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三十一章:十年之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来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终于还是来了。

    李天澜从入学演习一开始就猜测庄华阳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到如今听到他直接叫出了爷爷的名字,内心基本上就已经有了一个确定的答案。

    他的心脏激烈的跳动着,可外在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犹如一块岩石,冷硬而淡然。

    “愿闻其详。”

    他抬起头来,坦然的注视着庄华阳的眼睛道。

    庄华阳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认真的看了李天澜好一会,他才突然道:“天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现,或许会让人欣赏,但却很难让人喜欢。”

    “你太静了,安静的让所有人都看不透你,如果你已经有了根基,你这样的表现倒是好事,可你现在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年轻人啊。一个连我这种老头子都觉得深沉甚至深不可测的年轻人,这就有些过了。你应该将自己的朝气和活力表现出来,起码能够让人摸清楚你的想法,哪怕别人看到的,并不是你真正想要表现的。”

    李天澜嘴角动了动,坐在床上微微欠身,不动声色道:“谢校长教诲。”

    庄华阳也看不出李天澜到底有没有听进去,这个年轻人,他当真是有种把握不住的感觉,摇了摇头,他拉了张椅子坐在病床边上,再次掏出一支烟:“来一根?”

    李天澜点点头,将火一起接过来点上,他会吸烟,只不过在边境那会吸的都是廉价烟叶,吸的少,所以烟瘾并不大。

    “这东西在你们那算是奢侈品了吧?”

    庄华阳晃了晃手里的香烟笑问道,可视线中,李天澜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表情没有半点变化,只是静静的吸烟。

    老校长自嘲一笑,也不管李天澜听不听,直接就转入了正题:“李鸿河代表的李氏,在之前并不叫李氏,跟北海王氏不同,他们算是一个传承悠久的武道势力,叫昆仑轩辕台。”

    “二十年前的轩辕台,可谓真正的辉煌之至,五百年来,到李狂徒那一代,轩辕台连出九代无敌境强者,从不间断,这种荣耀,只有北海王氏可以比肩。又因为轩辕台最近几代都是李氏在掌控,所以李氏又被人称呼为中洲的战神家族。”

    “简单点说,近几百年来,每一位从昆仑轩辕台出来的无敌境强者,都是中洲特战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地位跟现在的昆仑城类似,但威望却要高于昆仑城,怎么样,厉害吧?”

    李天澜这一次终于不再平静,他脸上的肌肉很明显的抽搐了下,深深吸了口香烟。

    “二十年前,由北海王氏和昆仑轩辕台共同组成的东南集团,在中州的势力可谓是遮天蔽日...”

    “东南集团?”

    李天澜诧异的扬了扬眉毛:“什么东西?”

    “你可以理解成这是由各种力量组成的势力。”

    庄华阳很耐心的解释道:“这些力量包括政治,经济,军事系统,特战系统,学术领域和舆论范围等等所有的力量,一句话概括的话,东南集团,就是中洲东南所有豪门组成的超级势力。”

    “吴越行省,江浙行省,闽南行省,江淮行省,东山行省,江南行省以及北海行省,还有帝都幽州内的一些强力部门,都可以算是东南集团的势力范围。”

    庄华阳大口吸了口烟,显然内心也不平静:“包括我们现在这个地方。整个华亭,在五年前,也属于东南集团的后花园。”

    李天澜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即便是他,听到这些也不禁有些头皮发麻,这股力量的强大他完全无法想象,但只要一听这七个行省的名字,他就能感受到这股力量一动会在中州掀起何等的狂潮。

    而这股力量,现在随着昆仑轩辕台或者说李氏的落寞,已经彻底以北海王氏为主。

    跟北海王氏并肩,李天澜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家族曾经竟然辉煌到了这种程度,但此时听到这个消息,他却没有荣幸,只剩下苦涩。

    “很强。”

    李天澜开口道,嗓音干涩的厉害。

    “何止是很强?二十年前,是东南集团执政,如果不是那件叛国案的话,现在的东南集团,恐怕会更加的恐怖,哪里还有其他人的生存空间?”

    庄华阳吸着烟淡然道,看着沉思中的李天澜,他突然问道:“对你父亲的叛国案,你有什么看法?”

    这一句话等于是直接挑明了李天澜的身份,没有假如,没有如果,更没有故事,或者说,庄华阳一句话直接将李天澜牵扯到了这个故事中。

    “你都说了是我父亲,站在我的立场上,我能有什么看法?难道我会跟别人一样,真的认为他是叛国了?”

    李天澜没有半点意外的表情,只是眼神冷冽的盯着庄华阳问道。

    庄华阳微微一笑,语气平和道:“你有怨气我理解,但别冲着我发。事实上,我和我的老领导,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坚持调查那件叛国案真相的人,如果不是我们的坚持,现在这件案子,估计早就已经彻底的尘埃落定了。”

    庄华阳的老领导,这是什么级别,李天澜还想象不出来,但毫无疑问,这才是对方今天找他谈话的主题。

    李天澜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庄华阳,眯起眼睛,轻声道:“那么不知道校长是什么来历?又或者说是来自于哪个集团?”

    “我们继续把故事说下去?”

    庄华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李天澜笑道。

    李天澜点了点头:“好。”

    “你或许很难理解二十年前的东南集团有多么强势,以中洲的情况来看,哪个集团执政,在集团执政期间,这个集团的实力就会变得极为强大,可如今东南集团距离上次执政已经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但他们仍然是中洲实力最强的集团之一,哪怕已经离开了那个最高的位置,哪怕有叛国案的影响,这些都没有彻底将东南集团击垮,由此可见他们的坚韧,也能看出北海王氏族长的雄才大略。”

    庄华阳缓缓道:“不过总体来说,东南集团近年来的实力还是被削弱的,但目前却已经彻底稳住了阵脚。”

    “十多年前,东南集团的大佬退休,中洲由太子集团执政,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北海王氏和昆仑轩辕台若是鼎盛,那么就算太子集团上台,也逃不过做一个傀儡的命运,索幸那个时候,轩辕台已经成了过去,几年的时间流逝,叛国案引起的风波也落下帷幕。中洲有了昆仑城,太子集团上台之后,跟昆仑城保持着极好的关系,时至今日,太子集团稳固了自己的优势,也已经成了能够跟东南集团站在同一个高度的庞然大物了。”

    “所以呢?”

    李天澜内心已经有了猜测,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所以接下来的话题就敏感了,就算是对你,我也不能说,你想的什么情况,那大概就是什么情况了。”

    庄华阳笑道,他的话已经说的极为明显,李天澜除非是傻子,否则肯定会明白他的意思。

    李天澜也不不在说话。

    庄华阳的一番话,说的极为明显,特别是傀儡二字,更是明显的在提示什么,多年之前,实力强盛的东南集团和即将上位的太子集团,矛盾肯定不会太少,尤其是对于太子集团来说,做傀儡绝对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事情。

    这样的情况下,太子集团在东南集团执政后期提前进行反击,是完全能够说得通的。

    而且从结果来看,太子集团无疑是将反击的突破口放在了当初的昆仑轩辕台之上。

    庄华阳所说的一切,几乎就等于是明确的告诉他,他父亲的叛国案,很有可能就是太子集团不甘做傀儡而做出的反击,如今的昆仑城则起到了帮凶的作用。

    李天澜闭上眼睛,突然间觉得有些心累,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想要调查当年的叛国案,想要让李氏重新出现在中洲的权力层内,他不止要面对北海王氏,还要面对太子集团和昆仑城。

    他深深呼吸,无形之中仿佛感觉有三座大山压在他身上,让他呼吸都变得困难。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不查?”

    李天澜沉默良久,才再次问道,如果他父亲的叛国案是太子集团和昆仑城的诬陷,那么当初趁着线索还多的时候,应该能够调查出一些什么才对,拖到现在,恐怕很多线索,都已经被掐断了。

    “谁会去查?”

    庄华阳意味深长道:“天澜,你爷爷至今为什么还不离开边境,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的老领导,可不止一次亲自去请过你爷爷的。”

    李天澜第一时间想到了不久前才去边境亲自去请爷爷回归幽州的叶东升,但是很显然,叶东升跟庄华阳并不是一路人,因为李鸿河当时说的很清楚,叶东升之所以愿意为他儿子翻案,愿意请他回京,那是因为对方不知道他有个孙子。

    而现在,庄华阳对自己的存在显然并不介意。

    李天澜稍稍一想,再次苦笑,他的爷爷为什么不肯离开边境?毫无疑问,他们若是离开,不止是昆仑城和太子集团会疯狂针对他们,就连北海王氏,都绝不会欢迎他们的回归。

    庄华阳背后的老领导绝对是属于另外一个集团的,他去请人,心思未必就那么单纯,就如同庄华阳不可能看他们过得艰难就主动来跟他说这些一样,他今天说这些,和他的老领导去请人,都是抱着利用李氏的目的。

    这样的局面对李氏来说,确实比呆在边境还要危险。

    这种形式下,北海王氏,太子集团,昆仑城,都是站在李氏对面的,李氏已经没落,这三大势力,谁都不会有兴趣再去追查当年的叛国案的细节,因为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李天澜迅速变得平静下来,他和他的爷爷不同,在华亭,他是孤身一人,如果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他根本就不介意自己被人利用,面对庄华阳的暗示,他眯着眼,直截了当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加入我们。”

    庄华阳也干脆,微笑着开口道。

    “我连你们是什么来头都不清楚,怎么加入你们?”

    李天澜轻声笑道,神色从容而镇定。

    “简单的给你介绍一下中洲如今的情况吧。”

    庄华阳站起身,又递给李天澜一支烟道:“中洲如今有六大集团:东南集团,太子集团以及昆仑城代表的特战集团你已经知道了。另外的,就是以东城家族为代表的中洲豪门集团,以北方市为根基的北方集团,最后一个就是我们,因为我们中很多人都有中洲学院的背景,所以被人戏称为学院派,也是目前的执政集团。”

    东南集团,太子集团,特战集团,豪门集团,北方集团,学院派。

    李天澜飞快的整理着自己的思路,平静道:“为什么会选择我?”

    “我们最初的选择是你爷爷。”

    庄华阳无奈的苦笑道:“就算是现在,他也是我们最佳的选择,但很显然,他对此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退而求其次,我们选择了你。”

    “你身具风雷双脉,只要自己不懈怠,成长起来的话,是稳进无敌境的,这种潜力值得我们投资。”

    “目前我们在特战系统的话语权很少,非常少。学院派能镇得住场面的高手,就我一个,但我的状态也在下滑,坚持不了多久了。至于年轻一代的高手,秦珂还行,但她估计是进不了无敌境的,所以我们选择你,是希望你可以在进入无敌境后,帮我们拿回在特战系统中的话语权。”

    李天澜大口抽着烟,一支烟即将燃尽的时候,他才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庄华阳道:“这是整个学院派的意思?”

    “我跟首长通过电话了。”

    庄华阳语气平和道。

    学院派如今是中洲的执政集团,庄华阳嘴里的首长是哪位,不言而喻。

    “我有多少时间?”

    李天澜再次问道,这个问题对他而言非常的关键。

    “十年。”

    庄华阳语气凝重:“首长大概还有一届的时间就会退休,十年之内,学院派的实力会是最强盛的时期,过了这段时间,局面就有些艰难了,也代表着我们所谋失败。”

    十年之谋!

    李天澜吐出一口烟雾,从床上下来,来到了窗边。

    视线中,一望无际的大海在呼啸着起伏,潮起潮落,永不停歇。

    李天澜攥了攥拳头,头也不回道:“那我又能得到什么?”

    “自由。”

    “自由?”

    “自由。”

    庄华阳正色道:“你不会是我们的附庸,十年之内,你如果能够进入无敌境,你会是学院派最值得信任的盟友!十年之内,只要你的表现让我们满意,我们对你的帮助,肯定也会让你满意。”

    “这条件真的是宽松的让人难以置信。”

    李天澜望着海面笑道。

    庄华阳欲言又止,最终道:“有一些其他的原因,但我现在不方便说,你迟早会知道。”

    “看起来我是没有理由拒绝了。”

    李天澜转过身,看着庄华阳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

    庄华阳笑着伸出手:“李天澜同志,我们今后就是自己人了。”

    同志,而不是同学。

    李天澜眼神微微眯了眯,伸出手,跟庄华阳紧紧的握在一起。

    “说个比较巧合的事情。”

    庄华阳突然笑道:“近二十年来,中洲每过五年,都会发生大事。

    “二十年前,你父亲叛国,北海王氏老族长病逝。”

    “十五年前,北海王氏族长用凶兵人皇一枪干掉了天灵组织的无敌境高手天灵。”

    “十年前,中洲四神之一的隐神司徒沧月杀掉了中洲无敌境高手刘天清。”

    “五年前,昆仑城大长老古千川成功进入无敌境,华亭也被太子集团从北海王氏手中生生抢了过来。”

    “如今又是一个五年要到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一个五年我们可以不算,希望接下来的十年内,我们听到的每一件大事,都会跟你有关。”

    他松开李天澜的手,拍拍他的肩膀,直接走向门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李天澜看着庄华阳的背影,等到对方的身体即将出门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道:“北海王氏这一代的族长是谁?”

    庄华阳的身影微微一顿,平静道:“是王月瞳的父亲,人皇之主,王天纵。”

    他停了一秒钟,继续道:“也是如今中洲的第一高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