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60章 风暴前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解中书勉强信了郦红所言,于是走下台阶,从背后掣出飞剑,回头道:“既如此,那我们这就前往天道峰!”

    叶清和郦红也掣出了飞剑,回头一看,却见寒镇离一动不动,仍然留在原处。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解中书不解道:“此人是谁?”

    郦红道:“他是一个朋友!”说完落回到地面,来到寒镇离的面前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裂开了?”

    寒镇离仰天长叹道:“所谓境由心生,魔由意起。戒嗔戒爱,无欲无求……哎!”

    郦红诧异道:“你在说些什么,这两天总是见你沉默不语,究竟是何道理?”

    叶清站在飞剑上,听到寒镇离刚才那几句话时,却是若有所悟。

    果然听那寒镇离淡淡地道:“最近发现本人的天机术越来越不灵,所以突然领悟到一些事情不能强求。正所谓心有旁骛,难保清明,所以我决定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省悟几天。待我回复平静后,寒某可能会加入霞光殿,拜入他们门下。因为寒某的修为实在太过肤浅,以前全系自己揣摩,诸多疑惑无法解除。今次定要找个名门大派潜心修练,你我相聚一场也算有缘,相信将来定能再见!”

    郦红一阵沉默,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众人皆露出了一丝伤感,一旁的解中书打破沉默道:“原来这位兄台深谐天机之术,无怪乎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我曾听师尊提起,天机术虽然可以窥探天机,但其中却有一个无法逾越的禁地,那就是不能参透自己的命运。常言道,事不关己,关己则乱。若在一件事情里注入了自己的感情,那这件事定会变得模糊,参之不明,想来这位兄台对某件事情太过于执着了!”

    叶清、郦红都对天机术一窍不通,听得是云里雾里。

    寒镇离却是眼睛一亮,欣然道:“想不到解少侠能对天机术有着如此深刻的认识,寒某实在是受益菲浅。”

    解中书却连连摆手道:“不不不,这都是我师尊说过的话,本人也是一窍都不通的。”

    寒镇离眼睛一亮道:“在下想拜访一下令师,希望阁下能代为引见,若能得到他老人家的指点,寒某将感激不尽。”

    解中书听罢后,却惊慌地道:“别别别,你可千万不要去拜访我师尊,早在十余年前他老人家就发誓再也不谈天机术了,我听他说天机术会严重阻碍修真者的修为,因为泄露天机原本就不是一件好事,况且一旦知晓了自己将来的成就后,整个人都会失去目标,这是在下的师尊说的。”

    寒镇离闻言,顿时愣在了当场。

    多少年来,自己一直都在摸索着天机术的玄奥,并且凭借着其中一点点修真的知识,竟然练到了元神期。若说自己的资质,恐怕可以算得上蓝辰星之最。现在突然间听说“天机术”会严重影响自己的修为,这个消息不啻于是个晴天霹雳。

    郦红见他脸色不对劲,于是上前安慰道:“你去霞光殿也好,那里的修真心法非常完善,对于我们这些修真者而言,是个极佳的机会。”

    寒镇离勉强打起精神道:“好罢,这些天多谢郦红姑娘和叶姑娘的照顾,寒某这便走了。”说完有意无意地又看了叶清一眼,只见后者只是点了点头,并未挽留,当下只好转身而去,大步迈向了远方。

    郦红看着他孤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大街的尽头,突然间感到有些失落,于是回头向叶清道:“我们也走吧,还是以大事为重!”

    郦红、叶清、解中书三人不再多言,纷纷御剑而起。

    掠过屋顶,只见整个“天雨城”完整的呈现在眼前,那整齐的街道一直延续到云雾的深处。叶清极目望去,只见遥远的前方有座陡峭的山峰,孤独地耸立在云雾之中,远远看去若隐若现,让人心生向往。

    叶清立刻指着那山峰道:“那是哪里?”

    郦红低声道:“那就是天雨峰了,是天雨宗的圣地!”

    就在这时,身边“嗖嗖嗖”掠过几个御剑高手,其中一个青衣人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回头道:“解师弟,你在这儿作甚?这两位姑娘是谁?”

    左侧的解中书大喜道:“原来是七师兄,你怎会来到了此处?”

    叶清凝神看去,只见那青衣人仪表堂堂,身着一袭青衣劲装,只看那种气势,更知定是名门大派的弟子。

    郦红低声道:“他们应该就是天道门的人了,看来今天不用太费周折,只需把玄翊被抓的事情告诉他们便可。”

    叶清点了点头,此时解中书早已和那青衣人交谈起来。

    只听那青衣人道:“这次我是随师父一同前来,他正在天雨宗商量大事,解师弟要不要一起去见他老人家一面?”

    解中书大喜道:“师尊也来了?莫非他已知道玄翊师叔的事情?”

    那青衣男子却疑惑道:“玄翊师叔怎么了?”

    解中书一阵错愕,连忙道:“原来你们还不知道玄翊师叔的事情?那……那师尊到此究竟为了何事?”

    青衣男子回头看了看叶清和郦红一眼,犹豫道:“这个……此处不方便说话,你且随我来。”

    解中书正色道:“这两位姑娘都是自己人,有话不必躲躲藏藏。况且现在玄翊师叔的事情才是最为重要,我这就和你去天雨峰,参见师尊他老人家!”说完,回头对郦红道:“两位随我一起去如何?”

    青衣男子一愣,连忙阻止道:“先等等,目前师尊正在商议要事,不方便见客。假设你一个人前往,或许还好商量。”

    解中书急道:“秦师兄有所不知,我得到消息,说玄翊师叔遭到天羿门的埋伏,此刻陷入了危境,必须立刻前去解救!”

    被称为秦师兄的青衣人愣了一愣,狐疑道:“你刚才说什么?玄翊师叔遭人暗算?”

    解中书点头道:“不错,这件事是这俩位姑娘亲眼所见,应该不会错。”说着,解中书把刚才郦红所说的话,又向他转告了一次。

    但是,姓秦的师兄反应正如解中书先前一样,不可致信地道:“以玄翊师叔的功力,又怎会遭人暗算呢?”

    这也难怪,要知道玄翊的修为已经练到了神合初境,这对于普通修真者来说,已经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整个修真界里,也只听说“圣清院”的诛魔院有几人练到了这种境界。一个是若风,一个是若渊,还有若明和后来居上的任为。而在其它的门派里,目前知道的,也只有“剑罡宗”的渡空,“空速派”的李尘埃,“无极宗”的无心道长,以及 “尘缘星”的雷天域以及明镜散人这几人。可以说,只要练到了神合期,几乎就可以名满天下,被誉为绝顶高手。

    可是现在,却有人说玄翊遭人暗算,甚至被掳。这简单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因为只要练到了神合期,就能达到身随意动的境地。就算遇到了危险,但只要施展出瞬移术,一般都能逃脱。

    于是,姓秦的师兄连连摇头道:“这件事必须经过证实方可相信!……在这修真界里,有几个人可以困得住玄翊师叔呢?更何况那个神羿门我听都没听过,很难想像他们有这种能奈。是不是这两位姑娘认错了人?”

    解中书回头看了看郦红,信心也动摇了起来。但他看见郦红那坚定的目光时,于是又回过头去道:“不管怎样,我还是相信她们的话。师兄别忘了,长风殿、星疾宗和无极宗的掌门纷纷被人杀害,我们不得不防啊!”

    但姓秦的师兄仍然摇头道:“这就不对了!据说长风殿、星疾宗、无极宗的掌门都是被暗影之门给杀害的。况且暗影之门所针对的乃是各大门派的掌门人物,我们的玄翊师叔只是担任了左护法一职而已,应该不会成为他们的目标。最关键的是,这几天玄翊师叔都在闭关修练,他根本就没有出来过!”

    解中书摇头道:“这样吧,我们还是把这件事禀报给师尊知晓,由他老人家来定夺。只要查一下师叔的下落,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了。”他见姓秦的师兄仍在犹豫,于是又解释道:“这位叶姑娘,她乃是圣清院的三代弟子,她亲眼所看见的事情,想必不会假的!”

    “哦?她是圣清院的人吗?”姓秦的师兄立刻向叶清望来。可是,当他看清楚叶清的修为后,却摇了摇头。原来叶清的修为尚在元神初期左右,而圣清院的弟子,如果没有修练到清虚期以上,是不允许出来练历的。况且叶清的胸前并未配戴任何圣清院的标致,所以更加让他产生了怀疑。

    幸好解中书一再坚持,那姓秦的师兄也不敢独专,只好点头道:“那好吧,我们先去天雨峰,师尊他老人家这几天都会在天雨宗议事。一旦有空,我就带你去见他。”

    说完,他侧身让道,示意大家一同前往。

    众人不再多言,纷纷御剑飞上了云霄,向着那远处飘渺的孤峰飞去……

    途中,叶清才知道,这个姓秦的师兄乃是“天道门”三代弟子中最杰出的代表之一,名字叫秦巛。由于资质极为突出,故而深得掌门的喜爱。

    四人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番,远处的“天雨峰”就已经清晰可见。

    这“天雨宗”的地位,虽然被称为尘缘星“九大宗派”里的倒数第二位,但其真正的实力,却是非同小可。远远看去,只见整座山峰皆被白雪覆盖,外围裹着一层淡淡的白色结界。在这云雾飘缈的空中,仿若它已经与天空混为了一体,使人根本看不清它的全貌。

    四人在“天雨宗”的山门外落下,停在了正门之前。

    叶清抬头看去,只见一条石阶遥遥通向上方,一座宏伟的牌坊就竖立在自己面前。横匾上,写着三个难以辨认的古文:“天雨宗”

    看上去,这个门派的历史竟是相当久远。

    两名“天雨宗”的弟子立刻迎了出来,左边的一人行礼道:“不知四位驾临本派,有何贵干?”

    走在最前的秦巛立刻上前拱手道:“在下天道门的秦巛,刻下本人的师尊正在贵派商议大事。秦某是前来听候差遣的。”

    那天雨宗的弟子闻言,立刻恭恭敬敬道:“原来是天道门的秦师兄,家师早有吩吩,你们且随我去‘听雨轩’休息片刻。”

    秦巛点了点头,带着众人,跟着那“天雨宗”的弟子步入了山门。

    这天雨宗甚是气派,一行人由正门进入,再沿着操场右拐,经侧门,进入了内院。只见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路边的松树也被冰雪所覆盖,远处的屋檐更是悬挂着一条条冰棱,景色煞是美观。

    不远处,路边还有一座孤独的凉亭,就矗立在这白茫茫的冰雪之中,仿如一个避风港一般,风景别具一格。

    为首的秦巛凝神看去,只见亭子上写着“会客亭”三个字,于是止步道:“此处风景不错,我们就在这里等候吧!”

    “天雨宗”的弟子也不阻拦,转身客套道:“那真是委屈几位了!我这就去给你们斟一壶热茶,等你们掌门议完事后,我就带你们去见他。”

    解中书却急道:“这个……在下有一件急事要面见本人的师尊玄巽,还请这位师兄能现在就去通报一声。”

    那天雨宗的弟子却是一阵为难,摇头道:“贵派的掌门正在议事殿议事,师尊有令,没有什么大事,不准我们打扰。因为除了阁下的师尊以外,尚有几位圣门的前辈在场,所以还请稍等一会!”

    叶清心中有气,心想是救人要紧呢,还是商量事情要紧?于是上前说道:“那好!你就跟他们说,有一件关系到整个尘缘星安危的事情要禀报。我倒要看看,他们会不会停下来听我们一言。”

    叶清的胆量着实过人,这使得天雨宗的弟子愣了一愣。转而向秦巛发问道:“这位姑娘又是谁?”

    秦巛一阵尴尬,咳嗽了两声道:“这个……这姑娘自称是圣清院的门下,师兄还请不要见怪!”

    天雨宗的弟子不禁上上下下把叶清打量起来,突然笑道:“这可真是巧了,今日来访的客人当中,就有一位前辈是来自圣清院的。如果姑娘也是圣门中人,或许可以进去参见一下你的同门。”

    郦红、秦巛、解中书三人闻言,不禁暗暗摇了摇头。心想圣清院的人就是不一样,在这修真界里,无论什么门派,都要给他们几分情面。

    叶清却是一惊,诧异道:“什么?圣清院也派了人来?”心里却想到,圣门从来都不插手尘缘星的事务,这次派人前来,会不会是为了捉拿华麟呢?念及于此,于是决定去打探清楚,转身对天雨宗的弟子道:“也好,我去看看究竟是谁来了?有劳这位师兄带路了!”

    说罢,又对郦红道:“乘这机会,我们一起进去,向他们说明尘缘星目前所面临的危机,相信定会引起他们的重视。如何?”

    郦红和解中书对视了一眼,纷纷点头同意。

    天雨宗的弟子却有些后悔了,他刚才只是怀疑叶清的身份而已,所以试探了她一下,谁知她竟然真的提出要进去看看。无奈之下,只好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请随我来吧,希望他们不会怪罪下来。”

    众人出了凉亭,向远处的主殿行去。不一刻,便已来到议事殿的门外,只见一扇厚重的大门紧闭,台阶下还侍立着两位英姿飒飒的少年,其中一人拦住去路道:“里面尚在议事,师兄有何事禀报?”

    天雨宗的弟子指了指身边的叶清道:“这位姑娘乃是圣清院的门下,她说要见一见自己的长辈。而且,她还说有一件关系到整个尘缘星的大事,必须立刻禀报。师弟我不敢独专,所以带她前来觐见。”

    守门的两位少年皱了皱眉头,左首的少年却故意退开了两步,说道:“照理说,里面正在议事,我们晚辈们不应当去打扰。但是既然你说有什么大事要禀报,我们也不敢阻拦。你们如要进去,那请自便。”

    叶清、郦红、秦巛、解中书闻言,不禁面面相觑,同时暗叫一声厉害。此时见议事殿的大门就有眼前,于是都把目光停在了叶清的身上,看她将如何决定。

    叶清受华麟的影响,胆量倒也大得出奇。当下吸了一口气,径直迈上台阶,抬起玉手,竟然直接推门而入,连叩门都省了。

    她的大胆行为,直把门外的众人惊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然再没有人敢随她一同而入。

    殿内果然仍在议事,诺大一个大殿,只有六个高手在座。叶清甫一踏入其中,就感觉一股强大的气势远远逼来,这是绝顶高手自然而然所发出的气息,并非对自己存有敌意。但叶清虽然明白这一点,却仍然从内心产生了一种惧意。于是连忙扫过在场的众人,谁知当她看到其中一个熟人后,却娇躯一愣,定在了当场……

    这六位高手,其修为最差的都在证悟后期以上,其中还有两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他们莫不是一代宗师级的人物。叶清的闯入,同样使得这六位高手停止了一切交谈,纷纷投来惊讶的目光……

    左边一个老首诧异地道:“这女娃娃是谁?”

    在座的六位宗师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有人敢推门而入。

    这时,一个熟悉的人影站了起来,哈哈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女娃娃是我徒弟……哈哈哈哈!”

    此人,正是圣清院的若渊。

    叶清怎么也没想到,若渊竟然会在这里出现,于是问道:“咦?你怎么会在这里?”

    另外五名老者立刻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因为听叶清的口气,好像完全没把若渊放在眼里,这如何不让他们震惊。

    若渊也感到气氛有点异样,于是尴尬地笑道:“咳咳……你们别见怪,这女娃娃是我徒弟的媳妇!哎,一说到我那个劣徒,我就来气。那家伙最喜欢在外面拈花惹草,所以这女娃娃千里迢迢地四处寻他。说来说去,这都是我这个做师父的有责任,对徒弟管教不严,以至于闹出了笑话……”若渊说完,又向叶清招了招手,说道:“来来来……快给在座的前辈们行礼。左边的这位,是天雨宗的掌门紫宵道长。第二位,是天道门的掌门玄巽。第三位,是乾坤宫的明煦散人。这右边嘛,第一位是镇魂宗的长老冉旭,第二位是青龙门的雍宗 、最后一个则是紫金殿的瞿戈。”

    叶清无奈,只好一一上前行礼。

    只听乾坤宫的明煦散人哈哈笑道:“圣清院果然是人才辈出。这女娃娃虽然尚处于元神初境,不过看她灵气内敛的模样,将来定会大放异彩。而且看她现在的模样,恐怕还不到二十岁呢。就凭她这种修练的速度,当真是修真界难得一遇的人才。”

    在座的另外四名高手纷纷把叶清打量了一遍,果然发现这女娃娃灵气逼人,当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

    若渊却是一阵苦笑,等他们称赞完后,这才对叶清说道:“清儿,为师还要与众位前辈商量一下事务,你且到门外稍等片刻。过一会,我有几件事情要吩咐你一下。”

    叶清尚未回答,谁知门外的郦红、解中书、秦巛也都走了进来,在座的六位高手又是一愣。只听玄巽厉声问道:“中书、秦巛……你们怎么也进来了?”

    秦巛一阵哆嗦,低着头道:“回……回禀师尊,我们是跟随这位叶姑娘一同前来的。她……她说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要禀……禀报,所以……所以弟子就……就……”

    玄巽却皱了皱眉头,这秦巛已经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了,可是与这个叶清比起来,却还是差得远了。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心想圣清院之所以如此强大,看来绝非侥幸。

    叶清见那秦巛张口结舌说了半天,都没有把事情说清楚,于是替他说道:“不错!我此次前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通知你们一声。两天前,神羿门在黑岩星设下了埋伏,将天道门的玄翊和霞光霞的雷铮两人,双双扣为人质。他们还说,如果在一个月的时间内,雷天域不出现的话,就……”

    叶清的话还没说完,在座的六位高手就一齐动容。天道门的玄巽更是惊呼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叶清无奈,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这回,大家终于听清楚了。玄巽一阵沉默,脸色极不好看。要知道,玄翊正是他的师弟,其修为更在自己之上。当年“天道门”的掌门一职,原本是应该传给玄翊的,但是玄翊却一心想着修练,于是主动把掌门的职位让给了自己。两人的感情,自然不在话下。此刻听到这个消息,不谛于晴天霹雳。

    堂下的秦巛却结结巴巴道:“回……回禀师尊,据……据弟子所知,玄翊师叔尚在天道峰闭关呢。他又怎会被人暗算呢?”

    谁知玄巽却苦笑道:“你有所不知,数日前霞光殿的雷铮确实来找过你的师叔,要他一同前往调查‘镇魂宗’长老失踪的原因。所以这位姑娘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啊?”秦巛恍然大悟,这才知道事态严重。

    在座的另外五位宗师也是格外的震惊,左侧的明煦散人更是摇头道:“这神羿门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可以困住玄翊和雷铮,这实在叫人无法相信。”

    若渊咳嗽了一声,沉声道:“这神羿门,乃是狂沙星的一个小小邪教,但不知为何,近年来却是风头甚劲。他们隐隐乃是继‘暗影之门’之后,悄悄兴起的另一股庞大势力。我们诛魔院对此早有留意,只是没想到它们竟会如此大胆,真是所料未及。”

    叶清却摇头道:“神羿门并不可怕,最可怕的乃是它背后的宁纤雪。她如果要杀起人来,恐怕你们没有几个人可以抵挡呢!”

    此话一出,在座的五位宗师全都一愣,纷纷问道:“宁纤雪又是谁?”

    叶清冷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们可以问一下我师尊若渊,他应该是最清楚不过了!”

    于是,众人纷纷向若渊望去。却发现若渊面色苍白,咳嗽道:“这个……咳咳,这件事情确实非常棘手,你们千万不要轻举枉动,我这就回圣清院一趟,你们等我回来再行动!”

    天道门、乾坤宫、镇魂宗、青龙门和天雨宗的五位长者都是一惊。因为看若渊的脸色,好像他对宁纤雪深有顾忌,仿佛就要赶回“圣清院”去搬救兵似的。

    此时此刻,乾坤宫的明煦散人却急了,拦住若渊道:“若师兄,先不说那个宁纤雪了。就我们刚才所商量的事情,你必须先下决定才行。难不成,我们刚刚达成的共识,现在全都要否定?”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全都一愣。

    叶清心中却暗暗骂道,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有心情去商量其它事情?真亏你明煦散人说得出口。

    若渊果然一愣,点头道:“不错,你们尘缘星另选盟主的事情,最好是先放在一边再谈。因为这宁纤雪恐怕就是奔着你们尘缘星而来的。”

    明煦散人急道:“但是,正因为尘缘星有难,所以我们更要立刻选出一位盟主来不何。否则神羿门大举入侵,我们岂不是乱成了一团?”

    镇魂宗、青龙门和天雨宗的三位长者闻言,皆纷纷点头,都觉得明煦散人说得有一定的道理。……要知道雷天域已经失踪了数十年之久,尘缘星正处于群龙无首的阶段,万一遇到了战事,岂不是自乱阵脚?

    谁知若渊却坚决地否定道:“不行,此事万万不可!……在此之前,我并不反对你们另选盟主。可是现在,无论谁当选了盟主之位,恐怕都会立刻招来杀身之祸。那长风殿、星疾宗、无极宗的掌门就是前车之鉴!”

    “天道门”的玄巽一直都反对另选盟主,此时乘机道:“不错!……我也觉得另选盟主的事情可以暂时缓上一缓,而且‘掌门令剑’尚在雷天域的手中。没有这把剑,我们谁也无法开启禁坛。即便选出了盟主,那恐怕也是徒具虚名罢了!”

    乾坤宫的明煦散人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玄巽淡淡地道:“我说的都是事实。”

    乾坤宫的明煦散人怒道:“哼!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人在反对。看来你是对我们乾坤宫存有意见了。这也难怪,谁都知道你们天道门与霞光霞的关系十分密切,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总是推三阻四。亏你还是修真者,却把门户之见看得如此之重!”

    玄巽寒声道:“不错,我天道门和霞光殿确实同气连枝,但是请你放心,我玄巽绝不会因为这一点,就对你们乾坤宫存有任何偏见。……在下只是认为,雷天域只是失踪了二十余年的时间,这对我们修真者来说,只不过是弹指之间的时光罢了。况且,雷天域接管掌门之位也有二百余年的历史了,看其功绩,已然深得尘缘星每个人的尊敬。如果就因为区区一次开坛的庆典被取消,就罢免了他的盟主之位,实在叫人心寒!”

    明煦散人正要反驳,若渊却看不下去了,只好打断他们道:“算了算了,你们都别争了,这件事情你们双方都没错。……我来说句公道话,这盟主之位,确实不能空缺。但是这次神羿门就是冲着你们掌门而来的,所以另选掌门的事情应当缓上一缓,否则枉自丢了自己的性命。”

    叶清气道:“弄了半天,原来你们是在选举掌门啊?”

    若渊咳嗽了一声,喝道:“小孩子家不要多事!……你们都出去,我们自有分寸!”

    郦红、解中书、秦巛三人也是恍然大悟。心想上次十年一度的开坛比剑被取消了,原来是雷天域失踪的原故。

    这位雷大侠也真是的,自己失踪也就算了,怎么把掌门令剑也一并给带走了。害得大家的圣坛被锁,无法开坛授书,当真是急煞人也。只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惊天大错,就因为这样,便把他掌门之位给罢免,确实叫人心寒。

    乾坤宫的明煦散人依然不死心,说道:“其实,以我师兄明镜散人的声望,要继任盟主的职位,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而且,他也得到了各方的支持。至于那把掌门令剑,我们正打算重新铸造一把,相信三年后定能重新开启圣坛。所以我认为……”

    谁知这句话尚未说完,若渊却连连向他使了几个眼色,打断他道:“这样吧,这件事容我们以后再谈,我现在要立刻回圣清院一趟,这神羿门的危害迫在眉睫。不管怎样,我们都必须想办法先把玄翊和雷铮救出来再说!……各位觉得怎样?”

    天道门、天雨宗、镇魂宗、青龙门、紫金殿的代表们连忙点头称是,哪敢有什么意见?只有乾坤宫的明煦散人仍然心存不满,但他当着众人的面,却又也不敢发作出来。

    若渊挥了挥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半个月后,我会再次前来。在此期间,你们千万不要轻举枉动。……就此告辞!”说完转身,对叶清说道:“清儿,你随我来!”

    叶清一愣道:“什……什么?我也要跟你去圣清院吗?”

    若渊摇头道:“非也,为师只是要吩咐你几件事情罢了。听完后,可以随你自己决定。”

    叶清无奈,只好回头看了郦红一眼,低着头,跟着若渊走出了殿门。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心想一个小小的“神羿门”,他们能搞出什么事情来?这若渊是不是有点太小题大作了?

    且说若渊带着叶清出了大殿,信步来到了“会客亭”,只见四周白茫茫一片,再也没有什么外人,于是停下脚步,背对着叶清,仰天长叹道:“哎,为师为了你们这两个小娃娃,也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只希望将来,你们能明白我的苦衷。”

    叶清愣道:“什么苦衷?”

    若渊转过身来,正色道:“你可认识上官灵?”

    叶清一惊道:“认……认识,她又怎么了?”

    若渊缓缓道:“目前,她已经落入了我们圣清院的手中,并且就被关押在玄冰天里。”

    “什么?”叶清一阵骇然。

    却听若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把你从飘缈河骗回来的原因了!”

    “什么?”叶清完全被搞糊涂了。

    只听若渊又说道:“如果不把你骗回来,你一定也会落入和上官灵一样的下场。因为你和她,都是华麟那小子最关心的人了。无论是谁,只要控制了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就不怕华麟那小子不找上来送死了。……所以,为师才出此下策,叫乌渡黑市的掌柜,把你给骗了过来。”

    “你……?”

    叶清火冒三丈,“铮”的一声拔出诛魔剑,狠狠向他砍了过去。什么师尊不师尊,她可不在乎!

    若渊只是轻轻退了一步,叶清这一剑就落了个空。只听若渊又接着道:“现在,为师再跟你说第二件事。如果你有机会遇上了华麟,就劝他立刻投入焚星宗的门下,只有这样,才有机会保住他的小命。焚阴宗虽然被称为邪教,但是……”

    叶清举剑再劈,但听到这句话时,却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砍了一半,气呼呼地道:“你刚才说什么?”

    谁知若渊却突然咳嗽了两声,回头对远处的一棵松树喝道:“出来吧,鬼鬼崇宗做什么?”

    叶清一惊,转身看去,只见一个白色人影走了出来。原来却是乾坤宫的明煦散人,他远远笑道:“师兄果然是功力深厚,师弟我才刚刚接近,就被你听见了!哈哈哈哈……”

    若渊板着脸道:“我在这里教训自己的徒弟,你却来掺和什么?”

    明煦散人干笑了两声,说道:“原来如此,刚才看见这女娃娃拿剑砍你,莫非在教她剑法?”

    若渊冷冷道:“找我有何事请直说,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见外。”

    明煦散人顿时收起了笑容,正色道:“我只是不明白,我们乾坤宫为你们圣清院做了这么多事,这次眼看着就可以夺下尘缘星掌门的这个职位,但你却半途收回了成命,使得我们功亏一篑。这是为何?”

    若渊摇了摇头,叹道:“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为何就不明白呢?我刚才已经说过了,那宁纤雪已经盯上了你们的尘缘星。此刻不论是谁接任了这个掌门之位,都会被她一一杀死。凭心而论,就算以我圣清院的能力,都没十足把握能制住她,难道凭你乾坤宫就有这个能力?这么多年来,你们乾坤宫修练的乃是我们圣清院正宗的心法,我们早已把你们看成了吾派的一份子。仅凭这一点,我怎能眼睁睁看着你们遭此劫难?”

    明煦散人一阵无语,但仍然不可思议地道:“宁纤雪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让你们如此顾忌?”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