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48章 人性挣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又休息了片刻,华麟站了起来,恨恨地道:“訾大哥在此等我,我去把下面的任为接上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终有一日,我要他为今天的事后悔。”说着长身而去。

    訾刑目送华麟的背影渐渐消失,突然觉得自己改变了许多。以前他从来不知道“朋友”是什么,但现在他已感受到朋友所带来的温馨。虽然有时候“朋友”会让自己束手束脚,施展不开。但即便如此,但他又无意舍弃。

    不一刻,华麟带着任为和殿主、杜奔雷三人走了上来。大家各自对视了一眼,却都没有说话。

    訾刑首先开口道:“现在只剩下最后一程,能不能出去,就看造化了。事不宜迟,华麟……我们走!”

    华麟点了点头,回头又看了看殿主和杜奔雷两人。正巧他们此时也向这边望来。目光中,都透着一丝关怀和殷切之情。

    华麟向他们点了点头,转身与訾刑并肩向第九层行去。

    但就在要跨进通道的那一瞬间,华麟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心中一惊,连忙按住前面訾刑的肩膀,说道:“等等,我总觉得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清楚!”

    訾刑诧异道:“什么事?”

    而此时华麟的脑袋却是一片空白,刚才那种感觉稍瞬即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按住訾刑的右手,也缓缓地松了下来。

    訾刑见他神经错乱,只能摇了摇头,大步走进了通道。华麟只好追了上去!

    在踏入通道的那一瞬间,华麟眼前一黑,前面的訾刑突然不见了踪影。华麟不禁怀疑道:这不可能,绝不可能!自己明明和訾刑一前一后进来的,怎会突然失散?

    周围一片漆黑,华麟运足了目力,才发现这是一条幽暗的地道,并遥遥地通向远方。尽头处,依稀便是个出口,并荡漾着微弱的天光。

    华麟发足奔去,盼能追上訾刑。

    不一刻,远处的洞口越来越近。终于,华麟一跃而出,来到一个平台上。但此时,华麟又猛然刹住身形,因为前方是个万丈深渊,只要再踏前一步,就会掉将下去。

    骇然四顾,发觉这里的一切都极为幽暗,空间都扭曲变形。头顶的天空更是一个巨大的旋涡,仿若一个庞然大物,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吞噬自己。华麟探头看了看前方,只觉下面幽暗深邃,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深渊。这要是掉将下去,恐怕连骨灰都找不到了。

    华麟高声唤道:“訾刑……”

    此话一出,耳边却响起了一大片“嗡嗡嗡”的回声,连自己都听不见自己说了些什么。但就是这么一句高呼,却惹怒了这里的神明,周围渐渐刮起了强劲的罡风,吹得他的衣襟哗哗作响,仿佛要把他吹下悬崖。

    愕然间,华麟忽有所觉,转身看去。只觉左侧的空间一阵阵荡漾,凭空出现了一尊高达十丈的神像。它的突然现身,在这诡异的空间确实令人不寒而战。

    华麟心中泛起了一丝恐惧,这么巨大的神像,要一剑劈碎它,是根本不可能的。同时也想起了“水系神塔”的第九层,那里和这里一样,也立着一尊高大的神像。不过,那里的却是女神,比眼前这尊神像要温柔多了。

    华麟想起上次的经历,不由更是心惊。当时自己根本都无法与那女神抗衡。她只是轻轻一招手,自己就动弹不得,在她手里,自己就像是一只玩偶。由此可知,如果眼前的这尊神像要对付自己,那真是九死一生了。……华麟实在不敢想像下去。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当华麟越害怕某件事物时,那事情就会转眼变成事实。

    远处的神像强光一闪,一道黑影陡然现身。它全身上下都裹在黑色的战甲中,透着一股森冷的杀气,罩定了华麟全身。

    在万般无奈下,华麟只能激起全身的功力,与之抗衡。

    不一刻,双方之间的杀气越来越浓,以致于华麟体内的“幻光镜”都浮起了一层层的咒文。

    空间仿佛被凝固,如果有树叶不小心卷入,定会搅成粉碎。

    华麟暗暗吃不消对方的气势,于是掣出“冥王令”,微微错身,摆了一个防御姿态。

    但他细微的动作,却引得对方的黑影迅速发动,夹以雷霆之势,远远向华麟飞奔而来。

    华麟只觉对方每走一步,都踩在自己的心间,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颤。随着对方的步伐加快,其气势则越来越强盛。由此可知,当对方奔到自己身前时,那雷霆一击,足可以毁天灭地。

    在这种情况下,华麟不能后退,更不能束手待毙。当下大喝一声,也迎着对方全力奔去。同时抢先出手,手中的“冥王令”划破长空,直劈对方的额头。也只有这样,方能扳回劣势。

    “当”的一声闷响,双方交错而过,华麟直奔了十余步这才站稳。右手一阵阵麻木,手中的“冥王令”更是脱手而飞,“嗖嗖嗖嗖”旋转着,掉进了万丈深渊。

    此时华麟已经顾不得心疼冥界的至宝了,迅速转身,“铮”的一声又掣出霞照剑,遥遥指着对方。

    双方之间的杀气再次达到了顶点,两人几乎同时出手,全力杀向对方。眼看又要撞在一起,华麟突然腾空而起,双手执剑,挟着雷霆之势,从空中直劈对方的面门。

    接着又是“当”的一声巨响。这一回合华麟占据了地利的便宜,但饶是如此,他却仍然无法获胜。但幸好华麟是双手握剑,所以手中的霞照剑并没有脱手而飞。值此良机,华麟立刻转身,未等停歇,大喝道:“分身斩……”

    他的身影一晃,同时出现了三个华麟的影子。它们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道白光,直劈远处的黑影。

    如今他的“分身斩”远非夕日可比,在全力施为下,立刻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向对方砍去。不仅威力更盛,且更难躲避。

    偏偏对面的黑影就连连晃动,竟然凭空失去了踪影,三道“分身斩”立刻悉数落空。

    如果是普通人,一遇到对手失踪,定会惊得手足无措。但华麟则不同,他大喝一声,手中的霞照剑连续砍出了七十二剑,每一剑都劈向自己左侧的虚空。

    这“醉剑心法”再次体现出惊人的威力,“叮叮当当”一串兵刃交击声传来,一个黑影被逼回了原形。华麟一阵狂喜,立刻施展“绝尘剑法”的第三十六式,对着黑影一阵猛攻。但可惜,由于体内的“焚星轮”停止了运转,霞照剑无法发挥最大的威力。故而那黑影一阵格挡,身影又晃了晃,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

    华麟直感到泄气,知道这样根本伤不到对方。于是改变了对策,反而闭上双目,把自己整个人都溶进了周围的环境,静待对手第二次现身。

    突然间,华麟心生警兆,突然侧身退了一步。果然一柄长剑从右侧悄无声息的刺来,毫无迹象可言。华麟骇然大惊,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要知道无论什么招式,都应该有迹可寻。而这把剑,却仿佛从另一个世界突然刺来,完全脱离了常识。若非自己心中产生了感应,恐怕现在已经死了。当下不暇思索,长剑上挑,想封住此剑的后招。

    但对方变招之快,却显然不在华麟之下。长剑颤动,华麟只觉眼前寒光暴涨,满天都是剑影。

    骇然之下,华麟只能急退了半步,同时脚踏“坤”位,运剑横削。双方距离实在太近,顿时成了短兵交接的境地。为了扳回劣势,华麟暴喝一声,手中霞照化作满天的星光,一连刺出了三十八剑。这招天山剑派的“七星剑诀”,在他手上竟然达到这种地步,当真是登峰登极了。如若被“天山剑派”的人知晓,只怕会当场跪服。

    若只论剑法,华麟的造诣可谓是高明之极,顿时抢回了一线生机。刹那间,双方你来我往,寒光四射,再难分出高下。但正因为如此,两人却也陷入了困境。无论谁缓上一缓,定是身中数十剑的下场。就算想撤身离开,也绝不可能了。

    就在两人打得天昏地暗的时刻,脚下的悬崖突然一震,地面裂开了一条裂缝。接着又是“格崩”一声,裂缝扩大到两尺左右,仿佛整个岩石都离开了悬崖,随时都会摔下万丈深渊。

    最倒霉的是,两人都站在被分离的那块岩石上,脚下的地面开始倾斜。

    但此时两人偏偏不能罢手,否则定会身中数十剑而亡。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掉下悬崖前杀死对方,如此才能摆脱对方的纠缠,跃回崖边……

    战斗仍在继续,但脚下的岩石却不等人。又是“咔嘣”一声,已经开始晃动起来,傻子也知道,它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在这要命的时候,华麟却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心中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他只觉得,眼前这黑影的招式越来越精奇,不像是没有智慧的化身。于是大声喝道:“訾刑……是不是你?”但耳边只有“嗡嗡嗡”的回音,连自己都听不清楚,别人就更加不用提了。

    华麟只急得冷汗直流,他怀疑眼前这家伙是訾刑,那是有依据的:

    其一,华麟深深地知道,这第九层的神像绝非自己所能抗衡。上次那个女神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因为自己根本无法与她交手。而眼前这个黑影,却只能与自己打个平手。

    其二,自己这一路走来,几乎所有的“战神”,都是用长戟为兵器。而眼前这家伙,用的却是一柄长剑。

    其三,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刚才这家伙的长剑划破黑暗,突然从右侧刺来,竟然毫无征兆可言,这正是“黯魂剑”的特性。虽然由于速度太快,看不清此剑的原貌,但这已经让华麟起了疑心。

    当然,这些仅仅是华麟的怀疑而已,并没有十成十的把握。然而最可恨的是,对方竟然听不见自己说话,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到了此时此刻,华麟才突然想起,自己在进入第九层的时候,就曾经泛起一种不好感觉,或许指的就是现在这个情况。有时候人们往往会产生一些非常奇怪的预感,这对于“修仙者”来说,效果当然犹为突出。于是华麟暗暗后悔,当时只要多费些心神,说不定就能参透其中的道理。只要和訾刑商量出一些暗号,就不至于陷入现在两败俱伤的下场了。

    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只觉脚下的岩石又是一阵剧震,碎石“哗啦啦”往下掉,整个平台已经远远脱离了悬崖……

    但双方依然你来我往,招式更见精奇。坠亡迫在眉睫,如果不能立刻杀死对方,飞回到崖边,那就是双双俱亡的后果。

    脚下的岩石又是一沉,终于承受不住。就在那一刻,华麟已经清楚地知道,对方就是訾刑。因为从对方迫切的招式中,就能看出对方也是急于脱身。这对于思想简单,又从来不怕“死”的神像来说,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华麟眼中闪过一阵无助和绝望,其中还包含着仁义道德和人性的挣扎。

    究竟是杀了对方?还是牺牲自己?

    刹那间,各种念头在心中纠缠。所有的往事都一一浮现。但华麟只知道一点,如果对方真的是訾刑,而自己又把他杀了的话,那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就在做出决定的那一瞬间,华麟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上官灵的一颦一笑,只觉心中一痛。黯然向后退去……

    “铮铮铮……”

    华麟身上已经多了数十道剑痕,对方的剑气直透体内,让他全身一阵剧颤。即便有“幻剑镜”抵御,却仍然阻止不了对方的神兵。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对方的长剑绝非凡品。一定是黯魂剑错不了!——华麟闪过这个念头!

    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因为他已经摔下了万丈深渊。

    悬崖上的断层终于支撑不住,也轰然倒塌……

    无边无际的黑暗扑面而来,身体在飞速的下坠,只有耳边的风声依然如故,且越来越遥远,仿佛这是冥界的呼唤……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