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夺标

第53章命犯桃花(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平安看看书,又看看刘可欣,刘可欣被看的有些心慌意乱,心里一横,挺了一下胸说:“谁小了!”

    平安愕然,猛地就放声大笑了起来,刘可欣羞恼,咬着嘴唇,伸手握拳在平安身上捶打着,平安急忙说:“我是说你的耳环太小……你不是说要我写字证明是我送的吗?耳环上面怎么写?那谁知道是我送的?”

    刘可欣脸红的像是火烧云一样,干脆的趴在平安的身上不起来,平安轻拂了几下她的背,等她平息情绪后坐好,想了想,在书扉页上写着:校服,裙摆,我看不见你的刘海;走廊,窗台,你步莲依旧不改;可曾知道,你是我旋律的主宰。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刘可欣看了刚想说太好了,平安在下面又缀了一句:“雷锋同志惠存,同学平安xx年x月x日”。

    “哎呀!平安!”刘可欣脸上表情又像是怒,又像是笑,又像是嗔,平安急忙说:“君子动口!这样,你给我洗衣服,我……”

    平安说了半截不吭声了,刘可欣追问说:“你要为我干什么?”

    刘可欣这句说完也不吭声了,米兰像一尊门神一样的站在了门口。

    ……

    这天晚上平安从校外回来,身上揣着刘文涛刚刚给的六百块钱信息费,走到一片树丛跟前的时候,有个女的不知道从哪出来,将他给拦住了。

    平安一看,有印象,这个女的长的还成,就是那个叫杨凤霞的。

    平安先问了好,杨凤霞看看平安,说:“可以谈谈吗?”然后自己先往树林里去了。

    有意思。平安不知道她和自己要说什么、

    两人到了树林的深处,杨凤霞站住对平安说:“你对刘可欣是认真的吗?”

    平安听了鄙夷,心说你谁呀你?嘴上问:“你这样问我的用意是什么?”

    “我觉得你和她不合适。”

    平安忽然就厌倦了,丫的!指手划脚,那我跟你合适?赶紧给老子滚蛋:“你要是没别的事,那就这样吧。”

    “那么多女的,你干嘛非要选择她呢?”杨凤霞还不依不饶,平安觉得无聊,转身就走,杨凤霞又说:“你要怎么才能放开她?”

    “我选择你你会答应我吗?”平安这样一问,杨凤霞不说话了,眼睛亮亮的,但是瞬间她又低下头,再抬头看着平安。

    平安又说:“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刘可欣呢?”

    “因为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和刘可欣不合适。”

    平安看看杨凤霞:“哦?你说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在问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刘可欣。”

    “你和那个来找你的女人都那样了,干嘛还害刘可欣?你这样对感情也太不负责任了!请你离刘可欣远点。”

    我哪样你在床跟前盯着看了?你有望远镜是不是?平安说:“好啊,那我害你好不好?我总是要害人的,不然我闲得慌。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刘可欣的事情?”

    “我们是好朋友,这不行吗?”

    “哦,”平安点头:“我还以为你是刘可欣的家属呢,哎我问一下,你有对象没有?有没有哪个好朋友为你出谋划策?”

    “这跟你有关?”

    “那真是可惜,”平安以牲口贩子挑骡马的眼神将杨凤霞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嘴里啧啧着说:“赶紧去找一个,别辜负了老天给你的好资本。”

    “那不劳你操心!”杨凤霞忽然的像是怒了,高耸的胸急促的起伏着。

    平安想这女的怎么回事,嘴上却针锋相对:“凡事都是相对的。我和来找我的那个女人‘都那样’都能被你发现,我操心你还怎么了?关心是彼此的,你对我这样我不能冷落了你啊,热心群众!如果刘可欣拒绝了我,没事,我就来找你。一定会来找你,我才刚发现你其实很有味道呢。肯定带劲极了!”

    “无聊!”杨凤霞说了一句,又用大眼盯着平安,平安正要说话,她却转身走了。

    平安看着这女人心说这位是刘可欣的守护神?臭娘们!嘴上就送过去一句:“你很有聊!万分期待着和你带劲啊!”

    经过那天被米兰窥破似的将两人堵在屋里之后,再加上杨凤霞莫名其妙的忽然来访,平安猛然觉得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从此后见到刘可欣就总是板着脸,再不和她主动说话,一副天下人负我苦大仇深的样子。

    刘可欣见到平安总是欲言又止的,终于在放假前一天晚上,将平安约出来到了那棵树后面。

    平安知道她想说什么,干脆的主动出击,问:“你和杨凤霞关系很好?”

    “还行吧……怎么了?”

    平安说:“我觉得她挺关心你的。”

    刘可欣不说话了,过了一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可能,她想……她表哥是念建筑的,大三……我没同意……”

    哦?原来如此。

    平安心里操了杨凤霞一句,老子以为你多替天行道打抱不平呢!原来你丫的有私心!

    老子玩世不恭,你他妈的臭娘们心怀叵测!

    真是个贱人!

    刘可欣看看平安问:“你生气了?”

    “啊?没有,这哪跟哪?没有,怎么会呢。”

    平安越是说不在意,刘可欣就越是有些惴惴不安,平安叹了口气说:“可欣,真的不关你的事,不是你不好,都怪我。你是个好姑娘……”

    “你别这样说,你这样一说,就是意味着拒绝,意味着我不好……”

    刘可欣有些着急了,平安很认真的说:“我说的是真的,我给你说,我这人太复杂了,又堕落又腐化无耻加下流,我坏的自己都对自己感到厌倦,你要是因为我受到伤害,我真的会于心不忍的。真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

    “好,不说对不起,总有一天,我会对你坦白我的一切,你到时候不骂我不恨我就行了。好好读书上学吧,我不值得你浪费时间。”

    过春节的前一天夜里,平安才回到了家,他发现而对面的窗户一直就没亮过灯,继而他打听到俞薇一直的就没有回来过,也不知道到底是去了哪里了。

    接着平安也去已经调到了公安局的马哪里问询,马对此也是一无所知。

    马在和平安分开的时候,说:“假如啊,我是说假如,要是的话,俞薇这种搞死人的手段真是头一次见……你不是学法律的吗,在学校请教一下那些教授们,像这样的情况,怎么给俞薇的行为定性?”

    按照马的说辞,王世庸就是俞薇给推下楼摔死的。平安骤然的觉得心里闷得慌:怎么定性?

    反正不管怎么说,法院不都判了免于刑事处罚吗?

    米兰在大年初一这天到家里来找平安,只是平安提前一步去了体育馆打球去了,两人没见面,后来初二之后都忙着走亲戚访朋友,平安就是故意不想见米兰,直到正月十五那天晚上,米兰将平安堵在了楼道里。

    其实平安不想也有些厌倦和女人有任何形式的深入接触,尤其是对米兰,他觉得烦躁的很。

    平安想不假颜色的对米兰置之不理,但是这会的米兰却拿定了主义,她进了屋就告诉平安自己这辈子非他不嫁。

    米兰越是这样就越让平安感到厌烦,他觉得夫妻之间也可以离婚的,何况自己和米兰根本就没有婚姻关系,就算是睡了几次又能如何?难道你的肆无忌惮就能将我这一辈子绑在你的裤腰带上?

    更何况,除了自己之外,难道米兰就没有了别的男人?

    平安压根就不信米兰会为自己守身如玉,他思前想后的这会已经想明白了,他很坦诚的告诉了米兰说我对你的爱情已经没有了,你其实也不爱我,你不必听信于心中某个叫做幻想的东西,其实你自己都不怎么相信你就是爱我的,否则你做什么事情之前有过将我先放在前面考虑一下再做决定吗?

    平安这样米兰却更加的觉得他可贵和不能被舍弃,她直言不讳的说正是因为我和别的男人睡过,我才更加的意识到你各方面的优秀,才更加的明白自己不能离开你。难道我对你真没有吸引力?

    平安被米兰的这种语气和逻辑给说的笑了,他问米兰:“那就是说,你是通过和别人睡觉这个途径来寻找谁比较合适你?你就是通过睡觉来寻找你的爱情?”

    “你难道不和哪个女人睡觉就决定爱她一辈子?不睡怎么知道她有什么特点优点还有缺陷?”

    米兰的反驳振振有词,但是平安已经彻底的打定了主意,他斩钉截铁的告诉米兰:“睡觉能发现一个人的身体能力,这对于了解心灵不是必经的途径。我和你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如果说我从前一点都没有喜欢你的话,那是在骗人,但是后来我改变了,我不爱你了……”

    “你的意思是你上了大学眼界宽广了,见识多了,觉得我配不上你?是啊,是我那会不想上大学的,我自作自受是不是?”

    平安看着米兰的眼神有些怜悯,他轻声说:“米兰,我不想和你吵,起码那时候我喜欢过你,而我现在只是喜欢你的身体,你可以说我是流氓,但是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是不是从开始就认为除了我之外你就不会和任何别的男人再上床做那种事情呢?如果不是,那你就是不爱我,起码不坚定。你这会想明白了,就来说非我不嫁,怎么都成了你的事?你去南方告诉我了吗?以南方那些为代表的外面的花花世界对你的吸引力大还是我对你的吸引力大呢?”

    “如果曾今我认为我们是能永远在一起的,现在没有了,不存在了,这个你明白最好,不明白也没关系。我已经远离了那些日子,你也远离了,我们就当那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米兰被平安说的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她忽然的笑着问:“那你还要我吗?你看,我是想要你的,我们先抛开思想,单纯的说身体,这一点你是不能否认的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