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三十章:故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秦珂曾经说过,大概十五年前,黑暗世界曾经有一个叫夜灵的超级势力为了一份绝密的军工图纸而东渡华夏,夜灵组织两大主宰之一的无敌境强者天心亲自出手,最终被某位中洲顶级豪门的族长在两万米外的远空一枪击毙!

    那把枪,就叫人皇。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黑暗世界十二凶兵之首。

    而现在,听着王月瞳的话,李天澜终于知道,那把传奇的人皇,就是属于北海王氏的凶兵。

    这一句话可比刚才宁千城灌输给他的那一大堆概念要来的明确多了。

    无敌境强者,这是如今黑暗世界中最巅峰的战斗力,任何一个国家无敌境强者的诞生和陨落,都有可能影响到整个黑暗世界的格局,李天澜不清楚北海王氏现在有没有无敌境强者,可凭着十五年前的人皇一击,就足以说明他们起码有着干掉无敌境强者的力量和手段。

    这样的豪门在中州,在黑暗世界是什么地位,李天澜自然心中有数。

    “碰巧而已,我这把是冷兵器,跟你们家那把名枪肯定是没办法比的。”

    李天澜靠在床头,把玩着自己手里的两个檀木盒子笑道。

    “师兄你先把药吃了,这都是已经激活过的药物,几个小时内不吃就没用了。”

    王月瞳将人皇放回原处,坐在李天澜面前笑吟吟道:“你先吃了,我还有事情要跟你说呢。”

    “都吃了?”

    李天澜有些可惜,他可没有北海王氏那种豪门做支撑,这两瓶药水,他原本是打算留下一瓶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起到救命的作用,听说几个小时后不吃就没用了,他顿时又是一阵蛋疼。

    “吃吧,这两种药互补的,你喜欢的话,我那里还有一些长生,改天拿给你,愈合是没有了,我学分不够了。”

    王月瞳柔声笑道,对李天澜的感觉,她自己都很难界定,但要说喜欢甚至是爱,那肯定谈不上,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王月瞳眼里,李天澜确实是特别的,甚至是神秘的,以至于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一些,就算最后不会发生什么,以李天澜的潜力,家大业大的北海王氏也不会在乎这点投资,结个善缘总是好的。

    李天澜犹豫了下,点点头,还是将两根器皿中的液体一起服下。

    一旁虽然跟王月瞳是旧识但看起来关系却并不算亲近的宁千城终于忍不住,干咳一声,有些尴尬的开口道:“那个,月瞳,长生药剂,你那还有很多吗?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要一些,当然,我不会白拿,可以用其他东西跟你交换。”

    他可不是李天澜那种没啥见识的土包子,长生药剂的珍贵性,根本就不是愈合药剂能比的。

    它确实也有着快速稳定伤势的作用,但长生药剂最主要的功能在于能够平衡服用者各方面的身体状态,简单来说,就是将武者身体的力量,速度与爆发力协调一致,从而让攻击变得更加有效,但给自己带来的身体负担却能大大的减少,而这样的药效持续时间长达六个月,就算是在北海王氏,这都能算是很高级的东西了。

    长生药剂是北海王氏的特产,从研发最初到现在,已经是第六代,至今在黑市上都是属于有价无市的紧俏货,北海王氏每年跟中洲政府交易的数额也只有一两百瓶,毫不夸张的说,除了类似于王月瞳这种北海王氏的年轻核心,整个中洲,惊雷境以下的高手几乎都没资格使用长生药剂。

    这种高档的东西,如今竟然被王月瞳拿来当普通的疗伤药物交给李天澜,宁千城感慨暴殄天物的同时也生出了一种王月瞳带了很多长生药剂来天空学院的错觉,所以他干脆放下了脸皮,试探性的提了这个要求,如果王月瞳愿意交易的话,哪怕是三五瓶,只要带回边境禁卫军团,都可以让军团内部的高手在境外狩猎的时候变得更加安全。

    王月瞳瞥了一眼宁千城,嘴角似笑非笑。

    宁千城脸色有些涨红,但看着王月瞳的眼神中却带着毫不掩饰的期待和渴望。

    “可以啊,如果是二十份之内的交易,我就可以做主。”

    她看着宁千城惊喜的表情,娇艳的红唇轻轻扬起,缓缓道:“我要十把狂击,标准配置的,如果你们那位大帅同意的话,我愿意给你二十份长生药剂。”

    宁千城嘴角抽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就如同长生药剂是北海王氏的私产一样,狂击也是属于他们大帅的私产,或者说,是属于整个东城家族的私产。

    东城家族同样是中洲的顶级豪门,号称军工巨头,在中原行省的地位堪称至高无上,狂击就是东城家族近年来研究出的新成果,也可以说是东城家族最得意的作品。

    狂击不是药,而是枪。

    确切的说,是能够对燃火境高手造成巨大威胁,对惊雷境高手造成一定威胁的能源枪!

    狂击射速快,蓄能强劲,就算是燃火境高手,挨上一枪也要重伤,如此威力的能源枪,尽管跟名镇黑暗世界的十二凶兵比起来差得远,可仍然是各大势力眼馋的对象,因为狂击可以量产,尽管每一把狂击都造价不菲,但只要可以量产,钱又算什么?

    目前东城家族出产的狂击全部提供给了边境禁卫军团,三年时间,大概有六十把狂击,都在边禁军团真正的神枪手手里,并且有高手暗中保护,六十把狂击如果一起开火的话,无敌境之下,任何一个高手都会头皮发麻。

    如今王月瞳竟然想用二十份长生药剂来换十把狂击,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了。

    “这不可能。”

    宁千城连犹豫都不带有的,直接开口回道,先不说这样的交易值不值,就算值得,十把狂击的交易,也早就超过他能做主的范畴了。

    “看吧,狂击在你们眼里是宝贝,长生在我们眼里也是宝贝呀,这就没得谈了。”

    王月瞳轻笑一声,转身看向李天澜:“天澜师兄,你感觉怎么样?”

    “热。”

    李天澜道:“但是很舒服。”

    有生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服用这种高科技的基因药水,在服下药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他就感受到了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似乎身上的疼痛,也在迅速消退。

    “这是正常的反应,师兄,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在正式开课之前,你的伤势应该就会痊愈,我们明天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是该出去走走。”

    李天澜还没说话,一道苍老的声音就突然从门口响起。

    天空学院校长庄华阳站在病房门口,眯着眼睛,笑的温文尔雅:“我看你们没有关门,就直接进来了,不介意吧?”

    “校长好。”

    李天澜三人同时挺直了身体,异口同声道。

    “好,好。”

    庄华阳点点头走进来,动作慢吞吞的,这副姿态,谁也无法将他跟几个小时前一招击败古云侠的绝对强者联系到一起,他仔细的看了看李天澜的脸色,目光又在李天澜旁边的两个檀木盒子上停了下,笑道:“看样子是没什么问题了,这丫头给了你不少北海王氏的私货?”

    “就是一瓶长生而已,校长,您说话太难听了。”

    王月瞳有些不满的撇撇嘴吧,直言不讳。

    “校长有事?”

    李天澜坐在床头,一点也不懂得迂回,直截了当的问道,从庄华阳略微有些闪烁的眼神中,他能肯定对方这次来访绝对不是校长看望受伤的学生这么简单。

    “是有些事情,要跟你单独聊聊。”

    庄华阳很随意的笑道。

    王月瞳和宁千城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是校长在赶人了,当下直接起身告辞,只不过王月瞳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的,很显然对两人接下来的交谈有着极大的兴趣。

    “这个丫头,聪慧是聪慧,但就是好奇心重了点。”

    庄华阳看着离开的王月瞳,轻声笑道。

    李天澜不置可否,只是很专注的看着庄华阳的眼睛,等着他说正题。

    可庄华阳却沉默下来。

    他缓缓走到窗户前,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大海,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李天澜更是不急,在边境生活和在北疆荒漠那座迷宫的经历,让他有着一种远超他年龄的冷静和耐心,如果庄华阳执意不开口的话,他陪着这位老校长待一天一夜都没问题。

    “天澜,你愿意做某个家族,或者某个势力的附庸吗?”

    略微出乎李天澜预料的是,庄华阳一开口,说的不是这次入学演习和古云侠的问题,而是说起了一个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超出了校领导跟学员谈心范畴的话题。

    李天澜微微垂下眼皮,淡然道:“我不明白校长的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以你的潜力,假以时日,一旦成长起来,成为一个超级大势力的核心人物绝对是轻而易举,你或许会获得很高的地位,很光鲜的生活,甚至可以实现一些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但你也将失去自我,你不会有立场,那个大势力的立场,就是你的立场,你不会去关心自己想要什么,而是会关心如何为某个势力获得最大的利益。你的仇恨,你的恩怨,你的爱情,都要在大局之下权衡,不能快意恩仇,只能在别人的手里成为一个光鲜的,辉煌的,但却没有自由和立场的棋子,这样的生活,你愿意吗?”

    庄华阳转过身来,目光炯炯的看着李天澜问道,他的表情依然是温和的,但话语中的内容却带着一种十足的压迫感。

    李天澜这一次沉默了足足五分钟,才平静道:“我的爷爷曾经告诉我,宁做农家户,不做附庸族。”

    “真知灼见。”

    庄华阳笑着点点头,他再次思索了一会,继续道:“如果你有一个朋友,他跟你的关系很好,非常好,你们在一起组建了一个非常大的势力,并且顺利的传承下来,在漫长的数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一代又一代的人经营着这个势力,而最高话语权,却始终都保持在你和你的朋友的后代手中,我这么说,你能不能理解?”

    “我能听懂。”

    李天澜语气平和,可内心却心潮起伏,事到如今,他已经可以肯定,庄华阳今天来找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闲聊,对方或许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而今天,他很明显是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能听懂就好。”

    庄华阳掏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一口,继续道:“数百年的时间里,你和你朋友的后代一直掌控着这个势力的最高权力,但突然有一天,你朋友的后代出事了,一个影响力极为深远的武道势力,说垮就垮了。而你的后代,却也遇到了一些事情,导致不能出手相救,最终的结果清晰明了,你朋友的后代彻底落寞下去,而你的后代,却成功的,独自掌控了这个超级大势力的最高话语权,天澜,如果是你的话,你会不会有愧疚?”

    “或许会有。”

    李天澜低着头喝水,所有的表情都被他隐藏起来,他的语气和缓,却透着一丝淡漠:“但这样的愧疚,根本就不能影响什么。”

    “是啊,根本就不会影响什么。”

    庄华阳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附和了一句,继续道:“我们或许可以说的更简单点,不用扯什么后代,就是你,如果是你掌控了这个大势力的最高权力,突然有一天,你发现你曾经最亲密的,最可靠的,但却突然落寞的战友又有了重新崛起的趋势,那你会怎么做?”

    李天澜默然。

    “你会全力帮助他,让他恢复往日的地位,并且跟自己分享手中的权力吗?”

    庄华阳的眼神愈发犀利,问的问题也越来越难以回答。

    “如果是我的朋友的话,我会。”

    李天澜缓缓开口,一向平静的他这一次语气变得压抑而苦涩。

    “但那是你祖上的朋友,这延续了数百年的交情,一代一代的传下来,到了你这一代,又能剩下多少?是一如既往,还是单纯的合作需要?如今另外一家已经落寞,你独自掌控了局势,这样的情况下,面对另一家的崛起,你会如何抉择?”

    庄华阳语气淡然的甚至有些悠闲的问道,可这个问题背后的答案,却冰冷的让人有些心寒。

    李天澜保持沉默。

    他无话可说。

    “我替你回答吧。”

    庄华阳眯着眼,声音微冷的笑道:“如果是我的话,我绝不愿意看到另外一家的崛起,因为他们的崛起,帮,就等于是帮助另外一个人来分享自己的权力。不帮,对方如果真的成势,那就极有可能导致我现在掌控的势力分裂。所以我不仅不会帮,我还会千方百计的阻止他们发展,如果心狠手辣一点的话,我甚至会用我现在的力量,直接将对方彻底碾碎,让他们彻底的消失!”

    李天澜的手微微一抖,在他手里,大半杯水顿时摇晃出来些许。

    “所以这个曾经落寞的势力如果想要再次站在曾经的位置,那么且不说他们的敌人,就是他们曾经最好的合作伙伴,都会变成他们最直接的对手,甚至是死敌!”

    庄华阳冷冷道。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将杯子里的水全部灌下去,这才开口道:“很精彩的故事。”

    “只是故事吗?天澜同学?如果这是事实呢?”

    庄华阳看着李天澜,眼神嘲弄的问道。

    李天澜也在看着庄华阳,眼神是一片犹如死水般的绝对寂静。

    “中洲如今有几位无敌境高手?”

    庄华阳看着李天澜的眼睛问道。

    李天澜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下,反问道:“难道不是四人?”

    “当然不是。”

    庄华阳放声一笑道:“确切的说,中洲如今应该有五位无敌境高手,只不过有一位,已经被绝大多数人给遗忘了。”

    他看着李天澜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这位被遗忘的无敌境高手,叫李鸿河,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那个落寞势力的代表人物,天澜,想不想听一个更加真实的故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