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65章 捷足先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发现自己越来越透明,好像魂魄正在被别人一丝一丝的抽去。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前面那白影却是一阵疯狂地大笑,拖着华麟越飞越远。

    眼看就要魂飞魄散,华麟却仍然想不到脱身的方法。不由暗暗骂道:“想我华麟同时拥有‘焚星轮’和‘幻光镜’两件仙器,竟然会束手待毙,当真是死不瞑目!……不行,绝不能就这样死了!迷仙镇的人还在等着自己去救、解神阵的冥界中还有千千万万的阴灵等着自己去解脱。更有那上官灵的安危,尘缘星的危机,都必须自己去处理。”

    华麟一阵挣扎,脑中拼命回忆着梵谧心经上的内容,突然灵光一闪,记得其第二章的“聚神”上曾经说过:集万灵于一心。收则吸精纳魄,归为已用。放则元神出窍,破禁渡虚,莫不通行……

    这第二章上的内容卑鄙之极,乃是叫人“吸精纳魄,归为已用”。只看这一点,可知梵谧心经是如何的邪恶了。但是此时此刻,自己就快魂飞魄散,管它什么邪恶不邪恶?少不得只好施展出来试一试了。就冲着那“吸精纳魄”四个字,说不定可以壮大自己的元神。

    想到此处,华麟再也不管什么“天道报应”,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于是拼命回忆起梵谧心经上的内容。就在那魂飞魄散的那一瞬间,华麟突然如会贯通,大喝道:“吸精纳魄……”

    “你别做无谓的挣扎了,撞在我兀源的手中,你几命都不够……啊!你在干什么……妈呀!”

    前面的白色人影一阵惊骇,只见他的身体迅速被华麟吸过来,半边身体已经被华麟吞掉了大半。

    要说天下间什么“仙术”最为邪恶,莫过于这个梵谧心经了!那白色的人影虽然精修过元神,但如何抵得住这一部“仙术总诀”?

    所幸华麟并非邪恶之人,一看见自己就要将对方活生生地吞掉,他自己也被吓得不轻。连忙收功!把对方给“吐”了回去……

    那白色人影立刻抽身而退,哪里还敢抓住他不放?

    华麟担心自己“离魂”太久,于是连忙掉头就跑,照着原路返回。“嗖!”的一声,向着远处的小岛射去。

    那白色人影愣了半会,才发现自己安然无恙。接着他就发现华麟正在拼命的逃跑,以为刚才只是对方在吓唬自己,不由狠狠一咬牙,再次向华麟扑去。

    两个飘渺的元神,一前一后地追逐着。其速快如闪电,直向小岛的方向掠去。

    华麟又见对方向自己追来,心里也是紧张不已。真要自己把对方给吞掉?那是绝无可能的,这种事实在太恶心了!……除此之外,打又打不过,不逃跑又能怎样?

    且说此时……

    小岛上,华麟的**正傻傻地站在原地。訾刑和杜奔雷急得满头大汗,后者惊恐道:“华大哥……你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死了?”

    旁边那“衣裙透明”的少女,惊骇地道:“不好了,不好了!……他又被鬼咒附身了。大家快点离开,不要被他给沾到了自己!”

    訾刑一阵郁闷,手掌用力拍打着华麟的脸颊,喝道:“兄弟快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啪啪啪……”

    华麟被打了无数个耳光,脸颊一片通红。

    “嗖!”的一声,华麟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体内。他首先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甚是疼痛。但他甚至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感觉身体又是猛地一震。一个冰凉的东西,迅速钻进了自己的体内。

    华麟一惊,顿时感觉自己不受控制,就听一个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嘿嘿……你死定了!”

    华麟一阵骇然,突然看见自己的右手“铮”的一声,把訾刑背后的“黯魂剑”拔了出来,横剑就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幸好他的意识并未完全消退,连忙伸出左手,握住了自己的右手。

    事出突然,訾刑也被闹了手忙脚乱,此时连忙抱住了华麟的身体。回头对杜奔雷道:“奔雷……快拿一条绳索来,把他绑住!”

    华麟的右手一阵挣扎,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道:“别以为绑住了你,就可以活得下去……哼哼!”

    不一刻,华麟已经被訾刑和杜奔雷绑得结结实实,脸上的肌肉一阵阵颤抖,仿佛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其实以一条绳索,又怎能绑得住华麟?

    他之所以没有挣脱开来,都是因为他自身的意志非常之强。在他全神贯注下,不仅控制了大部份的身体,而且还一寸寸地收复了右手的知觉。

    那邪恶的“元神”显然没有料到,今天这年轻人与众不同。以华麟这些年的经历,就连“玄冰天”的冰柱,都无法将他的思维冷藏,可想而知那钢铁般的意志,岂是常人所能比拟?再加上刚刚学会了梵谧心经的聚神术,所以这才可以守住自己的心神。不仅如此,华麟还回答道:“是吗?你既然进来了,那就不必出去了。……我倒要看看,你离开了自己的肉身后,在外面还能活得了多久?”

    这是一场意志的较量!

    民间常有“鬼上身”的说法,那便是意志薄弱者,被厉鬼“附身”所致。反言之,如果一个人的意志非常强大,那么大多数的厉鬼,都会对他敬而远之!

    华麟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做好了准备,要与他较量一场。

    訾刑、杜奔雷见他自言自语,于是问道:“兄弟,你怎么了?……喂喂!”

    远处那“衣裙透明”的少女也惊骇道:“他……他在跟谁说话?”

    华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全神贯注与那“邪恶元神”对抗。

    只听体内那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子,我很佩服你能有如此强大的意志。但是很可惜,只要我侵入了你的元气府,再一举钻进了你的元神之中。你就会完全受我控制!……你等着瞧!”

    话音刚落,华麟就感觉一股凉嗖嗖的气体,缓缓向自己的“丹田”沉去。当下一片骇然。

    谁知就在这时,华麟体内的“幻光镜”却被对方所触动。刹那间,一股难以察觉的波动,突然向四周荡开。体内那邪恶的元神骇然叫道:“这……这是什么东西?……啊!”

    “呼!”的一声,那邪恶的东西终于被强行弹了出去。与此同时,华麟的手脚也恢复了自由。随着一股透明的波动向四周荡去,华麟身上的绳索立刻寸寸断裂,“嗖嗖嗖”向外激射。

    就连訾刑和杜奔雷两人,也都蹬蹬蹬连退了三步有余。至于五丈外的十几名侍卫,更是被罡风吹得一阵阵跄踉。

    众人一阵惊骇,就见华麟暴喝道:“想走?没那么容易……出剑!”

    一柄“分光剑”凭空出现在华麟面前,只听他继续念道:“以我神灵,借天地灵气,放矢——追魂!”

    “铮”的一声,那柄分光剑陡然冲天而起。直化作一道流星,向着北方追去。

    众人皆是一惊,愣愣地看着那道流光一闪而逝,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杜奔雷兴奋地大叫道:“哇!……华大哥这招太漂亮了!它叫什么名字?能不能教给俺?”

    华麟凝望着天空,发现那“飞剑”遥遥射向了北方,于是淡淡地道:“此术不宜传授他人。……嗯?你想学?那好吧,奔雷的为人我倒是信得过。过几日我再传授与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不许再将‘千里追魂术’传授给任何人。包括你的妻子及儿女。同意否?”

    杜奔雷大喜道:“谢谢掌门!俺对天发誓,绝不传给任何人!”

    华麟一阵叹息!

    自从杜奔雷断臂以后,很难看到他如此激动。心想这“千里追魂术”本身并非什么邪恶的招式,像杜奔雷这种憨厚的本性,应该不会带来什么灾难。所以欣然应允。

    此时,一些观众慢慢的聚拢了过来,那“衣裙透明”的少女更是上前满怀期望地道:“谢谢大侠给我国去除了一大祸害。……莎娜无以为报,愿以身相许,伺侯左右!”

    “啊?”华麟大惊道:“别别别……这是我个人的恩怨!更何况,那‘千里追魂术’不一定能杀得了对方。那家伙既然精通元神出窍,那么一定会早有防备。所以你不要期望太高!”

    莎娜失望地道:“那……那该怎么办呢?”

    华麟脸色一正,说道:“你放心好了,这家伙已经惹火了本少爷,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莎娜用无比崇拜的目光望着华麟,脆声道:“那好吧,等你杀了他以后,就回来娶我为妻。我发过誓的,谁要是破解了鬼咒,我就嫁给谁!”

    华麟顿时有些手足无措道:“对不起!……我已经有两位娇妻了。”为了引开她的注意力,于是又问道:“我刚才看见那飞剑好像是朝着北方追去的。我想问问,在北方是不是尚有一座小岛?不知道上面有没有传送阵?”

    莎娜连忙点头道:“对的,在北方六百里外还有一个天魔台。那上面确实有座传送阵。可是……可是……”莎娜露出了一丝惊惧之色,颤声道:“……那鬼咒就是从那里流传出来的。我听说那里的居民都信奉一种邪教,你们千万要小心啊。我哥哥就是为了调查鬼咒的来历,这才丧生的。……呜呜呜呜!”

    华麟不敢再与她纠缠,于是转头对訾刑说道:“訾大哥,你看怎样办?”

    訾刑冷然道:“那里既然是唯一的出路,我们也没有选择!”

    华麟点头道:“那好,我们这就出发!”

    三人告别了莎娜,快步向港口走去。到了一个无人处,便又御剑而起,向着北方疾飞。

    大约飞行了五百余里,前方果然出现了五座小岛。在中间面积最大的岛屿上,正矗立着一座极大的城市。

    三人来到了近处,发现五座岛屿之间,皆有一条浮桥相连。乍看上去,人来人往,煞是热闹。

    华麟三人成功地混进了城中,沿着一条主道缓缓而行。但见身边的人群穿梭不已,比之前“莎娜”的那座小岛,还要繁华数倍。

    但是訾刑却发现,这里的行人脚步匆匆。不时还能看见许多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他们都把自己的脑袋缩在披风之内,低着头向前走去,仿佛都是某个宗教的信徒。

    訾刑低声道:“兄弟,这里果然有点不对劲!……对了,你有没有再发现那鬼咒的行踪?”

    华麟摇头道:“我已查觉不到任何它的行踪,不过我知道他一定就在这里的某个地方。我们再往前面看看……”

    三人沿着大道,向着城市的中央走去。

    刚刚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右边不知是谁突然喊道:“喂喂!……龙晓华,你怎么在这里?”

    华麟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道人影一晃而至,拦住了自己的去路。那人兴奋地叫道:“嘿!龙晓华……你难道不认识我了?我是明剑啊!”

    华麟一愣,这才想起“龙晓华”这三个字,乃是自己曾经使用过的假名。当下凝神看去,却原来是一位背负双剑的年轻男子,拦在了自己的面前。

    华麟第一个反应,就是皱了皱眉头!……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家伙一身的打扮,竟然与那该死的任为,十分地相似。

    就听明剑一阵爽朗地笑道:“当日,我看见你骑在蚀骨龙上,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啧啧啧……兄弟我,实在是汗颜之极!当时我还以为,龙兄弟你是冲着宝物去的呢。就凭龙兄弟你这份胆量,放眼修真界,恐怕无人可以企及。”

    华麟尴尬地一笑,这才想起了对方是谁。见明剑如此热情,于是连忙拱手道:“原来是明剑兄,不知你怎么会来到此处?”

    明剑的笑声突然一顿,扭头看了看两侧,压低了声音道:“嘘!……我是来追查‘暗影之门’的。它们自从在‘噬魂谷’失利以后,就再也没有了踪迹!我发现这里的居民都信奉一个邪教,所以来看看……这里说话不方便,你们都跟我来!”说完转身,向着左侧的路口走去,并且回头招了招手。

    华麟看了訾刑一眼,见他并没有反对,于是快步追了上去,与明剑并肩而行。又问道:“那你知道鬼咒这个东西吗?”

    明剑笑道:“怎么,你们也在寻找鬼咒?哈哈哈……那真是志同道合了。”

    众人拐进了右边的一个巷道,訾刑和杜奔雷向来都不喜欢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了后头。明剑带着他们转过了四条街,来到城西一个普通的居民住宅前停下,推门走了进去。

    这民居,到处都是灰尘,显然空置了许久。只听明剑淡淡地说道:“我听这里的人说,此屋乃是鬼宅。其主人一家四口,先后被‘鬼咒’索去了性命。……你们怕不怕?”

    华麟、訾刑和杜奔雷都笑了笑,皆不置与否。

    明剑见状,于是也笑道:“是了!龙少侠连蚀骨龙都不怕,区区一个鬼宅,又算得了什么?嘿嘿……对吧!”

    华麟道:“你究竟查到了一些什么?快说来听听!”

    明剑关上了院门,带着华麟三人,在大厅内坐下。缓缓道:“三年前,这里突然流行起一个恐怖的瘟疫来,许多人都被它索去了性命。发病者精神失常,纷纷自戮身亡。就在这时,有一个宗教却站了出来,他们声称,只要信奉了天魔教,就能免除鬼咒的侵袭。……到如今,这城里的百姓,十有**都信奉了他们的魔神。还别说,从此以后,这里的瘟疫立刻得到了控制。但是,如果有人胆敢藐视这里的魔神,便立刻会被鬼咒索去了性命。……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华麟皱了皱眉头,恨道:“此等邪教,难道就没有修真界的人来管一管?”

    明剑无奈道:“怎么管?……这飘缈河本来就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地方。此地离飘缈河如此之近,圣门和焚阴宗都不敢派重兵前来把守。其他的修真者,又很少知道有这个地方。如果不是三天前,狂沙星的传送阵被人毁坏,恐怕连我都不会路过此地!”

    华麟诧异道:“你不是专程前来调查‘暗影之门’的吗?怎么会不知道此处?”

    明剑耸了耸肩膀,说道:“不错,我原本是冲着暗影之门来的!近年来,这暗影之门突然消失,而‘神羿门’却是风头正劲。我怀疑那些暗影之门的魔头,全都加入了神羿门之中。所以,我打算先去狂沙星调查个清楚,据说那里是神羿门的发源地。……谁知我转来转去,都无法进入狂沙星,冷不防就来到了这里。”

    华麟不禁对他肃然起敬,于是问道:“明剑兄是哪个门派的?竟然孤身犯险,独自前来打探暗影之门的下落!”

    明剑哂然道:“说来汗颜,在下只是一个末流门派的弟子。师门是蔺地宗,位于净土星。不知龙少侠去过没有?”

    华麟想了想,说道:“哎呀,我在净土星呆过一段时间!……我记得你们净土星有个高手叫做童天仇,他已经练到了神合初期。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他?”

    明剑一愣,迅速回答道:“童天仇?……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他是净土星的人吗?”

    华麟一阵汗颜,连忙转移话题道:“可能是我记错了!……对了,此地‘天魔教’的势力如此强大,我怕很难将它彻底铲除!”

    明剑哈哈一笑,说道:“那可不一定!……现在有你们三位高手驾临,再加上小弟我的计划,不怕破不了天魔教的神话!”

    华麟不由问道:“哦?是吗?……那你打算怎样动手?”

    明剑正容道:“你所担心的,是受到城内的百姓围攻。对不对?……关于这个,你大可以放心。这两天我已经成功地潜入了他们的组织,发现这天魔教的教徒虽有百万之众,但其核心人物,却不会超过五人。他们的教主更是独揽大权,整个天魔教只有他才会施展‘鬼咒’奇术。所以,我的计划是首先摧毁城北的‘天魔台’。那天魔台的中央,竖立着一座巨大的魔神之像,是为他们的精神支柱。只要这‘魔神像’一倒,城内的百姓必定失去了控制。那个时候,天魔教的核心人物一定会倾巢而出。……哼哼!他们的教主在这混乱之中,定会施展‘鬼咒’奇术与我们周旋到底。但我们却必须分头行动,其中一人换上他们的服饰,悄悄潜入到他们后殿,找出那教主的肉身,立刻将它毁之。如此一来,他们的教主一死,天魔教必然土崩瓦解。你看如何?”

    华麟沉默了片刻,问道:“听起来好像不错!只不过,你有多少把握,可以找到教主的真身?”

    明剑正色道:“你放心,这教主的藏身之处,我已经查到了大概的方位。在后殿的一个院子中,守卫极其森严。不用多说,那里定是他们教主所在。不过,我只有乘他们的护法倾巢而出时,才能成功混得进去。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如果硬闯,恐怕我们还没走进大殿,就会被无数的信徒团团围住。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大开杀戒了!”

    一直未曾说话的訾刑,突然插话道:“等等,我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你有没有对付‘鬼咒’的方法?如若不能抵御它的侵入,恐怕只有送死一途!”

    明剑傲然道:“关于这个,我早有了对策。……这鬼咒奇术,说白了其实就是被别人的元神附体所致。我们只要在自己脑后的‘风池穴’上,各插上一根银针。在剧痛的刺激下,便能一直保持着清醒。如此一来,那‘鬼咒’自然无法乘虚而入。……你们觉得如何?”

    “这样有没有效果啊?”华麟担心道。

    明剑正容道:“你放心,绝对有效果!……在下的师门藏有无数的古籍,我记得其中有一本就提到过这种方法!”

    华麟无奈,发现这明剑的计划还算周详,于是道:“那好吧,就按你的方法试试!”

    四人又商量了片刻,依明剑所言,都在脑后的“风池穴”上各插了一根银针。见诸事均已妥当,华麟断然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会一会天魔教的教主!”

    众人走出民宅,沿着大道向城北行去。华麟问道:“不知那传送阵在什么位置?我们有急事在身,解决了鬼咒以后,恐怕就要立刻离开此处。”

    明剑答道:“传送阵就在天魔台的广场上,我们去了便能看见。”

    四人不再多言,走了没多久,城北的“天魔台”已然在望。

    远远看去,才知道他们所说的“天魔台”,指的乃是小岛的山顶。

    一块巨大的岩石就“横卧”在山顶之上。它的顶部非常之平整,正好形成了一个宽阔的操场。在操场的西面,则是一片宏伟的寺庙。整个寺庙都散发着一层黯淡的光芒。远远看去,好像被一层结界所保护。还别说,倒是有点“神迹”的模样。

    华麟四人终于来到了“天魔台”的脚下,只见许多虔诚的教徒,沿着右侧的石阶,缓缓向着“天魔台”走去。

    四人正要分头行事,谁知头顶突然“嗖嗖嗖……”掠过几道身影。

    众人皆是一惊,抬头看时,只见“嗖嗖嗖”又是数十道身影,迅速划过天空,向着“天魔台”的操场落下。

    华麟惊道:“怎么来了这么多修真高手?”

    明剑等人也都惊疑不定,就听见“天魔台”上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接着就是一大片“叮叮当当”的刀剑声。不一刻,上面更是传来一阵阵“鬼哭神号”的惨叫声。

    华麟四人不由面面相觑,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明剑大喜道:“我们快上去看看,竟然有人比我们动作还快?”

    华麟四人立刻展开身法,向着上方的平台掠去。好不容易登上了“天魔台”,眼前却是一幅“惨绝人寰”的景致。

    华麟愤然道:“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厉,竟然连普通人都不放过?”

    訾刑、明剑、还有杜奔雷也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只见空旷的平台上,早已尸横遍地。天魔教的信徒皆被来历不明的修真者,给统统杀死。华麟立刻回头道:“明剑,你快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原来,明剑为了潜入“天魔教”,所以这一身的打扮,乃是他们信徒的装束。

    果然,华麟的话音刚落,天空中五个修真者已经俯冲下来,什么话也没说,举剑就砍来。

    华麟和訾刑连忙踏前了一步,纷纷出剑抵挡。只听见“当当当”一连串的巨响后,两人分别硬接了对方二十多招。

    訾刑暴喝一声,猛地冲天而起,身体一晃,“砰”的一声,把对方一个灰衣人踹到了二十丈外。华麟急道:“訾刑手下留情……我们不是天魔教的人!”

    华麟这句话,前半句是对訾刑所言,后半句则是对那些来历不明的修真者所发。

    天空中又是“呛呛”两声脆响,訾刑一但出手,哪里收得住剑势?立刻就见两柄断剑从空中掉了下来,訾刑只用了一招,就把其中二人的宝剑给削断。

    对方四人同时一惊,均没想到訾刑的宝剑竟是如此锋利。就听见“砰砰砰”三声闷哼,又有三人被訾刑一脚踹飞了出去。

    剩下的一人骇然收剑退了数丈,唯恐自己的长剑受到损伤。对“修真者”而言,自己的宝剑就是他们的性命。长剑被毁,少说也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重新找到顺手的兵器。

    訾刑傲然悬在半空,大声喝道:“我再说一遍,我们不是天魔教的人。谁要是想跟我过招,本座来者不拒!”

    此时此刻,远处尚有十几位修真者,正在疯狂地进攻“天魔教”的总坛。正因为如此,所以这边的打斗,并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此时仅仅只有两名御剑者,御剑飞了过来,远远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打伤我们的人?”

    訾刑冷然道:“这可不能怪本座,是他们太不长眼,见人就杀!”

    华麟怕他们再次打起来,于是连忙御剑而起,拱手向对面的两名修真者道:“在下四人,也是冲着天魔教而来。谁知你们的人问也不问,就胡乱向我们杀到。……这件事纯属误会,希望大家有话好好商量!”

    对面那人皱了皱眉头,突然冷哼道:“这里没有你们的事,统统给我滚出去。……天魔教的事,有我们神羿门对付就行了。限你们在一柱香的时间内离开,否则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訾刑怒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一股阴冷的杀气,远远罩定了对方。

    华麟和明剑却是一惊,心想这些人原来是“神羿门”的人,难怪如此嚣张。

    此刻,华麟虽然不知道“神羿门”乃是宁纤雪所创,但前几日在“乌渡黑市”的一战,却让华麟对他们产生了深深地惧意。那仇裘白一身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更有甚者,他甚至也懂得梵谧心经的第一部,这给华麟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时怕訾刑再次动手,于是连忙抢着道:“算了,算了!……这样吧,既然这里有你们神羿门在主持,那么我们也乐得清闲。不过,我们正准备借此处的‘传送阵’一用,所以还要呆上一段时间。希望能在一柱香的时间内完成!”

    对面那两人,皆被訾刑所散发的阴冷杀气所镇住,一时间正拿不定主意,是否要立刻动手。正巧华麟却给了他们一条退路,于是立刻道:“既然如此,你们还呆在这里作甚?……还不快快去启动传送阵?”

    訾刑却皱了皱眉头,他的话被华麟打断,当然感到很没意思。但他向来知道华麟的性格较为软弱,而且他又知道华麟的内伤尚未痊愈,不宜动手。所以只好隐忍不发。

    只见华麟回头对自己说道:“我看算了,此处有神羿门大开杀戒,想必那天魔教再难逃脱覆灭的命运。我们留在此处已经没有意义,不如就此离开,即刻前往尘缘星。你们看如何?”

    訾刑和杜奔雷只好点了点头,心想今天的事情也真是凑巧,竟然被神羿门捷足先登。

    华麟见他们没有反对,于是又对明剑说道:“明剑兄,我们要走了!……你要不要随我们一同离去?”

    却发现,明剑正低着头,显然也在犹豫不决!

    明剑的目的,原本是要调查“暗影之门”的下落。此时“神羿门”的人就出现在自己面前,所以自己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留下来,伺机调查神羿门的情况。二是随华麟他们一同离开。自己该如何决定呢?

    华麟刚才的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说到底,自己并不希望明剑也跟着自己一同上路,刚才叫他一起离开,只是客套一番罢了。此刻见明剑乃在犹豫,于是转身对訾刑说道:“我们先走罢!”

    此刻,华麟早已发现,在东面的二十丈外,果然有一座古老的“传送祭合”。于是抛开了“天魔教”的困扰,大步向着传送台走去。

    訾刑和杜奔雷听惯了华麟的号令,当下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在了他的身后。

    不一刻,三人来到了“传送祭台”上。华麟立刻蹲下身子,着手启动阵法。抬头看时,只见远处的“神羿门”,仍在围攻着天魔教的总坛。

    这“天魔教”的庙宇有一层淡淡地防御罩保护,其防御的能力倒也十分了得,支撑了这么许久,竟然仍未破灭。不过华麟却知道这“防御罩”终究会破灭的,天魔教得罪了神羿门,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如就让他狗咬狗算了!

    白光一闪,“传送阵”终于被启动,一个淡淡的通道凭空出现在面前。华麟兴奋道:“谢天谢地!……希望以后的路程,不要再跟飘缈河一样,尽是单向的通道,真叫人讨厌!”

    三人正准备进入传送阵中,却看见人影一晃,明剑突然出现在面前。只听他欣然道:“龙晓华,你准备去哪里闯荡?”

    华麟随口道:“我准备去尘缘星,怎么了?”

    “什……什么?你去尘缘星?”明剑一阵诧异。

    华麟点头道:“是啊,我听说尘缘星非常的热闹,所以想过去看看。……怎么了,你不会也想去尘缘星吧?”

    明剑突然笑道:“真被你说中了!”说完,他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道:“……本来呢,我还想调查一下他们神羿门的,但是我独自留下来的话,恐怕会引起他们的怀疑。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与你们一起离开比较好。……而且我也听说,长风殿、星疾宗和无极宗的掌门被杀后,尘缘星可能会变成下一个受害者。我们如果赶去,说不定正好可以在尘缘星调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暗影之门在背后搞鬼!”

    华麟呆了一呆,说道:“这个……你真的要去尘缘星?”

    明剑笑道:“不错!……正所谓千金散尽,知己难求。我和你一见如故,既然在这里遇上,不如一起上路罢。……嘿嘿,中途说不定还能省去我许多能量晶石呢,真是一举两得!”

    “呃?”

    华麟心想,这家伙的脸皮可真是厚啊?跟自己有得一拼!于是无奈道:“那好吧,我们这就启程!”

    四人同时跨进了“传送阵”中,强光一闪,向着前路掠去……

    ……

    二十天来,华麟四人日夜兼程,向着尘缘星的方向传送。

    这其中,杜奔雷的修为刚刚突破到元神期。照理说,像他这种水平,是万难承受如此频繁的传送的。幸好他身体十分硬朗,竟然硬是挺了过来。

    至于明剑的修为,却比华麟还要高上半筹,他已经快要突破到“证悟期”了。

    这一日,华麟突然把路线转向了蔚蓝星。在这之前,他打算先去见一见琴绾韵。当然了,还要看一看自己的徒弟——秋婉璃。

    或许是近乡情怯罢?

    不知为何,一想到秋婉璃那天真而又专注的眼神时,华麟就有一种内疚的感觉油然而生。至于为何会内疚,他又说不上来。难道是欠了她什么东西吗?——好像又没有!

    一想到秋婉璃,华麟就感到心神不宁……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