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435章 陋室争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訾刑回头道:“兄弟,他在跟你说话呢!”

    华麟也立刻醒悟过来,于是眼睛一亮,大声对那黑影喝道:“你过来!”

    那黑影正是黑风煞,他见华麟叫自己过去,不由露出了一丝恐惧的神色。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他真想转身就逃,可看见华麟手中的冥王令时,却又吓得不敢动弹半分。于是只能暗暗痛恨自己,为什么刚才会鬼使神差的走了出来,当时怎么就不知道逃走呢?

    华麟继续喝道:“叫你过来就过来,在五丈外给我站好,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在下有些话想让你转告你师父罢了。”

    那黑风煞磨磨蹭蹭来到了五丈外,却再也不敢走近一步。华麟估摸着这个距离也该差不多了,于是冷然道:“你回去告诉黑雾老怪,本少爷现在就要去宰了他。若是他肯立刻放人……”说到这里,华麟转身对铁翼道:“你四妹叫什么名字?”

    铁翼连忙道:“夜莺……”

    华麟点了点头,回头又对黑风煞道:“你师父若肯立刻释放夜莺姑娘,我就饶他不死!快去,迟了一步,我就连你一快都收了!”

    黑风煞一阵哆嗦,哪里还敢犹豫,“嗖”的一声就转身溜了。

    华麟见他走得不见了踪影,于是哈哈笑道:“这个笨蛋……”

    身后的银鹰突然醒悟过来,大喜道:“少侠果然厉害,这黑风煞受此惊吓,一定会立刻跑去通报黑雾老怪。我们只须跟着他的气味,就能一举杀入他们的老巢!”

    众人闻言,都是精神一振。这才知道华麟刚才叫“黑风煞”来到五丈范围内的用意。皆因此处的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追踪粉的香味,这黑风煞在心神慌乱之下,哪里会想到这么多?

    铁翼也不禁暗暗佩服华麟的急智,当下立刻道:“快……我们追!”

    九人寻着“黑风煞”的香味,一路向着地通的深处追去。由于黑风煞刚刚离开,所以他的香味最是清晰。众人一直追了七八个岔道,在纵横交错的地道里渐渐迷失了方向。

    所幸黑风煞的香味始终在前方若隐若现,故而众人并未跟丢。

    转眼又追了六个岔道,只见前方是一条笔直的入口,黑乎乎的也不知道通向何处?然而就在这时,空气中的香味却突然不见了踪影。铁翼等人仍然毫无所觉,只是继续向着前方掠去。

    此刻,只有华麟停了下来,他转身摸了摸右边的墙壁,一阵若有所思……

    且说铁翼等人已经追到了二十丈外,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洞。铁翼兴奋地道:“哈哈……终于找到黑雾老怪的老巢了!”

    华麟却突然想起狂沙星“仙绫宫”的地道,于是大惊道:“不好……快回来!”

    但已经晚了,就听见一阵惊呼声传来,铁翼大声喝道:“快撤!……快撤!”

    “嗖嗖嗖”黑魄七骑突然掉头就跑,并且从华麟的身边掠了过去。訾刑也大声叫道:“兄弟,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快逃啊!”

    华麟扭头看去,只见一团墨绿的“液体”,从通道的尽头处凶猛地扑来。它几乎塞满了整个地道的空隙,粘糊糊地吓人之极。

    华麟大惊之下,连忙一脚踹在岩石上,借力一跃而起,拼命向着原路返回。说时迟,那汹涌的液体已经冲到了自己背后,它的速度之快,绝不亚于任何修真者!

    华麟百忙之中,连忙掣出霞照剑,踏剑迅速向前方射去。訾刑一边逃一边催促道:“快快……再快一点!”

    华麟回头看时,只见那粘糊糊的东西正张开着大嘴,迅速向自己咬来。所幸它稍稍慢了一些,所以总是咬了个空。

    面对如此庞大的怪物,华麟直有一种无力抗衡之感。除了逃命外,再无它法!

    整个通道都被强大的气流震得“轰轰”作响,前方的黑魄七骑也都各自逃命,纷纷向旁边的岔道掠去。

    到了最后,那怪物只是追着华麟一人,仿佛定要把他吃进肚里。

    华麟掠过几个路口,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竟然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内。只见十丈外就是一堵坚硬的岩壁,情急之下,他立刻打开空间戒指,把最后一柄“仙剑”拔了出来。这“清鸿剑”还是他第一次使用,所以握在手中仍是跳动不己,华麟举剑就向前方的岩壁斩去,谁知岩壁的表面竟然刻有一层禁制,这一剑砍下去,竟然只劈了一条半尺深的痕迹。

    说时迟,身后的“粘怪”已经追到了身后,而华麟也已经走到了绝路。不由“啊”的一声惊叫,顿时被身后的“粘怪”一口吞了下去……

    华麟眼前一黑,只见这“粘怪”体积之大,实属罕见。自己被它吃进肚内,仿佛立刻沉入了海底。同时感觉自己的手脚立刻被一种稠状的物质所粘住,再难移动半分。幸好“幻光镜”在体外形成了一团透明的保护层,堪堪能够护住全身。华麟睁眼看去,只见周围骇然出现了无数个吸盘,死死吸在了自己身上,若非幻光镜拼命把它们撑住,恐怕自己早被它们吸光了。

    那“粘怪”吞下华麟后,这才慢慢悠悠向原路返回。华麟只觉自己在它体内颠来倒去,难受之极。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粘怪”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老巢,渐渐地安静下来。一刻钟后,华麟听见周围响起了一阵阵“咕噜咕噜”声响,那粘怪终于耐不住性子,一口又把华麟给吐了出来。……或许是它觉得华麟的味道不好吃罢?又或者是消化不了?所以把他排出了体外。

    华麟“扑嗵”一声,摔在了地面。于是狼狈地站直了身体,回头看去,只见这是一个空旷的洞穴,高约三十多丈,两边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尽头。就在自己的背后,横卧着一只高达十丈的“粘怪”。华麟仰头看去,感觉自己在它面前,就是一只弱小的蚂蚁,不禁让人心惊胆寒。

    华麟骂道:“喂!……你怎么不吃我了?是不是味道不好?”

    那粘怪的身体一阵波动,突然冒出了一只眼睛来。它看了看华麟,复又把眼睛缩了回去。仿佛对他提不起半点兴趣。

    华麟一阵郁闷,心想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怪物给吃了。但是,自己的味道太差,所以被人家吐了出来。想到这里,他就感到一阵恶心……

    华麟收回了自己的宝剑,悻悻地转身离去。黑暗中,哪里还找得到什么出口?所幸地面仍然残留着“粘怪”的痕迹,华麟顺着光滑的地面,终于在五十丈外,找到了一条通道。

    出了洞穴,华麟直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不禁朗声唤道:“訾刑……”

    “铁翼……”

    谁知叫了半天,却没有半点反应。想必他们也已失散。

    华麟沿着地道走了二十余丈,突然在左边的墙壁上,发现了一个脚印。这是自己逃命时,借力在墙上一蹬,故而留下来的记号。

    于是停下脚步,记得“黑风煞”的香味就是在这里突然中断,所以他一定是从这堵墙里钻进去的。

    想到此处,华麟伸出右手,轻轻按在了墙壁的表面,施展出一丝“搜神术”,迅速向岩石内渗透。

    五丈、十丈、十五丈……

    正当华麟意志衰竭之时,终于看到岩石的后面果然有条通道。

    华麟眉头一跳,心想自己不懂“穿墙术”,看来只好挖过去了。想到这里,于是“呛”的一声拔出“清鸿剑”,奋力向墙上砍去。愕然发现,这里的岩石并没有禁制的保护,所以立刻被“清鸿剑”劈出了一道半丈深的剑痕。华麟大喜之下,手起刀落,又是一阵猛挖,三下两下挖出了一条五丈深的通道。

    这冥界的岩石虽然坚硬无比,但哪里是“清鸿剑”的对手?每一剑砍下去,就仿佛是切豆腐一般容易。

    不到两刻钟,华麟就成功地打通了两个地道之间的隔阂。来到另一个通道内,只见这边的墙上都刻有一幅幅精美的图案,地面的石板光滑如镜。华麟冷笑道:“这回还不把你的老巢找出来?”

    华麟顺着“富丽堂皇”的通道向前走去,前面出现了一扇大门,华麟奋力推了一下,谁知它却纹丝不动。华麟无奈之下,于是在旁边仔细地搜寻起来,果然在右边发现了一个扳手。于是轻轻一扳,前面的大门“嘎嘎嘎”缓缓敞开。华麟立刻掏出了“冥王令”,右手则横着“清鸿剑”,小心翼翼地踏了进去。

    进入大门,只见里面是个精美的大厅,两边的墙上镶嵌着六颗宝石,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华麟暗暗想到,这“黑雾老怪”倒也懂得享受,在这个冥界之中,竟然可以收集到如此众多的宝物?看来这些东西都是他抢来的了……

    大厅的左右两侧,分别还有一扇门。华麟见左边的门上刻有图案,作工稍为精细,于是暗暗想到:黑雾老怪一定就在这扇门内。

    打开此门,却见里面又是一条更为豪华的通道,华麟沿着通道缓缓向前推进,走了良久,又来到了一间秘室。谁知自己的面前又出现了三条岔道,华麟一愣之下,立刻撤去全身的功力,心想这样走下去,鬼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想到此处,于是打开其中一扇最豪华的门,猛地闪身窜了进去。谁知里面却是一个宽敞的客厅。只见客厅内摆放着一张八仙桌,还有几个茶几,四面的墙上嵌有十余颗宝石,看此等装饰,简直比皇宫还要奢华数倍。

    除此之外,客厅的两侧还有五扇门。华麟心里想到:这里应该就是黑雾老怪的老巢了,只是不知道他究竟住在哪个房间里?

    同时,华麟也正暗暗奇怪,心想自己都进来了这么久的时间,怎么黑雾老怪还没有现身?

    想到此处,华麟把心一横,径直推开了右边的一扇门。甫一进门,立刻就被眼前一切给惊呆了。

    只见里面是一个更为宽敞的洞穴,周围的岩石上,挂满了各种金银珠宝。无数巨大的钟乳石,悬挂在洞顶,别有一番景致。在洞穴的中央处,竟然有一片淡绿色的水池。水池的表面,总有一团雾气蒸腾不休,使得整个洞穴充满了灵性。然而,最让华麟吃惊的却是水池的后面横放着一张硕大的玉床,一个全身**的女子被强行绑在了玉床上。

    华麟一惊,心想这个黑雾老怪真是离谱,莫非有什么特殊的嗜好不成?又或者,他正在吸收这女子的灵气?

    华麟不敢多想,也不敢多看,快速脱下自己的外套,来到床前给她盖上。却见那女子用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自己,从她的眼神之中,依稀可以看到一些熟悉的影子。

    由于“黑魄八骑”的四妹总是蒙着脸,所以华麟并未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于是柔声道:“你就是夜莺吧?”

    那女子听到此话后,终于不再挣扎,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华麟见她双手被一根“透明”的东西捆在床上,于是伸手想去扯开她手腕上的禁制,谁知一拉之下,竟然无法扯断。

    无奈之下,华麟只好抽出“清鸿剑”,小心翼翼地去割那个禁制。这清鸿剑不愧为仙剑,三下两下就把她手上的禁制给割断。

    如此这般,华麟又把她手脚上的禁制全都毁去。那夜莺得到了自由,立刻失声道:“你……你走开,不要靠近我!”

    华麟一愣,问道:“咦?你怎么又可以说话了?”

    那夜莺连连向床的另一边缩去,但身上的衣服却掉了下去,顿时又把她美丽的胴 体暴露无遗。

    华麟一阵目瞪口呆,却见那夜莺姑娘骂道:“你看什么看?不要脸!”

    华麟俊脸一红,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水池边,蹲下身子,用手去捞池子里的清水。心里暗暗想到:这池子里的“水”有点古怪,好像和自己这几天所吸收的物质十分相似。

    正想着,右手正要伸进水里,那夜莺却尖叫道:“不……不要碰那些水。危险!”

    华麟一愣,连忙把手缩了回来,回头道:“看来你很关心我嘛!……嘿嘿!”

    夜莺已经穿回了自己的衣物,复又把自己的粉脸用一块面纱蒙住,娇声道:“我才不管你的死活呢!……你一定是黑雾老怪的同伙,对也不对?”

    华麟见她已经恢复了原状,于是站起身来道:“我是专程来救你的,跟那老怪没有半点干系!”

    夜莺仍旧不信,只是侧着头看着他,想从他脸上分辨出真伪。但她最终还是拿不定主意,于是问道:“若你不是他的同伙,又怎会找到这里呢?”

    华麟道:“我刚才和你大哥一起来的!……不说这些了,黑雾老怪去哪里了?”

    夜莺终于信了几分,于是乖乖地道:“半……半个时辰前,有人在门外禀报,说是有人来找碴。当时黑雾老怪并没有注意,谁知过了没多久,就听见‘食魂兽’被人惊动,所以他立刻出去看看究竟,现在还没有回来。”

    华麟见她低着头,不敢直视自己,心想她刚才是不是已经被黑雾老怪纠缠了许久?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惋惜。于是连忙道:“是了,老怪一定是被铁翼他们缠住,所以没有回来。……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等他,杀他个措手不及。”

    夜莺惊骇道:“不……不要,你打不过他的。我们还是快逃罢?”

    华麟一阵犹豫,心想这夜莺也是幽魂,一旦动起手来,自己说不定要全力施展出“冥王令”来。如此一来,若是把她也给一起收了,那可真是笑煞人也。想到这里,不禁回头看了看身边的水池,惋惜道:“这些碧水真是奇怪,竟然可以在冥界中流动,看来只好等以后再来研究了。”

    夜莺连连顿足道:“快走嘛,快走嘛……老怪就要回来了!”

    华麟无奈道:“好罢!”

    谁知话刚说完,就听一个阴冷的声音说道:“现在还想走?别做梦了!”

    俩人都是一惊,寻声看去,只见一团黑雾缓缓从墙壁中飘了出来。此獠全身裹着一团黑雾,蒙蒙胧胧看不真切。但给人的感觉,应该是非常的丑陋。华麟冷笑道:“你回来了也好,也省得本少爷再多跑一趟!……哼!”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