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50章 香消玉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一知道对方的身份,立刻开心地笑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雷天域气道:“你笑什么?”

    华麟打开左手的空间戒指,掏出一枚精致的记忆晶片。其表面有个闪电的标致,正是琴绾韵托付给自己的东西。当时她要自己亲手把这东西交给一个名叫“雷天域”的家伙,想不到此人就在自己眼前。虽然此番遭遇有点巧合,不过转念一想,也就心中释然。当时琴绾韵曾对自己说过,雷天域可能在飘缈河历练,像他这种高手,闯入“解神阵”当然是很正常的了。或许,他根本就是冲着解神阵而来的。只是没想到他能成功杀到了第九层,不愧是名震修真界的超级高手。

    华麟一阵轻松,随手把记忆晶片扔给了雷天域,哈哈笑道:“琴姑娘要我送这封信给你,今日总算完成了心愿。哈哈哈……这也太巧了!不过转念又一想,雷大侠这种高手既然来到了飘缈河,不闯入解神阵才怪。能在此处遇见大侠,正好省去了我奔波之苦。”

    听到华麟左一句大侠,右一句大侠的称呼,雷天域眼中立刻闪过一阵异彩,对华麟的印象大为改观。于是迅速查看了一遍记忆晶片,里面果然是琴绾韵的亲手笔迹。其信的内容,是约定两人在二十年后,在“神讫星”一决高下。

    刹那间,琴绾韵的身姿立刻浮现在脑海中,雷天域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一丝微笑,仿佛是垂死之人,突然听到了亲人到来的消息。

    华麟这才一惊,才知道雷天域的模样不是装出来的,于是问道:“雷大侠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伤?”

    雷天域抬头望来,迎着华麟真诚的目光,突然开怀笑道:“小兄弟果然是信人,送信送到了解神阵里来了。雷某实在佩服万分。哎……此时还能听见故人的消息,就算立刻便死,也死而无憾了。”

    华麟汗颜道:“这个……这个受人之托,当然要忠人之事。倒是雷大侠怎会在此,嗯,修练?……在下正欲冲出这该死的解神阵,如果大侠有空,不若带我们一起出阵罢?”

    雷天域哈哈笑道:“小兄弟真不简单,光看你可以闯到天神庙这最后一层,就知道小兄弟根本用不着我带你出阵。反而是雷某久困于此,所以小兄弟想带我出阵才是真。对吧?哈哈哈哈……”

    华麟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呵呵笑道:“其实以雷大侠的能力怎会出不了阵呢?这定是小子的多心了。依我之见,雷大侠一定有其它什么原因才不愿离开,对吧?”

    雷天域沉默了片刻,深深地看了华麟一眼,仿佛突然之间想通了什么,于是叹道:“哎,你我一见如故,告诉你也无妨。……二十年前,在下苦苦徘徊于神合期,修行再难迈进一步。于是愤然闯入了解神阵,欲借此处的凶险历练一番。怎料解神阵实在太过惊人,就算以在下的能力,也要时刻应付着灭顶之灾。不过正因为如此,所以在下的修为突飞猛进,突然陷入了‘涅磐期’。故而……”

    “什么,涅磐期?”华麟差点跳了起来,心中卷起一片惊涛骇浪。

    谁知雷天域却满不在乎道:“哎……不错,正是涅磐重生的关键时刻。一个不好,雷某就是元神俱灭的下场。不过,幸好这天神庙正是最佳的修炼场所,不为外界打扰。所以雷某决定在此安心修炼……咳咳,只是没想到小兄弟竟然也可以走到此处,实在让我惊讶之极!”说完,雷天域用惊异的目光打量着华麟,从头到脚把他看了个遍。其心里的惊骇,丝毫不在华麟之下。

    很显然,这小家伙只练到清虚中期,以这个境界,虽然在修真界还算不错。但是到了“解神阵”中,那就还差得远了。但他怎么偏偏就跑到天神庙里来了呢?而且还杀到了最后一层。

    俩人对视了良久,都暗暗惊讶于对方身上的奇迹。还是雷天域首先回过神来,大声笑道:“能在此处遇上,也算你我有缘了。若非雷某涅磐在即,真想与你结为兄弟。哈哈哈哈……”

    华麟诧异地看着他,在他豪情万丈的笑声中,突然体会到了一些无奈和感触。此人好比站在人生的颠峰上,前面已经没有道路,更没有人会为他指引。若是他能成功跨过这道鸿沟,他就能得到正果。但若是一脚踏空,便会摔得粉身碎骨。他的孤独,是属于精神层面上的,且对未来毫无把握。只要失败,他便要对这个世界永远说声再见。在这种情况下,雷天域自然有些无所事从。

    念及于此,华麟正色道:“我虽然不知道涅磐后会是怎样,但若是雷大侠的心中还带着一些留恋,恐怕对飞升极为不利。何不敞开心菲,想结拜就结拜,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若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干脆现在就告诉我。只要我能帮到你,那我将感到非常的荣幸!”

    雷天域讶然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对修真看得倒是很透彻!”

    华麟耸了耸肩道:“非也!其实我根本看不开,也想不透。更有无数的情爱纠葛,让我无法割舍。反正我是做不到孑然一身的,不过我也不在乎了,横竖我也练不到涅磐期,干脆随他去了。”

    雷天域惊道:“不错!就是你这种满不在乎的心态,才最适合修真。至于那个什么情情爱爱嘛……嘿嘿,刚才你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华麟忍不住笑道:“我叫华麟!”

    雷天域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好兄弟,将来你的成就一定非同小可!”

    华麟差点被他一掌打趴下,当下捂着痛处道:“嘿嘿,我也是这么想的!”

    “啊?”雷天域一愣,心想这小家伙的脸皮还真是厚啊。心中甚喜,哈哈笑道:“我们也不必那么麻烦了,以后你就直接叫我老哥哥算了。”

    “哦!”华麟应了一声。

    雷天域缓缓取出一支金光闪闪的十字剑,说道:“这是尘缘星的掌门令剑。如果你有空,就去一趟尘缘星,把它送到禁坛,交给左护法玄翊,并叫他们另选掌门。不管我涅磐能不能成功,这个掌位之位,都不再适合我了。”

    华麟一惊,顿时呆若木鸡,半晌都没反应……

    雷天域见他傻傻的样子,于是板着脸道:“怎么了?难道不想帮我这个忙?”

    华麟一惊,这才结舌道:“尘……尘缘星?”

    “不错,又怎么了?”

    华麟骇道:“难道是七大圣门之一的,尘缘星?”

    雷天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富有深意地道:“你是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好像很害怕七大圣门的样子?”

    华麟立刻坐直了腰,挺起胸膛道:“谁说的?谁说我怕七大圣门?”

    雷天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微笑着道:“我看你,好像是做贼心虚的样子!”

    这雷天域果然不是常人,他虽然已经对华麟起了疑心,但他仍然是一片和谒可亲的样子。仿佛知道华麟有说不出的苦衷。

    华麟犹豫了片刻,奇怪道:“你既然是尘缘星的掌门,难道就没听过我的名字吗?”

    雷天域一呆,奇怪道:“华麟?……没有!我敢确定,这个名字确实没有听过。难道你真是通缉犯?”

    华麟暗暗冒汗,立刻知道了原因。这雷天域在“解神阵”里呆了二十作年,而自己才是刚刚出道而已。他当然没有听过自己的名字了。想通了此处,于是口风一转,大声道:“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有点害怕七大圣门,但这也不能怪我啊。你要知道,我以前是‘火系’修真者,但由于被焚阴宗这些家伙追杀,吓得我弃火重修,所以想改投圣清院。但圣清院又不肯收我,于是我就偷了他们一本修真秘籍,自己偷偷修练起来。若非本少爷天资聪颖,现在恐怕还在家里种田呢!”

    雷天域当然也知道火系修真者的悲剧,当下脸色一黯,叹道:“哎!真是难为你们了。当年我和明镜散人就是为此意见相左,闹得很不愉快。算了,不说这些了。这把掌门令剑,烦请交到左护法玄翊的手中。就说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份,叫圣门中人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为难你。实在不行,就说你是我的兄弟,看他们如何自处。……哼!”

    华麟一阵感动,很想说出自己身怀焚星轮的秘密,不知道他听后会有什么反应。当然了,这也只是一种假想罢了。当下从雷天域手中接过了十字剑。低头看时,只见此剑长约一尺,宽仅半寸,护手处也是锋利无比,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用处?当下正色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掌门令剑交到贵派的手中,大哥你静心修练,不要为此担心。”

    雷天域哈哈一笑,说道:“我很放心!能走到天神庙第九层的人,一定是心怀侠义之士。若非如此,恐怕你也过不了第九关的幻像。老哥哥我才是真正的惭愧,刚才还想试试你的人品,其实这都是多余的,天神庙早就说明了一切!”

    华麟一愣,才知道雷天域之所以这么看得起自己,都是因为“天神庙”的原因。

    接着,雷天域又问了一些修真界的近况,华麟一一告之。其中又把宁纤雪的事迹向他说了一遍,当中少不得为她说了不少好话。雷天域听后,竟露出了向往之色,很想与她一较高下。

    两人谈天说地,倒是分外融洽,仿若一对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当雷天域问及华麟如何闯入解神阵的过程时,华麟着实犹豫了好一阵子。在无奈之下,又编了一套天衣无缝的谎话。像这种小事,对华麟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此谎一旦说出来,就连他自己都信了半分。

    眼看时间不早了,华麟怕訾刑等得焦急,于是站了起来,依依不舍道:“大哥若是涅磐成功,千万记得要出来看我。小弟亡命江湖好几年,放眼整个修真界,竟然没有几个知心的朋友。哎……”说到这里,伤心地低下头来。

    雷天域一阵感慨。从交谈中,他发现华麟其实对修真界所知甚少。因为这家伙,竟然不知道自己就是“尘缘星”的掌门。于是叮嘱道:“你到了尘缘星后,一定要注意几件事。其一,当然是不能惹事生非,因为那里是高手辈出的地方。其二,就是离‘乾坤宫’的人远一点。知道吗?”

    华麟一愣,不解道:“乾坤宫又是做什么的?”

    雷天域这回真的是傻了眼,看来这位小兄弟,根本就不知道尘缘星是怎么回事。于是无奈道:“哎……这么跟你说吧,‘尘缘星’并不是单一的门派,它虽然被称为七大圣门之一,但其内部却是由无数大大小小的修真门派联合而成。很多其它‘星域’的高手,一但实力足够了,都会前往尘缘星一展鸿图。一些有野心的人,甚至会自行开宗立派。所以那里是整个修真界最热闹的地方。你可以想像,当修真界所有的高手都会聚一堂,他们所组成的力量会有多大?只怕有玄门正统之称的‘圣清院’和‘剑罡宗’都无法与之抗衡。老哥哥我虽然是尘缘星共同推选出来的掌门,但有些事情我也无法控制。粗略的说来,现在尘缘星实力最强的门派就有九个之多。其它的门派虽然都听命于十字令剑,但你最好不要用它去招摇过市,否则后果难测。当然了,雷某所出身的霞光殿,实力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如果你遇到了困难,可以随时向霞光殿求助。我这里还有一枚紫云令,你且收好。只要说明你是我的兄弟,本门的弟子都会倾囊相助。”

    华麟一阵感动,突然脱口而出道:“大哥,不如你随我一起出去吧……”

    雷天域一呆,心弦也是一阵波动。

    华麟此话一出,便立刻后悔了。于是黯然道:“都是我不好,大哥你还是静心在此修炼,小弟我预祝你涅磐成功。而且我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因为你是我所遇到的人物中真真正正的大侠!就连圣清院的若渊,他都比你差远了!”

    雷天域一愣,奇怪道:“怎么,你也认识若渊?”

    华麟为了提高他的信心,傲然道:“那当然了!我的修真之法就是从这家伙身上偷来的。怎么样,厉害吧?哈哈哈哈……”

    雷天域也忍俊不住了,大声笑道:“我看他是故意让你偷的吧?哈哈哈……”

    华麟笑了一会儿,也不多做解释。心里却在想着:若渊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哎,人心难测啊。刚才自己之所以把他拿出来做比喻,是因为路亚飞的童四叔对若渊的评价非常之高,说他是当今世上难得一见的大侠人物。哼哼!

    雷天域随手又把“紫云令”塞到了华麟手里,说道:“此令你也拿去,顺便也叫‘霞光霞’重新选过掌门,把此令交给他。”

    华麟心想,你可真是大方,一下子就把两个掌门的位置给让出来了。

    正想着,却见雷天域又把琴绾韵的“记忆晶片”塞到了自己的手中,只听他道:“对了……你还有空的话,就再捎个口信给琴绾韵。就说是雷某涅磐在即,二十年之约我会全力赶来。若是过期未至,就叫她无需再等了。”

    华麟无奈,只好一并接爱,点头应允。

    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刻,雷天域又叮嘱了一些事,华麟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告别了雷天域后,华麟站在一座山颠又静思了片刻,决定暂且放下心中的琐事,先探索出阵之法。

    他依稀记得,西南侧好像有一座祭台,只是它被一座神像所守候着,就不知道是不是出阵之所了?

    当下不再犹豫,直朝南侧祭台掠去。

    不一刻,华麟来到了高大的神像前。只见它屹立在两丈多高的供台上,端个气势惊人。而在它脚下的供台上,则刻着许多文字。但由于上面的文字太过古老,自己根本就不认识。

    此时在华麟的心中,只是默默地祈祷:祈祷这尊神像不要再出来捣乱,否则再也经不起它的考验了!

    小心翼翼地绕过神像,后面不远处就是一座祭台。华麟拾阶而上,只见这“祭台”呈八角棱形,与“天神庙”的布局非常相似。在八个方位上,又分别嵌着一枚晶莹剔透的宝石。但此时,其中有两枚宝石碎裂,以致阵法无法运转。华麟心中一动,从戒指的空间取出两枚绿色的晶石,犹豫了一下,这才分别嵌进两个凹槽之中。

    突然间,整个祭台剧烈地震动起来,周围的能量疯狂地向中央处凝结,刹那间,一道幽暗透明的“结界”竖了起来,形成了一扇传送之门。

    华麟也没有想到竟会如此顺利,当下兴奋地叫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哈哈哈……訾刑,我们成功了!馨婷、奔雷,我们成功了!”

    说着跑下祭台,想立刻去通知所有人。但他只跑了几步,就醒悟殿主他们还在第八层等候呢。目前只有訾刑一人在大厅的另一侧打坐。当下强行按住心中的激动,施展元神出窍,看准了訾刑的位置,快步向他所处的方位跃去。

    来到訾刑的身边,只见他仍然在闭目调息。但华麟却等不及了,迫不及待地把他叫了醒来。也不管他会有什么反应,大声笑道:“訾刑,我刚才已经开启了出阵的传送门了。哈哈哈哈……我先带你过去,等一会再下去接殿主他们。”

    訾刑稍稍一愣,立刻豁地一声站了起来,眼中也闪过一阵兴奋的光芒,激动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华麟用力地点头道:“千真万确!……走,我现在就带你过去。”说着强行拖着訾刑,直射远方。

    訾刑骇然道:“小心!前面是悬崖……”话未说完,只觉山川、峭壁从脚下一晃而过,自己仿若一道流星,“嗖”的一声直射远方。待两人停了下来,訾刑立刻愣在了当场……

    只见前方竖着一尊巨大的神像,在它身后,祭台的中央正悬浮着一道幽暗的结界。毋庸置疑,那结界的背后定是“解神阵”以外的世界了。

    这一刻,他心中的激荡实在难以用笔墨来形容。訾刑曾经以为,自己根本不在乎冥界的将来。但是当他亲眼看见出阵的结界后,他才知道自己仍然深爱着自己的冥界。

    华麟见他伫立不动,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道:“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回去把馨婷他们接上来!”

    华麟绕着神像转了一圈,果然发现后面有个淡淡的手印,当下毫不犹豫按了下去。身后立刻升起几个光柱,他此时已经轻车熟路,迈进了最后一个通道。

    白光一闪,华麟终于回到了第八层。

    此时任为正在原地踱来踱去,显然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他见华麟返回,立刻抢先一步来到殿主的身边,用剑抵着她的下巴,转头骂道:“你搞什么?去了两天才回来?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你们害死!”

    华麟一愣道:“有两天了吗?”

    “废话!”任为怒道。

    华麟也怒道:“你给我闭嘴!如果要出阵,现在就跟我走!”

    任为一听到可以出阵,反而恢复了冷静,慢吞吞道:“这么说来,你又闯过了第九层罗?”

    华麟没有理他,而是看了看殿主和杜奔雷他们。兴奋道:“馨婷!我已经开启了出阵的结界,你们迷仙镇有救了。嘿嘿……”

    殿主和杜奔雷虽然受制于人,但闻言后明显全身一震,目中皆射出了炽热的神彩。华麟对他们笑了笑,这才转身向任为冷冷道:“要出阵的话,那现在就跟我来吧。”说着转身,正在迈进第九层的通道,但他突然又停了下来,回身道:“任为!第九层的幻像非常厉害,你还是把其中一个人交给我来照顾比较好。不然遇到了危险,你恐怕无法照应到他们。”

    任为冷笑道:“你放心吧!我会很安全的。至少我不会比他们先死,所以不用为我担心!”

    华麟直恨得咬牙切齿,心想我才不管你的死活呢。同时却也听出了任为的话中之意。很显然,这家伙一旦遇险,定会拿殿主和杜奔雷去当挡箭牌。那就逼得自己要全力去保护他了,此人真是可恶。于是恨恨道:“我真没想到,鼎鼎大名的任大侠竟会用别人的性命来保护自己,看来华某以前真是看错人了!”

    任为的脸色一变,但立刻又恢复了冷酷,傲然道:“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我。等到有一天,你知道我的厉害后,就知道这种话根本伤不了我。……现在还不快滚,给我带路!”

    华麟强行压住胸中的怒火,猛地转身,抬腿正要踏进身后的通道,但突然间又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于是停下脚步,心中暗暗惊骇:难道前面还会出现什么意外不成?

    华麟本来就是聪明绝顶之人,领悟到这种感觉再次袭来,说明一定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当下转念一想,立刻猜到了一些头绪,于是转身对任为道:“等等!……在进入第九层后,如果你看见一个身穿黑色战甲的黑影要向你动手。切记不能抢先出手!否则,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会死的很惨。而且殿主和杜奔雷也会被你害死。……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可以让你安全通过。想不想知道?”

    任为冷冷道:“这个不用你担心,我自有分寸!”

    华麟气道:“若非我关心殿主他们的安全,老子才没空管你的死活。……本少爷再好心提醒你一次,若是看见黑影挡路,你千万不可与它过招,直接跳下身边的万丈深渊即可。你放心,你是摔不死的。”

    任为眉头一扬,若有所悟道:“好吧!……不过在我摔死之前,我一定会先杀了手里的人质。你自己看着办!”

    华麟被他气得吐血,无奈道:“那好,在你摔死之前,我会用这根绳索,吊你上来的!”说着,华麟取出一根衣服拧成的粗绳,慢慢缠在手上。

    俩人再不多言,华麟当先走进了第九层。

    任为的眼中悄悄闪过一道寒光,嘿嘿笑道:“等一会,我就要你知道我的厉害!”说着,跟着也走进了第九层。

    进去后,果然如华麟所料,任为被一个身穿黑衣战甲的人拦住。但幸好有了华麟的提醒,任为不敢硬拼,纵身便跳下了悬崖。接着华麟立刻用绳索把他卷了起来,提回了崖边。

    至此,华麟彻底破解了“天神庙”的禁制。他不仅能自己闯过去,还能替别人想好破阵的方法。这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天神庙”的建造者知道了华麟的对策,定会气得吐血身亡。

    华麟带着任为,来到了祭台前的“神像”面前……

    远处的“传送结界”仿佛是一面镜子,竖立于天地之间。而訾刑却仍然傻傻地看着神像,口中念念有词。很显然,他竟然看得懂碑文上的文字。

    出阵在即,殿主和杜奔雷都显得极为兴奋。那“传送结界”就在自己眼前,简直可以说是触手可及。若非他们被任为制住,恐怕都会激动得冲进结界中。但此时,他们只能用感激的目光,远远地看着华麟。

    任为眼中闪过了一丝狡诘,当先说道:“我要先出阵,你们都不会反对吧?”

    华麟喝道:“你可以走,但是必须放下殿主和杜奔雷他们。否则谁知道你出去后会不会把他们也带走?”

    任为冷冷道:“我带走他们又有何用?……哼哼,我不跟你废话,在你面前只有一条路。要不让我先走,要不然我现在就宰掉杜奔雷,到时候你还不是一样要听命与我?”

    “你……”华麟一阵气结。但任为说得不错,这家伙发起怒来,就算真的杀掉了杜奔雷,自己仍然会投鼠忌器,因为他手里还有殿主作为人质。

    訾刑的目光从碑文上收了回来,拍了拍华麟的肩膀,向他摇了摇头。

    任为不急不缓道:“你放心!我只是想快点出阵,绝不会抓走他们的。这样吧,我用圣清院的名义向你发誓,这回总该相信了吧?……再说了,我抓了他们又有何用?外面就是焚阴宗的地盘,我若是带了两个累赘,又怎能逃得出去?好了,话已至此,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说着,任为提着殿主和杜奔雷,缓缓后退,慢慢登上传送祭台……

    华麟已经从任为的眼神中觉察到了一些不妥,连忙上前喝道:“不行,你必须保证不会伤害他们。”

    此时任为的一只脚已经踏上了台阶,冷笑道:“你再向前走一步,那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伤到他们。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一个?”

    华麟只能止步。

    任为终于到达了“传送结界”的旁边,这时他原形毕露,远远对着华麟哈哈笑道:“你知道吗?你的毛病就是太过软弱,自身都难保,却还要顾及他人的性命。你应该学一学我们诛魔院的手段,一旦要对付某个大魔头,就会不顾一切的把它铲除!哈哈哈哈……”

    华麟气道:“身为名门正派的弟子,竟说出这种话,你难道不会觉得脸红?”

    任为冷然打断道:“多说无益,接招吧!”

    此话一出,华麟立刻感到不妥……

    果然,任为左手一扬,把手里的杜奔雷全力砸向巨大的神像。

    众人皆惊。杜奔雷更是无法反抗,身体有如一道箭矢,一头撞向神像。如若华麟接不住他,杜奔雷定会命丧当场。

    而此时,任为根本不给华麟喘息的机会,接着又把殿主的娇躯狠狠抛向神像,并且手中一道寒光闪过,直射殿主的后心。

    这一连串的动作,可谓快愈闪电。他这么做,当然是要引得华麟疲于救人,他才好实施他的阴谋。

    且说华麟腾空而起,正要去接住杜奔雷,却又看见殿主向自己撞来。于是忙手忙脚去救他们两人……

    由于訾刑所站立的角度略有不同,所以他看见一柄仙剑从后面直射殿主的后心。可以想像,当华麟接住殿主的时刻,此剑定会从后面把他们俩人同时一剑穿心。于是骇然甩出了“黯魂剑”,意欲撞飞那柄仙剑。

    但他始终慢了一步,只能大喝道:“小心!”

    任为岂是泛泛之辈,以他的功力,早已计算得非常精确。他此时根本不在乎华麟能不能救到殿主两人,他只是从怀中掏出五颗晶莹剔透的珠子,随手抛在了祭台上。然后身影一晃,迅速踏进了传送阵。

    白光一闪,任为走了。

    但就在他走的那一瞬间,祭台上“轰轰隆隆”炸成了一片。那五颗天雷珠是“圣清院”诛魔用的工具。在平时,它们或许伤不到华麟这种高手,但若是要炸碎传送祭台,那确是可以办到。

    此人心计之缜密,绝不在华麟之下。他根本不在乎能不能杀死华麟,他只想炸毁传送阵,叫华麟永远出不了“解神阵”。如此一来,不仅替“圣清院”除掉了眼中钉,而且也为自己扫平了道路。

    强烈的爆炸震得大地一阵颤动,等到烟消云散后,华麟、殿主和杜奔雷三人都被震翻在地。只有訾刑一个人傻傻地站在原处,一动不动。

    原来,殿主被一剑穿心,倒在了华麟的怀里。那刺穿她的仙剑,正是杜奔雷的“滠泷剑”。任为临走时,把这柄剑留了下来。但此时,这把剑却成了一道催命符,甚至连华麟的胸口也被此剑刺入。若非他身上有“幻光镜”的保护,这一剑穿心必会把他和殿主钉在一起。

    殿主无力的躺在华麟怀中,抬起她清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华麟,吃力地道:“你……你答应我,一定要带迷仙镇的人出去。他……他们被困了数千年,你……你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搂着她无力的娇躯,华麟只觉两眼模糊。颠声道:“我……我会带他们出去的!”

    殿主艰难地从怀里取出一枚玉配,断断续续道:“这是……这是迷仙镇的令牌,你要好好保存,将来带他们出去时,才可以……才可以……咳咳!”

    华麟握住了她的玉手,哽咽道:“你……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

    殿主的玉手紧紧抓住了华麟的手臂,仿佛生怕会突然失去他,用尽了最后一点真元,又道:“还……还有。他们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迷仙镇,根本不了解外面的残酷。你要好好照顾他们,最好……最好能组成一个门派,不能……不能让他们被人欺负。好……好吗?”

    华麟眼前早已模糊,偏偏喉咙里说不出一句话来,泪水终于滑落,只能拼命地点头。

    殿主深情地看着华麟,久久不能自己。她觉得还有很多话要对他说,但是在这一刻,她知道华麟都已经懂了。于是,她微微带着一些满足,露出了一丝微笑。只是那明亮的眸子却在渐渐涣散。她从未如此彻底地流露过自己的感情。而这一次,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的一次机会。刹那间,她那凄美的笑容,永远凝固在了那一刻。

    或许她心中已经得到了满足。能死在心爱的人怀里,或许也是上天对她的一种怜悯。

    华麟猛地抬头,仰天吼道:“任为!……我华麟今生若不杀你,这辈子誓不为人!”

    那悲怆的回音,在广阔的大厅中久久不绝。

    这一刻,华麟终于决定奋起反击,就算“圣清院”仍然要包庇任为,他都在无所畏惧。即便自己被七大圣门所不容,或者要为此背负邪门歪道的声名,他都会跟他们周旋到底,并且老账旧账一起算……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