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特战之王

第三十三章:命运的尽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李天澜的内心猛地一沉。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中洲隐神司徒沧月!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前一次是在庄华阳的嘴里说出来的。

    他不久前才告诉李天澜,十年之前,中洲隐神司徒沧月杀掉了无敌境高手刘天清。

    由此可见,司徒沧月绝对是如今中洲的四位无敌境高手之一,而且是非同一般的无敌境高手。

    可李天澜跟对方当真是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这个名字, 在今天之前,他都没有听说过。

    他用的这套身法,是爷爷交给他的,经过他的稍加改动之后,变成了现在这种样子,就叫承风。

    可现在秦珂却突然出现在这里,告诉他这套身法叫道绝追命!

    到底是怎么回事?

    瞬息之间,李天澜的脑子里转过了无数的念头。

    难道这套身法真的流传到了外界,变成了这所谓的道绝追命?

    还是这其实是两套身法,实际上不过是有些类似?

    这种绝学如果真的是类似的话,其实是很麻烦的,甚至会引起那位无敌境高手司徒沧月的敌意也说不准。

    可如果两套身法真的是同源的话,那么司徒沧月现在的立场又是什么?

    李天澜脑子有些混乱,但终归知道现在自己不能失态,他松手放开李拜天,对秦珂点了点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轻声道:“秦老师好。”

    “好。”

    秦珂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在李天澜的印象中,秦珂似乎每时每刻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不近人情,可谓十足的冰山型美人,可此时此刻的秦珂却差点颠覆了李天澜的印象,她的表情依然是冷淡的,可眼神中却透着一种有些好奇又极为火热的光芒。

    “天澜同学,城主身体还好?”

    秦珂突然问道。

    城主?

    什么城主?

    李天澜一阵头痛,下定决心一定要恶补一下相关方面的情报,最起码也要弄清楚中洲特战系统的基本格局才行。

    这所谓的城主,八成是跟司徒沧月有关系的,事已至此,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该否认还是该承认,只觉得怎么说似乎都不对劲,当下只能硬着头皮,含糊的应了一声道:“城主的身体一向是不错的。”

    “那就好。”

    秦珂极为难得的笑了笑,眼神中崇拜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即又变得有些遗憾:“本来前几天我可以亲自去拜访城主的,可惜了。”

    眼见面前这个冷美人极有可能是那位城主的粉丝,李天澜更是不敢多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白痴一样,到现在他连城主是不是司徒沧月都不敢肯定,万一秦珂有心八卦一下,没准就要闹笑话,所以他看了一眼秦珂,直截了当的问道:“秦老师,您还有事吗?”

    “没事。”

    有些恍惚的秦珂惊觉失态,马上回过神来,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天澜,轻声道:“原来你竟然是司徒城主的高徒,怪不得,怪不得。”

    她连说了两声怪不得,继续道:“有机会的话,代我向城主问好,你今后有事的话,也可以来教导处找我。”

    这样的表态,毫无疑问是李天澜这个‘城主高徒’的身份在起作用了,李天澜下意识的点点头,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内心打定主意,今后有多远就离这个女人多远。

    等秦珂走远,李拜天顾不上擦拭自己嘴角的血迹就直接扑了过来,两眼放光道:“行啊天澜,原来最深藏不露的是你小子,啧啧,从未听说司徒城主收徒啊,而且还是个男性,你地位不低啊。”

    “男性?”

    李天澜微微挑眉:“这么说的话,司徒沧月就是那位城主?是个女性?”

    这句话的犀利程度不亚于一把利剑,刹那间刺的李拜天目瞪口呆。

    “啥意思?”

    他愣了两秒钟,才下意识的开口道。

    宁千城到不觉得意外,一个不知道北海王氏是什么来路,对特战系统似乎也不熟悉的人,是司徒沧月的徒弟的可能性也太小了点。

    可刚刚李天澜的那套身法确实就是司徒沧月的成名绝技,近年来甚至有黑暗世界第一身法的美誉,小范围辗转腾挪,大范围极速追杀,都是无懈可击,堪称变幻莫测,如此身法一旦小成,在同境界中面对任何对手,几乎都能立于不败之地,这完全是司徒沧月的不传之秘,李天澜又是怎么学会的?

    “我不认识司徒沧月。”

    李天澜平静的开口道。

    目瞪口呆的李拜天终于回过神来,脸部肌肉顿时抽搐成了一团:“你的意思是,你跟那位隐神根本没什么关系?那你这套身法怎么学会的?这可是她的独门绝学,非关门弟子不传!”

    李天澜有些无奈,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回答,因为这涉及到了他的身份,对于宁千城和李拜天,他是愿意信任的,可他现在隐藏起来的身份实在太敏感,说出来对双方都不见得有什么好处,所以他摇了摇头道:“这事一言难尽,先说说这个中洲隐神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洲隐神司徒沧月啊,这有什么好说的?”

    李拜天一惊一乍。

    宁千城嗤笑一声,摇了摇头道:“隐神司徒沧月,中洲四神之一,中洲的四位无敌境高手中,她是唯一的女性,但为人强势,甚至有些疯狂,这个人,有些不太讲规则的,敢招惹她的人极少。”

    “中洲四神?就是四位无敌境高手吗?”

    李天澜一脸好奇的问道,这种特战系统中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事情他偏偏不知道,也就是当着宁千城和李拜天的面,他能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如果在别的场合,以他的谨慎性子,他就算不清楚也不会直接问出来。

    “不是。”

    宁千城摇了摇头:“四神之中,排名第一的是中洲战神,昆仑城城主古行云。其次是中洲隐神,叹息城城主司徒沧月。第三是我们边境禁卫军团的军团长,中洲杀神东城无敌。最后一位是中洲军部的副部长,军神叶东升。”

    军神叶东升!

    李天澜嘴角动了动, 深深呼吸,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压制下去。

    “中洲四神里面,有三位都是有着公职的,只有司徒沧月和她的叹息城不同,他们属于半官方组织,也就是所谓的特战巨头,或者说是黑暗巨头。据说多年前司徒沧月也是从天空学院毕业的,属于最初几届的学员之一,叹息城就是她毕业后成立的组织。”

    “如今中洲最强的几位杀手和刺客,几乎都聚集在叹息城内,加上司徒沧月手持中洲凶兵,也是十二凶兵之一的落日, 就算是在整个黑暗世界,他们也是举足轻重的大势力。历届从天空学院和深海学院毕业的学员中,司徒沧月可以说是成就最高的黑暗巨头了。”

    李天澜狠狠的揉了揉脸颊,深深吸了口气,突然道:“那中洲第一高手王天纵呢?他为什么不在四神名单里面?”

    宁千城很明显的愣了愣,随即苦笑道:“这我怎么知道?他那种人物,大概早就不屑这种排名了吧?”

    李天澜重新坐到病床上,默默发呆。

    承风,道绝追命。

    这两种身法,究竟是不是同源?

    如若是同源的话,那么现在的叹息城,跟当年的昆仑轩辕台又是什么关系?

    现在的司徒沧月,对于李氏又是什么态度?

    对于李天澜来说,这个问题的背后,隐藏的很有可能是一张可以给予他极大庇护的虎皮,但同样也有可能是一张催命符。

    在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前,这套身法怕是不能示人了。

    有他和庄华阳的协议在,他倒是不用担心秦珂会泄露什么,宁千城和李拜天也同样值得相信,但目前这种在大势之中只能随波逐流想做什么都无力的感觉却让他极不舒服,也极不甘心。

    中洲六大集团之间的风起云涌,无敌境强者的纵横捭阖,所有的一切,他似乎只能看看,他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天空学院恢复实力,赚取积分。

    李天澜突然笑了笑,笑容苦涩,却带着一种隐忍到骨子里的坚韧。

    “再不甘心,又能奈何?”

    他突然低低的说了一句,轻飘飘的的语气中仿佛透着无尽的悠远。

    “什么?”

    宁千城和李拜天面面相觑。

    “没什么,我有些累了。”

    李天澜摇了摇头,将脑子里所有的东西强行压下去。

    “那你先休息,我和千城吃点东西,你想吃什么?给你带回来一份?”

    李拜天问道。

    “随便吧,什么都行。”

    李天澜随意的躺在床上,平静道。

    李拜天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跟宁千城直接走出了病房。

    病房内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夕阳的光芒消逝,黑暗笼罩大地,唯有海浪拍岸的声音还在不断回响,声声入耳。

    李天澜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想着边境的营地,想着北疆的那片荒漠,想着现在的天空学院,他觉得自己的思维前所未有的清晰,又前所未有的杂乱,那是对未来的期待和迷茫。

    曾经的昆仑轩辕台,曾经的战神家族。

    命运如何?

    自己的命运,又是如何?

    一阵手机的震动传来。

    李天澜随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平稳的心跳顿时不受控制的开始加快。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并不是电话来电,而是秦微白在千万里之外给他发过来的视频通讯。

    这是自从秦微白去了比利国后第一次给他发来的视频通讯。

    李天澜从床上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接通视频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视频接通。

    短暂的延迟后,秦微白精致而锋利没有半点瑕疵的绝美脸庞直接出现在屏幕中。

    那种带着些许温暖,些许忐忑的思念仿佛无穷无尽,流过李天澜的全身,他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屏幕,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微白主动打破了沉默,柔声笑道:“你那边好黑,我有些看不清你了。”

    “没,忘,忘开灯了。”

    李天澜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但却没动,他感觉自己的脸上仿佛着火一样,有窘迫有尴尬有紧张,这样的状态,还好有黑暗掩饰,才会让他看上去不至于那么的不自然。

    “你在干什么?”

    秦微白轻声问道,因为时差的关系,比利国那边已经是深夜,但她的穿着却依然整齐。

    她似乎是在一间书房内,背后是巨大的书架,以及一个看上去极为复杂华丽的水晶吊灯,吊灯流淌着梦幻般的光泽,灯光之下的秦微白,有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发呆,你呢?”

    李天澜简单的回应了一声。

    “我在想你啊,所以就给你开了个视频。”

    秦微白一手托着腮帮,一手拿着手机,笑着眯起了眼睛,整个人都荡漾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柔。

    “呃...”

    李天澜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回应什么,心跳的频率却越来越快,让他变得有些口干舌燥。

    “吃饭没有?”

    秦微白看着李天澜不出声,抿了抿嘴,继续问道。

    “还没有,没什么胃口。”

    李天澜摇了摇头,认认真真的看着秦微白的脸庞,不舍得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怎么?不开心吗?”

    秦微白也在认真的看着李天澜,两人的眼神几乎是如出一辙,但两人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还好,就是有些累了。”

    李天澜挠了挠头,突然间又想抽烟了。

    “那也要吃点东西,吃过了就早点休息。入学演习后,你们应该是有假期的,有没有想过出去走走?”

    秦微白轻声道。

    “嗯,打算回家一趟,你说留了点资料给我,我要看看。”

    李天澜的语气有些快,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说回家的那一秒钟,他的内心有多么的紧张。

    “嗯。”

    秦微白声音顿时一柔,那种其他人都不曾见过的,属于小女人的柔媚不自觉的流溢出来,妩媚多姿,她突然问道:“我来比利国后,你有没有想我?”

    李天澜一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想了。”

    他犹豫了下,又咬了咬牙道:“很想。”

    这一刻,他内心所有的压力和烦闷尽去,眼神前所未有的灿烂。

    秦微白轻轻一笑,却笑出了声。

    “我也很想你的。”

    她的声音低低的,柔柔的,仿若一股暖流,直接流淌到了李天澜心里。

    李天澜挠着头,嘿嘿傻笑。

    屏幕对面,秦微白静静的看了他一会,道:“我挂啦,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想我了,随时都可以给我开视频,我手机一直在身边的。”

    “好。”

    李天澜应了一声,看着秦微白的脸庞在自己眼前消失,内心随即变得有些怅然。

    同一时间。

    千万里之外,布鲁萨尔极光大酒店。

    豪华套房内,秦微白看着黯淡的手机屏幕,眼神同样有些不舍。

    在她面前堆积着大量的文件,放在左边的是已经处理的,放在右边的,则是还没有看过的。

    可是此时此刻,她拿着手机,却突然间对面前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

    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不等秦微白回话,燃火已经推门走了进来,语气恭敬道:“老板,巴希尔将军还在等候。”

    巴希尔将军。

    在比利国,这绝对是一个响亮的名字,比利**方真正的实权派,真正的位高权重,可这样的实权将军,此时却已经在酒店一个精心准备过的谈判室中老老实实的等了将近六个小时。

    “不见。”

    秦微白摇了摇头,轻描淡写道。

    “好的。”

    燃火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要出门。

    “燃火。”

    秦微白突然喊了一声。

    燃火即将出门的身影微微一顿,停在门口。

    “你准备一下。”

    秦微白的眼神深邃而温柔,她看着自己嫩白手掌中的手机:“我们回中洲。”

    “现在?”

    “现在。”

    燃火神色变了变,犹豫道:“可是我们明天...”

    “我们回中洲,现在。”

    秦微白又重复了一句,背对着燃火的她静静的打开手机,看着屏幕中呆呆傻傻的李天澜,语气轻柔的呢喃道:“我想他了,很想。”

    燃火深呼吸一口,应了一声,转身直接离开。

    秦微白依然坐在原位置上,静静的看着手机中的李天澜,眼神朦胧。

    恍惚中,她似乎又想起了那个梦境,想起了那个男人,想起了多年前的那场茫茫大雪,以及他落满了雷光和雪花的命运尽头。

    秦微白的双眼愈发朦胧,变得模糊。

    有泪水顺着她的眼眸悄然滑落。

    她回过神来,擦拭了下双眼。

    手机屏幕中,呆呆傻傻的李天澜再次变得清晰起来。

    她紧紧抿起红润的唇,神色平静,可一双灿烂如星河的眼眸中,却燃烧着无穷无尽的疯狂。

    ---

    感谢白马探花周申痛,玲珑锦绣的打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