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一章:向光明处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位于中洲西南部的云岳高原深处,在大片的原始森林中,有一片注定不会在任何地图上标记出来的营地。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营地整体都建立在原始森林内部,四周除了可以遮风挡雨的树木之外,就只剩下周围几条起伏不定的山脉,从营地正门出发,前进不到两公里,便是中洲和安南国的边境线,人迹罕至,鸟不拉屎,偏远的不能再偏远。

    营地的规模小,占地面积也不大,大概十来间可供住人的茅草屋,一片很小但却很干净的露天训练场就已经是全部。

    训练场中央一座高达将近十米的瞭望塔和旁边飘扬着中洲星辰旗的旗杆孤单的伫立着,是整个营地中最高的地方,但如此环境,在瞭望塔上的视野就算比地面稍好,也好不到哪去,聊胜于无而已。

    夕阳西下。

    落日将最后一抹余晖洒落在营地的训练场上,整个训练场都是一片昏黄。

    黄昏有疾风。

    猛烈的气流撕扯着旗杆上的星辰旗,旗帜飘扬,风吹云走,整个营地看上去都像是一副荒凉而生动的画卷。

    一群穿着军装的军人在星辰旗帜下默默敬礼,神色庄严而肃穆。

    四五十名军人中,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五十岁左右,很普通的相貌和身材,但一双极为有神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凌厉的眼睛却为他整个人增色不少,他一身戎装,虽然没有佩戴军衔,但眼神扫视间,却显得格外的威风凛凛。

    中年人看着头顶飘扬的星辰旗,良久才放下敬礼的手掌。

    “李老,跟我回去吧。”

    中年人放下手臂,看着身边同样一身军装的老人,情真意切,语气诚恳的近乎恳求:“您在边境多年,劳苦功高,大家都看在眼里,也该回去享享清福了。这里环境艰苦,对您的身体也没有好处啊。”

    一身军装的老人头发花白,但却梳理的整整齐齐,就连身体都挺得笔直,跟身边的中年人不同,他是带着军衔的,而且军衔不低,还是个中校,只不过跟老人的年纪比起来,这样的军衔就不大能拿得出手了。

    听到中年人的话,老人眯起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笑着摇摇头,嗓音沙哑:“军人就该战死沙场,哪有回去享清福等死的?东升,好意心领,不过回去就算了。我虽然老了,但还拿得动枪,还能再为国出力几年,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我就算回去,也会不习惯的。”

    名为东升的中年人一脸苦涩,张了张嘴,担忧道:“李老,您的身体...真的不适合继续待在这里了。”

    “我的身体我心里有数。”

    老中校语气淡然,一脸坚决:“虽然活不长久了,但还能扛几年枪。东升,我意已决,如果只是为我身体考虑的话,那就不用再说了。”

    他语气顿了顿,突然自嘲一笑道:“当然,如果你今天来,是为了当年李狂徒那小畜生叛国的事情来的,要拉我李鸿河回去认罪,我现在就跟你走。那畜生叛国,我做老子的,本就有罪,养不教,父之过,我无话可说。”

    “李老!”

    叶东升神色一变,一脸不悦的提高了语气怒道:“您老这是什么话?您是中洲的功臣,谁敢说您有罪?我第一个毙了他!数百年来,中洲的军法就没有牵连其他人的说法!他是他,您是您,两码事嘛。我们要是不放心您,怎么可能让您在边境一待就是二十年?!”

    老人面无表情,只是抬头看着头顶的星辰旗,眼神伤感。

    叶东升微微叹息,再次放低了身段,低声道:“李老,当年狂徒叛国的案子虽然已经判决了,但那是大势所趋,其中有很多细节,至今仍然是扑朔迷离,站在我个人的立场上,我是不相信狂徒会叛国的。现在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年,但认真查,未必就没有翻案的机会,李老,我们需要您这样的定海神针回到幽州,给我们加油鼓劲啊。”

    李鸿河似已是心灰意冷,摇了摇头,语气淡漠道:“算了,过去这么多年的事情,在翻出来又有什么意思?东升,如果你不是来问罪的,那就回去吧。这里很适合我,我一个快要入土的老头子,在去幽州那花花世界,那才是遭罪,你不要再说了。”

    叶东升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也实在说不出什么来了。

    “李老,我给您时间考虑,一年后我再来看您。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尽全力帮您办了。”

    叶东升沉默了一会,才苦笑着开口道。

    李鸿河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要求都没有。

    叶东升深深叹息,再不停留,大步走向停在瞭望塔前的一辆直升机。

    直升机旋翼呼啸,尘土飞扬。

    在即将走向直升机的时候,叶东升突然转身,大声道:“李老,如果我们能还狂徒一个清白,也帮您洗刷耻辱,您老愿不愿意跟我回幽州?”

    旋翼之下的尘土飞扬而起,李鸿河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他眯了眯眼睛,声音不大,但却清晰的在叶东升耳边响起:“我静候佳音。”

    叶东升点点头,直接走进机舱。

    直升机开始升空,越飞越高,机舱之内,叶东升坐在座椅上,看着下方越来越小的训练场地,看着那个转身走上瞭望塔的老人,轻声自语道:“您又在坚持什么呢?”

    同一时间。

    在瞭望塔最上层的空间里,李鸿河走进来的时候,一名背对着李鸿河的年轻人也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您又在坚持什么呢?”

    “你不懂。”

    李鸿河看着站在窗前的年轻人,眼神慈祥的回应道。

    这是一个一眼看上去就很容易给人好感的年轻人,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消瘦,一张只能算是清秀的脸庞或许是因为常年营养不良的原因,显得有些苍白,他的气质很温和,眼神清澈,浑身上下都看不到半点锋芒与孤傲,他一脸平和的站在瞭望塔上层空间的窗口,看着越飞越远的直升机,清澈的眼神中带着不加掩饰的渴望和憧憬。

    温润如玉,宁静致远。

    这八个字用在他身上,似乎再贴切不过。

    “为什么不走?”

    听到老人的回答,年轻人终于转过身,心平气和道:“爷爷,这应该是第四次有人来请你出山了吧?我们明明可以离开的,为什么不走?”

    “不能走。”

    李鸿河摇摇头,沉声道。

    “待价而沽?”

    年轻人微微挑眉。

    “是身不由己。”

    李鸿河苦笑一声:“天澜,你不会懂的,有些事情,只有等你离开这里,去了外面之后才会明白。”

    “外面。”

    李天澜默念了一声,随即自嘲道:“外面?”

    这个词汇,他几乎是从小听到大,听了无数次,可事实上,他的世界却只有面前的这个营地,一年多前他倒是出去了一次,但却去了一个比这里更加封闭的环境。

    外面?

    外面又是什么?

    他默默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瞭望塔上层类似于一个房间,只不过四个方向都有可以进行侦查的窗户,房间由木头建造,在外层铺上一层油布,勉强做到了遮风挡雨,房间内部的摆设也极为简陋,只有一个体积巨大,并且摆满了书籍的书架很能唬人,书架两侧,是两张木板床供人休息,距离书架不远的地方,还有两个书桌,上面摆着毛笔和宣纸,那是他们爷孙两人平日里练字的地方。

    这便是李天澜从小到大的世界,他并不讨厌现在的环境,可出去过一次之后,他却越来越渴望能够再去外面走走,见识一下外面的风光。

    可这些年来爷爷却始终限制着他,每次问起,爷爷都会告诉他时机不到,李天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机,可近来这段时间,他却已经越来越忍受不住了。

    李天澜深深呼吸,拿起一块白布蘸水,走到书桌的一块牌匾前,默默擦拭着。

    这块牌匾可以说是整个营地中最值钱的东西,长近两米宽一米的紫檀大匾,不要说放在这里,就算拿到中洲最上层的顶尖圈子里,都是不常见的稀罕玩意,牌匾两个字更是行云流水,铁画银钩,充满了大家风范。

    李氏!

    李天澜默默看着这两个字,突然道:“刚刚来的那人说可以为我父亲翻案?”

    “是为我儿子翻案,不是为你父亲,他也不会为你父亲翻案。”

    李鸿河站在书架前,看着满满一书架的书籍,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有区别吗?”

    李天澜再次挑眉,他的气质看起来很文弱,可一挑眉的动作却让他整个人都变得鲜活起来,平生出一股凌厉气势。

    “当然有。”

    李鸿河语气平静:“他们并不知道我有一个孙子,如果他们知道你的存在...呵...”

    李天澜表情微微僵硬,没有说话。

    李鸿河突然笑了笑,自顾自道:“叶东升当年算是我亲手带出来的,对于他,我比较了解,他说担心我的身体,这话没水分。估计这次走了,不出三天,就会给我这老不死的派两个私人医生过来,他也算是有心了。”

    “所以呢?”

    李天澜内心本能的急促跳动起来,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但却很清楚,如果真的有私人医生过来的话,这片营地多年来将第一次被外人踏足。

    “所以,你该出去走走了,是时候了。”

    李鸿河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孙子,眼神温和,那是一种发自肺腑的满意和欣慰。

    李天澜的身体极为明显的抖了一下,霍然回头,看着李鸿河。

    李鸿河从书架中抽出一本书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帖子,还有一个卡片。

    他来到李天澜面前,将卡片和帖子都交给李天澜,平静道:“你今天就走。”

    李天澜接过东西,双手都在剧烈的颤抖着,爷爷递过来的那张帖子,几乎一瞬间吸引了他所有的视线。

    帖子通体乌黑,只有封面上刻着一面银色的星辰旗,旗帜之下,是四个银色的小字。

    天空学院。

    中洲有两座鲜为人知但却在特定的圈子里又极为著名的名校。

    一座叫深海学院,校址位于幽州。

    一座叫天空学院,校址位于华亭。

    这是中洲最顶级的特战学院。

    这里是中洲年轻精英的聚集地。

    最优秀的特战队员,最精锐的优秀特工,最有前途的武道强者汇聚一堂,共同竞争。

    两座特战学院的历史并不长久,短短几十年,但却将星璀璨,堪称极尽辉煌。

    几十年的时间里,两座特战学院走出了上百位将军,不计其数的特工间谍,以及数位特战巨头。

    每一届天空学院和深海学院的优秀毕业生,都有着相当大的自主权力,在为国效力的前提下,可以自主选择进入中洲的各个特战部门,并且都会得到重点培养。对于任何有实力,有野心,但却没有靠山的人来说,一张深海学院或者天空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都无异于是一条登天之路!

    而此时李天澜手中的乌黑贴子,就是天空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李天澜心潮起伏,他的激动,并不止是因为手里这张帖子,还有那个让他心思复杂的父亲,当年同样也是从天空学院毕业的,而且还是以最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学业。

    他当年到底有没有背叛中洲?

    这次出去,他必须要查清楚真相!

    李鸿河似乎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平静道:“别做你不该做的,这次出去,别急着调查你父亲的事情,查了也没用。你的身份要保密,否则让别人知道你是我李鸿河的孙子,只会让你死的更快。你父亲的事情,自然是需要你来翻案的,可现在的你还不够格,最起码,你的成就不能弱于你父亲,只有这样,你才有调查的资格。”

    李天澜默默点头,不言不语。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到今天还能在这里?”

    李鸿河突然问道,他不等自己的孙子回答,就轻笑道:“就是因为我够强。”

    “难道爷爷你认为待在这里是一件好事吗?”

    李天澜拿着手里的帖子,忍不住问道。

    李鸿河深深看了他一眼,淡然道:“不算好事,但有比这个更坏的,你未必想听。”

    他摇了摇头,又指了指李天澜手里的名片:“到了华亭,打这个电话,对方会去接你,并且安排你入学。”

    李天澜点点头,突然道:“爷爷你呢?你们不走?”

    “我等你来接我。”

    李鸿河笑了笑,向前一步,整理了下孙子的衣服,平静道:“天澜,有些事情,不像你看到的这么简单,等你到了外面,自然就会清楚。我等着你变强,等你能够为你父亲翻案,等你不再让李氏蒙羞的时候,我也会离开这个地方。”

    他后退一步,笑呵呵的看着李天澜,继续道:“几年的时间,我还是等得起的。”

    李天澜紧握着手里的帖子,神色坚毅。

    对于整个中洲来说,他的爷爷都是当之无愧的功臣,所以他很清楚,爷爷过往的功绩能够让他带着天空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离开这片森林,去拼那一丝为父亲翻案,不在让李氏蒙羞的机会,但父亲当年的罪孽,却堵死了他所有后退的可能。

    此行只能进,不能退。

    退则死!

    “我现在就走。”

    李天澜收起帖子,干脆利落道。

    李鸿河微微点头,突然轻声道:“其实你还是有助力的,而且助力不小。你出生的那年,我亲自为你定下了一门亲事。你不用知道是谁,这门亲事还算不算数,要看你的表现,那老家伙一家都比较现实,你要是表现的像个废物,人家肯定不会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你,你要表现不错的话,自然会有人去找你,到时这门亲事是否还算数,就是你说了算了。”

    李天澜默默点头,后退一步,对着老人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李鸿河站在原地,没有丝毫反应。

    李天澜默默起身,直接走下瞭望塔。

    窗外落日尽去,黑暗笼罩整个森林。

    有风无月的夜色下,李天澜面无表情,穿过森林,渐行渐远。

    老人一直站在窗边,看着李天澜的背影彻底消失,他才缓缓转身,来到了自己的书桌前,提笔研墨,打算练字。

    爷孙俩的书法都不算好,但练字可以修身养性,所以多年来一老一少倒也算是坚持不懈。

    只不过这一次李鸿河提笔半天,都没写出一个字来,直到墨汁浸透宣纸,他才叹了口气,放下笔,来到了李天澜的书桌前。

    书桌上墨迹已干,黑白相称,分外刺眼。

    李鸿河盯着宣纸,瞳孔骤然收缩。

    不同于李天澜平日所书的小字,薄薄的宣纸上,只有一个大字,写的张扬肆意,字里行间,都透着一种淋漓尽致的凶戾气焰。

    杀!

    李鸿河猛然回头。

    窗外李天澜的身影早已消失,只有无尽苍茫的黑夜弥漫森林,漫如冬季。

    ....

    新书,兄弟们收藏下...收藏推荐月票来者不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