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494章 境界回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华麟想着想着,突然灵光一闪,一拍大腿道:“我怎的这般笨?此处的冰层开始融化,全是因为玄冰髓消耗完毕的原故,我若是也把焚星轮的能量全都消耗干净,那时会出现何种情况呢?没错,那时本少侠想把焚星轮怎样就怎样,它只有乖乖听话的份,以前怎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华麟一阵兴奋,但立刻又沉思起来,心想有什么办法可以快速消耗掉焚星轮的能量呢?华麟豁地一下站了起来,心想当然是炼剑了!自己的霞照剑很久都没有炼过了,正好可以再把它好好地炼一下。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华麟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小白,心想在这里炼剑恐怕不太好,于是迈开大步就向洞外走去。由于体内的伤势已经痊愈,华麟立刻感到一阵神清气爽,身后的小白不明所以,只是“哄哄”叫了两声,紧紧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华麟走到洞外,发现外面漆黑一片,正当深夜时分,头顶的天空闪烁着点点繁星,整个仙剑派都沉浸在一片寂静当中。华麟想了想,决定去山顶的观景台炼剑,那里地势空旷,不必担心焚星轮会把周围的事物烧毁。

    来到观景台,耳边能够隐隐听到远处传来了呼啸的风声,华麟知道这是外面的狂风又在疯狂地肆虐着,心想这种时候正是练剑的好时机,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当然了,就算被人发现也没有任何关系,外面的防御罩足以抵挡神合期的修真者,华麟不禁想起了往事,记得在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地藏着焚星轮,唯恐被人发现自己的踪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能够大胆的放出焚星轮的能量,再也不必担心被人追踪和骚扰。

    华麟盘膝在山顶坐下,打开空间戒指,把里面的霞照剑、吸星石、飞鬼戟……等等材料,一一摆在自己面前。接着随手就从吸星石上切了一大块下来,心想这次一定要以吸星石为主,提高霞照剑的纯度。

    小白哄哄叫了两声,趴在他的身侧,好奇地看着他的举动,华麟道:“小白快到我身后去,等会我要开始练剑,当心把你烫伤。”

    小白却赖在地上一动不动,华麟无奈道:“这样吧,你到背后去给我护法,如果被人偷袭我就完了!”

    小白毕竟年幼,立刻被他所骗,果然移到了他的身后,趴在地上看着他。

    华麟立刻催动焚星轮,手掌升起一团耀眼的火光,接着把霞照剑投了进去,炽热的高温渐渐把霞照烧得通体暗红,此时的华麟已有许多炼剑的知识,于是从剑尖开始,一点一点把霞照剑熔化,不一刻果然霞照就成了透明状,而且它的体积又缩小了很多。华麟立刻把一大块吸星石投了进去,但这么大的吸星石却很难熔化,足足烧了半个时辰之久,却仍然没有半点反应。华麟终于知道自己太贪心了,于是运起全身的真气,把焚星轮的能量全都逼了出来,观景台上立刻红光暴涨,远远看去,黑夜中一道刺眼的光芒穿透了层层云雾,直达数百里外。焚星轮所散发出来的热量把他自己都被烤得全身剧痛,身后的小白更是吓得掉头就跑,足足跑了二三十丈远,这才驻足回望着华麟……

    吸星石终于被熔化了,原本以他清虚初期的功力,绝不可能熔化这么一大块吸星石,但华麟早在数月之前就已具备了证悟期的实力,这次的修为倒退,只是因为他的境界出了点问题而已,并不影响焚星轮的威力。

    渐渐地,吸星石和霞照剑融在了一起,经过他反反复复地提炼,把所有杂质都去除掉后,霞照剑终于变成了三尺左右的长短。

    可是由于吸星石的颜色较黑,所以霞照剑的光泽也受到了影响,最后竟然变成了银灰色。华麟叹了一口气,自己一心要把真气练回到银白色的状态,没想到霞照剑却先行了一步。感叹之余,立刻咬破自己的食指,喷了一口鲜血上去,霞照剑立刻恢复了灵性,地上的飞鬼戟一阵阵跳动,它们受到霞照剑的吸吸力,竟然全都蠢蠢欲动起来。华麟大喜之下,随手又把它们投进了焚星轮的火焰中……

    因为霞照含有吸星石的成份,所以它自然而然就可以同时控制许多附属的飞剑,华麟暗暗想到,反正自己要把焚星轮的能量全都耗尽,不如试一试霞照剑究竟可以控制多少把分光剑吧?

    带着一丝兴奋,华麟再次打开空间戒指,把里面的“飞鬼戟”全都拿了出来,一支一支投入到焚星轮中后,却见它们眨眼就被焚星轮的高温所气化,每把剑被提纯后,都只剩下不到一根手指般的大小。华麟一直用掉了五百多支“飞鬼戟”,这才炼成了十二把分光剑。

    华麟忘记了时间,也浑然忘记了辛苦。由于他太过专注,根本就不知道此时已经天色大亮,观景台的边缘更是聚集了数十人之多。叶清、秋婉璃、白剑心、祁圣弈、杜奔雷、甚至连霍空都来了……

    大家远远地看着他,见他如此专心致志的炼剑,倒也不好上前打扰。

    霍空无比地震惊道:“想不到华麟自己会炼剑,看来你们仙剑派有福了!”

    叶清却道:“我说了仙剑派没有发生任何变故,这回你该放心了吧?”

    霍空尴尬地道:“这……这怎么能怪我呢?从昨晚开始,这里就有一道火光直冲云宵,所以我们师叔非要我来看个究竟,他还以为这里失火了呢!”

    叶清气道:“你们霞光殿才失火了呢!”

    霍空嘿嘿笑道:“对不住,对不住!”

    叶清回头向华麟看去,心想公子既然可以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看来内伤已经痊愈了,不禁芳心窃喜,想到和公子还有一个约定,不禁脸上飘起了一片绯红。

    但华麟却没有收手的意思,他突然感到自己一阵头昏目眩,这是焚星轮的能量快要消耗殆尽的征兆。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焚星轮却自动吸收着周围的灵气,迅速恢复了运转,这个变化再次让华麟大吃了一惊。仙器就是仙器,你若是以为它会束手就擒,那就大错特错了。

    华麟立刻沉入到自己的元气府中,拼命催动着自己的元神去捕捉焚星轮,此时虽然疲惫不堪,但他却没有时间去休息。好在焚星轮的恢复速度并不是太快,华麟终于把它逮了个正着。幻光镜和焚星轮撞在了一起,久违地那一幕终于出现在华麟面前。他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轰”的一下,眼前是一片火海,华麟差点被震得昏了过去,元气府更是一阵强烈的震荡,但他发现自己的元神并没有摆脱幻光镜的束缚,于是狠狠一咬牙,再次催动元神向焚星轮撞去。

    他忍受着无比的痛楚,此举就像在自残,“轰”的一声,眼前又变成了一片火海,元气府极速的膨胀起来,元神终于逃出了幻光镜的束缚,但整个空间都充满了火焰和白色雾气,华麟感觉自己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幸好宁纤雪的禁制立刻救了他一命,替他把火焰压了下去。但那种强大的能量,还是冲破了清虚期的障碍,一举进入到证悟期的境界。

    可是,证悟期的境界却要把体内的真气融为一体,这是每个修真者都必须经历的过程,所以它再次收缩,再次把幻光镜和焚星轮挤压在一起,眼看它们又要产生强烈的爆炸,但幸好它们的能量已经消耗得所剩无几,立刻就被宁纤雪的禁制强行隔了开来,华麟则乘机催动自己的元神,全力把它们控制在元神的掌握之下。

    一冷一热两团真气虽然截然不同,但它们却被宁纤雪的禁制所束缚着,慢慢绕着元神旋转起来。它们虽然水火不容,但却形成了一幅太极图的图案,互相纠缠着,却又相生相克。

    华麟的元神立刻透过一层透明的结界,把它们的能量一丝丝吸走,两股灵气合在一起,自然而然形成了银色的雾状。久而久之,华麟的元神就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光芒。华麟一阵激动,那个莫明的境界终于回来了,但他这回学乖了很多,一直催动着元神去吸收那银色的真元,一心想把它稳定下来。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

    华麟依然做着同一件事,那就是巩固得来不易的修练成果。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差点笑出声来。几天前,杜奔雷曾经说过,当修真者练到一个新的境界后,就应该巩固两三日才能出关。自己身为他的师傅,竟然不知道这个最基本的常识,当真是可笑至极。而把这个常识告诉杜奔雷的人,则是明剑。

    华麟一想到明剑,心弦立刻受到一次强烈地波动,差点把他练得岔了气。连忙把明剑两个字远远地抛在了脑后,一心一意地开始修练起来,浑然不知时间的流逝……

    小白把它的大脑袋又枕在了华麟的膝盖上,因为华麟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银光,让它十分受用。叶清也在一旁默默地等待着,这十日来她从未离开过华麟半步。此时见小白又赖在公子身上,于是气呼呼地把小白拖到了十丈开外,骂道:“你这家伙,我都不敢上去打扰,你却敢如此放肆,看我不打你?”

    小白“哄哄”叫了两声,立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用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她。

    叶清扑哧笑道:“你这家伙最会装可怜,哼!”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叶清终于累了,于是盘膝坐在华麟的身边闭目养神。而小白却乘她不注意时,又把它的脑袋悄悄地枕在了华麟的膝盖上。华麟终于感觉脚部麻木不已,于是缓缓睁开了双目,茫然看了看四周,伸了个懒腰道:“小白,我修练了几天时间?”

    小白见他醒来,于是抬头用湿漉漉的舌头舔了过来,华麟骂道:“我在问你话呢!”

    “麟哥哥已经修练了十日,如果加上闭关养伤的时间,正好有半个月的时间!”

    叶清听到他的声音,早已喜孜孜地回答到。

    华麟回头看去,兴奋地道:“清清也在啊?你麟哥哥的功力终于恢复了,下个月的决战,我至少有四成以上的把握。怎么样,我厉害吧?哈哈哈哈……”

    叶清这几天正焦急不安,闻言大喜道:“真……真的?”

    华麟一把将她搂了过来,低头就要往她的朱唇上印下去,叶清却把粉脸别了过去,急道:“你……你干嘛,小白在看着呢!”

    华麟挠了挠后脑勺,一骨碌站起来道:“已经十五天了?我好像有什么事忘记做了?”

    叶清扑哧笑道:“你是不是忘记把路亚飞放出来了?人家剑评大会已经在五天前就结束了,沈静空由于找不到对手,所以再次不战而胜,轻而易举又夺得了冠军。”

    “什……什么?”华麟愣在当场,郁闷道:“我真该死,怎么忘记把他接出来了。哈哈哈哈!”

    叶清气道:“你还笑?祁圣弈顺利地闯进了五十名内,昨天也进入到禁坛修练去了。他本想听一听你这个掌门的教诲,但禁坛的大门却要按时关闭,所以他也失望了!”

    华麟笑道:“祁圣弈上次就进入过禁坛,这次看来也相当容易吧!”

    谁知叶清却摇头道:“公子你又错了吧!这次若非寒镇离的卜术帮忙,他早就败了,因为这次他的对手竟然是乾坤宫的元泽。哼!圣清院的弟子太过份了,我以为他们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的在抽签上做了手脚!”

    华麟吃惊道:“如果是乾坤宫的元泽,祁圣弈怎能打得过他?又怎能进入禁坛呢?”

    叶清扑哧笑道:“这当然都是麟哥哥的功劳,还有多亏了寒镇离的卜术帮忙。在比赛当日,我们事先通知了禁坛的裁判,谎称祁圣弈的身体不适,要迟到一个时辰左右。所以等他上场的时候,正是晌午时分,而麟哥哥留下来的宝贝当中,就有一盏水晶盘,可以折射出耀眼的阳光,然后就把所有光线都集中在元泽的身上。嘻嘻嘻……这一招实在高明,我们谁都没有看清当时发生了何事,因为那光线实在太耀眼了,等到一切结束后,元泽已经败了!咯咯咯……”

    华麟诧异道:“你们也太狡猾了,这样有点胜之不武!”

    叶清厥着嘴道:“什么狡猾,是他们圣清院阴险才对。如果不是他们暗中做过手脚,我们怎会遇上元泽那种高手,如果不是遇上了他,我们又怎会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取胜?哼!”

    华麟知道这件事确实是圣清院的不对,于是点头道:“好吧,不管怎么样,我们仙剑派能够脱颖而出,我也感到万分欣慰。……对了,我要赶紧把路亚飞弄出来,他一个人在里面肯定快发疯了。”

    华麟打开空间戒指,把棋盘拿了出来,默念口诀,一道青色的光柱冲天而起。华麟回头道:“清儿,你在外面看着这块棋盘,我这就进去找他!”

    华麟走进棋盘的光束,身体一阵晃动,突然变小,被棋盘吸了进去。

    来到棋盘的世界,眼前的天空依然万里无云,远处的草原中仍然矗立着一座孤零零的城堡。但是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它的城墙就被推倒了大半,整个成了一片废墟。

    华麟来到近处,发现坍塌的城墙并不是路亚飞所为,心中一惊,看来是蠕虫的杰作了。不禁又开始替路亚飞担心起来,在这疯狂的世界里,他不会有危险吧?

    情急之下立刻施展出搜神术,一阵波动迅速向整个草原辅张开来。这个棋盘世界原本就是他的私人物品,所以眨眼越过了整个草原,穿过一片片茂密的森林,终于停在了数千里外的海滩上……

    只见路亚飞懒懒地躺在沙滩上,嘴里还叼着一根锋利的鱼刺,在他身后不远处,一条长达数丈的剑鱼被人烤熟了,但他仅仅吃了一小块,就把它弃到了一旁。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