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夺标

第24章劫数难逃(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当平安离开后,很久很久江雨都在屋里坐着,似乎在闻那个学生身上留下来的属于男性的气息,想着自己真的几乎都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样的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平安没想那么多,起码这个时候还没有想那么多,他在不下雨的时候还坚持在操场里跑步,偶尔的,江雨也出现在阳台上,两人友好的打招呼,直到有一天,平安和江雨在街上再次偶然的相遇。

    这一天刚开始平安碰到的并不是江雨。

    平安在街上走着,前面有个女人抱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孩,孩子的一只鞋掉在了地上,平安捡起来送了过去。

    这一过去才发现这个抱着孩子的女人竟然是当时自己被全刚友举报说是嫖其实根本没有嫖的那个理发师小黄。

    小黄也有些愣,平安笑笑的说:“这是你孩子?”

    小黄点头,看着平安给自己孩子穿鞋,眼中有些难言的蕴意。

    平安给小孩穿好了鞋,小黄说了声:“谢谢你。”

    “不用。小孩真可爱。”

    “那什么,对不起啊……”

    “干嘛要说对不起?你又没做错什么。”

    小黄话说开了,轻轻拍了一下孩子的背说:“我那时真不知道他们店是做那个的,见你那次,我也是刚去没几天……”

    “知道啊,我觉得你技术很好的,怎么会是做那个的。”

    小黄听他理解,轻笑了一下:“所以,我就不在那里干了,离开了……真是太乱了……”

    和小黄分开,平安想想过去所发生的,正在走神,迎面就来了江雨。

    江雨的脸色有些不好,有些急匆匆的,平安站住和她打招呼,江雨嗯了一声往前走着,然后又站住了,回身问平安:“平安同学,你现在有空吗?”

    平安点头,说自己就是没事才逛街的,江雨将平安带到了麦当劳,问平安要什么,然后随便的点了一些东西,说:“我想,请你帮个忙。”

    “行,江老师。”

    平安回答的很干脆,江雨犹豫了一下说:“这事有些难以启齿,也有些不能被理解,我算是不情之请,毕竟,我们不是太熟。本来我应该找别人的人帮忙的,但是和我关系好的,基本都不在本校,也抽不出身,而在本校的,却……你知道的,都是工作关系,办公室那种症候群,大家貌合神离……”

    平安点头说:“我知道了,你和研究所的人最熟,但是这件事又不方便让研究所的人来帮忙,暂时又没有其他合适的人。我得感谢老师对我的信任。我愿意帮忙。”

    江雨皱眉想了想,问:“我是可以相信你的,对吧?”

    “我觉得,还行吧,我不是特别的好,但是也不是一个很坏的人。”

    平安一说,两人都笑了,江雨喝了口饮料,很认真的说:“我想,请你在我家住一段时间,不过,我是给你报酬的……”

    平安心里想怎么回事?让我给她看家?还是她看上我了?

    江雨属于那种很有气质的女性,但是下来她一说,平安知道自己想歪了。

    “我家有客房。我想请你每晚住在我家客房里,而后,你要做的,就是将、如果发现、看到晚上我做了什么事,第二天完完全全的告诉我。”

    平安表示有些没听明白,但是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嘴上却问:“要我看什么呢?”

    江雨没有说,摇摇头,沉默了一下:“算了,我觉得还是算了。”

    平安这时看着江雨黑黑的眼珠子和小巧的鼻子,懵然的问:“江老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晚上睡眠不太踏实?”

    江雨脸色一下就变了,盯着平安问:“你知道什么?你听说了什么?”

    平安不答反问:“江老师,你是不是怀疑自己梦游?”

    听了平安的问询,江雨脸色越发难看,脸上更加的犹疑不决。

    平安心说果然这样,嘴上解释说:“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对你几乎一无所知,更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你的传闻,我只是随口的一说。要是哪里说的不对,真是不好意思。”

    江雨皱着眉,不再提这件事,和平安聊起了别的,知道平安的母亲是刘红艳后有些讶然:“我爸妈是你妈妈的忠实戏迷啊。”

    平安想说我妈就只会唱戏,天生就是唱戏的,戏剧就是她的整个人生,而戏文里面讲得那么多的人生道理处事哲学,她一样都没有学到,她对生活里的其他事物永远的处理不好,她只是在唱戏,她只知道唱戏,她只是为了演戏而演戏,她生来就是为了表演、为了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价值而活着的,别人都只能看到她惟妙惟肖扮演的角色,哪里知道她在家里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被人永远伺候连吃饭的碗都不会洗刷一个,对于人情世故更是一窍不通也不懂,简直就是为了戏剧而生存。要是哪一天她要是不能上台表演了,她不知道还会不会过日子会不会将日子过好。

    自家的事情没法对外人说,不过江雨通过这个对平安倒是多了一些了解,一会两人分开,江雨也没再提让平安来自己家“看”着自己的事情。

    时间过去了有一个来月,这天早晨,平安在跑步的时候看到江雨在阳台上看着自己,他在距离近了一些时点了一下头,江雨挥手做了一个上来的表情。

    江雨的家仍旧的一尘不染的模样,只是她看起来状态非常不好,眼睛里面有些红丝,见到平安后问你喝水吗?

    平安说了谢谢,自己去倒了一杯,结果在那里发现了更多的治疗失眠的药。

    早晨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将江雨浓密的黑发照射的蓬蓬松松的,整个人有些朦胧的美感,平安问道:“老师夜里还写稿子吗?”

    “……是啊,”江雨说着叹了口气,而后说:“那个,要不,我是想,请你晚上来我这里吧……就是我那时候说的……”

    平安点了一下头,江雨像是松懈了一口气,带着平安到了客房:“你看,需要我再为你准备什么吗?”

    这屋里和江雨的主卧室一样的干净整洁,平安说:“老师这里的条件比我寝室那儿好的太多了,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晚上将自己的被子枕头……”

    “不用,你什么都不用带,就用家里有的。”

    江雨一说,平安明白了,她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到这一切。

    “我晚上,休息的比较晚,你十二点前来就可以。当然,你要是愿意来早点,也行,想看电视什么的,就像在自己家一样。”江雨特别的叮嘱了一句,平安问:“那我有什么注意的吗?”

    “没有。”江雨说着将钥匙给了平安一把。

    平安见没有别的事,就告辞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