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53章 故人之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把心一横,终于做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既然上官灵已经被圣清院救走,那么在短时间内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再怎么说,圣清院也是名门正派,不可能对一名弱质女流动手。为今之计,最好是先把其它事情办妥。等到风平浪静后,再悄悄去营救上官灵。

    这样一来会有两个好处。

    其一,这段时间里,可以先让圣清院和焚阴宗打个两败俱伤。等他们都疲惫后,自己再救上官灵肯定会轻松很多。

    其二,如今杜奔雷整天都跟着自己,若是带他一起去救上官灵,岂不是让他白白送死。但如果扔下他不管,却又不道德。为今之计,只有完成了殿主的遗愿后,把他们都安顿好,那时自己才能放心的去营救上官灵。日后就算自己死了,也不至于留下什么遗憾。

    想到这里,华麟不愿再去伤神,索性打开了空间戒指,准备翻出第二部梵谧心经,好好的研究一番。

    谁知一打开戒指,却发现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倒处都有被抓咬的痕迹。很显然,这都是小白的杰作。

    只见小白正趴在寒冷的“玄冰髓”上打着呼噜,睡得很安祥。华麟只觉心中愧疚,真想把它抱起来摸一摸,但又终于忍住。

    为了不惊醒小白,华麟费了很大的劲,才在书架上找到了第二部梵谧心经。这时想起了“仙绫宫”绛雪,她曾经打算用自己去换这本经书,差点把自己卖给了焚阴宗。可见这第二部梵谧心经是如何厉害。

    想到此处,华麟盘膝坐在床上,仔细的阅读起梵谧心经的第一章。只见这一章是关于“波动”的仙术……

    何谓波动?

    华麟看了半晌,竟没看懂上面的内容。什么“盛衰交替,内敛外放。似波随形,强攻锐进。”又是什么“虚实交错,幻化无边。度入身法,敌方难辨。”

    最后一句倒是看懂了,说什么“……无论剑气仰或控物**。若能以波状袭敌,必能无坚不摧!”华麟挠了挠后脑勺,终于有点明白了,但接着却又完全糊涂。这一章明显和上官灵的“绝尘剑法”截然相反。

    绝尘剑法讲究“沿着剑刃的轨迹迅速刺出”。而这一章却是叫自己一剑刺出还要上下波动,这样一来,攻击力才能达到无坚不摧?最离谱的是,波动竟然可以用在身法上,达到登峰造极时,敌方甚至看不清自己的身影?——这是不是搞错了?

    华麟又研究了一会儿,只觉似懂非懂。不一刻,更是昏昏欲睡,于是赶紧把梵谧心经扔进了空间戒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后面的章节更加看不懂了,如果不休息片刻,一定会昏迷过去的。索性跳下床来,推开了客栈的窗户,只觉一阵晚风迎面吹来,带来了一丝清新的空气,顿时让他清醒了许多。

    不一刻,天边已经露出了一线曙光,黎明终于来了。

    廖骅、訾刑、杜奔雷也陆陆续续起来。一大早,四人匆匆洗漱完毕,立刻便去“传送祭台”报到。此时街上已经排了许多人,当轮到华麟他们开启传送阵时,都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

    四人走进传送阵,白光一闪,终于逃离了飘缈河。

    一抵达“狂沙星”,众人皆舒了一口气,只见几朵悠悠的白云从身边飘过,不由心情大畅。

    谁知众人还未看清周围的环境,不远处就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道:“任为的消息果然准确,这小魔头也逃出来了。”

    訾刑和杜奔雷骇然一惊,只觉一股强大的气息罩定了自己,五个白衣人就站在两丈外,好整以暇的等着自己出现。

    “铮”的一声,訾刑和杜奔雷同时拔剑出鞘,紧张地防止对方偷袭。只有华麟还算镇定,抬头向对方看去,冷冷道:“原来是明镜散人来了,好久不见,想不到你们还记挂着在下。”

    大伙都是一愣,没想到华麟竟然认识明镜散人。

    原来四年前,若风曾经带领六名修真高手来到中原。当年的六个人中,现在就有三个人在这里出现。

    除了明镜散人外,还有“剑罡宗”的渡空,和“无极宗”的无心道长。这三人,华麟曾在“源理镇”见过他们一面,所以一眼便能认出来。

    当然了,除去这三个熟人外,还有两名“圣清院”的高手。他们一字排开,缓缓向自己逼了过来。为首的明镜散人冷冷道:“小魔头,听说你在解神阵害死了若风。现在你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大了。……哼哼!”

    华麟愣道:“若风死了吗?”

    明镜散人怒道:“你还装蒜?”

    华麟皱了皱眉头,心下电转。记得莫夜天临死前曾经说过,任为修练“魔功”的事情被若风得知,他们师徒两人立刻大打出手。看来当时的情形确实非常复杂,但如果说若风已经死了,却让人有点无法相信。他的修为如此高深,岂会被自己的徒弟杀死?看来其中还有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内情。……至于外界传闻若风已死的消息,恐怕也是任为放出来的。这家伙真够卑鄙的,把所有罪名全嫁祸到自己头上了。

    想到此处,华麟顿时怒喝道:“谁说若风是我害死的?这都是任为这小子干的!他在哪里?叫他滚出来见我!”

    明镜散人淡淡地道:“如今圣清院已经对你下了格杀令,如果你还识相的话,就乖乖的跟我走。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求情,保你一命。否则的话,休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

    华麟扭头向两侧看去,只见两名圣清院的弟子已经从侧面逼了过来,他们目中露出了愤恨的杀气。很显然,他们都以为若风是被自己害死的。

    华麟怒吼道:“你们等等,若风是任为所杀!这小子修练魔功,连自己的师尊都不放过。你们可以问问我身边的朋友,就知道事情的真相……”

    对面的五人全都一愣,明镜散人怒道:“臭小子,你编瞎话也该有个谱儿,不要在这里乱吹一气。劝你乖乖的束手就擒,不要逼我动手。”

    訾刑上前一步道:“等一等,我可以证明……”

    但是明镜散人岂会相信他的证词?“铮”的一声拔出长剑,大喝道:“这次看你往哪里逃?”

    华麟见状,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争论的意义。而且就算若风不是自己所杀,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的。于是仰天笑道:“谁说我逃不了的?”

    说完,华麟反手拔出霞照剑,“铮”的一声架住了廖骅的咽喉。这家伙正准备悄悄后退,却没想到成了华麟的人质。

    在场之人全都愣住了。就连訾刑和杜奔雷都傻了眼,惊讶道:“华麟,你做什么?”

    他们实在无法想像,华麟竟会拿自己人来当人质!

    明镜散人更是脸色一变,怒道:“你以为随便找个人当人质我就不敢杀你了?……渡空,准备动手!”

    华麟长剑一挺,廖骅的咽喉上立刻渗出了一缕鲜血,并且顺着霞照剑的剑刃“滴滴嗒嗒”的滑了下来。廖骅惊道:“你……你?”

    华麟才不理他,只是对着明镜散人喝道:“你如果不想看着他死的话,就乖乖给我退后五十丈。否则你可以试试,看我会不会杀了他?”

    看到华麟坚定的目光,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华麟的剑刃已经嵌进了廖骅的咽喉,只要再入肉半分,就能杀了这小子。现在傻子也看得出,华麟此话绝非戏言。

    “明镜散人”的眉头跳了跳,连忙止住了所有人的举动。此时他用灼灼的目光盯着华麟道:“看来,我是真的低估你了。你怎么知道他是我们的人?”

    华麟冷笑道:“道理很简单!我觉得他是,所以他就是。没有什么可商量的!”

    “啊?”众人皆惊呼。

    明镜散人更是郁闷道:“你就不怕错杀了好人?”

    华麟冷哼道:“你都说了,我是小魔头。就算错杀了几个人,那有什么可奇怪的?”

    众人面面相觑……

    华麟怒吼道:“你们立刻给我退后五十丈。……退后!”

    华麟口气强硬,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明镜散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见廖骅咽喉上的鲜血流个不停,再拖下去,这家伙是必死无疑了。若不是顾及圣清院的面子,明镜散人必会抢先动手。但现在的情形非常微妙,这廖骅是圣清院的人,如果自己不顾他的死活,定会引起圣清院的反感。

    但如果是若风在这里指挥,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诛魔院”的手段尽人皆知,他们处事向来辛辣,甚至可以不顾自己弟子的生死。但明镜散人却做不到。

    无奈之下,明镜散人只能挥了挥手,带着其余四人飘离到五十丈外。

    华麟随手封住了廖骅的经脉,撤下长剑,低声道歉道:“真对不起了,虽然我们曾经共患难,但是你我的立场不同。如果不拿你做挡箭牌,我和我的朋友都会很危险。”

    廖骅没有说话,反而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以他的修为,原本可以和华麟有得一搏,但他万万没想到华麟会突然出手,而且是向自己动手。这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于是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圣清院的人?”

    杜奔雷正在帮他包扎伤口,闻言惊道:“你真是圣清院的人?”

    訾刑也是暗暗惊骇,回头看着华麟,也等着他回答。

    华麟耸了耸肩膀道:“其实很简单,我曾经上过焚阴宗的当。所以我明白了一件事,当一切进行得太顺利时,那么它背后必然是有原因存在的。这一路上,我们就太顺利了。于是突然想起你在神魔境时,曾经在我面前直呼焚阴宗其名。由此可见,你一定知道我的身份的。要不然,你我才认识不久,难道就不怕我是焚阴宗的信徒,把你给出卖?就凭这一点,你就很可疑了!”

    廖骅点了点头,无奈道:“为了取信于你们,我只有直呼焚阴宗其名,才能让你相信我不是焚阴宗的走狗。但就算如此,你也不能因为这一句话,就认定我是圣清院的人吧?”

    华麟点头道:“不错!可是你接着又犯了几个错误,让我彻底的怀疑起你来。”

    廖骅眉头一跳,睁开眼睛道:“什么错误?”

    华麟悠然道:“首先,你有意无意的告诉我,上官灵已经被圣清院救走。其目的自然是想引诱我逃出焚阴宗,这样你们才有机会生生把我擒住。接着,你这所谓的逃亡计划实在太周密了,很显然你已经准备了很久很久。再后来,你又在神魔境的祭台上,被一个焚阴宗的守卫认了出来。这让我一度怀疑你是焚阴宗的人。但是见你当时的紧张程度,让我立刻推翻了这个可能。……于是,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你不仅是圣清院的人,而且还在焚阴宗任过职。只有这样,你才能准确的把握住我的行踪。再后来,你又毁坏了一座传送阵。这就更加让人怀疑了。要知道破坏‘传送阵’是被修真界明文禁止的事情,而你却毫不犹豫就动了手。即便我们是寻宝者,但也不至于要毁坏焚阴宗的传送阵吧?除非,除非你非常畏惧焚阴宗,而且再也不打算回去……”说到此处,华麟弹了弹额头前的长发,潇洒地说道:“总之在我眼里,你这家伙的错误实在太多了,我也懒得跟你一一说明。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辛辛苦苦把我们带出了飘缈河,让我省去了很多麻烦。现在既然上官灵已经被圣清院带到玄冰天去了,那我也没有理由再跟你耗下去。”

    廖骅无语……

    訾刑却是暗暗惊骇。在华麟的眼中,廖骅的做法果然是漏洞百出。但为何自己就偏偏看不出来呢?难道自己的洞察力不够敏锐?

    华麟掣出了飞剑,押着廖骅飞上了天空,回头唤道:“訾刑,我们快去仙池城,那里有传送阵。只要逃出此地,任他明镜散人如何厉害,都休想追得上本少爷的脚步!”

    訾刑无奈,只得御剑而起,“携”杜奔雷追了上来。

    众人一路向天池城的方向飞去,明镜散人则带着追兵紧随不放。众人又飞了百余里,訾刑突然见他们分成了两路,其中两人迅速向东方掠去,渐渐消失在远方。于是疑惑道:“华麟,不知他们在搞什么鬼,怎么分成了两队?”

    华麟思索了片刻道:“或许他们在前方还有埋伏,我们小心为上。”

    四人在蔚蓝的天空一晃而过,那廖骅虽然被劫持,但说话并没有受到限制,于是在华麟耳边劝道:“这几日与你相处,发现你们并不是嗜杀之人,不如一起弃剑投明罢!……至于若风之死,我想在那解神阵中也是无可奈何之事,相信圣清院定会了解你们的苦衷的!”

    华麟气道:“我早就跟你说了,若风是任为所杀,与我无关。我看你还是闭嘴的好!”

    廖骅皱了皱眉头,还想再劝,华麟却已经封住了他所有经脉,令他口不能言。

    一路无话,四人又飞行了两个时辰左右,翻过了一片险要的戈壁。远远地,天池城终于在望……

    訾刑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追兵,见他们仍然远远吊着,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心中一阵烦闷,若是依着自己的性子,定要与他们大战一场方可罢休。可是华麟却习惯于逃亡,真是气人……

    正想着,四人已经来到了天池城的上空,只见下面的城市当中,有一面清澈的湖水。远远看去,湖心之中还有一座小岛,其上建有典雅美观的宫銮,仿若人间仙境。华麟知道下面就是仙绫宫的分殿了,想到这里,不由心中一阵紧张,于是急忙向右侧避开,往旁边的城市坠去。

    天池城依然如故,北面的“传送祭台” 仍然是人山人海。但此时好像发生了什么变故,下面闹哄哄的十分混乱。

    华麟押着廖骅从天而降,落在了“传送祭台”上。这才发现,整个祭台都塌掉了,碎石遍地,传送阵也被完全破坏。心中一惊,暗忖这是怎么回事呢?

    訾刑一把揪住旁边的一个观众问道:“传送祭台是被谁破坏的?”

    那人也是一个修真者,但却被訾刑的气势所逼,竟丝毫不敢挣扎,乖乖地道:“就是刚才!……刚才突然有两个蒙面人从天而降,二话不说就插出宝剑,眨眼就把传送祭台给拆了。我们正准备上前阻止,却没想到他们的修为深不可测,仅仅向我们拍了一掌,就见人影纷飞,竟逼退了所有人。等我们回过神来后,他们早就飞上天空去了。”

    訾刑一惊,不由和华麟对视了一眼,皆暗暗佩服“明镜散人”的手段。很显然,这一定是他们干的好事,目的是防止自己逃得无影无踪。

    訾刑松开了那修真者,并帮他整了整衣襟,仿若没事一般。

    没想到,那修真者竟也不生气,只是低声道:“这一定是神羿门在背后搞鬼,他们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

    华麟一愣道:“神羿门?”

    那修真者点头道:“是啊,就是神羿门!……以前他们是叫神龛门的,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改了个名字,叫做什么神羿门了。而且听说他们连教主都换了人。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的势力也越来越大,不仅吞并了十几个修真门派,现在甚至还在各处公开招收门徒。哎……仙绫宫的人也不来管一管,修真界是越来越乱了!”

    华麟只能无语,沉默了半晌,突然扭头对訾刑说道:“看来我们必须重新找个传送阵了。这里人多眼杂,我们且去仙缘客栈住下。我再去仙绫宫走一趟,看看她们能不能帮上忙。”

    说着,华麟押着廖骅冲天而起,直飞南城的仙缘客栈。

    訾刑“携”杜奔雷追了上来,急声道:“事情不太妙啊,明镜散人他们也不见了踪影,这些家伙一定躲在暗处,随时会向我们动手。依我看,现在去客栈落脚,不谛于给他们创造下手的机会!”

    华麟点头道:“这一点我也想过,不过你大可以放心,仙缘客栈不是普通的客栈,他们的防御力非常之强。如今狂沙星唯一的传送阵已经被摧毁,我必须立刻去仙绫宫看看,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办法送我们离开。否则在这里呆得时间越久,就对我们越是不利。因为圣清院和焚阴宗随时都会追来。”

    正说着,华麟已经带着訾刑等人落在一座客栈门前。

    訾刑抬头看去,只见“仙缘客栈” 楼高五层,门前的台阶高出街道十二级,占地极其宽广。整个建筑用青玉打造,其上雕梁画柱,气派非凡。最不简单的是,整个客栈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其上果然有一层结界在保护。

    华麟已经是第二次光顾此地,所以直接走了进去,径直来到掌柜处,一次性付了二十万晶币,带着訾刑他们就走上了三楼。

    来到住处,杜奔雷惊奇地看着房里的一切。

    这里的东西实在太过豪华,有红木打造的桌椅,有雕花的木床,甚至连墙壁都是晶莹洁白的玉石砌成。即便是訾刑这种心高气傲之人,都不禁有些心弦触动。当然,这里的房价也是高得离谱,二十万晶币足够普通人花销十年了。

    华麟安顿好廖骅,转身对杜奔雷说道:“奔雷,我这里有一部火系修真心法,是我刚刚完成的。你且拿去参研一下,乘这几天有空,赶紧把修为突破到元神期吧!”

    杜奔雷欣喜地从华麟手中接过一枚记忆晶片,心中感激万分。以前“迷仙镇”的修真心法并不完善,他们一直都处于蒙蒙懂懂的境界。自从见识到华麟的武功后,早已向往着如今的修真世界。

    华麟又对他叮嘱了几句,这才转身对訾刑说道:“我现在就去仙绫宫想想办法,訾大哥你就在此坐镇。千万不要让任何人进入房间,记得上次就曾经就有个坏蛋冒充店小二送东西进来,最后大肆屠杀。”

    訾刑不悦道:“不如这样,我随你同往比较好些。”

    华麟摇头道:“只留下奔雷一人,实在让我很不放心。只有你这种心如止水的境界,才能坐镇大局。”

    訾刑被他奉承了几句,虽然有点轻飘飘,但并没有为此而失去理智,只是说道:“那我们大家一起去仙绫宫吧!”

    华麟立刻摇头道:“带着廖骅四处乱闯很不方便,而且仙绫宫不一定肯为了我而得罪七大圣门。这里就先拜托你了!”说完,华麟已经来到门口,拉开了房门。

    訾刑急道:“喂……”

    华麟却摇了摇手,身影一晃,已经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訾刑无奈,转念一想,也觉得华麟说得有些道理。于是回到了房内,扭头对杜奔雷说道:“没办法了,这几天我们就在这里打坐修练罢,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

    且说华麟出了“仙缘客栈”,立刻便御剑而起,直奔仙绫宫的方向。左侧的屋顶立刻冲起两个蒙面人,紧追华麟而来。

    华麟微微有些诧异,不明白他们为何要蒙着脸行事。但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此处非常接近焚阴宗的地盘,明镜散人无论如何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在这里表明身份,否则谁知道焚阴宗会有什么举动。

    念及于此,华麟信心大增。

    今时今日,华麟的御剑术已非夕日可比,当下陡然增速,街上的行人只听见“嗖嗖嗖”数声,三个黑影就已经贴着城市的上空一晃而过,根本不清他们的相貌。

    远远地,仙绫宫的大门已然在望,可是身后的两个追兵实在不简单,竟然追到了六丈开外。这反而激起了华麟的斗志,一声清啸,迅速御剑冲去,“嗖”的一声,直闯仙绫宫的大门。

    远远地,仙绫宫的守卫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追逐,六名少女立刻抢了出来,一字排开,挡在了门口。远远喝道:“什么人,胆敢来仙绫宫放肆?”

    华麟大声叫道:“我是华麟,要见你们的绛雪姑娘,帮忙挡住后面的坏蛋!”

    前面的六名少女均是一愣,华麟的大名她们当然并不陌生。于是稍一迟疑,便已让开了一条通道。华麟从她们身边一晃而过,“嗖”的一声停在了门槛上,回身笑吟吟地鞠躬道:“谢谢各位姐姐了……”

    其中一位少女回头白了他一眼,脆声道:“你先进去吧,这里有我们挡着!”

    那两名追兵只能在五丈外停了下来,其中一人扬声道:“你们仙绫宫竟敢窝藏逃犯,小心招来灭门之祸!”

    为首的少女也针锋相对道:“什么逃犯不逃犯?人家可是正正当当的跑来我们这里,哪像你们还要蒙着脸行事,孰好孰坏,一望即知。哼!”

    左边的蒙面人急道:“我们是圣清……”但话未说完,下面的话却被右边的同伙给制止了。两人交头接耳地说了一些话。那右边的蒙面人也知道目前实力不够,于是扬声道:“限你们仙绫宫在半个时辰内把他交出来,否则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说完,两个蒙面人退了下去。

    且说此时,华麟已经被一名少女引到了正殿之上,等候她们的首座接见。

    虽然这已经是华麟第二次来到此处,但他还是初次见到正殿的模样。上次被人装在布袋里,当然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见这个大殿极为宽广,两侧立着十几扇粉红的屏风,色彩十分鲜艳,就像女子的闺房。更有甚者,空中还飘荡着淡淡的百合芬芳。

    华麟暗暗称奇,就听内堂里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接着一个银铃般的娇笑声传来道:“奴家还从未见过华少侠呢,这回倒要好好看看不可了!嘻嘻嘻……”

    一名清丽娇媚的女子走了出来,在主殿的位置坐下。

    华麟一愣,这女子并不是绛雪,而且是个从未见过的美人儿。只见她衣着半透明状,肌肤似雪,姿色竟不比琴绾韵差多少。最要命的是,她从内到外都透着一种任君采摘的模样,令人看了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华麟暗暗惊异,于是问道:“呃……你是谁?”

    谁知那女子立刻抛了一个媚眼过来,脆生生地道:“奴家是卫女殿的首座琴思思,怎么?你想认识人家吗?”

    华麟俊脸一红,连忙咳嗽了两声,正色道:“在下和你们仙绫宫还算有点源缘,这次前来,是想请你们帮个忙,看看能否借你们的传送阵一用?”

    琴思思掩嘴笑道:“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思思的呢!嘻嘻嘻……”

    华麟直叹有点吃不消,于是问道:“这个……请问绛雪她去哪里了?”

    琴思思换了个坐姿,柔柔地倚在坐椅上,身子侧对着华麟,不经意地露出了她完美的身材,脆生生地问道:“你找绛雪有什么事呀?”

    华麟只觉热血上涌,于是赶紧闭上了双眼。心想仙绫宫竟然有这种人物出现,若非早已知道仙绫宫的底细,只怕会误以为她们颇不检点。那真是要人命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