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十六章:巨变将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校长!

    天空学院的校长庄华阳!

    还有天空学院的教导处副主任秦珂。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不止是李拜天,就连李天澜也是一阵头晕,在任何时候,任何场所见到这两人,他们都不会意外。

    可在这个时间,在这里见到他们,这就有些出乎意料了。

    新生入学的第一次内部演习,迷宫是极为重要的场所,而一个校长,一个教导处副主任,一言不发的猫在迷宫的死角里面,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在躲猫猫吗?

    如果不是听说庄华阳是秦珂的亲爷爷的话,李天澜甚至都开始怀疑两人有不正当的上下级关系了。

    “校长好。”

    李天澜轻轻呼吸,瞬间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他对着庄华阳微微躬身,随后直起身子看着秦珂,微笑道:“秦主任好。”

    秦珂冷哼一声,依旧狠狠的盯着李天澜。

    倒是庄华阳一脸笑意的点点头,看着李天澜,就像是在看一件难得一见的奇珍异宝。

    这种眼神跟几分钟前王月瞳看李天澜的眼神类似,但却又不完全相同。

    王月瞳的眼神兴致盎然,有试探,有好奇,有玩味。

    而庄华阳的眼神也是兴致盎然,但却带着一丝了然的意味。

    李天澜微笑依旧,就犹如脸上带了一层面具,可内心却已经彻底紧绷起来。

    是面前的老头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还是因为自己跟秦珂的一战?

    可那一战,秦珂并没有吃亏,反而是自己重伤,难道庄华阳是为了那个叫周末的教师,特意在这里堵自己?

    何至于此?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但在迷宫的死角内,背对着青砖墙壁,角落的气氛却瞬间变得极为凝重压抑。

    李拜天抹掉了头上的冷汗,悄然间挺直了身体,他的眼神凝聚,站在李天澜身边,似乎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

    亲眼看到这一细节的秦珂眼神顿时一凛。

    身后脚步声响起。

    宁千城,王月瞳,虞青烟跟着李天澜的脚步同时进入死角,看到庄华阳和秦珂的瞬间,三人同样有些错愕。

    “校长...”

    “秦主任...”

    “校长好。”

    秦珂表情不动。

    庄华阳依旧是一脸和蔼的点着头,微笑道:“同学们好。”

    “校长,您和秦主任为什么会在这里?”

    李天澜身后,王月瞳绝美的小脸有些茫然,可她的眼神却若有所思的迅速看了一眼李天澜。

    入学演习中,学校两位高层竟然出现跟他们一群新生见面,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不寻常,凭直觉,王月瞳感觉这其中肯定跟李天澜有关。

    不止是因为李天澜极有可能去过那个最为机密的迷宫,除此之外,王月瞳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

    王月瞳向来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而这一次,她的直觉告诉他,李天澜很不对劲。

    这个男生太静了,没有锋芒,没有气势,随意站在那,明明是核心,但却安静的总是想让人不由自主的忽略掉他。

    静水流深,恍惚中,王月瞳竟然有种对方深不可测的感觉。

    目前在场的五人里,李拜天和宁千城虽然来头恐怖,但尚且不至于让庄华阳亲自在演习中见他们。

    虞青烟,这是类似于庄华阳干孙女的人物,这种场合避嫌还来不及,更不会让庄华阳亲自出现。

    至于她自己,自己入学的时候,庄华阳以及天空学院的一些学校高层就已经接见过她,现在也没必要再见一次。

    剩下的,就只有让人摸不清底细的李天澜了。

    果然,庄华阳的话再一次证实了王月瞳直觉的正确性。

    “我有些话,想要跟李天澜同学沟通一下,不会耽误你们宝贵的演习时间,不知道各位同学介不介意?”

    庄华阳笑呵呵道,这位中洲国当代的十大高手看上去当真是好脾气到了一定程度,无论什么事情,都能笑容满面,让人一看就能心生好感。

    傻子才会说介意。

    几人纷纷摇头,但却有意无意的,没人选择去回避,既然校长没提到这一茬,他们自然也愿意配合装傻。

    庄华阳只是笑看李天澜,等着他的态度。

    “校长有何吩咐,但说无妨。”

    李天澜一脸尊敬的开口道。

    “好。”

    庄华阳依然在笑,但眼神却变得凌厉起来:“李天澜同学,你来天空学院,所为何来?”

    这问题很好回答,也很不好回答,似乎是在问李天澜的目标,也像是在问李天澜是否还有其他目的。

    李天澜一脸淡然,缓缓道:“我不明白校长的意思。”

    “那我就在问明白一点。”

    庄华阳眯起眼睛:“你来天空学院,可有目标?是不是跟很多新生一样,混学分,混毕业,来镀金,等到毕业后随便分出去,做个军官,求一个衣食无忧?甚至锦绣前程?”

    “不是。”

    李天澜神色坦然,眼神直视庄华阳:“我想做第一。”

    “第一?”

    庄华阳毫不意外的轻笑一声:“每一届的天空学院学员,最后都会留下来一部分,这其中有些人,是三年内没有凑齐普通毕业的学分的,他们还有半年时间去补足学分。同样,也有个别人是因为运气,或者其他特殊原因,最终跟人人都想要的第一名失之交臂的,这样的人,他们在上一届就是最强大的学员,而他们会混杂在新生中,重新开始,跟你们一起竞争。你想要第一,竞争对手可不止是你所看到的那些学员,还有一些你的学长学姐,这样的情况下,你有信心拿第一?”

    “有。”

    李天澜毫不犹豫的沉声道,他的声音不高,但谁都可以听出他话语中的自信。

    底气十足!

    “野心倒不小。”

    庄华阳笑了笑:“这么说来,做第一,成巨头,为国而战,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就是你的目标了?”

    李天澜神色郑重的点点头,他没说话,但整个人却透着一种就算死也要达成这个目标的坚决。

    “那我就不明白了。”

    庄华阳摇了摇头,叹息道:“你如此实力,如此野心,如此自信,为何还想要刻意低调?李天澜同学,你到底想要隐藏什么?”

    “你想要争第一,那就必须要在各方面都出类拔萃,想不吸引人眼球都难,什么事情都是第一,但偏偏平日里喜欢装孙子,别人不怀疑你怀疑谁?你如此低调难测,就算我们所有人都能忍住不探寻你的秘密,就算让你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那又能如何?你得不到国家信任,到头来也不过是白白费劲而已,这样的结果,与你有益?”

    李天澜身体骤然巨震,只是一瞬间,他的浑身上下就已经被冷汗湿透。

    刻意低调,隐藏自己,不被人了解,就算是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又如何?

    “当年的叛国案之后,中洲国高层都心有顾忌,你有能力,但却不被信任,那你成什么巨头?你想隐瞒什么秘密,我可以不问,难道其他人就不问了?古云侠古主任,主要负责的就是全校学员的思想教育,你如此心虚,反而会被她盯上,这又是何苦?”

    “我没有心虚!”

    李天澜断然否认,心中却已经乱成一团。

    庄华阳特意点出了当年的叛国案,又特意点出了古云侠,难道这个老头真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是虞东来告诉他的?此事如此敏感, 虞东来真的敢告诉庄华阳?难道庄华阳可以完全信任?

    “不曾心虚吗?或许吧。”

    庄华阳淡然一笑,突然看着李天澜问道:“李天澜同学,你可敢信我?信任你的校长?”

    李天澜眼神微微眯起,看着庄华阳,他始终带在脸上的温和面具似乎正在一点点的消失,他的眼神也变得怀疑而冷漠。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

    “你若信我,请尽管放手一搏!我以我的名誉和全家老小的生命担保,一年之内,无论如何,我会全力以赴,保你平安!”

    庄华阳看着面前冷漠的眼睛,神色凝重,他深呼吸一口,不顾所有人骤然色变的表情,继续道:“当然,你若不信我,那当我什么都没说过,今天我们也不曾会面。”

    始终以旁观者身份看这一场大戏的王月瞳眼眸中神采迅速变换,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庄华阳这样一个担保,是任何人,就连她的家族都极为需要的,如今却给了李天澜?

    为什么?

    只有李天澜依然平静如水:“校长言重,您身为校长,天澜不敢不信,但我需要一个理由。”

    “理由吗?”

    庄华阳的笑意完全舒展开来:“理由有很多,但我能说的,只有两点,第一,秦总对你极为看重,她说动了老虞,让我保你一年平安,她和老虞,都欠下了我一个人情。第二,我愿意保你,是因为对其他一些人或事的尊重。”

    沉默。

    漫长的沉默后,李天澜终于开口,声音请冷道:“既然如此,那我也欠校长一个人情。”

    庄华阳笑容愈发明显, 他知道,这一次的谈话,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他点了点头,笑道:“那这次演习,我便拭目以待了?”

    “你看着就是。”

    李天澜的眼神平静而冰冷。

    庄华阳哈哈一笑,微微转身。

    墙砖墙壁之前,一道电光闪过,他和秦珂的身影已经刹那间消失不见。

    李天澜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宁千城和李拜天站在李天澜左右,神色肃穆。

    虞青烟一脸懵懂。

    只有王月瞳,隐约之间,觉得自己似乎见证了什么。

    ----------------

    同一时间。

    距离李天澜不到三十米的另一条道路上,庄华阳和秦珂的身影再次出现。

    两人周身的空气在剧烈扭曲,但一切却静若无声,几米外不断有新生穿梭而过,但却没有一人发现两人的存在。

    “爷爷,你为何要如此帮他?”

    秦珂站在庄华阳身边问道,没有不满,只是有些疑惑。

    “为何?”

    庄华阳淡然一笑:“李太虚,宁千城,两位年青一代的十大高手都愿意侍奉他左右,王月瞳现在也对他如此关注,这就已经证明,现在的李天澜已经进入了他们背后的一些大人物的视线,这样的人,我又为何不帮?”

    “仅此而已吗?”

    秦珂看着爷爷的表情,认真的问道。

    庄华阳略微沉默,在自己孙女期待的眼神中,他轻微摇头,神色凝重道:“你不是一直想问我,前几天我去了哪吗?”

    秦珂微微点头。

    庄华阳自嘲一笑道:“其实我哪都没去,我一直在天空学院,一直在李天澜的房间里看着他,只是你们不清楚,他也没发现而已。”

    看着秦珂瞬间变得极为古怪的表情,他继续道:“这几天的时间里,他每天都在冥想,秦珂,你见过一个还不曾进入武道四境的人,每天深度冥想的时间超过十六个小时吗?”

    “这不可能!”

    秦珂断然道:“我现在是惊雷境,但每天冥想的极限也就是十个小时而已,十六个小时,我都做不到。”

    若是枯坐不动,秦珂身为惊雷境高手,枯坐几天都没问题,可冥想不同,冥想追求的是物我两忘,是对自身意志的绝对专注和集中,秦珂如今是惊雷境高手,也只能让自己的意志绝对专注十个小时,想要进步,那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的冥想中慢慢积累,这次多一分钟,下次多两分钟,而冥想的时间越长,她的进步也就会越快。

    以秦珂现在的状态,绝对专注的极限只有十个小时,一旦超过这个时间,她的意志就会动摇,强行支撑的话,效果等同于不进反退。

    一个可以深度冥想十六个小时的人,不可能还没有进入武道四境,意志专注到如此程度,就是猪都能入燃火了。

    “不可能?”

    庄华阳笑容复杂,眼神也很复杂,他看着李天澜所在的方向,轻声道:“那不就是有一位吗?”

    这一刻,秦珂就算已经有所猜测,但还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怎么可能?”

    她深深呼吸,喃喃自语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他不止是一天深度冥想十六个小时,而是连续数天,我原本是想要看看他可以坚持几天的,可惜...”

    庄华阳遗憾的摇了摇头。

    “可惜什么?”

    秦珂下意识的问道。

    “可惜的是我坚持不住了,连续看了他三天,差点没饿死我。”

    “......”

    “他如此身份,如此天赋,又有如此身世,我保他一年,心甘情愿。”

    庄华阳再次叹息。

    身份?身世?

    秦珂皱眉不语,脑子里却在思考,这几天的时间里,爷爷到底发现了一些什么。

    “因为李天澜的关系,李太虚,宁千城,秦微白,虞东来,甚至是我自己,现在都已经成了暗中下棋之人的棋子,看看,牵扯了多少势力?最近几年来,暗中似乎始终都有一股力量在推动着什么,到了如今,似乎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李天澜背后不管是谁,所谋都堪称惊天动地。”

    庄华阳摇了摇头,随即又嘲讽一笑:“而今天,古云侠那个蠢货竟然再一次提起了那桩叛国案,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会无意间帮那位暗中下棋的人一把,越来越有意思了。”

    秦珂嘴角扯了扯,冷淡道:“古主任今天在入学典礼上的表现完全是有**份。”

    庄华阳摇摇头道:“她也是无奈,只是一名先锋而已,只能随着大势随便逐流,古云侠背后之人,所谋不过是一把凶兵,李天澜身后的一切,细想起来才是真的可怕,目前只是稍露端倪,就已经波涛汹涌,有朝一日一旦全面爆发,又该是何等的波澜壮阔?”

    “爷爷,您说...”

    秦珂犹豫了下,小心翼翼道:“您说,这一切会不会将秦微白背后的那位宫主牵扯进来?或者这一切就是他暗中策划的?”

    作为近年来在华亭神秘崛起的人物,秦微白在中洲国是否有靠山还云遮雾绕,可她在黑暗世界的靠山,只要是上得了台面的人,却都明白。

    “不会。”

    庄华阳思索了一会,极慢的摇头道:“他身在国外,也是远水不解近渴,他再怎么无敌,也不可能在人皇枪口之下进退自如,无论是手持人皇的那一位,还是古云侠背后的那一位,都不会允许他进中洲,除非他想死。”

    他深呼吸一口,抬起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道:“风起云涌啊...”

    “爷爷,你可还记得几年前玄玄半仙现身幽州时所说的话?”

    秦珂突然开口道。

    “不就是评价了手持人皇的那一位一句内圣外王?老家伙故弄玄虚而已。”

    面对自己的孙女,庄华阳对于那位在中洲那位近似于半仙的道家奇人不屑一顾。

    “故弄玄虚?爷爷真的这么认为的吗?玄玄子名满中洲,他要么不说话,一旦开口,又有那一句说错过?更不用说他为中洲锁住龙脉三十年这种传奇事迹了。”

    秦珂不以为然道。

    “好好地,提起玄玄子那老不死做什么?”

    说道那位中洲国有名的半仙,庄华阳情绪明显有些暴躁。

    “他见手持人皇的那一位时,评价其内圣外王,可爷爷还记不记得,他在见到古主任背后的那位超级大人物的时候,说过什么?”

    秦珂语气严肃道。

    庄华阳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天骄出,大劫至,天骄应劫,谁应天骄?”

    秦珂一字一顿道:“爷爷,黑暗世界巨变将起,我们也要早作准备了。”

    庄华阳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几十米外依然站在原地思索的李天澜,眼神深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