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夺标

第18章蜕变(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校园里骤然就空旷了起来,除了勤工俭学以及各种原因留下来有限的学生外,全都作鸟兽散。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平安给自己制定了作息时间,中午之前睡醒了就学习,傍晚之前这一段要是天不热,就去打球锻炼身体,而后再学习,至于傍晚之后,就出动,对着旅社宾馆理发店这些地方进行重点监控,看着哪一对不像是正常的情侣关系或有嫖的嫌疑,就给全刚友打传呼。

    挣钱不积极,脑子有问题。一个电话就能得到几百块,这简直就是天上在掉钞票。

    这样,从全刚友给了平安四百块钱到放假的这一段,多半个月过去,平安已经从全刚友那里领到了两千多块钱,最少的时候是一百,多的是五百,这主要看公安局对那些嫖客的罚款多少来决定。

    虽然和全刚友逐渐的熟悉了,但平安没有透露自己真实的姓名,他给全刚友说自己姓王,就是出来混社会打工的,老家不在省城。

    全刚友也没多问,每次就小王小王的叫,平安想他要是真的问名字,自己就将王世庸这个名字给报上去。

    这天晚上平安刚刚从全刚友那里分了两百块钱,准备回学校,一条林荫道上正走着,前面过来一个跑步的人。

    平安走在靠近学校墙的一侧,也没多看,这人穿着运动衣,满脸满头大汗,他就要跑过去了,却站住了,叫了一声:“那个谁。”

    平安回头看,怎么是他?

    这人是那天晚上在派出所“审讯”平安的那位刘姓警察。

    “真是你啊,”姓刘的笑着抹了一把汗:“你住附近?”

    平安嘴里“啊”着眼睛看着他,姓刘的笑了:“警惕性还很高嘛,你现在是给全刚友干的吧?”

    这人一提全刚友,平安明白了:全刚友还不就是和他们联系办事分钱的,就像自己被带进去那回,全刚友就是和他接的头。

    平安也笑了,走过去说:“刘警官,我一时半会还真是没认出你,你这英姿飒爽的,真是还别说,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刘警官也笑了,看看四周:“全刚友一次给你多少提成?”

    平安一副很老实的样子说:“不一定,有时候五百,有时候一百,没个点数。”

    “哦,那就是百分之十,”姓刘的沉吟了一下说:“看你干了没多久,全刚友是欺生呢,他给的提成比例太少了。”

    “啊?”平安有些惊讶,姓刘的点头说:“是不多。”

    平安福至心灵:“刘警官,那我跟你干吧?”

    “哈哈哈……”姓刘的笑了笑,看看前面说:“走,去喝点东西。”

    前面路边有个冷饮摊位,平安问他喝什么,姓刘的只要常温的水,平安要了可乐,直接将钱全部付了,姓刘的也没在摊位上坐,和平安到了一个僻静的树后面,一边喝水一边说:“他给你的是有些少,你跟着我干,保准比他给的多。”

    这时姓刘的说自己叫刘文涛,以前在治安大队工作,现在到了派出所任副所长,没多久。

    平安自我介绍叫王世庸,其余的什么都没说,刘文涛也不以为意,平安心里恍然,自己他只要自己给他提供能够罚款的信息,哪里管自己叫什么阿猫阿狗。

    平安问刘文涛:“刘所长,你们所里,是不是每个月都有一定的罚没款任务啊?”

    刘文涛轻轻一笑:“派出所有任务?公安局每个股室都有任务呢。你就像局里的治安大队,这治安大队分一、二中队,平时没有办案职责的单位对外称为治安三中队、四中队,其实办事的还就是那几个人,只不过在办案时用中队的公章和收据,对外都是治安队。”

    “这些综合股室平时的任务只是保运转和工资福利,一个月平均一下,每个人上缴三千块钱就行了,可是治安大队是职能部门,除了保运转之外还要上交,除了几个队长副队长少点,我那会在上面一个月要有八千块钱的任务,因此,办案速度、能力、积极性就很不同。这样部门多人多,有了竞争,开的信息费也就多一些。”

    “信息费?哦,我明白了,就是抽成,那是多少?”平安不禁的问。

    “百分之十五。”

    “哇……”平安惊讶了一下,嘴上说:“百分之十五,罚一万就可以得到一千五!”

    刘文涛笑:“治安大队这么搞,派出所也一样,所以说,你直接对我,我给你的提成比全刚友多。”

    “那行,谢谢刘所长。”

    一瓶水喝完,刘文涛对平安嘱咐了几句,比如也不一定非要盯着卖yin嫖chang,还有赌博偷窃什么的,凡事要犯事违法能罚款的,都可以搞,心思要放活一点,接着他到冷饮摊那给平安写了自己的寻呼号,说了拜拜,跑着走了。

    嘿!他妈的这个全刚友,还在钱上黑自己。平安心里有些愤愤的,不过再一想,自己刚刚入门,吃点亏也没什么,算算,还是全刚友带自己进的道,这一段跟着全刚友就当是交学费了。

    心里胡思乱想着,就要到了学校门口,这时有俩男的从前面过来站在阴影的地方豁开了裤子撒尿,平安听其中的一个说:“你妈的,你刚刚怎么出的牌?害老子一把就输了七百。”

    嗯?这不是凉皮店的老板?

    输了七百?他们在赌博!

    平安走的慢了一些,另一个边尿边回答:“我总不能把牌放手里老是不出吧?别太明显,咱俩放长线,今晚一定能将他兜里的那些钱弄到咱们手里。”

    平安这时也到了一棵树下面,他装作也要解手,这两人从身边过去也没看清平安,平安瞅了个仔细,果然其中之一就是凉皮店的老板。

    臭色鬼!让你不雇佣老子!

    平安转身就跑远了一些,给刘文涛打了传呼,刘文涛回过来电话,问哪位,平安说我是小王,那事有消息了。

    刘文涛嗯了一声说:“这么快?行,有你的。我说,你答应就是,是嫖?”

    平安说不是,刘文涛又问是偷,平安又说不是,刘文涛哦了一声:“赌博?”

    “嗯。”平安答应着低声说了凉皮店的地址,还说了他们一把七百。

    “好,你盯着,我一会带人就到。”

    平安远远的看着,没一会一辆警车就悄无声息的过来了,车子在里凉皮店十多米的地方停下,刘文涛带着几个穿警服的人下了车,其中一个,就是那晚对要揍平安的那个年轻的警察,而刘文涛穿的还是刚刚跑步时候的服装。

    几乎没有任何的悬疑,几分钟之后,这些警察就将凉皮店里的五个人全带了出来。

    平安装作看热闹,刘文涛让警车带了人先走,这么多人一辆警车也坐不下,他自己和两个人打的,就在离开的时候,刘文涛很随意的往平安站的这一块看了一眼,进了车就离开了。

    第二天平安学习、打球,几乎没出去,傍晚他装作出来买吃的一瞧,昨晚赌博的那家凉皮店没开门。

    该!

    平安心里骂了一句,在一边吃完了饭,跑远些给刘文涛打了传呼,刘文涛回话说让平安这会来自己办公室。

    平安快到派出所的时候,停住了,想了想,买了俩条好烟。一条直接用黑塑料袋装着,另一条拆开了,给自己兜里装了两盒,其余的还是放进了塑料袋里面。

    到了派出所门岗那儿,说自己找刘所长,被放行之后进去,正好刘文涛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那个脾气不好的年轻警察也在,平安进了门笑,先叫了一声刘所长,然后拿了一盒烟递给了那年轻警察。

    这年轻警察眼神审视着平安,平安只是笑不说话,这人再看看刘文涛,心里明白了,不吭声接了烟就出去了。

    平安将袋子放在刘文涛的桌上说:“刘所长。”

    刘文涛看都没看,将平安带来的塑料袋放进了自己的柜子里,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平安:“小王,昨晚不错。”

    平安脸上嬉笑,说:“那得托您的福。”

    “你知道昨晚收缴的赌资和今天的罚没款一共多少?”

    平安听了摇头,刘文涛说:“一共一万六,这信封里是你的信息费,一共是两千四。喏,你签个字,随便写个名字,不要写真名。”

    平安接过了信封,大致的一看,嘿,真是两千四,心里有些发愣:“刘所长,这太多了吧?要不,我少拿点……”

    刘文涛笑:“你怕什么?这是你应得的。”

    平安看刘文涛让自己签名的那张条子,上面果然已经有“同意支付”的签字,连两千四百快钱的数额都写着呢。

    不签真名?反正王世庸也不是我的名字。心里想着平安签了个“王伯当”。

    刘文涛一看点头:“王伯当?隋唐演绎里面有个王伯当盗马的。”

    平安从信封里抽出了一千块钱,放在桌子上说:“刘所长,这些,你拿着吧……”

    刘文涛脸上似笑非笑:“小王,你这是干嘛?”

    “刘所长,我没别的意思,昨晚那事,我一个人也办不成,这些,你就拿去买烟抽。”

    刘文涛却拒绝了平安:“这钱我不能要。你是线人,我是警察,我拿了这钱,就是贪污受贿,我算什么?这些钱对你而言是正当的。记住今后有事呼我就成。”

    平安真的是有些愣了,没想到刘文涛还这么一本正经,于是搔搔头说:“那我就拿了两千四,你不白忙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