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63章 虎跃龙腾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厉飞见自己的师兄跃跃欲试,怕他惹出祸来,于是岔开话题道:“这就难怪了!那黑衣人的功力如此高深,原来是从玄冰天逃出来的。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说完,不禁对那黑衣人产生了一丝同情,于是道:“圣清院自以为是王者,向来独断专行,我看他们所关押的犯人未必全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比如刚才那黑衣人,便没有对我等痛下杀手。你们说对不对?”

    “啊?这个,这个嘛……”霞光殿的霍空和蒋元一阵尴尬,皆感到无法回答。他们素来知道烈火宫与圣清院矛盾重重,当下干脆装做没听见。

    未曾想,叶清却大声赞同道:“没错,我也觉得圣清院有些过份!他们向来以执法者的姿态出现,所擒获之人,并非全是坏蛋。比如说我……我认识的一个人,他就从来没有杀过一个好人,却被圣清院给关了起来。”叶清的脸色为之一黯,缓缓低下了头来。

    众人见状,不禁对她生出一丝恻隐之心,纷纷安慰道:“姑娘没事吧?”

    叶清摇了摇头,抬起粉脸道:“对了!被你们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一个人来。记得当时在玄冰天,我正巧遇见他们六个魔头出关,他们正要对我不利,其中却有一个人站了出来。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来着?嗯……好像是叫卫什么?对了,是叫卫锋!”叶清突然醒悟过来,大声道:“哎呀,刚才那个黑衣人说不定就是卫锋呢!难怪他说神羿门的人并不一定全是坏蛋,而我却说他是一个败类!这真是恩将仇报了!”

    厉飞的脸色却一连变了几变,此刻终于忍不住问道:“等一等,叶姑娘刚才所提到的卫锋,不知他长得甚麽模样?”

    叶清随口答道:“这卫锋倒是一脸正气,身材高瘦。当时宁纤雪强迫他加入自己的麾下,谁知他却誓死不从。最后宁纤雪只好同意他做联络人,而且不要他直接参与滥杀无辜,这才收服了此人。怎么了?”

    回头看去,只见厉飞和擎川的眼中都闪烁着狂喜的神色,脸上也是阴晴不定。叶清诧异道:“不会吧,你们真的认识他?”

    厉飞连忙答道:“不……不认识!”

    叶清岂是常人,只看厉飞的表情,就知道他言不由衷。而且回想起刚才那黑衣人的一举一动,发现他从一开始就在手下留情,甚至还特意吩咐烈火宫不要轻举妄动。还说什么厉傲暂且没事,要等到雷天域死后,自然会将厉傲放出来。如此看来,那家伙一定和烈火宫有关系,而且肯定就是卫锋此人。

    正想着,厉飞已然恢复了常态,岔开话题道:“神羿门看来是势在必得,我们必须谨慎对待,这样才能救出人质。”

    霍空、蒋元和司徒无极都纷纷点头。

    叶清却暗暗摇头,心想你这些都是废话!难道不谨慎去对待,还放任不管不成?此人一定在掩饰什么……

    叶清想到此处,当下也不说破,只是随口道:“我所知道的一切,已经全都告诉了你们。刻下我有要事在身,这就告辞。”

    厉飞没再阻拦,反而点头道:“那好吧,我这就送姑娘出去!”

    霞光殿的霍空若有所觉,也上前道:“叨扰了半日,我们也该回去复命了。有劳厉师弟为我们带路。”

    尘风寺的司徒无极也点头道:“神羿门来势汹汹,我也必须尽快回去禀报师尊。就此告辞!”

    厉飞也不挽留,抱拳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在下这就送你们出去!……如有招待不周,还望各位不要见怪!”

    一行人跟着厉飞,向着操场外走去。

    出了“烈火宫”,叶清因为记挂着要去寻找上官灵,所以一言不发,立刻御剑而起。此时地面却传来了擎川的声音道:“喂!小妹妹,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家公子是谁呢?”

    叶清缓缓转身,远远道:“以后再说吧,或许你们可以遇上!”

    说完,她已冲上云宵,向着高空中射去。

    回头看时,只见西边的太阳已经危垂。在夕阳的照射下,地面的“烈阳城”更添了一分凄凉之色。

    叶清走后,霞光殿的霍空、蒋元和尘风寺的司徒无极也都相继离开,众人的身影从烈阳城的上空一掠而过。城内的百姓对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指指点点,纷纷猜测这些年轻人,究竟是些什么来历?

    就在这时,一个蒙面人缓缓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他见那些年轻人的背影完全消失不见,这才叹息了一声,迅速除去自己身上的黑衣劲装,换成了一袭青衣打扮。

    他摇身一变,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模样。任谁也猜不到,他便是神羿门的“传令使”——卫锋!

    夕阳的最后一丝余辉,映在了天边的云彩上。败落的烈阳城,仿佛在阴影中死死挣扎。但它终因抵不过日月的交替,渐渐被黑暗所笼罩。

    清冷的大街上,居民们纷纷闭门休憩,整座城市更显得萧条无比。此时,本该是华灯初上的大好时光,但卫锋独自走上街头,却见诺大一座城市竟然听不见半点狗叫。仿佛在这天地之间,只剩下自己一人。

    卫锋的内心隐隐传来了一阵绞痛。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恍恍忽忽间,仿佛身边的街道又热闹起来。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熙熙攘攘的烈阳城。在那穿梭不止的人群之中,有几个顽皮的少年追追打打,正向自己奔来。

    一个年纪最小的男孩跑在最后,眼看就要追不上自己的同伴,他一急之下,脚下偏偏一滑,竟又摔了一跤。于是大声喊道:“厉大哥……”

    前面几个同伴都停了下来,回头取笑道:“卫师弟最是没用,才跑了五十步就不行了。哈哈哈哈……”

    为首的少年却没有笑,反而走了回去,轻轻扶起了小男孩,并且替他揉了揉摔痛的膝盖。柔声问道:“你没事吧?”

    小男孩大声道:“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超过你们的!”

    那嫩稚的声音,犹在耳边回荡。渐渐地,小男孩已经长大,并且每天都在辛勤的练剑。忽然有一天,他正在院子中修练,却看见厉师兄满身是血的跑了回来,身后还追着几个凶神恶煞的人物。那时候,他的修为已经冠绝同门,眼见“厉师兄”被人欺负,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毫不犹豫冲了出去……

    儿时温馨的一切,都在眼前一一浮现。怎料风云突变,师门被卷进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恩师在临终前,托付给自己一张密函,要自己送到天下间最最邪恶的地方——飘渺河。

    从此,彻底地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接着,就是那无边无尽的追杀,还有那惶惶不可终日的逃亡……

    从失手被擒的那一天起,到如今已有整整两百余年。这其间的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仿佛只是坷南一梦。

    卫锋正自沉溺于往事之中,谁知心中倏地升起一丝警觉。募然回头,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五丈外,九个黑衣人缓缓向自己逼来,清冷的大街立刻被一股肃杀的劲气所笼罩。

    卫锋暗暗一惊,自己的身份从未暴露,又怎会被仇家掇上?且看这些黑衣人的装束,分明都是“神羿门”的人。不禁暗暗纳闷,于是断喝到:“等一等,都是自己人!”

    谁知话未说完,那九个黑衣人却已经出手……

    当先一人远远拔剑就砍,一幕汹涌的剑气从十丈外直透而来。其剑势犹如奔雷,快愈闪电。其他几个黑衣人也都纷纷赶到,手中的剑光、法宝一齐向自己罩下。

    一刹那间,只见周围都是眼花缭乱的光芒,根本容不得自己解释。

    卫锋乍然遇到此等变故,感觉又回到了那个被人追杀的年代。不由眉头一跳……

    “砰砰砰……”

    方圆十丈内,地面的石板皆被剑气绞得粉碎。尘土飞扬中,整个地面都陷了下去,仿佛遭到了陨石的撞击。

    却听一个黑衣人“咦?”了一声,惊讶道:“人呢?”

    卫锋的身影却出现在上空,怒喝道:“住手!……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见到本使,还不上前行礼?”

    就听那为首的黑衣人暴喝道:“易安!……你就别装了,我要杀的人就是你。再吃我一剑试试!”

    “谁是易安?”卫锋一愣。

    说时迟,却见一幕强大的剑气逆势而上,卫锋只觉眼前一花,对方的剑光已达自己的胸口。如此功力,当真是骇人听闻。于是连忙闪身横移了数尺,同时挺剑回击,封住了对方的剑势。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周围的黑衣人却一拥而上,疯狂地从四面八方攻来。

    卫锋只觉压力倍增,连忙运剑格开了右边三人。但此时,对方的合围之势已然形成,直叫人无法抵挡。于是大声喝道:“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易安!”

    谁知那黑衣人根本不理会自己的辩解,只顾一味狂攻。卫锋无奈之下,只好再次施展“瞬移术”,看准左侧的空隙,奋力闪了出去。

    这“瞬移术”号称至高无上的身法,但是却甚耗功力。以卫锋目前的能力,在仓促中也只能移动二十丈的距离左右。当他刚刚出现在不远处时,根本还来不及喘息,就见一个黑影贴着地面一晃而至。这家伙,仿佛就从脚下冒出来一般,抬手就向自己脸上抓到。只听他狂笑道:“易安,你死定了!”

    卫锋举剑去挡,“当”的一声,火星四溅,两人各退了一丈。卫锋心下骇然,这家伙一手执剑,另一只手却是一副铁爪。其招式古怪之极,自己从未见过。当下喝道:“你们究竟是何人?若是神羿门的人,见到本使,为何还敢动手?”

    原以为,只要表露了身份后,对方一定会就此罢手。怎料那为首的黑衣人再次举剑扑到,狂笑道:“你这个冒牌货,还敢冒充我们神羿门的人?……找死!”

    “当当当当……”卫锋又挡了对方七八招。但这么一缓,远处七个黑衣人又迅速围了上来。他们二话不说,立刻加入了战团。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法宝甚是厉害,举起一面黑色的布幡,奋力向自己罩下。刹那间,卫锋只感到眼前一黑,无数的蝙蝠,铺天盖地向自己扑来。

    卫锋连忙挥剑封住了前方,把蝙蝠挡在了一丈开外。但连绵不尽的蝙蝠凶猛之极,完全摭住了自己的视线。突然,一道凌厉的剑光透过黑暗,从左侧毫无声息的刺到。幸好卫锋的功力高绝,立刻横剑格挡,“叮”的一声,堪堪挑开对方的长剑。但就在这时,前方一个黑爪却透过自己的剑网,“扑”的一声,抓中了自己的前胸。卫锋一阵骇然,迅速后撤了半尺。幸好退得及时,否则心脏都会被挖了出来。

    这时,卫锋的脑海却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怀疑这些人都是冲着自己而来。否则他们怎会如此痛下杀手?而且看他们的修为,显然都是“神羿门”的顶级杀手。如果他们没有弄清楚情况,怎么可能如此拼命?

    正想着,七八道剑光从左右两侧绞了过来,背后也随即传来一股凌厉的锐意。卫锋顿时被逼入了绝境,当下再也顾不得同门之谊,怒喝道:“你们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看招!”

    言罢,卫锋的身影一晃,竟然同时化作了六个幻影,同时举剑向四周砍去。“当当当当……”一连串的刀剑声传来。只见六个“卫锋”左冲右突,究竟哪个是真身,哪个又是幻影,直叫人无法分辨。——当然,这些幻影与真正的“分身术”有着本质的区别,但却极具混淆视听的能力。

    果然,周围的黑衣人立刻乱了阵脚,纷纷回剑抵挡卫锋的身影。刹那间,满天的蝙蝠也都悉数落空。接着,一道凌厉的剑光闪过,左侧一个黑衣人惨叫一声,顿时被劈成了两半。而卫锋的身体却闪了闪,又变成了幻影。

    为首的黑衣人一声狂叫,奋力扑向左侧一道幻影。就听“当”的一声,卫锋的身影晃了晃。但他一转身,立刻又变得飘渺起来。

    这为首的黑衣人却也十分了得,举剑又砍向右侧的一个幻影,他仿佛看穿了卫锋的真身。果然又是“当”的一声巨响,卫锋的身影再次晃了晃。但是,卫锋的功力却超出了他的想像,只听见右侧再次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又有一个黑衣人被劈成了两半,当场丧命。

    左边一个黑衣人终于忍不住骂道:“小心,这是幻影十八剑!教主真是偏心……”

    为首的黑衣人眼见形势不对,虽然自己可以看穿卫锋的幻影,但其它人却无法招架。于是大声喝道:“变阵,变阵……用血灵阵伺候他。”

    “嗖嗖嗖嗖……”所有黑衣人都后退了五丈距离,迅速围成一个巨大的圆形阵法。齐声喝道:“聚灵为引,凶神来助……杀!”

    刹那间,天地间飞沙走石,风云变色。

    卫锋抬头一看,只见头顶的乌云皆被血红色代替,一股凶戾之气从头顶汹涌迫下,使人一阵阵作呕。这阵法诡异之极,尚未发动,便已将半个烈阳城笼罩在其内。卫锋暗暗心惊,不禁脸色大变。

    他匆匆看了一眼身后的城市,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曾经”繁华和喧闹的街道,不由心中一痛,大喝道:“岂有此理……本座下次绝不会放过你们!”

    “嗖!”的一声,卫锋的身影一晃,立刻施展“瞬移术”,从左侧闪了出去。

    为首的黑衣人大声喝道:“想走?……快追!”说完,他身体化作一道薄薄的影子,贴着地面,直追卫锋。

    但他只追了二十余丈,却突然止步。回头一看,却发现只有三个人跟来。其它几个黑衣人却留在原地,于是诧异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黑衣人苦笑着道:“我看还是算了!……我们杀不了他的。早在三百年前,卫锋就是尘缘星数一数二的高手。今日,他又得到了宁教主的真传,此刻追去,只怕无济于事。不如各自散去,免得被他知晓了我们的身份,否则就算有扈副教主出面,恐怕也保不住我们的小命。”

    为首的黑衣人闻言,不由怒道:“你们神羿门的人就是如此胆小怕事,我真是跟错了你们!……呸!”

    另一个黑衣人不由气道:“别你们神羿门、我们神羿门的乱叫!……你如今还不是我们神羿门中的一份子?难不成你还敢自立门户?”

    为首的黑衣人一愣之下,眼中立刻放出一阵凶光,厉声道:“你有种再说一遍……”

    旁边的一个黑衣人眼看事情不妙,连忙上前阻止道:“大家都效力于扈副教主,应当不分彼此!有什么事,都等到回去再说罢……”

    ……

    且说卫锋连续几个瞬移,转眼脱离了黑衣人的包围。回头看时,自己已在数里开外。回想起刚才被人追杀的情景,不禁怒火中烧。但想了想,却又无可奈何。

    这一年来,“神羿门”的发展实在太过迅猛。这一切,都拜那“副教主”扈殳所赐。他首先利用传授“上等仙术”为诱饵,在各地私募人才,然后再借以本身的号召力,施以威逼利诱。不服者,尽皆铲除。在这短短的一年内,他便引得各地邪恶势力纷纷归顺。反倒是宁纤雪本人,却对这些帮务不闻不问。

    刚才那些黑衣人,其来历就大有文章。只凭自己“传令使”的身份,恐怕已经无法控制。此事必须即刻禀明宁纤雪,让她亲自出面来整顿。否则长此以往,内部的派系斗争将会愈演愈烈。总有一日,神羿门会完全失去控制。

    想到此处,卫锋毅然掉转飞剑,认准了方向,向着东面掠去……

    ※※※ ※※※ ※※※ ※※※ ※※※ ※※※ ※※※

    “琴姐姐,你有没有看见我的宝剑?”

    蔚蓝星,神剑山庄……

    一个可爱的少女,正在寻找着自己的宝剑!

    此时,在窗户下,琴颖正聚精会神地阅读一本古籍。闻言茫然抬头望来,柔声道:“婉儿怎么了,又找不到自己的宝剑了?”

    秋婉璃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说道:“昨天绾儿姐教了我一套御剑诀,我想拿自己的宝剑试试!”

    琴颖想了想,笑道:“我昨天在七妹的房里,好像看见了一柄光秃秃的长剑。不知道是谁,把它给忘在了那里?”

    秋婉璃一声惊叫,说道:“哎呀,是我前天跟茹絮姐下棋,忘在她房间里的。嘻嘻嘻……谢谢姐姐!”说完,她一阵风跑了出去。

    琴颖看着她的背影远去,不由摇了摇头。然后又埋头读起书来……

    不一刻,秋婉璃兴冲冲地来到了段茹絮的门口,却见房门紧闭,此刻没人在家。她偷偷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于是撬开窗户,笨手笨脚地爬了进去。

    段茹絮的房间透着一股淡淡的幽香,秋婉璃在里面一阵乱翻,却始终没能找到自己的宝剑。

    由于她担心段茹絮会突然回来,于是匆忙又从窗口爬了出去。

    但她前脚还没站稳,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喂!婉儿,你怎么不走正门?”

    “啊?”秋婉璃一阵紧张,结舌道:“那个……那个,我见窗户没有关好,一只老鼠爬了进去,所以我就进去帮你捉老鼠!嘻嘻嘻……”

    段茹絮气道:“那你捉到了没有?”

    “呃……让它给跑了!”

    段茹絮白了她一眼,拿她没办法。于是说道:“噢,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房间里突然多了一柄光秃秃的长剑。我觉得那把剑实在太难看,所以我拿去给了大姐,要她把剑重新熔化掉。……哎,不知道现在绾儿姐有没有开始铸剑呢?”

    “啊!”秋婉璃一声尖叫,风一般地向大殿的方向奔去。

    段茹絮见状,只能摇了摇头……

    不一刻,秋婉璃又来到了大殿的门外,怯生生的问道:“姐姐在不在里面?”

    一名守门的姐姐点头道:“在的,你要进去吗?”

    秋婉璃点了点头。

    进了大殿,只见里面已经有了五六名少女,她们仿佛在谈论着什么。

    秋婉璃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只听见其中一位姐姐笑道:“这柄剑真是难看,竟然没有开锋,光秃秃的,就像一根树枝。婉儿竟然把它当成宝一样!呵呵呵……”

    另一名少女也笑道:“嘘……小心被婉儿听见!”

    就在这时,琴绾韵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笑吟吟地道:“你们就不要捉弄婉儿了!……婉儿,来,别跟她们一般见识!”

    秋婉璃嘟着嘴,缓缓从她们背后走了出来。

    众姐妹一阵嘻笑,吃惊道:“哇!……不好了,都被婉儿给听见了!”

    琴绾韵却正色道:“你们也不要取笑婉儿,其实这把剑非常不简单。……这里面竟然包含着少许吸星石。你们知道吸星石是什么东西吗?”

    众少女皆收起了笑声,其中一人答道:“据我所知,上等的吸星石,可以吸住任何金属。但是要把它熔化,却极其困难。真不知道这把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琴绾韵点头道:“不错了!……最难得的是,此剑已经完全把吸星石给熔化,并且均匀地揉和在一起。普通的铸剑者,万难达到这个程度。”说完,她随手拿起了那把光秃秃的长剑,又接着道:“……而且此剑的灵气非常之强,将来若是开了锋,定是光芒万丈。……婉儿,接剑!”

    琴绾韵说完,远远把剑扔了过来。

    “嗖嗖嗖嗖……”

    秋婉璃见那宝剑旋转着飞过来,着实吓了一跳,慌忙伸手去抓。还别说,她正好就抓住了剑柄,仿佛是鬼使神差一般。

    琴绾韵笑道:“你呀!老是把自己的剑忘在别人的家里。小心将来,它突然不理你了!”

    秋婉璃抱着那柄光秃秃的宝剑。心想,这是师父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下次确实不能乱扔了……

    ……

    华麟在“仙缘客栈”中休养了数日,圣清院和焚阴宗竟然没有杀上门来,看来果然是有点投鼠忌器。

    乘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华麟将几件神物摆在了床上,仔细研究着它们的用途。一个是得自“天神庙”的万剑盒,另一个则是刻有“景死惊开”四个字的淬金石。

    经过几天的摸索,华麟已经明白了“景死惊开”这四个字的用途。

    此术需分别将“景死惊开”依照“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摆好,调好角度后,使它们反射阳光并聚于一点,如此一来就能形成一个“绝对”防御的光柱。甚至任何利器都无法将它摧毁,但此阵也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只能在白天启动,而且必须随着太阳的偏移而随时调整角度,必须要四个人一起行动,否则一点用处都没有。

    至于另一件宝物“万剑盒”,它分明是一件威力极大的利器,但可惜华麟总是无法将它开启,它好像是一块“空心”的石头,其表面的图案虽然精美,却没有任何文字的提示。不管是用真气引导,还是注入自己的精神力,都无法控制此物。

    华麟一想起它“万剑齐发”时的那种威力,不免怦然心动,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它破解。正琢磨着,门外突然传来了叩门声,訾刑推门而入。

    华麟抬头问道:“怎么样,外面有没有埋伏?”

    訾刑摇头道:“说来也奇怪,据目击者而言,那尘缘星的明镜散人已经先一步乘坐速星轮离开了此地。看他的模样,仿佛发生了什么大事,走得非常匆忙。”

    华麟诧异道:“什么?明镜散人已经走了?难道他不管廖骅的死活了?”

    訾刑也疑惑不解道:“或者圣清院已经派人来接替他罢?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华麟想了想又道:“乌渡黑市那边怎样了?”

    訾刑道:“刚才我去了一趟乌渡黑市,他们的郏总管正在大厅等候我们,看他的表情好像甚是焦急。”

    华麟道:“那好吧,我们这便启程,在这里呆得时间越久,焚阴宗找上门来的机会就越大。”

    訾刑道:“嗯,我这就去叫杜奔雷!”

    訾刑出去过,华麟连忙收拾好了床上的物品,奋力跳下床来。顿时感到胸口一痛,这该死的内伤尚未痊愈,明镜散人的那一掌当真是雄厚无比,下次再遇上他定要万心小心,绝不能再逞强。这些天来,虽然自己的“九转神功”越来越精纯,但遇到“神合期”的高手,还是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华麟走出房门,只见杜奔雷和訾刑正押着病奄奄的廖骅,早已在客厅外等候自己。

    此时,杜奔雷早已把华麟看成了“迷仙镇”的掌门人,当下恭恭敬敬地道:“华大哥,俺已经准备好了!”

    华麟点了点头,只是对他身边的廖骅说道:“这几日,真是委屈你了。等一会我们离开后,就立刻放了你!”

    廖骅恨恨地瞪了华麟一眼,却什么话也没说。

    华麟不再多言,毅然拉开房门,大步迈了出去。看了看两侧,说道:“外面没人,我们出发!”

    押着廖骅,一行人付清了房资,出了“仙缘客栈”,立刻掣出飞剑,向着城南的十锦街掠去。

    眼看“乌渡黑市”就在前方,街道的两边却突然掠过两道白色人影。华麟手疾,迅速把长剑架在了廖骅的脖子上,厉声道:“你们再敢上前,我便杀了他!”

    两个“圣清院”的弟子果然止步,愤然道:“有种你就放开人质,我们正正当当的打一场!”

    华麟冷笑道:“什么叫正正当当?这句话,你回去跟你们的任为说!……滚开!”

    两个白衣人只气得浑身打颤,“圣清院”的弟子,何曾被人如此轻蔑过?

    廖骅突然急道:“师兄们快动手,华麟受了内伤!不要管我……呃!”

    他的声音嘎然而止,却被华麟又封住了声道。

    就听华麟冷笑道:“廖骅,你头脑还是放清醒点吧。如今,明镜散人已经扔下你不管,独自走了。就凭他们俩个人,恐怕还拦不住我。……你要是为此而丧生,那才是叫做愚蠢!”

    两个圣清院的弟了不由对视了一眼,顿时变得犹豫起来。

    他们虽然已经练到了“证悟中期”的境界,但是面对华麟这个渐渐“声名雀起”的后辈时,却感到一点把握均无。这两年,在圣清院和焚阴宗的内部,都开始流传起华麟的种种传闻。这直接就动摇了他们的信心。如果冒然出手,万一损失了一名人质后,却仍然抓不住华麟的话,那下次也不要出去见人了。

    华麟却深知现在的处境有点不妙。此刻自己内伤未愈,而杜奔雷的修为却又太过低微,只有訾刑才与他们有得一拼。真要打起来的话,自己只有逃命的份。于是强自镇定,冷冷道:“既然不想打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言罢,华麟若无其事地向前走去。

    两名圣清院的弟子一时之间又不敢动手,只好退了几步,任由华麟四人渐渐远去。

    终于来到了乌渡黑市的门口,一名黑衣少年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道:“龙少侠终于来了?……我们郏总管这几日总是坐立难安,已经在大厅等候多时了!”

    华麟稍稍一愣,但转念一想,就立刻明白他们郏总管为何会坐立难安了。于是哈哈笑道:“谢谢你们关心!”

    一行人来到了大厅,郏总管急匆匆地迎了上来,迎面就问道:“华……,龙少侠现在就走吗?”

    华麟笑道:“不错!……我再不走,恐怕有人要急死了!”

    郏总管老脸一红,陪笑道:“在下的师尊早有吩咐,要我特别留意少侠的安全。这两日,老是等你不到,确实把我急死了。”

    华麟笑了笑道:“好吧!我这就启程……噢,对了!在下尚有一件事,想麻烦一下郏总管。”说完,华麟把身边的廖骅,硬是推到了郏总管的身边,说道:“这是我的一位朋友,还请代为照顾一下!”

    廖骅有口不能言,只急得两眼直瞪。

    郏总管正要说些什么,却听见华麟用传音入密的方法,在耳边轻声说道:“他是圣清院的人质,你要好好奉承他一下,免得日后找你们乌渡黑市的麻烦!”

    郏总管悄声道:“这个我们早有安排,少侠放心!”

    华麟大声道:“既然这样,就有劳郏总管,请带我去传送阵!”

    郏总管巴不得华麟早点离开,否则乌渡黑市迟早要卷进圣清院和焚阴宗的旋涡,于是二话不说,转身带着华麟,向着后院走去……

    訾刑和杜奔雷随后跟上。四人来到了后院,只见一座“传送阵”已然开启,一扇幽暗的传送之门,就悬浮在半空之中。

    郏总管把一张“路线图”塞到了华麟的手中,说道:“这是去尘缘星的路线,少侠路上要小心,最好在中途转道而行!”

    华麟暗暗感激,伸手接下了“路线图”,回头对訾刑和杜奔雷说道:“兄弟们,我们走!”

    三人不再迟疑,大步迈进了“传送阵”中……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