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368章 出谋划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想了想,记得有人说过,明镜散人也是禁坛的长老,此时如果把掌门令剑拿出来给他们看,说不定此物便会落入到明镜散人的手中。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届时自己岂不是辜负了雷天域的嘱托?

    想到此处,于是说道:“实在是打扰二位了!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去一趟霞光殿罢,就此告辞!”

    华麟三人转身便走,掣出飞剑,向着西面的“五雷峰”掠去。

    飞上了高空,只见城市的天空全是一个个黑点,无数御剑飞行的身影在空中穿梭而过,此处御剑的人数实在太多,所以三人只能缓缓飞行。

    明剑煞有介事地道:“听说霞光殿的‘天雷破’十分厉害,真想亲眼见识见识。”

    訾刑却是若有所悟,随口问道:“是吗?”

    华麟顿时感觉不妥,回头说道:“我说兄弟,你不会是想和他们动手罢?”

    訾刑道:“有这个可能。”

    华麟一阵郁闷……

    也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道:“前面三位师兄请等一等!”

    华麟定住了飞剑,回头望去,原来是刚才守护在“禁坛”的少年之一,于是诧异地道:“又怎么了?难不成去霞光殿也要得到你们的批准?”

    那少年已然追了上来,说道:“三位师兄别误会,我只是到了换岗的时间,顺路返回师门而已。真不好意思,刚才忘了向你们介绍,在下是霞光殿的霍光,现职禁坛的前阶守卫,听说你们要去在下的师门,所以特意来给你们带路。”

    訾刑说道:“好嘛,我们刚才正在讨论你们的天雷破呢,有时间我想找你试上一试!”

    华麟连忙陪笑道:“霍师兄千万别见怪,说到你们的天雷破,我们确实敬仰得很,但如果说要向你们挑战,在下是绝对不敢的。”

    旁边的訾刑一阵郁闷,心想跟华麟走在一起,大多数的时间总是畏首畏尾,看来要挑战天雷破,那就必须独自行动才行了。

    所幸对面的霍光并没有生气,反而黯然道:“如今的霞光殿已经今非夕比了,呈蒙阁下的错爱,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

    华麟讶然道:“怎么了?莫非你们霞光殿出了什么状况?”

    霍光叹道:“先不说这些了,你们究竟去霞光殿有何要事?”

    华麟与他并肩而行道:“我想找一下你们的雷铮,向他问一些事情。”

    霍光突然停了下来,神色变得有些尴尬。

    华麟见状,顿时暗呼不妙,立刻追问道:“你不会告诉我,那雷铮也失踪了罢?”

    霍光的嘴角蠕动了几下,半晌才道:“哎!你们真的来得不是时候。”

    明剑也惊讶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霍光道:“你还是别问了,反正这件事我们霞光殿要负很大的责任。”

    华麟讶道:“事情没有这么严重吧?快说来听听,我和你们霞光殿还是有点渊源的,说不定能帮到你们。”

    霍光摇头道:“哎……此事谁都无能为力,那神羿门就是冲着我们掌门而来,除非我们掌门立刻返回,否则三天后的大战,一定在所难免。”

    华麟一惊道:“神羿门找你们掌门做什么?”

    霍光惨然道:“我也弄不明白他们的意图,只知道他们非要与我们掌门决一死战,而且其手段极为卑劣,竟然用人质来威胁。”

    华麟猛地一震,大声道:“用人质逼你们掌门决战?”

    霍光苦涩地道:“是的,他们的目标其实只有我们掌门一人而已,但他们却把这个灾难殃及了整个尘缘星,真的是太过份了!”

    华麟打断他道:“等等,是谁要跟你们掌门决战?莫非是宁纤雪?”

    霍光道:“是的,你也听说过宁纤雪这个人吗?我只知道,神羿门的教主就是宁纤雪。”

    华麟顿时一呆,所有的线索都连惯起来,这“神羿门”能在数年内迅速崛起,除了宁纤雪外,还有谁能办到?而且“神羿门”的人都学过梵谧心经,就凭这一点,自己早就应该猜到是宁纤雪一手造成的,之前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呢?当下只能苦笑道:“哎,原来神羿门就是宁纤雪,宁纤雪就是神羿门,我真是太蠢了!”

    霍光吃惊的道:“怎么了?”

    华麟正色道:“说来说去,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不说这么多了,快带我去你们的霞光殿。”

    霍光却奇怪地道:“你有什么错?”

    华麟心想,宁纤雪是我救出来的,她要对付你们霞光殿,当然是我一手造成的。说了你也不明白,当下道:“你先别问这么多,只要告诉我现在你们霞光殿谁是掌门即可。”

    霍光黯然道:“自从雷天域掌门离开后,霞光殿就没有再立掌门,在众多的师叔当中,应该以二师伯雷铮为首。谁知现在连二师叔也失踪了,所以目前由五师叔主持大局……”

    华麟道:“真够乱的,那先带我去见见你们的五师叔吧。对了,你们五师叔怎么称呼?”

    霍光郁闷地道:“在下我的五师叔姓古,名贤晟。说了这么多,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呢?”

    “呃……”华麟沉默了许久,终于说道:“在下是仙剑派的龙啸,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解决你们尘缘星的危机。”

    霍光愣了良久,心想“仙剑派”这个名字倒是挺响亮,只可惜从来没听说过,于是问道:“你究竟有何什么可以解决此事?能否说出来听听。”

    华麟道:“现在不方便说,请问明镜散人是否已经回来了?”

    霍光只能点头道:“是的,他五天前就回来了!”

    华麟哈哈一笑,说道:“那就好!走吧,我去见见你们的五师叔。”说完催动飞剑,向着前方掠去。

    霍光仍然在想,这“仙剑派”究竟是哪里的门派?这华麟的言谈举止,让人有种高深莫测之感,回过神来时,却见他已经去得远了,于是只好御剑追了上去……

    “五雷峰”的主峰高达六千余尺,呈南北走向,绵延数百余里。其上云雾缭绕,使人看不清全貌。华麟在霍光的带领下,直接落在了一座陡峭的山脉上,只见周遭尽是弥漫的白雾,左侧更是一道万丈深渊,一眼望不到底。

    一条弯延的山路,缓缓向上延伸,不远处有一座高大的门楼,在云雾中若隐若现。众人来到近处,只见横匾上写有三个大字:“霞光殿!”

    也就在这时,华麟发现门楼的旁边还站立着一个熟悉的人影,他面对着悬崖,一动不动,仿佛在犹豫着什么。华麟顿时一愣,心想这真是见鬼了,他怎么会来到此处?

    前方的霍光回头道:“你们先在这里稍等片刻,我这就去禀报五师叔,看他是否愿意接见你们。”说完霍光已经抬腿迈进了门槛。

    此时华麟根本没有听清霍光在说什么,因为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那个熟悉的人影上,半晌后,终于大步走了过去,朗声笑道:“寒镇离,你怎会来到此地?”

    修真界如此庞大,能在这里遇到一个以前的熟人,这绝对是一件值得惊讶的奇事。

    那孤独的身影猛地一震,缓缓转过身来,当他看见华麟时,其震惊的程度并不在华麟之下。

    华麟哈哈笑道:“这世界真是小啊,想不到在这里也能遇上你。”

    寒镇离的眼中也闪过一阵异彩,突然道:“你的真名是不是叫做华麟?”

    华麟一愣,心想这件事好像没有必要瞒他,于是道:“不错,怎么了?”

    寒镇离微微一笑,却没有回答。

    身后的訾刑和明剑也都走了过来,远远道:“我说兄弟,这个人又是谁?”

    华麟耸了耸肩膀道:“这个怎么说呢?他是……嗯,我徒弟的仇家!”

    明剑的反应倒是挺快,恍然大悟道:“如此说来,他就是秋婉璃的仇人了?噢!我就觉得奇怪,以你的本事,为何不替婉儿报仇呢?”

    华麟无奈道:“这个嘛,我不太喜欢杀人,况且有些事情必须由他们当事人亲自去解决才好。”说完华麟转身道:“特别是一些国家之间的仇恨,很难去界定孰对孰错,如果把这些罪行简单地归咎到某个人的身上,这是极其不公平的。我也是从元帅府出来的人,那些战场上牺牲的士兵,如果都算到了我们华府的身上,那我们一家人都该自刎谢罪了。事实表明,我们华府的人从来没有错手杀死过任何人,这就是一个例子!”

    明剑和訾刑两人都是一愣,前者觉得华麟说得甚有道理,顿时暗暗点头。但是訾刑却连连摇头,心想人生在世,就应该快意恩仇。该杀的就杀,不该杀的如果惹到了本座,那也是照杀不误,何来如此多的规矩?

    世事就是如此,每个人的观念都不一样,很难说清谁对谁错。在秋婉璃的这个事件当中,情况更是复杂。因为整个高夏国的百姓,都在庆祝新皇帝的登基。

    寒镇离听到他的这一番话后,更是久久不能自己,内心一阵感动,突然躬身道:“华少侠的见解实在是高人一筹,寒某拜服。作为感谢,在下破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有个叫做叶清的姑娘正在四处找你,不知道华公子是否和她遇上了?”

    “什……什么?叶……叶清?”华麟全身一震,顿时呆在了那里。过了良久,他终于摇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她不可能来到此处的!”

    寒镇离笑道:“有什么不可能?华公子刚才自己也说过,这个世界其实很渺小!那个叶姑娘左手带着一只黑色的手镯,笑起来时,一双眸子像天上的弯月似的,极为漂亮。对也不对?”

    华麟一愣,突然狂喝道:“她……她现在哪里?”说完扑过去,紧紧抓住了寒镇离的手臂。

    寒镇离连忙运功,暗暗抗衡着华麟的指力,但他仍然感到疼痛不已。不由一阵骇然,心想这华麟的修为当真是深不可测,可笑在两年前自己还想与他一较高下,当日真是捡回了一条小命。

    幸好华麟的自制力还算不错,渐渐地松开了寒镇离,问道:“你究竟在哪里见过她?”

    寒镇离笑道:“二十天前,我和她一同来到此处。不过据我推算,她现在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不过你也别担心,她和你终究会相遇的。”

    华麟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心想叶清究竟是怎么出来的?……是了,若渊他们临走时,在中原建造了一座传送阵,叶清一定是打听到了自己的消息,所以追了过来。哎,如果真能让我再看她一次,就算是立刻死了,也都无怨无悔了。

    此时华麟的脑袋里一片混乱,就连霞光殿的霍光已经返回,他都一无所知。

    与霍光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位霞光殿的知客。

    那知客大约四十岁上下,修为只在元神后期左右。只听他道:“谁是仙剑派的龙啸?”

    说完,他一双眼睛落在了訾刑的身上。只因为,他发现訾刑的全身罩着一股森冷的寒意,让他十分不舒服。

    訾刑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看,知道他认错了人。于是傲然道:“在下是冥界的訾刑,你说的龙啸,应该是后面那位穿白衣服的少年。”

    中年人为之一愣,诧异道:“冥界又是哪个门派?”

    訾刑无语……

    霍光上前道:“三位请跟我来吧,先去客房休息片刻!”

    华麟此时已经回过神来,向寒镇离道:“你要不要进去?“

    寒镇离摇头道:“不了,我是来拜师的!”

    华麟一惊,心想你这家伙倒是有些自知之明,竟然懂得找霞光殿来拜师学艺?当下也不再说什么,跟着訾刑、明剑他们向霞光殿的门内走去。

    华麟这一路走来,发现霞光殿的房屋都隐迹在云雾之中,根本看不清他们的规模有多大。途中又遇到的几名弟子,但他们的神色都十分凝重。

    霍光带着华麟三人,终于来到了客房。说道:“你们先在这里休息片刻,等我们七师叔从禁坛回来后,你们再直接跟七师叔谈话罢。”

    明剑的反应倒是挺快,郁闷道:“奇怪了,为什么又要我们找你们的七师叔谈话?……你们的五师叔呢?”

    霍光一愣,结舌道:“这个……五师叔现在不方便见客。”

    华麟叹道:“哎,你们五师叔的伤势不妨事吧?”

    霍光一愣之下,说道:“果然瞒不了你,十天前的那场大战,我们损失了很多人。这些该死的神羿门,总有一定要灭了他们。“

    华麟打开空间戒指,从里面把霞光殿的“紫云令”取了出来,说道:“这是你们的紫云令,雷天域叫我先这个还给你们。……现在,你们这里还有谁能管事,请让我见他一面。”

    霍光骇然一惊,一把夺过紫云令,仔细地观察起来。突然狂喜道:“你……你在哪里遇见了我们的雷掌门?”

    华麟淡淡地道:“我在解神阵里见过他一面,别问这么多了,随便找一个能管事的人来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请教你们。”

    霍光连声道:“你等等,我这就去把蔺师叔叫过来。”说完,他捧着紫云令,快步奔了出去。

    訾刑见状,笑道:“你早就应该把他们的令牌拿出来的,哈哈哈……”

    华麟耸了耸肩膀道:“这可不行,雷大哥曾经说过,不要拿他的令牌四处作威作福。这里是他的门派,我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明剑笑道:“你真的见过雷天域?”

    华麟点头道:“我骗你做甚么?我还和他结为了兄弟呢!”

    明剑暗暗咋舌,就听訾刑又问道:“你打算怎样替他们解围呢?”

    华麟叹道:“这个……其实我的办法很简单,就是让他们尘缘星另选一个掌门。最好是让‘明镜散人’坐上这个宝座。如此一下,宁纤雪就会找他的麻烦。只要他一死,尘缘星的人质也就安全了。而且,宁纤雪的怒气也会消弱几分。”

    訾刑道:“可是,明镜散人未必敢坐上这个掌门之位吧?”

    华麟笑道:“嘿嘿……事在人为,我设一个局,让他务必要跳进去。”

    訾刑摇头道:“可是,万一这个计划失败了呢?”

    华麟无奈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只好冒充一次尘缘星的掌门,再去会一会宁绵雪了。这是下下策,希望不要走到这一步!”

    訾刑大惊道:“你疯了?你这岂不是去送死?”

    华麟道:“这可未必!嗯,让我想想,还是小心为妙。或者我再劝她再等几年,让尘缘星另选了一个掌门后,再来报仇!相信她应该不会杀我吧?”

    訾刑气道:“我倒是想听一听你的第一个计划,你打算怎样让明镜散人坐上这个掌门之位?”

    华麟笑道:“这个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本少侠手里还有一件东西没有拿出来呢,谅他也不知道这件东西就在我手中。”

    就在这时,门外已经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声音远远道:“我也想听听,这位少侠有何好计策?”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