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38章 守株待兔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訾刑、殿主、杜奔雷四人,在中途休息了半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复又启程,华麟笑道:“我们且一路缓缓而行,谅那任为不敢守株待兔,一定火烧火燎的抢在前方。届时抵达冰封阵,任他任为如何厉害,也拦不住我们!”

    杜奔雷也笑道:“俺一直都在想,外面的世界究竟是啥模样?出去后不知道跟俺梦里的情况相似!”

    华麟见杜奔雷的心情已经开朗起来,不由大慰。心想出阵后,一定要想办法帮他研究一下左手剑,让他不致遗憾。

    一行人走走停停,直费了四天的时间,终于回到了“神兵阵”。

    甫一踏入神阵,华麟便指着前方的废墟说道:“由此阵一路向南,就可以回到冰封阵。只要换回了小白,我们就能立即离开……”顿了顿,却回头向殿主问道:“……由此阵向东走,就可以回到你们的迷仙镇。你考虑一下,是直接出阵呢,还是回去等我的好消息?”

    殿主毫不犹豫道:“我当然先跟你出阵,待到探明了路线后,我再回来接迷仙镇的众人!”

    华麟只得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就先去冰封阵。……不过我却有些担心,任为这家伙说不定就在前面等着我们。他一定不会善罢干休的!”

    杜奔雷高声道:“怕什么?就凭他一人,还没这本事可以杀得了我们。”

    华麟想了想,也觉得自己是有点多虑了。只要自己跟訾刑联手,任为绝对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于是道:“那好吧……启程!”

    大家对这“神兵阵”已经有了些了解。心想只要绕过中间山谷的“十万神兵”,这个阵法应该就没什么凶险了。于是,一行人小心翼翼地向前直行,时刻警惕着前方的动静。半个时辰后,只见前方出现了一道沙丘,华麟心脏猛地一跳,知道再翻过这道沙丘,前面就是十万神兵的所在,于是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看看!”说完几个起落,已朝沙丘奔去。

    华麟在沙丘边伏下身来,探头向前方看去。只见下面的山谷果然伫立着无数雕像。只不过,此时的山谷十分零乱,一些金属肢体散落在四处,好像刚刚经过了一场大战。华麟稍一思索,便嘿嘿笑道:“任为啊任为,原来你也上了它们的当。嘿嘿……就不知你死了没有?”

    正得意之际,却听背后隐隐传一些脚步声,华麟一惊,骇然回头,却是訾刑带着殿主、杜奔雷走了过来。华麟皱了皱眉,本想责怪他们几句,但此时并无危险,于是没有小题大做。

    訾刑在华麟身侧停了下来,问道:“怎么了?”

    华麟连忙把他的身体拽下,说道:“前面很危险。你看下面脚步零乱,残肢遍野。如果我没猜错,任为一定曾经从这里走过!”

    众人探头看去,皆微微有些变色。

    华麟逐拉着众人,低身贴着沙丘,向南方绕去……

    这一路倒也平安,不一日便已走出了“神兵阵”。

    在踏入“冰封阵”的那一瞬间,只觉一阵冷风迎面吹来,挟着一片片鹅毛大雪,飘飘洒洒落在了众人身上。殿主伸出玉手,在空中接住了一朵雪花,脆声问道:“这是什么?”

    华麟一阵感慨,知道她从未见过此等天气,于是柔声道:“这是雪花。按通俗的理解,就是雨水被寒气凝结所致。……我们启程吧,再走八十余里就可抵达终点。但我总是有些心神不安,觉得这一路走来太过顺利,不知道任为在搞些什么鬼!”

    众人闻言,大都不以为意。仰头眺望远方,但见天空极为阴沉,大雪仍旧下个不停,使目光不能远及。放眼看去,皆是一片白色的大地。

    复又上路,华麟带着众人只走了数十丈,殿主就突然止步,弯腰从雪地里拾起一物,娇声问道:“这是何物?”

    华麟回头看去,只见她手中拿着一块亮晶晶的“能量晶石”,正是修真界的常见之物。心中一动,便又转身向四周看去,果然发现二十丈外又有一枚晶石。于是极目远望,这才发现每隔二十丈,地上就有一块晶石,远远连成了一线,仿佛结成了某种阵法。华麟心中一惊,顿时想起“百草轩”的朱神医,曾用这种阵法“预知”门外的来客,于是大声喝道:“不好,有埋伏,我们快走!”

    訾刑、殿主、杜奔雷都是一愣,却见周围并没有异状。而华麟却奔出了数十丈外,他们一阵嘀咕,无奈也展开身法追去。

    众人只走了半刻钟左右,就见左侧一道人影急速追来。人还未到,那人便腾空而起,手中长剑化作一道光幕,直劈后面的杜奔雷。华麟大惊,立刻返身抽剑,“当”的一声堪堪架住,就见任为已然身影一晃,停在了五丈开外。

    华麟横剑挡在众人身前,问道:“任为,你为何总是阴魂不散?你应该很清楚,凭你一人之力,绝对挡不住我们。你别是脑袋进水了吧?”

    任为一反常态,他不仅没有出手,反而长剑归鞘,挂在了背后。笑呵呵地道:“听说你有办法可以出阵,任某无奈,只得厚着脸皮与你合作。不知你意下如何?”

    华麟诧异道:“哦?想不到名满天下的任大侠,也会低声下气的求起我来了?……不如这样吧,只要你叫我一声好师傅,我就把我们的恩怨一笔勾消。如何?”

    任为的眼皮跳了跳,眼中依稀闪过一丝寒光,但他却压住了怒火,缓缓道:“其实你要做我师傅也不难,就看你有没有一技之长了?否则本座若是拜你为师,却学不到半点东西,岂不是贻笑大方?”

    华麟含笑道:“我会的东西那可就多了。你如果真的想拜我为师,我倒是可以教你逃跑的法门。不知道你想不想学?……噢,是我忘了,这门功夫你要比我厉害多了。还是我拜你为师吧!哎……”

    任为的眼中仿费要喷出火来,但他却偏偏没有动手,反而岔开话题道:“算了,不说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了。你知道吗?在这个天神庙里,还藏有一套‘梵谧心经’。只要我们二人联手,一定可以将它取来。如何?”

    他们俩人的谈话,都让旁边的訾刑、殿主和杜奔雷都插不上嘴。而殿主和杜奔雷倒也希望华麟能少一个劲敌,于是纷纷向华麟使眼色,要他答应任为的请求。谁知华麟却突然哈哈笑道:“任为啊任为,你别以为你爷爷是个傻子。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肯定是若风追来了,所以你在这里跟爷爷瞎扯,对吧?……哼,恕我不奉陪了!”说完,扭头又对殿主三人道:“你们快走!”

    任为见诡计被识破,于是抢先出手,长剑出鞘,化作一道惊雷,直奔华麟的胸口。

    殿主和杜奔雷已经对华麟的猜测非常信服,当下不再迟疑,转身就向后面撤退。訾刑却和华麟有了默契,两人同时出剑,封住了任为的剑势。不仅如此,还逼得任为退了一步。华麟却不追击,反而道:“走!”

    訾刑无奈,只得和华麟一起纵身后退,几个起落,也朝后方掠去。

    任为当然不会善罢干休,脚尖一点,提气腾空而起,直扑华麟的后背。谁知华麟仿佛算定了他会追来,突然间转身,挺剑直刺天空中的任为。而訾刑也配合迅速,立刻向右跨出一步,手掌反撩而上,一团青光直扑任为的面门。两人联手,倒是不差一分一毫。

    任为骇然大惊,知道又上了华麟的恶当,连忙大喝道:“寒冰闪……”手中长剑一抖,天空中就出现了一大片凌乱的冰柱,直射华麟和訾刑二人。得此喘息,任为借力在空中一个倒翻,身体便落在了五丈开外。

    他的身法当真是了得,不仅在空中使出了“绝生剑”的第七招,而他自己也脱离了华麟和訾刑的进攻。不过他虽然厉害,但华麟却是智高一筹,一把拉住正要反击的訾刑,纵身倒跃而回,几个起落,又转身逃去。

    訾刑虽然不想逃跑,但是耳边却传来华麟的声音道:“快走!若风是任为的师傅,我们绝不是他的对手!”

    訾刑乍听见任为竟然还有师尊存在,这心中的惊骇,当真是用笔墨难以形容。心想任为的师尊,那岂不是天下无敌了?被华麟这一拉之下,只能跟着他一路狂奔。

    且说任为堪堪落地,抬头却见华麟早已转身就逃,已在三十丈开外。不禁气得眼睛发绿,心想这家伙怎么如此不要脸?明明胜了还逃跑?于是怒吼一声,再次发足狂追。只片刻,便又追到华麟五丈开外,但他却担心华麟又会反戈一击,于是不敢轻易上当,只能长剑凌空劈出,带起一片剑光,切开层层雪花,直击华麟的后腰。

    奈何华麟和訾刑早有准备,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一剑,“当”的一声便挡住了任为的剑气。以他们两人的联手,自然轻而易举的化解。

    任为狠狠一咬牙,右手向天空一扬,一道“白光”直射高空,在大雪纷飞中,倒也清晰可见。

    原来,若风和任为、莫夜天早已商量好,三人各守一边,专等华麟的到来。如此安排,无论华麟在何处现身,他们都能用语言拖住华麟的脚步,再集合二人之力,把华麟一举歼灭。所以,若风此时已经正在赶来,就算任为不发出信号,他也快抵达了……

    华麟虽然算准了若风会追来,但不管他如此奔跑,都始终慢了一步。

    以若风的功力,要追华麟还不是易如反掌?便何况,现在还有任为的不断纠缠?

    于是,只闻一声清啸,远远从右侧传来,只眨眼之间,就见一道人影一晃而至,凌空击向前方的华麟。

    訾刑见状,不禁眼皮一跳。只觉此人的身法实在太快,那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如果有人说任为比自己厉害一筹,自己可以不服气。但如果说到此人的功力,那自己就只有甘败下风了。

    刹那间,只觉一股强劲的掌风罩定了全身,而此时若风的身体却还在十丈开外。华麟骇然道:“快走!”

    到了此时此刻,谁还能走得了?且不说若风已经赶到,就是若风这一道掌风,就已经逼得訾刑无路可退,只能双掌迎去,“砰”的一声闷响,訾刑的身体晃了晃,这才站稳。

    若风“嗖”的一声已经停在了华麟的两丈开外,傲然道:“小魔头,你真是了不起。在修真界逃来逃去,不仅三番五次从本座手中逃脱,更让整个焚阴宗对你无可奈何。今日我倒要看看,现在还有谁能救你出去?”说完,一阵森冷的精神力,罩定了华麟全身。

    华麟不由退了一步,回头看了看訾刑,又看了看若风。苦笑道:“我身边的这位朋友,与我并没有任何干系。我可以跟你走,但你不许为难他!如何?”

    若风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说道:“此话差矣。他既是魔头的朋友,想必也不是什么好来路。我看你们还是认命吧!”

    訾刑的身体一震,心想华麟处事虽然经常“假惺惺”的照顾周围朋友,但言行中倒也是非分明,不会乱来。为何这个公认为正道的“圣清院”高手,说出来的话,反而是不分黑白?难道外面的世界已经黑白颠倒,一片混沌?

    想到此处,于是怒喝道:“我道圣清院的高手是如何如何伟大,谁知今日一见,却都是一些道貌岸然的败类。实在令我失望之极!……华麟!你也别对人家低声下气了,人活着就是要争一口气。如果这也怕,那也怕,那活着还有何意义?”

    若风闻言,眼中的杀气更盛,冷然道:“既如此,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说完就要动手,谁知华麟却大声道:“等一等,等一等!……我们都跟你走还不行吗?再说你杀了我,你也别想出阵!”

    訾刑闻言,心里不禁暗暗骂他华麟怕死。

    而若风全身的功力已经蓄势待发,闻言冷冷道:“谁说没有你,我们就出不去?……你好像忘了,我们是圣清院的人,而这里的冰龙正是水系神龙,它是不会让我们白白死在这里的。”

    华麟一惊,心想确实如此。虽然神龙不爱搭理人,但看见同系的修真者,还是会网开一面的。这样可就糟了,看现在的情况,若风好像只是想杀了自己,这是为什么呢?

    正想着,若风终于动手。身体一晃,直扑华麟的所在。右掌急拍,罩向华麟的全身。这招看似缓慢,但却眨眼便至,根本避无可避。幸好訾刑早已凝聚了全身的功力,双掌齐出,两团青光迎着若风的掌风狠狠撞去。就听“砰”的一声巨响,訾刑“蹬蹬蹬……”退了六步方才站稳,那强大的冲击波迅速向四周荡去,把身侧的华麟也震退了一步有余。

    若风的身影也是晃了晃,复又抬掌向华麟拍来……

    他的目标是华麟,只要杀了他,这訾刑还不是手到擒来?

    且说此时,任为只是站在一侧观战,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个笑容,心想华麟啊华麟,这回我看你是死定了!

    而殿主和杜奔雷也已经返回,见若风这一掌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不由暗忖华麟这招万万躲之不及,于是纷纷抢出,想救华麟于危难之间。奈何若风招式太快,他们根本就赶之不及。

    就听华麟也怒喝道:“金刚诀……”

    “砰”的一声闷响,华麟硬接了若风一招,但却抵挡不住,“蹬蹬蹬……”也退了五步之遥,嘴角立刻也挂了一丝鲜血。

    訾刑和任为都是一愣,因为他们清楚地看见,华麟的身上仿佛闪过一层淡淡的水纹,把若风的掌风挡住了一部份。更离谱的是,若风的身体也晃了晃,以他的功力,竟然没有站稳,最后还是退了一步。

    要说最吃惊的,莫过于若风本人。

    他眼皮一阵狂跳,心想华麟竟然可以把自己的功力反震而回,这是什么道理?想了想,于是骇然道:“哼!你果然得到了幻光镜,这回更加留不得你了!”

    这绝对是怨枉!

    虽然幻光镜有着“天地神盾”之称,可以化解敌人的一部份攻击,但刚才反震的力量,却是宁纤雪的“九转神功”所为。华麟却没空解释,只觉刚才若风一掌,便震得自己气血翻腾,只要他再补上一掌,自己绝对死路一条!

    最担心的事情,往往就会瞬间降临。若风一掌没能劈死华麟,立刻又是一声轻啸,举掌再次印来。

    不仅如此,天空中的雪花突然停塞,骇然形成一根根冰椎,猛地向华麟压到。正是圣清院著名的“控水**”……

    眼见一大片冰椎铺天盖地而来,任华麟如何厉害,此时也无法躲避。最要命的是,若风这一招又是全力而发,掌风未至,就已经逼得华麟呼吸不畅。这时,就算他有幻光镜在身,也难免一死。

    华麟眼看自己根本无法接下,而訾刑偏偏又受了重伤,那殿主及杜奔雷的修为更是低下,就算合他们三人之力,也无法解救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能救自己的人,只怕整个修真界也没多少人。而华麟清楚的知道,宁纤雪是不可能突然出现的。除她以外,焚阴宗的轩以承更不知身在何处。而且靠他来解救自己?只怕也未必是件好事!

    于是,独自面对若风的掌力,华麟只能运起全身功力,迎了上去。虽然知道这次必死无疑,却又无路可走……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