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58章 恩怨汇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且说叶清、郦红两人穿过稀薄的云雾,御剑直飞京城。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这时,立刻就看出了两人之间修为的差距。

    叶清目前只练到元神初结的境界,而那郦红却是“乌渡黑市”桓鹄的关门弟子,其修为已达清虚之境。两人御剑的速度虽然相同,但郦红却明显要轻松许多。

    飞了将近三个时辰,两人终于抵达了新夏国的京城。

    进了城内,沿着繁华的大道,叶清带着郦红一路向城北的“天师台”行去。一路走来,郦红忍不住四处张望,诧异道:“这里的修真者真是少,武馆倒是挺多的。”

    叶清点头道:“一年前,此处仍是凡人的世界,就连仙绫宫也是刚刚在这里落脚而已。”

    郦红突然感叹道:“哎,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凡人的世界做女皇帝。你说那种感觉会不会很惬意?”

    “卟哧”一声,叶清笑道:“想不到姐姐还有这种理想!”

    郦红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人家跟你开玩笑的啦!修真者最大的梦想就是飞升仙界,这俗世的权利**,会严重阻碍我们的修行。这种想法只是一时间的荒唐罢了。”

    叶清含笑点了点头,突然停下身子到:“我们到了!”

    两人已经来到了天师台的脚下,郦红抑头看去,只见前方数百级的台阶遥遥通向上方,不禁感叹道:“这国师的祭台倒是很气派,就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你说得那么厉害。”

    叶清没有回答,而是有些失望道:“糟了,这里怎会如此冷清?那国师好像没有开坛测卜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扭头看了看身边稀稀落落的行人,只见他们都是一些观光客,竟然把“天师台”当成一个散心的所在。无奈之下,叶清伸手拦住一名行人,问道:“请问你们的国师寒镇离住在哪里?”

    那行人早被叶清和郦红的美色所震憾,不禁受宠若惊道:“国……国师的天师府就在御和路南侧,只……只不过你要找他恐怕还不容易呢。听……听说他老人家正在修练仙术,半年之前就离开了天师府,恐怕现在连皇上也找不到他了。”

    “啊?”叶清一阵失望,回头看了看身边的郦红,黯然道:“真对不起,让姐姐陪我走了这么远的怨枉路。”

    郦红只是笑了笑,安慰道:“妹妹不要自责了,其实我早就有四处走一走的想法。要不然,我也不会主动陪你出来游山玩水了。这样吧,我看前面这座‘天师台’非常壮观,不如我们上去看看景色。既然来了,就应该四处游览一番!你说对吧?”

    叶清闻言,用力的点头道:“嗯!……那我们上去看看!”说完,叶清信步往台阶上迈去。

    郦红摇了摇头,她一直把叶清当小妹妹看待,与她相处了一个月的时间,不禁从心里喜欢上了这个妹妹。于是轻轻一提气,也悠闲地跟上了叶清。

    不一刻,两人终于登上了“天师台”的顶端,只见整座“京城”都呈现在自己的脚下。一阵微风吹来,颇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但就在这时,叶清却是一愣,不禁愣在了当场。

    原来祭台的对面,赫然有个孤冷的背影,他负剑而立,遥遥望着远处的天际,正是新夏国的国师寒镇离!

    郦红也是轻轻“咦?”了一声,发觉这个负剑而立的男子修为在元神期左右,显然也是一名修真者。

    只听寒镇离头也不回地道:“寒某早已料到,叶姑娘今日必会再来造访,所以在此等候多时!”说完缓缓转身……

    甫一转身,寒镇离却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叶清的身边竟然还有另外一人。他虽然卦术通天,但并没有算到这一点。最关键的是,自己明明只听见一个人的脚步声传来,竟忽略了另外一名女子的存在,可见此女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不禁仔细地把她打量了一遍。

    在郦红的眼中,眼前这男子同样给了她一种神秘的感觉,此人竟然可以算准叶清会再次造访,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人震惊了。

    叶清看了看身边的郦红,又看了看对面的寒镇离,扑哧一声笑道:“原来你们俩个认识,那倒省得我给你们介绍了!”

    寒镇离和郦红这才把视线都收了回来,只听那寒镇离咳嗽了两声道:“姑娘误会了,我和这位姑娘并不认识,如若可能,还请代为介绍。”

    叶清道:“这位姐姐名为郦红,她是乌渡黑市的核心人物。这次陪我前来,是专程来看看你的卦术是否真的灵验。刚才你能算准我们的到来,想必她现在也应该信了几分……”

    寒镇离却感到一阵汗颜,若在以前,他或许可以为此感到洋洋得意,但刚才的失误却让他再也不敢托大,于是谦逊地道:“寒某只是运气好一些罢了。说实在话,这次等候姑娘,都是因为寒某即将远行所致。”

    叶清不解道:“你即将远行和我前来又有什么关系?”

    寒镇离正色道:“哎!姑娘有所不知,自从‘仙绫宫’驾临我们的新夏国以来,寒某终于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如今更觉修仙的水平与仙绫宫相差甚远,所以产生了出去游历的想法。在离开之前,寒某为自己测了一卜,看看这里还有什么事情尚未完成,谁知无意中却得出了姑娘会再来造访的结果。不瞒您说,寒某觉得这件事情恐怕对在下影响极大,所以专程在此等候。”

    “原来是这样……”叶清恍然大悟。

    身边的郦红突然笑道:“那你有没有算准我也会来呢?咯咯咯!”

    这句玩笑却正巧说中了寒镇离的痛处,当下黯然道:“在下汗颜,并未算到郦红姑娘也会前来,看来本人的道行尚有待提高。”

    郦红见他主动承认自己的道行不够,于是安慰道:“天道本难测,世事无定数,寒大侠能算准清清今日会来,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寒镇离感到一阵羞愧,连忙把话题引回到正题,转身对叶清道:“姑娘此次前来,是否仍要询问你家公子的踪迹?”

    叶清点头道:“记得上次你曾经说过,他会前往三个地方。但人家想来想去,发现你只告诉了我两处地名,所以只好再来问你一次了。”

    寒镇离叹道:“第三个地方实在太过凶险,姑娘不去也罢。况且如今事过境迁,恐怕也不准了。不如这样吧,请姑娘在地上随便写一个字,以此为凭,寒某再替你推算一次!”

    叶清也不客气,拔出长剑,又在地上写了一个“麟”字。

    寒镇离低头一看,不禁愣道:“看来姑娘是存心要考较寒某的道行了,既如此,寒某只好再替你算一算这个麟字!”说完他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根竹签,果然在“麟”字的旁边演算起来。

    郦红笑道:“莫非妹妹上次要他测的字也是麟字不成?”

    叶清粉脸一红,低着头道:“是……是的,不知为何,人家只想写这个麟字,并不是存心想要为难他。”

    郦红扑哧笑道:“这样还不叫为难,那怎样才叫为难?”

    叶清低头想了想,终于也忍俊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一刻,寒镇离已站直了身体,但他却皱了皱眉头道:“叶姑娘,这个麟字实在喻意非凡,由于上次已经帮你测过了这个字,所以这次绝不能单纯的再从字形上去理解。”

    叶清道:“那要怎样解字呢,你倒是说来听听!”

    寒镇离沉声道:“麟字音诣‘邻’与‘临’这两个字,这代表着你和你家公子已经相距不远了,不久后应该就能相见。只不过……”

    叶清大喜道:“真……真的?那我要怎样才能找到他呢?”

    寒镇离却叹了一口气道:“只不过,你家公子仍然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姑娘这次又拿这个字给我测,这意味着你家公子仍然处于危难之中,我希望姑娘能够三思,最好再等数年,否则定会卷入到一场巨大的旋涡中去……”

    叶清闻言,顿时坚定无比地道:“不,无论他在哪里,我都要立刻找到他!”

    寒镇离本想劝她回家安心等待重逢的那天,可听到她那斩钉截铁的语气后,终于明白她的决心是如此地坚定。即便是山川移位,仰或毁天灭地,恐怕都无法让她动摇,于是长叹道:“那好罢,姑娘只需跟着自己的心走,想必就能见到你家公子!”

    “跟着自己的心走?”叶清有点糊涂了。她发现这些算命的术士都喜欢说一些玄而不定的话,反正他们是不会犯错的。

    郦红立刻插口道:“妹妹这回相信我了吧?只要跟我去尘缘星,就一定能够见到你家公子。”

    叶清闻言,顿时感到一片茫然……

    郦红则暗暗舒了一口气,心想师父交给自己的任务这回终于可以顺利完成了,也多亏寒镇离这个江湖骗子,说什么华麟会在尘缘星出现,这可真是笑死人了。

    此时寒镇离已收起了竹签道:“此处事已完结,寒某也该告辞了,将来若有缘,相信还能再见!”说完他偷偷看了叶清一眼,却见她一付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禁叹息了一声,大步走下了台阶。

    寒镇离走后,郦红柔声对叶清道:“好妹妹,我们也该上路了罢?”

    叶清只是顺从的点了点头,两人联袂走下了天师台。不一刻出了京城,叶清抽出飞剑,正要御剑而起,谁知身边的郦红却突然扑哧笑道:“妹妹你看!刚才那个算命的家伙,他好像也要去神剑山庄呢。”

    叶清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见高空中有个白色的小点正向“神剑山庄”掠去,只是这家伙的御剑术极不纯熟,竟然一路摇摇晃晃,仿佛随时会掉下来一样。叶清也忍不住笑道:“他说要出去历练,看来不会错了。呵呵呵!”

    说完,两人也纷纷掣出飞剑,踏剑御空而起。不一会儿,两人已经飞上了云宵,只见脚下的山川越来越小,河流越来越遥远,但前面的白色小点,却是越来越接近。至此,叶清终于看清了前面的身影,发现这家伙果然是寒镇离此人。

    叶清和郦红眨眼之间便已追到了前面的寒镇离,可笑的是那家伙竟然丝毫没有发觉她们的到来,此时仍然在专心致致地操控着飞剑。只可惜,他脚下的飞剑总是摇摇晃晃,十分地吃力。很显然,他是刚刚才学会御剑飞行的。

    郦红扑哧笑道:“喂!你没事吧?”

    前面的寒镇离乍闻人声,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身体更是一阵剧烈地摇晃。但他不愧为成名已久的高手,当下强行镇定心神,勉强停了下来。此时寒着脸,猛然寻声望来……

    谁知,等他看清了眼前的人时,却怎么也发作不起来。只见两个美人儿在云雾中婷婷俏立,犹如天仙下凡一般美丽。其中的叶清,她更是抿嘴偷笑,一双弯弯的眸子极尽诱人之色。

    郦红也不是故意要吓他,此时心中歉然,于是问道:“修真界如此之大,寒大侠准备要去哪里历练?”

    寒镇离一愣道:“寒某并没有确切的目标,只是想找个人多的地方,借鉴一下别人的修真方法。若有可能,希望能进入一个名门大派,即便从最低微的弟子做起,在下也绝不后悔。”

    叶清和郦红同时一愣,不由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惊讶之色。她们万万没想到,这寒镇离看似自鸣不凡,心襟却是如此的宽阔。由此可以看出,他的抱负一定非同小可,否则也不会甘愿自降身份,投入到别人的门下。

    郦红不禁开始重新打量起眼前的这个男子,只见他御剑而立,面色凝重,不像是开玩笑。兼且此人向来沉着冷静,天生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实在是修真界难得一见的人物。这让郦红又是一阵惊叹,不由主动道:“不如你随我们一同前往尘缘星吧!那里高手众多,门派林立,是修真界最为热闹的地方。”

    寒镇离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扭头看了看叶清,仿佛在征求她的意见。

    叶清也是一愣,没想到郦红竟然会主动邀请寒镇离一同前往,当下也不好说什么,于是点头道:“尘缘星既然是修真界的汇集之地,想必非常适合修练,国师如果愿意,可以随我们一同前往。”

    寒镇离心中大喜,但表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点头道:“寒某从未涉足过修真界,这次有两位姑娘指引,实在是感激不尽。日后如果有什么差遣,寒某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郦红欣然道:“如此甚好,你可以先去我们乌渡黑市的总部看看。在尘缘星,我们的名望还算相当之高!”

    寒镇离点了点头。

    叶清扭头看了看郦红,又回头看了看寒镇离,心下电转。心想这次有寒镇离一同上路也好,自己可以随时要他推算自己公子的动向,于是笑道:“你们不要在这里客套了,那就一起上路吧!”

    三人相视一笑,御剑缓缓向“神剑山庄”掠去。由于寒镇离的御剑术实在不怎么样,三人只好停停走走,直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这才抵达神剑山庄的门外。

    叶清也不等候仙绫宫的弟子禀报,匆匆带着郦红和寒镇离,来到了北门的传送祭台。幸好秋婉璃并没有在场,否则她硬要是粘着自己,那可就糟了。

    叶清迅速开启了传送阵,正要携同寒镇离和郦红两人离开,谁知背后还是传来了一个银铃般的笑声,远远道:“叶姑娘这就要离开吗?为何不在此处多留两日呢?”

    叶清扭头看去,只见琴颖已经笑吟吟的来到了身侧。除她之外,身后还有另外两名仙绫宫的弟子,但其中并没有秋婉璃在场。不禁舒了一口气,答道:“清清有急事在身,不便久留。对了,婉儿她呢?怎么没有看见她前来?”

    琴颖笑道:“我们大姐早已料到姑娘这两日便会匆匆离去,又怕婉儿她会缠着你不放,所以昨日就开始传授婉儿御剑术的诀窍。否则叶姑娘此时要轻松上路,恐怕还不容易呢!”

    叶清失声笑道:“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还多亏你们设想周到了,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呢。对了,婉儿有时候太过娇纵,希望你们能代为照顾。哎……真不明白我家公子怎么会收她为徒。”

    琴颖摇头道:“这没有用的,我们也完全拿婉儿没有办法。她是前朝高夏国的公主,生来就娇纵惯了。我们大姐也曾经试过对她严加管教,可她毕竟是你家公子的徒弟,我们只是代为照顾罢了。”

    说到这里,一旁的寒镇离突然插口道:“你们刚才所说的婉儿,是不是秋婉璃此人?”

    琴颖一愣,终于把目光转到了这个陌生男子的身上,奇怪道:“不错!你又是谁?”

    寒镇离一阵苦笑,心想秋婉璃一直把自己当成了她的杀父仇人,这件事情总有一天会引起一些麻烦。于是说道:“在下是新夏国的国师寒镇离,麻烦你转告一下秋婉璃,就说他父皇之死并非我一人之过。由始至终,我并没有错手杀过她家任何一个人。若是她仍然将在下当成了她的仇人,寒某只能表示遗憾,而且也无话可说!”

    琴颖闻言,不禁开始重新打量起眼前的这个男子,最后忍不住向叶清问道:“叶姑娘怎会与他相识,而且还同路而行?”

    叶清一呆,心想这件事都是郦红的主意。但此时又不能不给郦红面子,于是道:“寒大侠要去一趟尘缘星,刚好与我们顺路。而且寒大侠曾经三番五次指点过清清,所以还算相识一场。至于他和秋婉璃的恩怨,清清不好过问,将来只好等他们自行解决了!”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赞同。

    其实叶清也是无可奈何,她总不能立刻跟寒镇离翻脸吧?而且秋婉璃和他之间的恩怨,自己根本不知道其中谁对谁错。即便要划清界线,也要等华麟出面才能定夺!

    众人又客套了一阵,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候。叶清开启了传送阵,转身又向琴颖欠身道:“清清这就走了,谢谢你和仙绫宫一直以来的照顾!”

    琴颖微笑着点了点头,挥手向她们道别。

    只见传送阵晃了晃,叶清和郦红、寒镇离已经人踪杳然……

    这一次,寒镇离之所以能踏上修真之路,实在拜郦红所赐。不说其它,仅仅是“传送阵”所需要消耗的能量石,就绝非寒镇离所能负担得起。

    三人日夜兼程,不数日便已抵达一个叫做环日星的地方,只要再向前传送七次,便可到达修真圣地“尘缘星”。

    由于此地非常接近尘缘星,故而这里的修真者是越来越多。

    叶清三人站在一座传送祭台上,只见身边人来人往,甚是拥挤。环首四顾之下,赫然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座城市的中央。这里的传送祭台格外的繁忙,其紧张的程度,比之焚阴宗的边境有过之而不不及。幸好这里传送阵的数量也是不在少数,否则恐怕寸步难行了。

    寒镇离还是首次看到如此之众的修真者,不禁傻傻地看着眼前穿梭不止的人群,感觉自己就像一只井底之蛙。经过这一路的所见所闻,他发现这修真界的浩大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像。不禁暗暗想到,如果自己要成为天下第一高手,恐怕必须要花费毕生的精力才行了。于是回头问道:“郦红姑娘,这个修真界究竟有多大?”

    郦红抬头看了看天色,轻声道:“修真界是个无边无垠的世界,目前繁星仪所能记载的地方,那都只是沧海一粟罢了。这万年以来,圣门仍在不断地向四周探索,我们脚下的传送阵,就是他们亲手所建立的。”她一边说着,一边迅速扫视着周围的人群,希望在繁忙的祭台上,找到一个比较空闲的传送阵。

    但是,由于这里太接近尘缘星了,几乎每个“传送阵”的旁边都有许多人在等候着离开。郦红不由皱了皱眉头道:“哎……我们还要传送七次才能到达尘缘星,但依现在的情况看来,前面的路程就更加紧张了。”

    叶清侧头想了想,说道:“那……那我们能不能绕道而行呢?”

    郦红摇头道:“无论走哪条路,都会有很多人的!因为尘缘星根本就是……咦?等等,我们乌渡黑市好像记载过很多废弃的荒芜星域,或许我们真的可以绕道而行!”

    “荒芜的星域?”叶清狐疑地看着她。

    只见郦红兴奋地点头道:“不错!荒芜的星域应该人比较少,而且外界的人一般都不知道它们的存在!”说着,她从怀里取出一只精美的繁星仪,仔细地查找起来。不一刻,她竟然真的找到了一条捷径,不由笑道:“咯咯咯……我们就从黑岩星传送过去,虽然要传送九次,但至少不要等候传送阵了!”

    叶清也欣然表示同意。

    三人在一座“传送阵”的旁边耐心地等待起来,不一刻,终于轮到她们传送。郦红立刻蹲下身子,依照繁星仪里的座标,重新调较了一下传送的方位,只见一个透明的传送通道,成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谁知就在这时,旁边的一个修真者突然插嘴道:“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随意改动传送阵的方位?”

    郦红缓缓站了起来,幽幽说道:“我们想去其它地方,难道这也不行吗?”

    面对如此温柔的郦红,那修真者顿时没了脾气,当下喃喃道:“这个……大家都要前往尘缘星,而你这样随意地改动方位,会让后面的人浪费很多时间再去重新定位。所以这个……”

    郦红歉然道:“那等一会,麻烦你帮我调整回来,好不好?”

    那修真者一阵语塞,无奈地点了点头。

    郦红向他说了一声谢谢。这才转身,又向叶清和寒镇离吩咐道:“在荒芜的行星上,大多数都没有空气可以呼吸,而且会极度的寒冷。你们俩人要随时注意,千万不能撤掉身上的防护真气。明白吗?”

    叶清点了点头,不由对她的细心更添了一份好感。此时三人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元神期以上,所以对抗荒芜星的寒冷应该没有多大问题。于是齐步走进了传送阵,只见强光一闪,已然离开了这个喧闹的地方。

    不一刻,三人同时出现在一座巨大的黑色悬崖上。放眼看去,只见脚下的世界一片漆黑,幸好头顶的星空格外清晰,在那星光的照耀下,脚下尖锐的石头仿佛都披上了一层诡异的气息,散发着淡淡地阴寒。然而,就在这寂静的世界里,却隐隐听见了远处“铮铮铮……”传来一大片刀剑交击的声音。

    “啊?”叶清三人都吃了一惊,不由面面相觑。他们皆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人在忘情的搏斗。于是凝神看去,只见数里外,几个御剑飞行的黑点,在空中交错追逐,其中不时闪过一道道火光,战况竟是极为猛烈。

    接着,又听见“砰砰砰……”一阵巨响,寒镇离的眼睛不由一亮,兴奋道:“我们过去看看!”

    对他而言,修真界的搏斗,都是一种难得一遇的学习机会。

    此时,就连叶清和郦红也被勾起了强烈的好奇心,但她们毕竟是女儿家,心中仍然保存着一些矜持,于是一齐摇了摇头。然而,有些事情是躲不过的,远处交战的双方且战且退,竟然迅速向这边飞来。很显然,刚才传送阵所发出的白光,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不一刻,叶清三人终于看清楚了交战双方的阵容。

    没想到,郦红竟然识得其中的一方,首先惊呼道:“啊?是尘缘星的左护法玄翊,和霞光殿的雷铮。他们正被五个蒙面人围攻呢!”

    叶清和寒镇离听罢,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表露出太大的惊讶。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认识玄翊和雷铮,也不知道他们代表着什么?

    但郦红则不一样,她是乌渡黑市的高徒,自然对修真界的人和物都非常的了解。这玄翊和雷铮都是名满修真界的高手,虽然与若渊他们仍有一些差距,但他们在尘缘星的名望却是极为鼎盛。其修为都在神合初期左右。……要知道,能在“尘缘星”闯出名头的人物,就说明他们是修真界最杰出的人物之一了。而现在,这两个尘缘星的高手,竟然被五个蒙面人攻得全无还手之力,而且是越来越危急。

    郦红好一阵犹豫,自己究竟该不该上前去帮忙呢?

    所谓唇亡齿寒,乌渡黑市的总部就设在尘缘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自己应该也算是尘缘星的一份子了。而且,这些蒙面的黑衣人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很有可能他们就是沉静已久的暗影之门的魔头。可恨的是,自己的修为只在清虚后期左右,与这些传说中的高手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之遥。如果冒然上前去插手,恐怕会自寻死路!

    于是,郦红的内心陷入了挣扎……

    叶清却没有这么多顾虑,她只发现这些家伙越打越近,于是担忧道:“郦红姐,我看我们还是赶紧开启传送阵为妙,否则等他们一旦打到这里来,恐怕就要涣及池鱼了。”

    郦红闻言,不由精神一振,大声道:“不错,只要开启了传送阵,就一切都解决了!”说完她连忙蹲下娇躯,迅速去旋转传送阵上的刻度。不一刻,传送阵晃了晃,一个传送之门已经竖了起来。郦红却豁地一下站了起来,对着远处交战的一方大声喊道:“玄大侠,传送阵已经开启了,你们快从这里离开……”

    “啊?”叶清鄂然望向郦红,诧异地道:“你这样,是会惹怒那些坏蛋的!”

    果然,只听一个蒙面人大声喝道:“想走?没那么容易!……列阵!”

    那些蒙面人的修为竟然不在玄翊和雷铮之下,同时大喝一声,只见他们的身影陡然化作二十多个分身,从四面八方砍向中间的玄翊和雷铮。在那狂风暴雨般的剑光中,天地都为之变色,叶清虽然离他们甚远,但耳边仍然传来一阵阵惊天动地的风声,仿佛他们要把整个空间都切成碎片。

    玄翊和雷铮两人不愧为尘缘星数一数二的高手,眼见周围剑气纵横,立刻便展开身法在剑光中穿梭躲避,一时之间,倒也伤不到他俩。其中,那玄翊的修为更是高上一筹。他在百忙之中,竟然可以举剑横扫,只见一道剑气透过层层剑光,狠狠劈向阵外的一名黑衣人。

    场外的黑衣首领见状,一声怒喝,径直杀入阵内,直奔玄诩而来。

    此黑衣首领的修为竟然不在玄翊之下,越过一层层自己人的剑网,骇然一剑刺中了玄翊的剑刃。只听“叮”的一声,双方的身体同时一震,玄翊骇然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黑衣人没有回答,只是长剑汹涌递来,就听见“叮叮当当”一阵暴雨般的交击声传来,玄翊的身法立刻被困在当场。另外四名黑衣人得此良机,岂会坐视不理?当下齐卷而来。

    雷铮见状,急声道:“左护法快撤!”说罢前来救援。但已经迟了,只见纵横交错的剑光从四面八方切来,根本容不得玄翊移动半寸,当下只能举剑硬挡。就听见“当当当当……”一连串的巨响过后,他手中的长剑竟然被震得脱手而飞,不由吐了一口鲜血,倒退了五丈有余。左侧的雷铮也已招架不住,只能对着场外的郦红大声喝道:“你们快去尘缘星报信,就说最近发生的一切,都是神羿门在操纵……”

    郦红却是一愣,心想:“神羿门”的家伙不是一直都在狂沙星吗?怎么他们千里迢迢跑来“尘缘星”作恶了呢?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那玄翊和雷铮却已经负了重伤,再也没有还手之力。顷刻之间,已经被两名黑衣人“架”了起来。

    就听为首的蒙面人大声淫笑道:“这两个女娃娃来得正好,就让桑某好好的伺候她们一下!哈哈哈哈……”

    一直冷眼旁观的叶清,一听见此人的笑声,不禁全身一震。突然记起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人的声音。但想来想去,却又想不起来。

    说时迟,只见一个黑衣人身影一晃,骇然化作一道残影,直向郦红扑来。其速度之快,已经让人看不清他的容貌,看之令人心中一紧。

    叶清的反应竟然还在郦红之上,一声娇喝,“铮”的一声诛魔剑已经刺出,只见一道紫光闪过,直切蒙面人的面门。谁知那蒙面人的目标竟然不在郦红身上,叶清一剑刺空,接着身后便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身后的传送阵竟然被击了个粉碎。

    寒镇离向来自诩剑术高明,但此时长剑尚未出鞘,就被人逼得连退了七步方才站稳。接着就看见身边的传送已经应声碎裂,那蒙面人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破坏大家唯一的出路,把所有人都掌握在控制之中。

    叶清连忙收剑回守,怎料那蒙面人已然抽身退开了两丈有余,负剑嘿嘿笑道:“小娘子,原来是你啊?这回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看来你和桑某还真是有缘啊!”

    叶清全身一震,抬头看去,正好与对方邪恶的眼神所接触,不由秀眸中闪过一阵怒意,大喝道:“原来是你?”

    郦红和寒镇离都是一愣,问道:“你们认识?”

    此时玄翊和雷铮已经抛开了自己的生死,不禁开始担心起叶清三人的命运来。那玄翊不愧为大侠人物,当下又咳出了一团淤血,大声说道:“我不知道我与你们神羿门有何恩怨,但……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你们要如何处置在下都悉听尊便。只是眼前这三个年轻人,他们与此事无关。咳咳……你们立刻放了他们……否则,否则我玄翊……”

    为首的黑衣人却仰天狂笑道:“哈哈哈哈……你玄翊算什么东西,现在还跟本尊讲什么条件?哼哼!想当年,老子横行修真界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说完,那黑衣人凌空一指,封住了玄翊的七处经脉,令他口不能言,只能干瞪眼的份。

    然后,那黑衣人这才回过头来,看着叶清道:“小娘子,上次本尊就觉得你长得很有韵味,想不到这么快又可以相聚了,看来这都是上天的安排。来吧,让我来好好疼你一回。”说完缓缓逼了过来。

    叶清已经清楚地知道了他是谁,当下也不甘示弱,右手轻轻提起了诛魔剑,用剑尖斜斜地指向那黑衣人,冷哼道:“哼,上次在玄冰天,若不是看在你是宁纤雪的走狗份上,本姑娘早就把你给阉了。想不到一时纵容,反倒养虎为患了!”

    叶清竟然会开口骂人,这让身后的寒镇离不由眼角一跳。他突然发现,叶清也有泼辣的一面,这与她圣洁而又清纯的形像有点相左。不过正因为如此,寒镇离却是更加欣赏她敢爱敢恨的脾气了,其中那种义无反顾的魅力,更是让人心动。仔细想想,如果叶清不是这种人的话,又怎会千里迢迢的寻找自己的公子,又岂能保持着那种坚定不移的信念呢?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