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66章 婉儿之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此时的蔚蓝星,天空中正下着倾盆大雨。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虽然正当晌午时分,但天色却是一片灰暗。天边的雷声隐隐传来,仿佛正在应验一句老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就在不久前,神剑山庄便发生了一件惨事。

    说是一个初次练习“御剑术”的少女,由于驾驭不精,从高空中掉了下来。这种悲剧在修真界倒也常见,可是令人惋惜的是,这少女正是前朝“高夏国”的公主——秋婉璃!

    此时的“兰心阁”门外,正围着十几位焦急的少女。她们正议论纷纷,其中一名少女哭着道:“这都怪我,没有照看好婉儿。……五天前绾儿姐就要我盯紧了婉儿,说她的灵剑已然有了反应。可是我却当成了耳边风,以为婉儿一向懒散惯了,绝不可能在短短十几天内练成御剑术。呜呜呜……这都怪我!”

    旁边的少女连忙上前安慰,七妹段茹絮见状,上前说道:“九妹也别自责了!……如果换成是我,我也绝不相信婉儿能在十几天内练成御剑术。因为她向来练功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次意外确实让我们很惊讶。”

    众少女也纷纷点头道:“是啊,我们听说婉儿从空中摔了下来,都有点不相信呢。以她公主的性情,怎么可能短时间内练成御剑术呢?”

    七妹段茹絮道:“哎!这都怪她的师娘叶清,上次明明来了一趟,却又不肯带婉儿走。还说婉儿的修为不够,无法照顾。所以婉儿受了刺激,每天都缠着绾儿姐要学习什么御剑术。这丫头的资质倒也不错,竟然在短时间内领悟了御剑诀,真是谁也想不到……”

    众女恍然大悟,才明白婉儿勤练御剑术,全是为了此事。回想起婉儿平日虽然刁蛮任性,但撒娇时倒也甚为讨人喜爱。你若是叫她去修功,不到半个时辰,她准会突然失踪。不过你也别着急,只要去“了望台”找她,必能发现她的身影。可谓是屡试不爽了。

    九妹始终无法释怀,急道:“都……都过去两天时间了,琴姐姐为何还没有把婉儿救醒?难……难道婉儿真的回天乏术?”

    就在这时,“兰心阁”的房门突然打开,琴颖从里面走了出来。众姐妹立刻围了上去,纷纷寻问情况。

    琴颖叹道:“大姐已经把婉儿的经脉全给接上,但是她的元神已经开始涣散,恐怕无法坚持多久。……此事大姐非常重视,已经通知了总坛,宫主可能会亲自前来,对婉儿施救。”

    “哇!……宫主真的会来吗?”

    “就算宫主会来,但是从总坛到这里至少要传送两天的路程。宫主来得及吗?”

    众女一阵议论……

    只见琴颖沉默了片刻,正色道:“这就看婉儿的造化了。……千百年来,我们仙绫宫从来没有人从飞剑上掉下来摔死过。此事如果传了出去,恐怕会成为别人的笑柄。所以宫主一定会及时赶到的!你们都回去吧,等宫主来了后,我自然会通知大家。”

    众女子这才渐渐散去,只留下九妹一人。她仍在门外踌躇不走。琴颖见状,于是问道:“九妹还有何事?”

    九妹哽咽道:“都……都是我不好,我想进去看看婉儿!”

    琴颖安慰道:“此事大家都有责任,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婉儿正处于魂游太虚的险境,不宜见人。”

    却见九妹仍然忐忑不安,不肯离去。琴颖无奈道:“……不过,你如果非要见她,必须保证绝对的安静才行。”

    九妹闻言,连忙拼命地点头,眼神中仿佛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琴颖拉开房门,带着九妹缓缓入内。厢房内飘荡着一丝丹药的芬芳,这是仙绫宫特制的疗伤仙药,极其的珍贵。可见为了救活秋婉璃,琴绾韵已经尽了全力。

    床榻上,秋婉璃仿佛睡着了,身上盖着轻柔的丝被,嫩皙的脸上,稍稍有些苍白。

    在她身边,琴绾韵坐于床头,此时正自闭目调息,显然刚才运功过度。

    九妹不敢出声,只是远远地看着秋婉璃。仿佛只要看见了婉儿,心里才能平静一些。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婉儿的嘴唇正在轻轻地懦动着,仿佛在说些什么,于是大喜道:“琴姐姐你看,婉儿好像醒了……婉儿好像醒了!”

    正在调息的琴绾韵缓缓睁开双眸,叹道:“她并没有舒醒!只是在她心中,尚有一丝牵挂,所以迟迟不肯离去。正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能活到现在……”

    九妹一呆,就听琴绾韵又道:“……你先出去吧,希望婉儿这口气能坚持到宫主到来,否则只好听天由命了!”

    琴颖、九妹二人闻言正要出门,谁知就在这时,就听“砰!”的一声响,房门突然被人撞开,七妹段茹絮急匆匆地奔了进来。直把她们二人吓了一跳。

    房内的琴绾韵也是一惊,责问道:“七妹,你这是做甚么?”

    只见段茹絮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婉……婉儿的师父来了!”

    “谁来了?……啊?难道是华麟?”琴绾韵一惊。

    段茹絮点头道:“是……是啊,华麟刚刚走下传送阵,正向这边来了。这家伙来得可真是时候!”

    琴绾韵闻言,不由缓缓站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秋婉璃,却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不一刻,门外果然传来了一片嘈杂声,一个少女的声音急道:“华少侠请留步!……我们绾儿姐正在给婉儿疗伤,你不能就这样进去。”

    华麟的声音传来道:“你们都给我让开……”

    五名少女同时拦住了他的去路,死活不肯让他进去。窗外的暴雨仍然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华麟被她们堵在了走廊外,雨水敲打在他的身上,皆被一层白色的真气给弹开。

    訾刑、明剑和杜奔雷则一声不吭,跟着华麟身后,面对这些娇滴滴的美人儿,谁都不敢真的动粗。

    幸好,房内的琴绾韵早已听闻了一切,于是冷冷说道:“好了,你们就让他进来吧!”

    华麟也不客气,从少女们的身边闪了过去,大步迈进了屋内。他首先看见的,却是一身淡绿色衣裙的琴绾韵。华麟顾不得去欣赏她的美色,径直开口问道:“婉儿究竟是怎么回事?”

    琴绾韵沉默了片刻,幽幽道:“哎……她从飞剑上摔了下来!真对不起,我们没能照顾好你的徒弟!”

    华麟大声道:“别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我只想知道,她还有没有救?”

    正要出去的琴颖,听见华麟对琴绾韵大呼小叫,于是气道:“喂!你怎能这样跟我们的绾儿姐说话?若不是我们绾儿姐全力施救,恐怕你徒弟早就已经……”

    琴绾韵挥手道:“琴颖别说了,这件事确实是我们不对!”说完,她缓缓转身,用坦然的目光直视着华麟,说道:“我非常了解华少侠此刻的心情,如果要责备,请尽管骂我便可。……至于婉儿的伤势,我已经尽了全力。再过两日,我们宫主还会亲自前来,再作尝试!”

    “什么?……再作尝试?”华麟一惊,才知道秋婉璃尚未脱离危险,于是扭头向床上的秋婉璃看去。

    琴绾韵再次歉然道:“这次的事故非常突然,我也没想到婉儿竟然能在短短十几天内学会御剑术。所以一时疏忽,没有亲自看紧她!……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华麟见她如此自责,倒也不忍心再怪罪于她,于是说道: “算了!……婉儿是我托咐给你的。所谓生死有命,我和婉儿都不能责怪于你。”

    说完,华麟来到了床前,缓缓在秋婉璃的身边坐下。抬起右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发现她的体温有些偏冷,脉搏也是若有若无,仿佛随时会中断。看着她那嫩白的肌肤,不由一片黯然……

    就在这时,华麟突然发现秋婉璃的嘴唇轻轻的懦动几下,仿佛在梦呓着什么?不禁心中一动,顿时升起了一线希望。于是伏下身子,凑耳去倾听。

    那一瞬间,华麟却是全身一震,仿佛听见秋婉璃在弥留之际,仍然呼唤着“师父”二字。当然,以秋婉璃如今的伤势,是不可能发出任何声音的。但是不知为何,华麟却知道一定是这两个字。不由心脏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定在了当场。

    这两个字,已经超脱了男女之间的情爱纠葛,它分明是一种亲情和爱情的升华。当自己遇到秋婉璃时,她正处于国破家亡的绝境之中。正是自己的关怀,使她逐渐感受到了一丝生机和温暖。她所期待的,或许并不完全是男欢女爱。在她心中,也许还在寻求着一种借慰,让那风雨飘摇的心灵,找到一种家的感觉。

    想到此处,华麟的眼睛变得模糊起来,心神震荡不已。

    此时背后的琴绾韵突然咳嗽了一声,说道:“华少侠,你没事吧?”

    “啊?……没事!”华麟坐正了身躯,双手运功,抵住了秋婉璃的“期门穴”,稍稍探出一丝真元,开始检视她的伤势。

    秋婉璃的内伤颇重,不过最棘手的,却是她的“元气府”1受到了严重的震荡。里面的真气四处乱窜,这使得秋婉璃的元神就好像处于惊涛骇浪的大海中一样,飘摇不定,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

    照理说,秋婉璃受到如此重创,其元神早就应该破裂了。但是很奇怪,她却仿佛尚有一丝眷恋,迟迟未能消散。不过这种情形也无法保持多久,如果不采取措施,随时都会有崩溃的危险。

    见到此等情况,华麟也是束手无策。以他目前的功力,根本无法“禁锢”别人的元神。不仅是他,就算是身后的琴绾韵,她虽然练到了“证悟中期”,却同样无法办到。此时此刻,她只能等待“仙绫宫”的宫主驾临,否则秋婉璃必死无疑。

    华麟的脑袋一片混乱,眼睁睁看着秋婉璃缓缓滑向死亡的边缘。

    这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看着自己的亲人在眼前死去。华麟历经了殿主的逝世后,早已是心力憔悴,想不到短短一个月后,却又要他再次承受。

    琴绾韵安慰道:“华少侠不要太过悲伤,我们宫主正全速赶来。以她的能力,应该能够救回秋婉璃。”——说这句话时,她心中却是七上八下,因为她担心宫主不能及时赶到。

    华麟突然心中一动,说道:“对了,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再来试一试……”

    琴绾韵点了点头,虽然对华麟的“医术”不抱任何希望,但华麟却是秋婉璃的师父。不管如何,他都有“权力”再作尝试。于是转身对门口的琴颖和九妹道:“我们出去吧,让华少侠静一静!”

    三女同时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就听华麟又补充道:“对了……我还有三个兄弟在门外淋雨,烦请琴姑娘代我招呼他们一下。……华某先谢谢了!”

    琴绾韵应了一声,随手关上了房门。

    此时房内只剩下了华麟和秋婉璃。他不由想到:不知道自己的幻光镜,能不能移入秋婉璃的体内,将她的元神暂时给锁住?

    想到这里,华麟默默凝神,把体内的“幻光镜”给强行逼了出来。

    这“幻光镜”一离开他的躯体,华麟的脸色就立刻黯了下去。如果现在有人要向他动手,恐怕他毫无还手之力。

    华麟双手托着“透明”的幻光镜,将它放在了秋婉璃的胸口,默默祈祷着道:“幻光镜啊幻光镜,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去锁住婉儿的元神!”

    也许是华麟的诚意感动了天地,又或许是‘幻光镜’向来都对他惟命是从。只见幻光镜果然在慢慢地融化,并且真的渗入了秋婉璃的身体。华麟在大喜之下,连忙催动着幻光镜,一举侵入到了秋婉璃的元气府。

    到了这一步,一切都变得容易起来。华麟又控制着“幻光镜”,让它把秋婉璃的“元神”给包了起来。

    这“幻光镜”不愧是水系的至宝,它可以任意地改变自己的形态。最难得的是,除了“火系”的东西外,它甚至可以和任何物质兼容,且不会产生冲突。这与“焚星轮”霸道的本质,正好截然相反……

    华麟成功地困住了秋婉璃的元神,心中一阵欣慰。正要收功,谁知那“幻光镜”也跟着自己收功,仿佛要从秋婉璃的体内退出来。华麟一惊,连忙再次催动幻光镜,重新让它裹住了婉儿的元神。

    这回华麟学乖了,分出了一部份精神力,印在了“幻光镜”之上。那幻光镜果然通灵,仿佛得到了他的命令,终于留在了秋婉璃的体内。华麟舒了一口气,收功坐直了身躯。

    回头向秋婉璃看去,只见她的呼吸变得均匀起来,不由暗暗心喜。于是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谁知就在这时,床上的秋婉璃竟然也飘了起来。她体内的“幻光镜”与自己生产了感应,楞是要与华麟一同离开。

    华麟回头一看,不由吓得差点叫出声来,连忙又坐回到床边。心想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不过他略一思考,却又知道了原因。这秋婉璃的体内由于有自己的意念和“幻光镜”存在,所以她的娇躯,竟然受到了自己的控制。在骇异之即,华麟的脑海又突然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他立刻想到了自己的“万剑盒!”

    那威力惊人的“万剑盒”,自己一直都无法将它控制。追根结底,都是因为自己与“它”少了一份联系。如果把“幻光镜”放入其中,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华麟一阵怦然心动!

    但是转念一想,“幻光镜”乃是自己的筑基法宝,绝不能用在“万剑盒”上。要不然自己的功力定会大打折扣。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东西能渗入到“万剑盒”之中呢?——华麟一阵兴奋,自己或许可以再练制一柄“水系”的灵剑,将它嵌入到“万剑盒”中。如此一来,说不定能够施展出“万剑齐发”的招式。

    但是,眼前还有一道难题!就是那“水系”的灵剑,究竟该如何炼制呢?难道就用“焚星轮”去烧制它一把。恐怕不行!

    华麟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暗暗骂道:“自己真笨!……上次不是在‘天神庙’收到了五柄仙剑吗?它们好像都是水系的仙剑!”

    华麟一阵激动,立刻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两柄仙剑来。一柄是飞瀑剑,另一柄则是清鸿剑。(至于其它三柄宝剑。那“黯魂剑”已经给了訾刑;殿主的“碧波剑”则被该死的任为抢走;而杜奔雷的“滠泷剑”,却因为误杀了殿主,所以被大家扔在了‘天神庙’中。)

    华麟又取出万剑盒,尝试着把“碧波剑”和“清鸿剑”嵌入到万剑盒之中。谁知这两柄仙剑都有实体,无法像幻光镜一样,随意改变自己的形态。所以不能渗入。

    华麟一阵沮丧,心想看来必须找一柄可以“变形”的宝剑才行了。于是,就想起了自己的“月光剑”。——那把剑,自己曾经看见它在阳光下荡漾出一阵阵水纹,说不定可以化为无形,嵌入到万剑盒中呢!但是很可惜,当日自己还没进入解神阵的时候,就被那任为和若风联手追杀,以至于来不及收回自己的“月光剑”,遗失在“静河”星域。

    不过,记得当时“燕秋水”也在场的。以后若是遇见了她,不妨向她问一问“月光剑”的下落,说不定还能找回自己的宝剑……

    华麟在房内苦思着“万剑盒”的用法。而外间的訾刑、明剑和杜奔雷三人,却还以为他在全力医治着秋婉璃,所以不敢进屋打扰。三人足足在门外等了一天一夜,訾刑和明剑干脆坐在了走廊内,闭目养神。只留下杜奔雷一人,在门外走来走去,却又不敢上前叩门。

    好不容易捱到了次日的下午,暴雨早已停歇,天空一片晴朗。仙绫宫的琴绾韵带着四位姐妹前来探望,远远问道:“华少侠有没有消息?”

    杜奔雷摇头道:“华大哥还没有动静!”

    琴绾韵点头道:“其实这也是好事,至少说明婉儿暂时没事。只要再捱到明日的午时,我们宫主便能赶来。……三位师兄恐怕累了罢,要不要去客房休息片刻?”

    正在打坐的訾刑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说道:“琴姑娘不必客气,我们在这里打坐也是一样!”

    琴绾韵无奈,只发叫人搬来了一套茶几,置于院中。说道:“既如此,那就喝些热茶罢!”

    訾刑不好再拒绝,于是叫上杜奔雷,在茶几旁坐下,悠闲地品起茶来。

    琴绾韵也缓缓坐下,脆声问道:“你们是从何处而来?打算去哪里?”

    訾刑简短地道:“我们刚从飘缈河赶来,正欲前往尘缘星。”

    琴绾韵的秀眉一扬,问道:“哦?……这么说来,你们也是去援助尘缘星了?”

    訾刑一愣,说道:“援助?……听姑娘所言,莫非尘缘星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琴绾韵一呆,诧异道:“怎么,你们还不知道尘缘星的情况吗?这可是修真界的一件大事呢!”

    訾刑摇了摇头。

    琴绾韵见状,无奈道:“十天前,霞光殿的精锐尽出,与那神羿门在普驼峰大战了一场。听说他们死伤惨重,被迫发出了‘告急令’。……五天前,尘缘星的九大门派为了响应霞光殿的号召,都纷纷向圣城集结。就连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派,也都派人参战。你说这件事情,够不够严重?”

    “什么?”訾刑一惊,骇然道:“尘……尘缘星究竟发生了何事?”

    琴绾韵更是讶然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訾刑郁闷道:“这个……我们刚从飘缈河出来,一直都在拼命地赶路,哪有时间去关注其它事情?……这该死的华麟,他一定知道内情,否则不会拼命地催着我们上路。这家伙实在太过份了!”

    正在打坐的明剑豁地一声站了起来,大声问道:“琴姑娘,你刚才说的可是实话?”

    琴绾韵道:“我骗你作甚麽?……你们几个真是奇怪透顶,明明赶着去尘缘星送死,却连尘缘星的变故都一无所知。当真是可笑之极!……对了,你们这么急着去尘缘星,又是为什么呢?”

    谁也想不到,琴绾韵的这一番话,竟然是在试探他们的立场。

    所幸明剑只对“暗影之门”感兴趣,于是回答道:“我是来调查‘暗影之门’的,至于他们尘缘星的战事,在下并不怎么感兴趣。……呵呵,这龙晓华确实有点过份,竟然瞒住了我们所有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去尘缘星干什么!”

    琴绾韵诧异道:“怎么,你还叫他龙晓华?”

    明剑耸了耸肩膀,说道:“没办法!……我还以为这是他的外号呢!”

    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了开门声,华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远远道:“华某之所以赶来尘缘星,只是受人之托罢了。其实我和你们一样,根本不知道尘缘星已经乱了套!”

    琴绾韵、訾刑、明镜、杜奔雷都纷纷站了起来。

    琴绾韵首先问道:“婉儿怎么样了?”

    訾刑却发现华麟的脸色有点不对劲,于是说道:“兄弟,我看你运功过度,需要好好休息几日。”

    华麟心想,我这哪里是什么运功过度?于是道:“我没事!”

    琴绾韵站起来道:“华少侠真是厉害,竟然可以锁住婉儿的元神。我真想进去看看,不知道方便与否?”

    华麟心想,我只是借助了“十大仙器”之一的幻光镜而已。她如果发现了这个秘密,一定又会大呼小叫。于是岔开话题道:“对了,琴姑娘!……你上次叫我送信给雷天域,华某不辱使命,已经把信安全送到了他的手中。这一次,我又是受雷天域之托,专程回来回复你的。”说完,华麟掏出了一枚刻有“闪电”标致的记忆晶片,随手抛给了琴绾韵。又道:“……雷天域要我转告于你,二十年后他定会尽力赶来。如果他没有出现,那就不必再等了。”

    琴绾韵一愣之下,失声道:“什么?你真的遇见了他?”

    华麟点了点头,诧异道:“怎么?……难道你从一开始,就以为我找不到他?”

    琴绾韵一惊,暗暗忖道:好一个华麟,还真是够厉害的!但她仍然笑道:“这一次,真是谢谢你了!”

    华麟摇了摇头,又接着道:“对了,后来我又遇见了雷天域,他要我把这枚记忆晶片,亲自交到你的手中。”

    说完,华麟又从怀里掏出一枚一模一样的记忆晶片,随手抛给了琴绾韵。

    这个变化,顿时把琴绾韵弄得云里雾里,诧异道:“怎……怎么回事?你遇见了他两次?”

    华麟有气无力地道:“没有,我只是受人之托,你就不要多问了。只需对照一下两封信的笔迹,相信能解答你的疑问!”

    琴绾韵心中一动,郑重地收起了两枚记忆晶片,转而说道:“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们随便坐坐,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我们的姐妹说明即可。”

    华麟连忙称谢。只见琴绾韵已经踏着碎步,盈盈远去。

    訾刑问道:“好兄弟,现在尘缘星如此之乱,你打算去那里做甚麽?”

    华麟苦笑道:“这个……雷天域要我帮他把一件信物,送还给他们尘缘星。后来,我又听说宁纤雪要对尘缘星动手,所以我想去看看究竟。谁知搅来搅去,那‘神羿门’也进来插了一手?真是没办法!”

    訾刑也道:“这神羿门究竟是些什么来历?他们的活动范围不是一直都在狂沙星吗?怎么也来到了此处?”

    华麟耸了耸肩膀,说道:“这我也弄不懂了!说到这神羿门,他们果然是有点门道。先前只是觉得他们的修为深不可测,没想到他们的势力竟然如此之大,竟然渗透到了这里。看来‘圣清院’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以后有得烦了。”华麟突然眉头一扬,兴奋地道:“这样最好,相信以后‘七大圣门’再也没有精力对付我华某人了。哈哈哈哈……”

    明剑却皱起了眉头,良久才道:“我总觉得,这里面有点不妥!神羿门的崛起必然会使得‘七大圣门’受到巨大的冲击,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魔界’和‘焚阴宗’这两股势力。这其中,焚阴宗的危害或许小一些,因为他们必竟还是人类。但是魔界一旦乘虚而入,恐怕整个修真界都有劫难。我只希望他们七大圣门能够看清这一点,否则被暗影之门和魔界得逞,后果将不堪设想!”

    “啊?”

    华麟、訾刑、杜奔雷都是一愣,不由暗暗佩服明剑的境界来。同时,华麟三人也在暗暗愧疚。一直以来,自己所关注的东西,都是自己的将来。而明剑所关注的,却是整个修真界的运势。

    众人沉默了良久……

    华麟心里却在想:如今宁纤雪要杀尘缘星的掌门,而就在这时,神羿门正好也在尘缘星闹事。不知道他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可惜秋婉璃偏偏受了重伤,要不然现在就赶过去看个究竟。

    带着这个矛盾的心情,华麟陷入了沉思……

    一日无话。

    秋婉璃的伤势虽然得到了控制,但她却仍然处于昏迷的状态。终于捱到了第三日,“神剑山庄”突然热闹起来。众多姐妹忙忙碌碌地又是打扫,又是整理。把个“神剑山庄”整得焕然一新。

    中午时分,仙绫宫的总坛果然派了人来。但是令人失望的是,她们的宫主并没有亲自驾临。而是派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带着十几位年轻的女子,一同来到了神剑山庄。

    此时,就连华麟四人,也感到有些失望了。

    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倒是地位卓越,仙绫宫的弟子们都管她叫“颜婆婆”。据说,她在仙绫宫前前后后一共服侍了三代宫主。所以众女子见到她时,都表现得格外尊敬。

    颜婆婆一来到神剑山庄,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医治秋婉璃,而是直接把华麟叫到了大殿。

    华麟暗暗纳闷,但他又不敢违令。对待这种老人家,必须拿出一点晚辈的礼节来。

    神剑山庄的大殿上,早已被修整了一番。颜婆婆坐于正殿之上,两侧站立着数十位仙绫宫的少女。就连琴绾琴也乖乖地站在颜婆婆的身后,仿佛随时要聆听她的教诲。

    华麟一来到正殿,便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说道:“不知前辈把晚辈叫来,有何事吩咐?”

    颜婆婆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用一双凌厉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华麟。过了良久,她才开口问道:“你就是华麟?”

    华麟苦着脸道:“不错,正是在下!”

    “……”

    华麟只觉得全身都不自在。只听那颜婆婆用失望的口吻,说道:“原来你就是华麟?”

    华麟暗暗气苦: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不是华麟,谁是华麟?

    就在这时,华麟却突然全身一震。猛然醒悟,这颜婆婆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和绛雪之间的关系了?要不然她怎会对自己如此重视?

    想到这里,华麟一阵心虚。

    此时此刻,在颜婆婆的眼中,眼前这少年实在不怎么样!——很显然,华麟的修为只在清虚中期左右,全身上下更是透着一种无精打彩的神色。真想不明白了,小宫主怎么会喜欢上这种人?

    大殿之上,只听见颜婆婆又叹息了一声。除此之外,其他人则是低头不语,皆不明白颜婆婆为何对华麟如此看重。

    过了良久,颜婆婆突然挥手道:“你出去吧!”

    华麟闻言,犹如得到了赦令,灰溜溜地逃了出来。

    整个过程,华麟只说了六个字!

    华麟走后,大殿内,只听颜婆婆失望道:“哎!……我曾经听人说,这华麟乃是近年来修真界最最杰出的年轻人之一。想不到今日一见,实在令我大失所望。……绾韵,你怎么看他?”

    琴绾韵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回奶奶,这华麟还是有点门道的。我们的姐妹们曾经与他交过手,发现他的武功极为爻杂,就连御雷术也略懂一二。我还听人说过,焚星轮就在他的身上,引得焚阴宗和圣清院对他围追堵截,但至今还奈何不了他。”

    颜婆婆闻言,却皱了皱头,说道:“这可能是他的运气好罢了。我看他双脚浮动,神色慌张,处事肯定不够镇定。像焚星轮这种仙物,留在他身上实在是暴殓天物。”

    “这个……”琴绾韵一阵诧异,心想颜婆婆为何对华麟如此不客气?

    她哪里会知道,颜婆婆之所以对华麟如此苛刻,都是因为她是从孙女婿的角度去看问题,所以才会对华麟的一些弱点感到痛心疾首。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