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478章 石破天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祁圣弈深知自己的弱点,早已暗暗凝聚功力,并在口中念念有词,暗中把法术准备妥当。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谁叫他空系的法术必须有个凝气念口诀的过程,若不提前准备,恐怕输赢立判。

    对面的滕万松也不敢大意,只是试探性的一剑远远刺来。祁圣弈怎敢让他欺到自己身前,两指一并,遥遥向对方点去,喝道:“凝!”

    前方的空间一阵扭曲,竟然形成了一个透明的真空,滕万松的长剑“扑”的一声刺在其中,长剑一阵剧烈的颤动,差点脱手而飞。不由心中一惊,只觉那透明的结界内充满着汹涌的暗劲,还向自己手腕反噬而来,连忙横移数尺,绕过前方的空间,再度向祁圣弈扑来。

    远处的祁圣弈却又两指一并,遥遥向他点去,喝道:“着!”

    这一次,前方竟然同时出现了三个透明的真空,并排挡在滕万松面前。后者骇然变色,心想这“空”系的法术实在厉害,于是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形的轨迹,直向这边的祁圣弈扑来。

    怎料祁圣弈的反应却也不慢,大喝道:“结!”

    场内无端端刮起了一个强劲的龙卷风,挡在滕万松面前,后者差点被气得当场吐血,连忙向后翻腾,堪堪避过,两人就这样反复交手十数次,不管他滕万松想从什么方向攻来,都被祁圣弈的同一招给挡了回去。

    台下的观众暗暗奇怪,心想他们为何只顾着左冲右突,打了这么久却从来没有硬拼过一次?……他们哪里知道,祁圣弈根本不擅长近身搏斗,所以不敢让对方靠得太近。而滕万松却是昨晚受了高人的指点,知道祁圣弈乃是空系的修真者,并且那人还告诉他要对付空系的修真者并不难,只要身法够快,就能欺到对方面前,只要与之进行近身搏斗,那么胜负就基本决定了。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祁圣弈使用法术的速度已经比一个月前大有提高。他为了背负起仙剑派的其望,甚至是不眠不休,每天都要练习无数次的法术,为的就是要提高法术的启动速度!滕万松若要在短时间内突破他的防线,确实存在很大的困难。

    高空中,五名圣清院的弟子纷纷变色,左边的任歆皱眉道:“师兄,看来我们要实施第二个方案了!”

    任为不慌不忙地道:“不一定,再看看!”

    另一个名叫任聪的师弟连忙点头道:“这滕万松的修为原本就在那姓祁的之上,虽然一时间突破不了,但时间一长,总有破绽可寻的。”

    任歆担心道:“可是滕万松施展的身法都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若是久久未能突破对方的防守,只怕难以支撑太久。而那个仙剑派的家伙,却始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样下去实属不妙。”

    任为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台上的比斗……

    叶清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去询问任为关于各大门派的消息,但此时听到什么第二个方案,于是上前问道:“这第二个方案又是什么?”

    任聪见她到来,于是柔声道:“师妹有所不知,再经过两场比赛,他们仙剑派的弟子就能打入前五十强了。届时他们的声名渐渐传播开来,很有可能就此站稳脚根。所以必须在进入决赛之前,将他们淘汰出局。我们原本是对滕万松报以厚望的,但如果他在今天这场比试中败落,那我们只好在抽签的时候动一动手脚了。下一场比试就安排对方和乾坤宫的元泽对抗,呵呵……谅他仙剑派的弟子再怎么厉害,也休想和乾坤宫的元泽硬拼!”

    叶清粉脸一寒,心想圣清院的弟子怎么都变得如此阴险毒辣了?这还是那个曾经名满天下,被喻为七大圣门之首的圣清院吗?

    正愤慨之际,却听周围的观众突然“哗”的一片惊呼,叶清愕然向台上望去,原来滕万松终于使出了他的师门法宝,左手一挥,手中多了一把古扇,远远喝道:“飞蝗叶!”

    台上突然一暗,狂风大作,竟然卷起了漫天的枯叶,“啾啾啾”全都向祁圣弈身上射去。那遮天蔽日的威势,直把台下的观众吓得不轻,若非有防御阵保护,恐怕许多观众都要夺路而逃。

    祁圣弈哪曾见过此等阵仗?连忙双手平推,用尽了全身力气道:“结!”只见他面前同时出现了五个扭曲的空间,无数枯叶射到其上,尽被绞成了粉末。

    尽管如此,但祁圣弈仍被劲气震得后退了五步。滕万松得此良机,早已腾空而起,眨眼划破了祁圣弈的防线,长剑横扫,直切祁圣弈的胸口。

    叶清暗道:糟了!

    果然,祁圣弈立刻被对方的剑气逼得后退了三步。就剑法而言,他怎是滕万松的对手?

    滕万松终于得到此等机会,手中的剑法犹如大江决堤般,全都向祁圣弈罩去。

    眼看躲避不及,祁圣弈再也顾不得身份,倒地就是一滚,这才避过对方的剑招。两边的裁判全都站了起来,准备随时上前阻止他们的比试。

    全场的观众发出了一片嘘声,心想两人都是清虚后期的高手,即使存在着差距,也不至于会差到这个地步啊!

    滕万松暗暗窃喜,心想昨天那名高人果然说得一点都不错,仙剑派的弟子都是修练“空”系心法,对剑法不甚精通。想到此处,手下却不留情,挺剑直刺对方的面门。

    祁圣弈刚刚站直身体,右手一扬,竟然将手中的长剑掷了过来。滕万松吃了一惊,连忙侧身避过,那宝剑就贴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

    全场的观众更是一片骚动……

    要知道这“飞剑术”可不是随便可以乱用的,虽然它的杀伤力极强,但如果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时,若是一剑伤不到对方,那就很可能会被对方把剑截住。要么磕飞,要么干脆被人没收,所以非到万不得已时,常人绝不会使用。

    当然了,也有一些人例外,比如他们的精神力非常强大,甚至可以把飞剑控制得有如手臂般灵活。又或者是同时背负着两柄宝剑的修真者,他们则有可能会偏爱这类飞剑术。如明剑和任为俩人,就是个中高手。

    但祁圣弈却显然不具备这些条件,正当他要把飞剑招回来的时候,果然就出现了意料中的那一幕。他的飞剑刚刚折返,滕万松却抢先一步,伸手探去,“铮”的一声,竟然将飞剑扣了个正着。

    全场一片愕然……

    叶清叹道:完了!

    擂台边,一个小姑娘冲了出来,急声道:“喂,你疯啦,怎么把自己的剑都丢了?”

    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仙剑派的秋婉璃。在她身后还跟着两名男子,一个是明剑,另一人当然是寒镇离了。

    明剑虽然不是仙剑派的弟子,但看到祁圣弈落败时,也不禁苦笑了一声。但他身后的寒镇离,却不知何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在全场一片瞩目当中,滕万松扣住了前者的长剑,右脚则跨前一步,运剑直指祁圣弈的眉心,说道:“你认输吧?”

    双方相距只有一丈距离,谁知祁圣弈却回答道:“是你输了才对!”说完骤然向后退去。

    滕万松岂会让他逃出自己的掌控?于是运剑直追,眼看祁圣弈避无可避,但滕万松却发现祁圣弈的双掌不知何时已经凝聚了一团白色的光芒,这正是某个法术正要发动的征兆。不由心头一跳,骇然后退,但已经迟了,由于两人靠得实在太近,根本就没有腾挪的空间,只见脚下的地板突然翻了起来,“轰”的一声出现了一个强大的龙卷风。滕万松一个收势不住,竟然被吸了进去。……在外人看来,他好像是自己冲进去的一样。

    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体早被龙卷风抛上了半空,而地面的祁圣弈偏偏又再次喝道:“结!”

    空间一阵扭曲,竟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真空,直把滕万松整个身体都裹了进去。这空系的法术却有其厉害的一面,滕万松只觉身体一阵扭曲,且越收越紧,竟然动弹不得。最后,他就仿佛变成了一个透明的气球,稳稳地悬浮在半空。

    偏偏祁圣弈又是一个呆板的人物,且阅历又少,所以他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来收缩空中的结界,唯恐对方会破茧而出。可怜的滕万松这时想认输都不行了,只觉全身的骨骼啪啪作响,仿佛内脏都要被挤出来似的,此时哪里说得出话来?

    幸好一旁的裁判及时阻止道:“我宣布,仙剑派的祁圣弈获胜!……请住手!”

    祁圣弈这才撤去功力,就听“砰”的一声,滕万松从半空中掉了下来,他半天才爬起身体,恨道:“你……你,我记住你了!”

    滕万松对此次的失败很不服气,心想刚才的那一剑,明明自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怎么就中了别人的诡计呢?但此时胜负已分,知道再难挽回,于是愤然拂袖而去……

    场外的观众良久才发应过来,鼓掌的人却很少。天空中的几名圣清院弟子更是气得脸都绿了,任为摇头道:“想不到这祁圣弈的心计竟然不在华麟之下,这就叫人意外了!”

    任歆也点头道:“想不到此人如此阴险!”

    叶清却不高兴道:“为何说他阴险呢?”

    任为道:“他被对方逼到了绝境,所以干脆扔出了手中的飞剑,引得对方伸手去抓。如此一来他便可以争得一丝喘息之机,然后悄悄念好口诀,就等滕万松再次动手。那滕万松也是个笨蛋,还以为自己掌握着主动,竟然送上了门去,由于双方的距离实在太近,等发现中计时再要后退己不可能。所以说,这祁圣弈的心计非常了得。”

    叶清暗暗摇头,心想这怎么叫阴险呢?比起你们圣清院的诡计,那简直是无法相提并论。

    但转念又一想,今天的获胜确实有些意外。祁圣弈的为人比较纯朴,凭他的阅历和性格绝不可能想到如此厉害的计策。稍一思索她立刻醒悟过来,知道定是寒镇离在背后指点过他,这新夏国的国师绝不是一个寻常人物。

    在场的观众都有些失望,这次的比试并没有出现激烈的战况,而且胜败的一瞬间都是在莫明其妙中结束。

    正郁闷着,远处的一个擂台上,再次爆发出一阵强烈的骚动。无数修真者纷纷赶去,圣清院的任歆也道:“好像是沉静空要出场了,我们也去看看?”

    叶清一阵焦急,心想在这种热闹的情况下,怎么可能问得出各大门派的奸细来?而且任为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下说出这么机密的事情,看来只有再等到下午或者夜晚时分,再去找机会询问了……

    想到这里,叶清只好跟着大家,一起向着那个热闹的擂台掠去。谁知来到近处,才发现并非沈静空要上台,而是一个光着赤膊的少年,大大咧咧地站在擂台中央。

    此人一上台就把外衣脱了,露出了他那古铜色的肌肉。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华麟的兄弟路亚飞。幸好他的相貌还算英俊,所以不会影响众人的心情。在所有参赛者中,夺冠的热门只有四个人。分别是:伴月山庄的沈静空、烈火宫的厉飞、乾坤宫的元泽、还有眼前的这个来历不明的路亚飞。

    然而这次路亚飞的对手,竟然是天雨宗的林鸿语。

    要知道天雨宗原本就是尘缘星的九大门派之一,他们的弟子要参赛,自然会引起四方的关注。再加上一个月前,天雨宗刚刚经历了一场惊人的变故,他们被暗影之门偷袭,门下弟子死伤惨重。但他们那视死如归的精神,却一直印在大家的脑海深处。这次的剑评大会,他们仅派出了一名弟子前来参赛,而这次他们的对手,竟然就是眼前的这个路亚飞,这如何不叫人捏了一把汗?

    要知道,路亚飞的每一场比试,平均都用了不到十招,就把对方逼出了擂台。这次恐怕也不例外……

    就见一个青衣人御剑而起,“嗖”的一声飞上了擂台,此人果然是林鸿语,众人见他英姿飒飒,并未露出丝毫惧意,不禁暗暗叫好。只见他远远拱手道:“路少侠久等了!……请!”

    路亚飞“铮”的一声拔出了赤阳剑,一股强大的气息随之罩定了远处的林鸿语。地面的灰尘受他的气势影响,竟然无风自动,翻滚着四处荡去。

    众人暗暗叫了一声厉害,要知道用真气逼开地面的灰尘并不难,但是要用气势办了这种效果,那可就非同小可了。由此可见,他的精神力是如何强大!

    远处的林鸿语不敢大意,缓缓抽出了自己的宝剑,准备抵挡他石破天惊的一击。这些天来,只要是见过路亚飞动手的观众都知道,只要这家伙一出手,必定是飞沙走石的场面。所以大家都摒住了呼吸,静静地等待着那一刻,无数双眼睛都投在了他们的身上……

    然而就在路亚飞准备出手的那一瞬间,地面却传来一阵剧烈的晃动,擂台上的石块唰唰往下掉,青石的地面更是裂开了许多深邃的裂缝。

    大家还以为是路亚飞已经发动了石破天惊的招式,纷纷叫道:“好!”

    却见路亚飞郁闷道:“喂喂,我还没动手呢!”

    接着“咔嚓”一声,路亚飞脚下的擂台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痕,路亚飞立刻向后跃去。大家更是一愣……

    时间不长,整个禁坛都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不仅是路亚飞脚下的擂台,远处的地面同样也出现了裂缝,终于“轰”的一声,一块地面突然陷了下去,竟露出了一道深不见底断层。

    地面的观众大多是普通人,连忙四散开来,唯恐掉入裂缝当中。

    有人惊呼道:“莫非是地震了?”

    “真奇怪,圣城从未发生过地震,这是怎么回事?”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