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40章 天神禁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四人缓缓走向远处的宫殿,道路的两侧全是一片废墟,让他们深深感受到了当年那场神魔大战的激烈程度。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再次望着那些不曾倒下的身影,还有那些为正义而牺牲的生命时,众人只感觉从内到外都受到了一种震撼般的洗礼。

    正走着,为首的华麟突然止步,诧异道:“咦?前面的天神庙怎么不见了,真是见鬼了!”

    众人一惊,凝神看去,果然远处的宫殿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条无边无际的道路通向天际。四人只得停下脚步,面面相觑起来。杜奔雷最是不服气,粗着嗓门道:“俺就不信了,它一定还在前方。俺去看看!”

    华麟看着空旷的平原,也点头道:“恐怕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视线。走罢,去看看!”

    众人只能继续向前。然而那宫殿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只有周围的战争残骸,仍然散布在原处。也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而周围散布的残骸,骇然全都活了过来……

    众人骇然止步,就见远处铺天盖地的魔物冲了上来。它们呲着獠牙,张牙舞爪地向自己补到。华麟、訾刑、殿主及杜奔雷连忙抽剑去抵挡,刹那间,几头凶狠的“穷獜”已经腾空扑到,它们阴森的獠牙当头咬下。华麟大喝一声,挥剑斜劈,谁知这一剑竟然砍了个空,身体还不由自主的向前奔了好几步才站稳。

    回头看时,只见殿主、訾刑、杜奔雷三人的情况也和自己一模一样,手中的招式也都落空。说时迟,无数黑影从自己的身上透体而过,奔腾地向后方碾去……

    紧接着,身后传来了“砰砰砰”三声炮响,就听见“杀啊……”一阵人类的喊杀声响起,回头看时,无数修真者从背后杀到,片刻之间,他们已经杀入了魔兽的阵营。

    两军对垒,立刻卷起刀光剑影,两股庞大的军队已然撞在一起。在这场战争中,有一位头戴“紫金冠”的男子分外显眼,他凌空飞渡而来,手中长剑红光暴涨,带起一幕骇人的剑气,迅速荡向前方。剑光所到之处,所有魔物尽被化为灰烬,端个所向披靡。然而,魔物实在太多了,远处仍有无数的黑影,源源不断从远方辅天盖地而来。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黑影冲天而起,大喝一声,手中的兵刃化作一片鲜红,仿佛把天地都染成了红色。华麟只觉眼前一黑,头顶立刻风云变色,无数血光从天而降,直扑修真者的阵营……

    华麟骇然道:“血光斩?”

    华麟四人傻傻地站在战场中央,“砰”的一声,周围的地面碎石飞溅,无数修真者都被血光所淹没。接着就看见一个个黑影横冲直撞,刀光、剑光、血光就从自己的身上一掠而过。那震撼人心的场面,令他们忘记了自我,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只是,胸中的血液已经沸腾,手中的兵刃不住的颤抖起来……

    然而,就在大家不能自己的时刻,眼前的战场却在慢慢淡化。大家只觉景色在不断地变化,山川河流从脚下一晃而过,森林开始枯萎,并且露出了底下的岩石。最后,终于形成了沙漠。

    视线渐渐清晰,大家这才回复了神智。愕然发现,自己莫明其妙地来到了“天神庙”脚下。仰头看去,一条无限向上的台阶,遥遥通向天神庙的大门。华麟喃喃自语道:“这鬼地方真是够邪门的!”

    殿主、訾刑、杜奔雷三人并排走到华麟身侧,一齐仰头看着前方的台阶,齐声道:“怎么就到了?”

    华麟的目光从高高的台阶上收了回来,淡淡地道:“管他呢,上去再说!”说完腾空而起,跃上数十级台阶,回身道:“……走!”

    众人一跃而起,踏上石阶。然而就在这时,身后的台阶却在无声无息地一级一级消失。

    华麟走在最前面,此时发现下面的石阶已经不见,苦笑道:“我们快走吧,后面的石阶全都陷下去了。”

    众人回头一看,皆骇然变色。纷纷加快了脚步,生怕掉将下去。

    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登天之路,四人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来到了山顶。只见一扇巨大的山门拦在了眼前。它高达五丈,以纯金打造,闪烁着金光。华麟抬头看去,只见门楣上刻有三个古老的文字,但自己却不认识。

    身后的訾刑却喃喃自语道:“通天台?……不错,这便是天神庙的入口了!”

    华麟疑惑道:“什么通天台?”

    訾刑还未回答,殿主就已经催促道:“你们还说这些干嘛?后面都没路了。”

    华麟回头看去,果然见身后的石阶一级一级消失,再过片刻,众人便无落脚之处。于是心中一紧,赶忙来到大门前,右掌暗暗提气,用力去推厚重的大门。谁知手掌还未触及,那门便缓缓地向两侧敞开。就见一片刺眼的白光从里面透射而出,逼得众人睁不开双眼。华麟抬起左手,挡在脸前,勉强抵挡少许强光。

    此时心中一动,转头去看身后的訾刑。只见他正在全力忍受着强光的照射。虽然他戴着黑色斗蓬,但全身仍然颤抖不已。幸好这些日他已经渐渐习惯了白昼,否则“天神庙”的神光,只怕会把他照得魂飞魄散。

    脚下的台阶仍在快速消融,此时只有进入大门一途,再无退路。众人无奈踏入了门槛。但前脚才刚刚站稳,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身后笨重的大门已被关上。众人虽是一惊,但他们毕竟都是修真者,此时已经看得开了,暗忖事已至此,只能奋勇直前了。

    前方的强光终于收敛,华麟最先适应过来。环顾四周,只见前方是个极为广阔的操场,地面皆以玉石铺就,其上更是轻雾飘荡,仿若一眼看不到尽头。而在操场中央,正有一束光柱射向高空,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华麟抬头顺着光柱向天空看去,但根本就看不清光柱通向何处。就在这时,就听身后的訾刑说道:“你是否看见一道光柱射向高空?那道光柱,就是通往天神庙的通道了。”

    华麟诧异道:“这里不就是天神庙吗?难道还在上面?”

    訾刑的双眼被刚才的强光所伤,此时不能视物,脚下竟有些站立不稳。退了几步,扶着墙道:“据典籍上记载,真正的天神庙悬浮在高空,肉眼是看不见的。我们脚下只是通天台罢了!想去天神庙,就必须进入这个光柱。”

    华麟傻眼道:“去天神庙这么麻烦,还真把我们全当成朝圣的信徒了?”说完挥手道:“杜奔雷,你去扶着訾刑,我们现在就去光柱那儿。我来开道!”

    一行人走进操场,只见眼前飘荡着一缕缕轻雾,使对面的景色隐隐约约看不真切。才走了数十步,华麟却突然止步,伸手止住了后面的人前进。

    他仿佛看见前方出现了几尊神像,但仔细一看,却又不见了。华麟皱了皱眉,用力擦了擦眼睛,凝神再次看去,骇然一惊,才发现周围不止几尊,而是成千上万的神像整整齐齐地竖立在前方。它们手执各种兵刃:有长戟,有阔剑,更有一些莫明奇妙的法宝,总之神态各异。

    华麟心中一惊,暗忖一声糟了。怎料一阵清风迎面吹来,顿时吹散了眼前的轻雾。华麟再抬头看时,却发现前方空空荡荡,哪有所谓的神像存在?

    殿主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华麟自嘲道:“没有!一定是我眼睛看花了。大家都跟我来,如果看见什么奇特的变化,千万不要轻举枉动。只管向前即可!”说完,横剑在前,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又走了数十步,华麟只觉周围散发着凛凛寒意。感觉陷入了重重包围。奈何凝神看去,却什么也没发现。

    殿主和杜奔雷当然也是一无所获,只是紧跟其后。但訾刑却不同,他突然挣脱了杜奔雷的搀扶,右手紧张地举着长剑,杀气腾腾地指向前方,扬声道:“华麟!我们是不是进入了别人的包围?我眼睛很痛,看不清楚!”

    可怜的訾刑,他虽然眼睛被强光所伤,但他却仍然极力睁开双目,故而隐隐约约看见周围站着很多人,个个手执刀剑,凶狠地瞪着自己。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微风刮过,两个黑影猛然扑到,剑光连闪,直向自己的头顶砍下。

    訾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虽然两眼不能见物,但反应却是神速,提剑就向上方挑去。谁知刚刚出手,华麟却已经闪到身侧,强行按住了他的右臂。訾刑一惊,只觉头顶一阵寒风刮过,额头一凉,仿佛有什么东西划了过去。

    只听华麟在耳边说道:“别担心,只是幻觉罢了!”说罢,华麟取出一条黑色纱布,把訾刑通红的双眼蒙了起来。暗地里,华麟却在空中接住了一缕随风飘落的长发。这是刚才虚幻的剑气所造成的。若不是自己及时阻止了訾刑的反抗,恐怕现在大家已经陷入了激战当中。

    那些虚幻的神像,至少有数万之众,若是它们真要发难,恐怕自己数人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既然自己无法抵抗,那么唯有逆来顺受了。

    华麟扶着訾刑,侧头对殿主和杜奔雷再三叮嘱道:“你们都紧紧跟着我,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许出手。”

    四人缓缓向前挪去,直费了半个时辰,这才抵达操场的中央。抬头看去,只见一座平台上,正有一道光柱直射高空。

    华麟在登上“平台”的那一刻,只觉周围的压力骤减,仿佛来到了一个安全的所在。

    殿主和杜奔雷齐声问道:“华大哥,我们真的要走进光柱?”

    大家都站在光柱边缘,此时反而感觉光柱黯淡了许多。

    华麟狠狠一咬牙道:“都到了这里,还有什么说的?”说完扶着訾刑,大步踏进了光柱。只觉身体一轻,眼前白光一闪,自己便“嗖”的一声射向空中。

    殿主一声惊呼,连忙回头道:“奔雷,我们也进去!”说完抢先跃进了光柱。

    “嗖嗖嗖……”连续数声,众人就像海底的气泡,极速向着海面浮起。过了半晌,只觉眼前一黑,转眼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大殿之内。

    华麟不禁暗暗惊叹,此殿实在太空旷了,四面的墙壁几乎看不到影儿,给人一种极其空洞的感觉。三十六根巨大的青龙玉柱支撑着大殿,高达三十丈有余,当真是举世无匹。出于礼貌,华麟朗声问道:“有人在吗?”

    没有人可以回答。只有华麟的声音仍在大殿内不停的回响,历久不衰。

    此时殿主和杜奔雷已经来到身后,低声问道:“华大哥,现在怎么办?”

    华麟苦笑了一声,没有回答。旁边的訾刑却问道:“在我们周围,是不是有九座高大的神像?还有八个出口?”

    华麟一愣,极目看去。果然发现遥远的正殿,似乎确实竖立着九座神像。而在大殿的周围,则分布着八扇玉石门。于是吃惊道:“你蒙着眼怎会知道?”

    訾刑淡淡地道:“我曾阅遍冥界的所有典籍,上面就提到过这里。如果我没猜错,此地应该就是天神庙的‘九神殿’了。”

    华麟笑道:“这可奇了,你们冥界怎有记载天神庙的书籍呢?”

    訾刑傲然道:“若论书籍,冥界的收藏永远要比你们人间丰富百倍。知道为什么吗?”

    “我哪知道?”华麟道。

    “只因为一个人死后,他的记忆仍然存留在脑海之中。故而,只要他还未进行轮回,那么他在人间所遇见的事物,都能清楚地描绘下来,包括他死亡的过程。……你明白怎么回事了吧?”

    “啊?”华麟吃惊道:“如此说来,你们冥界的人可是大大的占便宜呢!”

    訾刑气道:“你觉得占便宜,那你也可以下去试试!”

    华麟忙道:“那就免了,我还不想死呢!哈哈哈哈……”

    殿主欣然道:“幸好訾大哥对这个天神庙比较清楚,看来我们出阵的机会又大了许多。”

    华麟也点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我的幸运了!”

    但訾刑却摇头道:“但是很不幸!据我所知,很少有人可以活着出去。这样吧,我且把我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诉大家,请你们一起来拿个主意。……根据冥界的古籍上记载,‘天神庙’曾经是个远古的修仙门派,但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变故,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废墟。在天神庙的八个方向,分别竖立着一座奇特的宝塔,并且按九宫阵形为布局,阵中有阵,绝非普通人可以闯得过去。……据记载,当年‘戥星炽’就是利用其中一座宝塔的力量,这才冲破了天神庙的禁制。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一座一座的去寻找,把当年‘戥星炽’所找到的宝塔给找出来……”訾刑沉默了片刻,又叹了口气道“……但你们可知道,每座宝塔又分为上下九层,每登上一层都要经历九死一生。越往上,其难度就越大。以我们的实力,如果想一座一座的去探索,恐怕还差了点。……哎!最关键是不知道要去哪座塔才行。”

    殿主和杜奔雷都是一惊,听訾刑的口气,好像在提醒自己恐怕一座宝塔都闯不过去。想到自己武功低微,不禁感到一阵气馁。

    但华麟却笑道:“我看用不着一座一座的去探索宝塔,因为火龙曾经告诉过我,只要一路选择‘坤位’就可以出阵。……所以说,只要你告诉我坤位是哪个方向就行了!”

    訾刑猛地抬头道:“此话当真?”

    华麟非常肯定道:“不错!它是不会骗我的!”

    訾刑立刻精神大振,说道:“如若此法属实,则我们出阵的机会可就大多了。虽然我不知道坤位在哪里,但只要选择其中一座宝塔,闯到它第九重,我们就应该可以知道它的属性。如此一来,便可以大致推算出坤位的确切地点。”

    华麟也知道每个阵法都有他的属性,不由脸上也露出了兴奋之色,但片刻却又暗了下去,说道:“但是九宫阵法却有先天和后天之分,其排列的顺序又大不一样。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要多走几趟方能出阵?”

    訾刑正色道:“这是难免的。但我们总算有了具体的方法,不至于盲目的去尝试。”

    华麟无奈道:“那好吧,我们且休息片刻,等你双眼恢复视觉后再上路。”

    訾刑点了点头,表示默同。知道自己的眼睛如不能恢复,恐怕会大大影响整体的实力。

    众人皆纷纷席地坐下。华麟见殿主和杜奔雷的心情十分沉重,于是笑道:“人家都说天神庙藏有无数宝物,殿主要不要抱一些回去?”

    殿主仍然有些自卑,楚楚可怜道:“人家的要求不高,能逃出去就不错了!”

    华麟却哈哈笑道:“常言道,大丈夫岂能入宝山却空手而回?再怎么样,我们也要捡两块砖头回去。……你想想,此地既被称为天神庙,想必正是修真界公认的神迹。我们拿两块砖头回去,就说这是天神庙神仙所踩过的垫脚石。你说外面的人听了会怎样?我猜他们一定会对我顶礼膜拜。这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殿主终于“扑哧”笑道:“别人哪里知道你手里的砖头是不是从茅厕里捡来的?还对你顶礼膜拜呢,你倒想得美!”

    华麟诧异道:“天神庙难道也有茅厕?神仙也有内急的吗?……我怎么没听人说过?”

    殿主被逗得咯咯咯笑了起来,一时间倒也忘了忧伤。

    谁知正在闭目休养的訾刑却大泼冷水道:“我们最好不要去寻什么宝物!……当年为了所谓的仙器,无数人皆死在了此阵内,我们切不可步他们后尘。要知道,我们自身难保,要出阵还需闯过九层宝塔才能脱困。试问我们还有几条命去寻宝?……对我来说,能出阵就是万幸了。”

    殿主和杜奔雷都一齐点头,觉得訾刑说得十分有理。

    华麟耸了耸肩。知道他们为了这一刻已经等了数千年,宝物对他们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吸引力。当然了,自己也并非想寻什么宝贝,刚才只是为了安慰殿主罢了。

    休息了片刻,訾刑取下眼前的纱布,虽然双眼仍然通红,但已能勉强视物。于是站起来道:“我好了,启程吧。我们先走哪道门?”

    华麟也拾起地上的霞照,站起来道:“那我们先去左边第二个出口看看。我总觉得那里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肩膀上的小白似乎对那里也有感应,于是也哄哄叫了起来。

    既然华麟有感应,訾刑、殿主、杜奔雷三人自然没有话可说。而且他们原本就没有什么方向可言,当下也不反对。

    不一刻,众人来到第二扇门前,华麟缓缓把石门推开了一线,只见外面光线充裕,亮如白昼。于是回头说道:“訾刑,快把斗蓬戴好!”

    訾刑只得照办。华麟不再迟疑,猛然推开了石门。众人一齐看去,不禁惊叫失声。

    门外,一条透明的浮桥远远伸向远方,一阵云雾从桥上飘过,使对面的景色一片朦胧。隐隐约约中,只看见百丈外又是一片繁华的宫殿群。它们就这样飘浮在空中,被轻雾所笼罩,一眼看不到尽头。

    华麟暗暗咋舌,伸出脑袋又看了看下方,忽然又惊叹道:“真是要命了,下面就是解神阵!”

    所有人均探头望去,不由惊得面容失色。

    原来,此处实在太高了,在这里早已经看不清地面的景物。只能依稀分辨出下面是由一块一块的阵法所组成。远远看去,它们棋盘上的格子,排列得整整齐齐,无限向四面展开,一直到天边,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望着下方无边无际的“解神阵”,华麟暗暗惊叹,此阵少说也有数百万个阵法组成。不禁苦笑连连,回头道:“喂,你们谁还想横穿过去的?我看一万年都别想走出去!”

    身后的殿主全身一震,想起“迷仙镇”数千年来的探索,才只探明了六百个阵法而已。照这个速度进行下去,岂不是要真的等到海枯了石烂了才成。此时突然感觉到,以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祖祖辈辈的牺牲,竟是为了一件不可能达成的事情。这个打击,对她来说实在太过震撼。不禁心神颤动,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悲痛道:“我们迷仙镇,还想从……从南方突破呢!”说到后来,一滴泪水从她粉脸上轻轻滑落,真想大哭一场。

    华麟心中一疼,立刻知道她心中的苦楚,于是伸出右手,扶住了她的香肩,柔声劝道:“你也别难过了!你们迷仙镇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至少,你们已经开垦到了迷沙阵。如果不是这样,你们就根本遇不到我。而且,我当时身受重伤,如果没有你们相救,很有可能也死在了那里。……所以说,你们的努力是完全正确的!”

    听到华麟的这番话,殿主只觉内心升起一股暖流,于是猛地抬起粉脸,眼前虽然已经模糊。但华麟的影子却在心中越来越清晰,终于忍受不住,奋力扑进了华麟怀中,大声哭道:“华大哥……”泪水汹涌而出。

    訾刑见状,连忙别过头去……

    而杜奔雷此时也是心情激荡。心想这一切,难道都是上天的故意安排。以前迷仙镇的所有努力,难道只是为了找到华麟?难道这一切都是迷仙镇的宿命?

    华麟软香在怀,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推开她更加不是。心中暗暗叫苦:这回真是要命了!

    幸好殿主仍然保持着一些矜持。她哭够了,自然而然便离开了华麟的怀抱。只是粉脸上,却升起了一团红晕。

    华麟立刻岔开话题道:“我们现在正处于高空,应当更为小心。我先去前方探探路,看看这座透明的桥能否承受我们的重量!”

    华麟毅然迈出门外,踏在了半空。他虽然早已学会御剑术,但却知道这里一定无法御剑飞行。这要是从桥上掉将下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就连肩膀上的小白也吓得“呜呜呜”叫了几声,死死趴在华麟的肩膀上,四只爪子不敢稍有松懈。幸好,这透明的浮桥还算结实,华麟走到一半,不禁又被眼前的景色给震住了。

    扭头向四周看去,只见不远处也有几座透明的浮桥架在远方,远远通向另外几片天地。那边的宫殿更是看不见尽头,又被白雾所笼罩。不禁暗暗想道:这天神庙的“九神殿”一共有八扇门,看来分别是通往“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座宝塔了。然而仅仅是一个方位,便有如此浩大的面积,这整个天神庙就实在不敢想像了。如果真要全部走完,除非拥有天神般的实力才成!

    华麟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气,回头招手道:“你们也跟上吧!”

    谁知殿主伸出玉足,却又缩了回去。咬了咬嘴唇,楚了楚秀眉,竟是不敢踏出门外。不仅是她,就连杜奔雷都有些犹豫起来。这么高的半空,人要是摔了下去,恐怕连个骨灰也没了。而訾刑则是眼睛不行,虽然犹豫了半晌,但他还是迈开了大步,傲然走了出来。

    华麟见状,心里暗暗佩服,立刻纵身而回,一手扶住了訾刑,说道:“这样吧,我用一根绳索绑住大家。就算有人掉将下去,也可以互相照应!”说完,华麟取出一件衣裳,撕成条,权当绳索之用。

    不一刻,大家都在腰间绑好了绳索,这回殿主、杜奔雷、訾刑终于感到安全了许多。众人小心翼翼地踏上了浮桥,四人缓缓向百丈外的宫殿行去。

    好不容易来到了对岸,只见前方就是一块绿茵茵的花园,只需踏上陆地,便能安全的解下腰间的绳索。但没想到,前方的浮桥两旁,却站着两座石像。他们的体形和凡人相差无及,远远看去就像两尊守门的护卫。华麟肩膀上的小白突然“哄哄哄”叫了起来,好像极为不安。

    华麟愕然止步,扬声对石像喝道:“你们不会乘人之危吧?如果要动手,就等我们进了花园再打!”

    这也怪不得华麟如此小心翼翼,要知道这里可是天神庙,谁知道这个石像会不会复活?

    果然,华麟正要从他们之间迈将过去。就在此刻,左侧一尊雕像突然升起了一团清烟,骇然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人形。而且,它陡然就拔剑向华麟砍到。身后的殿主和杜奔雷见状,吓得齐声惊呼。

    说时迟,华麟只能长剑架住。就听“当”的一声巨响,没想到对方飘缈的剑气竟然真实的存在着,并不是幻觉。这简直太邪门了。接着,就见另一尊神像也冒出一股清烟,一个人影直扑华麟的面门,单掌向华麟胸口拍来。

    华麟上下遇敌,此时偏偏又不能向旁边闪避,担心后面的人无处可逃。于是无奈之下,只能抬起左臂,硬生生地受了对方一掌。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华麟的身前立刻闪过了一层淡绿色的水纹,对方的掌力拍在其上,立刻出现了一圈圈的涟漪迅速向四周荡开。正是“幻光镜”起了作用。

    肩膀上的小白一声怒吼,它见华麟挨打,心里自然是极不舒服的了。正要扑将上去,谁知对面的两个人影见到小白后,竟然愣了片刻,接着主动退后了数尺。

    华麟乘此良机,想也没想,“砰砰”两脚,把它们留在原地的石像踢成了碎片。

    说来也怪,那两个人影随着雕像突然碎裂,它们也同时“嗖”的一声,化作了一道轻烟,消失在众人眼前。

    华麟立刻抢进了花园,接着赶紧转身,分接把殿主、訾刑、杜奔雷三人拽上岸来。在踏上了花园后,四人这才发现自己的背脊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才的打斗犹在脑海,若非那两个人影主动退却,双方真要火拼起来,胜负实属难料啊。

    华麟却自暗暗奇怪,那两个人影为何会主动退让呢?真是奇怪!

    正想着,就听殿主一声惊呼,华麟寻声看去,只见地上的两尊破碎石像一片一片的重新组合起来,不一刻,两尊神像便又恢复了原状。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