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44章 不识神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看着众多的仙剑,华麟笑了笑,不禁想起了跟随自己十多年的霞照剑。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心中突然升起一个荒涎可笑的念头:心想如果有人愿意用“裂天剑”来换取自己的霞照剑,自己换还是不换呢?答案是肯定的……不换!

    也许有人觉得华麟这个想法非常可笑!但是华麟知道自己对霞照的感情,真的可以用生死与共来形容。如果没有霞照剑,他恐怕早就死了。所以他根本不会为“选择”哪把剑而烦恼。最终,他的目光却停在了最后一件物品上。

    那是一个巨大的剑盒,它表面刻着精美的图案,长约六尺,宽七寸,厚达三寸左右。观其模样,上宽下窄,本身就像剑的形状。不过看上去非金非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铸成。但很显然,这是一个放置宝剑的盒子。

    这种东西非常少见,因为每柄剑差不多都有自己的剑鞘。就像鞋子一样,从来都是成双成对的,很少有人只买一只鞋子。除非他是残疾。

    而华麟的霞照剑,它恰恰就像一个残疾,因为它至今还没有匹配的剑鞘。

    所以华麟哈哈笑道:“这个盒子很不借!”这一刻,他突然决定就要这个奇怪的盒子了。

    于是,华麟挑出一滴蚀骨血,滴在了外面的禁制上。

    谁知,外面的“保护罩”半天都没有反应,直到蚀骨血慢慢干枯,它仍然稳稳罩在那剑盒的外面。华麟一怒之下,又滴了一滴蚀骨血上去。这时,他却感到有点后悔了。

    这蚀骨血已经非常少了,看光景最多只能化开一件物品。然而现在,华麟却把它用在了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盒子”上。以他的聪明才智,竟会犯了如此糊涂的错误,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眼睁睁看着两滴“蚀骨血”只起了一丁点的效果,华麟无奈地看了看手中的“炼魂鼎”,一声叹息,干脆把最后两滴蚀骨血也倒了上去。

    幸好这回成功了……

    四滴蚀骨血终于蚀出了一个小洞,华麟苦笑了一声,提起霞照剑,对准那小孔刺了进去。

    “啵”的一声,光罩破灭。华麟把厚重的剑盒捧了起来,只感觉它真的很重,至少有八十多斤。

    “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呢?”华麟的好奇心被提了起来,不由猜测道:“或许里面还藏着一柄绝世神兵吧?”

    怀着最后的一线希望,华麟摇了摇沉重的盒子,但却失望了,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华麟一阵气馁,心想这样也好,这个空盒子可以用来装霞照剑了。

    但接下来的情况,却又真的让华麟傻了眼。

    因为这个盒子根本没有裂缝,根本无法打开!

    华麟不服气,于是开始对着它敲敲打打起来,里面立刻传出了空洞的声响,显然是空的。但这就奇怪了,既然是空的,为何就打不开来呢?这绝无可能!

    华麟开始仔细地观察起盒子的表面,心中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美观的剑盒。其表面刻着一幅精美的图案,一轮弯弯的月亮从海平面缓缓升起,使得整个海面都反射出粼粼波光,真个栩栩如生。其上方,刻着三个古老的文字:“万影剑”

    “万影剑?”

    华麟心中一动,但接着又感到有些沮丧。这盒子或许“曾经”装有一柄神兵,但现在恐怕已经被人取走了,不然它怎会发出空荡荡的声响?但华麟又不甘心,于是摸了很久,却一直找不到打开盒子的机关。在万般无奈下,华麟只好对它施展“搜神术”,希望能探索盒子里的秘密。

    但是,他又失败了,因为精神力根本渗不进去!

    华麟的怒火在慢慢积累……

    此时开始后悔了:自己白白浪费了最后几滴蚀骨血,难道就得到这么一个废物?这简直没有天理!如果省下最后那几滴蚀骨血,说不定自己早就取得另外一件仙器了。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想到此处,华麟一怒之下,猛地抽出霞照剑,狠狠朝地面的“剑盒”砍去。心想就算毁了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就听“当”的一声脆响,华麟手腕一震,手中的霞照剑差点脱手而飞。紧接着,眼前突然强光四射,接着“嗖嗖嗖”无数飞剑从剑子盒里飞了出来。并且向自己疯射到……

    华麟吓得跳了起来,连忙用霞照剑去格挡。但那些飞剑实在太快,“铮铮铮”已在手臂上划了几道口子。肩膀上的小白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哄哄”乱叫,只觉满屋子都是飞剑,从四面八方激射而来。

    华麟连忙施展出七星剑诀,纷纷把射来的飞剑挑飞,但因为飞剑的数量实在惊人,而且实在太快,一支飞剑透过华麟的防守,直射腹部。体内的幻光镜立刻裹住了全身,但也只是阻了阻剑势,就觉腹部一痛,仿佛被剑射穿。可华麟根本来不及去看伤势,因为早被闹得手忙脚乱,在这无数的飞剑中,根本无暇分神。

    这些飞剑实在太恐怖了,其速度已到骇人听闻的程度。且数量又多,根本无法招架,这使华麟第一次产生了绝望的念头。心中一阵阵郁闷,难道自己要丧生在一件物品之下?这实在太可笑了。

    幸好,华麟还存有最后一丝灵智,匆忙取出吸星石,毫不犹豫扔了出去。

    只见空中的飞剑明显偏离了轨道,被吸星石带向左侧,接着“叮叮叮……”一连数声,几柄飞剑被吸了上去。华麟的压力稍稍一松,还以为可以脱困,谁知“吸星石”上的飞剑急剧跳动,竟然挣脱了束缚,再次向自己射到。

    华麟骇然大惊,从未想到这世上还有“吸星石”无法捕捉的飞剑,这实在太可怕了。与此同时,所有飞剑黑压压向自己射来,在这危难时刻,华麟的机智再次救了自己一命,立刻穿上刚刚才得到的“仙甲”,只盼能多活片刻。

    然而这些飞剑实在太霸道了,即便华麟有仙甲的保护,又有“幻光镜”的阻挡,却仍然无法承受飞剑的侵袭。加之华麟还要照料肩膀上的小白,身上立刻“嗖嗖嗖”又多了两道血痕。但他却暗暗发誓,就算自己横死当场,也要维护小白的安全。于是豁出了性命,终于把小白塞进了戒指里的空间。为此,他也负出了惨烈的代价,背部又多了三道伤口……

    这还是“吸星石”起了一些作用,稍稍减缓了飞剑的速度,否则华麟相信自己早已死在了当场。

    此时此刻,华麟已经渐渐感到乏力,如果不能立刻逃走,恐怕连神仙也救不了自己。于是不敢怠慢,慌忙杀出一条血路,全力扑向远处的台面。拼着多挨了几剑,终于按下手印,开启了通道。

    但是,那该死的出口却在两丈开外。照往常,这个距离可说是轻而易举。但现在对他来说,却仿佛遥不可及。也幸好他有“仙甲”和“幻光镜”的双层保护,飞剑虽然可以伤到自己,但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这让华麟重新燃起了希望,狠狠一咬牙,毅然拔开一层层飞剑,全力冲了出去……

    “砰”的一声,华麟终于逃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七层的地面,身体在洁白的大厅滑了三丈有余,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在这洁白的世界中显得是格外刺眼。

    华麟只感到全身脱力,真想立刻躺下去休息片刻,但又知道伤口如果不包扎,必会失血过多而亡。于是撕开自己的衣裳,骇然见全身伤痕累累,看起来真是触目惊心。幸好检查后发现,大多数的伤口都是皮外伤,多亏有了仙甲的保护,所以并不算严重。只有腹部的那一剑,那才是真正的要命。这种伤势对普通人来说,几乎必死无疑。但对修真者来说,只要元神未灭,肉身未毁,一时半会倒也死不了。

    等包扎好所有的伤口,华麟终于坚持不住,缓缓躺了下去。望着雪白的屋顶,只觉一阵疲劳袭上心头,手脚发软,连手指都不想动弹半分。心里暗暗骂到:真是见鬼了,宝物没拿到,反倒把自己的吸星石也赔了进去。不行,等会恢复体力,一定要把吸星石捡回来。还有那个什么剑盒,竟然威力如此巨大,连自己都无法招架,一定要把它弄到手!

    想着想着,华麟灵台传来一丝困意,缓缓闭上了眼睛。

    昏迷中,他仍然慢慢推动着水系真元,游遍全身。一股清凉的真气在体内流转,显然具有疗伤的效果。这倒是出人意外!

    ……

    且说殿主、訾刑、杜奔雷三人苦苦等候了一日,却始终不见华麟返回,不由全都担心起来。

    殿主站起来道:“华大哥一定遇到了危险,我们还是去找他吧!”

    訾刑气道:“这家伙,早就叫他不要去寻什么宝,可他偏是不听。”

    殿主急道:“现在不是责备他的时候,奔雷……你怎么说?”

    杜奔雷当然没有意见,也从地上爬起来道:“俺也同意去救华大哥!”

    訾刑见状,知道无法阻止,心中叹了一口气,也站起来道:“既如此,那我们一同上路吧……咦?有人来了!”

    殿主一惊,寻声看去,骇然发现若风、任为、和莫夜天三人出现在不远处。

    双方皆是一愣,绝没有想到大家会在这里遇上。

    任为的眼中立刻闪过了一丝森冷的光芒,凛然道:“没想到你们也到了此处,华麟那魔头在哪儿?”但他话没说完,就觉一股庞大的杀气从远方扑面而来。

    远处的神像强光一闪,一个手执长戟的战神骇然出现。接着一分为三,牢牢锁定了若风、任为、和莫夜天三人。

    到了此时,任为再也顾不得殿主等人,凝神备战。

    说时迟,对面的三个人影冲天而起。手中的长戟挑起一片骇人的劲气,遥遥射向若风三人。这简简单单一招,却仿佛凌空飞渡,给人一种无法躲避,更无法抗拒之感。

    在这种时候,任为和若风只能迎了上去,“当”的一声巨响,双方之间立刻爆出了一个巨大的声响,劲气横溢下,一旁观战的殿主三人都被劲气逼得退了几步。

    那莫夜天岂是神像的对手?此时早已在地上一滚,向后逃去。

    这里的禁制仿佛有了灵性,若风三人的出现,立刻便遭到了神像的攻击。而且它们的目标仅仅锁定了刚刚抵达此处的若风等人,却对殿主、訾刑和杜奔雷视若无睹。

    这时便看出若风的能奈着实了得,手中的“泸冰剑”横扫,寒光暴涨,同时拦下了两个战神的攻势,先一步解救了莫夜天的危机。不过以他的能奈,要独自抵挡两个战神的进攻也是颇感吃力,幸好这些天他和任为早有默契,由他拖住神像的进攻,任为则抢先一步向远处的战神雕像攻去。也只有这样,才能破解此关。

    莫夜天从战局中狼狈地滚了出来,心中暗暗叫了一声侥幸。这一路走来,都是若风对他格外照应,否则以他的本事,哪里能活到现在?

    当莫夜天爬起来时,正好来到了殿主三人的不远处。

    莫夜天首先一呆,颤声道:“殿……殿主最近可好?”

    殿主立刻扭头走到两丈开外,看都不看他一眼。莫夜天只能痛苦地唤道:“馨婷……”

    一旁的杜奔雷早已怒喝道:“你还有脸叫殿主的名字?快滚,不然别怪俺对你不客气。”

    莫夜天也知道理亏,自然不敢反驳杜奔雷。只能远远对着殿主的背影道:“夜天虽然已经脱离了迷仙镇,但心中始终盼望能为迷仙镇做出最后一点贡献。此次冒死独闯解神阵,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但中途碰巧又遇到了圣门中人,故打算借助圣门之力,闯出这个该死的解神阵。虽然可能会背负一些莫须有的骂名,但若能出得此阵,它日定会重返迷仙镇,以表忠肠!”

    听得莫夜天此番正义凛然的表白,殿主虽然没转过身来,但显然没有先前那么憎恨他了。

    莫夜天心中暗喜,立刻趁热打铁道:“此番跟随若大侠到此,真是大有收获。这两日已经探知出阵的确切方位了,馨婷想不想知道?”

    莫夜天不愧是老奸巨滑,以出阵的方法来诱使殿主和自己谈话。只要伊人开口,自己和她之间的隔阂定能削弱许多。

    果然,殿主的娇躯轻轻一震,立刻犹豫起来。

    旁边的杜奔雷向来毫无心机,听到莫夜天的表白,竟然信了几分,于是追问道:“那你说坤位在哪里?”

    这回却轮到莫夜天不理他了,只是盯着殿主的俏背,等待她亲自来垂询。

    一直冷眼旁观的訾刑,此时眉头一皱,却也没有说话。心中也想知道坤位究竟在哪里,如果能得到确切的消息,或许可以少走许多冤枉路。

    殿主沉默了片刻,反问道:“哼!如果你们已经知道出阵的方法,为何却还来到此处?”她虽然没有转身,但显然对出阵的方法产生了兴趣。这件事关系到大家的存亡问题,她虽然不满莫夜天的背叛,但权宜之下,只能放下个人恩怨,探个究竟。

    莫夜天一阵狂喜,大声答道:“馨婷有所不知。这两日来,我跟随若前辈先后闯进了三座宝塔,但每次都只冲到第四层,就再难登上一步。后来经过我们的商讨,终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越往上,守阵的战神就越是强大,到后面已非我们所能抗衡。所以在万般无奈下,我们又想到了一个对策……”莫夜天顿了顿,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殿主的背影,想迫使她主动询问。但又怕引起她的反感,于是抢先回答道:“……这个办法就是以彼之矛,攻其之盾。若风前辈发现每一层宝塔都藏有宝库,于是决定搜集仙器,与之抗衡。我们之所以来到此处,就因为这座塔乃属水系结构,和若前辈同属一脉,故胜算大增。只要能攻入这座塔的第九层,便能取来仙器,与天神庙一决上下。如此一来,出阵的机会就大了很多……”

    听到此处,訾刑的眉头微微一扬。心里暗暗想到:这可真是巧了,华麟也怀着这种想法,而且早就去寻宝了。看来自己错怪了他,这家伙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正想着,远处突然“哗啦”一声脆响,月台上的神像竟被任为催毁,接着就听见若风在远处喊道:“小莫,你在此处耐心等待,我且上去看看。”

    莫夜天知道他们要去寻宝,心里虽然极不情愿,但知道自己的修为实在太差,如果冒然跟去,不仅帮不上忙,而且凶险难测,于是应道:“好吧,晚辈在这等你们回来!”

    眼看若风两人升向了第二层,殿主急道:“糟了,华大哥也在上面,如若被他们遇上,那可怎么办才好?”

    訾刑和杜奔雷两人对视了眼,一齐变色。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