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433章 以德报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正当众人错愕之即,那恶灵终于回过神来,它咧着大嘴,迅速向华麟扑到。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华麟岂会容他近身?立刻左手一抬,一团绿光罩了过去,对面那恶灵顿时定在了空中。华麟此刻对“冥王令”的用法已经练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那恶灵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要把自己吸进去,它大惊之下,自然而然的向后退缩。但华麟却扯着它不放,此时只要再稍微加一点力度,就能完全把它收了。但华麟却偏偏没有这么做,而是走了过去,一脚把它踹到了地上,抬脚拼命踩在它的身上,嘴里骂道:“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我踩死你,我踩死你去!”

    那恶灵一阵挣扎,但华麟手中的“冥王令”却始终罩着它不放,同时继续踩道:“看见本少爷来了也不行礼,还跟我吡牙咧嘴?……看我不踩死你?我踩,我踩,我踩死你!”

    那恶灵渐渐露出了骇异之色,它只感觉自己的灵气一丝一丝地被“冥王令”吸走,心中更是一阵大骇。

    就听华麟骂道:“服不服?”

    那恶灵倒也嘴硬,只是闭口不言。华麟又踩了两脚,心里反倒先软了下来,“砰”的一脚,把它踢到了对面的角落里,冷哼道:“你给我乖乖地蹲在那里,若是发出了半点声音,我就立刻收了你!”

    那恶灵惊慌地看着华麟,竟然半点脾气都没了。

    门外的“黑魄八骑”愕然对视了一眼,下巴差点全都掉到了地上。此时就连訾刑也都目瞪口呆,只是呆呆地看着华麟,心想这家伙莫非是疯了,怎么不顺便把那个恶灵给收了?莫非真的要把它收为奴才?

    就见华麟忙手忙脚的在地上画了一个防御阵,然后迅速把四颗“能量晶石”嵌了进去。启动阵法,一个透明的结界亮了起来,华麟轻轻把手中的霞照剑“悬浮”在半空,然后盘膝坐了上去。

    甫一坐下,他立刻便打了一个寒战,幸亏他悬空坐在霞照剑上,地上的寒气这才不会直接侵入他的体内,再加上“防御阵”的作用,终于减弱了不少阴寒。虽说如此,但他的情况却并不乐观。因为他刚才从高空中坠落时,已经受了一些内伤,而现在却要运功抵挡外面的阴寒,两相交加,致使他顾此失彼,无法兼顾。偏偏“圣清院”的心法只对水系的寒冰有效,对这冥界的阴寒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华麟想到此处,不由焦急起来……

    外面的“黑魄八骑”终于回过神来,见囚室内再无声响,于是悻悻地退出了地道。

    回到地面,排行第二的男子担扰道:“那姓华的想不到这么厉害,竟然只用了一招,就把那黑风煞定住。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我们这么对待他,不知道会不会惹来什么麻烦?”

    为首的铁翼脸色变了变,但仍然嘴硬道:“管他是什么来头,我就不信他们能够冲出锁魂室,一切等城主回来后再说!”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华麟艰难地运行着体内的真气,訾刑则在陋室中踱来踱去。他不时回头看了看华麟的脸色,见他的气色越来越差,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角落里的“黑风煞”倒是渐渐回复了一些生机,他眼中立刻闪过了一丝寒芒,双眼死死地盯着华麟,见他渐渐沉入了修练的状态,不由蠢蠢欲动起来。

    不过,当他看见华麟膝盖上的“冥王令”时,却又露出了一丝惊恐的模样。心想若要杀死华麟,就必须一击奏效。否则等对方醒来,自己只有死路一条。然而要杀死华麟,就必须先把眼前这个走来走去的訾刑除掉。想到这里,黑风煞又把目标放在了訾刑的身上……

    訾刑是何许人也?他突然止步,扭头向黑风煞望来。

    黑风煞暗暗一惊,发现这个冷漠的男子也不好对付,于是缩成了一团,准备找到机会后再动手。

    谁知訾刑却径直来到了他的面前,蹲下身体道:“我知道你想先对我下手!对不对?……不如这样罢,我让你三招,你如果杀得了我,那就算你获胜。如果胜不了,我就把你给收了。怎样?”

    黑风煞的内心进行了一场剧烈的斗争,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訾刑冷笑了一声,立刻从怀里掏出了三支“夺魂旗”,一一插在了黑风煞的面前。说道:“你要是胆敢踏出这三支夺魂旗的范围,我也随时可以收了你!……信也不信?”

    黑风煞撤底失去了信心,只是惊骇地望着訾刑,心想自己究竟是走了什么霉运?今天所遇到的两个人类,竟然全是自己的克星!

    訾刑站起身来,缓缓又在陋室中踱来踱去……

    不知不觉中,转眼已经过了五个时辰。华麟只感觉度日如年,自己的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变得越来越糟糕。此时全身的皮肤隐隐传来一阵阵剧痛,好像正在开裂一般。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又熬了两个时辰,华麟体外的“幻光镜”渐渐失去了光泽,此时就连他的意志也变得模糊起来。恍恍忽忽之间,好像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天边传来,问道:“兄弟,你怎么了?”

    原来訾刑已经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于是上前询问。

    华麟一惊,脑海中立刻闪过了许多念头:冥界的嘱托,还有迷仙镇的未来,更有上官灵的生死,都在等着自己去营救。若是自己死了,他们就没有半点希望了。虽然自己可以把这些事情交给訾刑去办,但是他的性格自己最是清楚。他若是遇到了什么阻碍,定会大打出手。在这个世上,武力并不能解决大部份的问题,想到此处,华麟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

    訾刑关怀地道:“兄弟,你好些了没有?”

    华麟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没事,我再研究一下修真心法就行了!”说完,华麟打开空间戒指,把【梵谧心经】和宁纤雪的【九转神功】全都拿了出来。

    訾刑见他手里拿着两枚记忆晶片,说是要临时修炼什么心法,于是愕然道:“这样也行?”

    华麟道:“有什么不行的,你没听人说吗?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一向待我不薄的!”

    訾刑一阵冒汗……

    华麟顶着身上的一阵阵剧痛,迅速翻开了【梵谧心经】。暗暗想到:既然无法抵御冥界的阴寒,那么只有反过来利用这种物质了。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这冥界的阴寒不属于任何属性的东西,而且它所包含的“灵气”微乎其微,并不适合用来修练。华麟狠狠一咬牙,心想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不能自创出一套心法来,那就只有死在这里。

    百忙之中,华麟在第二部【梵谧心经】上,找到了聚神的这一章。可惜这一章全是关于如何吸收各种精魄和灵力的,并不适用于冥界的阴寒。

    无奈之下,他又翻开了宁纤雪的【九转神功】,只见上面的第二重心法是‘引灵诀’,上面说道:虚怀若谷,感受乾坤,尽收气府……

    看到这里,华麟正准备仔细地研究一下,谁知全身越来越痛。情急之下,他也不管这些东西行不行得通了,胡乱把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法掺在了一起,并开始修练起来。

    这时,他把自己的意识沉入到了“元气府”中,只见“幻光镜”仍然在独孤的运转着。于是狠狠一咬牙,突然撤去它的保护。刹那间,只见一股汹涌的黑气涌了进来。华麟一连打了三个寒颤,差点被冻得元神出窍。

    此时却只能忍住了剧痛,咬紧牙关,强行命令自己的元神,去捕捉那些黑色的寒气。双方甫一接触,华麟立刻又是一阵抽搐,“幻光镜”也是一阵剧烈的颤动。可惜那团黑色只是绕着“幻光镜”转了一圈,便又飘飘荡荡散了开来。

    华麟一阵沮丧,但他却不甘心就此认命,于是再次命令自己的元神去靠近那些寒气。一次不够,就两次。两次不够,就来三次……

    如此试了数十次之多,每次尝试,都会让他全身一阵剧痛。这就好像是用**的身体,去拥抱一块寒冷的“冰块”一样。

    也不知试了多少次,只见一团寒气绕着“幻光镜”转了一圈后,终于被幻光镜吸进去了一小部份。虽然这点寒气还不及头发丝那般细小,但却已经让华麟为之一振。于是,他继续咬紧了牙关,就为了那么一点点寒气,一次次催动自己的元神,去捕捉那些令人讨厌的东西……

    其实他也想放弃,因为这种折磨绝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但是为了见到自己的灵儿,他必须这么做下去。这时候,冥界的嘱托和迷仙镇的未来,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寄托!

    时间在悄悄的流逝,华麟却早已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在他眼里,只是那一遍一遍的自我摧残。

    囚室中,地上的“防御阵”早已破灭。这是因为华麟再也没有给“防御阵”添加过“能量晶石”的原故。

    这三天来,訾刑只是傻傻地看着华麟,在他眼里,只有钦佩和惊讶两种神情。

    囚室的空气正在迅速的流转着,而这一切,全是华麟所造成的。因为“冥界”的阴气大多不能被利用,所以华麟只能不停的交换,不停的吸纳。在这过程中,华麟的气色倒是渐渐好转,最后完全恢复了正常。

    角落里的“黑风煞”果然一直动都不敢动弹,他甚至怀疑,华麟运功所产生的气流会把自己整个人都吸收进去。这时不要说“暗算”华麟,他甚至连靠近对方的念头都不敢产生!

    转眼又过了一天,城主却依然没有回来,想必她并没有立刻受到冥皇的接见。

    就在訾刑等得不耐烦之际,却听见地道的尽头突然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墙壁都为之震动。接着,外面又是一连串“叮叮当当”的激烈的刀剑声。铁翼的声音远远传来道:“黑骑快封死他的退路,四妹小心!”

    但已经迟了……

    就听见一个女子的尖叫声传来,外面的刀剑声全都停了下来。只听一个刺耳的声音狂笑道:“快把我徒弟放出来,不然的话,我就宰了你们的四妹!哈哈哈哈……听见了没有?”

    铁翼怒道:“黑雾老怪,你别欺人太甚,等我们城主回来,那就是你丧命之时!”

    那刺耳的声音又笑道:“你们城主又不是没被我玩过,她就算回来了,还不是结果一样?哈哈哈哈……”

    “住嘴!快把我四妹放开……”

    “哼!……我再说一遍,立刻把我徒弟放了,如若不然,我现在就把你四妹给撕了!”说完,就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啊”的尖叫了一声,显然被那个什么老怪拧了一把。

    铁翼急道:“住手,我答应你便是!”

    外面的通道突然变得一片沉默,訾刑正自诧异之间,就听见“咣啷”一声,背后的铁门已经被人打开。铁翼寒着脸走了进来,指了指角落里的黑风煞道:“畜生,你师父来接你了,立刻给我滚出来!”

    黑风煞兴奋地站了起来,但正要踏过訾刑的三支“夺魂旗”时,他却突然感觉不妥,于是立刻又缩了回去。抬头向訾刑看去,只见他站在远处看热闹,并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黑风煞见状,立刻“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铁翼等他出去后,立刻“咣”的一声,又把铁门关了起来。

    訾刑冷笑了一声,若无其事的回到华麟身边坐下。通道外又是一阵吵闹声,铁翼大声吼喝道:“快把我四妹放了!”

    谁知那个刺耳的声音却狂笑道:“等我们出去后再说罢!……你们都给我让开!”

    剩下的“黑魄七骑”不敢违拗,纷纷让开了一条通道。过了不久,外面终于回复了平静,仿佛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囚室内,华麟仍然在练功,訾刑则缓缓收起了地上的三面“夺魂旗”,然后坐在他的对面,静静地等他醒来。谁知又等了一个时辰,华麟却仍然练得如痴如醉,丝毫没有撤功的意思。訾刑终于忍不住道:“我说兄弟,你练了都有三天时间了,也该醒来了吧?”

    华麟仍然没有反应,就在这时,囚室的铁门“咣”的一声被人打开,“黑魄七骑”陆陆续续走了进来。

    訾刑诧异地抬头看去,只见他们之中,唯独少了那个什么四妹。

    为首的铁翼咳嗽了两声,尴尬地说道:“两位辛苦了,有件事想请你们帮个忙,不知有没有兴趣?”

    訾刑尚未回答,排行第二的男子立刻补充道:“事情办完后,俩位可以自由行动,如何?”

    訾刑并不笨,于是冷笑道:“是不是要我们去救人?”

    “黑魄七骑”都是一阵尴尬,为首的铁翼咳嗽了两声,说道:“少侠果然是聪明之极,还真被你说中了!”

    訾刑道:“不好意思,我只想在这里等你们城主回来。至于其它的事情,我可不想插手!”

    门口的“黑魄七骑”都是脸色一变,其中一人怒道:“我们好心跟你商量,这是看得起你。如若不然……”

    话未说完,为首的铁翼已经大声喝道:“六弟给我住嘴!”说着,铁翼又向訾刑拱了拱手,道:“既然少侠不肯帮忙,我们也不强求!……告辞!”

    訾刑侧过头去,不再理他。

    “黑魄七骑”悻悻地退了出去,正要关上铁门,就在这时,却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说道:“你们先别走,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帮忙的?”

    众人都是一愣,回头看时,却原来是华麟醒来了。

    訾刑立刻道:“这些家伙,现在又想叫我们去帮他们救人。真是可笑之极!”

    华麟愣道:“救谁呢?”敢情他才刚刚清醒,所以并不知道事情的始末。

    訾刑无奈,只好把经过说了一遍。华麟听罢,眼珠子转了转,说道:“那我们就帮他们一次罢!”

    訾刑气道:“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华麟哀求道:“訾大哥,你对捉鬼的事情比我精通得多,没有你的指点,我可不行的!”

    訾刑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华麟见状,立刻又道:“就当是出去散散心罢!如何?”

    訾刑仍然没有说话。

    华麟知道他心里是想出去的,就是感觉不痛快罢了。于是擅自替他拿了主意,转身对门口的“黑魄七骑”问道:“那个……黑雾老怪究竟住在哪里?我和我大哥替你们把人救回来。不过,我们收费是很贵的哦!”

    黑魄七骑闻言,全都一阵面面相觑……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