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61章 没落门派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若渊苦笑道:“哎,目前这件事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就算告诉你也无妨。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三千年前,云府宁家因为无意中救了一个焚阴宗的魔头,事后竟然得到了两部魔书做为答谢。这件事后来被圣门知晓,于是连夜派人前去调查。这其中的过程,我们也就不必深究了,反正到了最后,宁家被连根拔起,但独独漏掉了宁家的独女宁纤雪。直到很多年后,她终于学有所成,于是对圣门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在那个时候,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神合境界……”

    说到此处,若渊回头轻蔑地看了明煦散人一眼,正色道:“她的神合境界和我们的神合境界完全不一样。你应该已经听人说过,那焚阴宗的魔头只要练到了证悟期以上,就可以抵挡我们神合期的高手了。然而这个宁纤雪,她却比焚阴宗的魔头还要厉害百倍。你可以想像,这个修真界又有几人可以抵挡住她?”

    明煦散人听得目瞪口呆,骇然道:“这么说来,她岂非要比轩以承还要厉害一些?”

    若渊苦笑道:“怎么,你也见识过轩以承的厉害?”

    明煦散人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说道:“此魔头当真是骇人听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竟然可以无需借助飞剑而直接飞上天空,这家伙不愧为宇内公认的第一魔头。”

    谁知若渊却摇头道:“但是轩以承和宁纤雪比起来,却差了不止一个层次。”

    “什么?这不可能。”明煦散人大吃一惊。

    若渊的脑海立刻浮现出了宁纤雪的模样,眼中竟然露出了一丝向往的神光,正容道:“你有所不知,当我们诛魔殿的六大高手围攻轩以承时,他最多只有招架的份。然而当我们所有人面对宁纤雪时,那个场景,哎……我不想说了,你可以想像到。”

    明煦散人两眼一瞪道:“当……当时究竟怎样了?”

    若渊却岔开话题道:“三千年前宁纤雪就已经练到了神合境界以上,当时的七大圣门高手尽出,最后动用了封神大阵,这才把她给镇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掌门都换了十几届,但她依然没有死,而且还逃了出来。你可以想像,凭她现在的能力,在这修真界又有多少人可以抵挡?所以我说,她如果要找你们尘缘星的麻烦,你们乾坤宫最好静观其变,千万不能甘当出头鸟。否则我们的一番心血又要付之东流。”

    明煦散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话从若渊口中说出来,实比众口烁金更让人信服,他顿时明白了若渊的用意,心想这掌门的职位还是让给别人去坐好了,否则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若渊说到此处,正色道:“好了,话已至此,听不听得进去就随你了。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们已经有了对付那个妖女的办法。……哼哼!圣清院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此事已经惊动了各位长老。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轮不到我们去担心了,因为自然有人会替我们解决此事!”

    明煦散人的眼睛为之一亮,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尊敬的神色。

    圣清院就是圣清院,一旦遇到了什么重大的危机,在他们当中,自然而然就会冒出许多顶尖的高手。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不仅是圣清院如此,即便是剑罡宗和空速派这些门派,其背后也有许多默默无闻的长老,在悄悄地支撑着他们……

    若渊掣出了飞剑,纵身而起,回头又对叶清叮嘱道:“清儿,为师先回一趟圣清院,你且在此处历练一番。至于你家夫君的行踪,焚阴宗那边并没有传来任何消息。这说明你丈夫已经离开了飘缈河,你最好不要以身犯险,以免步入上官灵的后尘。”

    叶清气呼呼地别过头去,再也懒得理他。

    旁边的明煦散人被他们师徒俩个搞得晕头转向,心想圣清院怎么也是乱七八糟的?难道他们的弟子,竟敢在外面娶妻生子?这倒是一大奇闻了。

    若渊见叶清爱理不理,只好叹了一口气,御剑冲天而起,向天空射去。

    明煦散人把目光回到了叶清身上,咳嗽了两声,说道:“这个……刚才我们谈论的一切,还请师侄不要泄露出去。不如这样吧,你既然打算在尘缘星历练一番,不如去我们乾坤宫安置下来。如何?”

    叶清对他没有任何好感,而且又知道这家伙与圣清院有些瓜葛,所以更是不愿理他,直接转身就走。

    明煦散人被她气得眼睛一瞪,在这尘缘星里,还从来没有人胆敢如此对待自己,更何况是个晚辈。正想发怒,可转念一想,这女娃娃连若渊的面子都不给,自己又何苦自讨没趣?于是摇了摇头,只好作罢。

    叶清低着头,闷闷不乐地沿着来路返回。当走到天雨宗的议事殿门口时,突然心中一片烦乱,于是扭头对两侧的守门弟子道:“烦请两位师兄转告一下郦红姑娘,就说我先走了……”说完,叶清毅然转身,向着远处的山门走去。

    出了天雨宗,只觉一阵清冷的微风迎面吹来,外面的空气是如此清新。叶清掣出飞剑,毅然腾空而起,向着广阔的天边飞去。一路上漫无目地飞着,回头看时,庞大的天雨城已然渐渐远去,到最后只剩下一个黑点,缓缓消失在后方。这尘缘星果然热闹非凡,空中不时掠过一个个御剑者。在这里,御剑飞行已经司空见惯,不像其它地方,凡人一看见就大呼小叫的膜拜,真个惊世骇俗。

    飞了一个时辰,空中的御剑者越来越少,飘缈的云雾从身边轻轻划过,在她身后留下一条淡淡的痕迹。此时太阳已经渐渐偏西,叶清赫然止步,只见绵延不尽的群山郁郁葱葱,在夕阳的照射下,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霞光,仿若一幅绝美的画卷。

    叶清突然涌起了一阵孤独,于是迎着夕阳的方向,缓缓向它飞去。

    眼看夕阳就要落下,不远处,终于出现了一座繁华的小镇。

    这“尘缘星”不愧是修真界的圣地,即便是偏远的市集,却也是一片熙熙攘攘之象。叶清缓缓落回地面,只觉街道的两侧立刻投来无双羡慕的目光。一位年仅八岁的小姑娘,突然从街边跑了出来,抓着叶清的衣边,撒娇道:“姐姐,姐姐!……你是不是天雨宗的人啊?我要随你一起去修真……”

    叶清一愣,路边立刻有一位妇人跑了出来,慌忙扯开了小女孩,连忙向叶清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家小敏整天都妄想着成仙,真是打扰仙子了!”

    叶清看了小女孩一眼,淡淡地笑道:“没事,我只是路过此地,并不是什么仙子!”

    谁知那妇人更是尊敬道:“仙子果然道行高深,不似那些凡夫俗子,整天就知道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厉害。哼哼,其实一点本事皆无,就知道骗人!”

    叶清心想,难道此处有许多招摇撞骗的神棍。这倒是奇了。于是扭头向四周的人群看去,只见人来人往之中,大多数都是一些凡人,只有少数几个背负长剑的修真者掺杂在其中。记得有人说过,绝大多数的百姓都不适合修真。有些人的资质较差,有些人则是悟性太低,就算苦练一百年,恐怕也无法达到“丹成期”。

    想到此处,叶清摇了摇头。回头看了看天色,却发现太阳早已落山,于是向那妇人问道:“这位大婶,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好一点的客栈?”

    那妇人闻言,却热情地道:“仙子如果不嫌弃,可以到舍下休憩一日。家中只有我和小敏两人,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叶清摇头道:“这不太好吧……”

    谁知地上那小女孩又抓住了叶清的衣角,撒娇道:“姐姐,姐姐……去我们家住嘛?我家空荡荡的,都没有人陪我玩,呜呜呜……”

    叶清见她露出了渴望的眼神,不由心中一软,点头道:“那好吧,我只住一宿!”

    那小女孩一声欢呼,牵着叶清的手,兴奋地带着她,向大街的尽头走去。不一刻,三人在一座豪华的院落前停下。叶清抬头看去,只见这户人家占地数十余亩,气势恢宏,只可惜门上的金漆已经剥落,透着一股没落的凄凉。

    妇人步上了台阶,轻轻推开大门,回头对叶清说道:“里面有点空,还请仙子不要嫌弃!”

    叶清踏入院内,只见诺大一片宅子,里面竟然黑漆漆一片,于是不禁问道:“你们家发生了何事,为何就你们母女俩住在这儿?”

    那妇人一阵沉默,只有身边的小敏天真地回答道:“爹爹和哥哥都去修真了,将来敏儿也要去修真,嘻嘻嘻……”

    叶清向那妇人看去,只见她脸色一片惨白,此时更是偷偷扭过头去,悄悄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半晌才回头道:“仙……仙子请别见笑!两年前,我家夫君听信一个朋友之言,说我夫君是什么火系的体质,叫他去烈火宫拜师修行。我那涂糊的夫君,不仅听信了朋友之话,甚至还连夜带着未满十六岁的儿子,一同前往烈火宫求师。他临走时,还说什么半年内一定会捎个口信回来,如今整整两年过去了,却一点消息均无。我……我有时候在想,都不知道他们俩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说完,那妇人又抹了抹眼泪。

    叶清怒道:“你丈夫怎能如此对你?”

    谁知那妇人却连连摇头道:“这不能怪他,凡人如果有修真的机会,换作是我,恐怕也难以抵挡此等诱惑。只怪他是火系的体质,唯有去烈火宫才有机会步入修真的门槛。……哎!”

    叶清闻言,立刻想起了自己的公子。他也是火系的体质,但他的命运却是如此坎坷,恐怕这个世上都无人企及。

    正想着,只听那妇人哀求道:“所以……所以我想求仙子一件事,能不能去烈火宫问一问,看我夫君究竟在不在那里,也好让我死了这个心?”

    叶清回想到自己的公子也是下落不明,可谓与这妇人同病相怜,于是点头道:“好吧,我明天就帮你去问问!”

    那妇人闻言,立刻就要跪下相谢,还算叶清手疾,连忙扶起了她。

    经叶清询问,才知道她的丈夫名叫殷云博,儿子叫殷文。心想自己反正没有地方可去,不如去烈火宫看看也好。这烈火宫号称是尘缘星的第九大门派,想必很容易找到。

    ……

    深夜,万物俱寂,叶清躺在床上,却是辗转难眠。

    她想起了公子,也想起了上官灵。听若渊透露,上官灵已经被圣清院救走,而且还被关押在玄冰天里。想到此处,叶清突然坐了起来。心想自己真笨,上官灵既然被圣清院扣留,那么公子很可能就会前去救人。自己是不是应该抢先一步,在玄冰天等着公子前来呢?

    想到此处,叶清再也无法入睡,无奈之下,干脆拿起了圣清院的心法,默默地练起功来。

    清晨,一缕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叶清走下床来,推开房门,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只觉清晨的空气清亲怡人,仿佛胸中的闷气一扫而空,人生又充满了目标。

    隔壁的母女俩也已起床,竟然端了一盘精致的点心上来,她八岁的小女儿嘟着嘴道:“姐姐,小敏也要跟你一起去修真……”

    叶清蹲下娇躯,柔声道:“姐姐恐怕不能照顾到你。这次找你的父亲和哥哥后,就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呜呜呜……小敏也要去!”那小女孩自是不依,小手紧紧拽着叶清的衣边,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幸好,旁边的妇人连哄带骗,这才把小女孩拖到了一边。

    叶清得以恢复自由,连忙告别了她们母女,推开院门,向外面走去。

    清晨的小镇已经非常热闹,大街上人来人往,甚是喧嚣。此处的居民起得非常早,或许是受到修真者的影响罢?叶清如此想到。

    站在大街的中央,叶清四处观望,希望能找到一个修真者,问一问烈火宫的方向。就在这时,却发现远处人头涌动,数百人围在一起,仿佛发生了什么大事。一个宏亮的声音远远传来道:“今日,五行门正式成立!……如果谁要修真,请到左边来登记拜师!”

    叶清一阵诧异,凝神看去,只见人群中有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右手拈着胡须,含笑站于台阶上。在他身前,正有七八名英姿飒飒的弟子,在忙着招呼众人。

    叶清暗暗称奇,心想此处的门派怎么跟卖菜似的,竟在大街上叫卖?这世界真是无奇不有了!正想着,冷不防对面走来了一个少年,在叶清的面前停下,结舌道:“姑……姑娘是不是想修真?我……我们五行门刚刚成立,碧水堂尚缺一位首座,我看姑娘灵气内敛,将……将来的成就一定无可限量。如……如何,要……要不要加入我们五行门?”

    叶清终于忍俊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她立刻知道自己失态,于是连忙转开话题道:“这位师兄,你知道烈火宫在哪里吗?我想去一趟烈火宫……”

    对面的少年呆呆地看着叶清,一时之间,竟然看得痴了。

    叶清无奈道:“喂!师兄……”

    那少年一惊,这才回过神来,问道:“知道,知道……你刚才说什么?”

    叶清一愣,顿足道:“你这人真是的,人家问的话你都没记住,就说知道,知道!……我刚才问你,烈火宫在哪里呢?”

    叶清着急的模样也是如此诱人,那少年的修为尚浅,凡心未泯,哪里抵得住她的魅力。此刻只觉得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个人存在,连她说些什么,都全给忘了。

    叶清气道:“哎,算了!……我还是去问你的师兄罢!”说罢,从他身边轻轻飘过。

    那少年眼前一花,这才清醒过来,他见叶清向台上走去,还以为她同意加入五行门,不由心中窃喜,身影一晃,在前方替她开道,道:“大家让一让,让一让……这位姑娘要加入我们五行门!”

    叶清又是一愣,不由停下了脚步。

    谁知前方的观众已经让开了一条通道,纷纷朝自己望来。

    叶清立刻陷入了窘境,只觉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就在这时,台上那位气度非凡的老者,一看见叶清,立刻眼睛一亮。暗忖这位姑娘灵气逼人,正是绝佳的传人。今天真是老天爷开眼,这么容易就招到一位资质绝佳的弟子。于是回头对身边的弟子道:“乾酉!……还不快去把她引上来!”

    左边一位英姿飒飒的弟子立刻应了一声,亲自下台,向叶清走来。

    叶清“啊?”了一声,心想这个误会可就闹大了。都怪那个少年惹的祸,竟然听不懂自己的话。真是急死人了!

    此刻已经无法躲避,叶清一跺足,干脆大大方方迈上了台阶。恭恭敬敬地对白胡子老者行了一个礼,说道:“前辈,我只想问问烈火宫在哪里?”

    谁知左边的一名弟子接话道:“烈火宫有什么好?要修真的话,还是来我们五行门罢!”

    另一名弟子也道:“没错,我们五行门精通各种控物**,我看姑娘好像属于水系体系,只要练习了本门的心法,一定可以纵横修真界!”

    刹那间,众人纷纷劝道:“是啊,是啊……你是水系的体质,去烈火宫很不合适!”

    叶清只觉一阵晕眩,幸好为首的老者替她解了围,沉声道:“大家静一静!”

    众人只觉耳际嗡嗡作响,周边的喧闹声立刻被压了下去。只见那老者捻了捻胡须,用教训的口吻道:“小姑娘,你师从何派?……看你的模样,分明已经练到了元神初结,为何又要另投师门呢?”

    叶清终于吁了一口气,摇头道:“人家不是来拜师的,我只是想问一问烈火宫的位置!……你那个徒弟真是的,人家所说的话,他只听了一半。真叫人着急!”

    众人都是一愣……

    老者皱了皱眉头,他身边的弟子立刻大声道:“你既然不拜师,又上来作甚?”

    叶清一阵气苦!心想你们硬逼着我上来,还问我上来作甚?真是岂有此理!

    众人见她不答,于是又问道:“喂!……我师父刚才问你话呢,你是哪个门派的?”

    叶清心念一转,立刻回答道:“我是圣清院的……”

    “什么?”周围的众人一片惊呼。若论哪个门派最令人敬畏,除了圣清院外,谁还敢自居第一?

    大家一听到圣清院三个字,立刻就变得鸦雀无声。白胡子的老者也是一惊,心想这个笑话真是闹大了,收徒竟然收到了圣清院的头上。

    台上的众人一阵尴尬,叶清见状,不禁暗暗叫了一声侥幸。于是乘机问道:“喂,谁知道烈火宫在哪里?”

    对面一名少年连忙道:“从这里往南,一路向前飞行。越过无界河,再翻过五道山脉,就可以看见一片陡峭的戈壁了。仙子到了那里,自然能看见一座很大的城市。”

    叶清笑道:“谢谢师兄!”说完,转身又向白胡子的老者欠了欠身,说道:“前辈,晚辈先行告辞了!”

    那白胡子的老者连忙摆手道:“姑娘客气了……”

    叶清这才拔出“诛魔剑”,御剑飞上了天空。

    众人见她拔出来的飞剑竟然是一柄笨重的阔剑,心想圣清院的弟子每每总是出人意外,果然是高深莫测啊!

    就见叶清的身影渐渐远去,在空中化成了一个小点。一些年轻的弟子,却迟迟收不回目光,被她靓丽的身姿,给牢牢地吸引。

    白胡子的老者见状,突然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说道:“想不到都两百年过去了,圣清院却还是如此重视烈火宫……”

    他身边的弟子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于是立刻接过话题道:“是啊,不知道这位仙子去烈火宫干什么呢?”

    ……

    且说叶清一路御剑向南飞去,心里却想到:只要找到殷氏父子,就立刻劝他们回家一趟。然后,自己就去“玄冰天”一趟,务必要截住华麟。同时心里却责怪自己,为何如此心软,竟然答应那对母女寻找亲人。真是笨死了!……不过,既然答应了她们,那就应该言出必行,否则如何做人?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一条壮观的大河上空。只见奔腾的江水一泄千里,气势无比惊人。掠过江面,前方却是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翠绿的山林巍峨起伏,景致十分怡人。

    叶清却无心观赏美景,反而加快了御剑的速度。

    飞行了大约一个时辰,叶清发现,越往南,山势越是陡峭。此处已经人烟罕至,天空中再也找不到御剑飞行的身影。好不容易掠过前方的山脉,谁知后面又是另一片山脉。叶清急了,心想烈火宫怎么如此遥远?

    转眼间,叶清又飞了将近三个时辰,直到掠过四座庞大的山脉,这才看到了戈壁的影子。

    翻过一片荒芜的山地,前方出现了一条宽敞的大道。路边渐渐有了一些零零散散的建筑物。叶清心中一喜,立刻加快了速度,从高空一掠而过。但是,她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这一路飞来,竟然没有看见半个人影。

    正诧异间,只见一座庞大的城市,缓缓出现在远方。

    叶清却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这座城市简直太安静了。当下小心翼翼地降落在城市的边缘。踏入街道,叶清悄悄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看见大街上正有数十个百姓走来走去。其中几位中年妇女,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叶清立刻迎了上去,对其中一位中年女子行了个礼,远远问道:“这位大婶,请问一下,烈火宫在哪里?”

    谁知那妇女竟然冷冷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叶清回答道:“我是圣清院的叶清,想去烈火宫找……”

    谁知,她的话还未说完,那中年妇女竟然破口大骂道:“你走!……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叶清一愣,心想我又招谁惹谁了?于是向其他人看去,才发现他们个个都是这样,皆愤怒地看着自己,仿佛要活生生吞了自己。

    叶清忍不住退了一步,心想这些人是不是全都中了邪?

    叶清心有余悸地绕过他们,继续向城内走去。回头看时,只见刚才那几个妇女仍然对着自己骂骂咧咧,态度极不友善。

    走在这陌生的城市,让叶清有种无比压抑的感觉。街上的行人零零散散,放眼看去,竟是萧条之极。路边的民宅,更是粘满了灰尘,而且十室九空。仿佛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大事,迫使众多居民逃离了家乡。

    叶清突然停下了脚步,不禁灵光一闪,终于猜到了其中的原因。

    回头向四周看去,只见路边正有三位少年正在偷偷地打量着自己,为首的大约在二十二岁左右,比自己略微大上几岁。这次叶清学乖了,盈盈走了上去,双手放在背后,俏皮地问道:“喂!……大哥哥,你们知道烈火宫在哪里吗?”

    她的声音仿如天外之音,清脆悦耳。那双弯弯的眸子,更是很少有人可以抵挡得住。

    三位少年同时一愣,皆傻傻地望着她。

    还是中间那少年反应最快,抢着道:“我当然知道了!……小妹妹从哪里来?怎么以前从未见过你?”

    叶清笑着道:“我是仙剑派的叶清,有个师兄正在烈火宫做客,所以人家特意来找他们的!”

    对面三名少年同时一惊,这才知道叶清乃是修真之人。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无法逾越的鸿沟。为首的少年立刻恭恭敬敬道:“烈火宫就在城外的西南方向,位于石仙林中。”说着,他伸手指了指远方,接着又道:“……不过仙子千万要小心,石仙林很容易迷路的!”

    “哦!谢谢了,嘻嘻嘻……”叶清说完,铮地一声掣出飞剑,御剑飞上了天空,朝着烈火宫的方向飞去。

    地面的三个少年依依不舍地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仿佛刚才做了一场春秋大梦。

    叶清大约飞了一刻钟左右,这才飞出城外。心中暗暗诧异,这座城市如此庞大,其内却是如此肃条,这“尘缘星”究竟在搞什么鬼?

    正想着,脚下又是一片陡峭的戈壁。向前又飞了大约二十余里,就见前方数十里内,尽是一片庞大的石林。放眼看去,前方怪石林立,一根根巨大的石柱笔直的竖立在眼前。叶清虽然不懂阵法,但一看便知,此处乃是一座奇门大阵。出于礼貌,叶清远远地落回地面,一步一步走到了石林的面前。

    此时她却一阵彷徨,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入内。就在这时,却看见前方的空间突然一阵阵荡漾,一个灰衣少年竟然凭空出现,扬声道:“姑娘前来,不知有何贵干?”

    叶清一阵惊讶,连忙道:“我是来找人的,不知道殷云博、殷文父子是否在你们烈火宫修练?”

    那灰衣少年没有回答,只是打量着叶清,突然皱了皱眉头道:“你是不是圣清院的人?”

    叶清早有准备,立刻否认道:“不是!怎么了?”

    那灰衣少年又问道:“那么,姑娘定是乾坤宫的人了?”

    叶清又摇了摇头,笑道:“也不是!你问这些干什么?”

    那少年怀疑道:“看姑娘的修为,练的分明是水系真元,而且修练的心法非常之精纯。我实在想像不出,在这个修真界中,还有什么门派可以如此精通控水**!姑娘究竟是什么人?”

    叶清立刻以进代守,傲然道:“我是仙剑派的叶清,是受殷云博的夫人之托,专程前来寻找她丈夫的.仅此而已!”

    那少年一阵犹豫,只是警剔地看着她,仿佛仍然信她不过。

    叶清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修真界”水火两系的修真者竟会如此敌视。难道真像古人说的那样——水火不容?

    想到此处,叶清忍不住大声道:“不错!我确实练的是水系心法,但我们仙剑派一向与你们烈火宫没有任何恩怨。难道说,就因为本姑娘练的乃是水系心法,就把我拒之门外?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面对叶清正义凛然的质问,对面那少年果然露出了一丝愧疚,于是躬身道:“刚才实在对不起姑娘!并非我们烈火宫专横,而是近年来,总有许多居心叵测的人,在暗中针对我们烈火宫。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刚才是我多心了,请姑娘恕罪!”

    叶清轻描淡写地道:“罢了!请问这位师兄,殷云博父子俩,究竟在不在你们烈火宫?”

    那少年点头道:“在的!姑娘请随我来,先到大殿休息片刻,我叫他们出来见你。”说完,转身带着叶清,向石林内走去。

    叶清跟着他左拐右拐,向着神秘的烈火宫走去。这一路上,她发现这里的布局果然巧夺天工。有时,前方明明没有了去路,但灰衣少年却硬是从石柱中穿墙而入。叶清暗暗心惊,寻思着如果没有人引路,恐怕真的找不到烈火宫的所在!

    走了大约一顿饭的功夫,前方突然豁然开朗,脚下出现了一条石板路。路的两侧,竖立着两排整整齐齐的石柱。其直径,少说要两个人才能合抱。只可惜,许多石柱已经蹋陷,更有些石柱只剩下了半截,断口处仿若被刀削一般平整,给人的感觉,这里仿佛是一片废墟。

    不一刻,叶清终于看清了烈火宫的全貌。但她却突然停了下来,被眼前那壮观的建筑,给深深地震憾……

    只见一条宽阔的大道遥遥通向前方,一座巨大的石梁,横跨在道路的两侧。横匾上书:“烈火宫”三个大字。

    其内,一条宽阔的石阶缓缓向上。其尽头处,则是一座宏伟的宫殿。远远看去,只见宫殿的后面全是连绵不尽的房舍,其规模之大,当真是闻所未闻。

    但是,一个如此庞大的门派,竟然没有看见半个人影。这也算是天下一绝了。叶清忍不住问道:“怎么没有看见你的同门呢?”

    前面那少年顿了顿,仰天长叹道:“我们烈火宫现在只有十九人!……殷云博父子,也是最近这两年才加入我们!”

    “什么?”叶清失声道。不禁抬头看了看前方,那连绵不尽的房舍,竟然只住了十九个人而已?这烈火宫号称九大门派之一,难道是传闻有误?

    前面那少年再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又向前方走去。

    叶清只好跟上,两人一阵无语。

    登上台阶,进入了大殿。叶清发现整个烈火宫一尘不染,仍然透着一种名门正派的气势。

    就在这时,大殿的尽头处,突然有个爽朗的笑声传来道:“厉飞,这位姑娘是谁,也不介绍一下?”

    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叶清却是一愣,因为这个中年男子简直是个修真界的奇迹。不仅脸上不修边幅,而且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甚至还有被火烧过的痕迹。无论怎么看,他都不像一个修真者,反而像个乞丐。

    只听叶清身边的少年淡淡地道:“这位姑娘乃是仙剑派的叶清,专程来找殷云博、殷文父子的。……擎师兄先顾照她一下,我现在就去把殷云博叫出来!”说完向侧门走去。

    厉飞走后,那满脸胡碴的师兄只是围着叶清转来转去,上上下下打量起叶清来,突然啧啧道:“姑娘的控水**,一定非常了得。擎某有些情不自禁,想和你较量一下!”

    叶清别过头去,任由他围着自己打转,就是不想与他搭讪。

    那满脸胡碴的家伙自觉没趣,于是停下了脚步。自言自语道:“自古以来,你们水系修真者,就天生克制着我们火系修真者。不管是下雨天,还是河流边,我们都不是你们的对手。……哎,这世界就是这样不公平!不过没关系,擎某琢磨了数十年,终于自创了一招火龙诀,姑娘想不想见识一下?”

    叶清只是四处张望,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谁知这家伙仍然自言自语地道:“这样吧,我表演给你看看吧!”

    说着,他走到叶清的对面,拉开架势,念了个口诀,突然大喝道:“火龙诀……”

    叶清的一双秀眸,却只是盯着左侧的一根石柱。心想:这烈火宫的大殿果然气势恢宏,就连大殿内的支柱都刻着精美的图案。这烈火宫一定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

    正感叹之际,谁知突然“轰!”的一声,整个大殿一阵剧烈地晃动,一团炽热的火焰充斥着整个空间。叶清吓了一跳,全身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一层淡淡的水雾。尽管如此,但她还是感到全身火烧火燎的一阵酷热。就连额头前的秀发,也被烧得卷了起来。

    叶清气道:“喂!你有没有弄错?”

    满脸胡碴的家伙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右手掌心迅速把火焰全都收了回去。叶清一惊,只见他掌心凭空托着一团精光四射的火球,那炽热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大厅。

    只听那家伙嘿嘿笑道:“怎么样?我这团蓝焰之火,就连雨水都浇不灭,你想不想试上一试?”

    叶清气道:“你那点火,比我家公子可就差得远了,走开点!不知天高地厚!”

    “你家公子也会玩火?”

    叶清又别过头去,不再理他。

    那家伙追问道:“你家公子究竟是谁?我想和他较量一下!对了,我还没向你介绍呢,我的名字叫擎川!”

    叶清就当没听见……

    那家伙更是急得抓耳挠腮,急道:“喂喂喂……你家公子究竟是谁?”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