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六章:试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在十六亿人的中洲,官方如果总结归纳各种信息整理一个国内十大高手名单的话,中洲军方上将,天空学院校长庄华阳绝对会毫无悬念的名列其中。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庄华阳如今已经是古稀之年,但极重养生,一身恐怖的战斗力暂时还没有衰退的迹象。

    几年前的中洲与某个一直徘徊在边境的境外势力再一次爆发冲突的时候,庄华阳亲自挂帅前往边境指挥,决战时刻,那会已经六十多岁的老人在最后的决战中亲自出手,孤身一人追击敌军将近两百公里,一夜之间斩杀境外势力近八百名特战精锐并且全身而退,经此一战后,老人原本在另一所特战学院深海学院的压制下逐渐下滑的声望再次大涨,彻底压过了深海学院的院长陈松林上将。

    最近几年,天空学院和深海学院每年的年终演习变得越来越激烈,流血也越来越多,这其中未必就没有双方学员都想着为自家校长和院长争口气的意思。

    庄华阳看重养生,就算在到处都是铁血和紧张气息的天空学院内部,他也不曾委屈自己,非但不委屈,反而还大张旗鼓的在天空学院的中心区域建造了一幢堪称豪宅的现代化别墅。

    别墅占地面积将近两千个平方米,外围遍布了上百种鲜花,形成了一个将整个别墅都围绕起来的大花园,花香四季可闻,别墅门前还有一个造型精致的水池,内部是活水,水质清澈,养活着上百尾观赏性的锦鲤,水池左侧是一片竹林,与水池右侧的几颗果树相对,明媚的阳光下,微风浮动,竹叶飘飘,鲜花摇曳,置身其中,犹如身在世外桃源,令人心旷神怡。

    跟李天澜一样,秦微白同样也是第一次来到天空学院,更是第一次来到庄华阳这位中洲传奇将军的住处,所以当她在虞东来的带领下接近那一幢几乎被花草包围的别墅的时候,精致的脸庞下意识的浮现出了一丝错愕的表情。

    “很意外吧?这老家伙行事风格阴狠老辣,只看他做事,比谁都爷们,可他骨子里却喜欢摆弄这些花草,说是可以修身养性。”

    “我年轻的时候对这一套嗤之以鼻,可到了近几年才真是服气。放在二十年前,论战力的话,我手段尽出绝对可以压过这老家伙一筹,可现在嘛?嘿嘿,估计也就只有能给这老家伙制造点麻烦的资格了,这家伙讲究的很,衣食住行,可以说处处都是细节,外面这些花草,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

    走在前面的虞东来似乎看到了秦微白的表情一样,指着自己周围的花草笑道。

    “真是难得,老头你也有谦虚的时候?庄校长的实力确实强大,但现在终归不是几年前了,随着年纪的增加,实力下滑是肯定的事情,你们两人现在就算有差距,也不会像你说的这么夸张吧?毫厘之差而已。”

    秦微白的视线从周围的花草中收回来,语气轻松的打趣道。

    “毫厘之差?”

    虞东来自嘲的摇了摇头:“你不懂武道,实力到了我和庄老头这种地步,看起来是毫厘之差,实际上却是天上地下的差距,而且现在说毫厘之差也是在给我脸上贴金。我一个在惊雷境都站不稳随时会退到燃火的老家伙,是真的老了。跟现在起码不会弱于惊雷境巅峰的庄老头根本没法比,这不是谦虚,是事实。”

    “是这样吗?”

    秦微白眼眸闪动,若有所思,她无疑有着一双极为璀璨的眸子,眸光流转间,灵气四射,让她整个人的吸引力直线上升。

    “确实是这样。不过老虞的话对也不对,生死相搏,拼战斗力的话,我全力出手,想要干掉老虞用不了五分钟,但如果不是正面搏杀,有他这么一个老不死的对手,我也会睡不着觉的。”

    一道温和的嗓音从别墅门前的水池边上响起,打断了秦微白的思索。

    秦微白表情清冷平静,抬起头看着视线中手里还拿着一把鱼食的男人,淡然道:“庄校长?”

    “我是庄华阳。”

    男人笑着点点头,只从外表看的话,任谁都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和虞东来同岁的同龄老人,都是七十岁的年纪,虞东来已经是一脸皱纹身形佝偻,庄华阳却身姿挺拔,一头乌发,看上去精力充沛,犹如还不到五十岁的中年人。他随手将手中的鱼食全部洒向水池,池内锦鲤汹涌,溅起水花,亲眼看到这一切的庄华阳笑容愈发温和,他看了一眼虞东来,语气从容的笑道:“老虞,这位是?”

    “秦微白,跟我学过一段时间厨艺的小丫头,我跟你说过的。”

    虞东来笑着说了一句,眼神落在水池中争抢鱼食的锦鲤上,有些心不在焉。

    庄华阳的眼神却微微一凝,问道:“先秦国际集团的秦总?”

    “是我。”

    秦微白语气没有丝毫起伏:“庄校长,初次见面,幸会。”

    “这是我的荣幸啊。”

    庄华阳笑呵呵的,丝毫不掩饰自己眼神中的惊艳和欣赏:“我早就听说秦总是华亭的第一美人,以前总觉得夸张,如今见到真人才知道,这哪里是夸张?分明就是谦虚的说法了。”

    “校长过奖了。”

    秦微白礼节性的笑了笑,表情清淡,但却不动声色的将庄华阳的姓氏忽略掉,简单一个字的差别,距离的远近却显而易见。

    “这可不是过奖,秦总当得起国色天香四个字的评价。”

    庄华阳爽朗笑道:“走吧,我们进去谈。老虞有段时间没过来了,秦总更是贵客,前段时间我一个学生送过来一些好茶,今天大家尝个鲜。”

    “校长如果不嫌弃的话,叫我小秦或者小白就好,秦总这种称呼,听起来太生分了。”

    秦微白跟着庄华阳走进别墅,仿佛不经意的说道。

    庄华阳踏上别墅台阶的脚步顿了顿,背对着虞东来和秦微白的他眼神瞬间变得深邃悠远。

    叫先秦国际集团的秦微白一句小白?

    这种资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庄华阳虽然是中洲上将,但同样不认为自己具备这个资格。

    先秦国际集团是近几年才从华亭崛起的新兴集团,主要业务是风险投资,论规模的话,在整个华亭乃至中洲国的风投行业中,先秦国际都可以算是一线集团,这家新兴集团的运作方式极为高调,但相反的,他们的老总秦微白却低调的不像话,从来不接受任何采访,甚至连他们在华亭中心大厦的公司总部都很少去,这也让秦微白这位年仅二十四岁的女子身上多了一丝极为神秘的色彩。

    在华亭的上层圈子里,提起先秦国际集团,几乎无人不知,可说起秦微白,知道的人却少了许多,只有一些真正站在华亭财富巅峰的人才清楚,这个年轻女子是先秦国际集团的老总。

    如果只是这些的话,庄华阳自认喊秦微白一声小秦可以心安理得,可从种种资料表明,先秦国际集团,仅仅是秦微白透露给外界的一部分实力,说是冰山一角或许有些夸张,但却可以肯定,一个先秦国际绝对不止是秦微白所拥有的全部。

    她在华亭,在中洲鲜为人知,但在一些特定的高层圈子里,却吸引了无数大佬们的注意力。

    而这些圈子越往高处走,秦微白身上的那层神秘光环也就越耀眼。

    秦微白,二十四岁,女,属兔。

    九年前从中洲西部的某个山村来到华亭,八年前,年仅十六岁的秦微白偷渡离开中洲,三年前再次出现在华亭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有着数百亿身价的女强人。

    更让人疑惑不解的是,这个似乎半点都不懂武道的女子从国外回来后,身边却高手如云,先秦国际集团看似只是一家风投集团,可内部踏入武道四境的高手却不下二十个,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

    十六亿人的中洲,能够进入武道四境的人有多少?就算是进入最基本的御气境的人都不多,一家风投公司却有着这么多高手,理所当然的引起了华亭以及中洲安全部的注意。

    安全部的调查组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的直接进入华亭,某位以战力著称的资深副部长亲自带队,调查可谓大张旗鼓,但最后却不了了之。

    据说在调查期间秦微白亲自去了一趟帝都幽州,随后便顺理成章的进入了高层视野,在其后不到三天的时间里,安全部的调查组全部撤离,先秦国际集团的发展从此也顺风顺水。

    庄华阳就算是贵为中洲国上将,对秦微白的事情一样有些云里雾里,他隐约能察觉秦微白在首都至少有着一条几可通天的人脉,甚至极有可能是政界的某位巨头,但这种猜测也只是猜测,却没有得到任何证实。

    在当年安全部的调查组撤出华亭之后,先秦国际集团就再也没有得到过来自帝都任何一股力量的帮助,在华亭少数人还在猜测秦微白的背.景的时候,这个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却让大多数人都见识到了她一系列霸道强势,冷冽犀利的手腕。

    总的来说,秦微白很有可能是一个背.景通天的人物,同样也有可能是个背后没有任何势力支撑的女子,但无论怎么说,这样一个十多岁就敢偷渡出国,仅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攒下这么大一份家底的年轻女人,没有谁有资格可以去小觑她。

    庄华阳不清楚秦微白手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力量,但他却可以肯定,对方手里的力量就算不足以撼动他这个中洲上将,最起码也没有主动跑过来像他拍马屁的必要。

    这样一来,庄华阳几乎可以肯定,这位秦总如今突兀登门,是有所求了。

    三人先后进入装潢奢华的别墅,没进书房,而是直接在客厅坐下,庄华阳亲自拿出茶具加水煮茶的间隙,这位天空学院的老校长扫了一眼优雅坐在沙发上的秦微白,突然微笑道:“秦总今天想必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我这人喜欢开门见山,所以秦总有什么要求我老庄的,尽管开口,能做到的,我不推辞,做不到的,我也会明说,把正事说清楚了,我叫你一声小白,心里也踏实,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秦微白和虞东来同时楞了一下。

    “咳...我说老庄...”

    虞东来干咳一声,刚刚开口,就被庄华阳挥手含笑打断:“老虞,你别说话,今天是天空学院入学的日子,可青烟的事情我都已经办好了,所以我断定你没什么事,今天特意来跑一趟,多半是被秦总拉来做说客的吧?如今秦总就在面前,还需要你说什么?听她说不是更好?就这样吧,秦总先说正事,说完了,我们喝茶。”

    虞东来苦笑一声,有些尴尬的看着秦微白,无奈道:“这老家伙就是这个脾气,没事丫头,你尽管说你的,这老王八蛋敢不答应,我今天就不走了。”

    “既然校长这么说,那我也不客气了。”

    秦微白落落大方的看着庄华阳,语气平和道:“我今天拉着虞老来这里,是想请校长帮忙照顾一名新生。”

    “谁?”

    庄华阳眉头一挑,笑容虽然不变,但眼神却变得锐利起来。

    “李天澜。”

    秦微白语气愈发柔和。

    “怎么又是这小子?”

    出乎秦微白和虞东来预料,庄华阳没有急着答应或者拒绝,反而皱眉自言自语了一句。

    “什么意思?”

    秦微白整个人的注意力顿时彻底集中起来,看着庄华阳,语气清冷的问道。

    庄华阳沉默了一下,这才笑道:“我也不瞒秦总,一个小时前,有位大人物亲自打电话到我这里,亲自点名李天澜这位新生,要让我好好‘照顾’一下。”

    “不过那位说的照顾似乎跟秦总的照顾有些不一样啊。对方明说了,就是狠狠操练李天澜,把人搞死了,就给我儿子升职加薪,我还能多干一届校长。搞不死,也给我儿子升职加薪,我也还能多干一届校长,我还没想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们就来了,还是点名让我照顾李天澜。秦总,你是打算让我怎么照顾?搞死他?还留着他?”

    秦微白喜怒不动声色,若有所思。

    虞东来却下意识的问道:“老庄,谁给你打的电话?”

    “不能说啊,不能说。”

    庄华阳笑呵呵道,眼神却在观察秦微白的表情。

    “校长,是不是来自中原行省的电话?”

    秦微白突然问道。

    庄华阳手掌微微一抖,原本去拿茶壶的手差点将茶壶丢到了地上。

    “中原行省?”

    虞东来更是惊愕出声。

    中原行省的省会是洛京,虽然是中洲的经济大省之一,可近年来在政治和军事方面却并不是非常突出,整个中原行省,如果真的有一位能让庄华阳看成是大人物的人的话...

    “难道是...”

    虞东来张了张嘴,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微白直接打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一位了,校长,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虞东来下意识的闭嘴,却满脑子困惑。

    中原行省那一位,跟当年的案子可是没有半点关系的,如今为什么会突然关注李天澜?而且还给了庄华阳一个把人弄死了升职加薪,弄不死也升职加薪的指示,这他妈算什么操蛋态度?

    “我不知道啊。”

    迅速将震惊的表情收起来的庄华阳笑眯眯道:“秦总又没说是谁,我能怎么回答?难不成秦总是在套我话不成?”

    秦微白淡然一笑,主动转移话题,缓缓道:“我今天来,是想要求校长一件事,一年之后的两院演习中,我希望天澜可以得到一个代表天空学院的名额。另外,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要校长的一个承诺,一年之内,保住天澜不死。”

    “如果我答应秦总,我能得到什么?”

    庄华阳直截了当的问道。

    “如果校长可以答应并且做到的话,那么我欠校长一个人情,在合适的时候,我会还的。”

    两手空空登门的秦微白果然什么都没拿出来,只是给了一个口头承诺。

    空头支票?

    庄华阳呵呵一笑:“如果我要是不答应呢?”

    秦微白低下眼眉,美的让人觉得不真实的脸庞顿时显得乖巧而温顺,但她的话却跟乖巧温顺没有半点关系:“从我出道到现在,但凡我想要欠下别人一个人情,别人似乎还没有拒绝的权力,哪怕他是天空学院的校长。”

    虞东来神色一僵,顿时觉得这次的谈话可能要糟。

    庄华阳没有勃然大怒,反而眯起了眼睛,伸出大拇指赞叹道:“好气魄。”

    “过奖了。”

    秦微白语气愈发平静:“校长,我今晚就要启程离开中洲,最迟一年就会回来,在这期间,如果天澜在天空学院出了事的话,整个天空学院,都是我秦微白的死敌,不死不休!包括你们一家老小。”

    强势,霸道,疯狂!

    飘渺不定犹如人间谪仙外表下,这才是真正的秦微白。

    “小白!”

    虞东来脸色顿时一变,这丫头,这是要发疯啊。

    “秦总这是威胁我了?”

    庄华阳的笑容彻底收敛起来,语气阴沉的问道。

    “不是威胁,只是...真的不能失去,也不能错过。”

    秦微白看着茶壶中已经开始翻滚的水花,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道。

    庄华阳看着此时精神明显有些恍惚的秦微白,阴沉的脸色逐渐缓和,半晌,他才淡淡道:“希望秦总的人情会一如既往的值钱。”

    “肯定不会让校长失望。”

    秦微白干脆利落的站起身道:“告辞。”

    她对虞东来点点头,直接走向门外。

    这一次的谈话结果可以说是不欢而散,但她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起码没有白来。

    别墅内,庄华阳和虞东来面面相觑。

    良久,庄华阳才洒然一笑,喃喃自语道:“现在的小女娃娃,了不得啊。”

    “老庄,你可别当白丫头刚才是在开玩笑,这可是认真的。她要是发疯的话,天空学院如何不好说,最起码你肯定不会好过,我不是给你添堵,但不过是照顾一个新生而已,能做顺手就做了,起码比多一个潜力无穷的神秘对手要强的多,对吧?”

    虞东来表情凝重的看着庄华阳说道。

    “是这个理。”

    庄华阳笑着点点头:“不过在照顾这小子之前,起码也要看看他的成色到底如何,值得我怎么样去照顾吧?让中原那位大人物和秦微白这种妖孽一起青眼的小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虞东来欲言又止,最终什么都没说。

    庄华阳随手拿起沙发旁的电话,拨了个号码,眯着眼睛笑道:“秦柯,有个叫李天澜的新生,你注意下。找个年轻有为的老师,去试探一下他的实力,记住,别把人给弄死了,今晚就行动。”

    这位天空学院的校长说完后随手挂断了电话,继而看向虞东来,笑眯眯道:“怎么样,老家伙,今天留下一起看一出好戏?”

    “好。”

    虞东来犹豫了下,笑着点头答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