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67章 初抵圣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颜婆婆缓缓站了起来道:“哎!不管他了,现在带我去见见那个小姑娘,老身来看看能不能帮她重聚元神!”

    琴绾韵回答道:“回禀奶奶,那婉儿的元神并未散去,此刻已经被华麟给封住了!我想,只要替她重整元气府,说不定就能救回婉儿!”

    “什么?”颜婆婆一阵诧异,说道:“以华麟清虚期的修为,怎么可能禁锢别人的元神?我不信,带我去看看!”

    此时,华麟正在秋婉璃房内,观察着她的伤势。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訾刑、明剑、杜奔雷三人,皆立于身后。明剑突然说道:“这就是你徒弟吗?长得蛮漂亮的嘛!……你是从哪里捡来个这么好的徒弟的?”

    华麟叹道:“她原是高夏国的公主!我遇到她时,她正处于国破家亡被人追杀的绝境,我一时不忍,所以救了她。”

    明剑一阵唏嘘,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颜婆婆带着琴绾韵、琴颖等六名少女,推门而入。华麟四人见状,连忙侧身让道,明剑更是注重礼节,上前行礼道:“晚辈明剑,见过前辈!”

    华麟也道:“多谢奶奶不远千里来救助婉儿,华麟感激不尽!”

    颜婆婆再次扫了华麟一眼,却见他有气无力的模样,仿佛一个纨绔子弟被人掏空了身体。不由更觉不舒服,于是干脆转过头去不理他,径直来到了秋婉璃的床边。

    华麟一阵尴尬……

    颜婆婆二话不说,已经开始运功检视秋婉璃的伤势。华麟又上前说道:“前辈!我在婉儿的体内装了一件宝物,现在要不要取出来……”

    旁边的琴绾韵却立刻打断华麟道:“嘘!……奶奶已经发功了,不要说话!”

    果然,颜婆婆的全身已经被一团淡淡的紫光所笼罩,她缓缓催动功力,渡入到秋婉璃的体内。不一刻,她发现秋婉璃的“元气府”整个都乱了套,里面的真气到处乱窜,仿佛这里面刮着十级台风。不过婉儿的元神,却被一团白色的雾气给保护起来,暂时不被外界影响。不由暗暗想到,这华麟的宝贝倒是不少,这件宝物至少又是一件灵器以上的东西了,真不知道他是从何得来的。

    颜婆婆暗暗运起了神功,准备将这团白色的物体逼出婉儿的体外。她自恃功力深厚,所以并没有征询华麟的意思。

    但她却万万没想到,这件不起眼的东西,竟然就是“十大仙器”之一的幻光镜。她的真气刚刚才碰到那团白色的雾气,就立刻触动了“幻光镜”的自我防御。一圈透明的波动迅速向四周扩散,颜婆婆只感觉一股无力伦比的排斥力,把自己的真气尽数给逼了回来。

    此时此刻,就连华麟等人,也都看见秋婉璃的体外有一股透明的波动向外荡开,众人一阵后仰,不过立刻又恢复了原状。

    颜婆婆眉头一扬,暗暗凝聚功力,准备再次渡入秋婉璃的体内。谁知华麟却急道:“前辈等一等,我先收回我的东西。”

    颜婆婆诧异道:“这究竟是什么宝物?”

    “这个,这个……”

    华麟心想,以前自己仅仅有个“焚星轮”,就莫明其妙遭到了圣清院的追杀。如今又多了一个幻光镜,这要是被世人得知,岂不是整个天下都要与自己为敌了?还是不要四处张扬得好。

    颜婆婆不高兴道:“怎么……怕我把它抢了?”

    华麟一阵尴尬,连忙道:“婆婆千万别误会,晚辈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此物……此物……”

    身后的訾刑冷冷道:“此物乃是幻光镜!……我兄弟怕这件事会引起修真界的人来争夺,所以不敢明言。”

    “幻……幻光镜?”

    “不会吧?幻光镜也在他手中?”

    众女子一阵惊呼。

    颜婆婆也是一阵骇异,不敢致信地道:“你说什么,这是十大仙器之一的幻光镜?……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华麟叹了一口气,只能道:“这是我从解神阵里捡来的!”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就连明剑也不禁脸色变了变。心想乖乖,这可不得了。

    华麟连忙岔开话题道:“对了,前辈!……婉儿她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先把幻光镜收回来?不过我担心,幻光镜一旦撤出婉儿的体内,婉儿的元神就会四处逃散。你说该怎么办呢?”

    颜婆婆的心情终于缓缓平复下来,半晌才道:“原来是幻光镜在作崇!……这样吧,我先镇住她的元气府,你则乘机取回幻光镜。这两件事要同时进行!”

    华麟点了点头。

    颜婆婆不再多说,再次催动真力,缓缓渡入到婉儿的体内。

    华麟立刻上前,也探出一丝精神力,关注着婉儿的情况。只见秋婉璃的元气府渐渐被颜婆婆给镇住,于是立刻乘机收回了幻光镜。一缕淡淡的白气,沿着华麟的手臂,缓缓缩回到他的体内。

    华麟撤功退了两步,这“幻光镜”一回到自己的身体,便让他整个人都精神一振,顿时判若两人。

    而颜婆婆此时,却没空去关注他的变化,因为此时的秋婉璃,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半个时辰后,颜婆婆的额头开始渗出了一滴滴汗水。替“别人”整理元气府,这是一件十分艰苦的工作。如若没有“神合初期”以上的境界,根本想都不用去想。

    又过了一个时辰,颜婆婆的头顶已经聚集了一团雾气,这是运功到了极致的表现。华麟和琴绾韵等人都开始提心吊胆起来,唯恐颜婆婆后继无力。

    幸好,秋婉璃的修为尚浅,元气府的真气不够精纯。颜婆婆只用了一个半时辰,便成功的把她“元气府”重整了一遍。里面四处乱窜的真气得到了抑制,秋婉璃的元神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颜婆婆收功站了起来,回头说道:“嗯,这小姑娘没事了!”

    琴绾韵立刻上前道:“婆婆先别说话,且休息片刻才说!”

    颜婆婆笑道:“不妨事的,老身还能活动。”

    华麟也上前感激道:“前辈的大恩大德,晚辈没齿不忘。”

    颜婆婆却是一呆,凝神看了看华麟,却见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英俊中带着一股蓬勃的朝气,眼神坚定而不移,果然是修真界难得一见的人才。这才知道“幻光镜”乃是他的筑基法宝,之前脱离了本体,才会导致他精神委顿,与他清虚期的神态极不相称。——此刻颜婆婆的观念又有了转变,心想“仙绫宫”如果能招他入赘,倒也没有辱没绛雪。

    华麟被她灼灼的目光盯得十分难受,还道她尚对自己仍有偏见,于是低着头,不敢回视。

    只听颜婆婆点头道:“很好,很好,很好……”连说了三声很好。

    华麟挠了挠后脑勺,只是低着头,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仙绫宫的少女们都围到了秋婉璃的床边,只见婉儿的脸色渐渐红润,想必终于脱离了险境。琴绾韵则扶着颜婆婆,硬是要她去休息片刻,这才替华麟解除了侷境。

    琴绾韵带着颜婆婆走后,华麟来到了婉儿的床边,摸了摸她的额头,心中的石头也放了下来。心想婉儿最多只要再睡两日,养足了精神便能醒转。自己是留下来等她清醒呢,还是立刻前往尘缘星?

    正想着,却听见秋婉璃梦呓着道:“师父……师父……”

    华麟心中一软,握住了她的小手,说道:“师父回来了,你要好好休息。”

    只见婉儿的眼皮动了动,竟然艰难地睁开了双眸。周边的少女们见状,顿时一阵欢呼。而秋婉璃却用她呆涩的眼睛,在四周一阵搜索,直用了半盏茶的时间,这才认出了眼前的华麟。

    在那一瞬间,她的眼睛立刻又被一层泪水摭住了视线。一时间,竟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在现实之中。

    訾刑等人见状,都纷纷地退了出去。

    华麟替秋婉璃擦干了泪水,良久无语,却见秋婉璃又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婉儿尚未醒转,颜婆婆便又差人把华麟叫了过去。

    华麟来到大殿,却见整个殿内只有颜婆婆一人。华麟战战兢兢地来到她面前,只听颜婆婆沉声问道:“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这句话甚是突兀,直把华麟弄得云里雾里。当下只好回答道:“我想先去尘缘星一趟!雷天域托付给我一件事,要我把掌门令剑交还到到他们手中。所以我必须立刻赶去。”

    颜婆婆为之一震,竟然忘了刚才自己的话题,转而问道:“你真的见过雷天域?……他现在何处?”

    华麟只能回答道:“他目前在解神阵中,前辈找他有事?”

    颜婆婆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个懦夫,竟然躲到解神阵中去了。……难怪雪儿姐找他不到!”

    “雪儿姐?”华麟骇然一惊,顿时明白颜婆婆为何会有此一问。于是说道:“其实雷大哥根本没有躲藏,他只是处于涅磐期而已,此刻根本无法脱身。至于宁纤雪要杀他的事情,恐怕他毫不知情,何来躲藏一说?”

    “什么?他已经练到了涅磐期?”

    华麟道:“是的,雷大哥正值危险时期,功力消退,所以在解神阵中闭关修练。修真界的事情与他再无关系!”

    颜婆婆惊讶道:“等等,你刚才叫他什么?……雷大哥?”

    华麟傲然道:“不错,我和他一见如故,所以以兄弟相称。……你不会因此就叫宁纤雪把我也杀了罢?”

    颜婆婆怒道:“住嘴,雪儿姐的本名,岂是你能直呼的?当心我毙了你!”

    华麟气道:“雪儿姐是你的雪儿姐,又不是我的雪儿姐。更何况,我一直都是当着她的面叫她宁纤雪的,就从来没见过她生气!”

    “你!”颜婆婆一阵气愤,但转念一想,也知道宁纤雪乃是华麟一手救出来的,心想这里面的关系可真是乱套了。

    华麟上前道:“前辈还有事吗?如果没有其它吩咐,我想回去看望婉儿了。”

    颜婆婆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样,但缓了缓,却挥手道:“你走罢!”

    这一次,她原本是想把华麟带回总坛,叫他与绛雪完婚的。但听说他和雷天域的关系后,就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了。而且又想到宁纤雪和他的关系后,于是更加只好作罢。

    华麟退了出去,刚刚回到婉儿的门外,就听见里面有人说话。原来,此时婉儿已经醒来了,只听她问道:“什么?……你也是仙剑派的人?”

    杜奔雷憨厚的声音回答道:“是的,俺一直都跟随在华大哥的左右。”

    秋婉璃欣喜道:“哎呀,那你必须叫我师姐了!嘻嘻嘻嘻……快叫师姐!”

    杜奔雷郁闷道:“为……为什么要叫你师姐?”

    秋婉璃道:“因为我是最先入门的,所以你必须叫我师姐!……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我师父!”

    “俺……俺……”杜奔雷傻了眼。

    旁边的訾刑笑道:“还好我没有加入你们仙剑派!哈哈哈哈……”

    华麟在门外咳嗽了两声,推门走了进来。欣然道:“婉儿终于醒了?这实在太好了……”

    就听秋婉璃娇声道:“师父!你来得正好,你来评个理。这个杜奔雷是不是应该叫我师姐?”

    “啊?”华麟一愣,说道:“这个……这个,杜奔雷与我乃是以兄弟相称,按照辈份来说,他应该是你师叔才对!”

    婉儿一愣之下,突然放声哭道:“不……不!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凡是以后加入仙剑派的人,都应该叫我师姐。是不是?呜呜呜……你自己想想,是不是曾经答应过我的!呜呜呜……”

    华麟挠了挠后脑勺,心想这个好像确实也说过!这可怎么办呢?

    杜奔雷乃是憨厚之人,与华麟一样,最是看不得女孩子哭泣,于是抢着道:“好罢好罢,以后俺就叫你师姐便是!”

    华麟无语……

    就见秋婉璃立刻破涕为笑,脆声道:“快叫师姐……嘻嘻嘻!”

    华麟摇头道:“婉儿别闹了!你快下床来,我们出去运动运动。下午我们还要赶路呢!”

    秋婉璃立刻撅起了小嘴,但又不敢违令,于是蹒跚地爬下床来。华麟立刻上前,扶着她往外面走去。

    出了房门,只见外面阳光普照,太阳直直地照在身上,叫人暖洋洋地十分受用。秋婉璃的伤势未能痊愈,只能缓缓而行。此时她不由想起了从前,自己刚遇到华麟时,自己的小腿中箭,那时都是华麟挽着自己的小蛮腰前进的。此刻真想转身扑入他的怀中。可是现在,身边却多了杜奔雷、訾刑、明剑等三人,直叫她无法重温旧梦。

    来到了院子中,众人搬来了几张靠椅,在阳光下晒太阳。华麟道:“婉儿!我们下午就要去尘缘星,你在这里休息数日,过两日我便来接你!……如何?”

    秋婉璃急道:“不……不!婉儿要跟师父走,婉儿不要留在这里……”

    华麟早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却又拿她没办法,不由暗暗焦急。

    只听訾刑说道:“那我们再休息几日好了。”

    华麟连忙摇头道:“不行,我们在这里已经耽误了三天时间,绝不能再等。所以必须立刻启程……”

    只听秋婉璃又接着耍赖道:“婉儿要跟师父走,婉儿不要留在这里……呜呜呜!”

    明剑打岔道:“这样吧!……尘缘星离这里只有三天的路程,不如你就带着你的徒弟一起上路罢。途中只要用幻光镜罩住了她的全身,我想传送阵绝对伤害不到她的。”

    华麟一阵沉默,心想看来只能如此了。只是没想到,自己这一行人竟然变成了浩浩荡荡的队伍。于是站起来道:“时间也不早了,我这就去通知她们仙绫宫的弟子。大伙准备上路……”

    华麟径直找到了琴绾韵,向她说明了去意。

    琴绾韵也知道无法挽留,于是带着几名姐妹,亲自把华麟等人送到了送阵祭台上。

    临走时,她又把一柄光秃秃的长剑,交到了华麟的手中,说道:“这是婉儿的飞剑,先交给你了。你要记住,婉儿现在已经可以御剑飞行了,你必须紧紧地看紧她才行!”

    华麟点了点头,把秋婉璃的飞剑收进了戒指的空间。

    秋婉璃也有点依依不舍,她在“神剑山庄”呆了足足两年的时间,已然与众多姐妹有了深厚的感情。临行在即,她差点哭了出来。

    琴绾韵更是再三叮嘱,众人又磨蹭了半个时辰,华麟这才开启了传送阵,向着修真的圣地“尘缘星”飞去。

    再次踏上征途,华麟只觉前路仍然艰辛,如今的尘缘星有“神羿门”在插手,事情已经变得复杂起来……

    ……

    三日后,华麟终于来到了圣地。摆在自己面前的,却是一座从未见过的巨大城市。由于传送的路线不同,华麟等人直接就抵达了尘缘星的中心——圣城!

    遥望西边,只见远处有座“五雷峰”,那里是霞光殿的禁地。而在另一个方向,数百里外的东面则有一座“观月峰”,那里却是乾坤宫的领地。这两座山峰遥遥相望,山下各有一座城市。

    早在二百年前,这两座城市的中央,原本是一片广阔的平原。怎料到了今日,两座城市竟然连为了一体,整个平原皆被城市所覆盖,形成了一座震惊修真界的城市——圣城。

    远远看去,绵延三百余里的城市根本看不到尽头。就算是御剑飞行,也要半个时辰才能穿越。若是步行,更是要走十余日的路程方能抵达彼岸。纵观整座城市,街道交错,宫峦叠起,人口已达八千余万。身陷其中,真有一种沧海一粟之感。

    华麟、訾刑、明剑、杜奔雷、秋婉璃缓缓入城,沿着“乾兴街”向城内走去。但见周遭尽是修真者从身边越过,头顶的高空更有无数的御剑者穿梭不止。在这里,交通的路线已经变成了全立体、全方位的程度。

    杜奔雷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茫然失措地问道:“华大哥,俺们现在怎么办呢?”

    其实华麟也是震惊无比,当下稍作镇定地道:“我们先去找个客栈罢,等到安顿下来后,我们就去‘霞光殿’找雷铮,或者去‘禁坛’找左护法也可!”

    明剑的表现倒是极为从容,显然他来过几次圣城。当下说道:“嘿嘿……这里的仙缘客栈我们肯定是住不起了,不如随便找个小客栈投宿罢。你们说呢?”

    华麟诧异道:“这里也有仙缘客栈?”

    明剑傲然道:“那当然!……不仅如此,这里的仙缘客栈还是总店呢。其住宿费高得离谱,一套客房就要二十万晶币。嘿嘿!”

    华麟的眉头一跳,少爷的脾性立刻又发作了,兴奋道:“好!……不说这么多了,我们就去仙缘客栈投宿!”

    “啊?……你真的打算去仙缘客栈?”明剑一阵惊讶。

    訾刑耸了耸肩,无奈道:“哎!……明剑也真是的,你不说还好。你一说仙缘客栈的名字,华麟肯定要去入住的。你太不了解他的性格了。”

    只有秋婉璃拍着小手,兴奋地道:“好耶,我也要住最好的客栈!”

    华麟尴尬地一笑,板着脸道:“这也是没办法,我是圣清院通辑的对象。此处又是七大圣门之一,还是仙缘客栈最为安全!”

    众人转念一想,倒也觉得甚有道理。于是訾刑也点头道:“那好吧,烦请明剑给我们带路!”

    明剑暗暗兴奋不已,听说可以入住仙缘客栈,直然是求之不得。于是掣出飞剑,回头说道:“那兄弟们跟我来罢!”

    众人纷纷御剑而起,杜奔雷由訾刑携带,而秋婉璃则是缠着华麟不放。一踏上飞剑,她便扑进了华麟的怀里。此时华麟尚以为她曾经摔下过飞剑,所以害怕高空,于是紧紧揽着她的小蛮腰,任由她依偎在自己的怀中。

    明剑带着众人飞上了高空,在天空中一阵搜索,谁知转了一大圈,却始终没有找到仙缘客栈的位置。华麟心想,这仙缘客栈可真是够远的,于是问道:“明剑兄,我们快到了吧?”

    谁知明剑为之一塞,沮丧道:“这个……这个圣城实在太大了,我都忘记仙缘客栈的位置了。”

    华麟暗暗道:“不会吧?”

    华麟怕伤到他的自尊,于是立刻岔开话题,指着远处城市的中央,问道:“喂!你看那中间有个空旷的广场,上面还有一片宏伟的宫殿呢。那是什么地方?”

    明剑寻声望去,兴奋地道:“嘿嘿!……这个我倒是知道,那里便是整个尘缘星的核心地带,圣城的禁坛。……据说普通人是不准入内的,因为里面是九大门派的藏经之地,而且每十年举行的评剑大会,都会在那里举行。怎么了,你难道想去看看?”

    华麟心想,鬼才想去看看呢。本少爷只是怕你尴尬,所以挑了一个最显眼的地方问你。不然的话,你连“仙缘客栈”都找不到,真不知道还要转到什么时候才行。

    虽然心里暗暗好笑,但华麟嘴上却故作好奇道:“你知道玄翊这个人吗?雷天域要我把一件东西交给他。”

    明剑眉头一扬,大喜道:“嘿嘿!玄翊这个人我也知道,他是天道宗的人。听说他就在前面的禁坛任职,好像还是什么护法呢。我们要不要现在就过去看看?”

    华麟心想,客栈都还没找到呢,就办什么正事?当下却无奈道:“好吧,我们过去看看!”

    众人无奈,又转而向城市中央的“禁坛”掠去。远远地,只见那广场的直径宽达数千余丈,少说也能同时容纳数百万人。在这喧闹的城市中央,有这么一片空旷的操场,难怪会显得如此的显眼。

    众人飞行了片刻,眼看“禁坛”越来越近,谁知明剑突然说道:“哎呀,我看见仙缘客栈了。大家跟我来!”

    杜奔雷郁闷道:“喂喂……俺们究竟是去仙缘客栈呢,还是要去禁坛?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华麟连忙打断道:“那我们就先去仙缘客栈住下吧。明剑,麻烦你带一下路!”

    明剑又不是笨蛋,岂会不明白华麟正在为自己解围?不由暗暗感激,心想华麟的心地如此善良,果然有着王者之风。将来定是纵横修真界的一代宗师。不为别的,就说那份令人折服的胸怀,就叫人感激不已。

    明剑不再多言,带着华麟等人向右侧的一条大街落去。终于来到了“仙缘客栈”的台阶下,两位气宇轩昂的少年迎了出来,远远拱手道:“几位客官,是否要住店?”

    明剑上前道:“不错,有劳两位师兄了!”

    华麟收起了飞剑,当先向台阶上迈去。一行人来到了大堂内,华麟在柜台说道:“给我们来三间套房,要清静的所在。”

    掌柜的正在核对账目,此时抬头望来,只是淡淡地说道:“三套客房,每天共要六十万枚晶币。再加上住宿的押金,请客官一次交付一百二十万晶币。”

    “噢……我的天!”訾刑和杜奔雷都暗暗心惊。

    华麟却是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打开空间戒指,抓了一大把能量晶石,扔在了柜台上,说道:“这点小钱,本少爷还不放在眼里!”

    那掌柜的咧嘴笑了笑,说道:“正所谓物有所值,我们这里的服务,堪称是天下无双。就算是焚阴宗的人来到了这里,我们也同样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说完,掌柜的拿出一本登记册,说道:“……请少侠在这里签名!”

    华麟嘿嘿一笑,大笔一挥,在上面写了两个硕大的文字——“华麟”

    掌柜的一愣,就听华麟哈哈笑道:“对了,我想问一下!如果圣清院真的攻过来了,你们能不能挡得住?”

    掌柜的脸色变了变,小声道:“你……你就是华麟?那个杀了若风的华麟?”

    华麟笑道:“怎么了?……不敢接这单生意?”

    掌柜的郁闷道:“这个……这个……,你至少要改一个假名再入住吧?”

    华麟气道:“改什么改?……我相信你们仙缘客栈绝不会出卖我的,而且本少爷只想做回我自己。”心里却想到:如今的尘缘星乱成了一团,谁还有空来理会自己?

    掌柜的一阵无语,迅速把“登记册”上华麟的名字给涂掉了。而且,他竟然还擅作主张,把华麟这两个字改成了“龙在尘”三个字。说道:“既然华少侠如此看得起我们仙缘客栈,我们也绝不会让华少侠失望的。”

    华麟一阵惊讶,问道:“你怎么知道龙在尘是我的假名?”

    那掌柜的叹道:“你在狂沙星时,就是用这个名字入住我们客栈的,对不对?……哎!你这六十万晶币,可不太好赚呢!”

    华麟笑道:“你们客栈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嘛!”

    那掌柜的也笑道:“那是自然!……好了,不多说了!请少侠去后院入住。”说完,他转头对远处的一个少年道:“小仨……请带这位少侠去‘圣天楼’入住。”

    那小仨一阵乍舌,怀疑道:“圣天楼?”

    “不错!”

    小仨不敢再问,向华麟招手道:“少侠请跟我来!”

    华麟耸了耸肩,大步跟了上去。

    这“仙缘客栈”果然非同小可,不仅装修豪华,而且占地的面积也是首屈一指。穿过正堂,后面竟然还有一片空旷的花园。一条清澈的溪水从假山的中间流过,小河边还耸立着几座“观景亭”,许多住客正在里面谈论着什么。

    华麟数人从他们的身边经过,只听其中一人说道:“……这神羿门也真是神出鬼没!我们前日得到消息,说他们有个据点在落石峰的下面,谁知等我们赶到时,那里早已人去楼空了。”

    另外一人说道:“还有三天时间就要到一个月的期限了,这该死的雷天域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失踪。你们说,这些人质该怎么办呢?”

    当先那人正色道:“为今之计,只有再另选一个掌门了。如今群龙无首,虽然霞光殿凭借着强大的号召力,团结了这么许多人。但是如果没有人指挥,三天后的那场大战,必定会一败涂地。依我看……”

    华麟等人已然渐渐远去,后面他们说了些什么,再也听不清楚。

    不一会,众人在一座独立的临水小楼前停下。前面带路的小仨回头说道:“这栋圣天楼,乃是我们仙缘客栈最为昂贵的客房。三楼的顶部,装有一件极为厉害的宝物,结合楼下的九宫奇阵,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结界。你们进去后,只要转动三楼的玉龙壶,便能开启这个防御阵形。……对了,那个玉龙壶是我们仙缘客栈的宝贝,希望你们不要见财起意,否则我们仙缘客栈也不是好惹的。”

    华麟笑道:“你就放心吧,真是多事!”

    众人进入了楼内,发现整座“圣天楼”只有自己五个人入住。心想这掌柜的还真是格外照顾自己呢。

    终于安置妥当,华麟又把大家招集了起来,说道:“事不宜迟,我这就去‘禁坛’打探一下情况,顺便把东西交还给玄翊。你们先在这里休息片刻!”

    訾刑说道:“这里是七大圣门的地盘,我和你一同前往比较安全!”

    明剑也道:“听说普通人根本无法进入禁坛,我也想去开开眼界,不如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罢。”

    杜奔雷和秋婉璃闻言,立刻也表示愿意同往。

    华麟见状,考虑了片刻,这才说道:“这样吧,杜奔雷留下来照顾婉儿,訾刑和明剑兄就随我去看看罢。”

    杜奔雷知道自己的武功低微,闻言后并没有反对。

    可是秋婉璃却不依道:“婉儿也要去!”

    华麟道:“你伤势未愈,不准前往。”

    秋婉璃自然是不依,还要撒娇,华麟却大声道:“怎么?师父的命令你也敢不听了?”

    秋婉璃嘟起了小嘴,只听杜奔雷插嘴道:“师姐!……你还是听从俺大哥的话吧。万一动起手来,你可要把他害惨了。”

    婉儿果然不敢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衣角。

    华麟见她一付小女儿的模样,倒也不忍心责备她,于是安慰道:“你先陪杜奔雷在这里玩耍,我最多过三个时辰就可以回来。知道吗?”

    婉儿看着地面,点了点头。

    华麟与訾刑、明剑三人联袂走了出去。

    出了“仙缘客栈”,华麟三人御剑而起,向着城市中央的“禁坛”掠去。

    这“禁坛”乃是尘缘星的藏经阁,不属于任何门派。其中的守卫,皆是各大门派挑选出来的精锐。换言之,这里就是尘缘星“联盟”的总坛。远远看去,整个禁坛披着一层淡淡的紫光。远处的宫殿高出地面甚多,前面的广场全是由巨大的花岗岩辅就。正门的一条台阶缓缓向上,远远看去,果然有君临天下的气势。

    华麟三人在操场上落下,缓缓向着前方的台阶走去。在这空旷的操场上,只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渺小。方圆数百丈内,只有自己三人的身影在移动。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这与外面喧闹的城市相比,恰恰成了鲜明的对比,直叫人有种无形的压力产生。

    三人好不容易来到了台阶处,只见两侧分别站立着十二名少年,他们见到华麟三人到来,立刻便有一人拦住了去路,问道:“前方是禁坛圣地,你们因何事前来?”

    华麟上前道:“我想找你们的左护法玄诩,请帮忙通报一声。”

    那少年诧异道:“什么……你要找玄翊?”

    华麟以为自己记错了名字,于是拼命地回忆了一下,最终还是肯定地点头道:“不错,我要找你们的左护法玄翊,请师兄帮个忙!”

    那少年皱了皱眉头,没好气地道:“喂!……你是不是来寻我们开心的?”

    华麟奇怪道:“我和你无怨无仇,寻你开心做甚么?”

    那少年脸色一变,冷冷道:“这么说来,你们是神羿门的人罗?”

    华麟完全被他搞糊涂了,不明白这少年为何会有如此一说。

    这时,后面又有一名少年走了过来,歉然道:“你们几位都是刚到尘缘星的罢?我们左护法已经失踪了二十几天,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所在刚才多有冒犯。……请问你们找玄翊前辈有何事?”

    华麟吃惊道:“什么,玄翊失踪了?”心想这回可惨了,雷天域要自己把掌门令剑亲手交到玄翊的手中,现在他的人却不见了,这可怎么办呢?……想到这里,于是又问道:“现在你们谁在管事?我想见见他!”

    对面的少年正色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能不能说来听听?如果和神羿门的事情无关,就请过几天再来罢!”

    另外一名少年也道:“如今神羿门正在兴风作乱,九大门派的长老都在里面商议对策,不方便见客!”

    华麟心想,要不要把“掌门令剑”拿出来给他们看看呢,又或者直接去“霞光殿”找雷天域的师弟商量商量,然后再做决定?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