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45章 亡命追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若风、任为两人因为少了莫夜天这个累赘,无形中实力大增。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又或许每一层的守卫对他们手下留情,竟然被他们一路杀到了第六层。

    经过他们一番苦斗,这第六层的神像也轰然倒地。

    休息了片刻,任为再次开启了升向第七层的通道,说道:“师尊,这方法果然有效,照此下去,我们定能冲上第九层。”

    原来,经过数次的配合,他们早已定下一个完美的策略。首先由两人同时出手,引得神像来攻。然后若风突然施展全力,强行拖住所有的神像。最后再由任为窥准时机,全力偷袭月台上的神像。必要时再掷出手中的飞剑,只要能击碎神像,便能一举过关。

    这师徒二人不愧是修真界的顶尖人物,此番连连得手,不禁对闯关充满了信心。

    但就在这时,若风反而是心事重重,疑惑道:“事情不太妙!这一路走来,我们竟没有发现华麟的踪迹。由此可知,他一定还在上方。这小子如果真能走到此处,就表明他很有可能会冲破天神庙的束缚。届时我们的行动就会失去意义,而圣门数千年以来的努力,也会付之东流。焚阴宗若是得到了华麟的帮助,说不定真能开启裂天大阵。这个后果实在无法想像,更不是我们圣清院所能担当得起。”

    任为眼中闪过一阵寒光,心中暗暗冷笑。他可不在乎“焚阴宗”会怎样。对他来说,华麟才是自己的目标,什么圣清院的声誉,他根本不在乎。于是淡淡地道:“那师尊打算如何?”

    若风用奇怪地眼神看了任为一眼,说道:“我原本以为华麟绝对无法逃出解神阵的,但现在证明我们都错了。所以我打算留下来,誓要铲除此人,绝不能让他出阵!”

    任为见师尊说得斩钉截铁,不禁皱了皱眉头。只能说道:“那好吧,弟子会全力配合您的行动。”

    若风不再多言,率先向第七层走去。

    而华麟恰恰就在第七层,茫然不知危机正向自己逼来……

    ……

    就在若风前脚迈入第七层的时候,华麟却正好走进了第二间宝库。

    此时,他全身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就是腹部的那一剑令他现在还是隐隐作痛。虽然带着伤,但他心里却是很不服气。心里暗暗想到:无论如何,都要把自己的“吸星石”抢回来。

    虽然一想到满屋子飞剑仍然有些心有余悸,但低头看了看身上透明的仙甲,毅然横剑在前,小心翼翼地踏入了密室。

    此时密室里早已恢复了平静,所有飞剑都不见了踪影。自己的吸星石就躺在密室的中央。华麟迅速扫视了一遍四周,那个令人恐惧的剑盒,仍然被遗弃在角落里。接着华麟身体一震,又发现一个令人振奋的变化:台上悬浮的五柄“仙剑”竟然挣脱了束缚,它们外面的光罩全都被击毁,此时五柄仙剑正在空中缓缓地游岱,仿若一条条悠闲的鱼儿,飘浮在空中。

    华麟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心中暗暗猜测:一定是“剑盒”释放的无数飞剑,把所有囚禁仙剑的光罩全部摧毁。天哪,这怎么可能?

    华麟匆匆看了看周围的一切,又瞄了瞄角落里的剑盒,怕它会突然攻击自己。幸好,它静静地躺在原地,并没有发出敌意。至于空中飘浮的五柄“仙剑”,华麟也分外留神,它们毫不理会“吸星石”的威肋,可知同样并不好惹。

    华麟立刻在心中计划了一遍行动步骤,心想自己必须先开启逃跑的通道,否则一旦被偷袭,那可就不妙了。

    打定了主意,于是一点一点挪向对面的平台。

    幸好他的动作并没有引起这些“仙物”的反击,终于顺利地开启了出口。接着,华麟就把目光停在了空中飘浮的几柄仙剑上。心想这么绝好的机会,自己岂能放过?但心中又是一凛,暗忖如果冒然腾空而起,直接去摘下它们,恐怕会引起所有仙剑的恐慌,一齐向自己射来,那可就糟了。为今之计,最好一个个击破。

    华麟想了想,已经有了办法……

    于是,他瞄准了空中那支“死气沉沉”的仙剑,指尖暗暗发出一缕劲风,向它射了过去。就听“叮”的一声脆响,那仙剑被华麟的指风射中,突然寒光一闪,迅速向华麟射来。果然具有攻击性。

    华麟虽然早已猜到会有这个结果,但仍被吓了一跳,连忙侧身避让,右手去抓剑柄。谁知这剑早有灵性,迅速横削,差点把华麟的魔爪给削了下来。所幸华麟的反应也不慢,右手一带,左手突然出击,“嗖”的一下握住了它的剑柄。若论聪明才智,仙剑岂是人类的对手?

    华麟一阵狂喜,低头去看手中的仙剑。但骇然间发现,自己的真气竟被它疯狂的吸走。这才大惊失声,连忙封住右手的真气,这才不致有事。再看剑面时,只见上面刻着三个古老的文字,好像是叫做什么“黯魂剑”。

    华麟微微有些变色。心想这把剑难怪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原来可以吸收周围的能量。显然此剑有点邪门,不能轻易送人。想了想,于是把剑收进了戒指空间。抬头又看了看空中其它的仙剑,华麟嘿嘿一笑,照样施法,一一把它们全都收了起来。经过一番观察,发现这四柄仙剑分别是:飞瀑剑、碧波剑、清鸿剑、滠泷剑。

    到了此时,华麟已经发觉它们都属于水系的神兵,剑身流淌着无比强大的灵气,本身就难以控制。华麟怕它们会伤到小白,于是把它们全都插进“玄冰髓”里。要知道“玄冰髓”本身就拥有强大的禁锢之力,用它锁住五柄仙剑,真是再好不过了。

    华麟收好仙剑,又把目光移到了角落里的“剑盒”上。好像记得它叫做什么:“万影剑”。

    一想到它里面藏着无数的飞剑,华麟又机伶伶打了一个寒战。但心里却有点兴奋,心想:自己如果能控制好这个盒子,出去后一定可以拿来对付敌人,这岂不是快事一件?

    于是,华麟小心翼翼向它移去……

    好不容易来到了它的附近,华麟用剑尖远远地挑了挑它。发现没有反应,心中稍稍一缓。也幸好没有反应,否则他一定会扭头就跑。

    此时又挑了挑剑盒,华麟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在它面前蹲下,手指轻轻扶摸着精美的剑盒,那中间的“万影剑”三字是如此的显眼。联想起它万剑齐发时的威力,确实不愧有“万影剑”之称。

    至到现在,华麟才明白了剑盒上花纹的意义。一轮弯弯的月亮从海平面升起,就像宝剑出鞘,立刻映得海面上一片波光粼粼。

    华麟爱不释手的扶摸索着上面的图案,用意念头去感觉它的存在。但还是一无所获。

    因为担心殿主他们等得太久,华麟只能就此做罢,匆匆把剑盒收进了戒指内,转身又捡起不远处失落的“吸星石”,这才依依不舍地跨出了密室。

    就在出来的那一瞬间,远处传来“当”的一声脆响,华麟寻声看去,不禁大吃一惊。只见任为、若风正与两个白衣战神激烈地交战,华麟正想躲起来,但已经来不及了,若风首先发现了他,凌空远远扑来。华麟着实吓了一跳,幸好有一个“白衣战神”从侧面截住了若风,“当”的一声巨响,双方又乒乒乓乓打得难解难分。

    华麟暗暗舒了一口气,此时再也不敢寻什么宝物了,连忙开启通道,匆匆逃到了第六层。心中惊魂未定,不明白若风他们怎会追来。但此时又不及细想,知道如果被若风追到,恐怕再难幸免。于是慌忙冲下宝塔,终于下到了第一层。

    他甫一出现,远处的訾弄立刻喜出望外,大声唤道:“你终于回来了!”

    殿主却见华麟全身是伤,骇然道:“你没事吧?”

    华麟也来不急招呼,掠到月台后,突然一掌击碎了上面的神像,大声说道: “快走,若风他们可能随时会追来。”说完,这才发现不远处多了一个莫夜天,华麟皱头皱眉头,但却顾不得许多了。

    訾刑三人也知道若风绝不会善罢干休,于是全都奔了过来。华麟再不打话,领着众人进入最后一道光柱,嗖的一声逃出了“水系宝塔”。——只余下莫夜天呆呆地站在原地,却又不敢跟来。

    逃出来后,华麟立刻带着众人偏离了主道,跑进左侧的一个小巷,杜奔雷不解道:“俺们是不是走错了,九神殿好像不是这个方向。”

    华麟匆匆回答道:“我们暂时躲一躲,等若风走后再回九神殿。”

    四人尽捡小路狂奔,拐了好几条街,这时前方又出现了一条大道,遥遥不知通向何处。众人都感到头皮发麻,才知道这“天神庙”实在太过庞大。因为担心会迷路,所以众人皆不敢再向前去。于是华麟带着众人又拐进了左边的一条小巷,随便找了一间房舍,推门就走了进去。回身招手道:“都进来吧,我有好东西送给大家……”

    訾刑、殿主、杜奔雷三人只好跟了进来,华麟则随手把房门关了起来。

    整个房间一暗,墙上立刻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禁制。四人暗暗乍舌,环顾四周,只见这里仍然是一间弟子的卧室,地面摆着一个蒲团,东边的墙上悬挂着一柄宝剑,和先前所遇到的民宅极为相似。不过在这里,左边的墙角还多了一张八仙桌,上面摆满了各种书籍。

    殿主走到八仙桌前,拾起一本书籍,翻了几页。但里面都是一些古老的文字,很难识别出来。当下惊讶道:“你们发现没有,这里的东西好像不会风化,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书籍还保持着原状。”众人的眼睛果然移到了她的手中,心中也都觉得暗暗称奇。殿主见状,突然嫣然一笑,转而问道:“华麟,你不是说有好东西要给我们吗?”

    “噢!”华麟连忙低头打开戒指的空间,从“玄冰髓”里拔出了五柄仙剑……

    整个屋子立刻充盈着庞大的气势,周围的墙壁立刻浮现出一层层禁制,就连殿主三人,也被剑气逼得退了一步,眼中均露出了骇异的神色。

    华麟分别把“黯魂剑”、“飞瀑剑”、“碧波剑”、“清鸿剑”和“滠泷剑”插进了地面,缓缓说道:“这五把仙剑,你们可以随便选择一把。不用客气!”

    殿主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凡铁”,只觉黯淡无光,根本无法与这五柄剑相媲美,几乎立刻就想把自己的剑扔在地上。

    就连华麟自己,也被眼前的神兵所吸引。此时更停在了“黯魂剑”上,心里有点舍不得把它拿出来,但又感觉“黯魂剑”和訾刑有着某种相似之处,心想如果真能增强訾刑的实力,对逃出天神庙或许大有帮助。最紧要的是,自己已经有了一柄霞照剑,现在又多了一个万影剑,自己的宝剑实在太多了。做人不可以太小气,否则对修练可不是什么好事。

    訾刑、殿主、杜奔雷惊骇地望着地面的神兵,纷纷惊叹道:“你哪里弄来这么多宝剑?”

    华麟笑道:“本来我还想多拿几件仙器的,但若风却已经追到。或许这就是天意!……你们快选剑吧,还客气什么?”

    訾刑的目光果然停在了“黯魂剑”上,淡淡地道:“剑是你拿来的,当然由你自己先选!”

    华麟摇头道:“我已经找到我想要的宝剑了,它就叫万影剑。……喏,就是这个东西!”说着,华麟又取出一个差不多一人高的剑盒,竖在身前,对着訾刑笑了笑。

    訾刑吃惊道:“你要这个盒子干嘛?”

    华麟耸了耸肩道:“你可千万别小看它,你看看我身上的伤势,这都是拜它所赐!”

    訾刑看了看华麟身上的血渍,也觉暗暗心惊,心想这盒子如果真能把华麟伤成这样,那确实有点古怪了!

    华麟见訾刑的目光又停在了黯魂剑之上,于是主动道:“訾刑,我看这把‘黯魂剑’非常适合你。不要再犹豫了,快把它拔出来!”

    訾刑尴尬地一笑,说道:“说真的,我也感到有点奇怪,这把剑很是特别。”说着,訾刑只好上前,大大方方地拔出了黯魂剑。

    接着殿主也选择了一柄“碧波剑”,而杜奔雷却选了“滠泷剑”。

    华麟又脱下仙甲,给了殿主。这倒不是他偏心,而是殿主身份较为特殊,给她最为妥当。至于杜奔雷,则可以由自己来照顾,而訾刑却足以自保,故而谁也没有异议。反倒是殿主本人不同意,不过在众人的劝导下,也只得作罢。

    此时殿主、訾刑、杜奔雷各自得到一柄神兵利器,顿时感到实力大增。握在手中,只觉“精气神”同时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不过由于殿主和杜奔雷的修为太低,竟然有一种无法控制手中兵器的感觉,仿佛它们会随时脱手而飞,真是令人胆战心惊。

    幸好殿主有仙甲护身,稍稍可以驾驭。只有杜奔雷颇为吃力,因为右手残疾,他的左手握剑,实在感到非常吃力。于是把手中的“滠泷剑”递回给华麟道:“俺根本控制不住,华大哥请把它收回去!”

    华麟却劝道:“这样吧,我们先在此地休息一日,等大家可以操控仙剑后,再行上路。”

    訾刑三人纷纷点头,此剑非同小可,如能施展开来,对闯阵确有极大帮助。反之稍有控制不住,却可能带人威害。大家虽然盼望着出阵,但也不急于这一日之功。

    四人不再多言,就此休整了一日。

    一日后,大家都对手中的仙剑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掌控,而訾刑的表现犹为突出,他仅用了半日时光,便将“黯魂剑”运用自如,仿佛这把剑专门是为他打造的一般。

    反倒是华麟陷入了困境,始终无法参透“万影剑”的用法。这个奇特的“剑盒”令他心痒难耐,明知道此物蕴含着极大的威力,可偏偏又参透不出其中的奥秘。一怒之下,索性不再去想,随手把它塞进了戒指的空间。

    殿主见华麟收起了剑盒,于是说道:“昨日无意中得到一个好消息,据莫夜天透露,若风他们已经探明了出阵的坤位,就在‘九神殿’的第五扇门。我们要不要立刻前往?”

    华麟眼睛一亮,但随后又暗了下去,摇头道:“不行!若风一旦找不到我们,必定会在坤位等着我们上钩。我看不如再等两日,我就不信他们熬得住。……借此机会,我们也好修练一番。我再顺便养养伤,而訾刑也好恢复一下他的双目。”

    众人都觉有理,于是又商讨了一些其它的事宜,待诸事妥当后,訾刑站了起来,说道:“这里到处都是空宅,我先去隔壁修练。若有需要,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说完推门走了出去。

    华麟点了点头,心想此处街道纵横,谅他若风无法在短时间内追到这里来。

    殿主和杜奔雷也对视了一眼,也纷纷告退,各自去寻找修练的空房。

    华麟目送他们离开后,再次盘膝坐下,又取出了“万影剑盒”,置于身前。望着剑盒上的精美图案,心中忽有所感。仿佛看见一轮弯月从海面缓缓升起,洁白的月光照得水面波光临临,就似无数的飞剑透射而出。华麟全身一震,仿佛抓住了些什么,但仔细去看时,眼前的幻像却又消失不见。华麟稍一思索,右掌轻轻按在剑盒的月亮之上,缓缓闭上眼睛,放出一丝精神力,想去探索里面的结构。但仍然失望了,他的神识立刻被弹了回来,表明此物具有极厉害的禁制保护。无聊之下,华麟突然想起剑盒上的图案,那月光投射在水面上有什么含义呢?心中一动,转而催动体内的水系真元,缓缓向剑盒注入。这时奇迹出现了,自己体内的真元源源不断地输入到剑盒之内,显然都被它完全吸收。不仅如此,周围的空气也都化作一丝丝白气,迅速注入到剑盒之内。

    华麟心中狂喜,感觉这东西竟然可以吸收水系的物质,就像一个修真者的内丹一样,可以蕴藏巨大的能量。同时也恍然大悟,这“万影剑”之所以能释放无数激射的飞剑,皆因此种特性。若要拿它出来对敌,就必须先给它补充能量才行。想到此处,华麟哈哈一笑,先前只是想着如何从它身上获取,却从来没有想到先要给予,难怪一筹莫展。当下不再犹豫,全力催动体内的真气,快速注入到剑盒之内。谁知这一回,却引起了连锁反应,体内的真气疯狂的涌出,根本不受控制。华麟大惊失色,待要收势却又感到右手酥软,根本离不开剑盒。而此时,周围无数的白雾也疯狂地注入到剑盒内,隐隐形成了一个旋涡。

    华麟感觉不妙,突然抽出右腿,果断地把前面的剑盒一脚踢了出去。

    此时右掌终于恢复了自由,那剑盒被踢到了远处的角落,周围又恢复了原状。

    华麟暗暗咋舌,才知道真气不能注入太快,否则难以驾驭。直叹这个“仙物”真是厉害,只要自己输入少许的真元催动,它便能自行从周围吸收更多的能量。想到此处,华麟灵光一闪,立刻想把它拾回来仔细研究一番,但苦于手脚无力,显然真气损耗过度。突然,华麟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剑盒”自从吸收了自己的真元后,仿佛和自己有了一些感应,于是心中一突,遥遥对着远处的剑盒招手道:“回来……!”

    那剑盒竟然颤了颤,果然有点作用,华麟心中狂喜,再次凝神喝道:“回来……”但那剑盒仍然只是颤了颤,并没有进一步的变化。华麟虽然有些失望,但也知道这种事情只能循循渐进,于是挣扎着爬起来,把剑盒从角落里捡了回来。盘膝坐下,再次把它置于身前,收摄心神,用心去感应它的存在……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