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59章 风云际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姓桑的黑衣人一阵阴笑,回头对自己的同伙道:“你们都在一旁观战,看我如何拿下这个小娘子!”说完他陡然发难,迅速扑来,五指抓向叶清的胸口。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对他而言,这两丈左右的距离,只不过是近在咫尺罢了。无论在身法还是功力的方面,他都达到了意动随形的地步。

    郦红一声惊呼,连忙架剑去帮叶清挡,谁知她出剑虽快,却仍然刺了个空,只见那黑衣人的掌风已经欺到了叶清的面门。此等修为,当真是骇人之极。难怪尘缘星的两大高手,都要裁到他们的手中。

    眼看叶清避无可避,谁知她的身影一晃,竟然硬生生地横移了三尺,黑衣人一抓落空,不由“咦”了一声。

    叶清虽然躲过了对方的一抓,但前胸仍然被对方的掌风扫中,当下秀眉一竖,长剑犹如蛟龙出海,怒卷而回。只见她剑光闪动,一连闪耀出了二十一朵剑花,直把黑衣人的全身大穴罩在了剑光之内。

    谁知那黑衣人却是嘿嘿一笑,傲然道:“就凭这两下,也想伤得了我?”说罢反而踏前了一步,身体竟然直接嵌入叶清的剑光之中,一只黑手骇然透过叶清的剑网,再次抓向她的前襟。仿佛他整个人,都化成了一个影子。

    此时郦红和寒镇离已从两侧攻到,但他们的剑法却在黑衣人的眼中,直如蜗牛般缓慢。就见他另一只手迅速拔剑,“叮叮当当”把他们的剑招尽数逼回。同一时间,他右爪却招式不改,迅速抓向叶清的前襟……

    此人的身法当真骇人之极,招式诡异难辨,就连已经被俘的玄翊和雷铮两人,都不禁暗暗动容。暗忖就算自己与他单打独斗,恐怕也非他之对手。今日之败,绝不是侥幸所致。但是正因为如此,他们俩人却是更加忧心忡忡,看来眼前的这两个美人儿,今日恐怕是贞洁难保了。这种事竟会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发生,简直比杀了自己还让人难受。于是,玄翊和雷铮两人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双眼,不忍再看。

    且说叶清被逼得走投无路,感觉自己无论怎样躲避,都逃不过对方的魔爪。心中暗暗一凛,才知道真正的修真高手,绝非自己所能抵御。当下只剩最后一条路,那就是立刻施展诛魔九剑。希望它能凑效。于是,叶清陡然拔空而起,凌空一剑刺出,娇喝道:“临……”

    那一瞬间,时间仿佛突然停止,就连闭上双目的玄翊和雷铮,都同时感到一阵异样。两人赫地睁开双眼,抬头看时,只见前方紫光乍现,叶清的身影一阵阵荡漾,竟然凭空消失在前方。

    紧接着,天边仿佛又传来了一声娇喝:“兵……”

    此字一出,刹那间一道紫光迅速从左侧切来,直劈黑衣人的右肋。那姓桑的黑衣人还算见多识广,骇然道:“什么?……诛魔剑?”当下立刻腾空后翻,同时电射而退。

    未等他站稳,就听见叶清连续念道:“斗、者、皆……”

    唰唰唰一连三剑,直追黑衣人的所在。

    那姓桑的家伙吓出了一身冷汗,身体不敢停顿,一连又在空中翻了五个跟斗,这才堪堪躲过。等他回过神来时,只感觉脚边凉风阵阵,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左边的裤管已经被叶清削掉了半截。

    这使得他感到颜面尽失,当下猛地抬头,却见叶清的招式终于用完,并且露出了原形。于是,他立刻一声暴喝,迅速抢攻,遥遥一掌向叶清劈来……

    旁观的玄翊和雷铮直看得连连摇头,心中暗暗惋惜,心想如果这个女娃娃如果能再施展出两招剑法,那可就能自保了。只可惜世事总是总是不尽人意,就是差了那么一点。

    他们却不知,诛魔九剑越到后面,就越是难以施展。此时叶清能够一连用出“五招”诛魔剑法,这已经是个奇迹了。

    此时,叶清只感到全身乏力,连提剑的力气都没了,体内的真气更是荡然无存。当下身体晃了晃,抬头看时,只见对方的掌风迎面逼来,竟然连闪避的能力都没有。

    旁边的郦红和寒镇离两人,皆被刚才叶清所施展的剑法给深深的震憾,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帮她去抵挡。

    就这么一瞬间,那姓桑的黑衣人已经冲到了叶清的面前。但他却突然发现,叶清已经是强驽之末,根本就没有抵挡的能力。这让他心中一动,连忙散去右手的功力。幸亏他已经练到了收发自如的境地,否则叶清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就要死在自己的掌下。他突然改掌为抓,呼的一声,揪住了叶清的前襟。

    可怜的叶清一阵挣扎,可是对方却立刻封住了她五处经脉,顿时变得动弹不得。

    直到这时,寒镇离和郦红这才提剑攻来。奈何姓桑的实在厉害,仰天一阵狂笑,手中的剑法突然大变,寒镇离和郦红只觉眼前突然暗了下来,根本无法视物,于是不由自主的退了五步。其中寒镇离更是慢了半拍,只觉胸口一痛,他低头看时,只见自己的胸口上已经多了一条长达半尺的伤口,鲜血立刻涌了出来。

    而郦红也是支撑不住,手中的长剑脱手而飞,她就连对方是怎样挑飞自己的长剑都没看清楚。这姓桑的功力之高,实实大大出人意外。

    就听见那姓桑的退了三丈有余,仰天笑道:“就凭你们三个小娃娃,还想跟我桑雄斗?哈哈哈……”

    说完,他低头看了看手中被擒的叶清,淫笑道:“小娘子,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如果你能帮我生个一麟半子,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哈哈哈哈……”

    叶清胸口的衣襟被人擒住,不禁羞恨难当,当时便想一死了之。哪知桑雄仿佛猜到了她的心意,竟然抢先一步封住了她全身的经脉,令她更是全身麻木,动弹不得。只听那贼人嘿嘿笑道:“小娘子放心吧,只要你尝过我的甜头后,包管你什么想法都没了!”说完,那贼人竟然甩下郦红和寒镇离不管,径直提着叶清踏上了飞剑,远远对身后的四名黑衣人喝道:“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要立刻去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哈哈哈哈……”

    他身后的四个黑衣人纷纷应了一声,缓缓向郦红和寒镇离逼来……

    叶清被他带上了飞剑,只急得咬牙切齿,但此时偏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清楚地知道,现在根本没有人可以救得了自己。一想到即将遭受他人的蹂躏,不禁急怒交加,心想如果不能为公子守住自己的清白,这辈子活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只可恨自己就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一急之下,突然眼前一黑,竟然昏了过去。

    那桑雄一阵洋洋得意,转眼已经带着叶清飞上了天空。地面的寒镇离同样是急得慌了手脚。心中暗暗自责,以前自己不是自诩为天下第一神算吗?为何今日就没有算到会有如此一劫?

    眼看叶清越来越远,寒镇寒只能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心想这一辈子,恐怕都要生活在痛苦之中了。

    就在这时,两名黑衣人已经逼了上来,其中一人用剑抵住了自己的咽喉。寒镇离反而主动迎了上去,心想死了也好,一了百了。管他什么雄心万丈,什么儿女情长,什么都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然而就在这时,耳边却听到一个黑衣人突然说道:“哎呀!这件事好像有点不妥。你们先等一等,先在这里布好防御阵,我去把桑二哥追回来……”

    其它三名黑衣人全都一愣,问道:“隗四哥,你要作甚?”

    此时就连寒镇离都被他们搞糊涂了,心想难道他们起了内讧?于是诧异地睁开了双眼。

    只见一个黑衣人“嗖”的一声御剑飞了出去,急匆匆的去追快要消失的桑雄和叶清……

    此时桑雄正带着昏迷的叶清缓缓御剑飞行,他一边淫笑着,一边低头欣赏着怀里绝美的可人儿。只觉叶清那雪白的肌肤光滑如玉,那脸蛋在星光下仿若仙子般圣洁,这一切更挑起了他无边的**。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了老四的声音道:“桑二哥等一等……”

    桑雄顿了顿,回头道:“你没看见老子现在忙着吗?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谁知身后那黑衣人却很不识相,“嗖”的一声拦在了前方,说道:“桑二哥请留步,我认为这件事有点不妥!”

    桑雄正值欲 火焚身的当头,当下勃然怒道:“你活腻了?竟敢阻我好事?”

    那黑衣人显然为之一塞,但仍然劝道:“二哥请息怒,我当然不敢挡你好事了。我只是有一件事情想禀报。听完此事后,二哥您就可以放心去享受了!”

    桑雄瞟了他一眼,冷笑道:“你是不是也想打这个女娃娃的主意?”

    那黑衣人慌忙道:“小弟不敢!我真的有事要禀报!”

    桑雄也不敢太过与他闹僵,于是无奈道:“好吧,有什么事快点说,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那黑衣人咳嗽了一声,连忙道:“二哥可曾听过华麟此人?”

    桑雄气道:“废话!你说这些干什么?”

    那黑衣人又道:“那你可知道,华麟和这位姑娘有何关系?”

    桑雄怒道:“哼哼……你说来说去,还不是想阻我好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那黑衣人全身一颤,慌忙道:“小弟不敢!我只是怕你低估那个华麟了……”

    桑雄一阵冷笑,轻蔑地道:“你莫以为我会怕了那小子?”

    黑衣人连忙摇头道:“二哥武功盖世,当然不会怕了那小子。但是二哥可曾想过,华麟和我们宁教主又是什么关系呢?”

    桑雄皱了皱眉头,其实他也隐隐知道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于是冷哼道:“那又怎样?即便华麟和我们宁教主有点关系,但是你应该还记得,在玄冰天的时候,宁教主亲口答应过我们,绝不过问我们的私生活。是也不是?”

    黑衣人只能点了点头,但立刻又道:“是倒是!不过二哥想过没有,当你坏了这位姑娘的名节后,华麟会不会跟你拼命?”

    桑雄仰天笑道:“就算拼命又如何?我如果怕了那小子,就不会拿他的女人开刀了。”说完,他突然大喝道:“你给我滚开,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谁知那黑衣人却仍然挡在面前,正色道;“二哥,我就怕你太低估教主和华麟的关系了。你难道忘了,在七个月前,宁教主一听说华麟被仙绫宫的弟子困在地牢时,她就立刻扔下‘空速派’的掌门不管,火速前往狂沙星救人。如果这小子真的向宁教主问罪,二哥难道敢肯定,教主不会为了华麟这小子,把矛头指向你吗?”

    此言一出,空气仿佛被凝固。桑雄的脸皮不禁抖了几下,要说没有这个可能,那就是在自欺欺人了。此时,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宁纤雪那妖艳,而又冰冷的绝世容颜。特别是在她生气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裹着一层浓浓的寒意,令人根本不敢正视她的双眸。一想到此处,桑雄就全身一片冰凉。于是怒喝道:“你是不是怕将来教主怪罪下来无法脱身,所以这才破坏我的好事?他奶奶的,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对面的黑衣人一阵寒颤,低声道:“我这也是为了二哥您好。您若是觉得我说得不对,尽管当我没有说过好了。”

    桑雄狠狠瞪了他一眼,但又觉得他说得极有道理,于是不得不转移话题道:“哼!为什么这世上所有的好事都被那个姓华的小子给占了?”

    那黑衣人连忙接话道:“是啊,宁教主就是被他的天道所束缚,以至于我们都不能大开杀戒。最可恨的是,我们又偏偏不能对那姓华的小子下手,因为教主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桑雄的眼皮又跳了跳,不禁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叶清,恨恨地道:“说来说去,你就是要我把她放了,对也不对?”

    那黑衣人只能苦笑道:“小弟只是过来提醒一下,二哥要怎样决定,小弟不敢插嘴。”

    桑雄心中怒火中烧,真想一掌劈死对方,只可惜宁纤雪曾经说过,不允许自相残杀,否则的话,真的要宰了眼前这个家伙。

    桑雄道:“罢了,看着宁纤雪的份上,我就把她放了。这样也好,可以借她们通知那帮尘缘星的饭桶,让他们知道玄翊和雷铮已经落入我们的手中。届时雷天域听到这个消息,定会全速赶来。”说完,桑雄用力拍了拍黑衣人的肩膀道:“不过二哥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四弟帮忙,不知道你会不会站在我这一边?”

    黑衣人一愣,不禁在心里嘀咕,但口头上却满是欢喜地道:“二哥有事尽管直说,小弟定会全力去做!”

    桑雄哈哈一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副教主一职,一直都是扈殳在担任。但他最近总是在狂沙星发展自己的势力,好像全然忘记了自己的使命。所以我有一点点担心,怕他将来会被宁教主所唾弃。所以我想来想去,如果他再也无法胜任副教主这一职位,就不知道以后谁会接管这个位置呢?”

    黑衣人闻言,不禁暗暗一惊,才知道桑雄一直在窥视着副教主的宝座。心想神羿门现在除了扈殳以外,就数桑雄的实力最为了得。当下心念电转,顿时大声道:“桑二哥无需多言,我庾鄞一定唯令是从!”

    桑雄一阵哈哈大笑,拍了拍庾鄞的肩膀道:“放心吧,我是不会亏待你的!……走,我们先把这个女娃娃送回去再说!”说完,他提着昏迷不醒的叶清,掉头向原路返回。

    不一刻,俩人已经回到了崖边。只见悬崖上建起了一座“防御阵”,那郦红和寒镇离皆被双双制住,软软地困在其内。而玄翊和雷铮俩人,却仍然被两名黑衣人押着,丝毫不敢大意。

    此时郦红和寒镇离正在愁眉苦脸,突然见到叶清又被他们抓了回来,不由精神一振。

    就听那桑雄冷哼道:“所谓大不欺小,今日姑且放过你们这些小娃娃。回去告诉你们的雷天域,就说尘缘星的左护法以及他的师弟,都被我们带走了。一个月后,如果他不来乖乖受死,那就准备等着给他们收尸吧!”说完,他随手把昏迷的叶清扔到了防御阵内,并解开了郦红和寒镇离的穴道。

    郦红得以恢复自由,立刻便道:“你有种就去找我们的雷掌门动手,如今却拿了两个人质去要挟雷大侠,这算哪门子英雄好汉?”

    桑雄眼中凶光一闪,寒声道:“莫以为本座会怕了你们的雷天域,若不是他躲起来不敢见人,本座岂会为难这些二流的家伙?回去告诉你们的雷天域,限他在一个月内现身,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哼!”说完,他转身对其它黑衣人挥了挥手道:“……庾鄞,我们走!”

    其他黑衣人得到命令,立刻掣出了飞剑,押着玄翊和雷铮,随着那桑雄御剑而起,并且渐渐远去……

    寒镇离终于缓过了一口气,坐起来道:“想不到修真界也会如此黑暗!”

    郦红正在检查叶清的情况,见她只是昏迷不醒,并没有受伤,于是暗暗吁了一口气。当下也感叹道:“自古以来,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阴谋和杀戮。修真界同样不能幸免,甚至比凡人的世界更为复杂。”

    寒镇离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郦红见他脸色苍白,知道是流血过多,于是上前又帮寒镇离重新换药包扎了一遍。只听寒镇离担心道:“传送阵已毁,我们又该如何离开?”

    郦红包扎完毕,站起来道:“这个不必担心,我这就去把它修好便是。”说完郦红迈出了防御阵,立刻着手去修复损坏的传送阵。由于她们乌渡黑市常常替人传送,所以她也精通此道。

    此时叶清终于悠悠醒转,寒镇离见状,大喜道:“叶姑娘!你终于醒了?”说完来到她的身侧。

    谁知叶清却是一声惊呼:“走开!”说完将他推了开来。等她看清周围的情况后,这才发现周围并没有敌人在场。于是她又立刻检查自己的衣领,当看见衣领完整无缺后,这才慢慢松懈下来。

    寒镇离在远处安慰道:“叶姑娘放心,我们已经安全了!”

    叶清只是咬着自己的嘴唇,忍住想哭的感觉。自从离开公子以后,自己就从来没有被任何男子动过。今日幸好是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否则就算死了,也无颜再见到公子了。

    此时扭头朝右侧看去,只见郦红正在修复着“传送阵”。除此之外,再也没有黑衣人的踪迹。于是问道:“那些黑衣人呢?”

    寒镇离无奈指着左侧道:“那些人带着两个人质,向南面走了。可能他们在那边还有一个据点!我们最好不要多事,先离开这里再说。”

    叶清点了点头。此时郦红已经建好了传送阵,缓缓走了进来,担忧道:“也不知尘缘星究竟发生了何事?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立刻前去报信。不然玄大侠和雷大侠就危险了……”

    叶清也站了起来,恨声道:“哼!……这些家伙,定是宁纤雪的手下。他们抓了雷玄二人,为的就是引出你们尘缘星的掌门。在这之前,那长风殿、星疾宗和无极宗的掌门,就是因此而遭到了毒手。想必这一次,他们又要故技重施。”

    郦红娇躯一震,骇然道:“那可就糟了,想不到这次轮到我们尘缘星遭殃。最可恨的是,这一手确是厉害之极。即便我们知晓他的阴谋,却仍然必须通知掌门来处理。……对了妹妹,你刚才所说的宁纤雪又是谁?”

    叶清回想起宁纤雪那骇人听闻的修为,心有余悸地道:“哎,她是一个很可怕的女人,我真希望你们七大圣门不要把我也给牵扯进去就好。”

    郦红诧异道:“妹妹也是圣门中人,怎可以置身度外?”

    叶清低下了头,低声道:“你……你应该知道的,我家公子一直被例为圣门的通缉对象,而清清之所以加入圣清院,就是为了打听公子的下落而已。将来我们是敌是友,尚且是个未知之数。希望姐姐能够明白清清的苦衷!”

    郦红点了点头,反而上前扶住了她的香肩,安慰道:“算了,这些事情也轮不到我们女流之辈插手。今日之事,且等我们回到尘缘星后,再向圣门通报一声便可!……走吧,我们还是尽早离开此地为妙,省得那些蒙面人去而复返!”

    说完,郦红已经走了出去,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她便重新开启了传送阵。远远招手道:“……妹妹走吧!不要多想了,尘缘星会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等你到了那里后,所有的烦恼都会抛诸脑后的。”

    叶清无奈,只好和寒镇离跟了上来。三人启动传送阵,向着修真的圣地“尘缘星”飞去……

    ……

    “尘缘星”之所以被称为修真的天堂,是因为这里的门派众多,且自成一体,俨然成了一个独立的修真世界。

    叶清抵达时,正值晌午时分。

    甫一踏出传送阵,叶清就被眼前的一切给深深的震憾。

    只见自己站在一座城市的边缘。前方是喧闹的城市,那连绵不绝的楼宇一眼看不到尽头。但是自己的身后,却是一个陡峭的悬崖,远处的山脉起起伏伏,翠绿的山林绵延数百余里,与前面的城市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此等景观,就仿若一座城市被谁劈掉了一半。

    一片淡淡的云雾飘来,只听身后“嗖嗖嗖……”又传来几片衣襟的声响,几位御剑的高手缓缓落到了地面,转身就没入了城市之中。

    叶清和寒镇离正自发呆,就听身边的郦红轻声说道:“这里是天雨城,离尘缘星的总坛还有六千余里……”说着,她提起裙纱,缓缓走下了传送祭台。远远回头招手道:“……走吧!我带你们四处去转转!”

    叶清和寒镇离只好跟着她走下了祭台,前方的郦红继续说道:“在尘缘星,虽然修真门派达到了数万个之多。但在这其中,却有九个门派最为鼎盛。……排在第一位的自然是雷天域的师门霞光殿了,第二位就是实力雄厚的乾坤宫。再往后,则是天道门、镇魂宗、青龙门、紫金殿、尘风寺、天雨宗、烈火宫这几个名门大派。你们注意到没有,排在第八位的天雨宗,它的名字就和眼前的这座城市名字雷同。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叶清吃惊道:“难道说,这个天雨城的形成,是因为天雨宗在这里的原故吗?”

    郦红点头道:“你说对了,我们所处的位置,就属于天雨宗管辖。在尘缘星,如果一个门派的实力达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么在它的周围,就会形成一个个市镇。越是名门正派,其影响力就越大,它可以把周边的百姓和凡人都号召过来。如此成年累月的发展,周围自然就形成了一座座修真的城市。……你可以想像一下,以霞光殿和乾坤宫的实力,他们周边的城市会是怎样?”

    叶清捂着小嘴,惊讶地点了点头。此时就连一直没有说话的寒镇离,也不禁眼皮跳了跳,心中暗暗忖道:如果自己创立的门派也能达到如此辉煌,那么这辈子也就不算白活了。

    叶清和郦红才没有这种野心,当下兴奋地走进了天雨城。寒镇离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跟着她们,漫无目的地走着……

    叶清四处张望,只见眼前处处高楼耸立,纵横交错的街道熙熙攘攘,仿佛没有尽头。她很难想像,一个如此庞大的城市,竟然会建立在一座陡峭的山脉之上。

    在这喧闹的尘世之中,叶清却感到自己仍是一片孤独,于是追到郦红的身侧,问道:“郦红姐,你说华麟已经来到了尘缘星,不知道他现在在何处呢?你的追踪石有没有反应?”

    郦红闻言,脚步不由停了下来。她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七个月前,我们乌渡黑市确实曾经追踪到了他的踪迹。不过在此之后,我们就突然失去了他的消息。我想,他很可能就躲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吧?”

    “啊……七个月前?”叶清急道:“可是按照你们掌柜的说法,你们好像是在两个月前还有他的消息啊?”

    郦红为之一塞,赶紧说道:“是啊是啊,我师父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所以这才派我来给你带路。可是现在,你家公子的行踪却突然不见了,我也在纳闷呢。……是不是你家公子也精通某种追踪术呢?”

    叶清想了想,只好点头道:“这个……是的,我家公子练过一种千里追魂术。这有关系吗?”

    谁知这回却轮到郦红一惊了,大呼道:“不会吧?他竟然也懂得千里追魂术?这可是我们乌渡黑市的不传之秘呢!”

    叶清一愣,心想如此看来,公子能摆脱他们的追踪,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了。但她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乌渡黑市受人之托,将她骗到了此处。

    郦红不敢再纠缠下去,于是岔开话题道:“对了,我想去找一个人,他是天道门的弟子。不管怎样,玄翊和雷铮被掳的事情,我们都应该尽快通知他们才行!”

    叶清虽然不太愿意插手圣门中的事务,但这事已经被自己遇上,少不得只好陪她走一趟。于是点头道:“那好吧,先去通报一下也好,也省得你总是牵肠挂肚。”

    郦红笑了笑,立刻带着叶清和寒镇离拐进了左边的一条大道。又走了两盏茶的时光,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十字街口,这才来到一座宏伟的宅院面前停下。叶清抬头看时,只见门楣上写着:“天翼别院”四个大字。

    郦红走上台阶,门前的风铃立刻“叮呤呤”响了起来,她正要叩门,谁知大门却已经从里面敞开。一个约莫十五岁的少年探出头来,问道:“姑娘找谁?”

    郦红含笑道:“我要找你们的解中书师兄,快叫他出来见我!就说是乌渡黑市的郦红来访。”

    那少年闻言,立刻“哦”了一声,接着缩回头去,快步跑进了院子里。

    叶清狐疑地问道:“郦红姐,这里难道就是天道门的分院?”

    郦红摇了摇头,说道:“不!这家人是我家的世交,其少主是天道门的记名弟子。故而我想先拜访他,让他给我们带路,这样才比较好。”

    正说着,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年轻的男子拉开了大门,朗声笑道:“郦红妹妹怎么有空前来探访在下,这让解某实在受宠若惊……”

    他一走出门外,却发现郦红的身边还有一位美貌绝纶的少女在场。不由愣了一愣,忍不住多看了叶清几眼。

    郦红见解中书出来,于是上前行了个礼,正色道:“郦红此次前来,实在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特来转告。哎……希望还来得及!”

    解中书一愣,连忙问道:“不知所为何事?竟然使得郦红姑娘不远千里的前来报信?”

    郦红脸色沉重地道:“我记得玄翊好像是你的师叔,不知对否?”

    解中书点了点头,问道:“他怎么了?”

    郦红正色道:“前日我经过黑岩星,见你家师叔被人掳走,所以特来报信。那些黑衣甚至还扬言,如果在一个月内……”

    解中书一愣,打断她道:“等一等,你刚才说什么?”

    郦红顿了顿,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前……几……天,我看见玄翊被几个黑衣人抓走了,所以特来报信。”

    此言一出,仿佛天地间的万物都静了下来……

    解中书突然哈哈笑道:“我知道了,你这小妮子是不是又来骗我玩?哈哈哈,记得小的时候,你就特别调皮捣蛋,常常骗得我团团转。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变!”

    郦红急道:“喂!谁跟你开玩笑了?我刚才说的都是事实。本来人家还打算直接去通知你们掌门呢,不过后来一想,又怕他们不肯信我,所以才特意来转告你一声。没想到连你都不肯信我?哼!算我白认识你一场了。”

    解中书连忙陪罪道:“不,不是这样的!只是……只是我前几天才去过天道峰参见师叔,那门口的师兄说,师叔正在闭关修练,至少要好几个月才能出来呢。”

    郦红一愣道:“你胡说什么?我亲眼看见玄翊被人打伤,现在都不知道被人抓到哪里去了。你不信的话,可以问一问我身边的朋友。他们也看见的。”

    叶清立刻上前一步道:“郦红说的都是实情,我们可以做证。”

    解中书这才把目光移到了叶清的脸上,一时之间,竟然再也舍不得移开。半晌才拱手道:“这位姑娘气质不凡,不知出自何人门下?”

    叶清一阵犹豫。

    郦红已然大声道:“她是圣清院的弟子,难道你这也看不出来吗?”

    解中书一惊,这才恭恭敬敬地道:“原来姑娘也是圣门中人,在下多有得罪!”

    郦红见他的态度立刻换作了另外一人,于是乘机奚落道:“她不仅是圣清院的人,而且还是三代弟子呢。按辈份,还是你的师叔。所以你想想看,她的话怎么可能会假?”

    解中书闻言,立刻变得毕躬毕敬起来,行礼道:“姑娘既是圣门的圣使,在下岂有不信之理?”说着,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道:“此事非同小可,我们现在就立刻前往天道峰,先禀明在下的师尊,然后再下定夺!”

    叶清却犹豫道:“可是,可是圣门中的事情……”她本来想说,圣门中的事情自己不想插手。但身边的郦红立刻用手肘碰了她一下,叶清会意,只好改口道:“可是,可是圣门中的事情比较多,我怕照应不过来呢!”

    郦红连忙劝道:“好妹妹,你就陪我走一趟吧。那些黑衣人的底细只有你比较了解,还有那个叫做什么宁纤雪的女人,她究竟是谁?我是真的一点也不清楚!”

    叶清低头想了想,心想公子的下落反正还没有着落,不如就陪她走一趟算了。

    这次莫明奇妙地被卷进了尘缘星的风波,看来都是命中注定。只希望将来遇到宁纤雪的时候,她不要顺手把自己也杀了就好。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