撤,难怪殿主和杜奔雷对你如此死心踏地了。于是冷冷道:“留下来的人应该是我,你霞照已断,战斗力更是远不及我。你拿什么去对付它?”说完全身散发出凛凛杀气,罩定了前方的“穷獜”。

    那对面的“穷獜”受到訾刑的杀气刺激,顿时呲牙露齿,凶态毕现。

    华麟一愣,才知道訾刑不会听从自己的号令,再争执下去只怕永远没有结果。于是转身把杜奔雷交由殿主照料,反手取出两把“分光剑”,轻声道:“殿主,你带杜大哥先后退,我和訾刑与它决战!”

    殿主无奈,只能挽着杜奔雷慢慢退去。就见那“穷獜”突然间猛扑,庞大的黑影一蹴而至,带着一股血腥味疾扑后面的杜奔雷。这家伙竟然也知道先从弱的下手……

    华麟早已双手执剑,虽然此时的“分光剑”不及霞照锋利,但比普通宝剑却要好上百倍。手腕一转,顿时带起一片剑光,直劈“穷獜”的咽喉。

    訾刑也踏前一步,弃掉手中长剑不用,反而用掌心托起一团青光,大喝一声,直击“穷獜”的左眼。两人的时间配合得天衣无缝,合击威力极大,将那“穷獜”逼得放弃了前方的杜奔雷,身体迅速后跃,堪堪躲过,竟是敏捷非常。它一落地,便朝华麟两人一声怒吼,一股难以察觉的暗红波纹,从它的血盆大口荡了开来。

    华麟立刻感到体内的真气一阵乱颤,这才发现这家伙竟会噬魂之术。訾刑也好不到哪去,行动也变得迟缓了许多。

    那“穷獜”迅速扫过两人一眼,欺訾刑手中没有兵器,猛地就向他扑去。訾刑见状,竟不闪避,而是双掌齐出,喝道:“黑龙波……”

    华麟见他硬拼,不禁吓了一跳,连忙挺剑去刺“穷獜”的侧背。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訾刑一掌击中“穷獜”的头顶,而华麟一剑也刺中了它的右侧。但奇怪的是,那“穷獜”竟然一点没事,直把訾刑撞飞了三丈有余。不等訾刑落地,它又迅速扑到,张嘴就咬。

    华麟大惊,发现那“穷獜”纵跃如飞,自己竟然追之不及。无奈喝道:“飞剑……出!”

    左手长剑脱手而飞,直射“穷獜”的臀部。与此同时,身体又跃空而起,双手握剑,劈出一幕凌厉的剑光,切向“穷獜”的背部。

    远处的殿主正扶着杜奔雷观战,见訾刑就要被“穷獜”咬中,心底不由一紧。怎料这家伙的修为更在华麟之上,人在半空还能右脚踢出,闪电般踢中“穷獜”的獠牙,自己却借势横移了数丈。堪堪躲过了此劫。虽如此,但他脸色一片苍白,落地后也退了几步才站稳。

    且说华麟的飞剑这时才赶到。“扑”的一声,竟插进了“穷獜”臀部。华麟一愣,暗暗奇怪,刚才自己明明刺不进“穷獜”的身体,为何这飞剑却能奏效?定睛一看,才发现这“穷獜”的右边屁股被削掉了半边,显然是被刚才的光刃所伤。而自己的飞剑就插在了它的伤口上,难怪能射进去了。

    说时迟,那“穷獜”吃痛,一声怒吼,猛然转身,狠狠盯住了华麟,把他当成了下手的目标。此时华麟的第二道剑光已然劈到,它正要跃开,怎料那剑光突然闪了闪,竟凭空消失在眼前……

    华麟一愣,自己的剑气怎么不见了踪影?正想着,就突然看见一道剑气反弹而回,吓得他连忙侧身避过,这才醒悟“绝杀阵”的浓雾仍有古怪。

    而那“穷獜”的屁股被华麟插了一柄飞剑,剧痛令它狂暴不已。暗红的眼睛闪过一片红光,对着华麟又是一声吼叫……

    华麟虽然早有准备,但周围的空间突然扭曲,眼前的白雾皆被一片血红所替代。仿佛自己掉进了一潭血水之中,再也看不到任何事物。心想这“穷獜”果然邪门,竟然可以使人产生幻觉,实在防不胜防。

    这念头刚刚闪过,华麟就觉周围的血光一阵波动,一股强大的暗流从正面汹涌扑来。华麟一惊,连忙向右翻腾,手中的长剑却不闲着,横向水平荡开,就听“扑”的一声,好像砍到了什么东西。心中一动,不及细想,再次又向后侧翻腾。只觉一股罡风从身边刮了过去,差点被撞个正着……

    华麟两眼不能见物,于是赶紧运功想看清周围的幻像,怎料身后又传来邪恶的吼声,眼前的空间一阵扭曲,才发现周围仍被血光所笼罩。

    这情况,足足覆盖了周围五丈范围。

    而訾刑正好处于外侧,所以并没有受到影响。他此时已然凝聚了全身功力,见华麟堪堪躲过了几次“穷獜”扑咬,此时突然傻傻地站在了原地,仿佛被吓傻了。于是不暇思索,大喝道:“黑龙波……!”

    那“穷獜”正扑向华麟,感觉这块肥肉就要吃到嘴里,谁知突然看见一条黑龙向自己扑了过来,顿时把它吓得心胆俱裂,连忙纵身避过。

    它着实被吓坏了,不敢等黑龙追来便转身就逃,眨眼就没了踪影。原来这家伙也有畏惧的东西,而巨龙就是它的命中克星,乍然遇到,如何不吓得夺路狂奔?

    众人都是一愣,皆不明白这头“穷獜”中了什么邪,明明占据了上风,但却突然掉头就跑?这真是邪门了!

    华麟此时正施展着“搜神术”,全神戒备,把周围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刚才“穷獜”的一扑,情势虽然危极,但自己并不是躲不过。这时却见訾刑一招“黑龙波”就把它打跑,心里一愣。……这回倒是真的愣住了。

    訾刑也摸不到头脑,上前问道:“你没事吧?”

    华麟收功道:“没事,我正在想那个魔兽怎么突然跑了,就连我的分光剑也被它带走了。真是郁闷!……啊!可能是它屁股后面的伤比较重,要不然我们恐怕还不是它的对手呢!真是侥幸!”

    訾刑奇道:“它受了伤?”

    华麟哈哈笑道:“那当然了,它被光刃所伤,屁股差点被削掉了。”

    訾刑看了看华麟的背后,笑道:“你是说你自己吧?”

    华麟一惊,连忙捂住自己的屁股道:“那是两回事!那穷獜的屁股可比我惨多了!”

    “哈哈哈哈……”訾刑一阵大笑。

    华麟还是第一次看见訾刑的笑脸,心想这家伙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以后还是不要笑为好。

    訾刑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推了推他,道:“这穷獜实在厉害,等它伤好了恐怕还会追来。我们还是快出阵吧!”

    华麟点了点头,招回了殿主二人。众人再次展开身法,向北方掠去……

    幸好这“绝杀阵”再没遇到什么凶险,奔行了一个时辰,终于到了尽头。结界一阵晃动……

    甫一出阵,就见阳光普照,绿意盎然。在众人眼前,竟是一片原始森林。一只小兔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一见到华麟四人,立刻又吓得窜了回去。

    华麟停下来道:“叹!……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东西等着我们。如今我的霞照剑偏偏又断了,所以我必须重新把它铸好才行。你们先休息几个时辰,等我片刻!”

    众人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心中一片黯然。

    心想:这一路走来,就这么一个“绝杀阵”,便让郑仕冲丧命,又使杜奔雷失去一条手臂,甚至连华麟的剑都断了。可谓损失惨重。

    听到华麟想重铸霞照,他们不禁暗暗惋惜:这霞照剑锋利无比,只怕是出自哪位大师的手笔。凭华麟的本事,恐怕绝无可能铸好。

    于是……

    殿主柔声劝道:“我手里的双星剑虽然短了点,不过非常锋利。不如你拿去用吧,我武功比你差,拿着也是浪费。”

    杜奔雷也劝道:“华大哥不要气馁,我们迷仙镇就有一个铸剑大师,只要叫他炼个三五年,一定可以帮你炼成一柄神兵利器。”

    訾刑摇头叹了口气,但没有多说什么。不过看他的意思,却再明白不过了:像霞照剑这种兵器,这世上恐怕没有几人可以打造出来的!

    华麟一阵郁闷。搞半天,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就是炼剑大师。这也难怪,自己从来就没有对他们提起过。而最近的一次炼剑,却是在亡灵之阵。那时也只有冥帅在场,身边这些朋友自然不清楚自己的底细。

    于是笑道:“没事没事,我练两个时辰就够了,不会太久。呵呵……”

    说完,华麟找了片空地,盘膝坐了下来。右手在焚星轮里摸了摸,想取出霞照剑来重新煅造。

    哪知霞照剑已经没了灵性,寻了半天都没找到。华麟一阵悲伤,于是在里面翻来覆去的乱翻,不小心却摸到了两块“淬金石”,记得上面记载着“景死惊开”四个古字,好像是某种阵法的核心。但现在华麟却没心情去研究这些,只是奇怪自己的霞照剑跑到哪里去了?

    突然灵机一动,心想不会被“吸星石”吸走了吧?怀着这个念头,果然就在吸星石的上面发现了它。可怜的霞照,此时已经断成了两截,正和许多“飞鬼戟”混在了一起。难怪一点都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华麟深深叹了一口气,把两截断剑取了出来。接着又想了一想,再次打开‘焚星轮’,从里面拿了一本厚厚的破书出来。翻了几遍,才发现“天机图”上并没有记载修复断剑的诀窍。无奈之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于是双手托起一团火焰,把霞照剑扔了进去。

    訾刑、殿主、杜奔雷都面面相觑。心想凭这团小小的火焰,就能熔化霞照?这不太可能吧?

    众人正感到不可思议,却见华麟已经催动着火焰,想把眼前的霞照剑熔化。

    烧了片刻,那霞照的剑身果然慢慢通红,不一刻,就成了亮红色。但很遗憾,再炼下去华麟就感到有点吃力了。因为霞照剑的纯度已经非常之高,几乎到了自己炼剑的极限。此时虽然可以把它烧红,但要熔化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头上都冒出了汗水,但仍无法成事。

    殿主三人见他非常吃力,于是又纷纷劝道:“算了,你不可能把它熔化的。还是交给我们迷仙镇的韶炎去做吧?他炼剑的水平非常不错!”

    华麟听得此言,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于是又去翻看身边的“天机图”。这时才发现上面有一个关键的描述,上曰:“……炼剑时,凡遇仙品材质,必先加以助燃,否则无法熔结。”其下,又例出了许多“助燃”的东西。华麟郁闷道:“……助燃?这叫本少爷上哪去弄这些奇怪的东西?”

    殿主轻声道:“助燃的东西我倒知道一些,比如磷矾就行。你且休息一会,等找齐这些东西再炼吧!”

    华麟一阵郁闷。心想助燃的东西我是没有,吸星石就有一块。一怒之下,于是又打开焚星轮,从里面切了一小块吸星石,随手又投进了火中。

    怎料,那吸星石也属上等仙品,华麟烧了半天,它愣是没有熔化。一急之下,不由全力催动火焰,只见火光大盛,逼得殿主三人连连后退。不过皇天不负苦心人,那一小块“吸星石”由于体积较小,终于被华麟烧成了铁水。有了它的催动,霞照剑终于被溶化。刹那间,华麟面前光芒四射,热度陡增。把殿主及訾刑都吓了一跳,连忙后跃。

    只一会儿,就见霞照剑再次成形,竟恢复了原状。

    众人一声欢呼,正要上前恭贺,怎料华麟却皱起了眉头。原来他发现,霞照剑缺少了一分灵动,虽然已经成形,但始终于没有半点感应的灵力。于是悲声道:“天哪!……霞照你为什么不行了呢?为什么啊?”

    殿主奇怪道:“你……你不是已经把它炼好了吗?怎么又说它不行?”

    华麟一阵沮丧,回头又去翻开“天机图”查阅。

    这一次,一直翻到了天机图的最后一页,上面骇然用朱笔,潦潦草草地写了一行遗言:……练剑三年,终不可成。唯祭剑一途,后世勿学。

    华麟全身一震,骇然道:“祭剑?”

    看来这天机图的最后一些心得,正是萧远娄亲笔书写。可怜他炼了三年零六个月,都没有练成。难怪想不开了。

    华麟抬头看着霞照剑,正容道:“霞照啊霞照,你不会真的要我失望吧?”说完咬破中指,吮 了一口鲜血,张口向霞照剑喷去……

    “扑”的一声,红光一闪……

    霞照剑突然耀出万丈光芒,逼得华麟的双眼都睁不开来。良久,余辉散尽,一柄晶莹的长剑浮在了空中。华麟只觉胸口一塞,意念顿时松了下来,才发现焚星轮的火焰几乎消耗贻尽。这次炼剑,虽有心再练几柄分光剑,但实在力不从心。于是只能作罢!

    说来也怪,以往华麟的意念一松,霞照剑一定会从空中掉将下来。而这次,那霞照竟然稳稳浮在了空中,仿佛在等待华麟上前去摘取……

    华麟无力地站了起来,伸手取下霞照。掂了掂,只觉握在手中非常顺手,于是回头说道:“哎,成了!我们启程吧……”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