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436章 练功过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那黑雾老怪一阵狞笑,身体周围的黑气越来越重。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华麟暗暗戒备,左手横着“冥王令”,右手执着“清鸿剑”,回头喝道:“夜莺姑娘!……你先走一步,这个家伙交给我来对付!”

    那黑雾老怪见他分神旁顾,于是欺身而上,手中寒光一闪,突然多了一柄黑色的勾魂镰,锋利的刃口直切华麟的颈部。

    谁知华麟却是故意引他出手,当下暴喝一声道:“找死……收!”

    他手中的“冥王令”迅速向黑雾老怪罩去,只听“嗖”的一声,黑雾老怪身边的雾气尽被吸进了冥王令中。然而,那黑雾老怪却不受冥王令的控制,仍然直扑而来。华麟大惊之下,连忙举剑去挡,就听“当”的一声脆响,双方硬接了一招。

    华麟连退了两步,但他仍然不死心道:“冥烟无形,令至同归……收!”

    那黑雾老怪也是暗暗心惊,心想这少年手里的东西究竟是何物?竟然可以把自己释放的黑气全都吸走?当下身体一转,突然不见了踪影。

    这老怪的身法果然了得,华麟的冥王令立刻又“收”了个空。他顿时感觉周围鬼影幢幢,洞内的光线原本就蒙蒙胧胧,一时间根本拿捏不到对方的位置。所幸这几个月来华麟的修为突飞猛进,他隐隐察觉到一股杀气从左侧一掩而至,当下不及细想,连忙暴喝一声,手中的清鸿剑化作一道光幕,直斩左边的黑雾。

    “当”的一声脆响,黑雾老怪被他逼回了原形,华麟一招不成,第二招又起,立刻用“冥王令”罩定了对方的身体,大声喝道:“收……”

    一股强大的吸力把黑雾老怪吸了过来,华麟大喜之下,正要将他吸入冥王令中,谁知那黑雾老怪突然跃身而起,手中的“钩魂镰”迅速向自己的脑袋削到。

    华麟终于明白,这“冥王令”竟然对他无效,心中顿时一片震惊。

    他哪里知道,这黑雾老怪一直都在修练吸髓**,几百年来,他与外面的那个“食魂兽”一样,已经渐渐形成了一种半液体状的身体。这种情况,在冥界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黑魄八骑”一直都奈何不了他。

    说时迟,黑雾老怪已经欺到了自己头顶,无奈之下,华麟立刻用清鸿剑耀出一大片光芒,罩住了全身。就听“叮叮当当”一连串的声音传来,黑雾老怪“嗖”的一声,从右侧一闪而过。

    华麟的反应堪称天下一绝,反手就是一剑,一幕强大的剑气从黑雾老怪的身上一划而过。地面的石凳立刻被他切成了两半,远处的钟乳石也被削了下来。

    黑雾老怪吓得连退了几步,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却见身上的裂痕又迅速地融合在一起。他发现自己没事,于是抬头笑道:“小子,你的剑法还真不错,竟然可以算准本座落脚的方位?”

    华麟一愣,心想糟了:自己的焚星轮被禁锢,“冥王令”又对他无效,这可怎么办呢?这时突然灵机一动,于是收起了清鸿剑,却把自己的霞照剑又取了出来。

    那老怪见他临时换兵器,先是一愣,过后立刻又狂笑起来。笑声刚落,他又再次扑了上来。

    谁知华麟却抢先一步腾空而起,手中的霞照剑闪过一阵电光,斜斜地向黑雾老怪斩去。

    剑光相交,就听黑雾老怪一声惨叫,全身一阵抽搐,脸上露出了骇异之色。他迅速“嗖”的一声,急退了五丈有余,左手一扬,五颗黑色的珠子射向华麟。此獠的反应也算迅捷无比,竟然不给华麟半点追击的空隙。

    远处的夜莺惊呼道:“小心凝雾术!”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传来,华麟只觉眼前一黑,身体立刻被震得退了一步。抬头看时,只见前方尽被黑色的浓雾所笼罩,周围的温度骤然下减,仿佛自己掉进了冰窑之中。华麟迅速提起“冥王令”,大声喝道:“收……”

    呼呼呼……

    前方的黑雾尽被华麟收了进去,谁知黑影一闪,那老怪突然舍下自己不管,径直向远处的夜莺扑去。

    华麟情急之下,连忙仗剑直劈老怪的后背。同时大声喝道:“叫你快走,现在碍手碍脚了罢?”

    说时迟,华麟已经追到了黑雾老怪的身后,谁知黑雾老怪却突然转身,右手一扬,一颗黑色的珠子迎面向自己的脸上射到,只听他桀桀笑道:“你上当了……”

    华麟此时距他只有一丈距离,当下连忙用霞照剑去格挡,就听“轰”的一声暴响,黑色的珠子就在眼前爆炸,华麟立刻感觉全身一阵冰凉,耳朵也被震得“嗡嗡嗡”作响。而那黑雾老怪立刻招式一变,手中的“勾魂镰”迅速向自己的脸上斩到。显然刚才他向夜莺出手,全是诱敌之计。

    华麟仓皇之中唯有向右侧一滚,可是这老怪的身法比訾刑还要诡异几分,只见他身体一晃,已然追到了背后,“砰”的一脚,把华麟踹得向后飞去。

    华麟一声怒吼,正要稳住身形,谁知脚下一空,竟然没有落脚之处。低头一看,原来下面正是一潭绿色的水池。就听“扑嗵”一声,他径直摔了进去,远处的夜莺立刻尖叫了一声,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黑雾老怪却是一阵仰天长笑,说道:“就凭你这点道行,还想跟我斗?”

    且说华麟甫一落入池中,立刻就感觉全身一僵,自己的身体立刻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冰块。他甚至连提气的机会都没有,就径直沉入了水底。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心里却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察觉到周围充盈着巨大的能量,而这些东西,正是自己这几天在苦苦吸收的物质。

    他突然明白,这几天自己所吸收的物质,乃是冥界中的水份。……由于冥界的水份少之又少,暴露在空气中的含量还不到万分之一。所以自己这几天在运行“幻光镜”时,每运行一次,所能吸收的能量就只有头发丝那么稀少。訾刑说得对,“黑雾山”的雾气只是一种湿气,并非什么灵气。但这种东西,却正是“幻光镜”唯一能够利用的灵气。它或许对冥界的鬼魂来说没有任何用处,但是对自己而言,却是一个巨大的宝藏。

    华麟想到这里,于是精神一振,立刻催动体内的“幻光镜”,想去吸收周围的水份。谁知刚一运转,外面的灵气却汹涌而入,仿佛大江决堤一样,疯狂地灌入自己身体。华麟乍不及防下,身体立刻一阵剧烈的抽搐,仿佛被呛了一肚子的冷水。

    然而,他这时再想停下“幻光镜”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外面的灵气持续的疯狂涌入,体内的幻光镜转得越来越快,转眼体积就膨胀了三倍有余。与此同时,华麟还感觉自己的“元气府”就要爆炸,情急之下,连忙一拍水底,从水池中一跃而起。

    “哗啦”一阵水声,华麟又落回到了岸边。

    远处的黑雾老怪,正在把夜莺重新绑在床上,并且狞笑着,再次把她的衣物撕去,露出了她那雪白的娇躯。

    很显然,刚才华麟掉下水池后,黑雾老怪又把夜莺给捉住了。

    这时夜莺正在拼命的挣扎,谁知左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水声,她和老怪同时一愣,纷纷扭头望来。

    却见华麟身子一挺,大声喝道:“老怪,本少爷还没有……啊?”话未说完,华麟却突然捂着自己的丹田处,痛得弯下了身体,头上立刻冒出了一颗颗硕大的汗水。呻吟道:“怎……怎么回事?”

    那黑雾老怪和夜莺仍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华麟……

    他们暗暗奇怪,华麟为什么没有死?要知道,这池子里的绿水,乃是至阴至寒的“九幽泉”。它集冥界的阴寒而形成,普通的修真者只要触到一丁点,立刻就会冻成了冰块。就算是冥界的幽魂碰上,也会立刻把它们的三魂七魄给禁锢起来。

    然而,华麟明明刚才整个人都掉了下去,但他怎么就没有死?而且还能跳上岸来,这如何不让他俩惊讶?

    且说华麟只觉丹田处的真气越转越快,幻光镜根本无法吸收如此巨大的能量,以致体内的真气无处渲泄,胀得他痛不欲生。

    黑雾老怪终于回过神来,拿起枕边的“钩魂镰”,一步一步来到华麟的面前。只见他眼中突然射出了骇人的光芒,激动地道:“想不到你竟然可以吸收‘九幽泉’的能量。好……太好了,看来这都是天意!哈哈哈哈……”

    华麟艰难地抬头望去,只见对方的眼中露出了疯狂的神色,不由心中一颤,心想这家伙莫非想把自己吃了不成?

    果然,就听黑雾老怪得意地说道:“如果把你给炼化,一定可以一举突破到聚神境界2,哈哈哈哈!”

    笑声刚落,他突然伸出一只鬼爪,迅速向华麟的肩膀抓到。

    华麟忍住腹部的剧痛,迅速用手中的“霞照剑”去抵挡,谁知动作仍然慢了一步,只觉身体一滞,早被黑雾老怪扣住了右肩。

    然而就在这时,华麟却大声喝道:“排山倒海……”

    黑雾老怪哈哈笑道:“什么排山倒海?你再怎么反抗都没用……啊?”

    “哗啦”一声巨响,身后的水池突然炸开,形成了一道三丈多高的水墙,铺天盖地的向着黑雾老怪冲去。刹那间,五丈之内尽被水墙封死,黑雾老怪一声怪叫,拼命向后撤退。但他动作再快,也无法全身而退,立刻有一片水渍溅到了他的脚上,只见他一声惊呼,半个身体立刻被“凝”成了透明的冰状。

    黑雾老怪骇异之下,颤声道:“什么?你是圣清院的人?”

    华麟怒喝道:“冰封坠!”

    身后水池里剩下的最后一滩水,也被华麟召唤而起,迅速向着黑雾老怪射去。

    黑雾老怪哪敢再逗留,立刻拖着不能动弹的下肢,“嗖”的一声向门外逃去。华麟这招“冰封坠”立刻落了个空,眼看全都向床上的夜莺姑娘射去。华麟一惊之下,连忙手腕一转,冰封坠立刻在中途转向,“哗啦哗啦” 全都射进了左边的墙上。

    华麟怒火狂烧,岂会任由黑雾老怪就此遁走,当下迅速开打自己的空间戒指,大声喝道:“千里追魂术!……放!”

    “铮”的一声,一柄分光剑激射而出,寻着“黑雾老怪”逃走的方向射去。华麟唯恐一剑不能奏效,于是再次抽出了一支分光剑,喝道:“千里追魂术……放!”

    “铮”的一声,第二支分光剑也激射而出。

    华麟这才舒了一口气,立刻又躬下身子,捂着自己的腹部,呻吟道:“怎……怎么越来越痛了?”

    仔细一检查身体,只见体内的“幻光镜”正在拼命的运转。在它的周围,整个元气府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幻光镜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正在全力吸收着周围的灵气。华麟骇异之下,脚下一个跄踉,差点站立不稳,于是唤道:“夜莺姑娘,你……你没事吧?”

    “夜莺姑娘?”

    没人回应……

    华麟愕然向她看去。一看之下,立刻全身一阵冰凉,骇然定在了当场。

    只见夜莺姑娘躺在床上,全身都变成了透明的冰块状,仿佛一具冰块雕成的人偶。最离谱的是,她身上的衣襟不整,露出了雪白的娇躯。就是这等模样,竟被自己的“排山倒海”凝在了那一刻。华麟见状,不由失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完了……全完了!”

    华麟蹒跚的向前迈去,但刚刚走了两步,就感觉自己的丹田处传来撕裂般的痛楚。于是跪了下来,一阵冷汗直流。华麟岂会就此放弃?于是顶着剧痛,艰难地向夜莺姑娘的床边爬去。

    好不容易来到床前,只见夜莺一动不动,她挣扎的动作也被定在了那一刻。华麟心神一颤,终于证实了自己不是眼花。于是缓缓地躺在了地上,任那撕裂般的痛楚,持久的折磨着自己。

    这一刻,华麟动也不想再动,因为他稍稍动一下身体,丹田处就会传来令人难以忍受的剧痛。于是,他躺在床下默默地等待,希望休息一下,能够减缓一些痛楚。

    如此这般,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脚步声远远传来。

    华麟暗暗祷告,这个人千万不要是黑风煞才好,否则自己这个模样,只有死路一条。

    就在这时,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奇怪了,这个冰人是谁?……铁翼,铁翼!你们过来看看!”

    黑魄七骑纷纷从门外抢了进来,甫一进门,铁翼就失声道:“四妹,你这是怎么了?”

    其他六骑也都一阵惊呼,纷纷上前观察。铁翼连忙道:“大家不要碰她!会……会碎的!”

    说完,铁翼用衣物,把她全裸的身体盖了起来。

    这时,訾刑也在另一边的床下,发现了一声不吭的华麟。于是欢呼道:“兄弟……兄弟,你怎么也在这里?”

    华麟呻吟了一下,无力地说道:“我……我一直都在这里。哎!”

    訾刑正要把他扶起来,谁知华麟却急道:“别……别动我,很痛!”

    黑魄七骑全都绕了过来,纷纷问道:“少侠没事罢?”

    华麟的内心一阵挣扎,终于主动交待道:“对……对不起!你们的四妹,是被我害的。真的对不起!”

    铁翼一愣道:“你害的?”

    华麟吃力地点头道:“我用池子里的水,进攻那个黑雾老怪,却不小心把你四妹也溅到了。哎!你们若要责怪华某人,在下愿意听候你们的处置!”

    排行第二的银鹰怒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铁翼连忙喝道:“二弟闭嘴!”说完,回头向华麟问道:“这是什么水?如此厉害?”

    华麟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水,反正都是绿色的。”

    铁翼眉头一跳,骇然道:“莫非是九幽泉?”

    华麟只是摇了摇头,再没有力气说话……

    铁翼来到池子旁边,蹲下来仔细看了看,突然正色道:“一定是九幽泉,你看这些干涸的石头,全部变成了绿色。”说完舒了一口气,说道:“少侠还请放心,如果真是九幽泉所造成的,那么只要我们城主回来,一定可以救回四妹的性命!”

    华麟一惊,喜道:“真的救得回来?”

    铁翼来到他的身边,点头道:“九幽泉乃是冥界的圣水,听说只有冥皇的皇宫里才有。这东西一旦溅到身上,立刻就会把我们的三魂七魄给禁锢起来。所以冥皇经常用这种圣水,封住那些非常凶狠的恶灵。……我只是想不到,黑雾山竟然也有这种东西,真是不敢相信!”

    华麟舒了一口气道:“希望如此……不过还是要向你们说一声对不起。在下真是帮了倒忙!”

    铁翼却突然笑道:“少侠有所不知,刚才我们在门外遇到了受伤的黑雾老怪,这家伙只剩下半个身体,两条腿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我们见他呆头呆脑的四处游荡,于是联手将它痛打了一顿。可惜这家伙的功力仍然十分了得,最终还是被他跑了。城主回来后,若是听到这个好消息,定会大为开心。嘿嘿嘿……”

    黑魄七骑听说四妹并没有性命之忧,于是也都放松了下来,跟着铁翼笑了起来。

    华麟也露齿笑了笑,心想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也算将功补过了。

    訾刑见他笑得很勉强,于是伸出一只右手,轻轻按在华麟的胸口处,悄悄地渡入了一丝真力,正想去查看华麟的伤势。谁知华麟却突然一阵抽搐,惨叫道:“啊!不……不要动我!”

    说完,额头上又是一阵冷汗。

    訾刑焦急道:“你这是怎么了?全身又不见有伤,倒底哪里出了问题?”

    华麟郁闷道:“哎……都是练功练的!”

    黑魄七骑都是一阵诧异,心想练功练成这个模样,这位少侠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华麟喘了几口粗气,吃力地对铁翼说道:“麻烦铁大哥回去一趟,看看你们城主回来了没有。我在这里等她,反正夜莺姑娘也动弹不得,不如在此相会!”

    铁翼站直了身体,点头道:“好罢!我和伏威回去一趟,银鹰和其他人都在这里戒备,以防黑雾老怪突然折返!”

    华麟点了点头,目送着铁翼他们转身离开……

    铁翼走后,訾刑立刻在周围摆了一个防御结界,以防有人闯入。其他黑魄五骑,则分别守在夜莺的旁边,以防她的魂体被人撞碎。

    等了大约两个时辰,铁翼终于回来,却告诉华麟等人,城主尚未归来。

    众人叹了一口气,唯有默默地守在一旁。华麟一直躺在地上,不敢稍动一下,就这样不知不觉耗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第二日,华麟感觉“幻光镜”的速度终于减慢了不少,而丹田处的痛楚,也稍稍减轻了几分。就在这时,铁翼突然站了起来,说道:“城主已经归来,现在正在过来的路上。”

    众人全都站了起来,银鹰欣然道:“不知城主见到我们把黑雾老怪赶跑了,会有何等反应?”

    铁翼笑道:“直然是要先谢谢这位华少侠了!”

    华麟暗自奇怪,心想铁翼一直都在旁边打坐,他又是如何知晓城主已经回来的消息?不过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一想到城主已经归来,华麟立刻精神一振,于是搀扶着玉床,缓缓爬了起来。谁知丹田处依然是一阵剧痛,始终无法站直身体。无奈之下,华麟只好找了个凳子坐下。心想等一会他们的城主前来,若是看见自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定会嘲笑自己无能。为了在美人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华麟只好咬牙硬撑……

    半个时辰后,城主果然带着两人前来。除了黑魄八骑的老六外,还有一位态度独傲的年轻男子。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