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35章 失散重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辽阔无垠的“解神”大阵,在这数千年来,已不知陷落了多少修真者。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华麟及迷仙镇众人,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当莫夜天脱离迷仙镇时,他把心中的气愤,都化成了对华麟的痛恨。他万万没想到一场争斗,竟使夕日风光的莫护法,变成了此刻的孑然一身。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殿主竟跟随华麟而去。

    于是,当从尚志勇口中得知华麟要前往‘焚仙阵’寻宝的消息后,莫夜天心中陡然燃起了复仇的火焰。只要自己抢先一步夺得“幻光镜”,说不定可以取而待之,解救‘迷仙镇’数千年来的囚禁。届时迷仙镇的众人,一定会以自己马首是瞻,那时再向殿主提出心中的要求,她一定无法拒绝。

    为了这个目标,他宁愿冒死一试:不就是十九个仙阵吗?这有何难?莫夜天如此想到。

    但现实的残酷,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他只身上路,只觉困难重重。历经了九死一生,这才闯过了两个阵法而已。他孤零零的站在“百花阵”中央,放眼看去,周围尽是争奇斗艳的花朵。而在他脚下,方圆五丈的花草皆被一把烈火烧光,只留下一片黑色的焦土。

    莫夜天休息了片刻,取出地图看了看。这些正是华麟的必经路线,于是在心中默默地背了一遍:从这个“百花阵”向北,一路要穿过幽冥阵、巨石阵、绝杀阵、三才阵……等等,才能抵达焚仙阵。希望能赶在华麟之前夺到“幻光镜”,那时就要让这家伙知道本座的厉害。哼哼……

    这地图,他早已牢记在心,于是随手把它扔在了地上。

    抬头看了看北方,但见“百花阵”连绵百里,景色煞是美观。但不知为何,此等景色在他眼中却变得非常不顺眼。于是拔出宝剑,一路披荆斩刺,向着“幽冥阵”进发。

    一路走来,那些该死的“食人花”甚是讨厌,铺天盖地的席卷而至,连个落脚的地方均无。莫夜天一路挥剑不止,终于感到双手疲惫,于是打开腰间的锦襄。左手一扬,一片银色粉末洒了出去。火光乍起,方圆五丈皆被烧成了焦土。

    这百花阵虽然不甚凶险,但要通过却颇费时间。此时前方的食人花铺天盖地的卷来,莫夜天伸手摸了摸锦襄内的银粉,却发现只余了半成左右。若是此时全数用完,恐怕日后寸步难行。于是继续挥剑横削,强行突破。

    又走了十余里路,只觉手臂酸楚难当,就连长剑都抬之不起。正恐慌之时,却突然发现前方的花藤有被削断的痕迹,明显刚才有人走过。心中一惊,暗忖自己难道就追上了华麟?

    想到此处,莫夜天精神一振,仗剑荡平了前方的花草。却发现一个空旷的草坪出现在自己眼前。

    莫夜天大喜过望,不暇思索,纵身便跃入其中。定睛一看,才发现一位英俊的男子正盘膝坐在草坪中央,此时他仿佛身受重伤,全身的真气忽隐忽现,一会儿呈白色,一会又呈暗红色,像是在忍受着无比的煎熬。

    很显然,这个草坪就是此人的杰作。

    莫夜天乍遇陌生人,不禁感到万分欣慰,于是上前仔细打量起此人。只见他身穿一套白衣劲装,背负双剑,胸前还绣着一朵水仙。如此俊美的男子,脸上却有一条深深的伤口,从额头延续至左颚,整个人差点就一分为二。

    看到这个伤口时,莫夜天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于是把目光停在了此人的胸前水仙上。突然觉得这个标致似曾相识,看了半晌,终于恍然叫道:“啊!是了,这是圣清院的标致!”

    这惊呼声立刻把白衣人惊醒。他一双俊目陡然睁开,莫夜天却是骇然一惊,不由退了一步。原来他发现这白衣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红光,似要生生撕裂自己。

    这只是刹那间的光景,那人的眼神片刻又恢复了正常,缓缓站了起来,灼灼地盯着自己,一步一步逼近道:“你是何人?为何会在解神阵中出现?”

    莫夜天只觉他脸上似笑非笑,不由感到一股寒意从背脊蔓延至全身,退了一步道:“在下莫夜天,乃迷仙镇的左护法。你……你是不是圣清院的高手?”

    白衣人的嘴角笑了笑道:“不错,我是圣清院的任为。”说着,仍然一步一步逼来。

    莫夜天的掌心不由渗出了一层冷汗。心想此人并没有露出半点杀机,但为何却让自己感到浑身的不自在?

    随着他的脚步慢慢接近,莫夜天的心脏不由渐渐加快,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羊羔。眼看无处逃避,突然灵光一闪,高声道:“等等,你想知道华麟的下落吗?据我所知,他已经有了出阵的方法。如果你想找到他,我倒可以带你一起同去!”

    莫夜天这句话立刻起了作用。任为果然一愣,停下来道:“他现在何处?”

    莫夜天顿时闪过很多念头,半晌才道:“他去了焚仙阵,准备寻找一件失落的仙器。只要找到那件宝贝,他便能逃出此阵!”

    任为脸上的伤疤颤了颤,寒声问道:“焚仙阵怎么走?”

    莫夜天只觉他的话有一种让人无法抗衡的魔力。心中一阵挣扎,强自镇定道:“去焚仙阵很简单,你如果愿意和我结伴同行,那就一起上路!”

    任为脸上的伤口一阵抽动,冷冷道:“这个解神阵根本难不住我,如果你现在不说,那以后就没机会说了。”说完慢慢逼了过来。

    莫夜天又退了一步,突然狠狠一咬牙,狂笑道:“哈哈哈……是吗?只怕没有我带路,你永远也找不到华麟。就算你找到了焚仙阵,恐怕他已经取到了幻光镜。届时他就会立刻启程前往某个地方,借助传送阵离开此地。……到了那时,你就再也休想知道华麟的下落,也更加别想逃出此阵。”莫夜天顿了顿,又道:“……你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追上他,那就是带我安全的抵达焚仙阵。因为只有我,才知道华麟的所有行程。哼哼!”

    任为眼中寒光一闪,冷然道:“我最讨厌别人与我讨价还价……”说完身影一晃,突然出手,直抓莫夜天的三处大穴。

    莫夜天虽然早有准备,但长剑只拔出了一寸,就觉胸口一塞,顿时全身动弹不得。心中一片骇然,因为他根本看不清任为的动作。于是把心一横,傲然道:“好!今日落入你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你永远也别想逃出这个解神阵,因为我早把华麟的地图烧得一光二净!哈哈哈……”

    任为正要下手,听得此言,不由一愣。他刚才就想杀了此人,然后再搜出他的地图。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浩大的“解神阵”里,如果手里没有地图,那是万万不可能活到现在的。

    任为无奈,于是提起了莫夜天,把他身上的东西全都抖了出来。清理了一番,才发现这家伙全身只有一些灵丹和一柄飞剑,除此之外果然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不由怒道:“快说,华麟要去哪里?”

    莫夜天原本就是一个阴桀之人,此时早已看透了生死,漠然道:“我再说一遍,他的行程全在我脑袋里!你想知道?……尽管试试!”

    任为见他脸色如此悲壮,顿时知道这家伙死了也不会供出华麟的行程。于是沉吟了片刻,放下他道:“看来你还真的不怕死。那好,我可以带你上路。但如果追不上华麟,我就会让你死得比现在惨上一百倍。……滚!现在就启程!”

    莫夜天只觉全身一轻,立刻就恢复了自由。心里却有点异样,心想这任为明明是“圣清院”的弟子,但为何如此凶残?好像迫不急待要杀了自己似的。

    这念头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但此时又不敢违命,于是只能走在了前方。为了显示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追上华麟,莫夜天反手抽出长剑,“铮”的一声插在了地面,蹲下身体看了看剑柄的阴影,抬头指了指左前方道:“我们应该向北前进。”说完领着任为,一路向幽冥阵掠去。

    任为跟在其后,直恨得暗暗咬牙。心想等我追上了华麟,你也休想逃得出我的魔掌。

    不过,莫夜天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当然也有自己的打算。他见任为的实力如此强劲,于是想借他的修为带自己抵达焚仙阵。届时再找个机会逃走还不容易?

    两人各怀鬼胎,又经过半个时辰,终于走出了“百花阵”。

    在抵达“幽冥阵”时,两人不由停下了脚步,看着周围漆黑的夜色,只觉这里的一切竟是如此阴寒,连路边的植物都变得干枯脆硬,一触即碎。

    任为冷冷道:“现在要往哪个方向走?”

    莫夜天指了指正前方道:“北方!”说完迈步前行,不再多言。

    走了没多远,前方竟出现了一条宽阔的大街。路边的房舍渐渐增多起来。莫夜天在一栋民宅前停下,指着大门得意道:“怎么样?我说得不错吧?”

    任为上前一看,只见门上写了几行字:

    “华麟到此一游!”

    “郑馨婷到此一游!”……上面竟有五个人的笔迹。

    任为心中一动,心想这莫夜天果然有些门道。竟然真的可以追上华麟的足迹,不由对他信了几分。于是催促道:“那好,我们追上去!”

    莫夜天心想:哼哼!没有本座的指点,你这家伙休想追得上华麟。

    两人顺着大街一路直走,前方却出现了一座空荡荡的鬼城。莫夜天不禁犹豫了起来。

    任为却不以为然。以他正宗的“圣清院”修为,何惧前方的妖魔?于是道:“你放心,我们圣清院诛魔数万年,这些小阵仗,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莫夜天也知道,这家伙不会让自己死得这么快,于是放大胆子,朝着前方死城走去。

    谁知这一路上,他们竟没有遇到任何阻拦,轻轻松松就穿城而过。

    他们哪里知晓,华麟经过一番苦斗,才把这里的城主给收伏。余下的幽魂野鬼,此时都成了一群惊弓之鸟。见两位高手缓缓而来,早被吓得不见了踪影。

    出了幽冥阵,就是险峻的巨石阵。

    莫夜天站在悬崖的边缘,苦笑道:“前方皆是陡峭的群山,我们根本无法飞渡,看来欲过此阵还要颇费时日。”

    任为看了看远处的险峰,冷冷道:“这只是你的想法罢了!”说完掣出飞剑,回头道:“上来吧!”

    莫夜天看了看脚下的悬崖,又看了看任为的飞剑,犹豫了片刻,乃纵身而上。

    两人御剑而起,径直向对面的山顶掠去。任为虽然功力高绝,但此时也不敢自大,每抵达一座山顶后,便要稍作休息。一路歇歇停停,直费了一个时辰才抵达“巨石阵”的中央。

    莫夜天暗暗惊骇,心想这家伙如此厉害,到达“焚仙阵”后自己该如何甩掉他呢?正想着,却发现任为带着自己突然右转,御剑直奔东方而去,于是提醒道:“错了错了,我们应该继续向北才行,华麟可不会走这边的!”

    任为却不回答,反而加快了速度,向着东侧一座高山靠近。莫夜天抬头一看,才发现远处的峭壁上刻了一道水纹,栩栩如生,隐隐指向了东方。

    任为御剑抵达了山顶,轻轻落下。信步走到中央,果然见岩石上刻了一幅简单的地图,下面另有两个人的手迹。这是“圣清院”贯用的联系手法,只见上面写道:“吾从西侧一路向东,历经大小十六阵,自觉一人之力难以出阵。故盼同门见信后速来相会。集结地点:东侧第一格仙阵!——若明顿笔!”

    除此之外,在下面竟然还有另一个人的笔迹,上曰:“若明已负重伤,正自闭关调息。吾徒若见此文,速去东侧相助。本座先行一步,探察南侧仙阵。刻日即返。——若风顿笔!”

    任为眉头一跳,心想师尊已经找到了八师叔,这真是个好消息。自己要不要去会合呢?……嗯?八师叔已经受了重伤?自己要不要过去……

    一旁的莫夜天看见地面的文字,却比任为还激动。惊喜交加道:“哇!你们圣清院果然厉害,在这里失散都能重聚?我们要不要过去会合?”

    说实话,莫夜天心里仍然没底。这个神阵如此凶险,凭任为行不行啊?还是多找一人前往,成功抵达“焚仙阵”的机会应当增加很多。

    任为也沉思了片刻,说道:“嗯,让我想想!……同门相聚,实力自然会大增。不过这样一来,可能会耗费一些时日,就不知还追不追得上华麟了。我想问问,此地距离‘焚仙阵’还有多远?”

    莫夜天毫无戒备道:“大约还剩十四个仙阵左右!”

    任为眼睛一亮,又问道:“嗯,那他们抵达焚仙阵后,还要经过多少阵法才能离开神阵?”

    莫夜天算了算,道:“他们首先要返……”说到这里,他突然一惊,赶紧把“返回”二字生生吞了回去。立刻改口道:“……他们首先要转道十九个阵法,才能脱困。据说前面那十九个阵法非常凶险,我看以他们的脚程,应该不会这么快抵达。我看,我们可以先去会合你的同门,再去追踪!”

    任为是何许人也?听他说出一个“返”字,不由眼皮一跳,心想:难道华麟还会原路返回?嗯……有这个可能!但也不是十足的把握。于是犹豫要不要解决身边的这个累赘?

    莫夜天根本不知自己又在死亡的边缘转了一圈,于是又敦促道:“不仅如此,华麟此时还带着迷仙镇的另外四名高手,前进的速度一定受到了影响。或许我们有时间去会合你的同门。只要我们实力足够强大,说不定可以追得更快!”

    莫夜天这些话,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才说出口。他总感觉眼前的任为非常危险,所以希望能遇到其它高手。说不定还能受到他们的保护。

    任为却已经掣出了飞剑,冷冷道:“上来!”

    莫夜天一阵气闷:心想夕日都是本护法命令别人,哪有人敢这样命令自己的?当下跃上任为的飞剑,问道:“我们上哪?”

    任为却不回答,御剑就向东方掠去。看这方向,自然是会合他的同门了。莫夜天心里一阵暗喜。

    任为花费了二个时辰,方才抵达了东面的仙阵。

    这是一片广阔的沼泽地……

    眺望远方,只见遍地都是清澈的水洼,野草在其中不规则的生长着。稍走错一步,很可能就会陷入其中。

    就在这片沼泽中,遥远的中央竟有一座绿色的小岛。而在小岛的顶端,正有一束光线射向天空,远远看去,煞是惹眼。

    任为知道这光线一定是若明的杰作,以做联络之用。于是带着莫夜天径直掠去。

    俩人还未登上小岛,就听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道:“是若师兄吗?”

    任为扬声道:“是我,任为!”

    说着绕过一堆荆棘,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草地上,脸色非常苍白。原来他胸口受了重创,不知被什么东西抓了三道深深的爪印。能够活下来实属万幸!

    那中年人见任为到来,于是挣扎着站了起来,兴奋道:“太……太好了,想不到你也看到了我的标记。……咦?这位小朋友是谁?”

    任为回头看了看莫夜天,淡淡地道:“他是迷仙镇的居民。我也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解神阵’还有幸存者!”

    这中年人正是“圣清院”的二代弟子——若明!按辈份,正是任为的师叔。

    或许是因为太过兴奋,他竟未留意任为一直没向自己行礼。当他看到任为脸上的伤痕时,惊骇道:“啊?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伤痕……过来让我看看!”

    任为连忙岔开话题道:“对了,我师尊呢?他为何不在这?”

    若明叹了口气道:“你师尊啊?他把周围的阵法全都走了一遍,怕你找不到此地,所以他去四处留下记号,以便通知你前来。”

    任为稍稍有些感动,于是问道:“他何时能返回?”

    若明沉吟了片刻道:“他昨日才离开,大约还要四日方能返回。怎么了?”

    “啊?……没事!”任为正盯着师叔身上的伤口,闻言连忙错开目光,回答道。

    若明也正看着任为脸上的剑痕,皱了皱眉,疑惑道:“你伤口这么重,怎么一点没事?让我来看看……”

    任为不由退了一步,答道:“这伤口已经痊愈,谢谢师叔的关心。对了,师侄正有一件要事向你禀报……”

    若明的眼睛终于从任为的伤口处移了开来,问道:“何事?”

    任为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莫夜天。

    莫夜天一直在聆听着他们师侄的对话,心想任为可能要商量怎样去追踪华麟了。正想着,却见任为回头说道:“……我要和师叔商量一些重要的事件,你先休息片刻!” 莫夜天一愣,就见任为指尖一点,自己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软软的昏倒在地。

    睡梦中,莫夜天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黑洞,一直往下沉,好像永远没有尽头……

    这一觉,他睡了很久很久。以至于任为和他师叔说了些什么,他都一无所知。当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巨石阵”。

    任为正坐在自己对面,冷冷道:“怎么?醒来了?……那我们就该上路了!”

    莫夜天吓了一跳,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奇怪道:“就我们俩人?”

    任为点头道:“我师叔有伤在身,不便行动。有我一个人追踪华麟就够了!”

    莫夜天暗暗叫苦。这时把目光停在了任为的脸上,发现他脸上的伤痕竟然完全痊愈,连一点疤痕均无,于是奇怪道:“你脸上的伤口怎么没了……”

    任为淡淡地道:“我师叔帮我治好了。”

    “治好了?”莫夜天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于是拍了拍昏沉沉的脑袋,疑惑道:“那……我睡了多久?”

    任为不耐烦道:“……问完了没有,现在可以上路了吧?再迟几天,华麟可就追不上了。”

    “好了好了,这就上路!”莫夜天一惊,再也不敢多问。

    心里却在暗暗奇怪:这任为也不等他的师尊一起上路?这就孤身去追华麟?难道说,他也在打“幻光镜”的主意?还有,这家伙脸上的伤口,怎么一点痕迹都没了?难道自己睡了很久很久?真是见鬼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