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56章 敌踪不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作者提示:祝大家新年快乐!玉仙缘有些章节的字数达到了一万字左右,订阅起来可能会有点贵,飘隐没时间去分章了,所以一并上传,希望大家原谅!)

    ……

    仇裘白略退了一步,再次暴喝一声,身体竟化作四道残影,猛地提剑劈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华麟岂会让他抢回先机?身体立刻横移,同样施展出分身斩,从左侧迅猛杀到。

    双方的招式一模一样,只见凌厉的剑气交错而过,逼得两人同时侧身让过。刹那间你来我往,双方遥遥对砍了数十招之多。那凌厉的剑气,直逼得周围的敌我双方纷纷散开,以免惨遭横祸。

    华麟终究受伤在前,又打了半盏茶时光,动作渐渐缓慢起来。仇裘白见状,更是信心大增,招式更见凌厉。然而就在这时,头顶却突然传来一声厉啸,那高吭的声音迅速向北方掠去。这是副教主扈殳发出的撤退讯号,神羿门终于退兵了……

    原来,高空中的两位老者已经决出了胜负,那扈殳虽然有备而来,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乌渡黑市的桓鹄经过数百年的修练,修为更有精进。而他扈殳却被圣清院囚禁了数百年之久。虽然出关后又有奇遇,但这数百年的差距足以让任何事物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次无功而返,也就成了一种宿命。

    仇裘白也没想到扈殳竟然会战败,此时虽然已经逼得华麟险像环生,但若要在数招之内将对方杀死,却仍是力有不逮。眼看手下的四人纷纷离场,不得已间,仇裘白一个后空翻,立于二十丈外,喝道:“龙啸!我记住你了。他日再见之时,定是你授首之日。你等着瞧吧!”

    华麟也不追击,只是定于半空,胸口处仍是隐隐剧痛。只见仇裘白的身影越来越远,不由苦笑道:“无缘无故又打了一架,哎……”

    乌渡黑市的弟子纷纷落回地面,空中的暴雨也渐渐转弱。华麟回头向地面看去,只见脚下的残壁断瓦散了一地,乌渡黑市也是损伤惨重。不由叹了口气,正要御剑离开,谁知左侧却横着飞来几道人影,乌渡黑市的郗总管拦住去路道:“少侠没事吧?”

    华麟嘴角的鲜血已被大雨洗去,闻言摇头道:“我不妨事,多谢关心。”

    郗总管诚恳道:“应该是我们谢你才对。刚才若非少侠出手相助,我们乌渡黑市只怕会伤亡更重。请到我们的内堂坐坐,让我们好好谢你。”

    华麟环首四顾,只见天色已晚,此时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分。天池城的街市纷纷挑起了宫灯。由于乌渡黑市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事,许多修真者纷纷从四面前来慰问。华麟想了想,说道:“那好吧,在下正好有事相求,希望不会给贵派增添烦恼!”

    郗总管豪爽地道:“少侠说到哪里去了,你的要求我们一定会尽力达成。……来,少侠请!”说完侧身让道,示意华麟先行。

    两人御剑落回地面,绕过坍塌的大厅,直往后堂走去。

    一路上,郗总管问道:“少侠如何称呼?”

    华麟淡然道:“龙啸!”

    郗总管敬仰道:“龙少侠可是圣门中人?”

    华麟一愣道:“郗总管为何有此一问?”

    郗总管道:“我见少侠施展出冰封坠,威力端个惊人之极。且少侠竟能独力抵挡神羿门的副堂主,此等修为,除了圣清院的圣使,只怕是无人可以做到了。”

    “呃……在下只是侥幸罢了!”华麟暗暗一阵汗颜,知道他误以为自己是圣清院的弟子,当下也不解释,随他去了。

    正走着,旁边斜斜奔来一名少年,正好挡住了去路。华麟一看,却原来是先前给自己带路的许酆。只听他大呼小叫道:“哗!……想不到你这么厉害,竟然可以施展出分身斩。小酆我实在是看走眼了。呵呵呵!”

    华麟尚未回答,身边的郗总管已经喝道:“没事还不去清理大厅?”

    许酆立刻噤声道:“是,总管!”说完一溜烟跑了。

    郗总管转身对华麟道:“少侠请别介意,这小许最是多嘴。若是多有得罪,还请少侠不要放在心上。”

    华麟知道这郗总管以为自己是圣清院的人,故而丝毫不敢得罪自己。看来圣清院的弟子在修真界颇受人敬畏,于是摇了摇头。

    郗总管见华麟没有说话,于是又问道:“不知少侠此次来到我们乌渡黑市有何需求?还请告之郗某,我们定会竭力去办。”

    华麟无奈,只好把传送阵被毁,自己急着出去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了,这其中明镜散人追杀自己的事情,则隐瞒了下来。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后院。此处少有弟子走动,环境较为清静。郗总管带着华麟来到了后堂,门口的一位少年迎了上来道:“郗总管!掌柜的在里面等着你呢,他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吩咐。”

    郗总管点了点头,带着华麟推门而入。只见诺大一个会客厅只有一个白发老者在内,他盘膝坐于一张茶几旁的靠椅上,仿佛受了重伤。

    华麟眼尖,早已发现此老者正是刚才在外间大打出手的桓鹄。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也受了重伤,看来这一战双方都没有讨得便宜。

    就听郗总管远远在门口躬身道:“禀掌柜,龙少侠来了……”

    那白发老者点了点头,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用一双昏暗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华麟。突然目中仿佛闪过一道异彩,伸出右手道:“少侠请过来坐!”

    华麟也不客气,拱手道:“谢前辈!”说完上前,在茶几的另一旁坐下。来到近处,华麟越发觉得老者的脸色有些苍白,而且明显带着一丝疲惫,好像元气受损。

    身后的郗总管上前道:“禀掌柜,龙少侠急着要离开此处,想借我们的传送阵一用。您老看看,是否现在就让徒儿去帮他开启传送阵?”

    桓鹄无力道:“你去吧!从今往后,这里的一切事务都交由你打理。为师要闭关修养数年,没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要再来烦我了。”

    郗总管用关切的目光看了看白发老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半晌才躬身退了出去。

    此时殿内只剩下华麟和桓鹄两人,只听后者淡淡地说道:“哎……修真界果然是人才辈出,你这小娃娃才练到清虚期,竟然也能施展出分身斩。看来那梵谧心经还是给泄露出去了。”

    华麟此刻正在猜测白发老者和那郗总管的关系,闻言后不由一惊。抬头问道:“梵谧心经是什么东西?”

    桓鹄笑了笑,没有说话。

    华麟尴尬地道:“其实我也觉得奇怪,神羿门的家伙,他们好像都会‘分身斩’似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桓鹄好像想起了一些什么,于是叹了一口气道:“看来这都是天意了!”

    华麟一阵沉默,知道对方可能掌握了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内情,但自己又不方便直接询问,于是只好作罢。谁知就在这时,白发老者突然问道:“小兄弟可认识若渊此人?”

    华麟一惊,心下电转道:“嗯……认识,怎么了?”

    桓鹄含笑道:“老朽与你们圣清院的若渊相见如故。不久前,他还托我一件事,要我把他的女弟子引开,以免陷入焚阴宗的旋涡。前不久,老朽的九徒弟成功把她骗去了尘缘星。你若是见着若渊此人,就代我转告一声,他所托付的事我均已办妥。”

    “若渊有女徒弟吗?”华麟暗暗奇怪。心想圣清院向来收徒严格,这若渊什么时候又收了一个女弟子了?不过既然白发老者说得那么肯定,看来不假。于是点头道:“你放心,这只是小事一桩,若是遇上了他,我定会代为转告。”

    桓鹄点了点头,又从怀里取出了一枚黑色的石头道:“这是我们乌渡黑市的信物,你且拿着。将来若是有难,可以随时去各地的乌渡黑市求助。就当是今日你拔刀相助的报酬吧!”

    华麟正要拒绝,谁知桓鹄又道:“我和若渊早有约定,一起为共同的理想而奋斗。没想到今日竟然可以遇上你,还请不要拒绝。”

    华麟心想,你如果知道自己并不是圣清院的人,不知道会做何感想?当下怕引起他怀疑,于是从他手里接下了那块黑色的石头。

    这石头拿在手里,竟然有一种温暖柔顺的感觉,仿佛它有着生命一般。华麟暗暗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最近交了什么狗屎运?总是有人主动送东西给自己。先是冥王令,接着又是什么掌门令剑,现在又有乌渡黑市的信物。难道这都是所谓的人品所带来的好处?

    华麟挠了挠后脑勺,把黑色的石头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叩门声,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道:“桓掌柜,外面有个明镜散人求见,不知掌柜见或不见?”

    “啊?”华麟微微变色,明镜散人竟然也找上门来了?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吧?

    桓鹄回头看了华麟一眼,含笑道:“这可真是巧了,他也是你们圣门中人呢。你要不要见上一见?”

    华麟正要站起来退避,谁知门外已经传来一个宏亮的笑声道:“道兄别来无恙,明镜前来造访,实在是有事相求。”

    桓鹄回头又看了华麟一眼。

    此时华麟知道躲避不及,反而镇定下来,于是自个儿斟了一碗热茶,端起来轻轻汲了一口。桓鹄见状,暗暗点了点头,扬声对外面的明镜散人道:“来都来了,那就进来吧!”

    大门被人推开,一个气宇轩昂的道人迈了进来,正是明镜散人。

    甫一入内,明镜散人便是一呆,他没想到华麟竟会在此相候。更离谱的是,这家伙还若无其事地举起手中的茶碗,向自己敬了一敬,说道:“前辈别来无恙,要不要喝碗热茶再走?”

    明镜散人一时间搞不清状况,更不知道华麟和桓鹄究竟是何关系。

    就听桓鹄哈哈笑道:“这位龙少侠也是圣清院的高足,想必你们见过面吧?那就好办了,省得老朽再给你们介绍。……来来来,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如坐下来喝杯热茶再走。过两天我就要闭关修练了,届时就不知道何时才能与你们相聚!”

    明镜散人却仍然一眨不眨的看着华麟,表情甚是复杂,说道:“你还真不简单!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华麟淡淡地笑道:“传送阵已经被‘坏蛋’摧毁,晚辈无奈,只好借道此地。不用多说了,前辈也是为了传送阵而来的吧?”

    明镜散人的脸皮跳了跳,这家伙当面说自己是坏蛋,可自己却偏偏无处反驳,这家伙实在是可恶之极!此时本想立即翻脸,可这里却是乌渡黑市的地盘。而且桓鹄的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常言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在这里动手,对自己绝没有半点好处。

    想到此处,明镜散人索性不再理会华麟,拱手对白发老者说道:“不知桓老与这位小兄弟是何关系?怎会与他同席饮茶,这让贫道很是诧异。”

    桓鹄捻着胡须笑道:“我和他一见如故,而且他刚才还帮我们击退了强敌,所以老朽把他奉为上宾。来来来,你也过来坐一坐,喝碗热茶再走!”

    明镜散人脸色一正,沉声向桓鹄问道:“那你可知道他是谁?”

    华麟心中一紧。暗忖这次糟了,明镜散人看来准备硬来,就不知道乌渡黑市会不会畏惧圣门的权势,把自己给交出去?

    桓鹄也回头向华麟看来,从容不迫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他是圣清院的弟子,对吧?这有什么不妥?”

    明镜散人仰头一阵哈哈大笑,正要点明华麟的身份,但身后的大门却突然被人打开,郗总管从外面走了进来,远远对华麟说道:“传送阵已然开启,不知道龙少侠何时启程?”

    华麟站起来,说道:“谢谢兄台,不过我还有两位朋友也要离开,我这就去把他们接来。”

    此刻,华麟真想脚底摸油,一走了之。

    明镜散人脸色却变了变,立刻伸手阻拦道:“慢着……”说完回头,对桓鹄问道:“你真要送他们离开?你可知道,此人便是圣门的逃犯——华麟!”

    门口的郗总管“啊?”了一声,扭头疑惑地看着华麟。

    全场中,立刻变得一片沉寂,甚至可以用“落针可闻”来形容……

    众人都没有说话,明镜散人用凌厉的眼神一一扫过所有人的表情,却发现桓鹄竟然无动于衷,只是漫不经心的呷了一口热茶,仿佛不当一回事。

    而华麟这个当事人,却也十分了得,竟然没有立即夺路而逃,反而耸了耸肩,首先打破沉默道:“公道自在人心,什么逃犯不逃犯?说得多难听!好像你们七大圣门就是修真界的执法者一样。你可别忘了,在焚阴宗的眼里,你也是他们的逃犯呢。好了,这件事和乌渡黑市无关,他们都是无辜的商人,我可不想把他们牵扯到这个旋涡里。”说到这里,华麟又回头对桓鹄拱手道:“谢谢刚才前辈的热情款待,晚辈这就离开了。至于前辈刚才所嘱托的事情,华某定会尽力帮你达成。……晚辈先行告退了!”

    虽然只是廖廖数语,但其中却富含着华麟无上的心机。这几句话乍听起来好像不想把“乌渡黑市”牵扯进来,但实际却是硬生生拖着桓鹄下水。特别是最后一句话,强调我华麟虽然身陷险境,但答应过你的事情,就必定会帮你去做到。而你们乌渡黑市曾经答应过我,让我使用“传送阵”离开。就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实现诺言了。最重要的是,自己还对他们有恩,就看桓鹄如何自处。

    其实华麟也不愿意用这种手段去强逼桓鹄,可眼前的形势却由不得自己。

    谁知桓鹄一阵大笑,正色道:“华少侠多心了!你既然来到我们乌渡黑市,那就是我们的客人。此时传送阵已经开启,你可以随时使用。至于圣门和焚阴宗的恩怨,我们不想插手。但是你们如果要动手,就必须离开这里再说。”

    华麟大喜道:“谢前辈!”就在这时,耳边却传来了一丝细微的声音,原来是桓鹄悄悄用传音的方式,向自己轻声说道:“快从传送阵离开此地,明镜散人就由我来拖住。至于你的朋友,事后我会通知他们离开……”

    华麟一愣,没想到桓鹄竟会主动帮助自己,不由暗暗惭愧。但同时却又想到:訾刑和杜奔雷手里还押着一个圣清院的人质,自己绝不能扔下他们不管,否则明镜散人定会全力对付他们。

    想到此处,华麟猛地转身说道:“明镜散人,本少爷现在就要回仙缘客栈了,你是否要跟我一起出去?不过华某劝你做好心理准备,一但我们动手,当我打不过的时候,就会大声说出你的身份。此地仍然是焚阴宗的地盘,相信一定会有人乐意跟你过意不去。嘿嘿……”说完,华麟大步朝门外走去。

    明镜散人岂会在乎华麟的恐吓,就在他经过身侧的时候,竟然突然出手,五指迅速扣向华麟的肩膀。谁知华麟早有准备,身体微侧,左脚踏向“艮”位,迅速向前纵出。

    以明镜散人“神合中期”的境界,竟然被华麟从掌心溜了出去。当下更是感到没有面子,立刻变为杀着,手掌化刃,直劈华麟的后肩。然而就在这时,大厅内一道孤光电闪而至,直卷明镜散人的右臂。如果他不把右掌缩回来,那么这只手臂恐怕就保不住了。

    明镜散人愕然回头,原来是桓鹄向自己出手。不禁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桓鹄隐忍着体内的伤势,勉强站了起来,淡淡地道:“我曾经说过,在我们乌渡黑市,绝不允许别人闹事。”

    却说此时华麟已经抢出了门外,“铮”的一声掣出了飞剑,纵身跃上剑面,悬在半空中说道:“明镜老儿,本少爷这就要走了,你是否要一起跟来?”

    明镜散人气得两眼一瞪,却硬是扭头不理华麟的挑衅,回头对桓鹄说道:“今日若不是见你有伤在身,本座倒要领教一下你的金轮映月。……哼!”

    桓鹄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说道:“那真是可惜了!今日你或许还有机会接得住我几招,等我伤势痊愈后,那时你就一点机会都没了。”

    明镜散人心中一突,心想这老头说得倒是不错,早就听若风曾经说过,乌渡黑市的幕后老板非同小可,即使若风自己出手,也是毫无胜算。

    就在他思索的当头,外面的华麟竟然没有乘机溜走,反而还在半空中悬浮着,悠闲地说道:“喂!我说你倒底追不追来?不追的话,我可要先走了!”

    一旁观望的郏总管,却是顿时升起了一丝感激之情,他明白华麟的用意乃是引开明镜散人,此时自己的师尊受了重伤,绝不适合再动手。当下不由暗暗纳闷,这华麟既被列入了魔道中人,为何竟是如此侠义?难道是传闻有误?

    且说明镜散人终于受激不住,“铮”的一声拔出飞剑,踏剑直扑华麟。

    华麟却哈哈一笑,早已转身就逃,闪电般向东南方向掠去……

    夜色中,“天池城”正当最热闹的时刻。喧闹的夜市人来人往,其间不时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此地的夜景,别有一番异国风味。

    那明镜散人的修为果然非同小可,他仅数个呼吸之间,就已追到华麟两丈开外。要知道,他的修为绝不比若渊差上多少,比之仇裘白那种人物更是高上甚多。眼看华麟近在咫尺,明镜散人看准时机,一掌凌空向前拍去。华麟面对如此高手倒也并不慌张,身体陡然左拐,且迅速下沉。贴着一栋栋屋顶迅速向左侧掠去。明镜散人立刻掉头追来,转眼便又追到了三丈开外……

    两人所带起的罡风,把脚下的屋顶瓦片都掀了起来,街上的行人更是大呼小叫。一时间,城里顿时闹得鸡飞狗跳。

    华麟却是暗暗叫苦,心里暗暗骂道:以后再也不来这“狂沙星”了。上次也是在这里被仙绫宫的人追杀,想不到今日再次重蹈覆辙。

    追逐中,远处的“仙缘客栈”终于在望,门口的两盏宫灯分外醒目,华麟遥遥直扑客栈的大门。

    此时,两人之间的追逐早已引起了路人的注意,仙缘客栈门外的迎宾见此情况,不禁皱起了眉头。

    虽然“仙缘客栈”被列为修真界第一客栈,且有明文规定,店内严禁私斗。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摆明了的追杀,这种形势最是令人头痛。因为这直接考验了“仙缘客栈”的信誉。如果客栈果真出面阻止,则会导致客栈一方和追杀一方的正面冲突。

    所以门外的迎宾见华麟远远飞来,不由大声喝道:“仙缘客栈只避护已经住下的贵宾,外界的斗殴请在街上自行解决!”

    怎料华麟早已掏出一张门牌,远远冲了过来道:“我就是你们的客人!快让开,让我进去!”

    那迎宾见华麟手中的门牌果然是本店的信物,无奈之下,只好侧身退了两步,让出了通道。

    就听“呼”的一声,华麟已经冲了进去。明镜散人岂容得他逃出自己的掌心,此刻他已经追到了华麟的背后,就在华麟冲进大门的那一刻,他右掌奋力击出,直印华麟的后心。

    这一掌可谓是触手可及,明镜散人不禁暗暗得意:就算你华麟逃进了仙缘客栈又如何,等你进去后,那也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然而,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发生了。

    华麟脚下一个跄踉,竟然被门槛拌了一跤,“砰”的一声滚了进去。由于速度太快,他整个人就像炮弹一样,轰进了仙缘客栈的大堂。

    刹那间,厅内传来了一片惊呼。那精致的桌椅,珍贵的瓷具,皆被华麟强大的冲力撞得粉碎。当然了,明镜散人自以为十拿九稳的一掌,自然也落了个空。

    仙缘客栈的大堂灰尘滚滚,里面一片狼籍。明镜散人也收势不住,直接冲进了大堂的中央,这才站稳。

    待到尘埃落定,就见华麟从“废墟”中爬了起来,他满身都是木屑和碎片,当真是狼狈不堪。但这家伙此刻却是得意洋洋地笑道:“谢谢前辈刚才手下留情,这里是仙缘客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你看东边的墙上写着什么?不错了,店内严禁撕杀,我是这里的常客,希望你不要明知故犯,得罪了这里的主人可不太好!你说对不对?呵呵……”

    这时,仙缘客栈的弟子也都纷纷围了上来,但是他们修为太低,不敢直接上前阻止争斗,只能远远地围了一大圈。不过,他们还是暗地里火速通知了里面的管事,让他们出面来制止。

    明镜散人用寒冷的目光迅速扫过周围的一切,眼角不禁抽搐了几下。他突然之间明白,华麟刚才摔的那一跤绝不是偶然。早就听说这小子机智无比,否则圣清院的任为和若风两人,怎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成功逃脱?

    想到此处,明镜散人悄悄地凝聚全身功力,死死盯着华麟不放,下定决心,要一招击毙对方。

    就在这时,仙缘客栈的内堂传来了脚步声。人未至,一个宏亮的声音便已远远传来道:“是什么人在外间闹事?如果还给在下几分薄面,就请出去再斗。”

    大堂内的弟子纷纷让开一条通道,有人躬身禀报道:“回堂主,是两个客人起了争执……”

    众人纷纷扭头看去。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明镜散人立刻看准了时机,突然暴喝一声,身体一晃,直扑华麟的所在。只见他的右掌挟着凌厉的掌风,形成一层透明的真空,直劈华麟的前胸。

    围观者尽皆变色,他们没想到明镜散人竟然还敢动手,而且这家伙的功力竟是如此深厚,在场中人只怕没有几人可以抵挡。就在众人惊骇的那一瞬间,明镜散人已经越过了十丈的距离,一掌拍到了华麟的前胸。以他神合中期的境界,这个距离根本就是转息便至。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明镜散人却发现华麟竟是无比镇定,他不仅没有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反而一双星目中迅速闪过一阵坚定的光芒。仿佛他早已知道对方会突下杀手一样。这个变化,让明镜散人心中一凛,猜测这小子肯定早就想好了躲避的方案。于是掌风一缓,随时发出第二招,务必要击毙此人。

    然而他却再次失算,华麟竟然没有躲避,反而踏前一步,大喝道:“金刚诀……”

    刹那间,只见华麟双掌齐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掌风迎面劈来。明镜散人一声冷笑。就见两团透明的气流狠狠撞在了一起,“轰”的一声巨响,一波强大的冲力把地面的桌椅震得向外激射。以他们两人为中心,脚下顿时被清理出一片洁静的空地。就连五丈外观战的修真者,也被强劲的气流冲得连退了三四步有余。

    华麟“蹬蹬蹬”退了三步,背脊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只见整个仙缘客栈的墙壁浮起了一阵难以明白的咒文,此处的防御果然是高绝。与此同时,在华麟的身体表面,同样也闪过一层淡淡的咒文,但这种情况却是稍瞬即逝,让人误以为这只是一种错觉。

    反观明镜散人,他竟然也被强大的反震之力逼得连退了两步,眼中顿时露出了惊骇之色。他原以为华麟定会被自己这一掌击毙,再差也会被这掌震得吐血而飞。却没想到他不仅挡住了自己这一掌,而且还把自己震退了两步有余。这简直超出了他的想像。于是明镜散人突然发现,自己一直都低估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华麟能在强敌环伺中生存下来,靠得可不是什么运气。

    华麟压下喉间火辣的感觉,再次踏前了一步,沉声道:“我不想再和你动手。你若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就应该就此罢手。否则我相信仙缘客栈的人绝不会纵容你在此行凶。……你们说对吧?”华麟向周围的众人笑了笑。

    果然,早有六名仙缘客栈的弟子挡在了华麟面前,接着一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踱进了场内,拱手对明镜散人说道:“想不到尘缘星数一数二的‘圣坛首座’竟然会来到我们的小店,匡某未曾远迎,还请恕罪。”

    明镜散人缓缓把目光投在了这位中年人身上,嘴角轻轻一笑,说道:“本座只是前来追拿逃犯,别无它事。”

    那中年人倒是一位难得一见的人物,身材硕长,双目如电,修为虽然只在证悟中期左右,但气势竟也不弱半分。只听他不卑不亢的说道:“匡某虽不愿为难阁下,但职责所在,不能眼睁睁看着本店的客人在此处受伤。如若圣使肯给在下几分薄面,还请上五楼用茶,在下感激不尽!”

    明镜散人的目光一一扫过周围的群众,发现他们面色凝重,显然都已经严阵以待。无奈之下,只能大大方方地道:“既然匡大侠开口,贫道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你们必须注意了,后面那小魔头害死了圣清院的若风,我虽然可以放过他,但就怕圣门不肯就此罢休。……贫道言尽于此,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明镜散人走了,而且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大厅内呆若木鸡的数十号人。

    明镜散人临走前的一句话深深震憾了他们的内心。圣清院的若风竟然被人害死了?而且凶手就是眼前的这个少年?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若风乃是诛魔院的首座,在修真界的名望如日中天。虽然他的手段有时太过毒辣,名誉在众人的心中毁誉参半,但他的死亡却不谛于修真界的一件惊天大事。可以想像,圣清院绝不会放过眼前这位凶手的,而且报复的手段也会非常之凌厉。

    华麟见大厅内的所有人都回头看着自己,于是耸了耸肩膀道:“你们相信他的鬼话吗?若风如此厉害的高手,岂会死在我这个无名小卒手上?说真的,我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非要把这个罪名强加在我的身上。哼……”

    为首的中年人哈哈笑道:“小伙子别怕,不管你是谁,既然是我们仙缘客栈的顾客,我们就会全力保护你的安全。至于圣清院的追杀,我看你还是找一个地方避一避,他们可不是好惹的门派。”

    华麟笑了起来,心想你这家伙心口不一,嘴上说得是冠冕堂皇,但暗地里却还不是怕本少爷会连累于你。不过这也难怪,无论是谁听见“圣清院”会前来报复,不立刻躲起来才怪。于是笑道:“你不会真的以为若风是我杀的吧?”

    众人面面相觑,突然有个男子哈哈笑道:“若是没看见你一掌击退明镜散人,我们或许还带着一些疑问。但看你的架势,害死若风也不是没有可能。哈哈哈哈……”

    华麟扭头看去,却发现这家伙并不是仙缘客栈的弟子,而是一名看热闹的过客。于是瞪了他一眼道:“算了,随便你们怎么想。反正本少爷今晚就走,免得连累你们这些无辜的池鱼。”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