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二十九章:人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天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他没有出现在自己的宿舍,而是出现在了天空学院的医院内。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单间,干净素雅的淡蓝色墙壁,柔软的床铺,身上身下,都是干燥柔软的被褥,病床旁的储物柜上摆着鲜花和一盘洗干净的水果,正对着他的位置,还有一台五十五寸的液晶电视。

    李天澜睁着眼,有些恍惚,如梦如幻。

    他的思维从阴森潮湿的边境跳跃到华亭,在跳跃到天空学院的入学演习,足足过了半分钟的时间,他才彻底回过神来。

    他动了动身子,靠着床头坐直身体,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他第一时间掏出了手机开机。

    天空学院比较让人满意的一点就是平日里并不禁止学员跟外界通话,只有上某些敏感课程,或者进行演习的时候,才会要求学员关掉手机,毕竟这里的学员中,有相当一部分跟李天澜李拜天等人不同,他们是有公职在身的。

    比如宁千城,他就是中洲边境禁卫军团迅雷军近卫营的副营长,他来天空学院,属于深造,一旦迅雷军有行动并且需要用到他的时候,他必须要第一时间回去报道。

    这种带着官方身份来深造的人不在少数,职务要比宁千城敏感的多的人也有,他们无论在哪,都必须要保证别人可以第一时间找到自己,于是手机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天空学院每个学员的必需品。

    李天澜下意识的打开手机,开始他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可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画面,他顿时明白过来。

    手机屏幕上,李天澜呆傻的表情简直丑的不忍直视,而靠在他身上的秦微白,却笑的倾国倾城。

    李天澜的眼神在两人勾在一起的手指上停留片刻,内心复杂,有欣喜,有激动,有忐忑,有思念,还有一种近乎虚幻的茫然和底气不足的心虚。

    他抿了抿嘴唇,打开手机上的微信软件,点开了秦微白的对话框。

    对话框里,秦微白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我在布鲁萨尔找到了一家非常正宗的西餐厅,味道很棒,真应该和你一起来尝尝。”

    跟秦微白分开的几天时间里,每一天李天澜都会收到秦微白的消息,所说的也都是一些关于美食美景的小事,而每一条消息背后,都会有类似于应该一起来看看的感慨,李天澜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所以从来也不曾回应过,整个对话框里,都是秦微白发过来的消息,一天一条,整整齐齐。

    李天澜犹豫了下,有些生涩的敲着键盘,回了一句:“我完成入学演习了。”

    没过几秒钟,秦微白的消息就直接回了过来,给李天澜一种对方似乎随时都在等他回消息的错觉。

    这一次,秦微白没有打字,直接回的语音。

    李天澜点了下,秦微白清冷的有些飘渺的嗓音顿时从手机里传出来:“天澜,受伤没有?”

    “还好。”

    李天澜认真的打着字,他还是不太习惯用语音说话,特别是跟秦微白聊天,那种小心翼翼的甜美滋味,只有真正体验过的人才能明白透彻:“一点小伤。”

    “注意休息,伤势没好,不许拼命。”

    秦微白的嗓音越来越轻柔了,她停了下,随后又是一条语音发过来:“有时间回家一趟吧,我在家里跟你留了点资料,你看看,对你应该有用。”

    李天澜微微一怔。

    家?

    现在就回边境吗?

    他还在思考的时候,秦微白再次道:“钥匙在虞老头那。”

    李天澜瞬间明白过来,秦微白所说的家,是属于秦微白的,那栋他住过一晚的别墅。

    李天澜再次变得茫然,甚至都忘了去回秦微白的消息。

    他内心的感觉极为奇特,想要控制住自己不要自作多情的胡思乱想,可却怎么都控制不住。

    自作多情胡思乱想?

    也不尽然。

    李天澜能够感受得到秦微白的那种感情,那是从字里行间,从她每一个表情和动作中散发出来的感情,但他却不知道这种感情到底意味着什么,又代表着什么。

    他有自己的猜测,但每次一想起来,却都觉得自己是在自作多情,潜意识里,他不认为现在的自己有跟秦微白发生什么的资格。

    一个一无所有,在武道上如今也只是刚刚起步的白丁,凭什么让秦微白那样的女子倾心?

    论背.景的话,李氏往前推二十年,那是极尽辉煌,可现在李天澜的背.景只能给他以及他身边的人带来更多的危险。

    李天澜没有妄自菲薄,但却也不会狂妄自大,综合看来,他或许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他的潜力,在武道一途,他可以说是天才,是未来的无敌境强者。

    但未来的无敌境强者这句话另一个意思就是他现在什么都不是,这样看,无论如何,秦微白似乎都没有倾心于他的理由。

    她的联系方式,是爷爷给的,所以一直以来,李天澜都认为秦微白对他的照顾是来自于她对自己爷爷的敬仰,或许也跟当年的父亲有点关系,但这个问题,他却从来都不愿意仔细去考虑。

    时间缓缓流逝。

    李天澜最终还是没有回秦微白的消息,而是将手机放在一边,怔怔出神。

    宁千城推门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拎着一壶水,看到发呆的李天澜,微微一怔,随即笑道:“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好。”

    李天澜笑笑:“拜天怎么样?”

    “还在睡,他就在你隔壁,我是两边跑,医生说你伤势不轻,得养一段时间了。最近能不动手的话尽量别动手,这种内伤如果长年累月的积累起来的话,就成了暗伤了,很有可能会影响一个人最终的成就。”

    宁千城倒了杯水递给李天澜,坐在他身边,继续道:“刚才看你在发呆,想什么呢?是在想刘冬潮的死?还是古云侠?放心吧,这些事情,校长帮你挡下了,起码在天空学院,校长的威望还是足够的。”

    李天澜摇了摇头,刘冬潮的事情,他既然敢做,事后就不会太担心,他犹豫了下,尽量自然的笑问道:“千城,你说癞蛤蟆真的能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吃到天鹅肉吗?”

    宁千城略微呆滞,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李天澜,突然笑骂道:“你算哪门子癞蛤蟆?有身具风雷双脉在御气境就能杀死燃火境巅峰的癞蛤蟆?你要是癞蛤蟆的话,妈的,我们这些人算什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

    李天澜苦笑着摇摇头:“我是说相对的,相对于那只天鹅,我所拥有的这一切,还真不算什么。”

    “你是说王月瞳?”

    宁千城稍稍迟疑了下:“你现在这些,跟她比起来确实不算什么,不过天澜,听兄弟一句话,你和王月瞳,还是随缘吧,别强求,天鹅肉哪是这么好吃的?就算吃到了,对你来说也未必是好事。”

    李天澜哭笑不得,他说的是秦微白,但宁千城扯到王月瞳身上,似乎也是顺理成章,但问题是对王月瞳,他当真是没什么想法,可对于那个神秘的自己不曾听闻,可却让每个人都非常忌惮的北海王氏,他倒是有些好奇,当下也不纠正宁千城的说法,只是顺着他的话道:“王月瞳究竟什么来头?”

    “月瞳公主,王氏妖女!”

    宁千城沉声道,表情严肃而郑重。

    李天澜怎么听这话都有些熟悉,稍一想,顿时想起在迷宫里李拜天对自己的说辞,也是这八个字,完全就是原话,他一阵蛋疼,无奈道:“我是说北海王氏,到底什么来头?”

    “你不知道北海王氏?”

    宁千城的表情更是诡异,身为特战系统的一员,竟然不知道北海王氏,这简直就跟中洲的老百姓不知道中洲总统是谁一样。

    “不知道。”

    李天澜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北海王氏似乎不是一般的有名,可在这之前,他确实不曾听爷爷说起过北海王氏。

    他下意识的抓紧了身上的被子,面无表情,如果北海王氏真的如此有名的话,那么只能说明是他的爷爷故意隐瞒不说。

    这又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北海王氏很可能跟当初他父亲的叛国案有关系,就如同现在的昆仑城一样。

    来到华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李天澜的面前终于看到了迷雾,而层层迷雾后面,就是隐藏了多年的真相!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坏消息,起码总比连迷雾都看不到要好得多。

    “你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你。”

    宁千城想了想,实在想不出北海王氏是什么来头这个扯淡问题该怎么回答:“我简单点说吧,这是一个各方面没有任何缺点的超级豪门,据说曾经没落过,不过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谁知道真假?中洲建国已经接近五百年的时间,北海王氏就在中州辉煌了接近五百年的时间,他们的根基在北海行省,但影响力却能波及整个中洲,甚至整个黑暗世界,这么说,你了解了吧?”

    “不了解。”

    李天澜摇摇头,宁千城说的实在是太过空洞,空洞的让人很难对北海王氏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不了解什么?”

    一道清甜魅惑的嗓音在门口突然响起。

    李天澜和宁千城同时一惊,几乎是同一时间,李天澜已经条件反射的抓住了放在一边的人皇。

    推门进来的王月瞳也有些错愕,看着如临大敌的李天澜,她眨了眨眸子:“我来的不是时候吗?”

    “不是。”

    李天澜也觉得自己反应有些过激,有些尴尬的将武器放在一边:“月瞳师妹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呀。”

    王月瞳笑着眯起了眼睛,嘴角的酒窝荡漾着极为诱人的风情,她走进病房,将两个小盒子递给李天澜道:“师兄,我给你带了点东西,对你有用。”

    “什么东西?”

    李天澜随口笑着接过来,却发现两个巴掌大的小盒子都是檀木盒,不说内部东西如何,就这两个小盒子,也是价值不菲,他疑惑的看了一眼王月瞳,将两个盒子全部都打开,却发现每一个盒子里面,都摆放着一支玻璃器皿,器皿内,两种红色的液体正微微动荡着,一种淡红,一种深红。

    “啊,你昏迷之后,校长宣布学分系统正式启用了,这瓶淡红色的,叫愈合,是我在库房里用学分换的。深红的那个叫长生,是我们家自己研制的基因药水。”

    王月瞳坐在李天澜身边,认真的看着李天澜道:“天澜师兄,我知道你还不够信任我,但我愿意尝试着去信任你,我愿意跟可以信任的人分享自己的好东西,这两瓶药剂一起服用的话,可以让你的伤势立刻稳定下来,在一周内痊愈。不许拒绝我,如果你想不通的话,就把这当成我对你的潜力的投资好了,虽然我的初衷并不是这样。”

    愈合药水!

    李天澜知道这种东西,这是中洲专门提供给天空学院和深海学院的特殊药水,不提升战斗力,但却可以快速稳定并且治愈伤势,在学员守则里,兑换一瓶愈合药水需要六十学分,明码标价。

    这种高级玩意,也只有学院里最强的一批人出去执行外勤任务的时候,才会咬牙兑换一瓶,甚至还有人会舍不得,这完全就是救命的玩意,没人会奢侈到用这东西来治愈演习留下的伤势。

    至于长生,只看宁千城现在精彩的脸色,就知道这种药的价值绝对不会比治愈低。

    李天澜拿着手中的两个小盒子,沉默了几秒钟,这才抬起头,眼神坦然的看着王月瞳道:“谢谢。”

    他没有推辞,什么时候对什么人用什么样的态度,李天澜把握的一直都很明确。

    这一声谢谢,不止是这两种珍贵的基因药水,还有演习结束的时候,王月瞳那种犹如神来之笔的助攻,要是没有她的帮忙,刘冬潮就算是死了,他自己也不会有好下场。

    王月瞳俏脸一红,只觉得对方坦然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清澈温和,她随意的转过头,看到李天澜放在身边的人皇,眼神微微一亮,一把将人皇抓了起来。

    “咦?”

    人皇刚一入手,王月瞳手就猛地一沉,她微微用力,重新将人皇抓在手里,笑道:“这怕有上百斤重了,跟我哥哥用的那把重剑差不多的分量,天澜师兄,这把武器会变形吗?叫什么名字?”

    “是有几种不同的形态。”

    李天澜点点头:“它叫人皇。”

    “噗!”

    王月瞳身边,宁千城刚刚喝了口水,听到人皇二字,直接将水全喷了出来,把李天澜的病床弄湿了一大片。

    王月瞳的笑脸也是一顿,她认真的看了李天澜一眼,发现对方好像并不是说谎,也不是调侃,随后笑道:“真是巧了,我们家有一把枪,也叫人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