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武侠修真 -> 玉仙缘

第529章 知难而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对华麟而言,眼前的恬香儿和云巧儿都不陌生,在求仙宫时甚至还和她们中的一人交过手。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但在恬香儿她们眼中,华麟却是一个陌生人,因为他今天穿着一套仙剑派的服饰,而且是以本来面目示人。恬香儿觉得,眼前这男子不论是英俊的程度,还是在气度上都不逊色于刚才的路亚飞和沈静空,心想正道中人果然是人杰辈出,个个都是玉树临风。

    华麟不喜欢被人用剑指着,于是闪到了姬迎仙的身后道:“你这两个妹妹太没礼貌了,快叫她们把剑收起来。”

    姬迎仙白了他一眼道:“你会怕她们吗?人家才不信。”她心里很清楚,云巧儿曾经败在华麟的手中。

    华麟郁闷道:“我想单独和你聊聊,莫非要把她们放倒才行?”

    姬迎仙扑哧笑道:“你想和我聊什么呢?”

    华麟道:“这个嘛……我还没有想好。”

    姬迎仙转过身来,用一双寥若星晨的美目看着他,这两天的不愉快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喜孜孜地道:“你是专程来看望仙儿的吗?”

    她绝不会知道,华麟是担心路亚飞和沈静空被她的美色诱惑,所以前来观察一下情况,这时发现路亚飞并没有和她在一起,心中的石头已经放了下来,当即岔开话题道:“对了,你那把仙剑卖出去实在太可惜,不如别卖了。”

    姬迎仙来到他跟前,含情脉脉地道:“人家说过,如果某人愿意……的话,仙儿就把剑送给他。”

    两人久久对视着,目光再也移不开来……

    恬香儿悄悄扯了扯云巧儿的衣袖,俩人退了出去。

    来到里面的客厅,云巧儿担心地道:“宫主会不会有危险?”

    恬香儿扑哧笑道:“你没看出来吗?宫主在他面前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连心跳都加快了几分,从来没见过宫主会露出这般可爱的模样来。”

    云巧儿皱眉道:“正因为如此,巧儿才觉得很是不妥。”

    阳台上的华麟和姬迎仙站了许久,姬迎仙缓缓迎了上去,幽幽地道:“这把仙剑,人家本来就是为了你而夺取的,你知不知道?”

    她的声音细若蚊声,且温柔无限,华麟虽然知道这个女人很危险,但依然被她流露出来的真情所感动,他发现自己站在悬崖的边缘,己经分辨不出她眼中的柔情是真情还是假意,稍有不慎,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再次岔开话题道:“我早说过了,你抵达圣城后就应该立刻离开,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姬迎仙却咬着嘴唇道:“人……人家还有心愿未了,所以舍不得走。”

    她仅仅用了一句话,就让华麟动摇起来,两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在她不断的暗示下,华麟感觉原本难以启齿的话题也可以很自然的说出来,于是问道:“假设我替你洗一次脚,那把清鸿剑真的可以还给我?”

    姬迎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心想他终于把这句话说出来了,于是羞涩地道:“是……是的,如果你愿意,仙儿也可以任你摆布。”

    若说华麟对她的美色毫不动心,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他感觉心神一颤,不知不觉缠上了她的纤腰,右手则托起她的下巴,俯身向她的红唇吻了下去。

    这一切都如此自然,好像两个人早已经有了默契。姬迎仙闭上美目,任他肆意地侵犯自己。当她察觉华麟的左手伸进了自己的裙子中时,她的美目不禁微微张了少许,眸子中射出了一阵阵光彩。

    他终于迈出了侵犯自己的第一步,这个男人十分有趣,他最后还是无法逃出仙剑的诱惑,向自己问了一个绝不应该问的事情。有些事情一旦走出了第一步,那就再也无法回头。替自己洗脚看起来是一件小事,但它却关系到一个人的伦理防线,一旦道德的屏障被自己攻破,他再要控制自己的**可就难了。

    她暗暗得意自己的计谋获得了成功,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娇躯也出现问题,此时早已一溃千里……

    华麟将她抱了起来,向房间内走去,姬迎仙偎在他的怀中,只感觉自己的芳心卟嗵卟嗵直跳,幸福来得太突然,让她有种不真实之感。这种感觉她以前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让她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华麟把她轻轻放在了被褥上,愕然发现客厅的房门都没有关上,于是起身去关门。

    在他关门的那一瞬间,只见客厅里的恬香儿偷偷朝这边看了一眼,她抿嘴偷笑,立刻别过了头去。云巧儿却担心着宫主的安危,也匆匆瞟了他一眼,同样也别过了头去。这两人的表情完全不一样,一个是替宫主欢喜,一个却是担忧。

    这原本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对普通人来说完全可以忽略过去,更何况眼前的情况正是御火焚身的时刻。

    然而华麟却是一惊,心想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本是打算让沈静空和路亚飞远离她的美色,怎么自己反倒先跳进了火坑?

    华麟茫然回到床边,只见姬迎仙横卧在床榻上,向他伸出了一只纤纤玉足,撒娇地道:“你来嘛,人家已经准备好了……嘻嘻嘻。”

    华麟已经冷静下来,闻了闻自己的左手道:“好香!”

    姬迎仙红着脸啐道:“你好坏,就知道欺负仙儿!”

    华麟却咳嗽了一声道:“糟了,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不如过两天再来找你罢?”说完,他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显得有些尴尬。这一次他并没有逃走,而是留下来看她的反应。因为这不是第一次挑逗她了,如果再擅自离开,她一定会很生气,一旦发作起来将会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

    果然,姬迎仙整个人愣在了当场。

    她只是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可以悬崖勒马。她越想越生气,但并没有立刻发作,只是寒声道:“什么事这么重要?居然连仙儿都可以不要?”说完她美目中竟然泛起了泪水。

    华麟尴尬地道:“也没什么,我最近在研究铸剑术,己经和乌渡黑市的人约好了时间。眼看就快到亥时三刻,我也该走了。”

    说到这里,见她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迅速打开阳台,御剑飞了出去。

    姬迎仙怒极之下,抓起身边的枕头,全力扔了出去。就听外面的华麟哎呦叫了一声,远远道:“这枕头不要了吗?那我可就带走了!”

    姬迎仙又气又恼,偏偏拿他没有办法。她心里很清楚,假设他刚才真的和自己完成了洞房,她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永远叫让他臣服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但这个结局是自己想要的吗?这可不一定!

    如果自己想找一个臣服于自己的男人,完全可以随便找他几百个出来,正因为这家伙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自己,所以才发现他和别人不太一样。

    姬迎仙想到这里,感觉自己的娇躯仍然亢奋不己,于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只能咬着丝被,独自在床上打滚……

    华麟御着飞剑从圣城的高空中掠过,他的样子十分古怪,不时抬起自己的左手,放在鼻端闻了闻。手上潮湿的部份己经渐渐干涸,但上面依然残留着姬迎仙的体香。这种香味十分奇特,每闻上一次,都让华麟感到内心一阵阵悸动,他决定返回仙剑派找叶清解决一下问题,谁知在御剑的过程中,竟然被一个陌生人给拦了下来。

    在这漆黑的夜晚,居然有人可以认出自己来,只见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道:“喂喂喂,这不是仙剑派的华麟吗?别走别走,我们好好认识一下。”

    华麟一呆,定睛看时,发现这家伙全身的衣裳破烂不堪,有很多地方甚至还有被火烧焦的痕迹。这家伙居然也是一名修真者,华麟真怀疑自己的眼睛,于是问道:“我认识你吗?”

    对面的中年人立刻笑道:“当然认识,我是烈火宫的擎川,你难道忘了?”

    华麟一阵郁闷,心想你认识我,未必我就一定认识你。当下只能客气地道:“原来是烈火宫的兄台,幸会幸会!”

    这擎川显然是个非常粘人的类型,也不管他愿不愿意,热情地道:“你也是前往乌渡黑市吗,不如咱们一起上路罢。”

    “诶…………?”

    华麟这才发现,天空中有许多御剑飞行的身影从自己身边经过,他们全都向着乌渡黑市的方向掠去,心想已经快到午夜时分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赶去乌渡黑市?

    擎川兴奋地道:“听说今晚会连夜举行拍卖会,乾坤宫为此准备了几十个宝贝,咱偏偏要横插一手,非要叫他们败兴而归不可。嘿嘿嘿! ”

    华麟讶道:“我不太懂,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擎川愣道:“想不到你这么笨,那个仙剑不是要卖一千万个能量晶石吗?乾坤宫如果想买下这把剑的话,那就必须卖出相等的宝贝才行,否则怎么凑齐这个数目?”

    华麟一听到那仙剑的名字,顿时感觉心中一疼,今天原本可以从姬迎仙手里拿回清鸿剑,谁知最后还是功亏一篑。自己是不是应该冒险试一试她的诧女心法威力呢?或许可以抗拒她的媚功也不一定。一想到这里,他又抬起自己的左手,闻了闻上面的香气。他绝不会想到,自己这个动作己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如果连她身上的香味都无法抗拒,又谈什么把姬迎仙整个人忘掉?一旦和她圆了房,那就再也离不开她,何况自己的定力根本就不行。

    在他犹犹豫豫的过程中,擎川已经把他带到了乌渡黑市的门口,刚一踏进大门,立刻感到一股热浪袭来,整个乌渡黑市灯火通明,简直亮如白昼。

    擎川来到内堂的拍卖大厅,大大咧咧对一名乌渡黑市的弟子道:“咱们烈火宫要一个席位,快带我们进去。”

    烈火宫虽然己经没落,但依旧属于九大门派之一,各大商会一般都会给他们预留几个座位。那乌渡黑市的弟子想都没想,立刻带着他们长驱直入。按照拍卖场的规矩,要参加拍卖会就必须缴纳一定的保证金,想不到九大门派连这个都省了。

    华麟抱着看看热闹的心情,跟着擎川走进了拍卖大厅。

    他们的位置被安排在左边的第一排,虽然是一个偏僻的角落,但好歹是第一排。

    郦红一眼就看见了华麟,远远上来道:“你们俩个怎认识?”

    华麟耸了耸肩膀道:“俺在门外被他抓了进来,见他如此热情,所以无法拒绝。”

    郦红稍一错愕,立刻明白过来,心想以擎川的性格,确实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擎川却不以为意地道:“咱很久以前就听说他控火的能力非常厉害了,所以想等拍卖结束后就和他比划比划。”

    华麟吓了一跳道:“喂喂喂,你听谁说的?”

    擎川道:“你家的丫鬟。”

    华麟惨叫道:“你这家伙原来是不安好心,本少侠竟然被你憨厚的外表给欺骗了。”

    一旁的郦红笑了出来,问道:“清清呢,怎么没有随你一起来?”

    华麟淡淡地道:“她可能已经睡了。”说完打开自己的空间戒指,把刚刚铸好的“淖影剑”拿了出来,问道:“这是我铸的剑,你看看值多少钱?”

    郦红失声道:“你只用了一天时间就铸好了一把剑?”

    旁边的擎川更是吃惊道:“你居然也会铸剑,快让咱看看。”说完他已经把剑抢了过去,看了半天后道:“好厉害,这把剑至少可以卖四千个能量晶石了。”

    华麟一愣,如果可以卖四千个能量晶石,自己这次铸剑不仅没有亏本,反而还大赚了一倍有余,铸剑果然是个赚钱的门路。

    郦红抿嘴笑道:“烈火宫铸造的飞剑非常有名气,他说可以卖多少钱就多少钱,能够得到擎川的认可,说明你铸剑的水平已经接近了九大门派的实力,如果能保持这个状态,只需一个月时间就可以还清空间法宝的钱。对了,你的空间法宝正在打造之中,再过四天就可以拿到。”

    华麟一阵窃喜,心想只要有足够的材料,自己一天就可以打造出五六把飞剑来,按照这个速度,只要几天时间就可以结束,根本不须等待一个月的时间。当下含蓄地道:“郦红姑娘,我手头上有些紧,能不能先把淖影剑卖出去,我明天好买一些铸剑的材料,正式开始铸剑的工作。”

    郦红想也没想,立刻支付了四千个能量晶石给他,华麟顿时两眼放光,心想有了这个门路,再也不用担心营救上官灵的路费了。

    郦红见他一付小人得志的模样,不禁暗暗好笑,又见他时不时地抬起自己的左手,闻了闻手上的味道,终于忍不住道:“你干嘛老是去闻自己的左手,莫非上面沾染了清清的胭脂?咯咯咯……”

    她绝对是个过来人,知道一个人的手上如果沾上了香粉,必然会出现这个动作。

    华麟一呆,俊脸立刻就红了,心想姬迎仙这个妖女真是害人,这香味隔着一丈的距离就可以闻到,所以自己才会有这个举动。幸亏大家并不知道这是她特有的香味,所以不用作任何解释。

    他发现台上的拍卖会依然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九大门派果然都有派人来参与。他对这种盛会并没有什么兴趣,于是站起来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他刚刚想告辞,却发现远处又有两个熟悉的人朝自己走来,居然是路亚飞和沈静空两人。

    沈静空惦记着台上的清鸿剑,他只要凑齐五百万个晶石就可以把剑带走,所以是最为有力的竞争者之一。郦红深知他的情况,所以暗暗有些焦急。

    为了争夺这把仙剑,各方势力都在暗中角力,别人皆以为乾坤宫拥有最大的希望,但在郦红看来,乌渡黑市才是真正的黑马。每一个拍卖物品成交后,他们都要收取百分之五的提成,等乾坤宫凑齐这个数目时,乌渡黑市早就可以达成自己的目标。这也正是乌渡黑市连夜举办拍卖会的目的,只有他们最为清楚,那个姬迎仙曾经说过三天内要把仙剑卖出去的话,否则超过这个期限,她很可能会变卦。

    路亚飞径直来到华麟的面前,问道:“兄弟这么晚也在这里,莫非也对这把仙剑产生了兴趣?”

    华麟一阵郁闷,心想自己差一点就把此剑弄到了手,当下苦笑道:“感兴趣又能怎样?这把剑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之外,所以只好来看看热闹了。你们这么晚还来参加拍卖会,莫非凑齐了五百万个晶石?”

    一旁的沈静空叹道:“哪有这么快?今晚只是有些失眠,所以出来走走。”

    郦红见他们只顾着站着说话,唯恐影响了后排的顾客,于是临时增加了几个座位,让他们一一坐定。

    今天的拍卖会有些混乱,周围的环境嘈杂无比,华麟等人干脆在角落里聊起了不相干的事情。华麟向旁边的路亚飞问道:“兄弟现在哪里落脚?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来我的仙剑派长住。”

    路亚飞哈哈笑道:“沈兄替我在仙缘客栈订了一间客房,我还从来没有住过如此舒适的客栈,所以就住下了。”

    华麟一惊,才知道他们依然和姬迎仙走在一起。本想提醒他们说这个女人很是危险,可惜自己也和她保持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所以根本没有资格劝说他们俩人。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