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四章:一代天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虞氏小院内部的面积不大,但却很雅致,四面都是花坛,仅留下一条可供行走的石板小路,几张石桌呈三角形摆放在院子里,坐在桌前,犹如置身花海,花香宜人。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李天澜进入小院的时候,一名看上去大概七八十岁的老头正昏昏欲睡的躺在院子里的一张木质躺椅上晒太阳。

    老头身材干瘦矮小,身高甚至只有一米六出头,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他一脸惬意的躺在比他身体大的多的躺椅上面,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迟暮腐朽的气息。

    李天澜神色平静。

    察觉到有人进来的老头睁开虚眯着的双眼看了秦微白一眼,轻笑道:“又来这里蹭饭了?你这丫头整天吃不完的山珍海味,也难为你看得上我这点粗浅手艺。”

    “老头你的手艺可不粗浅,否则哪里能让那么多中洲大佬们恋恋不舍?你好歹算我半个老师,我来这里也算回家了,我回家吃个饭,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秦微白云淡风轻的坐在距离老人最近的石桌旁边笑道。

    “你可拉倒吧,回家?这可不是你家,我也养不起你,上次你来这吃饭,我孙女给你取了个外号知道叫什么不?饭桶姐姐,你一顿饭吃的比我和孙女三天吃的都要多,这年头,谁家里也没余粮啊,你少来几趟,我和孙女都感谢你的大恩大德。”

    老头躺在躺椅上,翻了个白眼,他和秦微白明显渊源不浅,说话也没这么多顾忌,可谓肆无忌惮。

    “青烟我了解,她不可能给我取这么难听的外号,这多半是出自你的手笔,真是奇怪,开饭店的竟然还怕饭量大的客人,老头你也是奇葩。”

    秦微白莞尔一笑。

    “你也算是客人?你吃饭可从不给钱的!”

    老头一脸悲愤,带着欲哭无泪的无可奈何。

    秦微白笑着转移话题,指了指坐在身边的李天澜道:“给你介绍个朋友,李天澜,刚从西南边境来华亭,大家不是外人,以后他说不定隔三差五就要来这里蹭饭吃。”

    这一刻,不止是李天澜,就连站在两人身后的燃火都清晰的从老板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期待。

    老人终于把视线放在了神色平静的李天澜身上,眼神中锐利的光芒一闪而逝。

    气氛瞬间变得压抑起来。

    他缓缓从躺椅上坐起,看着李天澜,眼神灼灼。

    “虞老,我是李天澜。”

    李天澜主动开口道。

    “鸿河殿下还好吧?”

    虞氏老人突然问道,语气复杂:“你和殿下年轻时候长得有三分形似,但却九分神似,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猜到你的身份了。”

    殿下,这个词汇是对实力到了某种高度的人的尊称,中洲建国数百年的时间里,能被称为殿下的几乎屈指可数。

    “爷爷还好。”

    李天澜微微欠身,很客气的回答道。

    “你爷爷啊...”

    老人轻轻叹息一声,一脸的缅怀,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只是开口道:“我是虞东来,殿下当年的近卫之一,你以后可以来这里吃饭,顺便陪我老头子说说话,当年我和殿下的事情,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聊。”

    “好的。”

    李天澜点点头,神色依旧不动。

    “不卑不亢,不管心性如何,起码表面功夫到位了,小子,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虞东来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天澜,突然问道。

    李天澜神色坦然,平静道:“还没有进入武道四境,所以谈不上什么境界。”

    他知道这多半会是一个让老人失望之极的答案,但他却不想有任何隐瞒。

    他的武道极重心境,讲究的是外界风云变幻,我心稳如磐石,如此的武道间接塑造了他的性格,不骄不躁,荣辱不惊。

    他的话似乎不多,但该说的,一句不少,不该说的,一字不多,面对虞东来,李天澜清楚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同样也清楚这位爷爷的老部下对自己的期望,这样的情况下,有一说一的坦诚才是最好的方法,十九岁还没有进入武道四境的成就看起来不怎么样,可总比含糊其辞藏着掖着让人心里舒服一些。

    “还没有进入武道四境?”

    虞东来满是皱纹的脸庞上一脸的不可思议:“小子,你多大了?”

    “再过三个月,就二十岁了。”

    李天澜依旧是实话实说。

    虞东来一脸深受打击的模样,愣愣的看着李天澜,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武道四境,这是在全世界都通用的实力划分标准,也代表着这个世界最中坚的武力。

    御气境,凝冰境,燃火境,惊雷境。

    这并非是以什么内力来修炼出来的境界,而是寻常人仅凭肌肉与骨骼所能达到的极限。

    武道四境之上,还有无敌境。

    那个玄而又玄的境界已经超出了大部分人的理解范围,在全世界,任何一个无敌境的强者,都是高不可攀的神话和传奇。

    寻常天才,十八岁之前几乎都可以踏入武道四境中最基本的御气境。

    武道之下皆为蝼蚁。

    以李天澜马上二十岁却还没有入道的实力,确实磕碜了点。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今天亲自下厨,算是给你接风。白丫头,来帮把手。”

    虞东来眼神中浓烈的失望神色一闪而逝,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语气平静的招呼了一声。

    秦微白嗯了一声,朝李天澜点点头,跟着虞东来一前一后的进入了厨房。

    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走在前面的虞东来猛地转身,眼神盯着神色依旧平淡的秦微白,语气凝重道:“你怎么会跟殿下扯上关系?”

    “我和李鸿河没有关系,只是跟天澜有关系而已。”

    秦微白语气平静,但虞东来还是察觉到她在说起李鸿河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带着极为强烈的不满。

    虞东来有些诧异,但还是有些不以为然道:“这不都一样?你敢说帮助李天澜不是为了殿下那一身无敌境的实力?”

    “当然不是。”

    秦微白眼神坦然道:“李鸿河无敌境的实力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他现在是不是还在那个境界我都不确定,又怎么可能为了这个去帮助他的孙子?我要帮的,只是天澜,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天澜...天澜...”

    虞东来喃喃自语,终于察觉到了秦微白语气中那丝不同寻常的温柔,他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秦微白,不可思议道:“你别告诉我是你看上那小子了?”

    秦微白不承认也不否认,向前两步,拿起一根茄子洗干净放在了面板上面。

    “这怎么可能?那小子虽然不差,可快二十岁还没进入武道四境,这资质真是相当一般了,而且他比你小了四五岁,长得也一般般啊,一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卒,正常情况下,你甚至都不会知道他的存在,你能跟鸿河殿下联系上已经是个意外了,现在竟然...这他妈根本就没有道理啊。”

    虞东来一脸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你不懂的。”

    秦微白背对着虞东来,宁静道。

    “是,我是不懂,但我懂现在的局势,李天澜的身份暂时还没什么人知道吧?但这个秘密能藏多久?一年?还是两年?他的身份一旦曝光,无论是因为当年的叛国案还是因为李鸿河孙子的身份,想杀他的人有多少?数都数不清!他一个连武道都进不去的普通人,能活多久?你这完全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虞东来一脸冷笑的开口道。

    秦微白的动作顿了顿,不动声色道:“这么说,对天澜来华亭的事情,老头你是打算视而不见了?”

    虞东来沉默不语,良久,他才淡淡道:“殿下对我恩重如山,李天澜的事情,我不可能置身事外,但我能做到的也不多,他的资质普通,如果甘愿做一个普通人的话,借助各方势力的平衡,我应该勉强可以保他不死,这是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局面。当然,前提是你不跟他牵扯到一起。”

    虞东来说的是心里话,秦微白如今的势力并不大,但却有着相当恐怖的潜力,而李天澜的身份却又太敏感,他的敏感身份跟秦微白的潜力一旦结合在一起,到时候恐怕有很多人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出手将两人扑灭,虞东来到时候甚至连阻止的能力都没有。

    李氏退出中洲特战系统二十年的时间,无论是当年的仇敌还是那些利益既得者,都不愿意看到李氏重新崛起。

    “都能接受?”

    秦微白语气冷淡:“起码我接受不了,天澜也接受不了。老头,你以为天澜来华亭是做什么的?如果只是做一个普通人的话,他呆在边境不是更好?那边虽然有风险,可总比他在这里身份曝光后的处境要好得多。”

    虞东来微微一怔,还没等他开口询问,秦微白已经继续道:“他来华亭不是做普通人享受生活的,他是天空学院这一届的新生。”

    虞东来的神色顿时一变,怒道:“天空学院?那小子疯了吧?天空学院那是什么地方?百分之三十的死亡率,以他的资质,根本就没有混出头的可能,他去那是给人做小弟当炮灰吗?不对,他去天空学院...难道他还想调查当年他父亲叛国的事?妈的,这简直就是个蠢货!他最应该做的就是远离特战系统的圈子,而不是主动凑过去,不然他的身份一旦曝光的话,中洲大半个特战系统都会是他的敌人,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这小子是在找死!”

    虞东来很肯定的说道。

    “所以我最近几天打算去一趟比利国,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天澜起码能多一张保命的底牌,最不济也能让他成长的时间长一些。”

    秦微白笑了笑,语气愈发.缥缈。

    虞东来的手掌一抖,刚刚拿出来的一块五花肉直接掉在了地上。

    “你...你简直就是疯了!不是你的东西,你最好别碰,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还不懂吗?”

    老头气急败坏的叫道。

    “我看上的,就是我的。这才是我的道理。”

    秦微白语气平和,整个人的气势瞬息骤变,变得冷冽而霸道。

    虞东来内心只觉得一阵无力。

    曾经在中洲某位被无数大人物看成是半仙的道门奇人一一点评过中洲的各路枭雄,那位道门奇人在评价中洲某位顶级豪门族长的时候,直接用了一句内圣外王概括,而这个评价至今还在广为流传,到现在仍然有人清楚的记得。

    以秦微白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自然还进不了那位奇人的法眼,也没资格上那份被点评的名单,但却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当年那位奇人云游华亭,曾经偶遇当时刚刚过了二十岁的秦微白,并且同样也给出了四字评价。

    与那位顶级豪门族长的评价可谓截然相反。

    内王外圣!

    这个如今正在被华亭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并且记住的年轻女子,她决定的事情,向来都没有任何更改和妥协的余地。

    虞东来阻止不了她,谁也阻止不了。

    “如果你真的能活着回来的话,李天澜在天空学院确实能多一张保命的底牌,但这一切值吗?”

    老人重新拿起一块五花肉,语气复杂的问道,他不等秦微白继续说话,就再次道:“我是没的选择,就冲他是殿下的孙子这点,无论如何,就算我把这把老骨头搭进去都要保他,但是你完全没这个必要啊。我真是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认识那小子的,这完全就是莫名其妙!”

    芊芊素手拿起菜刀切菜的秦微白眼波温柔,柔声呢喃道:“很久很久以前,在他还不知道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了。”

    她深呼吸一口,缓缓道:“老头,我知道你和天空学院的校长关系不浅,那边我很难说得上话,这次天澜入学天空学院,我希望你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帮帮忙。”

    “这个再看吧。”

    虞东来一脸不耐烦的说了一句,随即道:“不过我还是想不通,这小子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殿下的孙子,我看都懒得看一眼,我感觉还是那个王逍遥比较适合你。那人追求你好几年了,也算是一片痴心。”

    “他配不上我。”

    秦微白一挑眉毛,整个人霎时间神采飞扬,更显其绝代风华。

    “未来数百年内,这个世界如果只能记住一个人的话,那么必定会是我的男人,王逍遥做不到这一点,他配不上我。”

    “那外面那个李天澜就能做到这一点了?要我评价的话,这小子也就四个字,稀松平常。”

    虞东来没好气道。

    “巧了,对于天澜,我同样也有四个字的评价。”

    秦微白轻声道。

    “哪四个字?”

    虞东来饶有兴趣的问道。

    秦微白语气张扬,掷地有声。

    “一代天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