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52章 芳踪飘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一头雾水,回头望了訾刑一眼。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却见后者也是摸不着头脑。于是把心一横,大步追上了前面的陌生人,并肩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人皱了皱眉头,轻声说道:“在下是金卫星的廖骅,也是刚到此处,本打算进入解神阵寻宝,但中途却和朋友们失散,不得已留了下来。此地不宜多说,先上忘忧楼再谈……”

    正说着,四人已经来到了一栋豪华酒楼面前。华麟在台阶下止步,抬头看去,只见“忘忧楼”高约五层,对于一间酒楼来说,这实在太豪华了些。

    到了此时此地,华麟已经知道没有退路。对方若是心存不轨,大可以随时叫人来抓住自己,根本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念及于此,干脆大着胆子迈上了台阶,跟着廖骅走进了忘忧楼。

    这廖骅显然对“忘忧楼”的布局十分熟悉,径直登上了二楼,找了一间偏僻的雅座,招来了侍者,随意点了一桌酒菜。然后又摒退了服侍的侍者,拉上屏风道:“你们请坐……”

    华麟、訾刑、杜奔雷见周围并没有埋伏,于是放心地在他对面坐下。华麟乃单刀直入道:“你把我们找来有何事?”

    廖骅压低声音道:“如今焚阴宗已经封锁了所有的传送阵,不准外人随便出入。我正想找几人结伴同行,看看能不能混出去。”

    华麟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恐怕找错人了,我在此地还有一些事情要办,所以并不急着离开!”

    廖骅诧异道:“你们已经寻宝回来了,为何不想离开此地?若是等到焚阴宗有了空暇时间,必会抽空对付我们的。”

    华麟心下电转,看来对方也误以为自己是寻宝队伍中的一员了。于是岔开话题道:“这可就奇怪了,神宗究竟发生了何事?竟要封锁传送阵?”

    廖骅低声道:“你难道不知道七大圣门围攻焚阴宗的事情?”

    华麟暗暗吃惊,这廖骅竟敢直呼“焚阴宗”其名,可见并不是神宗的人。于是心中稍安,不动声色道:“半年前我也听说七大圣门准备围攻神宗,但之后我们便进入了解神阵中,至到今日方才出阵。难道说,他们现在还在拼斗?”

    廖骅点头道:“圣门也真是的,要剿灭焚阴宗怎可急在一时。如今飘渺河的百姓都被焚阴宗迷惑,若要硬来,定会激起他们誓死抵抗。……嗯?让我想一想,难道说圣门另有目的?并不是为了焚阴宗而来?”

    华麟奇怪道:“你究竟在说什么?七大圣门既然杀到了此处,不是为了焚阴宗又是为了什么?”

    廖骅突然精神一振,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刚才得到清息,圣清院派人渗入焚阴宗的内部,并且成功的劫走了一名女子。听说这女子和焚星轮有些瓜葛,好像叫做什么上官灵的。我当时就觉得奇怪了,圣门费了这么大的劲,难道就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已?……不对,不对,这一定是我搞错了!”

    “什么?”华麟弹了起来。

    訾刑和杜奔雷都诧异地看着华麟,他们从未见过华麟会有如此巨大的反应。

    廖骅笑了笑,缓缓端起了桌上的茶碗,轻轻啜了一口,好整以暇的看着华麟他们的反应。

    此时华麟的脑袋里全是上官灵的影子,各种想法迅速闪过。暗暗猜测到:如果七大圣门真的抓走了上官灵,那么他们一定是为了逼自己上门去自投罗网。看来这件事情越来越难,越来越复杂了。

    正惊异之间,“忘忧楼”的酒菜也一一端了上来。廖骅见酒菜已经上齐,于是向那些侍者挥了挥手,又把他们全都赶了出去。

    华麟缓缓坐下,也渐渐恢复了冷静。随手提起一壶美酒,给自己轻轻斟了一碗,神情自若的喝了一口,赞美道:“酒还真是不错,廖兄弟要不要喝上一碗?”说着,又帮廖骅斟满了一碗,暗地里却开始打量起对方的衣着来。

    却见那廖骅也端起洒碗轻轻喝了一口,赞不绝口道:“这酒确实不错,芳香沁口,好像只有忘忧楼有卖。”说完,突然又压低声音道:“……现在七大圣门可能会随时撤离飘渺河,到时候焚阴宗一旦缓过气来,定会针对我们这些寻宝的人来。依在下之见,我们应当立刻逃出飘渺河,否则必会被他们关押起来。你们说呢?”

    訾刑和杜奔雷都对修真界不甚了解,所以都没有发表意见。其中杜奔雷更加对自己的处境一点儿也不担心。他只知道大口大口的喝酒和吃菜。对他来说,这里的菜肴绝对是上天给予自己的一场盛宴。

    华麟沉吟了片刻,对廖骅点头道:“这样吧,我再出去探听一下消息,再顺便买几套衣物换上。瞧我们现在的模样,恐怕太惹人注意了。”

    哪知廖骅早有准备,淡淡的道:“这好办,我这里就有几套平民装,不如现在就换上如何?事不宜迟,我们要立刻离开才行。”

    华麟一呆道:“这个……衣服我可以收下,但我必须出去办点事情才行,不如等几个时辰再走。”

    廖骅皱了皱眉头,还想再说什么,但想了想,只好答应道:“这样吧,我在此处等你们回来,两个时辰后一起上路。……你们千万不要乱来啊,不然我一个人恐怕很难逃出去的!”

    华麟点头道:“你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完站了起来。

    廖骅无奈道:“这是三套衣裳,你们快换上!”说完右手捏了一个手诀,从空间法宝中取出三套平民装束,递给华麟道:“这里是焚阴宗的地盘,你们要小心为上!”

    华麟见他如此罗嗦,只能应了一声。回头看了訾刑和杜奔雷一眼,只见杜奔雷早已吃饱喝足,抹了抹油腻腻的嘴巴道:“华大哥,这里的酒菜很不错,俺喜欢!”

    华麟脸色一沉,扭头看了看坐在原处的廖骅,见他正低着头,忧心忡忡地喝着闷酒,仿佛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妥。于是向杜奔雷和訾刑使了个眼色,大步迈出了雅座。等訾刑和杜奔雷出来后,低声道:“奔雷,记得要叫我龙啸。”

    杜奔雷一惊,汗流浃背道:“俺……俺知道了!”

    华麟拍了拍他的肩负,没有再说什么。

    换上平民的装束后,三人已经和周围的百姓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仔细盘察,是很难被发觉的。出了“忘忧楼”,三人傻傻地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訾刑低声问道:“兄弟,我们现在该去哪里?”

    华麟沉吟道:“如果七大圣门真的抓走了上官灵,那么焚阴宗一定瞒不住所有人。所以我们只要去打听一下就行了!……那廖骅虽然是一片好心,但我总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可思议。就凭焚阴宗的实力,七大圣门怎能轻易劫走上官灵呢?此事一定要打听清楚,不然盲目奔波很容易犯错。”

    訾刑点头道:“说得不错,那我们先找几个路人询问一下情况吧!”

    三人站在街边,冷眼看着熙熙攘攘的行人。华麟总觉得他们脚步匆匆,仿佛“焚阴宗”确实发生了什么大事,以致于这些人全都变成了行尸走肉,心里只记挂着神宗的事情,早已忘记了自我的存在。——当然了,这都是华麟的感觉。

    而在杜奔雷的眼中,这里的人却充满了活力。比“迷仙镇”死气沉沉的景致大为不同。

    訾刑随手拦住了一个约摸三十岁许的中年人,问道:“神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为何人人都向城市中央走去?”

    那中年人明显是个平民百姓,此时警惕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打听我们神宗的事?”

    訾刑和华麟一惊,没想到就连这里的百姓都有如此惊人的警惕性,这焚阴宗当真是邪门之极了。难怪这数千年来,圣门一直都无法铲除他们,看来都是因为这些人完全臣服于他们的淫威,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盲从。此时此刻,华麟越来越觉得“焚阴宗”是个邪恶的宗派了。

    见那中年人警惕地看着自己,华麟只能上前道:“我们三人刚刚从解神阵历练回来,如今急着要回去,谁知你们神宗却好像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我们担心会受到牵连,所以想打听清楚,还望兄台指点一二。”

    怎料那中年人听罢,竟冷哼道:“哼,原来你们是寻宝的家伙!神宗的事情无可奉告,劝你们不要乱跑,乖乖在这里等候发落。”说完,那中年人竟扬长而去,再不理会华麟三人。

    訾刑和华麟面面相觑,只觉暗暗冒汗,仅仅是一个平民百姓就有如此嚣张,可见焚阴宗是如何邪门的了。

    华麟无奈道:“这里的人全都走火入魔,看来必须找一个比较清醒的人打听消息才行。”

    訾刑担忧道:“但找谁呢?这里人人都如此,我真担心随时被他们卖了!”

    华麟低头沉思了片刻,沉声道:“有了!……客栈的老板一般都比较势利,不敢随便得罪客人。如果向他们打听消息,应该会更容易得手些。而且客栈的消息向来灵通,应当是首选之策。当然了,问话的方式还要用上一些技巧,你们就看我的吧……”

    訾刑也知道华麟这家伙向来诡计多端,于是哈哈笑道:“看来这天下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住我们的华少侠呢!”

    华麟听罢笑了笑。但身后的杜奔雷却插嘴道:“既如此,那俺们就回去问一问‘忘忧楼’的掌柜,他一定会告诉我们答案的。”

    华麟摇头道:“我们还是走远一点好些。不然被廖骅知道我们不信任他,那岂不是让人尴尬?”说完,华麟迈开大步,带着訾刑和杜奔雷两人,沿着大街向前方走去。

    这一路逛来,只见街边的酒肆茶馆十分繁荣,各色店铺也是琳琅满目。此处的繁华大出华麟的意外。更有甚者,街边的青楼和胭脂场所也是争奇斗艳。若是抛开焚阴宗的高压威胁,这里还真是一座名符其实的堕落之城。不过转念一想,焚阴宗向来不忌女色,会出现这种情形也不足为奇了。

    不一刻,华麟带着訾刑和杜奔雷走进一间“永泰客栈”,远远就见对面的柜台后面正有一个肥胖的掌柜翻看着手里的账册,此时他见华麟三人入内,顿时抬头问道:“三位是要住店,还是用膳?”

    华麟一眼扫过整个大堂,只见远处的角落里,正有几名酒客在对饮进食,并没有人留意自己。于是大声道:“先给我们来三间上等客房!”

    那掌柜立刻忙了起来,为他们办理入住的手续。华麟却淡淡地问道:“对了,最近修真界究竟发生了何事?怎么人人有种自危的感觉?”他这句话问得相当有水平,先从“修真界”下手,而不是直接询问“焚阴宗”的事情,就是怕引起他的怀疑。

    那掌柜果然没有防备,只是诧异道:“你们难道不知外界的情况?”

    华麟若无其事道:“我们刚从解神阵历练回来,所以不知外界的变故。还望掌柜的指点一二。”

    那掌柜眼睛一转,立刻猜到华麟三人是来“寻宝”的人之一。但正如华麟所料,这掌柜并不敢得罪客人。此时听到华麟发问,眼中竟露出了兴奋之色,低声笑道:“嘿嘿,修真界确实发生了几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但那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你们难道不知道?”

    华麟见他如此兴奋,顿时被他搞糊涂了,不解道:“究竟发生了何事?竟让你如此高兴?”

    那掌柜的大声笑了几下,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在七个月的时间里,长风殿、星疾宗和无极宗的掌门相继被人杀了,那可真是大快人心啊。哈哈哈哈哈……”

    “什么?”华麟惊叫道:“七大圣门的掌门被人杀了?这……这不太可能吧?”

    这也难怪华麟的脑袋转不过弯来了,本来想打听上官灵的消息,却没想到会有这种答案。而且这件事情太过惊人,试想“七大圣门”的掌门是何许人也,竟会轻易被人干掉三个?这定是天方夜谈了。

    华麟很久才平息下来。暗暗猜测到,这应该都是宁纤雪的杰作了。以她的实力确实有可能办到。

    那掌柜仍然兴奋道:“这七大圣门都是该死之人,就算被人干掉三个掌门,那又有什么奇怪的?”

    “这倒也是!”华麟恢复了神智。见那掌柜已经对自己没有什么戒心,于是立刻把话题引到了正题上,大胆地问道:“那么,……神宗最近又发生了何事?既然七大圣门自顾不暇,他们理应立刻撤兵才对,为何还在此处?”

    听到这句话,那掌柜的脸色立刻黯淡下来,突然一拍柜台道:“还不是圣清院在搞鬼?……原本我们神宗已经引得‘焚星轮’现身于此,正要诱使它回归本门。眼看成功在望,谁料圣清院的家伙偏偏横插一手。哼!”

    华麟一惊,差点当场昏迷过去。他所说的焚星轮,肯定指的就是自己了。回想自己这一路走来,确实顺风顺水,搞半天全是焚阴宗“引君入瓮”的计策。这些家伙真是厉害啊。不过转念又一想,却又精神一振,这些家伙恐怕没想到自己能顺利逃出“解神阵”吧?就凭这一点,就能挽回许多败势。

    于是,华麟强行镇定心神,假装关怀道:“既然焚星轮已经来到了此地,为何又发生了变故呢?”

    那掌柜的恨恨地道:“我这也是听别人说,为了配合行动,炽阳殿的轩大人还打算请来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想依靠她来说服焚星轮的拥有者。谁知中途不知谁泄露了天机,那重要人物竟然被中途给劫走。……这真是可恶之极!没想到‘神宗’的内部竟然真的有内奸存在,这些败类!”

    “啊?”华麟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下来,稍一思索,立刻猜到这个掌柜所说的“重要人物”,一定是上官灵没错了。这些“焚阴宗”的家伙真不是好东西,为了使自己臣服于他们,竟然打算用上官灵来逼迫自己,好让自己为他们所用。只是没想到焚阴宗内部竟然有圣清院的奸细,在“押解”的途中,上官灵竟被圣清院给救走了。

    想到此处,华麟不禁皱了皱眉头。心想上官灵如果真是被圣清院救走,那么这件事情就会越来越复杂。不知道圣清院打算如何对付自己呢?

    华麟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就像他们手里的一个玩偶,完全被他们掌控于股掌之间。如今的形势是,无论上官灵落在谁的手里,自己都必须听命于他。这“圣清院”会不会也想拿上官灵来威胁自己呢?

    华麟拼命扯了扯自己的头发,苦闷道:“这些可恶的家伙!”

    那掌柜还以为华麟也被“神宗”的失利而感到气闷,竟然主动安慰道:“你放心吧,我听说神宗已经调集了数千高手,誓要抢回那个重要人物。哼哼……神宗所要达成的事情,那就从来没有失手过的。我们等着瞧好了!”

    华麟渐渐平静下来,却仍然怀着一丝侥幸,问道:“那个重要的人物是不是一个女子,名叫上官灵?”

    那掌柜的呆了呆,点头道:“听说是个女的,而且跟焚星轮有关。或许是叫上官灵吧?你怎么知道?”

    华麟大声骂道:“圣清院实在太过份了!我决定现在就加入神宗,为飘缈河的百姓尽一份薄力!”说完转身,大步走出了“永泰客栈”,连住店都免了。

    訾刑和杜奔雷立刻也跟着华麟走了出来,只剩下胖胖的掌柜愣在当场。

    出了大街,訾刑快步追上华麟,低声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杜奔雷也赶了上来,郁闷道:“华……龙大哥,你不会真的要加入焚阴宗吧?”

    华麟一愣,和身边的訾刑对视了一眼,两人不禁笑了起来。杜奔雷突然明白过来,更加郁闷道:“原来俺和那个掌柜都被你骗了!”

    华麟驻足道:“哼!圣清院和焚阴宗之所以抢走上官灵,就是想逼华某人就范。我也不是省油的灯,乘此良机,干脆把上官灵救回来。叫他们知道我华某人的手段。……走!我们现在就去找廖骅,先逃脱此处再说!”

    身后的杜奔雷欲言又止,他本来想询问华麟何时可以重返“解神阵”中,以解救迷仙镇的苦难。但见到华麟此时也是麻烦缠身,只能压下了这种念头。

    三人回到了“忘忧楼”

    廖骅仍在雅间里打坐练功,桌子上的残羹剩饭早已被清理干静。这家伙显然打定了主意要等华麟回来。所以他包下了这间雅座,专心在此等候。

    当见到华麟三人返回时,他立刻从静修中清醒过来,欣喜道:“三位大哥是否已经办完了所有的事情?如若再没有什么牵挂,不如现在就上路吧?我已经想好了逃出飘缈河的办法,就等你们回来了!”

    华麟和訾刑对视了一眼,同时点头道:“事情都已经办完,现在可以走了!”

    那廖骅豁地一声站了起来,大喜道:“那好!就不知三位逃出飘缈河后,打算去什么地方历练?”

    华麟淡淡地道:“我打算去一趟尘缘星!”

    “什么?尘缘星?”廖骅有些诧异,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突然放声笑道:“那真是太凑巧了,我正好也要去一趟尘缘星。哈哈哈……刚好顺路!”

    华麟只是淡淡地笑道:“是吗?那真是凑巧了,走吧!”

    杜奔雷一头雾水,不由想到了迷仙镇的将来,不禁两眼惘然……

    四人出了“忘忧楼”,廖骅把逃亡的计划简单地说了一遍。原来这家伙早有准备,打着“铸剑商行”的晃子,让华麟等人冒充他的护卫,随他一同返回金卫星。其中,他甚至把通行文碟和买卖的凭据都准备齐全,看得出他对焚阴宗极为忌惮。

    这也难怪,“神魔境”是焚阴宗的发源地之一,地处“兵魂解神阵”的边缘,扼守着魔界的出口。在这里,焚阴宗的势力可以用“一手摭天”来形容。如果要问焚阴宗和魔界究竟有没有关系?恐怕谁也说不清楚。有人猜测焚阴宗是魔界的走狗,也有人猜测焚阴宗只是借助魔界的余威,借以抵挡七大圣门的围剿。不管是哪一种,大家都认为焚阴宗不是好东西。

    要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逃出去,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廖骅显得有些紧张,脚伐匆匆,带着华麟三人向城市的中央走去。反倒是杜奔雷最为轻松,他乃粗人一个,只觉街边的商铺是越来越繁华,有卖各种飞剑的、有卖能量晶石的、还有卖玉符、护身符的特殊商铺……等等。看到这个眼花缭乱的世界,杜奔雷只觉既兴奋又新奇,只恨自己少生了几只眼睛,真有应接不暇之感。

    华麟的心中却是七上八下,自己正是焚阴宗的通缉犯,他们一定有自己的画像。现在只要被认出来,那定是必死无疑。当然了,幸好自己逃脱“解神阵”的事情还没有人知道,否则焚阴宗早已行动起来。

    走在大街上,对面不时迎面走来许多焚阴宗的高手,华麟低着头,心中暗暗祷告,这次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自从得知上官灵被圣清院劫走后,他就不想死在这里了。

    又走了小半个时辰,四人终于抵达城市中央的广场。远远看去,一座宏伟的神祗耸立在前方,整个建筑呈金字塔形,数百级的台阶遥遥通向上方。远远看去,其顶部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紫光,将整座城市笼罩在它的光辉之下。华麟站在它脚下,只觉自己竟是如此渺小。

    廖骅的声音在耳边说道:“传送祭台就在上方。如今正值非常时期,守卫当会更加严密。所以你们千万不能大意,否则恐怕会坏事!”

    华麟点了点头,见台阶的两侧整整齐齐地站着数十位焚阴宗高手,他们全身黑衣劲装,手执长剑,端个气势夺人。

    廖骅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华麟三人缓缓登上台阶,直费了一顿饭功夫,这才抵达了上方的平台。只见神祗的大门外,是个空旷的平台,左右两侧各有一个传送阵。三人刚刚抵达,对面就有两名焚阴宗的高手迎了上来,其中一人喝道:“请出示通行文碟!”

    廖骅双手奉上文碟,华麟却见他的指尖正在轻微的颤抖,不由暗暗为他捏了一把汗。

    幸好廖骅的准备十分充足,那些文碟并没有问题,所以对面的家伙随手把文碟还了回来。众人都舒了一口气,正要走进传送阵,谁知旁边却有一个人大声问道:“廖骅,你要去哪里?他们是谁?”

    廖骅一惊,没想到竟会遇上熟人,连忙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来到身后,他背上背着一柄长剑,很显然也是焚阴宗的人。廖骅见状,慌忙应道:“噢,我正要带几个铸剑商行的朋友回金卫星,怎么今日就轮到你值班了?”

    那黑衣男子用凌厉的目光一一扫过华麟三人,半晌才道:“神宗最近调走了很多人。你最近在搞什么?”

    廖骅强自镇定道:“没什么,最近只是在做生意罢了。”说着,悄悄向华麟使了个眼色,要他快点开启“传送阵”。这边却又应付着那名黑衣人道:“哎,在神魔境呆了这么久,也只有你这个朋友比较照顾我。下次回来,定要好好请你去忘忧楼坐坐。”

    华麟的动作也是奇快,匆匆开启了传送阵,大声催道:“廖掌柜,传送阵已经开启,现在要不要出发?”

    廖骅耸了耸肩,对那名黑衣男子道:“现在不说这些了,我要先回金卫星!下次再谈……”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转身就随同华麟三人一起走进了传送阵中。

    白光一闪,四人终于逃离了神魔境,来到一座荒凉的山顶上。

    廖骅二话不说,抽出长剑“乒乒乓乓”把脚下的传送阵砍成了碎片,急声道:“我们快走,刚才那家伙已经知道我们是寻宝的人了,只是碍在以前的交情,所以不会拿我怎样。但他一定会通知其他人来追捕我们的。要知道,焚阴宗的人是不会背叛神宗的。”

    华麟三人都惊讶地看着他,想不到这家伙做事倒是干脆利落。

    廖骅见状,又催道:“虽然现在已经脱离了解神阵,但前方还是焚阴宗的地盘。如果要逃出飘渺河,就必须绕过焚阴宗的总坛不可,否则休想逃出他们的魔掌。我算了算,前面至少还要传送十五次才能抵达安全地界。”

    华麟点头道:“那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身。”

    华麟携杜奔雷踏上飞剑,四人冲天而起。一阵寻觅后,终于在百里外找到了一座城市,再借由当地的传送阵,迅速向下一站逃去。

    由于焚阴宗的“传送阵”只能单向通行,所以每到一个地方,都要花费不少时间才能进行下一次传送。所幸这一路上都非常顺利,焚阴宗并没有派人来追截。稍一打听,才知道“七大圣门”已经退兵,且由于他们抓走了一位重要人物,以致“焚阴宗”集结了数千高手,誓要将她劫回来。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没人在意华麟这些寻宝之人。

    但尽管如此,华麟四人却仍然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这才抵达焚阴宗的边缘地带。此时只要再往前传送一程,就能抵达“狂沙星”了。

    一想起“狂沙星”,华麟就感到全身不自在。那里是仙绫宫的分殿,上次自己被她们关在地牢,最后竟对绛雪做了一件罪不可恕的事情。现在想来,仍然感到汗颜万状。但是没办法,要逃出飘缈河,那狂沙星却是必经之路,现在只能期望绛雪不在那里了。

    且说此时天色已晚,去“狂沙星”的传送阵已经关闭,必须等到次日辰时方能启动。无奈之下,华麟四人只能休息一晚再走。

    躺在客栈的床上,华麟睁着双眼,彻夜难眠。不由想起这次“解神阵”之旅,当真是恶梦一般。此番不仅没有救到上官灵,反而身上还多了几件非常重要的责任。其一,冥界的嘱托是必须去完成的,这直接关系到千千万万个生灵的轮回问题。其二,殿主临死前的托付也要完成,因为“迷仙镇”的居民实在太可怜了。其三,雷天域把尘缘星的掌门令剑交给了自己,这件东西也必须要物归原主。至于营救上官灵……哎!听说她被圣清院押到“玄冰天”去了。

    华麟只觉得头痛无比,圣清院的家伙明摆着就是要等自己上门去送死。而任为这家伙应该已经猜到自己逃出了“解神阵”,如此一来,玄冰天的周围一定布下了天罗地网,他就等着自己踏上龙辰星呢。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