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三十二章:道绝追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庄华阳走后,李天澜一个人面朝大海,在窗前站了许久,仿若已经变成了一尊雕像。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离开边境以来,他第一次知道了自己今后的处境。

    北海王氏领衔的东南集团。

    刚刚放下最高权力不久的太子集团。

    在特战集团权力中枢的昆仑城。

    在今后的某一天时间里,这些在中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超级势力,都会变成他的敌人。

    这简直就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消息。

    可对于一无所知的李天澜而言,庄华阳所说的这些好歹也算是收获。最起码他知道当自己有朝一日有了资本之后,调查父亲当年叛国一案的切入点。

    最大的收获自然还是庄华阳的邀请。

    在当前形势下,学院派伸出来的橄榄枝根本不允许他拒绝,否则庄华阳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将他的身份透露出去,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暂时加入学院派,今后成为他们的盟友,这是李天澜目前唯一的选择,也是对他大有助力的选择。

    不过这种类似于合作模式的加入到底能够维持多久,还要看他自己的成长情况以及学院派的具体态度,变数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

    毕竟无论如何,学院派都是如今中洲的执政集团,想要依附过去的大有人在,庄华阳嘴里说的可怜,可李天澜除非是傻逼才会相信对方会将十年之谋的所有筹码都压在他身上。

    也就是说,在他不能够超越其他竞争对手,让学院派将筹码全部压在他身上之前,他就算能够得到学院派的帮助,也不会太多。

    毕竟庄华阳刚刚说过,学院派的帮助会让他满意,满意和惊喜,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不过李天澜懒得去计较这些,相比于学院派即将倾注到他身上的资源,庄华阳愿意暂时的替他保守关于他身份的秘密,才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想到天空学院,李天澜刹那清醒,犹如雕像一样的身体终于动了动,长长的松了口气,随即又自嘲一笑。

    对于他来说,这些问题确实是需要他考虑的,如果他的实力真的处在巅峰状态的话,那么中州第一高手的无敌,人皇的恐怖,太子集团的阴险和昆仑城的强势距离他都会很近。

    可现在,他终归只是一个刚刚进入御气境的天空学院新生,顾好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眼前他最重要的任务便是尽可能的得到天空学院的学分,未来三年的时间里,他必须要让自己的学分优势一直保持下去,并且不断的扩大。

    再有就是每年一次的两院演习,他们这一届的第一次演习将在明年三月份开始,据说那是个相当残酷的场面,每次演习,都有两院的精锐血溅当场,但因为这样的演习学分极为丰厚,所以若是想要保证学分上的领先,这样的演习,李天澜是非参加不可的。

    还有大概一年的时间。

    李天澜默默思索,一年时间,正常情况下,自己大概可以恢复到凝冰境的水平,距离燃火境也不会太远,这个进度或许不会让学院派满意,但结合真实战斗力,在演习中拿到一个好名次应该不难,这是让学院派继续押注在他身上的保障。

    目前李天澜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在一年后的两院演习中拿到一个好名次,然后尽可能的多赚学分。

    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他只要可以恢复巅峰时期的实力,到时候学院派除了他之外,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选择。

    “天澜,想什么呢?敲门都没听见。”

    一道声音突然从李天澜背后响起。

    李天澜猛地转身。

    李拜天和宁千城一起出现在病房门口,正同时看着他。

    “我在想。”

    李天澜稍稍犹豫:“怎么才能在明年的两院演习中拿到一个好名次,最好是第一名,最起码也要是前三。”

    在两院演习中拿到前三,自己这两位室友绝对是绕不开的人物。

    年青一代的十大高手每年一排,虽然有水分,可只要上榜,水分再大也能说明他们的潜力是何等恐怖。

    李拜天和宁千城二人分别排在第四第五位,说白了,他们都可以算是李天澜的竞争对手,只不过竞争也有多种方式,有良性的,自然也有不死不休的。

    对于这两位室友,李天澜是打心眼里欣赏,一万个不愿意到时候跟他们将关系闹僵。

    宁千城和李拜天同时一愣。

    “这有什么好想的,提升实力才是硬道理。天澜,到时候只要你有实力,闭着眼往前冲就是,我全力以赴给你扫清障碍,要是咱俩遇到了,到时候我会放水的。”

    李拜天嘿嘿笑道。

    “我也一样,我实力不够,争前五都勉强,天澜你如果有实力的话,我不会挡你的路。”

    宁千城的表态也同样明确,至于是不是他心里真的这么想,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们?”

    李天澜眯起眼睛,有些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他又不傻,如果说三人初次相遇的时候他还有点搞不清状况的话,那么演习中的一些端倪,他就算想不怀疑都不行了。

    这两人对自己的善意,似乎太多了一些。

    “你们什么你们,哥是不愿意把话说的太明白,妈蛋,非要逼我。”

    李拜天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的意思跟千城差不多,冲前三,我也没信心。咱们一个寝室的兄弟,你要是实力足够的话,谁愿意挡你的路?”

    “蜀山太虚剑确实是强,但在武道方面来说,那是真正的大后期绝学,起码惊雷境之前,我肯定不是瑶池的那位天才弟子东城如是的对手,至于排名还在东城如是之前的江上雨,我就更不够看了,但如果入了惊雷境,那就不一样了。”

    李天澜已经不是最初入世一无所知的小白,最起码对年轻一代的十大高手有所了解,虞青烟曾经说过,东城如是正好是十大年轻高手中排在李拜天前面的天才,位列第三,十九岁,已然是燃火境高手,江上雨则排名第二,据说两人都是身具玲珑骨的奇才,学习能力堪称天下无双。

    不过李天澜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风雷脉,天王心,玲珑骨,对于修习武道的人而言,这绝对是最极品的先天条件,但是先天条件也不是万能的。

    最起码李天澜就清楚,多年之前的恒国第一高手,就是同时身具天王心和玲珑骨的绝世奇才,但对方成功踏入无敌境之后,一样被他的爷爷亲手格杀,边境营地的那块写着李氏二字的紫檀牌匾,就是那次激战后爷爷得到的战利品。

    而他的爷爷李鸿河,从体质上而言,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但李拜天对这两人评价如此之高,就由不得李天澜不重视了。

    在迷宫的时候,李拜天针对刘冬雨的那一式万剑归一,剑意磅礴剑气却虚无缥缈,威力早已超过凝冰境。李拜天自认以他现在的状态,硬对上那一剑的话,就算运气好,至少也是一个重伤,如此战力,年青一代绝对罕有,但他却自认不是东城如是和江上雨的对手,这个事实,李天澜再怎么狂妄也不会无视。

    不过他还是有些怀疑,下意识的问道:“你们说的都是真的?”

    “你大爷,难道承认自己打不过别人是很光荣的事情吗?”

    李拜天怒道。

    这确实算是一个理由,李天澜哈哈一笑,也不去较真,随口道:“谁有烟?”

    宁千城摸了摸口袋,掏出大半包中华丢给李天澜,遗憾道:“我也快没存货了,今后想要再抽,就要用学分换了,都给我省点。”

    李天澜笑笑,抽出一根点燃后又扔了回去。

    三个人每人一支烟吞云吐雾,李拜天昏迷刚醒不久,又是内伤,刚吸没两口就剧烈咳嗽起来,他无奈掐灭香烟,叹息道:“这次演习对我来说太失败了,名次还行,可结果是啥都没做啊,这算躺赢不?天澜表现那才是亮眼,草,直接把刘秀威那老王八蛋杀了。对了,天澜,你到底怎么杀的刘秀威?你的境界又是怎么回事?”

    这种问题在演习的时候,李拜天就数次想问,如今终于找到了机会,完全就是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

    “真的是侥幸而已。”

    李天澜想了想,很认真的开口道:“我那把兵器,估计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了。另外,在没人看到的地方,我身法比他灵活的多,硬碰硬的话,结果真不太好说,但那老家伙想要阴我一把,结果被我阴了,他也是该死。”

    面对李拜天和宁千城,李天澜完全就是实话实说,人皇的复杂多变,其精密程度绝对是超过刘秀威的想象的,加上他的身法很大程度上克制了刘家的武道,所以刘秀威越打心态越是急躁,偏偏他还自作聪明,如果他不是想要利用那两棵树来卡住人皇的进攻路线的话,李天澜也不可能将计就计,人皇刹那变为双剑,直接斩断了刘秀威的一条手臂,从那个时候开始,对方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刘家的武道确实是不够灵活,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宁千城点了点头,十年前刘天清败亡的那一战,直接让刘家武道的缺点无限大的暴露出来,这也是让很多人都奇怪的事情。

    刘天清怎么说都是无敌境的强者,他要创造一套身法,应该不难,就算这套身法一般,也能稍稍弥补刘家绝学的不足,可问题是他到死,都没有任何值得拿出来一说的身法类绝学。

    “不对。”

    李拜天突然道:“刘家绝学上有缺陷是不假,但也不是什么身法都能克制他们的,而且你和刘秀威之间差距太大 ,想要起到克制作用的话,那就只能是黑暗世界最顶级的身法才能做到,天澜,你用的什么身法?”

    “我叫它承风。”

    李天澜平静道:“至于你说的最顶级,应该不算吧?”

    承风?

    这确实是谁都没听说过的一个名字。

    李拜天和宁千城对视一眼,略微沉默后,李拜天开口道:“天澜,不介意我来跟你试试这套身法吧?”

    李天澜一怔,有心说没什么必要,但看到李拜天认真的表情,他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道:“可以。”

    宁千城没有说话,但却起身让到了一边,他听过蜀山太虚剑的传闻,太虚剑的绝学一共只有三式,但第三式却是剑与身法的完美结合,威力堪称无穷无尽,李拜天肯定掌握不了第三剑的精髓,但略通皮毛应该是没问题的。

    “那我来了?”

    李拜天站起身来笑道,眼神兴奋,跃跃欲试。

    “来吧。”

    李天澜随意的点了点头。

    他的话音刚落,李拜天已经是一步迈出。

    霎时间,病房内剑意汹涌。

    整个病房似乎在顷刻间消失,李天澜仿若置身虚空,周身上下全是剑气,但却又像是什么都不存在,只有一股无尽危险的气息在爆发。

    被无穷剑意吸引了心神的刹那,李拜天直接突进,七八米的距离一跃而过,他赤手空拳,直接轰向李天澜胸前。

    病房门口有电光微微一闪。

    恰好在医院又被太虚剑意惊动的秦珂直接出现在门口。

    同一时间,几乎是出于本能,李天澜的脚步微微向左挪移一步,同时后撤,他的身体仿佛没有丝毫重量一样,与其说是在动,还不如说是在飘。

    极小的范围内,瞬间出现了无数的李天澜,一旁观战的宁千城顿时一阵头晕,可眼神却不敢有丝毫放松。

    但下一秒,他的瞳孔骤然收缩到了极致。

    视线中,所有的残影都在消失,李天澜后撤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直接到了李拜天的身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颈。

    如此身法,刹那之间完全欺骗了所有人的眼睛。

    整个病房顿时陷入犹如死寂一般的寂静中。

    原本就有伤在身的李拜天嘴角再次溢血,但他却根本没有察觉,只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惊叫道:“这怎么可能?!”

    宁千城的震撼一点都不比李拜天少,他张了张嘴,刚想开口,门口的秦珂已经直接出声。

    她眼神灼灼的盯着李天澜:“道绝追命!你怎么会这套身法?你和中洲隐神司徒沧月是什么关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