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夺标

第30章如你所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江雨哦了一声,再和杨副所长说了几句,走了出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没等下班,江雨就提着一堆东西去了医院,探望已经住院的崔明明。

    江雨没有和任何人一起,但是她到了医院后,崔明明的病房里已经有了单位的几个人了。

    见到崔明明的那张脸,江雨吃了一惊,她的头被白绷带绷着,脸上鼻青眼肿的,像是成千上万个冰雹无间断的砸过她的这张脸。

    这不是人脸,这完全是去了毛盖了章可以待售的五花肉。

    如果不是太熟悉,如果不是说话的声音,简直就认不出床上的这位就是朝夕相处的崔明明。

    “怎么就这么不小心?”江雨的关怀却让刚才热烈的场面骤然的冷了下来,每个人都不说话了,全自动的远离了江雨,用怪异的和不自然的眼神看着她。

    江雨心里明白了!

    彻底的明白了!

    “你们都看我干嘛?这是来看病人的还是看我呢?”

    还是没人吭声,有人还颇含敌意的看着江雨,崔明明倒是说:“江雨来了,来了就来了,还拿什么东西啊,你这真是……”

    江雨也就不理其他人,和崔明明说着话,闲扯了几句,说自己还有事,先走一步,所里的人全都“呃”的点头,但是没人出来送江雨。

    江雨出来,在门口那站了一下,依稀的听到里面说:“她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将你从楼上给推下来,这倒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人!”

    “人家梦游,你管得着?”

    “要我说,她要不能离婚?漂漂亮亮的,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为嘛离婚,你们都不想想为什么?睡半夜将你宰了,你找谁说理去?”

    “你这纯粹马后炮,你早点干嘛去了?”

    “哎你这话说的,我又不是她老公,这不是因为小崔出了事,谁知道她人格分裂啊……”

    这时崔明明的声音说:“这事,怎么说呢,我自认倒霉吧……”

    “为嘛自认倒霉,给领导反映,出书了不起啊,社科基金了不起啊,人不行,有病,干嘛都不行!”

    江雨已经不知道怎么愤怒了,她顺着楼梯走,走了几步才发现自己竟然不是下楼离开,而是在往上。

    干脆的,江雨到了楼上,到了顶楼,她看着远处的建筑和尚且沉寂在春风里的万物,长长的嘘处了一口气。

    平安晚上到江雨这里的时候,是十点一刻,从过年前去过那个宾馆之后,他就已经不在门上做记号了,因为已经确定了江雨根本就没有病,做那个完全的没有必要。

    进了屋,平安似乎闻到了一股什么香味,挺好闻的,他像往常一样说了一声江老师我来了,听江雨回答了一声后,就进到了自己的房间。

    客房里似乎也弥漫着一种香味,让人心旷神怡,而且,被褥和枕头也换过了,全是新的,平安坐上去摸了一下枕头,觉得很手感很不错,开了台灯看了一会书,就睡了。

    也不知道是到了几点,平安隐隐约约的,觉得床前站了一个人,他心里恍然,睁开眼一看,在黑黑的光影之中,江雨那修长的身材是那么的容易辨认。

    江雨只穿着睡衣,她看到平安睁开了眼睛,将腿放在了床上一跪,人就俯上了床,手撑着,低头看着平安,长长的头发像是瀑布一样倒垂下来,眼睛里像是着了火一样璀璨发亮,嘴里鼻孔里喷着热热的气息,越来越近,而后就吻在了平安的唇上……

    ……

    和想想中目测中的一样,江雨整个人身材纤长,但该饱满的地方就饱满,该圆润的地方就圆润,她的皮肤好的像是让平安感觉在摸着绸缎一样,唇舌却像涂抹了蜜,十分的诱人流连忘返,而虽然纤瘦,但她的表现却十分的有力。

    整个过程两人一句话都没说,只听到床有节奏的咯吱咔嚓声和彼此的喘息。

    一切都很完美,直到轰然倒塌。

    休息了一会,两人再次鏖战,然后再一次,再一次……

    这一夜就这样的过去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征服了谁,谁又缴械投降了,一切都很美好。

    一直睡到了中午醒来,平安睁开眼,听到江雨在厨房里炒菜,他躺着看看屋顶,伸了个懒腰,手臂伸展开来写了个大字,而后起床,眼睛看到了自己枕头上江雨的几根长发,随手捻了起来,在手里拉了几下,又放到了桌子上。

    到了厨房,江雨见到平安笑了一下,平安迟疑了一下,江雨就转过身和他拥吻了一会,说:“洗洗准备吃饭。”

    江雨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的,就像缺水的庄稼被浇灌喝饱了水一样。

    一会吃着饭,江雨说:“平安,能不能,陪我去散散心?”

    “好啊,想去哪里?”

    “随便吧,走到哪是哪。”

    吃完了饭,江雨给张所长请了假,说自己想休息一下。

    而张所长似乎想给江雨说什么,江雨一张嘴,他就不说话了,听完松了一口气,心说还好自己没先说出口,要不能有语迟人贵之说,她自己要休息不来,省得自己出口得罪人。

    江雨这边是先进工作者,是社科基金的获得者,是所里的骨干,崔明明那边却受伤到了住院,还好自己做了工作,不然按照崔明明那些人的意思要报案,警察来了这也是一笔糊涂账。

    江雨有病,梦游,即便推了崔明明摔下楼,这怎么能说得清?再说,她去年都能自己跳天桥差点死了,这种人,你想怎么处理她?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当领导的,即使要权衡、平衡,哪方面抹不平,工作都不好干。

    平安和江雨天南海北的整整玩了大半个月,在回程的前一晚,江雨对平安说,这些日子,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光。

    平安心有戚戚,他这一段已经想了很久,两人关系今非昔比,终于给江雨说了俞薇身上发生的事情。

    可是江雨一点都不吃惊,她也明白了,为什么平安在对待自己这个“梦游症”患者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惊慌错乱,为什么他一直的坚信自己根本就没病。

    江雨依着平安,海滩的海水一波一波的荡漾着,她看着远处明净的月色说:“我最近才想明白了一件事,这人的情商高呢,主要是让别人高兴,而智商高呢,主要是让自己高兴,可是智商不高情商也不高呢,主要就是自己不高兴了还不让别人高兴。”

    平安听了和江雨一起笑了,一会他说:“能让自己高兴又让别人高兴的事情,太少了。人活着哪能面面俱到?除了大义和至亲的事情,之外的,还是先让自己高兴吧。”

    江雨伸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点头说:“好,我听你的,我觉得,就这一句,你可以当我的导师。”

    平安和江雨回到学校之后,就搬离了江雨的住处,江雨说自己身体已经没问题了,总在一起,你还是学生,万一让人看到了,不好。不过,你知道我的,你要来,我都在等。

    江雨说的没错,平安也觉得自己总住在她那里是不行,以前和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两人之间已经突破了师生的关系有了肌肤之亲,的确要注意一下,于是就回到了宿舍。

    时间过的很快,到了五一前,江雨和平安在她的房间里恩爱了一番后,江雨说让平安回家一趟,平安说自己不想回去,再说回去也没事,江雨笑了:“你过年的时候也没有好好陪你爸妈,这都几个月了,回去看看,别让家人觉得儿大不中留。”

    “我只听过女大不中留,你这教授倒是会独创新词。”

    江雨睁着大眼笑说:“是啊,教授就是干这个的。”

    在江雨的劝说下,平安回了家。

    五一这天,研究所开了一个会。这是一个团结的大会,是一个胜利的大会,是一个奋进的大会,会议开得非常热烈而圆满,会议完了之后,大家还要在学校的教师餐厅里聚餐,江雨给张所长说,自己有些不舒服,想休息一下。

    张所长考虑到江雨的特殊情况,就同意了。

    这样,大学文科院研究所的成员除了江雨之外,全在餐厅里欢聚一堂,大家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好不热闹。

    正喝的起兴,江雨一脸煞白的,眼神一眨不眨,整个人木木呆呆的就走了进来。

    有几个人看到了江雨,都大声的叫着“江老师”“江教授”“来我们这里坐”什么的,江雨却一语不发,径直的走到了崔明明身边,崔明明人本来稍胖,这会已经喝的脸红脖子粗,看到江雨就站起来笑:“你刚刚去哪了?我还在找你呢。来,要罚三杯……”

    崔明明的这一桌就要给江雨让座,蓦然都脸色大变,也恰恰这一桌基本都是女人,登时都发出了凄厉刺耳的尖叫!

    江雨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裁纸刀,薄薄锋利的刀刃闪着寒光,她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崔明明,挥着刀对着崔明明的脖子就是几下。

    鲜血喷溅!

    崔明明的脖子被江雨手里的裁纸刀连续的从左往右从右往左反复的割了好几下,她连喊救命的机会都没有,目瞪口呆的捂着自己流血不止同时也血肉模糊的脖子,往后倒下了。

    血如泉涌!

    崔明明在倒下的时候,还带翻了餐桌,顿时稀里哗啦嘁哩喀喳的响彻一片。

    所有人的人傻了一样,愣愣的看着江雨,而江雨此时满脸满身都是崔明明喉咙脖子动脉上喷涌而出的血,整个人就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女夜叉,她就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拧了一个身,拿着还在滴血的裁纸刀,从原来进门的地方有从容不迫的走了出去。

    直到江雨消失,餐厅里的人才清醒了,这里杀人了!

    崔明明被梦游的江雨割喉了!

    发生在大学文科院研究所的这场杀人案,情节简单,目击证人众多,刑警队和派出所的干警接到报案赶赴现场之后,不费丝毫的力气,没有一点的周折,就从凶手江雨的家中将她给擒获了。

    只是抓获的这个过程十分耐人寻味,当警察们破门而入破窗而入的时候,杀人嫌疑犯江雨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盖着被子睡的正香。

    而江雨的身上这时还穿着刚刚杀害崔明明时的那身衣服,衣服上面到处都是溅的血,这些血将被子床单全都染红了,那柄用来杀人的裁纸刀就在江雨身边的书桌上放着,当然上面也是崔明明的血。

    满脸满身是血的江雨对荷枪实弹来抓捕自己的警察表示出十分的困惑,直到她被警察给戴上了手铐,她还在追问:“你们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我的身上都是血?”

    “为什么我的床上也是血?”

    “裁纸刀是我的,为什么上面带着血?”

    “为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