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十七章:风雷脉破墙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青砖砌成的迷宫内, 李天澜安静站立,仿佛已经陷入了沉思。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距离庄华阳和秦珂离开已经超过十分钟,十分钟的时间里,李天澜一动不动,沉默的有些可怕。

    不止是他,李拜天,宁千城同样也在沉默,两人的身体挺直,沉默的站在李天澜身边,犹如两尊坚定而又没有丝毫生气的忠实守卫。

    虞青烟性子乖巧温婉,又极有耐心,她同样也察觉出了庄华阳和李天澜见面的不同寻常,所以只是默默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只有王月瞳站在最后排,虽然不曾说话,但眼神却一直都在李天澜三人身上转来转去,她的目光似乎大多数时间都停在李天澜身上,眼神中的兴趣也越来越浓烈。

    王月瞳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有些危险了,从感情上来讲,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浓厚的兴趣的时候,往往也就意味着一段善缘或者孽缘的开始。

    可她今年不过是刚刚二十岁的少女,面对李天澜这个似乎浑身上下都是谜团的男人,她的好奇心却怎么都控制不住。

    庄华阳以个人信誉和全家性命做出的担保。

    李拜天和宁千城的跟随。

    当年号称毒医,在中洲特勤系统至今仍然有一定影响力的虞东来的支持。

    李天澜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能够得到这么多非比寻常的关注?

    王月瞳蠢蠢欲动,情不自禁的有种将李天澜所有的秘密都给扒出来的**。

    二十分钟。

    李天澜依旧不动。

    迷宫死角内的气氛愈发微妙压抑。

    此处虽然是死角,可二十分钟的时间,还是有几波新生无意间走到了这里,不过在看到李天澜几人之后,所有人都不曾多生事端,既然前方无路,每个人都明智的选择退走。

    迷宫之路刚刚开始,这个时候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攻击别人的, 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三十分钟。

    李天澜还是不动,从开始到现在,他整个人似乎都陷入了一种极为奇异的状态中,浑身上下,甚至连一根发丝都不曾动过。

    王月瞳和虞青烟距离稍远,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但宁千城和李拜天却越来越诧异。

    “天澜,似乎是在冥想?”

    李拜天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悄声道。

    他距离李天澜最近,可以明确的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越来越平稳悠长,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频率,这跟冥想的状态完全一致。

    宁千城点了点头,内心跟李拜天一样感觉到了荒谬和震撼。

    同样感觉到震撼的还有王月瞳和虞青烟。

    王月瞳向前一步,靠近宁千城,轻声道:“天澜师兄真的是在冥想?”

    “应该是吧。”

    宁千城有些不确定的苦笑道,在入学演习刚开始的时候进入了冥想状态,这恐怕是天空学院建校数十年来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

    武道冥想,让意志绝对集中,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都需要一个极为安静的环境,然后慢慢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以宁千城自己为例,在安静的环境里,他最少需要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进入到冥想状态,他这样的心境,在年轻一辈中已经是足够出色了,可李天澜呢?

    身处演习中,四周脚步声不绝,从庄华阳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他似乎就已经开始冥想了。

    随时冥想,这需要多么可怕的心境才能做到?

    “瞬息入定,如此心境,堪称奇人了。”

    王月瞳眼神中流光溢彩,笑容愈发明媚妖娆。

    她突然发现,自己无意间的一次好奇,似乎真的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宝贝,或者说是人才。

    李拜天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这么说确实不错,可这个时候,确实不是冥想的好时候啊。”

    “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天澜师兄应该是要突破了,刚才校长的话说的很明白,就是摆明了让他不要再有顾忌,所以他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破,提升战力。”

    王月瞳语气中带着一丝她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期待。

    真想看看这个安静的让人觉得可怕的男生张扬起来到底是什么样子啊:“你们说,天澜师兄现在是什么境界?”

    “最低也是凝冰境吧?”

    李拜天有些不确定道:“他刚才说跟我和逼哥的战力差不多,那应该就是凝冰境了,如果突破,那他是要入燃火?”

    他说这话,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在深度冥想中,将自己的意志集中到极致,刹那升华,顺利突破,直入燃火境!

    听起来很正常,可现在的李天澜,似乎还不到二十岁。

    这个年纪的燃火境高手,整个中洲如今也没有几个。

    如果李天澜真的成功突破的话,中洲年青一代十大高手的名单,也许就要重新排列了。

    “动了!”

    李拜天心潮涌动,还想在说什么,眼角无意间看到李天澜,两个字顿时脱口而出。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在了李天澜身上。

    李天澜的姿势似乎没什么变化,但又好像比刚才更加挺直了一些,他垂直的双手在轻轻颤动,手指也在缓缓握紧,一阵骨节颤动的声音从他体内响起,从上到下,密密麻麻。

    李天澜猛然握拳,睁开双眼。

    空气中,尖锐至极的呼啸声在他握紧拳头的刹那骤然响起,以他紧握的拳头为中心,数道或凌厉或厚重的劲风划破空气,无形无质,但却声势森然。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我...我...”

    李拜天嘴角抽搐着,看着李天澜,一脸无语,半晌,才缓缓问道:“天澜,你突破了?”

    “嗯。”

    李天澜眼神轻松,笑道:“突破了,御气境。”

    “......”

    不是燃火,不是凝冰。

    是最初级的御气境!

    李拜天哭笑不得,声音听上去就像是在呻吟一样:“恭喜...恭喜...天澜,你真的跟装逼城学坏了。”

    他倒不是嫌弃李天澜境界低,而是突然响起在出发之前,李天澜跟他和宁千城说,他和他们差不多的事情。

    那个时候,李天澜甚至还没有入武道,确实差不多,也就差了将近两个大境界而已,多含蓄的人啊,跟装逼城也就认识一天,怎么也开始装逼了?

    “大家同喜。”

    李天澜轻笑一声,他自然知道李拜天现在在想什么,但却懒得解释,战斗力跟境界严重不符这种问题,解释起来才是真的装逼,太累心了点。

    他已经跟庄华阳表态,接下来不在低调,那无论他是否情愿这么做,接下来都必须强势到底,到时李拜天自然能明白他现在的状态。

    低调或者张扬,该如何做,李天澜在来之前就已经心里有数,刚才庄华阳那一番话,确实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他懂得从善如流的道理,但却不代表他会因为别人的一番话就轻易的改变自己的为人处世。

    可李天澜同样也清楚,既然庄华阳已经现身,那么他可以选择的余地就不大了,最差也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他在武道上一往无前,不代表他为人不知进退,面对一个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自己身份的校长,自己如果不稍作妥协和改变的话,后果实在难料。

    “青烟。”

    李天澜突然出声,看着虞青烟问道:“虞老去拜访庄校长的时候,你知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他必须要知道,庄华阳到底是不是知道他的身份,又是怎么知道的,因为这关乎庄华阳的态度和立场。

    “不清楚。”

    虞青烟老老实实的摇摇头:“爷爷从来不和我说这个的。”

    李天澜微微点头,沉吟不语。

    “天澜师兄在担心什么?”

    王月瞳意味深长的看着李天澜,出声问道。

    虽然李天澜的境界低的让她都觉得意外,可她仍然对李天澜有着浓厚的兴趣。

    “我随口一问而已,月瞳师妹何必如此敏感?好奇心太重,未必就是什么好事。”

    李天澜淡然一笑。

    王月瞳一怔,这一刻,她终于发现了李天澜跟刚才有些不同,乍一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变化,但比起半小时前,现在的李天澜身上却多了一丝若隐若现的锋芒,特别是最后那一句话,软中带硬,看起来是规劝,可要是理解成警告,似乎也未尝不可。

    自己那句天澜师兄,无非是一句客气话,而这人竟然也顺势改口喊她师妹,称呼上距离近了很多,但观李天澜神态,很显然,他不曾把自己放在眼里。

    王月瞳清秀的黛眉微微扬起,咯咯笑道:“我也是随口一问而已,天澜师兄好像比我还敏感呢。不过我倒觉得校长刚才说的不错,你若是一心低调,刻意躲藏的话,又如何让那些有心之人为你而战?”

    这句话,她说的是宁千城和李拜天,可李天澜想到的却是曾经那些为了李氏效死的人。

    这一刻,李天澜脑海中思绪如潮,波涛汹涌。

    他想到了李氏曾经的辉煌,想到了边境那漫如冬季的长夜和阴冷潮湿的森林,想到了边境那片凝聚了太多不甘的营地,想到了北疆的茫茫荒漠和让人眼花缭乱的迷宫,想到了古云侠在主席台上刻薄而丑陋的嘴脸,同样也想到了时隔多年后,明明对自己没什么好感却依旧愿意帮助自己的虞东来,还有秦微白...

    脑海中,各种各样的画面在不断轮转。

    李天澜嘴角扬起,笑容灿烂。

    犹如朝霞。

    “此言有理。”

    他看着王月瞳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从这里走。”

    他伸出手指了指,而指着的方向,却是迷宫的死角,被一堵青砖墙壁堵住的死角。

    “这个...”

    李拜天苦笑一声:“这里怎么走?难道撞过去吗?”

    青砖迷宫是完全的封闭式结构,墙壁,天花板,地板,全部都是清一色的青砖,李拜天虽然不了解这座迷宫,但这青砖却是认得,这种砖来自于中洲秦州行省,用山里某种特定的泥土粘合而成,有着数倍于普通红砖的韧性,他进来的时候,就闻到了一种粘合剂的味道,而且是军用粘合剂,可见面前的这些青砖,都是用超高强度的粘合剂粘合在一起,根据他的观察,迷宫内的一堵墙,厚度至少超过一米。

    撞过去?

    理论上是可以的,他也可以,他全力一击之下,确实也能撞过去,但迷宫如此之大,他又能撞几次?累都能累死。

    “说得对,就是撞过去。”

    李天澜笑容灿烂,人皇在袖中轻轻抖动,落于手中。

    李天澜单手扬起,人皇在空中伸展,风雷呼啸,一往无前!

    墙壁与枪尖接触,火星飞溅。

    高达三米厚度至少一米的青砖墙壁在轰然巨响中骤然崩碎,砖石飞溅!

    李天澜神色平静,踏步向前。

    粉碎一切,撕裂一切,我前进的方向,就是我的路,我的道,我的武道。

    不死不退!

    庄华阳对他说,若是信他,请放手一搏。

    那便放手一搏。

    人皇在空中划过,音啸激荡,轰然巨响。

    第二面墙壁于举手间再次粉碎。

    李天澜转向,身影消失。

    “这...这他妈算什么御气境?这不是欺负人吗?”

    李拜天呆滞数秒,才猛地回过神来,有些气急败坏的叫道。

    面前的青砖墙壁,他也能碎,但却需要全力,而李天澜这个御气境,却在举手抬足间破墙如碎玻璃,连续两击,看不出有丝毫吃力。

    李拜天已经是凝冰境巅峰,跟刚刚突破御气境的李天澜至少要领先一个大境界。

    可现在那一个大境界呢?丢了?还是被狗吃了?

    王月瞳拉着虞青烟,毫不犹豫的快步跟了上去,路过李拜天身边的时候,她才平静道:“刚才那两下,完全是天澜师兄自身**的力量,力道与速度兼备,完美无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天澜师兄应该是天生神力,具有风雷双脉。”

    风雷双脉!

    李拜天和宁千城身体同时一震。

    所谓的风雷双脉,一条是风脉,一条是雷脉,极为罕见,这种人的体内构造,也跟大部分人不同,确切的说,是多了两条从双臂一直可以蔓延到双腿,纵贯四肢的脉络。

    风脉天生神速。

    雷脉天生神力。

    风雷齐聚,简直就是亿万无一,甚至比无敌境强者还要难见,这样的人,完全就是专门为武道而生,有同境界中无敌甚至跨境界杀敌的资本。

    不要说风雷双脉,就是单有风脉或者雷脉,那也是各大势力打破头都要争取到手的顶尖人才,身具风脉,是天生的刺客,身具雷脉,是天生的猛将,这样的人,在武道中完全就是得天独厚。

    李天澜,真的是身具风雷双脉的超级天才?

    “月瞳公主!”

    李拜天猛然开口,沉声叫了一句。

    “怎么?”

    王月瞳身体顿了顿,转头看着李拜天。

    “天澜真的是风雷双脉?”

    李拜天语气严肃的问道,这个问题如果得到确定的话,那他就必须要跟他背后的人汇报了。

    身具风雷双脉的武者,只要成长起来,日后就是妥妥的无敌境高手!

    而且比一般的无敌境高手要强势的多。

    黑暗世界中有神圣双榜专门罗列全世界的无敌境高手,神榜排在圣榜之前,就算神榜中最后一位无敌境高手,也要比圣榜中的第一位要强大。

    这足以说明就算是无敌境,也有高下之分。

    身具风雷双脉的无敌境高手,最差也能跻身神榜,此事绝对非同小可。

    王月瞳眼神中异样的火热神采闪烁,点了点头道:“十有**!”

    李拜天和宁千城对视一眼,都是一脸兴奋。

    李天澜是不是身具风雷双脉,这个问题,王月瞳的回答绝对可以算是权威。

    因为这位王氏妖女本身,就是身具风脉的奇才,而她还有一个哥哥,则一样身具风雷双脉!

    王圣霄。

    二十三岁,半步惊雷境!

    与中洲另一位天才绝艳的年轻天骄并列中洲十大年轻高手第一位。

    “轰!”

    耳旁,第三声青墙崩塌的声音响起。

    “快,跟过去!”

    宁千城说了一句,几人直接冲向李天澜的方向。

    前方,李天澜手持银枪,步伐平稳,依旧在向前,不曾退后,不曾回头。

    向前。

    举枪。

    破墙。

    阻拦在李天澜面前的青墙一道又一道的破碎,他的动作却始终稳定而连贯。

    一道墙,五道墙,十五道墙。

    宁千城和李拜天跟在李天澜后面。

    王月瞳和虞青烟走在两人后面。

    五人在迷宫行走,一路以碾压的姿态横冲直撞。

    五人身后,则是越来越多聚集在五人后面的其他新生。

    “如果是你,能破墙多少?”

    李拜天看了宁千城一眼,问道。

    “十五道?二十道?差不多就是极限了,你呢?”

    宁千城苦笑着,看了一眼连破十五道墙后依旧不曾露出疲态的李天澜,自己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

    传说中的风雷双脉,真的这么恐怖?

    李天澜御气境就已如此。

    那如果王家那位身具风雷双脉又即将进入惊雷境的年轻天骄出手,又是何等恐怖?

    “我也差不多。”

    李拜天神色凝重道:“咱俩伯仲之间吧,二十道墙后,你的意志应该是跟不上了,而我是体力跟不上。”

    王月瞳安静的跟在两人身后,但却完全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她一双仿佛可以倒映一切事物的清亮双眸自始至终都在牢牢的盯着李天澜的背影,不想离开一丝一毫。

    视线中,那本是一道并不出众的身影,不高大不魁梧,普普通通,可此刻在这片封闭式的迷宫里,随着他一路向前,仿佛一切的阻碍,都将在他的银枪之下彻底粉碎成灰,风飞云走,无可抗拒,只有他一人在天地间昂然前行。

    一个明明容貌和身材都普普通通的男人,此时一举一动却都散发着一种睥睨天下的自信风采,魅力无双,每次出手都有万千气象,堪称风华绝代。

    王月瞳眼神迷离,如痴如醉。

    前方青墙崩塌的声音依旧在持续,整个迷宫似乎都在剧烈摇晃。

    进入迷宫第四十分钟。

    李天澜破墙三十五,接近出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