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36章 弃火重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再次启程,任为随手在悬崖上刻了个记号,箭头遥遥指向了北方的“绝杀阵”。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甫一进入“绝杀阵”,莫夜天便稍稍一愣,他的反应正和华麟一样。心想此处浓雾迷漫,如若真是绝杀阵,只怕相当的凶险。

    身侧的任为见他正在迟疑,于是问道:“是不是这里?”

    “是是,一直往前走就对了。”莫夜天连忙道。

    此时,两人都隐隐感觉对面有个影子监视着自己,但任为却不以为意,大步向前掠去,远远道:“还不跟上?”

    莫夜天唯有施开身法,一路紧随。

    浓雾中,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左右,任为突然腾空而起,向右侧掠去,只见不远处立着一座神像,而在神像的脚下,还跪着一个黑影。任为慢慢地接近,在两步外用剑尖撩了撩那个黑影,才发现此人早已气绝。

    莫夜天也已赶到,喘着气道:“华麟一定是从这里走的,你看地面的脚印!”

    任为低头看了看地面,只见上面果然有五个人的脚印走过。任为冷笑道:华麟啊华麟,上次被你诡计所伤,今日定要把你们统统送下地府。

    这也难怪,上次任为被华麟计算,“迷仙镇”的四人皆目睹了他的失利。此番追上,任为当然不会放过他们所有人。心想以迷仙镇那些人的修为,就算一起上,自己也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但他却万万没想到,与华麟同行的四人中,此时早已换了一人……

    莫夜天蹲下身体,用手摸了摸地面的脚印,奇怪道:“他们好像已经走了好几天的时间……”

    任为不耐烦道:“那还犹豫什么?赶紧顺着他们的脚印追吧!”

    莫夜天苦笑了一声,不敢逗留,只得沿着华麟的足迹向前追去。

    又走了半个时辰,就见前方的地面散落着一些骸骨。任为立刻纵身过去察看。谁知还未落地,就见眼前一道白光晃过,“华麟”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仰天笑道:“任为啊任为,你追了我三年都杀不死我,看我今天怎么打得你满地找牙!哈哈哈……”说完剑光一闪,直劈任为的额头。

    任为骇然大惊,连忙拔剑荡开,大喝道:“乾坤一剑……!”手中长剑化作无数剑光,对着“华麟”罩去。

    此时莫夜天也走进了骸骨之地。就见“华麟”从浓雾中走了出来,冷笑道:“有种你就过来杀我,你的殿主已经被我xxx……”

    莫夜天不待“华麟”说完,他早已拔剑冲了过去……

    不知为何,他们俩人竟同时把华麟当成了自己最大的仇敌。于是刹那间,处处刀光剑影,任为和莫夜天都陷入了苦斗之中。

    然而,最令任为无法忍受的是:莫夜天的剑光简直“毫无章法”,时不时从背后向自己砍来。于是回头怒道:“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说完一脚踹去,把莫夜天踹出了五丈距离。

    莫夜天全身一颤,经脉被封,“砰”的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但此时却出现了奇迹,前方“华麟”的影子突然没了踪影。四周空空荡荡,哪有什么刀光剑影?

    扭头看去,差点笑出声来。原来他看见任为正在对着空气,独自“练剑”……

    不过话说回来,莫夜天却被任为的剑法给深深镇住了。自己看了半天,竟没有看懂任为剑法的来龙去脉。只是觉得铺天盖地的光芒照亮了周围五丈方圆,一圈圈的剑气向外荡开,到最后连任为的身影都看不清了。只有那无数的人影、剑影、流星、八卦图案……等等,在空中变来变去。

    不一刻,莫夜天就觉得头昏眼花,不由闷哼一声,直接昏了过去。

    说时迟,任为已经把一套“绝生剑法”完全施展了一遍,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可眼前的华麟却一点没事,不仅如此,他的身法反而变得更加飘渺无形。看来这家伙的修为果然一日千里了……

    正想着,眼前突然天色一暗,无数剑光反噬而回。任为一怒之下,大喝道:“绝光斩……!”

    顿时间,天地被一片耀眼白光笼罩,无数剑光从天而降,就像太阳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大地。这是任为的杀着,以前从不轻易出手。但此时,他已无路可走。等到此招一出,任为就见周围的浓雾尽被驱散,眼前一空,哪有华麟的踪影?任为正想缓口气,就见四面八方陡然亮起了一个透明的结界,并迅速收缩,迅速扑向自己的所在。

    任为骇然大惊,立刻倒翻而回,仗剑挡在自己身前。他动作虽快,但“扑扑扑”背后仍然中了数十剑,身上的“定星珠”立刻闪了闪,帮他挡住了大部份剑光。尽管如此,他仍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眼见周遭的剑光绵延不绝,无奈身影一晃,提起地上的莫夜天,纵身飞驰而去……

    逃了许久,终于觉得安全了许多。任为此时也已经知道刚才的一切皆是幻觉,心想这“绝杀阵”真是邪门,还是走远一点好。由于背后伤势颇重,于是只得放下莫夜天,坐下疗起伤来。他又怕莫夜天逃走,于是封住了他的经脉。

    其实,莫夜天岂会逃走?他还要借助任为的修为,前往焚仙阵呢!

    等任为醒来时,却是三个时辰后的事了。随手解开莫夜天的经脉,把他弄醒了,说道:“我们怕是迷路了!”

    这都怪他的轻功太过高明,地面竟然没有留下半点痕迹。莫夜天又不敢报怨,只能跟着任为在“绝杀阵”中乱闯。幸好这阵法早被华麟破解,除了那些奇特的浓雾外,倒也再没有其它危险。

    虽说如此,两人还是足足费了一天的时间,这才重新走上了“正轨”。穿过前方的禁制,终于到达了“三才阵”。

    乍一来到此阵,就见眼前的森林连绵百里,起起伏伏的山势一眼看不到头。

    任为望着远方道:“原来是个木系阵法……我们该往哪里走?”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莫夜天。

    莫夜天不敢隐瞒,说道:“还是直走……”

    两人正要启程,却听远方传来一声巨吼,顿时树林里飞起无数惊鸟,扑腾扑腾四处逃散。任为眉头一扬,惊道:“什么?……这里怎么有魔兽?”

    莫夜天更是一阵惊骇,就见远处的森林一阵骚动,茂密的树枝纷纷向两侧分开,一个波动迅速朝自己扑来。

    其所过之处,简直群兽走避,飞鸟惊魂……

    ……

    且说从绝杀阵、三才阵……直到焚仙阵,其间的凶险自是惊人。幸好华麟和訾刑两人,分别带着殿主和杜奔雷,行动还算灵活,费了七天的时间,终于安全抵达。

    在踏入“焚仙阵”的那一瞬间,就觉一片高温扑面而来,红红的火光映红了所有人的脸颊,才发现前方全是一片火海。华麟观其热度,竟比“溶岩平原”更为猛烈。难怪这里住了一条火龙……

    华麟站在边缘,见前方的地面全都陷了下去,整个“焚仙阵”就是一个滚烫的岩浆湖,连个站脚的地方都没有。湖面不时冒起一个个气泡,仿若煮开了的沸水。

    华麟不知为何,一踏入此地就感觉体内的真气奔腾不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于是拼命压住体内的真气,举目远眺,发现遥远的湖中央耸立着一座陡峭的山峰。于是指着远处道:“我们终于到了,你们在这里等着……咦?人呢?”

    华麟回头一看,背后哪有人影?于是退了几步,眼前的禁制一阵晃动,又回到了上一个阵法。

    只见殿主、杜奔雷、訾刑三人正喘着粗气,脸上被烤得红扑扑甚是可爱。

    华麟笑道:“前面就是焚仙阵了,成败在此一举。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一找幻光镜!”

    殿主骇然道:“前面那么烫,你怎么过去?”

    华麟正色道:“你放心吧,我有焚星轮,又是火系修真者,要过去还不简单?”

    但事实上是,华麟正感觉体内的“火系真元”汹涌澎湃,四处乱窜,隐隐有控制不住的感觉。但为了安慰他们,于是假装说得非常轻松。

    众人早已见识过他的能力,倒也信了。

    訾刑却在此时突然冒出了一句,问道:“你真的养了一只小白龙?”

    这句话问得大家都有点莫明其妙。华麟何等聪明,心中立刻猜到:原来訾刑一直在怀疑自己,担心自己拿到“幻光剑”后立刻走人。于是无奈道:“小白是我从圣清院偷出来的,你如果遇到圣清院的任为,只要问问他便知。……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先进焚仙阵,如果没有意外,一日之内便能返回!”

    訾刑却在想:要我去问圣清院的任为?这不是瞎扯吗?你倒不如叫我去问神仙好了。——他却不知,任为正在背后紧追而来!

    殿主心底也有些担心,她也怕华麟一去不复返。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其实很简单,她早就感觉到华麟好像在躲避自己。就凭这一点,就足够让她不安了。

    只有杜奔雷,才完完全全地信任华麟。你可以说他反应迟钝,也可以说他太容易受骗。但他却清楚地知道,华麟绝不会丢下自己这些人。

    大家各有各的想法。但现在无奈,因为除了华麟外,谁都无法穿越前面的火海。所以他们只能目送着华麟走进了“焚仙阵”。

    甫一入阵,华麟就感觉体内的真元突然加速,“焚星轮”受到烈火的刺激,竟越来越强大,隐隐有些控制不住。而那可怜的水系真元却显得越来越薄弱,它远远地避开焚星轮的旋涡,仿佛知道非常危险。要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焚星轮可是什么能量都能吸收……

    华麟这时才真正体会到“水火同练”的危险。但此时却毫无办法,只能深深吸了口气,甩出霞照剑,稳稳站了上去。贴着那火热的湖面,缓缓向着远方的山峰掠去。

    但他才飞到一半,就感到全身的经脉越来越痛。不一刻,简直就觉得犹如刀割。那焚星轮终于按捺不住,正在侵噬着水系真元,两股截然相反的气流在体内窜来窜去。儿时的病魔,竟不知不觉又开始发作起来。华麟感觉全身的经脉就要胀裂,心想还是找个落脚点,快点调息一番,否则真的要爆炸了。

    但放眼看去,整个湖面一片通红,哪有所谓的落脚之处。回头就想退回岸边,但发现自己正处于中央地带,哪有时间让自己返回?心中一惊,心想这可怎么办?

    此时全身剧痛无比,又感到一阵阵晕眩,只是凭着意念的支撑,这才没有掉下岩浆。正恍恍忽忽之际,好像看见远方的湖里一阵波动,仿佛有什么东西游了过来。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浮出水面。华麟才顾不得这许多,歪歪倒倒地飞了过去……

    谁知还未降落,就身体一晃,顿时昏了过去。

    这次昏迷,皆因“焚星轮”太过强大,水火不均所致。

    也不知过了多久,华麟在迷迷糊糊间睁开了双眼。突然全身一颤,发觉眼前正有一个巨大的瞳孔,正一眨一眨地看着自己。再仔细一瞧,才发现有一条巨大的金龙,正侧着脑袋,好奇地盯着自己。华麟被它庞大的气息吓了一跳,连忙往后挪了挪,谁知右手一空,差点掉了下去。这才发现自己睡在一个悬崖的边缘,下面就是万丈深渊,-下方的岩浆映得天空都红了。

    华麟摸了摸胸口,发现自己体内奔腾的真气早已停止。于是检查了一番,骇然发现丹田处,“焚星轮”被一团紫色的东西严密的包裹起来,完全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华麟一惊,立刻知道自己的“火系真元”被人禁锢。心中暗暗惊骇,这世上能把“焚星轮”都禁锢起来的,只怕没有几人能做到。此时虽然功力大减,但华麟却知道这都是为了自己好,于是颤声道:“真……真的谢谢你!”

    那巨龙却不说话,只是侧着头,看着华麟。眼中竟露出了慈爱的目光。

    这也难怪了,这“解神阵”已经荒废了数万年之久,能活着走到这里的人,少之又少。更何况还是一个火系修真者?与它同类!

    华麟傻傻地看着眼前的巨龙,一时间千言万语,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哪知那巨龙突然张嘴吐出了一样东西,扔在了华麟脚边。

    华麟一愣,拾起来一看,问道:“这……这是什么?”

    拾起来一看,才发现这是一面绿色透明的镜子,呈椭圆形。拿在手中,就感觉自己正端着一碗清水,柔顺光滑。于是举在眼前看了看,发现它完全透明,毫无杂质。只可惜此物的表面粘了一层褐色斑痕,掩盖了它的本来面目。华麟挠了挠后脑勺,心中一惊,暗忖这难道就是“幻光镜”?好像不太可能吧?记得天机图上的图案,依稀是个黑色透明的镜子,轮廓呈八角棱形,看上去毫不起眼。如此看来,手里这面镜子并非幻光镜了!

    华麟想了想,默默运功,想擦掉镜子上的斑痕,谁知体内的真气荡然无存,那焚星轮的火焰竟然纹丝不动。于是一惊,心想自己不会变成废人了吧?于是再去催动“水系真元”。这时就感觉一丝微弱的真气开始在体内运行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功力只剩下了一成左右。这也难怪了,焚星轮被巨龙禁锢,今后恐怕要用水系真元去打架了。

    虽然知道这是为自己好。但以后“焚星轮”成了一件摆设,不但无法驾驭“速星轮”,还不能练剑,甚至再也打不开焚星轮的空间,更不能再驱魔除妖……反正以前会的东西,现在全都白费了。

    正颓废之际,脑海突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哎!……没想到你竟然水火同修,这已经犯了修真的大忌。而你偏偏又只练火系真元,这会更加凶险百倍。没办法,只能封住了你的火系真元,等你的‘水系真元’练到同样强大后,焚星轮的禁制便会自动解除!”

    华麟只能苦笑,心想这回完了,没有焚星轮的帮助,自己一定逃不过圣清院和焚阴宗的双重追杀。想到此处,心中一急,便尝试着催动自己体内的水系真元,看看能不能快速提高功力……

    谁知刚刚运行了一周,手中的“透明镜子”突然发出一丝微弱的感应。华麟一惊,低头一看,只见手里的镜子突然融化,转眼变成了一堆水渍,并且慢慢渗入了自己双手。不一刻,它们竟顺着经脉流入了丹田。此时体内的“水系真元”突然增大了很多,其外表隐隐约约罩着一层波光粼粼的镜子,仿若披着一层盾牌。再看它的体积,现在虽然仍不及焚星轮的一半,但只要自己多费些精力,总有一天能赶上焚星轮。届时水火同练,功力必会剧增。

    华麟正暗暗惊喜,就听脑海一个苍老的声音又响起道:“你果然很聪明,这幻光镜已经找到了它的主人,我也终于可以放下这个心了。”

    华麟一愣,心想这就是幻光镜?但天机图上的“幻光镜”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哎,管它呢,记得冰龙曾说过,这幻光镜再过百年就会自我封印。届时就会失去灵力,看来这镜子应该是真的了!

    华麟只是奇怪,据说“龙族”向来喜欢收集宝物,而眼前这巨龙明明有机会抢掉自己的“焚星轮”,但它却丝毫不贪婪,和外界的传说明显有些出入。不仅如此,它甚至还救了自己一命!

    华麟微微有些感动,于是想去报答巨龙。正想打开焚星轮,把冥王的东西赠给它。谁知焚星轮已被禁锢,里面的东西再也取不出来。于是一惊,失声道:“哎呀,不好了!我答应过这里的冥界,要帮他们建立一条通道,去和其它冥界相连。可是,焚星轮里面的东西我都取不出来了……”

    那巨龙奇怪道:“你为什么要帮他们做这些事?”

    华麟叹了一口气道:“他们好可怜啊!几千年都不能轮回。所以我想帮他们转移到其它冥界,这样一来,他们才不至于魂飞魄散!你说是吧?”

    那巨龙沉默了片刻,终于道:“其实他们都是咎由自取。仙魔大战时,正因为他们袖手旁观,所以在被逼无奈下,有人才开启了兵魂解神阵,用以抵挡魔界。……嗯?不过话又说回来,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惩罚也已足够。好吧,你把焚星轮里的东西都清出来,我再帮你重新禁锢一次。”

    华麟大喜,在巨龙的帮助下,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然后,巨龙又重新把他的“焚星轮”封印禁锢。

    华麟看着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见这里有一大堆“玄冰髓”,还有一块“吸星石”,以及无数的飞剑。除此之外,还有冥王令,以及冥王送的几样宝贝,另外还有两块“淬金石”,以及无数的家俱。当然了,还有它从蚀骨龙手里抢过来的许多宝贝,但除了繁星仪和炼魂鼎外,其它的东西都不值一提。

    巨龙吃惊地看着他,不明白他带这么多家俱干什么。最后,又看见他有两块淬金石,不由一惊,问道:“你怎么把‘绝杀阵’里的镇妖石给挖出来了?哎……真是的!”

    “啊?”华麟一愣,于是汗颜道:“我看,这不是没人要的东西吗?……我朋友正好要炼剑,所以我就帮他挖出几块来罗!”

    巨龙一阵郁闷,又道:“哎!既挖出来便算了,我到时去补一补便罢!”

    华麟惊骇道:“补……补什么?补绝杀阵?”华麟脑袋差点转不过弯来。

    那巨龙无奈道:“我们要镇守此地,当然就要维护这里的阵法。否则魔界一旦攻来,你们修真界该怎么办?”

    华麟挠了挠后脑勺,也觉得这话有点道理。突然灵光一闪,于是问道:“那……景死惊开,又是什么意思?”

    “呃?……这个我不能说,只有你自己去琢磨!”巨龙为难道。

    华麟是何人?脑袋一转,就笑着道:“我知道了,这一定是定身咒。只要从四个方向,把光线射在同一个点上,就可以定住里面的东西了。对不对?”

    那巨龙无法,只得道:“这都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华麟笑了笑,却扭头看着周围乱七八糟的东西。于是拾起一只锦盒,里面装的正是“焚星石”。这是冥王要自己贿赂给火龙的东西,于是递上去道:“这件东西给你吧,我也用不上了!”

    巨龙一愣,只见华麟打开了锦盒,里面正摆着一枚滚烫发亮的石头。巨龙吃惊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华麟当然知道,但却装作不知,摇头道:“我反正不知道怎么用,不如送给你好了。”

    那巨龙叹道:“这是一枚难得一见的焚星石!你身上的焚星轮,就有它的成份。如果你学会了炼剑,就可以把它添加进去,这样一来,你或许可以铸出一把非常灼热的仙剑。”

    “啊?”华麟一惊。虽然此时有些惋惜,但礼物已经送出去了,自己绝不能收回。于是大声道:“我有吸星石就够了,焚星石我根本用不上!你就拿着吧,我都没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心里很是不安!”

    那巨龙却叹道:“我老了,留着也没用。你要是非要送给我,那我勉强可以收下。……这里有一件空间法宝,你且把地上的东西全都收进去吧。哎……”说完,巨龙又扔出了一枚戒指,送给华麟。

    华麟一愣,惊道:“这可不行,你刚才已经给了我一个幻光镜,我绝不能再收你其它东西了!”

    那巨龙却又叹道:“那幻光镜是我给你筑基用的。有了它,你的功力才能快速增涨。它的作用和焚星轮相似!……我留着也没用,因为它是水系的宝物!”

    华麟一惊,这才知道“幻光镜”对自己如此重要!但可惜早就答应要拿回去交换小白,看来自己注定要慢慢练功了。

    华麟从巨龙的交谈中,隐隐觉得它真的老了。因为它每说一句话,都要叹一口气。这不是老了又是什么?于是一阵悲伤,竟有点不舍得离它而去。心想:难怪它一点都不贪婪,原来对任何事情都看得淡了。

    想到这里,华麟又是一阵感动,知道如果拒绝它的空间戒指,恐怕会让它伤心。于是缓缓拾起地上的戒指,稍一探入精神力,就发现这个戒指的空间巨大无比,与焚星轮不相上下。心中一喜,但又感到很是不安。自己是不是太占人家的便宜了?于是在地上一阵乱翻,希望能回赠几件宝物。奈何自己的东西实在连自己都看不上眼。于是抬头道:“啊?……人家都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送给你了。这可怎么办呢?”

    巨龙只觉眼前这孩子非常纯朴,于是叹道:“算了,我的东西已经太多太多。……你现在要不要出阵?我可以帮你开启传送阵,送你去天神庙?”

    华麟心中一喜,心想冥王说得果然没错,这里真的可以前往天神庙。但自己必须先回去换回小白,于是摇头道:“暂……暂时不用吧!我经过冰封阵的时候,有个朋友被白龙囚禁,要我帮它做一件事。”华麟挠了挠后脑勺,又道:“……事情还没办完呢。如果办完,或许它也会送我出阵的。答应人家的事情,那可不能耍赖!”

    那巨龙又叹道:“你自己就没事做吗?为何总在替别人办事?”

    华麟挠了挠后脑勺,只能无语。

    巨龙见他不作声,于是温言道:“你如果有事,那就去办吧!我也要出去一趟,那绝杀阵的‘穷獜’被你放了出来,这可不太妙。此凶物修练了数千年,普通阵法已经奈何不了它,我要把它抓回去。否则跑得远了,就不好找了。”

    华麟暗暗汗颜!不过觉得这“穷獜”也真可怜,才刚刚逃出来几日,就要面临追杀。嘿嘿……

    巨龙又看了华麟一眼,这才摆尾腾空而去。远远传来了它的叮嘱,道:“……天神庙纵横交错,只有从‘坤’位才能出阵。你万万不可走错,更不能贪得里面的仙器。若触怒了神像,则九死一生!”说着,巨龙早没了踪影。

    华麟闻言,心想天神庙难道还有仙器?要不要去拿几件?嘿嘿……虽然自己可能用不上,但送人还是不错嘛。

    见巨龙已经远去,华麟连忙收拾起地面的杂物,全都塞进了左手的戒指里。这时才想起少了一件东西,心中一惊,回头发现“霞照剑”就插在悬崖边,由于它太过锋利,剑身全都刺入了岩石,难怪自己没有看见。于是两指一并,低声道:“回来……!”

    “铮”的一声,霞照拔空而起,旋转着飞了回来。华麟舒了口气,心想“焚星轮”虽然被禁锢,但霞照剑还能使用。真是万幸!

    踏上飞剑,华麟看了看脚下,发现自己站在一座高达万丈的悬崖边。下面的岩浆湖仿佛遥不可及,望之竟有些头晕。

    于是,华麟小心翼翼地贴着悬崖,缓缓御剑下降。直费了半柱香时间,这才落回地面。由于体内的“焚星轮”已被巨龙禁锢,他立刻就感觉湖面太过灼热,烤得自己非常难受。于是不敢逗留,御剑疾飞……

    一边飞行,一边却感叹道:想不到这次寻宝竟是如此顺利,只是可惜“焚星轮”不能再运转。今后只能单一练习“水系真元”了,这可真是一件麻烦事!

    好不容易返回到上一个仙阵……

    一走出结界,就听远处传来“铮铮”两声剑吟。抬头看时,却见訾刑正和任为打了起来。心中一惊,不明白任为究竟是怎样追到自己的?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