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47章 破阵先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由于莫夜天的经脉有几处断裂,施救者若要重新把他离散的真元凝聚起来,当真是有点难度。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也难怪訾刑不赞成华麟救人,因为这实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不到一刻钟,华麟的额头就开始冒出了汗珠。反观莫夜天,面色终于渐渐红润,稍稍恢复了一些生机。过了半晌,莫夜天突然呼出了一口气,殿主一声欢呼,一时间倒也忘记这家伙曾经背叛过自己。

    华麟抹了抹汗水,心中暗暗叫了一声侥幸。若非莫夜天刚刚修到了“元神初结”,不然就算杀了华麟,也休想把他救活。

    莫夜天的眼帘颤了颤,缓缓睁开一线,无力地看着华麟一眼,过了良久,这才认清眼前这人正是自己的宿敌。于是,他干脆又闭上了双眼。

    华麟站了起来,回头道:“奔雷,他就交给你照顾罢。……哎,真是为难你了!”

    杜奔雷点了点头,愤然道:“那圣清院的两个龟孙子当真不是人,别人还没死,他们就扔下不管,独自出阵去了!”

    众人都是一阵愤慨。

    当听见圣清院的三个字时,莫夜天却是全身一震,双目赫然睁开,显然是想起了什么。华麟看在眼里,心中一动道:“究竟发生了何事?他们人呢?”

    谁知莫夜天根本不理会华麟,反而又闭上了双目。华麟只能耸了耸肩膀。

    杜奔雷见状,怒道:“喂,华大哥好不容易救你一命,怎的连他问话你也不答?”

    华麟反倒替他说情道:“算了,可能他重伤未愈,就让他休息吧!”

    殿主却上前探了探莫夜天的额头,温声道:“夜天,究竟发生了何事?”

    这回,莫夜天终于有了反应,断断续续道:“我……我也不太清……清楚。只知若风受了重伤,仓皇之间逃出来,说任为沉入了魔道。接着……接着我就被追来的任为一掌震昏。幸好……幸好我当时已经有了一些准备,不然就醒不过来了。”

    众人都是一惊,隐隐猜到了一些真相,但又无法洞悉一切。

    只有华麟全身一震,心中闪过无数念头,寒声道:“哼哼!……这回有戏看了,圣清院竟然有人修练魔功,看他们如何自处!”其实早在以前,华麟就隐隐觉得任为有些不妥。上次一招“分身斩”明明砍中了这家伙,但他却一点事儿也没有。在那时自己就觉得有点奇怪,可惜到了如今才算明白了过来。

    訾刑听到“任为”二字,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兴奋之色,欣然道:“很好!如果有机会,我定要再和他较量一番!”

    华麟却只能一阵苦笑,只要一想到任为这家伙,他就全身不自在。由始至终,他都一直处于被任为追杀的境地。此时虽然已经有了和他一拼的实力,但那种可笑的念头却始终挥之不去。当下咳嗽了两声,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尽早出阵为妙。”

    众人都点头赞同,但莫夜天却又陷入了昏迷状态。无奈之下,大家只好扶着他进入了塔内。

    甫一入塔,远处立刻涌来一股慑人的压力。华麟和訾刑立刻上前一步,时刻准备抗敌。但他们却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那远处的“月台”人影连闪,一连五个“战神”一字排开,挡在了众人之前。就连昏迷的莫夜天都不放过。

    那强大的杀气逼得华麟呼吸不畅,忍不住就退了半步。此时才知道不妙,身后的殿主和杜奔雷还扶着昏迷的莫夜天,他们可以说是毫无战斗能力。而这次,却要凭真本事才能过关。

    此塔属于“坤”位,其守卫已经不再是“水系”的神像,所以它们根本没有理由再对华麟手下留情。所以当一股强大的气势汹涌而来时,大家都知道不对劲了。

    幸好訾刑的双目已经恢复正常,无形中 功力大增。他抢先出手,跃空而起,手中的“黯魂剑”一剑刺出,大家只感觉周围的光线暗了下去,仿佛时间都要停止。华麟正暗暗吃惊之际,就听訾刑远远喝道:“我来拖住神像,你快去击碎‘月台’上的石像。……快!”

    华麟立刻闪过很多念头,索性又退了一步,立刻取出“冥王令”,在心里暗暗祷告,希望这“冥王令”可以对付这里的神像,如若不然,那可就糟糕透顶。

    他之所以不用霞照剑,是因为体内的“焚星轮”停止了运转,无法让霞照发挥最大的威力,故改用冥王令。

    眼看訾刑无法抵挡五尊战神的进攻,华麟一急之下,想也不想,直刺对面的一个黑影。同时默默念了一遍口诀,大喝道:“收……”

    手中的“冥王令”立刻形成一个旋涡,罩住了对面的一个“战神”,顿时把它定在当场。那虚影显然在全力抗衡着,却动都不敢动弹分半,否则便会被“冥王令”吸走。华麟心中大喜,想不到这“冥王令”真的可以起到作用。而最让他高兴的却是,这“冥王令”甚至可以收发自如,凝成一线。否则自己全力施展,恐怕首先会把后面的殿主、杜奔雷和莫夜天全都吸过来,那可就难堪了。

    华麟一阵兴奋,却忘了现在有五个“战神”之多。其中两个战神已经摆脱了訾刑,抖出漫天的戟影,分左右两侧,迅速电射而来。华麟骇然大惊,只觉它们庞大的劲气有若实体,自己绝难抵挡它们的合击。当下舍去对面的战神,立刻用绿尺横引,御去右侧的戟影。但此时,他已无力再应付左侧的战神,于是只能就地一滚,从一具“战神”的下方钻了过去。为了活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但两个“战神”岂容他逃脱?长戟直戳,就听“铮铮铮”地面多了几个窟窿,华麟迅速滚开,差之一毫就会被钉死在地上。

    但他躲得再快,又怎能快得过敌人的进攻?华麟深知这一点,无奈用手中绿尺上撩,“当”的一声格开其中一根长戟,同时借着反震之力,迅速贴着地面射了出去。等他站起来的时候,早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然而就在这时,华麟骇然发现远处的殿主陷入了绝境。先前被自己定住的“战神”早已恢复了自由,并且迅速扑向他们。可以想像,以她们的能力根本无法抵挡。

    五丈外的訾刑救之不及,大声吼道:“当心!”

    华麟大惊之下,不顾自己的处境,闪电般念了一遍口诀,大喝道:“……收!”

    一团绿光射了出去,罩住了那战神,由于它猝不及防下,竟然被“嗖”的一声吸进了冥王令。此番变故,当真是险之又险。然而华麟的厄运却接踵而来,他可以解除别人,却无法抵挡自己身边的两个战神。一根长戟“扑”的一声插中了他的左肩,根本避无可避。但此时奇迹出现了,他体外立刻浮现出一层清晰的咒文,那长戟愣是滑了开去,虽然挑起一大片血肉,但至少没有把华麟刺个通透。然而华麟根本来不及喘息,另外一具战神也是快愈闪电,长戟横扫,“砰”的一声,戟刃击中了华麟的腹部,把他整个人震了出去。

    华麟人在半空,身上的咒文却闪了闪,终于破碎。

    这“幻光镜”虽然可以抵挡大多数的攻击,但始终有个限度。此时它的能量已经被震散,顿时失去了防护能力。

    可恨的是,两尊神像却不放过华麟,身影一晃,手持长戟电刺而来,誓要取他性命,全然没有恻隐之心。

    华麟身在半空,知道此时命悬一线,如若不能化解眼前的危难,恐怕明年的今日就是自己的死忌。值此当头,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运起残留的真气,默默念了一遍“冥王令”口诀,凛然喝道:“烟波浩荡,令至同归……收!”

    一支长戟划破长空,直抵华麟的额头,那锋利的矛尖已触到了他的眉心。若非华麟被震得往后飞去,恐怕他早就死了。

    关键时刻,那“冥王令”终于发挥了作用,而且这一次是全力发挥。空中陡然出现一个庞大的绿色旋涡,似要把天地万物尽数吸走。两个迎面杀来的战神首当其冲,又身在半空,根本无处躲藏……

    所以当华麟“砰”的一声摔在地面时,周围的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刚才杀气腾腾的战神,此时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华麟疲惫的身体,刚刚从地面撑起,又摔了回去。

    华麟这边的战况也无意中解决了訾刑的危机。虽然远处的两尊战神并没有被“冥王令”吸走,但这已经给了訾刑机会。

    他乘它们不注意的那一瞬间,手中的“黯魂剑”已经脱手而飞,全力射向“月台”上的石像。就听“哗啦”一声脆响,石像顿时崩裂,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

    华麟跌坐在地上,连忙运功调息。虽然他伤得不是重,但体内的“幻光镜”却受到了震荡,如果不压制下来,说不定会成为隐患。

    在这几年来,受伤已经对华麟来说成了家常便饭,有时他甚至怀疑自己来到这个世上究竟所为何事?或许就是特意来受苦的罢,他经常有这种奇怪的念头!

    不过幸好也因为如此,他的伤势才好起来特别快。此时只调息了半个时辰,他就突然从地上弹了起来,狠狠骂道:“不行!我们闯阵的方法有问题,一定要改变计划!”

    他的突然弹起,立刻把正在围观的殿主等人吓了一跳,此时都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他。华麟尴尬一笑,挠了挠后脑勺。

    殿主抿嘴笑道:“嘻嘻……人家早就商量好了,就等你醒来。”

    华麟一愣,说道:“啊?你们有对策了吗?”

    訾刑点了点头,正色道:“不错!经过我们商量,我们五人应该分成两组来行动。……首先,由我和你一组,先杀出一条血路,其他人则在原地等候。一旦我们成功过关,就先摧毁那‘月台’上的石像,再由你返回下一层,把殿主她们一一接上来。如此一层一层向上攀登,虽然会麻烦些,但成功的机会却大了很多。至少,我们不必再同时应付五个战神了。你觉得怎样?”

    华麟一拍大腿,高兴道:“不错,我也是这种想法!”

    大家立刻充满了信心,接着坐下又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决定立刻实施。

    华麟和訾刑再次上路,来到“月台”跟前,开启了通道,联袂登上了第二层……

    从现在开始,他们就可以一对一的战斗了。

    此时也显出了“冥王令”的好处。谁都没有想到,这件冥界的圣物,竟然可以在“天神庙”大展身手,当真是难以想像。

    也正因为有了它,华麟和訾刑就轻轻松松闯到了第二层。

    訾刑一剑击去,顺利劈碎了“月台”上的石像,回头笑道:“你可以回去了,把殿主她们接上来。”

    华麟哈哈一笑,开启了通道,转眼回到了第一层。他还没看清殿主在何处,就高声唤道:“快来啊,我们……啊?任为!你想干什么?”

    华麟只觉从高空中摔到了地面,刚才的喜悦立刻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却是深深地恐惧。

    任为终于追来了……

    他正用长剑抵住殿主的下巴,好整以暇地道:“华少侠活得倒是挺自在!……在下却拜你所赐,害得陷入此处。若不是看在你还有一些用处,我现在就杀了他们。”

    华麟只觉背后升起一股寒意,仿佛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好不容易恢复了些神智,这才有空去看杜奔雷和莫夜天的情况。这才发现他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这令华麟差点失去了理智,怒喝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任为阴阴笑道:“你那个一只手的朋友只是睡了一觉罢了,至于莫夜天此人,可能是伤势复发,已经死了!”

    华麟早已发现莫夜天的身体渗出许多鲜血,显然是刚刚遇害。但幸好杜奔雷和殿主还算幸免,所以还有商量的余地。虽然如此,但华麟心里却很不好受,那莫夜天死得实在太冤枉了。这家伙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逃了回来,没想到转眼又命丧任为之手。

    于是华麟勉强镇定了一下心神,厉声道:“你究竟要怎样,快划出道来,本少爷没空跟你瞎扯。”

    任为却毫不动气,懒洋洋地道:“你知道吗?本座现在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了。……这一路走来,你已经成就了无数个不可能的事情。先是逃出重兵把守的玄冰天,然后又闯过了噬魂谷,接着连里面的绝代佳人都被你救了出来,甚至连魔界的靳云,他都慢了你一步。所以我有时候在想,在这世上还有没有你做不成的事情呢?嘿嘿嘿,我真的很想试试。……正好,我们眼前的这个天神庙,就是被世人喻为最凶险的地方之一,就不知道我们的华少侠,是否早有了对策?不管如何,反正我已经打定了主意,跟定你了。而且看情况,你好像没有选择!”

    “卑鄙!”华麟暗暗骂了他一句。但话又说回来,任为这几顶高帽了送得确实高明,令华麟有点飘飘然起来。一时间只能乖乖受教。

    幸好华麟不是常人,当下眼睛一转,也假装客套地道:“依我看来,任大侠的变化才是最大呢。我才几日没有看见你,就发现你进步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练了什么奇门秘术呢?”

    任为听罢脸色不由一变,正猜测华麟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华麟是何许人也,见他的脸色突然阴了下来,怕他升起杀人灭口之心。于是话锋一转,假装茫然道:“但我就奇怪了,若风他又在哪里?为何他不在此处,是不是想埋伏在一边,对我不利?”

    任为听罢,脸色稍稍缓和了下来,但仍然阴晴不定,狐疑道:“对了,地上的莫夜天又是怎么回事,他怎会落在你们的手中?他有没有醒来过?”

    华麟不暇思索道:“他伤势太重,一直昏迷着。我就奇怪了,他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怎么落了单?”

    任为明显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华麟没有看穿他的身份。当下又慢吞吞地道:“是这么回事。我们三人遇见了一个非常厉害的神像,在打不过的情况下,只好分散逃命。……奇怪了,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现在还有没有疑问?如果没有,那我们就该上路了!”

    华麟直恨得咬牙切齿,却偏偏无话可说。正欲转身上楼,身后的任为却突然哈哈笑道:“嘿嘿!……本座的宝剑刚好折断,没想到在这里却捡到了两把绝世神兵。不用说了,这一定是你特意为我准备的,对吧?”

    华麟回头看去,只见这家伙把殿主和杜奔雷的“碧波剑”、“滠泷剑”收为己用,直暗暗气得吐血,但又不能发作,因为知道斗他不过。

    但最可恨的是,任为顺手还把殿主身上的仙甲给脱了下来,自己穿上。华麟见状,终于忍不住了,这可是自己用鲜血换回来的东西,于是喝道:“任为……你够了没有?”

    任为诧异道:“怎么,你有异议?”

    华麟的拳头快拧出血来了,指关节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发白。直过了半天,这才压下心中的怒火。猛地扭头,走进了通道。

    然而此时此刻,最伤心的人却不是华麟,而是殿主。

    虽然华麟把这件仙甲给她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在里面。但在她的芳心之中,却早已把这仙甲看成了最重要的东西。而现在,此物竟然被人夺走,这差点使她心中滴出血来。一双美目中,立刻泛起了一层晶莹的水纹。若不是动弹不得,她真想一死了之。而现在,她只恨自己武功低微,辜负了华麟的一片苦心。

    华麟在登上第二层的时候,也曾想到了偷袭,以解救人质。但任为早有准备,岂会给他机会?华麟怕伤到殿主和杜奔雷,只能作罢。

    当二楼的訾刑看见任为一同上来时,当然是吃了一惊。他差点就要立刻动手,不过当他看清任为手上的殿主和杜奔雷后,只能压下了这个冲动。

    华麟没有说什么,只是黯然对訾刑说道:“好兄弟,我们走吧!我现在只想出阵,对其它的事再也不想费神了。”

    訾刑一阵感慨,用力拍了拍华麟的肩膀,以示安慰。正眼都不看任为一下,抢先迈进了第三层。

    被人逼着开路,实在心里很不好受。两人含着悲愤之气,一路杀上宝塔,在到达第五层的时候,却被这里的守卫吓了一跳。

    华麟没想到这里的战神竟然会施展“分身斩”,心中暗暗惊异。不过幸好有“冥王令”相助,还算是一路顺风,再次成功的击碎了石像。

    在有了心理准备后,华麟和訾刑又顺利地踏上了第六层。

    他们一鼓作气的成就,令任为都暗暗动容。

    要知道,他和若风要费尽全身的所学,才能勉强冲上第五层。怎料华麟半个时辰不到,就顺利抵达了此处。任为心中首次产生了骇异的感觉,这使他兴起一个恐惧的想法,令他不寒而颤。华麟的修为或许远不如自己,但正如自己刚才所说的,这家伙偏偏能解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而自己已经和他势如水火,若要铲除此人,当然不得不防着这一点。

    然而,接下来的一切,却更加让任为越来越惊骇了。

    原来此时,华麟已经和訾刑闯进了第八层,这如何不让任为惊惧?虽然他们已经去了一个多时辰,但以他们的能力,能闯到这里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眼看只要再走上一步,就几乎能登上塔顶了。但就在这关键时刻,他们却好像遇到了问题……

    任为又等了半晌,但仍然没有华麟的消息。不免渐渐担心起来。

    他当然不是关心华麟的死活,他只关心自己能不能出阵而已。如果华麟和訾刑失败,那自己就真的很难出阵了。道理很简单,这里的战神最忌魔道中人,一旦发现自己的身份,岂有幸免之理?

    此时任为很想冲上去看看,但又害怕第八层的战神会对自己发狂。所以只好作罢!

    于是,他终于尝到了等待的滋味……

    ……

    此时此刻,华麟正坐在第八层的大厅中央,拼命喘息着。“月台”上的石像虽然已经被他摧毁,但他却没有立刻下去通知任为上来。

    华麟背靠着月台,无力地看了訾刑一眼,正好迎上对方的目光,双方同时看出了对方的担忧。华麟首先叹道:“哎,不行了!……刚才如果不是你施展奇袭,偷偷以黯魂剑射出,击碎了石像。恐怕现在我们两个已经死了。这些家伙越来越厉害,不仅学会了分身斩,还会虚无和转化**。最恐怖的是它们已经不再畏惧‘冥王令’。……如果现在杀上第九层,恐怕我们俩个都要死在上面了。”

    华麟暗暗气馁。这一路走来,乍看上去好像顺风顺水,但华麟却有苦自己知。从第六层开始,每登上一层楼,那“冥王令”就越来越难以发挥其特长。直到如今,就已经很难再控制住神像了。华麟有一种直觉,再上一层楼,自己和訾刑绝对无法应付,因为那些“战神”似乎已经超脱了幻像和飘渺的本质,仿佛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仙神。若非它们智慧有限,自己和訾刑恐怕早就败北了。

    訾刑也点了点头,他也感到全身乏力,于是在华麟身边坐了下来。只是奇怪的问道:“什么是虚无和转化**?”

    “噢!”华麟这才自知失言,于是解释道:“这虚无和转化**,是梵谧心经第二部上所记载的仙术。我也只是听人说起过罢了,真想不到今天就被我们遇上。”

    訾刑动容道:“你是说梵谧心经?”

    华麟点头道:“不错!怎么了?”

    訾刑微微有些变色,突然仰起头来,悠悠看着屋顶,回忆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冥界曾经记载过半部梵谧心经。当时确实轰动了好一阵子。但不知为何,最终那半部心经突然失去了踪影,也不知道被谁偷走了。然而不久后,冥王却突然宣称,此经太过霸道,不为天道所容。凡是曾看过此经的亡魂,必须立刻转世轮回,务要把它忘得一干二净。……嘿嘿!你知道为什么吗?”訾刑说到此处,突然顿了顿。

    华麟早被勾起了兴趣,动容道:“为什么?”

    訾刑缓缓道:“……据说此经记载着最原始的仙术,上通九天,下彻九泉,端个神鬼莫测。当然,虽然它厉害无比,但却有一个最大的坏处,就是非常容易修练出窍,以致坠入魔道。所以这本经书被喻为三界中的不详之物,也只有魔界中人,才敢趋之若虞。因为它们才不管什么天翻地覆!”

    “不……不是吧?”华麟只惊得目瞪口呆。刚才他还在犹豫,要不要把梵谧心经给訾刑抄一份。但此时听到他的一番话后,哪里还敢把经书给他?

    訾刑仍然沉浸在无限的向往中,接着又道:“……传说中,正因为此经有着‘开天辟地’的力量,以致后来才出现了魔界。而你们修真界的事情,我也略知道一点。那焚星宗就拥有整部梵谧心经,嘿嘿……这实在太恐怖了,所以他们现在就是魔界的化身,为天道所不容!世间之事,有因必有果,可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华麟张着大嘴,一时间忘了合上。心中恍然大悟,难怪整个修真界早已把“梵谧心经”四个字列为了禁忌。原来这本书会导致修真者堕入魔道。这真是要命了,自己还在拼命追寻着这本书,甚至枉想把它们合为一体,收集成套。——自己是不是错了?

    訾刑正用奇怪地眼神看着华麟,慎重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曾经见过梵谧心经?”

    华麟一惊,哪里还敢承认?当即正义凛然地说道:“我才没见过这种邪物!哼哼!……而且,我要是学过梵谧心经,就不会在这里跟你坐在一起了。你说对吧?”

    訾刑点了点头,心中释然。这时转过头去,悠悠道:“但我却认为,梵谧心经是个好东西。……所谓人正心亦正,要因人而议。有些人心存善念,奉万物为至爱,不图私利,即便身怀至邪的凶器,亦能造福于人间。比如说我手中的这把‘黯魂剑’,如果到了别人手中,说不定就会成了一件凶物。但我自认为它并不会影响我的修为,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华麟干笑了两声,心想你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本少爷可不敢肯定你将来会不会改变。当下嘿嘿笑道:“不说这些了,还是想一想怎么闯过上面的第九层吧。以我的估计,这最后一层定会厉害十倍,不然魔界的大军,早就满世界地乱跑了。”

    訾刑哈哈一笑,精神大振。他倒不再乎前面有何凶险在等着自己,反而觉得这是一种挑战。他之所以能藐视生死,说出来可能会让有些人好笑,盖因他曾经“死”过了一次,现在无所谓再多“死”他一次。

    华麟实在拿他没办法,不过心里却是暗暗感动。这家伙如果不是念着对自己的承诺,答应了要照顾殿主等人,不然的话,他可能早就放手大干了。

    两人又商量了良久,把所有细节都考虑了一遍。最后下定决心,不管前面有什么危险,都只能勇往直前。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