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55章 雨中混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得知“乌渡黑市”位于城南的十锦街,华麟立刻混进人群,躲过明镜散人的追踪,低着头,穿梭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愕然发现,此处的街市非常繁荣。这“狂沙星”地处飘缈河的边界,过往的修真者数不胜数。记得有人曾经形容过:这里是逃犯和罪恶的天堂。有此盛况,想必也不足为奇了。

    想到这里,华麟不禁又想起了尘缘星。听雷天域说,那里是修真者最为云集的地方,也是整个修真界最热闹的所在。就不知其盛况达到了何等程度?

    正向往之际,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一座宏伟的建筑前。抬头看去,只见黑玉砌成的台阶上,一扇敞开的大门里行人穿梭不止,里面甚是热闹。门楣上写在四个苍劲的大字:“乌渡黑市”

    每每看到这个招牌,华麟就有一种奇特的想法。这“乌渡黑市”的名字本生就奇怪透顶,最离谱是它有着“黑市”之名,却正大光明的摆起了商铺。这真是一个笑话。不过转而一想,其幕后的老板一定非同小可,否则绝不敢如此招摇过市。

    华麟正站在台阶上发呆,背后却突然走上来一行人,其中一人粗鲁地推开了华麟,大声喝道:“走开,别挡道!”

    华麟被他推得退了几步,怒目看去。只见四个冷傲的男子拥着一位书生直往大门内走去。在擦身而过时,那书生更是回头瞪了华麟一眼。

    华麟只觉这些人的修为深不可测,显然都比自己高上一筹有余,不由心中一凛。而为首的书生眼神中更是透着一股阴寒,显然练了一种邪门秘术,不由暗道:修真界真是卧虎藏龙啊,若非自己身怀两件仙物,只怕是寸步难行了……

    待那一行人进去后,两侧的路人皆向华麟投来鄙夷的目光,仿佛嘲笑他畏惧强人。华麟无奈,只能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也迈步走进了乌渡黑市。

    门口一名乌渡黑市的少年迎了上来,低声安慰道:“小兄弟别生气,刚才那几个人是神羿门的坏蛋。他们在这里的势力越来越大,即便是我,也不敢与他们正面顶撞。”

    华麟摇头道:“你说到哪去了?我才没心情和他们计较,我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

    那乌渡黑市的少年还以为他死爱面子,于是又道:“你说得不错,只要我们用心修练,总有一天可以超过这些家伙,再不受他们欺负。”

    华麟愣道:“我有这样说过吗?”

    那少年肯定地点头道:“反正意思差不多啦!……对了,你来我们这里是否要变卖什么东西?哎,进来吧,先留个手印,等会我带你去见见我们的头头,看看能不能帮你多沽一点价格,让你多赚一点。”

    华麟摇头道:“不是的,我是来找你们的……”

    此时那少年已经捧着一只玉盘来到华麟的面前,打断道:“我知道了,那你一定是打算来我们这里报名采集晶矿了,对吧?哎……你真是可怜,这么年轻就出来历练,你师尊难道就不管你吗?”

    华麟一阵晕眩,发现这家伙的同情心太过泛滥,于是反问道:“请问少侠,你今年多少岁了?”

    那少年随口道:“我今年二十岁,怎么了?问这个干嘛?”

    华麟脱口而出道:“这么说你还比我小一岁?我还以为你多大了呢!……哎,算了。我是来找你们掌柜的,请帮我通报一声。”

    “你找我们掌柜干什么?”那少年退了一步,开始打量起华麟来。只见华麟一身风尘仆仆,一袭布衣还是飘缈河平民百姓的装束。怎么看,他也不像有钱人。于是又道:“你还是别找我们掌柜了,他可小气了。”说着,少年看了看周围,低声道:“他呀,价值十枚晶币的东西,他最多只能给你三枚晶币。所以你还是找我们的头头最合算。”

    华麟实在受不了他的罗嗦,大声道:“想必你也知道传送阵被毁一事,而我想立刻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所以想重建一座传送阵。听说你们掌柜有我所需要的资料,所以我来问问!”

    那少年一愣,怀疑道:“什么,你想离开狂沙星?那可不便宜呢!我们虽然有个采矿用的传送阵,但很少对外开放。你要借用的话,只怕出不起那个价格!”

    华麟一阵狂喜,没想到乌渡黑市早有建好了的传送阵。记得在“龙辰星”的时候,自己曾经和路亚飞经“联合商会”的传送阵,前往晶源星采矿。想不到这里的乌渡黑市同样有这项服务。看来此行不虚。于是说道:“那太好了,既然你们已经有现成的传送阵,那就省得我重建了。快带我去见见你们的掌柜!放心吧,出多少钱我都有!”

    那少年见华麟势在必行,于是狐疑地道:“那好吧,你先在这个玉盘上按个手印,等会我带你去大厅等候。就不知道我们掌柜的会不会同意让你使用传送阵!”

    华麟见他手里正捧着一块直径达一尺多的玉盘,显然这是记截客人信息的东西。于是伸出右手,在玉盘上轻轻按了一下,稍稍注入了一点真力。那玉盘上立刻闪过了一阵青光。

    那少年记录完毕,低声道:“原来你是圣清院的人,难怪这么急着出去了。”

    华麟惊讶道:“什么圣清院?”

    那少年笑道:“哈哈哈……没关系的,我不会跟人家说的。”

    华麟一阵郁闷,知道这少年又误会自己了。自己暂时只能使用水系真元,而这水系心法恰恰又是“圣清院”的正宗心法,别人不误会那才怪了。这个少年也是多事,最爱推敲别人的事情,这辈子从没见过比他更罗嗦的人了。

    正想着,华麟已经跟着那少年走进了内堂,再经过几重走廊,直往后面的大厅走去。就在这时,对面急匆匆奔来一个少年,大声喝道:“许酆!……快去大厅帮忙,有人蓄意闹事!”

    “什么?”正在给华麟带路的少年大吃一惊,想也没想,立刻展开身法,迅速向前方掠去。

    华麟愣了愣,只见带路的少年已经去得远了。不一刻,身边不时跑过乌渡黑市的弟子,全都向大厅涌去,场面渐渐失控。

    华麟心想,自己是外来人,不宜插手他们的事务。不如等一等吧。

    谁知等了一会,乌渡黑市却是越来越乱,许多弟子大呼小叫的从身边掠过,并且全都向大厅奔去。华麟无奈,于是打算去看个究竟。

    不一刻来到了大厅外,正想进门看看热闹,谁知迎面压来一阵罡风,接着“砰砰砰”数声,大门和窗户都被人震碎,几个狼狈的少年竟被硬生生地扔了出来。

    华麟随手扶住一人,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家伙正是刚才带自己进来的少年,好像叫做什么许酆来着。于是笑道:“怎么了?谁这么大胆子,竟敢跑到你们乌渡黑市来闹事?”

    那许酆尴尬地站直了身体,大声骂道:“他奶奶的,就是刚才神羿门的几个败类。我也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他们逼了出来。”

    地上又“哎哟哎哟”爬起来五六名少年,看他们的衣着,都是乌渡黑市的伙计。华麟暗暗诧异,这些少年都是元神期以上的修真者,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被人扔了出来,这里面的家伙一定非常厉害了。

    正诧异之际,就听“嗖嗖嗖”几声,从身后又掠来五位修真高手,旁边的弟子纷纷让道,只见那五人直接冲进了大厅内。华麟身边的许酆低声说道:“我们的郏总管来了,这回有戏看了!”

    不一刻,大厅里果然传来了“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华麟挠了挠后脑勺,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走远点为好?这些神羿门的家伙竟敢明目张胆的招惹乌渡黑市,看来背后一定有人在撑腰。

    就听身边的许酆又轻声道:“我们郏总管已经修练到了证悟期,是这狂沙星数一数二的人物。……走,我们去看他怎样教训那些神羿门的家伙!”

    乌渡黑市的弟子闻言,再次一涌而入。谁知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大厅的墙壁都被震塌,接着“哗啦”一声,屋顶都被掀了起来。只见十一道人影冲破屋顶,御剑而起,凌厉的剑气一层层荡开,一时间碎石激射,灰尘滚滚,地面乱成了一片。

    门外不少人再次被震翻在地,场面一度失控。在全场之中,只有华麟和姓许的少年屹立在原地。一些碎石纷纷撞在华麟的身上,却立刻被一层淡淡的光盾挡了回去。虽然如此,但华麟还是觉得胸口一阵发闷。心想这些家伙是不是疯了,闹得这么厉害?

    待到尘埃落定,许酆回头见院子里倒了一大片少年。于是惊骇地看着华麟道:“你……你怎么没事?”

    华麟却抬头看向天空,只见空中悬浮着十一位御剑高手。而闹事的五个人,正是刚才自己在门口所遇见的书生那帮人。只听乌渡黑市的郏总管大怒道:“仇裘白,我与你们神羿门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之事,你们究竟是何用意?”

    为首的书生不慌不忙道:“不错!我和你确实没什么恩怨,我只是想借你们的顾客名单看看,以追踪逃犯。除此之外,并无它意!”

    郏总管恨声道:“看来你是故意来找碴了。世人皆知,乌渡黑市的客人,直接关系到我们的声誉。所以他们的信息绝不会借你观阅,劝你打消这个念头。”

    仇裘白却耸了耸肩道:“那就没办法了……动手!”说完,他右手一挥,身后四个男子同时出手,纷纷掣出了自己的法宝。刹那间,一**光束、火焰惊滔骇浪般直扑郏总管的阵营,其间还夹藏着锋利的铁链,它们就像触须般射来。乍看上去,端个万箭齐发,惊人之极。

    乌渡黑市的一方虽然也有法宝,但是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反应。空中以郏总管为首的六个人顿时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一眨眼间,一个功力稍差的修真者立刻抵挡不住,被三支铁链透胸而过,当场摔下地面。

    郏总管一声悲吼,仗剑劈开前方的寒光,直逼仇裘白的面门。地面的乌渡黑市的弟子见自己人有人伤亡,于是也渐渐失去了控制,纷纷御剑而起,从四面八方围攻神羿门。一时间,天空就乱了套,人人都杀红了眼。

    神羿门更是大开杀戒,再无顾忌。

    地面上,华麟傻傻地看着天空中的撕杀,心中震惊无比。这次他是以旁观者的身份,亲眼见证了修真界凶残的一面。但心里却暗暗奇怪,神羿门只有五个人,但他们却好像占据了上风。这是何解?要知道,乌渡黑市不乏有清虚期以上的高手,而郏总管更在证悟期以上。就算神羿门的人都达到了证悟期,但只凭他们五人,要抵挡数十人的围攻,恐怕仍然讨不到好处。

    然而眼前的情况,却显示神羿门的五人在空中横冲直撞,为首的仇裘白更是独力抵挡着郏总管和另外两人的进攻。

    不仅如此,那仇裘白甚至还有反击的能力,突然大喝一声,骇然化为三道人影,分别劈向前方的三人。

    “分身斩?”华麟的眉头跳了跳。

    乌渡黑市的郏总管首当其冲,避无可避,唯有硬接一途。只听他一声闷哼,身体晃了晃,显然受了点内伤。但他不愧是证悟期的高手,稍一停顿,便配合左右两侧的同门,再次反扑而回。

    却见仇裘白冷笑了一声,身影闪了闪,郏总管的两剑明明刺中了他的身影,但却毫无受力之感。郏总管立刻感觉不对,连忙后撤,但胸口一痛,仍然中了仇裘白一剑。

    华麟惊道:“这莫非是偏移术1?”

    此术乃是第一部梵谧心经上的一种仙术,他虽然看过这一章,甚至也知道口诀,但一直没能融会贯通。

    此时乌渡黑市的弟子伤亡越来越多,许酆捂着流血的右臂,轻轻落在了华麟的身侧,低声道:“什么偏移?你快走,这些神羿门的家伙修练了邪术,我明明刺中了一个家伙,谁知他的身体好像影子一样,空洞无物。”

    华麟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着天空,神情无比凝重地道:“神羿门怎么学会了梵谧心经上的仙术?难道他们归顺了焚阴宗?”

    身边的许酆急声道:“什么梵谧心经?你快走!”

    天空中又有两声惨叫传来,两名乌渡黑市的弟子摔了下来,许酆立刻冲过去接住。眼看乌渡黑市的伤亡越来越重,华麟“铮”的一声掣出霞照剑,正要冲上去相助。怎料天边突然传来一声浑厚的声音:“都……给……我……住……手!”

    一道白光远远射到,一个矮小的老头突然出现在半空,一掌就拍向神羿门的仇裘白。

    别看那老头个子比较矮小,但他凌厉的掌风却逼得周围的人们纷纷荡开几尺。

    仇裘白却早有准备,身体倒飞而出,眨眼就飘出了十丈开外。待他站定身体后,突然放声笑道:“桓老终于肯现身了?哈哈哈哈……”

    全场一片震惊,乌渡黑市的弟子纷纷惊道:“桓掌柜?”

    华麟诧异地看去,只见那矮小的老者凭空悬浮在空中,全身裹着一层淡淡的紫光,其强大的灵气,直逼所有人的心腑。他虽然已经白发苍苍,但皮肤倒是很光滑,颇有返老还童之相。神羿门的五个家伙立刻被他气势所逼,不知不觉都停止了撕杀。

    华麟则暗暗嘀咕:难道他就是乌渡黑市的幕后老板?

    却说那矮小的老头见门下伤者众多,不由动了真怒,大喝道:“你们神羿门既然知道桓某在此,怎敢伤我门下?今日定叫你们有去无回!”

    谁知他话音刚落,遥远的天际又传来了一个阴冷的声音道:“这可不一定!……桓鹄,你果然在这里!”声音忽远忽近,闻之令人升起一阵寒意。

    天空中刮过一阵狂风,一个青衣老者突然现身,全身裹着一团浓郁的黑气,只听他用冰冷的声音说道:“桓鹄,还记得我这个老朋友吗?”

    白发老者闻言,惊呼道:“你?……原来是你!这不可能,你怎么能从圣清院的玄冰天逃出来?”

    青衣老者的眼皮跳了跳,怒喝道:“桓鹄,当日若非你协助圣清院,他们哪里抓得住老夫?都是你,害得我在玄冰天里被困了整整数百年之久。现在,这个债终于到了偿还的时候。”

    白发老者突然想起了什么,沉声道:“这么说来,你扈殳就是神羿门的教主了?”

    那青衣老者冷哼道:“你只说对了一半!……废话少说,拿命来!”

    说完,众人只觉眼前一黑,一团庞大的黑色气流直劈白发老者。两大高手终于出手……

    然而就在此时,华麟却低着头,回想着他们刚才的对话。不由全身一颤。心想这就奇怪了?难道除了自己以外,竟然也有人从“玄冰天”里逃了出来?

    而这青衣老者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全身戾气太重,他被圣清院抓起来绝对是件好事。但他究竟是怎样逃出来的呢?难道自己所挖的地道被他发现了?但这不可能啊,玄冰天有神龙把守,他又是怎样躲过神龙的追捕呢?——看来其中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变故!

    就在他低头冥思的时候,头顶已经“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冲击波撞得所有人歪歪倒倒,天空中的修真者更是站立不稳,立刻被荡出数十丈开外。功力差的,甚至被当场震回了地面。只留下一个空旷的天空,以供两大高手对决……

    华麟抬头看去,发现他们两人越打越远,最后都飞上了云端。不一刻,只见乌云翻滚,两个黑点划破长空,再次合而为一,接着又传来了一声震天般的雷声。此时终于无法看清他们的动作,而地面上的修真者也都不敢上前观战,唯恐受其诛连。

    又过了一会,天空中的乌云不堪其扰,终于“哗啦啦”下起了倾盆大雨。可以想像,交战双方的处境一定都好不到哪去。

    又过了两刻钟,高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嘶吼,一个阴沉的声音命令道:“仇裘白!……给我杀光他的徒子徒孙!”

    乌渡黑市的弟子全都一愣。

    “神羿门”的仇裘白得到命令,顿时一声令下,五人同时出手。战事终于全面爆发。“神羿门”和“乌渡黑市”的恩怨,在这一刻终于变成了不可化解的仇恨!

    由于实力的差距,乌渡黑市的弟子再次陷入了挨打的局面。华麟心中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肯定。神羿门的人一定修习过梵谧心经的第一部。

    这个消息如果泄露出去,足以震惊整个修真界了。

    而乌渡黑市的两位总管,堪堪架住了仇裘白的进攻,但是其它的弟子却陷入了绝境。

    乌云摭住了整个天空,倾盆大雨仍然在疯狂地肆虐。华麟抬头看去,只见雨水中更是掺夹着点点鲜血,似乎它们想把整个天空都染红。

    华麟喃喃自语道:“哎……看来又要动手了。”

    华麟“铮”的一声拔出霞照,冲天而起,直向空中的仇裘白射去,远远喝道:“……你们让开!”

    乌渡黑市的郏总管正与仇裘白交战,冷不防见华麟加入战团,不由急道:“小朋友快退下,你不是他的对……”话未说完,只见华麟的剑尖一阵剧烈的颤动,空中的雨水一分为二,那凌厉的剑气直逼得仇裘白身影连晃,陡然施展“偏移术”,想躲过华麟这一剑。

    怎料华麟这一剑乃是“绝尘剑法”中最厉害的一剑,也是上官灵最为登峰造极的一剑。——千幻剑!

    无论仇裘白如何偏移本位,都感觉这一剑避无可避,骇然发现它是偏移术的克星。而这个结果,连华麟也没想到。

    说时迟,仇裘白一声暴喝,身体横移数尺,人影一阵闪动。百忙中,他竟然用出了“分身斩”。

    华麟只觉对方的杀气直透后背,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寒意。这招“分身斩”自己也曾经用过,但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在别人的手中领教到它的厉害。而且它的威力,竟是如此的惊人!

    郏总管早已吃过一次亏,乍然见到仇裘白施展分身斩,在大惊之下,连忙去扯华麟的身体。幸好华麟的千幻剑并不是浪得虚名,抢先一步就刺中了其中一道分身斩,否则郏总管虽然厉害,但怎能同时接住两道分身斩的威力?

    “当”的一声闷响,华麟只觉右手一阵发麻,霞照剑差点脱手而出。幸好体内的幻光镜挡住了一小部份冲力,接着“九转神功”又帮他再次御去了一小部份伤害。否则以华麟清虚期的修为,怎么可能顶得住仇裘白证悟期的功力?

    但就是这么一剑之下,却激发了华麟最为汹涌的战意。心中怒吼道:你会分身斩,难道我就不会?于是身体一阵晃动,怒喝道:“分……身……斩!”

    此时郏总管正想扯开华麟,谁知却一把抓了个空。因为华麟已经一分为三,举剑向仇裘白砍去。

    众人尽皆大惊,尤其更以仇裘白为甚。他首当其冲,不禁骇然变色,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里竟然也有人可以施展分身斩!而且施术之人,竟然是一个只有清虚期的小朋友。

    情急之下,他立刻封剑硬挡,心中同时还存在着一丝幻想:也许这招“分身斩”只是幻觉吧?或者说,这是一种类似于分身斩的剑法。

    但是,当他接住了华麟的剑光后,却清楚地知道了答案。——分身斩是假装不过来的!

    “当”的一声脆响,他只感觉手腕差点脱臼,长剑差点就飞了出去。他可没有华麟那么好运,可以用“幻光镜”和“九转神功”去抵消一部分冲击力。他靠的是真正的实力,凭的是自身的修为。

    双方一接触,立刻就打了个平分秋色。华麟一震长剑,头也不回地的对郏总管说道:“你去照应自己的弟子,这家伙交给我来对付!”

    如果没有刚才的那几剑,郏总管见他一个清虚期的小朋友说出这种大话,一定会怪他不知天高地厚。然而刚才的那几剑,却彻底粉碎了他心中固有的概念——境界越高,实力就越强。

    此时就连对敌的仇裘白也都震惊不已,沉声道:“你究竟是何人?”

    华麟笑道:“我是龙啸!……你如果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那就只能说明你孤陋寡闻了!”

    仇裘白想了想,终于确定,龙啸这个名字还是第一次听闻。但他又不肯自认孤陋寡闻,于是慢悠悠地道:“不管你是谁,既然敢插手我们神羿门的事,那就注定你活不过今日。”

    华麟一阵冷笑,却不急着跟他动手,因为一点胜算都没有。更何况,自己只要拖住这个仇裘白就行了,这样一来,乌渡黑市的人就有一丝喘息之机。至少郏总管和另外一个总管可以抽空去对付其它神羿门的家伙。于是乎,华麟开始胡扯道:“那个扈殳真是你们的教主吗?”

    仇裘白淡淡地道:“你……只……说……对了一半!”话未说完,他却突然出手,身体一晃,直扑华麟的所在。

    这家伙有够卑鄙的了,说话慢吞吞地故意引开华麟的注意,暗地里却心怀杀机。未曾想,华麟也是此中高手,他一听见这家伙的语速变慢,立刻就发觉不妥。只因为,他年少时就经常用这一招去吸引叶清的注意,然后突施奇袭,而且是屡试不爽。所以当仇裘白一动手,华麟的长剑早就横削了过来。

    这一切,在仇裘白看来,就仿佛自己主动送上去自刎一般。

    幸好仇裘白的境界比华麟高出甚多,一感觉不对,立刻长剑上挑,“当”的一声架开了华麟的霞照。虽说如此,却仍然吓出了一身冷汗。在他眼里,华麟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仇裘白的脸皮跳了跳,突然联想到一件令人很不愉快的事情。眼前的这个华麟,修为才达到清虚期,却已经有能力和自己一搏。如若再等上几年,自己岂非已经不是他的对手?想到此处,不禁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解决眼前这个少年。

    说时迟,仇裘白手中的长剑已经来不及收回,但他左手却立刻拍出,直切华麟的咽喉。其变招之快,堪称如云流水,不带半点停滞。唯一的遗憾,就是空中的暴雨,竟被他手刃硬生生地迫开,露出了一道清晰的轨迹。

    “砰”的一声,华麟用左手架住了他的手掌,只觉一股强大的真力贯入手臂,体内的“幻光镜”立刻替他消去了一成真力。华麟正欲启动九转神功,再度消去对方一部份功力,然而就在这时,却出现了异象……

    仇裘白手上的真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华麟的九转神功陡然无处借力,这让他难受万分。然而这还没有结束,正当华麟以为挡住了对方一击时,一波更为澎湃的真力却从对方的手臂上传了过来。

    这个变化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华麟的九转神功根本来不及抵挡,就被对方澎湃的暗劲攻进了体内。

    “扑”的一声,华麟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急退了一丈有余。若非有“幻光镜”替他挡住了一部份伤害,只怕会当场被对方震断经脉。

    不过也就在这时,华麟却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交手的经验仍然不够。与高手对决时,如果功力不能做到收发自如,那么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危险。想到此处,华麟的脑袋里却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梵谧心经的第二部,其“波动”这一章曾经提到过:虚实交错,幻化无边。似波随形,强攻锐进。——不错,如果把它的意思简单的理解出来,其实“虚虚实实”的真气,就是一种波动。

    华麟猛然抬头,只见仇裘白的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很显然,他对这一掌充满了自信,以为华麟此时的经脉已经被他一掌给震伤。这也难怪,一个清虚境界的后辈,又在猝不及防下,经脉不当场被自己震断,那才叫咄咄怪事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华麟体内有一面幻光镜。

    华麟吃了一记暗亏,不由怒火中烧,疯狂地吼道:“你种你再打我一掌试试!”

    仇裘白狂笑道:“试试就试试!看招……”

    “砰”的一声,双方的身体再次合了又分,毅然又硬拼了一掌。

    然而这一回,仇裘白却被震得退了两丈有余,身体一阵阵轻颤,脸色更是一片苍白。

    刚才那一掌,他虽然重施故技,然而华麟却已经彻底领悟了“波动”的意义。不仅将他两成的掌力反弹回来,甚至还利用波动的原理,在短短一瞬间,掌力虚虚实实地变幻了五次之多。这对仇裘白来说,就好像硬生生挨了华麟五掌。任他功力如何深厚,也要大呼吃不消。

    当然了,华麟也好不到哪去。他甚至已经伤上加伤,令他暂时无法动弹,失去了唯一的获胜机会。

    虽然“波动”的诀窍非常好用,但是每一掌,却都是硬碰硬的对抗。

    仇裘白惊骇地望着华麟,结舌道:“你……你竟然一招就学会了我的阴阳掌?不……这绝不可能!”

    这当然不可能!阴阳掌是他家的不传之秘,华麟又怎能一学就会。

    然而“波动”却是梵谧心经上所记载的绝学,这岂是他仇裘白可以理解?

    当然了,只可惜仇裘白只学过梵谧心经的第一部,否则只要他见过了第二部梵谧心经,当然立刻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双方再次对峙,仇裘白却第一次产生了退意。他感觉,面对华麟竟然一点胜算都没有。

    而华麟却是没办法动手,他要拼命的调息,以压下伤势。动手对他来说,当然没有半点好处。当仇裘白明白这一点时,华麟却已经成功地缓过气来。仇裘白暗恨错失了良机,于是狠狠一咬牙,再次凝聚功力,大喝道:“分身斩!”

    三道分身斩直扑华麟的所在。然而华麟的想法却和他不谋而合,几乎同时喊出了这分身斩三个字。双方的剑气再次撞在一起,“轰隆隆”仿佛只传来了一声巨响。仇裘白不等华麟喘过气来,右手一扬,竟然改用符咒进攻,一张金色的纸片在空中炸开,化作万道金光,直射华麟的全身。与此同时,他身影一晃,借着金光的掩护,竟凭空消失在远方。

    华麟失去了对方的踪迹,唯恐错失先机,唯有大喝一声:“冰封坠!”右掌立刻凌空拍出,空中的暴雨陡然停顿,迅速凝成一根根冰椎,呼啸着向前方射去。

    只听“哗啦啦”一片脆响,空中耀出点点星光,仇裘白的金光顿时被尽数击散。而华麟立刻在左侧捕捉到了他的行踪,不及细想,再次凌空拍去:“冰封坠……”

    无数冰椎再次呼啸而来,那仇裘白却不愧为证悟期的高手,大喝一声,手中的长剑切开前方的一切,直劈华麟的胸口。

    可恨华麟的“控物**”不够精纯,竟然被对方一剑劈散。若是他有任为一半的控水能力,仇裘白必定败亡而逃。

    此时说这些都于事无补,华麟只能立刻变招,身体倒纵而飞。身在半空,怒喝道:“天剑斩……”

    强劲的剑气切开空中的雨水,迎着仇裘白的剑光砍去。

    这天剑斩的威力虽然比分身斩差了一筹,但施展的速度却快了不止一倍。再加之华麟的先天剑气,威力绝不可小觑。

    “当”的一声,仇裘白被华麟的剑气震得晃了晃,身体再次被逼退。心中不禁怒火中烧,明明自身的境界比华麟高上一层有余,但却偏偏接二连三的无功而返。这个挫折,简直比杀了他还令人难受。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