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49章 画中奇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无底深渊仿佛没个尽头,华麟仍在高速下坠着,但此时此刻,他已陷入了迷离的状态中。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元神出窍,脱离了本位,飘啊飘,飘到了半空之中。他脑袋里一片空白,没有思维,也没时间观念,有的只是一片浑浑噩噩。但就在这种飘忽的状态下,他竟然看见了另一个自己……

    没错,他看见自己躺在一个洁白的大厅中央,仿佛突然来到了仙境。但最让他叹为观止的是,脚下的地板整个就是一幅精美的“水墨”山水画。其中不仅有山川、还有峡谷、巨石、以及陡峭的悬崖,这一切共同组成了一幅逼真的灰色世界。

    华麟茫茫然转头四顾,接着就看见了訾刑。这家伙傻傻地站在远处,低着头,望着脚下的“悬崖”发愣。除他以外,在远处大厅的角落里,竟然还有一个陌生人。这个人正在闭目冥思,盘膝而坐,身边插着一柄仙剑。其人全身上下皆是伤痕累累,看模样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但此时此刻,华麟却根本不会思考,更不会惊讶此处为何还有其它人?他只是用那呆滞的目光,冷冷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木然转身,又见大厅的正堂上耸立着一尊高大的神像,它手执长戟,守在一座祭台的下方,看起来不准任何人接近。在它不远处的地面,也不知谁的绿色玉尺,被遗失在那里……

    当然这一切也引不起华麟呆滞的注意力,它只是朝着远处的一扇窗户飘去,外面是那灿烂的阳光,一朵白云悠悠飘过,仿佛在向他招手。他只想飞向光线充足的地方,哪怕是一去不复返,此刻也再所不惜。这就似飞蛾扑火,并没有更深层次的想法,他的元神只是向往光明,仿佛那里便是它的自由。

    远处的窗户越来越近,窗外依稀是一片广阔的宫殿群。从这个位置看下去,几乎可以鸟瞰整个格局。

    眼看他就要穿窗而出,飞向那“光明”的世界。就在这时,一道金光袭来,“砰”的一声,把他整个人打回地面。接着眼前一黑,自己“呼”的一下从高高的云端掉下凡间,骇然回到了灰色的世界。而且从高空中一直坠落,掠过悬崖,摔向地面……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漆黑的深渊扑面而来。突然,他在幽暗的悬崖底部,看到了“自己”身体。在那一瞬间,他还未明白怎么回事,自己就回到了自己的体内。

    “腾”地一下,华麟从地面坐了起来,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只觉全身都被汗水湿透。

    周围仍然一片灰暗,怪石林立。抬头看时,头顶的天空仍然是个巨大旋涡,空间都被扭曲了变形。而自己就站在悬崖的底部,感觉像是一只井底之蛙。

    华麟突然想起自己不是从悬崖上掉下来了吗?那岂不是已经摔死了?难道这里是第十八层地狱?

    一惊之下,华麟在自己脸上掴了一巴掌,“啪”的一声,痛得眼泪直流。

    “他奶奶的,原来还没死!”华麟捂着疼痛的脸颊,拼命地揉着。

    但这又不对啊!从这么高的悬崖掉下来,怎会没死?而且自己身上还中了訾刑的数十剑,这不可能!——华麟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确实剑痕累累,但现在已经结疤了,好得倒是真快。

    突然华麟又想起了刚才所做的怪梦。心中一惊,喃喃自语道:“难道刚才是元神出窍?”

    华麟背后升起了一阵麻凉的感觉。同时心念电转,如果刚才真是元神出窍,那么自己所看见的一切,都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了。

    华麟转身一一扫过周围散布着的乱石,呼出一口冷气,骂道:“他娘的!如果刚才自己所看见的白色大厅是真实存在,那么眼前的这些东西,那全都是假的了……”华麟一震,又想起白色大厅的地面,好像刻着一幅逼真的水墨世界,心中骇然:难道这一切只是一幅画?“啪”的一声,华麟又给了自己一巴掌。很痛,显然这不是梦。不过,这也解释了自己为何没有摔死,因为自己只是原地摔了一跤。哈哈,真是见鬼!华麟暗暗好笑。

    此时突然想起‘元神出窍’好像是梵谧心经第二部上的一种仙术,难道自己在无意中学会了元神出窍?华麟摇了摇头,知道刚才只是凑巧罢了。

    抬头看着高不可攀的悬崖,华麟突然闪过一个可笑的念头:如果眼前这个悬崖只是一幅画而已,那么自己只要踏出一小步,就能飞上崖顶。理论上讲,这应该可以行得通的。

    想到此处,华麟不禁怦然心动,不暇思索地向前跨了一步。

    但很不幸,自己仍然在乱石之中,该死的悬崖仍然挡在自己面前。

    华麟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如果用自己的元神去结合“**”的行动,说不定真的可以跨出非凡的一步。

    想到这里,华麟慢慢地闭上了双目。在脑袋里勾勒出一幅画面:假设自己的肉身正“傻傻地”站在大厅中央,而且就站在画卷上那所谓的悬崖下方。那么只要跳出眼前的幻像,就能强行迈出一大步,回到悬崖上去。

    华麟豁然睁开双眼,目中闪过一丝兴奋地光芒。当下不再犹豫,迈步跨出……

    刹那间,他只觉自己腾空而起,流星般射向高空。“嗖”的一声,真的回到了悬崖上。

    这时才发现,訾刑正傻傻地站在悬崖边,探头看着下面的万丈深渊,心情无比沉重。

    华麟的出现,当然惊醒了他。

    訾刑立刻抬头,却惊骇地看着华麟。

    华麟心中闪过几个念头,咳嗽了两声,说道:“嘿!訾刑,我来晚了!你在这里看什么呢?”说着,华麟也探了探头,看着下面的深渊。华麟同时感到奇怪,怎么现在说话再没有了障碍?难道此阵已经被自己破解了?但自己好像并没有做过什么啊!

    訾刑结舌道:“你……你不是掉下去了吗?”

    华麟见訾刑如此内疚,突然明白了他的心情。试想一个人错手把自己的好朋友打下了悬崖,他的心情会怎样?

    华麟为了让他释怀,于是故作惊讶道:“没有啊,我刚刚才进来。谁掉下悬崖去了?”说着,他又探出脑袋,看了看下面的万丈深渊。

    訾刑诧异地看着华麟,眼神闪烁不定,显然还在怀疑之中。

    华麟哈哈一笑,搂了搂他的肩膀,说道:“你这家伙,走得真是快。……我还在和殿主他们道别呢,你就走进了第九层。害我追进来的时候,你早就没了踪影。……怎么了,是不是遇见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了?”

    訾刑终于站直了身体,苦笑道:“我刚才遇见了一个身穿黑色盔甲的战神,他的武功和你极为相似。我……我把他打下悬崖的那一刻,突然觉得心中很难受,还以为是你呢。哎……”

    华麟又搂了搂他的肩膀,哈哈笑道:“你这家伙真会说笑,看你平常这么严肃,原来都是装出来的?”

    訾刑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华麟立刻岔开话题道:“对了,我刚才在到处找你,却无意中发现了出阵的办法。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

    訾刑点了点头,也拍了一下华麟的肩膀道:“好兄弟,你去吧!……我要在这里打坐调息片刻,等你回来后,再来通知我。”

    华麟第一次被他称为“好兄弟”,心里一热,迎着对方真诚的目光,用力地点了点头。

    訾刑也不再多说话,盘膝就在悬崖边坐下,闭上了双目,运功调息起来。

    华麟舒了一口气,想起自己的“冥王令”被遗失在远处,这东西一定要捡回来,不然冥王一定会找自己拼命。

    当下回忆起梦中的一切,记得“冥王令”被震飞到西南方向,就在一座神像的不远处。想到这里,华麟全身一震,更记起在大厅的另一侧,墙角下好像还坐着另外一个伤痕累累的中年男子,他身边竖着一柄仙剑,端个气势非凡。这人又是谁呢?

    华麟想了一想,当下也顾不得这许多,打算找回自己的“冥王令”再说。于是闭上了双目,回忆了一下“冥王令”的位置。刹那间,他只感觉元神归位,天人合一,毅然向着前方的深渊迈去。整个人踏着虚空,瞬间朝着悬崖的对面走去……

    在他的眼里,脚下只有平坦的大厅,顶多这是一幅“山水画”罢了。

    华麟走后,訾刑却突然睁开了眼睛。这一刻,他的眼眶中竟然变得湿润起来……

    他常常以为华麟很虚伪,而且喜欢做作。但这一次,当他看见华麟身上的三十三道剑痕时,他终于被他深深的感动。这家伙以为骗过了自己,但他身上的剑痕却不会说谎,因为那正是自己的杰作。

    他终于知道,华麟的内心深处有着一颗正直而又善良的心。他虽然经常表现得有些虚伪,但实际上却是因为怕别人难受,所以在很多时候都在装傻。如此胸怀,着实让人感动。

    訾刑念及于此,顿时久久不能自己……

    且说华麟凌空向对面走去,跨过一道道幻像,在群山之中寻找着自己的冥王令。虽然他已经知道了冥王令的大概方位,但眼前的幻象却是层出不穷,其禁制之强大,实在出人意外,就连“搜神术”都不起作用。

    仅仅半刻钟时间,他便迷失在浩大的灰色世界之中。

    虽然他可以跨过一座座山脉,也能越过一道道断涧,但他始终无法用肉眼看穿眼前的山川,更无法分清幻觉和现实的界限。“冥王令”虽然离他只有短短的十几丈的距离,但在如此庞大的“幻界”当中,却仿佛有种大海捞针之感。

    此时此刻,他不仅找不到冥王令,甚至连返回訾刑的身边都办不到了。

    足足摸索了半个时辰,华麟终于清醒过来,要找回冥王令,就必须看穿眼前的幻像,否则自己将永远困在这里。但是,要怎样才能看穿眼前的幻像呢?

    他突然精神一振,看来只有再次施展“元神出窍”。只有脱离了凡体,抛却了肉眼,才能看清眼前的一切。幸好他记得梵谧心经上好像提过此术的修习方法。

    唯一让他感到担心的是,施展元神出窍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据说大部份的人元神一旦出窍就再也收回不来。他可不想就这样莫明其妙的死去,于是想起了梵谧心经,希望能在上面找到应对之策,否则宁愿不要这个“冥王令”了。

    于是,他在一座光秃秃的“山顶”坐了下来,取出梵谧心经的第二部,仔细地寻找起元神出窍的方法。但他翻了一遍后,却发现书里根本没有叫做“元神出窍”的章节。

    心里一阵诧异,喃喃自语道:“不对啊,上次抄写的时候,明明看到里面有元神出窍的法门。怎么现在却没有了?莫非自己少抄了一章?不……这绝不可能!”

    华麟有些急了……

    幸好他并不是轻易放弃的那种人,于是从头到尾又把第二部梵谧心经看个一遍,终于在第二章“聚神”里面,发现了“元神出窍”这四个字。

    仅仅是看了两遍,他立刻便感到一阵阵头昏眼花,于是仰头倒在了地上,望着天空道:“他爷爷的梵谧心经,如果老子这辈子不把你学会来,我就不叫华麟。”

    休息了半个时辰后,那晕眩的感觉终于变淡了一些,他立刻一骨碌爬了起来,捧起半部梵谧心经,再次找到了上面的第二章“聚神”,只见上面写到:聚神者,集万灵于心也。收则吸精纳魄,归于已用。放则元神出窍,破禁渡虚,莫不通行……

    华麟惊得双目直瞪,骇然道:“天那!难怪人家说梵谧心经不是什么好东西,吸精纳魄这种事也做得出来?不行,本少爷坚决要去其糟粕,采其精华,切不可受惑堕入魔道。这元神出窍是个好东西,学一学倒也无妨,但那吸精纳魄却万万使不得,这梵谧心经绝不能再传给其它人,就算是叶清和上官灵也不行。她们或许不会变坏,但少不得会把此书传给自己的儿孙,又或者传给其他朋友。如此一来,我岂非要成了千古罪人?”

    想到此处,华麟再次阅读起梵谧心经,直接忽略了上面损人利己的章节,找到了元神出窍的内容。细细观之,顿时略有所悟,于是慢慢地合上了梵谧心经,闭目道:“原来元神出窍必须以三魂七魄中的任何一样‘东西’为载体,否则只有元,而没有神。难怪人家说元神出窍非常危险,原来是这个道理。”

    为了安全起见,他又仔细地回忆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再次想到:要施展此术,就必须要有强大的精神力才行。这精神力嘛,正是自己的强项,就不知道以自己的水平,能不能施展这个奇术呢?元神一旦出窍,要如何才能回来呢?

    想着想着,他突然眼睛一亮,立刻想起了梦中的遭遇。

    当时被訾刑打下悬崖的那一刻,自己的元神就傻傻地出了窍,甚至还想“飞”出窗外去游荡。然而就在那时,一道金光闪过,把自己打回了原形。若非如此,自己恐怕已经死了。那金光莫非就是专门“防止”元神出逃而设的禁制?

    华麟突然精神一振,顿时明白过来,这天神庙虽然凶险万分,但处处都留下了一线生机,有这道金光存在,自己还怕什么呢?大不了就被它再打回原形罢了。

    想到此处,华麟兴奋地盘膝坐下,立刻沉入到了元神之中。然后再依照梵谧心经外放的原理,分离出元神,“豁”的一下站了起来。回头看时,不禁笑了出来,只见另一个自己仍然坐在原地,此刻仿若老僧入定。

    这是他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力量施展“元神出窍”,所以丝毫不敢大意,于是飘飘然飞上了天空,立刻就去寻找“冥王令”的下落。

    由于这次非常专注,所以他“元神”依然保持着清醒的意识。一看清“冥王令”的方位,立刻就缩回了本体,根本无须依靠外界的帮助。

    待元神归位后,华麟立刻站了起来,向着远处的冥王令跃去。这次“元神出窍”的经历让他大开眼界,若非被訾刑打下悬崖,他恐怕很难参透其中的妙处。更绝的是,在这里施展“元神出窍”非常安全,不虞被外界所灭,若是换在其它地方施术,恐怕这辈子都不敢踏出这一步。

    成功地捡回了“冥王令”,华麟又想起大厅的角落里还有一位陌生人。且不论是死是活,自己都该去看看。能够独自走到这里的人,绝对是“修真界”最为顶尖的人物。

    于是,他再次施展出元神出窍,看准了他的方位,纵身跃了过去。

    眼前顿时晃过一座座高山,越过了一道道险滩,他“嗖”的一声,眨眼来到了那人的对面。

    这人的脸上胡子拉碴,衣襟破烂不堪,身上更是伤痕累累。不过其身材却是高大威武,虽然坐着,但却有一种气吞山河的架势。只看他一脸正气,就给人一种豪爽的印象,应该不是坏人。唯一可惜的是,这个人全身僵硬,不带一丝生机,仿若一尊冰冷的化石。

    华麟叹了一口气,几乎可以断定,此人应该已经死了很久。虽说如此,但他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伸出了右手,想去摸一摸他的额头,看看是否还有体温……

    常言道,好奇会害死人!

    他的右手还未触到对方的额头,那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眸子中闪过了一阵骇人的光芒,直把华麟吓得“啊”的一声尖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差点就想夺路而逃。

    那人沉声道:“你是谁?怎么来到了天神庙?”

    华麟惊魂未定地道:“你……你又是谁?”

    那人的目光渐渐黯淡了下去,脸色也变得有点死气沉沉,一双眼睛只是停在华麟手中的霞照剑上,温和地道:“我是雷天域,你是谁呢?”

    “雷天域?”华麟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他的注意力却被对方插在地上的宝剑给吸引了,心中越来越惊骇,终于忍不住道:“这……这把剑是不是叫做雷云剑,它好像排在十大仙剑中的第四位吧?”

    在龙辰星时,路亚飞的童四叔房间里挂满了宝剑,墙上那十把仙剑的赝品当真是打造得惟妙惟肖,其中排名第四的雷云剑就和眼前的这柄仙剑一模一样,所以华麟一眼就认了出来。

    雷天域眼中却闪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寒光,但瞬间又恢复了黯淡之色,点头道:“不错,这把剑确实叫做雷云剑,你如果想要,只需拔出它即可!”说着,他用一种无精打彩的眼神,若无其事地看着华麟。

    华麟岂是常人,立刻从对方的话语中发现了很大的问题。这人如果想把宝剑送给自己,大可以说这把剑送给你好了!但他却不是这么说的,而是叫你拔剑。如果自己真的上去拔剑,说不定立刻就会出现变数。他察言观色的本事倒是不小,从刚才这人若隐若现的寒光中可以看出,此人的修为深不可测,或许不在若风之下,顿时心中一凛,心想这家伙可能是装出虚弱的样子,想试一试自己的人品。当下皱了皱眉头,不高兴地道:“你这人真是没劲!人家又不想要你的剑,我只是惊诧于此剑的名声而已。对了,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华麟毫不客气地问道。

    雷天域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地道:“雷天域!”

    “雷……雷天域?”

    华麟一阵错愕,终于想起了他是谁,顿时一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