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46章 惊人之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且说若风自从在第七层见到华麟后,就再也无心闯关,立刻摆脱神像的纠缠,和任为一道追出了宝塔。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但此时,华麟早就没了踪影。

    若风稍一思索,毫不滞留,立刻带着任为和莫夜天两人,按原路返回,直奔“九神殿”而去。

    好不容易追到九神殿,但仍然不见华麟的踪影。站在这空旷而幽暗的神殿中央,若风不禁皱了皱眉头,目光一一扫过周围的八个出口,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追踪。身后的莫夜天想起了什么,插嘴道:“我曾向他们透露第五扇门是出阵的坤位,不知道华麟会不会往这个方向走呢?”

    若风略一点头,冷哼道:“我们追!”说完向东北方的第五扇门掠去。

    推开石门,一阵清风吹来,带着淡淡的云雾从眼前飘过。远处的宫峦忽隐忽现,显然又是另一块天地。这“九神殿”分别通往八个不同的方向,其间只用一座透明的悬桥相连。如果不悉出阵之法,一时间确实摸不着头脑。

    若风打定主意,故不作停留,直奔对岸的宝塔而去。

    不一刻来至塔下,若风回头命令道:“任为随我一同上去追截华麟,莫夜天你在此处等候,以免无暇照应。”

    莫夜天虽然不情愿,但却只能应是。

    然而,任为却对追杀华麟有些不满,但他又不敢明言,只是低沉的应了一声。他原本打算先取得几件仙物,以增强自己的实力,怎料师尊却一意孤行,搅乱了他的计划。此时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长剑,不禁暗暗皱眉,此剑已经崩了几处缺口,再也经不起剧烈的拼斗。虽然这把剑被喻为“裂天剑”,但他自家知道自家事,这剑只是圣门拿来骗骗外人罢了。

    说时迟,若风已经步入了塔内,任为只能跟上。

    此塔,正是“天神庙”的唯一出路,方位属“坤”位。——《玄巽术》上有云,坤者,是为顺也。

    但正因为这是出阵的关键,所以此处的禁制格外森严,其守卫也更为棘手。上一趟若风和任为来到此处,就是闯到第四层楼就败退下来。此番为了追杀华麟,不得已再次硬来。

    此塔既属于“坤”塔,自与其它宝塔绝不相同。这里的每一层楼,里面都是漆黑一片,像是处于一个虚幻的梦境。

    若风和任为虽然已对此地轻车熟路,但仍然费了大半个时辰,这才杀上第四层。眼看师尊还要继续上楼,任为终于忍不住道:“师尊!……以我们的脚程,没理由追不上华麟的。依我看,他一定又在哪个角落躲了起来。这家伙诡计多端,绝不能以平常人看待。不若退回第一层,守株待兔,以静待华麟前来送死!”

    若风闻言,果然迟疑了片刻。任为见状,复又上前补充道:“……况且在焚阴宗里面,还有我们的人手潜伏。如果他们能成功得手,届时就不怕他华麟不认命!”

    若风沉吟了半晌,但突然却果断地说道:“不行!世事难料,我们只有把握住住每一件事,才能避免失败。……这样吧,我们再追上一层看看。如果在第五层仍然看不到华麟,那时就依你而言。”

    任为无语……

    至到现在,他才知道若风要杀华麟的决心是如此坚定。不过转念一想,倒也释然。这都因为这次追杀华麟,圣清院一共派了四位高手陷入解神阵。而现在,若风已经损失了两位师弟。这个结果,让他的心境有了很大的改变。更何况华麟身边还带着一条幼龙,如果不能把华麟解决在“解神阵”,一旦等他出阵,那就更加难以控制了。如果华麟又投入到焚阴宗的阵营,那时就乾坤逆转,说什么都迟了。所以华麟一定不能放过!

    稍作休息,若风已然开启了通道,率先迈上了第五层。任为在万般无奈下,只能跟上。

    两人还未站稳,黑暗中就涌来一股从所未遇的压力。以若风和任为的定力,都不免暗暗心惊。只见空间一阵扭曲,两个淡淡的人影出现在远方。双方只是一个照面,对面的人影就突然发动,提着长戟,远远飞奔而来。还在五丈开外,它们便同时腾空而起,长戟化作一道惊鸿,分别射向若风和任为。

    在若风和任为的眼里,对方的戟尖是越来越大,几乎裹住了自己的所有退路。先前所商量好的对策,一时间竟用不上来。只凭这种气势,就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若风不愧为圣清院的顶尖高手,当下大喝一声,未等对方接近,立刻一招“冰峰绝仞”迎上对方。骤然间,三根巨大的尖冰柱呈“品”字形撞向对方,这是圣清院的“七级仙术”,若风能在匆忙间施展开来,不愧有着“诛魔院”第一高手之称。

    当然想凭一招“冰峰绝仞”就挡住对方是不可能的。只听“哗啦”一声脆响,对方的长戟透过冰尖柱,穿破而来。

    虽然无法阻止对方,但这已经足够了。若风得此一缓,手中的“泸冰剑”划出一道完美的孤线,直切对方的面门。一幕水平剑痕,力透五丈开外。

    “叮当”两声,若风这一剑,不仅挡住了对方的攻势,还迫得两尊战神同时向两侧分了开来。但饶是如此,若风却也“蹬蹬蹬”退了三步,方才站稳。

    若风力挽狂澜,给任为创造了良机。值此机遇,任为不顾一切奋勇冲前,绕过挡路的“战神”,长剑一抖,全力施展“乾坤一剑”,直射月台上的石像。只要能击碎上面的石像,他和若风就算过关了。其战术不可谓不正确,配合上也天衣无缝。但就在这时,任为只觉眼前一暗,前方的月台竟然不见了踪影,同时左侧一道亮光迅速射来,吓得他连忙变招,横剑上挑。

    又是“当”的一声脆响,戟剑相击,任为和对方同时退了一步。眼前的一切迅速恢复了原状。任为转头看时,差点气得吐血。原来远处的月台仍然在原处,刚才显然只是触动了某种禁制,所以让自己产生了幻觉。

    可恨的是右手被震得隐隐麻木,体内的真气更为之一塞。但对面的“战神”却不受影响,立刻调转长戟,拔空而起,戟尖横扫任为的头顶。

    此时再想偷袭石像已经不可能了,任为连忙一招“剑轮之舞”挡在身前,堪堪架住。但就在这时,对面的战神却无缘无故退了一步,任为一阵窃喜,还以为有机可乘,然而就在这时,对面那家伙突然一分为四,骇然施展出“分身斩”,同时从四面挺戟刺来。刹那间,四道白光汇聚而至,根本避无可避……

    任为只惊得面无血色,他万万没想到第五层的守卫竟然习得“分身斩”。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因为这种仙术,就算整个修真界也没有几个人可以施展得出。

    远处的若风见状,连忙扑来救驾。但已经迟了,就听“咣”的一声,任为手中的长剑终于抵挡不住,并当场折断。这柄所谓的“裂天剑”,在经历了数以千计的战斗后,终于走完了它的最后一程。紧接着,任为“扑扑扑……”胸口连中了三戟,身体摇了摇。

    远处的若风被吓得呆了一呆,眼看爱徒横死当场,却真个鞭长莫及。

    但就在这时,奇迹却出现了。任为突然一个后空翻,眼中闪过一丝凶芒,人还在半空,却“铮”的一声从背后抽出第二把剑,再次反弹而回。唰唰唰一连三剑,硬是逼退了前方的“战神”。他不但没事,仿佛还功力大增,这真是咄咄怪事了。

    若风是又惊又喜,还以为徒弟没有伤到要害,于是精神大振。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却着实有点让人有点无法解释了。

    两尊战神明显愣了一愕,齐齐瞪向任为,身体陡然光芒大盛,竟舍下若风不管,不约而同向任为扑去。

    任为大惊失色,连忙后跃,差点就想转身逃走。

    幸好若风手疾,得此良机,运剑直劈“月台”上的石像。剑光闪过,就听“哗啦”一声脆响,石像应声而碎。而在此时,两尊战神的长戟只差半寸,就能插入任为的“天台穴”。但那也是差了一点而已,随着石像的碎裂,它们立刻烟消云散。

    任为捡回了一条命来,事后却仍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第五层的守卫终于被破去,若风一边开启通道,一边却留意着任为的伤势。关心道:“你没事吧?”话未说完,却骇然定在了当场。

    虽然只是匆匆一眸,却足以看清一切。原来任为胸口上的三个巨大窟窿,几乎洞穿了他的身体。但他本人却好像没事,甚至连一滴鲜血都没有流出来。这情况十分离奇,正要细看,任为却早已撕下衣襟,把它们摭了起来。

    若风呆了一呆,立刻想起了一些事情,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任为也觉察到他的变化,心中一阵慌乱,突然指着若风的背后道:“华麟,你往哪里走!”

    若风转头看去,却突然感到不对,连忙后跃。但仍然晚了一步,只觉腰部一痛,被人刺了一剑。他连忙捂住伤口,殷红的鲜血已从指缝里涌了出来。当下猛然抬头,凛然道:“妖孽,你究竟是谁?”

    在他潜意识里,觉得眼前这个任为应该是冒充的。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果然,任为冷冷道:“你从一开始就错了!”说完立刻出手,直扑若风。他的身法大变,竟是快愈鬼魅。

    若风怒极反进,脚踏“艮”位,并一剑封死任为的后着。同时剑光大盛,幻出一层层海啸般的浪花,直扑任为的全身。

    他不顾伤势的狂攻,把任为逼退了一步。但这些年来,任为显然隐藏了实力,只是稍一后退,却又大喝一声,复又挺进。九道剑光化成有形的“飞剑”,直刺浪花的中心,正是“绝生十六式”中的万剑穿心。以此招对付大规模的进攻,可谓“相的益彰”。

    怎料若风突然一顿,脚踏“离”位,不仅躲过任为的招式,并且把海啸般的剑光突然敛去,只化作一道白光,直划任为的胸口。他不愧是任为的师傅,变招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任为闷哼了一声,胸口又中了一剑,目光狠狠射出一阵红光。

    若风厉声笑道:“你别忘了,你的剑法还是我教的!哈哈哈……”

    任为退了一步,全身反而散发出更为强大的杀气,突然暴喝一声,手中剑法再变,一剑削出,周围的世界竟然变成了一片血红色,无论若风躲向哪里,都难逃任为之手。

    若风骇然大惊,捂着伤口连退了六步有余,这才知道任为真正的实力。偏偏此时腰间的伤口鲜血不止,虽然一时之间死不了,但失血过多始终会成为一个隐患。到了此时此刻,他终于把心一横,愤然施展出绝招,挺剑直刺。长剑在他手中,犹如猛龙出海,剑尖看似平淡,但却是循着一道奇特的轨迹,裂开一层层浪花,直刺任为的心脏。

    任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那长剑就已经透体而入。

    若风被誉为诛魔院的首座,自然有其独特之处。得手后,若风一声冷笑,正欲全身而退,但接着笑声嘎然而止。因为他看见任为的身体开始一阵阵荡漾,仿佛要化作一滩血水。当下骇然道:“什么?”——很显然,这是“血光虚无”的境界。

    说时迟,任为身体一晃,又恢复了常态,左手握住了若风的剑尖,右剑横扫,逼得若风后跃,连手中的“泸冰剑”都来不及收回。

    到了此时此刻,若风已经知道无法奈何任为,这倒不是他打不过,而是腰间的鲜血不断涌出,当下大喝一声:“冰封坠”

    空中陡然出现无数的冰刃,直射任为的全身。

    以任为的能力,却也不敢硬接若风这招“冰封坠”。——这四级仙术到了若风的手上,绝不比六级仙术差多少,直逼得他连连闪避。等冰封坠消失后,若风却没了踪影。

    在身份败露下,任为已经没有了退后。心想绝对不能留下任何活口,当下毫不犹豫地追了出去……

    且说莫夜天正在外面等候,正等得烦燥不安。

    他唯恐若风两人会扔下自己不管,届时凭自身的实力,绝对是寸步难行。

    就在这时,若风下来了。而且是跌跌撞撞逃下来的。莫夜天一呆,还没明白怎麽一回事,那若风就从他身边一晃而过,远远喝道:“快走,任为入魔了!”

    莫夜天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不过若风身上的鲜血他倒是看得一清二楚。当下暗暗心惊,立刻觉得不妥。就在这时,任为已经带着一股杀气,旋风般追了出来。他从莫夜天的身边掠过时,突然反手一掌,拍在了莫夜天的胸口上,直把他震飞到三丈开外。

    可怜莫夜天刚刚才惊觉,就遭到了毒手。

    幸好任为真正忌惮的乃是若风,所以一掌劈飞莫夜天后,头也不回就直追若风而去。因为他很自信,以莫夜天的修为,受此一掌当然是必死无疑。

    周围又恢复了宁静,只余下地面的一滩血痕,以及远处墙角的一具僵硬“尸体”。

    此时的华麟盘膝坐在蒲团上,手里握着半部梵谧心经,正自愁眉苦脸。

    这两天来,他可以说是一事无成。不仅无法驭使“万影剑”,甚至连手里的这本梵谧心经,他也参透不了其中的一章半节。原本还打算好好利用这两天的时间,以提高自身实力,谁曾想竟会彻底失败。

    正冥思间,门外传来了叩门声……

    华麟缓缓清醒过来,扬声道:“进来吧!”

    訾刑推门而入,当见到华麟时,正好迎上对方的目光。两人同时一愣。原来訾刑整个人已经脱胎换骨,此时早已摘下了斗蓬,双目炯炯有神,再也不畏惧外面的阳光。而且他背上还负着一柄长剑,整个人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剑,散发着令人惊讶的气势。华麟突然明白,訾刑已经突破到了某种境界,其修为都看不出深浅了。

    而在訾刑眼中,华麟的变化何尝不是一日千里?或许华麟自己不清楚这一点,但自从他伤势复原后,整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起来,像是换了一个人。此时他看上去不仅英俊了许多,而且由于衣襟褴褛的原故,更透着一股浪荡的洒脱。

    訾刑在华麟的对面坐下,说道:“两日不见,想不到你的功力又有进步!”

    华麟一呆,心想这两天自己纯粹在浪费时间,何来功力大增?当下暗暗把体内的真气运行了一周,竟发现自己“水系元神”强大了很多。心里暗暗奇怪,但转念又一想,就明白了其中道理。盖因自己在“水系宝塔”第九层时,体内的“幻光镜”被女神的化身重新净化了一遍。这件“筑基法宝”一旦得到了修复,其能力自然是突飞猛进,甚至直接影响到自己的功力。

    华麟明白了自身的变化后,也不作解释,呵呵笑道:“你也不简单嘛,不仅功力巨增,而且再也不畏惧阳光的束缚了。看样子,你现在的功力早已回复到冥界时的水准,甚至比那时还要精纯。看到你重获信心,这实在令人高兴!依我看,现在你绝对有和任为一战的实力了。”

    訾刑眼中也露出了少许期待之色,欣然道:“这一切都要感谢你才对。如果有空,我要再和你一较高下!”

    华麟惊得跳了起来,大呼道:“你不会吧?又要跟我动手?……你千万别来找我,要找人打架,就去找任为吧!”

    訾刑哈哈一笑,反手抽出了背后的“黯魂剑”,真诚道:“这把剑真的很厉害!比我之前的要好上无数倍。我还发现它竟然可以‘抽刀断水’,仿佛一剑挥出,能使周围的一切停止了运行。当然,这或许是我的错觉吧!但此剑确实能隐藏杀气,令人吃惊!”

    华麟也欣喜道:“那就好,我真替你高兴。希望这能对我们出阵有所帮助!”

    訾刑沉吟了片刻,双目炯炯,直视着华麟的眼神,正色道:“你把此剑送给了我,难道就一点都不后悔?”

    要说丝毫不后悔,那是绝不可能的。华麟暗暗叹了一口气,但脸上仍然无动于衷,正义凛然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如果能提高你的实力,就能增加我们出阵的希望。这就足够了,你说是吧?”

    訾刑笑了笑。心里却在暗暗佩服华麟,这家伙虽然有时表现得有些贪婪,甚至可以说是贪得无厌,但关键时刻他总能以大局为重,而且对朋友还算大方。这个朋友直得一交。

    两人正谈着,殿主和杜奔雷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前者直接问道:“我们是不是该上路了?”

    华麟站了起来,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先返回九神殿。我估计若风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出阵了。”

    訾刑也站了起来。

    四人步出屋外,展开身法,穿屋过舍,沿大道按照原路返回。当回到花园的时候,华麟还特意在凉亭里停了停,只见两尊石像仍然在低头冥思着棋局,不禁暗暗好笑:这桌子上的棋盘都被自己没收了,但这两个家伙却还在装模作样。日后如果被后来者看见,一定猜不到他们在干些什麽。

    众人复又上路,不一刻就回到了万丈深渊的边缘,踏着那透明的浮桥,小心翼翼地向对面九神殿移去。

    推开石门,就在踏入九神殿的那一刻,华麟已准备好了应付突如其来的变故。但幸好里面并没有埋伏,于是四人陆陆续续跨了进来。

    身后的石门缓缓合上,空旷的大殿一片死静,远处的九座神像仿佛在默默监视着自己。华麟转身看了看周围的八扇石门,有点忐忑不安道:“馨婷,莫夜天确实说过第五道石门是通往坤位?”

    殿主点头道:“不错!他没有必要骗我们。”

    华麟想了想,也觉有理。于是率众来到了北面的第五扇门前,推门而出。

    众人来到了对岸,却愕然发现,此处的景色和之前的布局极为相似,甚至连花园和石径都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只是少了一座凉亭,否则真会以为回到了原地。

    不一刻,众人走出花园,经大道直走,来到了一座九层楼高的白塔前。

    华麟走在最前,此是突然一愣,停了下来。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台阶下血迹斑斑,而在不远处,更有一具“尸体”静静地卧在地面。依稀便是莫夜天的身影。

    大家虽然都对莫夜天怀有敌意,但乍然见他横尸荒野,却仍然涌起一丝兔死狐悲的凄凉。

    华麟来到近处,翻开了他的“尸身”,才发现这家伙的身体还有一些温暖,心中一动,觉得应该还有一线生机。当下就犹豫了起来。自己虽然不喜欢这个家伙,但见死不救却非仁者所为。于是探了探莫夜天的气息,发觉他体内的内息极为奇特,若有若无,倒像是“冬眠”后的动物。

    殿主也在他身边蹲了下来,急声问道:“他还有救吗?”

    华麟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道:“哎,修真之人只要元神未灭,就有一线希望。这家伙实在命大,遇害前提了一口真气护住了元神。若非如此,只怕早就翘得僵硬了。只不过,哎……”

    殿主想起了莫夜天以前对“迷仙镇”的贡献,于是催道:“那怎么办呢?”

    华麟无奈道:“看这情况,他应该至少昏迷了两天时间。我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身后的訾刑却冷哼了一声,说道:“此人吃里扒外,救他作甚?”

    众人都没有说话。

    华麟一声叹息,默默运起真气,缓缓渡入到莫夜天的体内……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