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519章 妖女之祸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不知为何,清鸿剑在她手中整个剑身都散发着两尺厚的白光,远远看去,仿佛是一柄长达丈许的巨剑。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错非剑上嵌有“清鸿”二字,华麟差点认它不出来了。不由暗暗奇怪,这剑为什么在她手中会变得如此惊人,莫非修为越高,它的灵性就越强?

    假设真是如此,那么訾刑和任为手中的仙剑,只怕尚示真正激发出潜力。

    任聪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手中的长剑,凛然道:“姑娘请三思,在场的人全都冲着这把剑而来,阁下孤身一人,恐怕……”

    迎仙宫主冷笑道:“没关系,你们一起上罢!”

    众人的脸色为之一变……

    迎仙宫主提起手中的长剑看了看,美目一亮道:“这把剑果然不错,难怪你们会为它兴师动众,本宫且试一试它的威力,看招!”

    说完她旋转娇躯,荡剑向周围的任聪、路亚飞、沈静空等人切去。她的姿势美观之极,果然把他们所有人笼罩在剑下,最令人惊讶的是,她的剑刃长达一丈左右,其剑光停滞在半空中许久,仿佛绽开了一朵美丽的百合花。

    圣清院的四位高手同时御剑而起,纷纷避过她的剑芒,右手一指,无数锋利的冰椎在空中成形,“嗖嗖嗖”向她射到。路亚飞却哈哈一笑,提着自己的赤阳剑挡在了身前,就听“当”的一声巨响,他整个人被震得向后退了一丈有余,这才知道眼前这女子功力高绝。沈静空则暴退三尺,避过了迎仙宫主的剑刃,他皱了皱眉头,准备来个坐山观虎斗。

    迎仙宫主仗剑横挑,一剑就把圣清院弟子的冰椎全部击碎。未等休息,她立刻挺剑直刺远处的沈静空,只见一道流光划过,沈静空拔空而起,原本想脱离战场,谁知她的速度快得惊人,娇躯一闪,居然抢在了他的前方,反手一剑,强行把他逼回了原处。

    这妖女十分任性,绝不让任何人离场。空中顿时爆发出“叮叮当当”一连串的刀剑声,她的身影像是一只蝴蝶,在他们中不断穿梭,她每划出一剑,空中就出现了一条透明的剑痕,顿时让大家感到眼花缭乱。

    大家终于意识到,这位仙子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其中的路亚飞最是兴奋,眨眼和她硬拼了六剑之多,不知不觉发现自己的右手己经麻木,于是大声笑道:“好厉害,尝尝我的分身斩……”

    说完他退后了一步,身体一分为四,从不同的角度向迎仙宫主砍去。

    远处的华麟见状,不禁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妖女定会从这一招上看出路亚飞曾修习过梵谧心经。果然,她一阵错愕,居然毫不闪避,场内立刻爆发出密集的刀剑声,她娇声笑道:“这招有点意思,你从哪里学来的?”

    路亚飞哈哈一笑,并没有立即回答。

    身后的圣清院弟子一阵窃喜,乘她分神之际,迅速抢占了有利地形,纷纷封住了她的退路,任聪长剑一挺,直向她后腰刺到。

    原以为她避无可避,谁知她整个人向左侧退了一小步,收腹之下,任聪的长剑立刻刺了个空,手中的剑刃离她的纤腰仅仅只有半寸左右。

    任聪收势不住,眨眼欺到了她的身前,一阵香风袭来,不由心神一荡。这女子美到了极处,尤其从侧面看时,那玲珑的曲线更是暴露无遗。

    身后的三名师弟及时赶到,点点寒光从三个方向直把她全身罩定,迎仙宫主娇笑了一声,身体快速旋转,在绝不可能的情况下,居然从剑光中闪了出去。

    她的束带在空中不断盘旋着,任文觉感觉自己的长剑明明刺中了她,谁知却好像刺在光滑的丝绸上,完全使不出力道。任逸更是窝囊,被她腰间的束带从脸上滑过,一阵香风过后,俊脸上居然出现了一条暗红的血痕。

    她的丝裙显然饱含着无上的真力,所以不惧他们的剑刃。路亚飞和沈静空适时赶到,两面夹攻,她在旋转的状态下,清鸿剑迅速向外面荡去,居然把他们的长剑全都格了开来。

    路亚飞没想到她竟然可以硬撼六大高手,一时兴起,突然暴喝一声,举着赤阳剑凌空跃起,全力向她斩到。这一剑威力极大,沈静空主动让到了一旁。迎仙宫主优美地转身,手中的清鸿剑顺势荡去,就听“当”的一声巨响,路亚飞感觉右手一麻,赤阳剑竟然脱手而飞,嗖嗖嗖向着远处的山脉坠落。

    这一剑包含了他全部的真力,谁知仍然不是她的对手,反而把自己的飞剑都震飞,路亚飞无处借力,于是一个后空翻,脱离了场内的圈子,他整个人悬浮在半空之中。这一手漂亮之极,正是传说中的掠空术。

    华麟眉头一跳,这本领只有焚阴宗的魔头以及眼前的迎仙宫主可以施展,他立刻闪过无数个念头,终于知道梵谧心经上第七章“腾飞”的心法,其实就是掠空术的原理。

    迎仙宫主偷偷瞟了一眼远处的华麟,见他仍然在远处观战,丝毫没有上前动手的意思。她忽然眼睛一亮,反剑向任聪四人攻去。

    她改变了计划,专以圣清院的四名弟子为目标,立刻把他们逼得险象环生。此时路亚飞正在尝试着把自己的飞剑召回来,而沈静空原本就不想动手,所以现在的情形变成了她和圣清院之间的决斗。

    任聪感到压力倍增,这女子专门和自己作对,而且招招致命,即使身边有三名师弟联手,却仍然感到招架不住。终于,她一剑逼退了任逸和任先,举剑向自己切来。

    任聪抬起手中的长剑去抵挡,谁知她手中的‘清鸿剑’寒光暴涨,一股无与伦比的劲风迎面扑来,“铮”的一声脆响,任聪手中的长剑应声而断。更为惊人的是,她的长剑其势不改,直向自己面门切来。任聪大惊失色,迅速向后方飘去,但还是晚了一步,血光乍现,胸口被切出了一道两尺长的伤口,他受此重创,顿时像断线的风筝般向后飞去。

    在场的人全都一惊,绝没想到她真的敢打伤圣清院的弟子。

    华麟立刻感觉不妙,此时任聪受伤,自己却没有上去替他们解围。迎仙宫主乃是绝顶聪明的人物,定会怀疑自己并非圣清院的弟子。果然,她回头望来,两人远远地对视了一眼。

    只听她抿嘴笑道:“不知道在你们当中,谁是华麟呢?”

    这句话甚是突兀,路亚飞错愕地道:“仙子莫非认识我那兄弟?”

    华麟暗暗叫了一声糟糕,迎仙宫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回头看着华麟道:“说来说去,原来还是你在骗我。”

    华麟淡淡地道:“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何时骗过你了?”

    路亚飞听出他的声音,惊讶地道:“喂喂!我说兄弟,你打扮成这付模样,悄悄地躲在后面是什么意思?”

    华麟汗颜道:“也没什么,见你们玩得如此开心,所以想看一看热闹。”

    路亚飞气道:“你这家伙,简直难以理喻。”

    一旁的迎仙宫主娇笑道:“还说没有骗我?你和玄巽一唱一合,那又是为什么呢?”

    华麟淡淡道:“是他认错了人而己,本少侠才没有和他串通过。”

    迎仙宫主立刻嘟起了嘴,气呼呼地看着他……

    路亚飞成功地把自己的赤阳剑召了回来,踏着飞剑道:“既然都是自己人,这把剑就不要再争了罢,沈兄弟有没有意见?”

    沈静空正在暗暗诧异,玄巽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他们俩人又说起了玄掌门?听到路亚飞的询问后,这才回过神来,叹道:“有意见又能如何,打又打不过她,莫非要厚着脸皮向她讨要?”

    众人皆一阵唏嘘,圣清院的弟子总算把任聪救了回来,见到这个场景后,终于也知道这把剑和自己无缘。

    可是就在这时,迎仙宫主却突然轻笑道:“其实人家并不怎么想要这把剑,若是某个人愿意端来一盆热水,给仙儿洗一洗脚,人家或许可以把剑给他。”

    众人又是一愣,路亚飞笑道:“居然有这种好事?照我说啊,那把剑要不要无所谓,若能给仙子洗一洗脚,那才是一种福份呢。”

    迎仙宫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拿美目悄悄地瞄了华麟一眼,谁知后者却一本正经地道:“几年不见,想不到你这嘴巴竟然也变得如此厉害了。”

    路亚飞道:“还不是跟某个人学的。”

    圣清院的任文觉来到了不远处,冷哼道:“这位姑娘如何称呼?今天的一役我们算是记下了。”

    迎仙宫主寒声道:“我是姬迎仙,若是不服气,可以随时来找我。”

    圣清院的四人不再多说,扶着任聪缓缓离去。

    眼见他们走得远了,姬迎仙这才转身道:“我也该走了,这把剑如果没有人要的话,那仙儿可就带走了?”

    沈静空问道:“仙儿姑娘准备去何处?”

    他绝不会想到,眼前这位绝美的人儿竟是魔界中人,不知不觉竟对她产生了一丝好感。他更不会想到,这都是诧女心法在作怪,使她整个人看起来娇柔可爱,全身都散发着诱人的少女气息。

    就连清心寡欲的任聪闻到她身上的香气时,都不免心神一荡,沈静空的家族从来不忌婚嫁,所以更是难免。

    华麟之所以可以抗拒她的美色,是因为清楚地知道她练习过诧女心法,所以免强可以对她免疫。然而沈静空和路亚飞却并不知道这一点,华麟虽然聪明,但也有误算的时候,他绝没有想到,这女人在别人的眼中简直是一种颠覆伦理的存在。

    姬迎仙脆声道:“仙儿听说圣城热闹无比,所以想去看看。”

    路亚飞道:“那正好,我们也该回去了,从这里返回圣城至少要两天的时间,不如一起上路罢?”

    姬迎仙偷偷地瞄了华麟一眼,羞涩地道:“那……那好罢。”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